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五〸五回崇節儉滿朝成乞丐 慶功勞一室做餓夫

《第五〸五回崇節儉滿朝成乞丐 慶功勞一室做餓夫》[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卻說那太監原是內苑的總管,他的下臣,又離瓊島春陰甚近﹔凡是董氏一舉一動,他都知道。當時他對王森說道:「自你妻子董氏進宮以後,皇上十分敬愛她,每天皇上坐著看董氏捏塑西湖十景,常常贊歎,稱她絕技。董氏每天工作完畢,皇上總有賞賜的,或是寶珠,或是衣服,董氏也伴著皇上,或下一局棋,或說笑一會﹔兩人雖十分親密,卻是各不相犯的。這幾天皇上因為被瑩嬪管住了,不曾到瓊島春陰來。董氏一個人住在屋子裡做工,到昨天晚上,忽然鬧出亂子來了,﹍﹍」
2 那太監說到這裡,王森的臉也青了。太監還勸他莫急壞身子,又接著說道:「昨夜營裡才打過三更,忽聽得有開動宮門的聲音。俺在睡夢中,不聽得十分清切,停了一會,俺又睡熟去了。只聽又是一聲窗戶開動的聲音,恍惚是在瓊島春陰裡,接著又一聲女人叫喊的聲音,俺才忍不住了,急披衣起來,喚醒同伴,搶到瓊島春陰正屋裡去,只見董氏睡在屋子裡,窗戶洞開著,走進屋子去看時,那牀上的被褥,攪得一團糟,那睡鞋兒金釵兒沿路散著,直到窗戶外面,欄杆邊還落下一枝玉簪兒,卻已打得粉碎了。這玉簪兒是董氏平日插戴的,俺還認得出來。只是那董氏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今天一清早,俺們去奏明皇上,皇上也打發人四處找尋,後來見太液池水面上浮著一件小小紅襖兒,看那領口、袖子的鑲邊,皇上認識是董氏平日穿的,忙喚會水的鑽到水底去四處撈尋,卻又毫無形跡﹍﹍」
3 王森一句一句的聽著,起初早已支撐不住了只望他妻子還有救星﹔如今知道他妻子是不得救的了,他覷著太監不防備的時候,只喊得一聲,「我的苦命妻子!」一縱身向後樓窗口一跳。太監忙上前拉救,已來不及了﹔那座湖樓高出湖面五六丈,王森跳下去,直撞到水底,那湖面又很闊,可憐他一對恩愛夫妻,只因這絕藝,卻不料送掉了一雙性命。
4 嘉慶帝自從見了董氏,因她生得貞靜美麗天天對她坐著看一會,心中便得了安慰﹔如今不見了這位美人,想得她好苦,他年紀已六十歲了,精神也衰了,心裡有了悲傷的事體,也無心管理朝政了,所有一切大小國事,統統交給滿相國穆彰阿處理。那穆彰相國又是一個貪贓枉法的奸臣,他做了宰相,把國事弄得更壞,特別是廣東有鴉片的案件和英國交情一天一天的壞起來,弄得全國不得安寧,百姓怨恨。那班御史官,紛紛上奏章參他,卻被穆相國派人在暗地裡把那參折一齊捺住了。不送進去。這時,智親王旻寧也隨侍在行宮,卻有十分孝心的﹔誰知嘉慶帝因想念董氏想得厲害,那瑩嬪和別的妃子又常常在皇帝跟著鬧著嘔氣。年老的人,又傷心,又氣惱,不覺病了。這一病來勢很兇,智親王天天在屋子裡衣不解帶的服侍父皇。
5 嘉慶帝一病三個月,看看自己不中用了,便召集御前大臣穆彰阿,軍機大臣戴均元、托津等一班老臣,在榻前寫了遺詔。大略說:朕於嘉慶四年,已照家法寫下二皇子旻寧之名,密藏正大光明匾額後。朕逝世後,著傳位於二皇子智親王旻寧。汝等身受厚恩,宜盡心輔導嗣皇,務宜恭儉仁孝,毋改祖宗成法。欽此。這道諭旨下了的第二天,嘉慶帝便死了。智親王回京,在太和殿上即位,受百官的朝賀,改年號稱道光元年。
6 說也奇怪,這道光帝在年輕的時候十分勇敢,性情也豪爽,舉動也漂亮﹔到大婚以後,忽然改了性情,十分吝嗇起來。登了大位以後,在銀錢進出上,越發精明起來。自從嘉慶帝沒收和旻大量家產以後,皇宮原是十分富厚,但道光帝卻天天嚷窮,說做人總須節儉。見了大臣們總勸他們節省費用。那班大臣們,都是善於逢迎的,聽了皇上的話,便個個裝出窮相來,內中第一個刁滑的,便是那穆相國,他每次上朝,總穿著破舊的袍褂。皇帝見了,便稱贊他有大臣風度。他卻忘了穆相國在外面做的貪贓枉法、窮奢極欲的事體。
7 不多幾天,滿朝的臣子都看著他的樣,個個穿著破舊袍褂﹔從殿上望去,好似站著兩排叫化子,那皇帝便是個化子頭。從此以後,官員們也不敢穿新的袍褂了,一時京城裡舊貨舖子裡的破舊袍褂,都賣得了好價錢。起初還和新袍褂的價錢一樣,有許多官宦人家,把嶄新的袍褂,拿到舊衣舖子裡去換一套破舊的芽穿,後來那舊袍褂越賣越少了,那價錢飛漲,竟比做兩套新的還貴。有幾個官員,無法可想,只得把新的打上幾個補子在衣襟袖子上,故意弄齷齪些,皇帝看了,才沒有說話。冬天到了,大家都要換皮衣了,家裡原都藏著上好的細毛皮,因怕受皇帝的責備,大家都忍著凍,不敢穿。
8 武英殿大學士曹振鏞,卻是天性愛省儉的,和道光皇帝可以稱得一對兒,因此道光皇帝也和他十分談得入港,每天總要把這位曹學士召進宮去長談。太監們認做皇上和大學士在那裡談國家大事,誰知留心聽時,每天談的都是些家常瑣事。有一天,曹學士穿一條破套褲進宮去,那兩隻膝蓋上補著兩個嶄新的掌。道光皇帝看見了,便問道:「你補這兩個掌,要花多少錢?」曹學士稱奏:「三錢銀子。」皇帝聽了,十分驚異,說道:「朕照樣打了兩個掌,怎麼內務府、報銷五兩銀子呢?」說著揭起龍袍來給曹學士看。曹學士沒得說了,只得推脫說:「皇上打的掌比臣的考究,所以價錢格外貴了。」道光帝歎了一口氣,從此逼著宮裡的皇后妃嬪,都學著做針線,皇帝身上衣服有破綻的地方,都交給后妃們修補。內務部卻一個錢也不得沾光。弄得那堂司各官,窮極了,都當著當頭過日子。
9 道光皇帝還嫌宮裡的開銷太大,又把許多宮女,太監們遣散出宮,叫他們去自謀生活,偌大一座大內,弄得十分冷落,有許多庭院,都封鎖起來,皇帝也不愛遊玩,終日在宮裡和那班妃嬪們做些米鹽瑣屑的事體。他又把宮中的費用,細細的盤算一番,下一道聖旨:內庭用款以後每年不得過二十萬銀元。那班嬪妃,終年不得添制新衣,大家都穿著破舊衣衫。便是皇后宮裡,也鋪著破舊的椅垫。皇帝天天和曹學士談談,越發精明起來了。
10 那曹學士平日花一個錢都要打算盤,他家中有一輛破舊的驢車,家裡的廚子又兼著趕車的差使。曹學士每天坐著車來,早朝出來,趕到菜市,便脫去袍褂,從車廂裡拿出菜筐和稱竿兒來,親自買菜去,和菜販子爭多論少,常常為了一個錢的上下,兩面破口大罵,到這時曹振鏞卻要拿出大學士牌子來,把這菜販子送到步軍衙門辦去。那菜販子一聽說是大學士,嚇得屁滾尿流,忙爬在地下磕頭求饒,到底總要依了他。那曹學士占了一文錢的便宜,便洋洋得意的去了。他空下來,常常在前門外大街上各處酒館飯莊裡去打聽價錢!他打聽了價錢,並不是自已想吃,他卻去報告皇上。那皇上聽了便宜的菜,便吩咐內膳房做去。說也可憐,道光皇帝只因宮中的菜蔬很貴,卻竭力節省﹔照例每餐御膳,總要花到八百兩銀子。後來道光皇帝只吃素菜,不吃葷菜,每桌也要花到一百四十兩銀子﹔若要另添一樣愛吃的菜、不論葷素,總要花到六七兩銀子,皇帝便是吃一個雞蛋,也要花五兩銀子。
11 有一天,皇帝和曹振鏞閒談,便問起:「你在家可吃吃雞蛋麼?」曹學士奏稱:「雞蛋是補品,臣每天清早起來,總要吃四個汆水雞蛋。」皇帝聽了,嚇了一跳。說道:「雞蛋每個要五兩銀子,你每天吃四個雞蛋,豈不是每天要花二十兩銀子麼?」曹學士忙回奏道:「臣家裡原養著母雞,臣吃的雞蛋,都是臣家中母雞下的。」道光皇帝聽了笑道:「有這樣便宜事體?養了幾只母雞,就可以吃不花錢的雞蛋。」當下便吩咐內務部去買母雞,在宮中養起雞來。但是內務部報銷,每一頭雞,也要花到二十四兩銀子。道光帝看了,也只得歎一口氣。
12 第二天,曹學士又從前門飯館裡打聽得一樣便宜葷菜來。進宮見了皇上,便說:「前門外福興飯莊裡,有一樣『豆腐燒豬肝』的葷菜,味兒十分可口,價錢也十分便宜。」道光帝問:「豆腐豬肝,朕卻不曾吃過。不知要賣多少銀子一碗?」曹學士奏道:「飯莊裡買去,每碗只須大錢四十文。」皇帝聽了,直跳起來,說道:「天下哪有這樣便宜的菜?」便吩咐內監傳話到內膳房去:從明天起,旁的東西都不用,每上膳,只須一碗豆腐燒豬肝便了。內膳房正苦得沒有差使,無可占光﹔如今忽奉聖旨點道菜,便派委了幾個內膳上街,忙忙的預備起來。第二天午膳,便上了這道菜。道光帝吃著,果然又鮮又嫩。便是這一樣菜,連吃了十天。當內務府呈上帳目來,道光帝一看,卻大吃一驚。光是這豆腐燒豬肝一項,已花去銀子二千餘兩。下面又開著細帳,計:供奉豆腐燒豬肝一品,每天用豬一頭,計銀四十兩﹔黃豆一斗,銀十兩﹔添委內膳房行走專使殺豬二人,每員每天工食銀四兩﹔豆腐工人四名,每員每天工食銀一兩五錢﹔此外刀械鍋灶豆腐磨子和搭蓋廚房豬棚等,共需銀四百六十兩﹔又置辦雜品油鹽醬醋,共需銀兩一百四十五兩以上。備膳一月,計共需銀二千五百二十五兩。
13 道光帝看了這帳單,連連拍桌子。說道:「糟了!糟了!」立刻把內膳房的總館傳上來,大大訓斥了一場。又說:「前門外福興飯莊,賣四十文一碗﹔偏是朕吃的要花這許多銀子?以後快把這一項開支取銷。要吃豆腐燒豬肝,只須每天拿四十文錢到前門外去跑一趟便得了。」那總館回奏說:「祖宗的成法,宮中向不在外間買熟食吃的。」道光帝聽了,把袖子一摔,說道:「什麼成法不成法!省錢便是了。」那總館聽了,不敢做聲,只悄悄的跑到前門外去,逼著福興飯莊關門。又取了四鄰的保結。回宮來,奏明皇上。說:「福興飯莊已關了門,這豆腐燒豬肝一味,無處可買。」第三天,皇帝特意打發曹學士到前門外踏勘過後他才相信。從此取消了這一味豆腐燒豬肝。那內膳房又沒得占光了,便在背後報怨皇帝,說:「再照這樣清苦下去,俺們可不用活命了。」
14 隔了一個月,宮裡又舉行了大慶典了。這時大學士長齡,打平了回疆,把逆首張格爾檻送京師。道光帝親御午門受俘。以後便在萬壽山玉瀾堂上開慶功筵宴,吩咐內膳房自辦酒菜。皇帝又怕內膳房太耗費銀錢,便傳旨:須格外節儉。當時請的客,除楊威將軍、大學士威勇公長齡以外,還有十五個老臣。這許多人,擠了兩桌﹔桌面上擺著看不清的幾樣菜。這班大臣卻不敢舉著,只怕一動筷便要吃光﹔吃光了是很不好看的。那道光帝坐在上面,也不吃菜,也不吃酒,只和大臣們談些前朝的武功,後來又談到做詩,便即席聯起句來。有幾個不會做詩的,卻請那文學大臣代做。做成一首八十韻的七言古詩,記當時君臣之樂﹔又吩咐戴均元把君臣同樂,畫成一幅畫。在席上談論足足兩個時辰,茶也不曾吃得,便散席了。
15 這時是嚴冬,道光帝見大臣們都穿著灰鼠出風的皮褂子。便問:「你們的皮褂,單做出風要花多少銀兩?」內中有許多人,都回答不出來。獨有曹學士回奏說:「臣的皮褂,單做出風,須花工料銀二十兩。」道光帝歎道:「便宜!便宜!朕前幾天一件黑狐皮褂,只因裡面的襯緞太寬了,打算做一做出風﹔交尚衣監拿到內務府去核算,竟要朕一千兩銀子。朕因太貴。至今還擱在那裡不曾做得。」曹學士聽了,回奏道:「臣的皮褂是只有出風,沒有統子的。」說著,便把那袍幅的裡子揭起來,大家看時,果然是一片光皮板,只有四週做著出風。道光帝看了,連聲說:「妙,又省錢,又好看。」穿皮褂,目的是取暖。做不做出風,是無關緊要的。從此以後,那班大臣穿的皮褂,卻把出風拉去。一時裡,官場裡都穿沒有出風的皮褂了。
16 穆相國外面雖裝出許多寒酸樣,他家裡卻娶著三妻四妾,又養著一班女戲子,常常請著客,吃酒聽戲。走過他門外的,只聽得裡面一片笙歌。因此有許多清正的大臣,都和他不對。只因道光帝十分信任他,說他是先帝顧命之臣。凡事聽他主張。那穆相國在皇帝面前花言巧語,哄得皇帝十分信任,只有曹學士不喜歡他。他倆人常常在皇帝面前爭辯。皇帝常常替他們解和,那穆相國一天驕傲似一天,無論京裡京外的官員,倘然未孝敬到他,他便能叫你丟了功名。因此穆相國家裡常有京外官員私送銀錢珍寶來。
17 那時有個福建進士林則徐,曾外放過一任杭嘉湖道,後來做江蘇按察使,升江西巡府﹔他為官清正,所到之處,百姓稱頌。皇帝也十分器重他。這時英國的商船,常常把鴉片煙運到中國來,在廣東一帶上岸。中國人吃了煙,形銷骨立,個個好似病息一樣。林則徐上了一本奏折,說:「鴉片不禁,國日貧,民日弱﹔數十年後,不惟無可籌之餉,抑且無可用之兵。」道光帝看了這奏章,十分動容,便把他升任兩廣總督﹔進京陛見,又說了許多禁煙的話。道光帝給他佩帶欽差大臣關防,兼查辦廣東海口事務,節制廣東水師。林則徐忽然太紅了,早惱了一位奸臣穆彰阿。那林則徐進京來,又沒有好處送穆相國門下,那穆相國便忌恨在心。看看林則徐一到廣東,便雷厲風行,逼著英國商船繳出二萬零三百八十箱鴉片煙來,放一把火燒了。那英國人大怒,帶了兵船,到福建、浙江沿海一帶地方騷擾。穆相國趁此機會,在皇帝跟前說了林則徐許多壞話。說他「剛愎自用,害國不淺」。一面派人暗暗的去和英國人打通,叫他們帶兵船去廣東﹔一面又指使廣東的官吏,到京來告密。有個滿御使名叫琦善的,聽了穆相國的唆使,狠狠地參了林則徐一本。穆相國又在皇帝跟前打邊鼓,把皇帝也弄昏了。一道聖旨下去,把林則徐革了職,又派琦善做兩廣總督。琦善一到任,便和英國人講和,賠償七百萬兩銀子﹔開放廣州、廈門、福州、寧波、上海作外國的租界。英國人還不罷休,硬要拿林則徐問罪。穆璋阿出主意,代皇帝擬一道聖旨,把林則徐充軍到新疆去。
18 這時,惱了一個大學士,名叫王鼎的,他見林則徐是一個大忠臣,受了這不白之冤,便屢次在朝廷上找穆相國論說。那穆相國聽了王鼎的話,總是笑而不答。有一天,穆彰阿和王鼎兩人同時在御書房中召見,那王鼎一見穆相國,由不得又大怒起來,大聲喝問道:「林則徐是一個大忠臣,你為什麼一定要哄著皇上把他充軍到新疆去?像相國這樣一個大奸臣,為什麼還要在朝中做著大官?你真是宋朝的秦檜,明朝的嚴嵩,眼看天下蒼生都要被你誤盡了!」穆彰阿聽了,不覺變了臉色。道光帝看他兩人爭得下不了台,便喚太監把王鼎挾出宮去。說道:「王學士醉了!」那王鼎爬在地上連連叩頭,還要諫諍。道光帝把袖一拂,走進宮去了。
19 王鼎回到家裡,越想越氣﹔連夜寫起一道奏章來,說穆彰阿如何欺君,林則徐如何委屈。洋洋灑灑,足足寫了五萬多字。一面把奏折拜發了,一面悄悄回房去自己弔死。第二天,王鼎的兒子發覺了,又是傷心,又是驚慌。照例大臣自盡,要奏請皇上驗看以後,才能收殮。那穆彰阿耳目甚長,得了這個消息,立刻派了一個門客,趕到王家去,要看王學士的遺折。那王公子是老實人,便拿遺折出來給那門客看。折子上都是參穆相國的話。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201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