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二十六回借體附魂化成鐵拐 背師喪母哭倒仙徒

《第二十六回借體附魂化成鐵拐 背師喪母哭倒仙徒》[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卻說李玄回到泰山,只見洞門大開,人影毫無,連自己的頑軀也不曉何處去了。屈指一算,已知端的。原來李玄此時已知軀殼必被楊仁先期焚化,心中絕不猜疑,並知半途之上心動神馳的緣故,因而回憶老君偈語,心下恍然,神情鎮定,推算情事也十分準確,但還未能解到新面目那句偈語,莫非本人還有還體之望嗎?呆了一回兒,兀自不甚瞭解。他初時恨惱那楊仁雖急乎省母,也不該違背師訓,把一個師父的魂魄弄得遊蕩飄零,無所倚恃。後來又算得楊仁之母已死,楊仁雖然急急趕回,仍不能說句話,叨個遺訓。仙人存心畢竟比常人不同。李玄涉念至此,不但忘了自己的痛苦危險,忽然替楊仁抱起無窮的冤苦來。又一轉念道:「這還是我害了他咧。要是我不幹這神遊的玩兒,他可以不用守我軀體,又省了許多手腳和工夫,他母子未必沒說話的機會。如今卻弄得他們見如不見,都因我小小玩意而起,豈不罪過。」因憶所學道經當中,原有起死回生之法:「我若能夠立時進去,只要他屍身不腐,還可使他重生十年八載,也便盡了我的愆尤,豈非大妙。所恨者自己功行未至屍解之期,又不能肉體登仙,沒個頑殼做個附托魂靈之用,日久年深,魂魄漸要消散,那時性命不保,安能修道?」想到這裡,不覺躊躇起來。過了片刻,毅然說道:「這是我的福命,生死存亡都有天定,何必這般遠慮,不成修仙人行徑罷了。倒是搭救楊母刻不容緩,倘使可救不救,不又加我一重罪嗎?」想定主意,蹷然起立,出至洞外,駕起雲頭正要向南進行。
2 忽見東北角上一道祥雲疾如流矢,突然接住李玄雲頭。李玄睜目一瞧,不覺大喜道:「文始師兄哪裡來?可知小弟之事嗎?」文始真人笑道:「不為你這前生孽債,我哪有工夫瞧你。」李玄大驚道:「請問師兄,小弟生前只有金山一事耿耿於心,現奉師尊法旨已將何家姑娘度到衡山,如何還有孽債呢?」文始真人歎息了一聲,道:「世上只有修道之人成功最大,人品亦最高,且與天地同壽,日月並存,有無窮的享受,但亦惟其如此,而責任之重、處事之難,亦比無論哪一種人來得厲害。你才說度出何家女子,自謂孽賬已完,殊不知這不過完了你良心上一種責任,還有無意中種的一段孽債,怎麼倒不記得了?」李玄聽了還是惘然。
3 文始又歎息道:「不怪你想不起來,因為你原出於無心,怎麼能夠記得?你對於你的前生有兩件事情都是因好成惡,連你本人也不及覺察,或者雖經覺悟而尚認為毫無關係的。一是你從小立誓不近女子,百餘年來不曾碰著婦女們一毫一髮,偏於百年之後無端和一已死女子有此親近之緣。二則你救那女子沒有成功,反將他腿骨折斷,幸而他根基甚厚,又得龍王賜他丹丸,此生方不成殘廢。要是換個常人,前生得的什麼病而死,下次轉生仍不脫那種毛病。雖說他是死後斷腿,也和斷腿而死一樣結果。萬一如此,豈非你的罪過?師弟,你莫說仙家作事處處慈悲,小小無心之過,未必定遭天譴,怎知越是仙家,越發欠不得一些債務。如你今日之事,即專以還債發生。祖師早已替你算定後有此場厄運。名是厄運,其實即是還債,此債不還,證道無期。所以此番厄運倒不是你的不幸,簡直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咧。」李玄聽了,不覺如醉如癡,竦然驚懼。文始笑而慰之。李玄因問:「事已如此,師兄必有救我之法。」文始大笑道:「怎能沒有法子。若是像你這等慈悲之過竟致無法還生,天公哪有這等苛刑。不過老弟本是一個英俊美貌的少年,今後卻不免要變成一副狼狽齷齪的神情,而且還有一條腿子不能健全,這便是你還債的一種法子啊?你瞧我這手中持的是什麼?那不是送給老弟的一根拐杖麼。這便是替你預備跛腳之後用以助力的。老弟,你別把這贈品當作不值什麼,考究起來卻很有點來歷呢?」李玄此時聽得有些出神,接過那根杖,半句也不開口。只聽文始真人又笑道:「此杖乃是開闢之先,王母園中第一次蟠桃大會,有採桃女子手足不慎,誤把樹枝攀斷了一節,王母把此斷枝贈與祖師。雖是一根枯枝,卻能識晴雨、知寒暑,又能當兵器使用,尋常妖魔鬼怪禁不起這一拐兒的。我初入師門不知其用,請教祖師,祖師說明來歷,就將來賜與愚兄。如今恰好作得老弟隨身法寶,所謂物各有緣,此物贈與老弟,又算最得其用了。」李玄這才明白過來,慌忙稽首道謝。
4 文始笑著將李玄拉起,又說:「老弟不用客氣,快跟我來尋你的化身兒去。」李玄依言,手提拐杖跟他按落雲頭,立在一塊荒草地上。文始指著那邊樹下有黑黑的一件東西說道:「老弟,那便是你的替身了。」二仙攜手而行,一同走上前去。李玄心急,先到了樹下,定睛一瞧,原來是個又黑又醜、一隻腳兒長一隻腳兒短的死叫化子。李玄不覺一嚇,又俯下身按了按,卻已冷得和冰塊一般,分明死了很久了。李玄見自己的替身如此骯髒難看,心中也覺不快。文始隨後趕到,見他發怔不言,不期哈哈大笑道:「身為神仙,也還要考究好相貌兒嗎?」李玄沉吟道:「師兄,不是這麼講法。神仙以道法為宗,游天地之外,自然用不著怎樣美貌、怎樣清秀,可是像這死丐的形景忒煞難看,將來功行有成,少不得要追隨師兄們會會諸天金仙、三界真神,人人都是濯濯丰神,只小弟弄得如此一副狼狽相,休說人家嫌我齷齪,就是小弟自己也不免自慚形穢呀!好師兄,可能想個法兒把這死丐丟開,容小弟另外找個稍許清俊些的死人作個替身,不知行得行不得?」文始大笑道:「師弟,不是我說你太不懂事,惶恐你也是修成得道之士,講出來的話竟像不是個內行人說的。你可知道仙家最注重的是個『緣』字,緣之所結,誰也分拆不開。就像今兒愚兄和你這番講話,何嘗不因有緣才會不知不覺弄在一處?要是不然,你便要請我也是無從請到咧。」李玄不等他說完,不覺苦臉一笑道:「師兄高論,小弟何嘗不懂,但不知此丐和小弟又有什麼不解之緣呢?」
5 文始點頭道:「這個當然不是偶然之事。因你前世為人之時,此丐曾經替你保全一條性命,照理你該報過他的厚恩,才能出家修道。因為你根器不同常人,此生謫期已滿,不久轉昇天曹,不便再蹈人世做那報恩酬德的勾當,所以於他死後著你附魂他的身體,使他魂雖消但體不死,也可算得報答過他救命之恩了。這倒真是一舉兩得之事。況且天數注定該應如此,你怎能嫌人家骯髒,另外找人去呢?還有一層,所貴乎仙人者,如能脫卻凡體,隨心變化,莫說醜的可以變俊,壞的可以變好,就要以男變女,以老變小,也無辦不到之理。似你現在未到屍解之期,暫時不能不說藉此丐屍身以便往返人世,等得功行圓滿,時機到來,便是再俊美百倍的容體,你還用得著他嗎?」李玄聽了,心下徹底明瞭,不覺連連點了幾個頭,又問:「將來屍解之後,大概可以不用這個醜體了罷?」文始道:「那又不然,你既借他的屍體而為人,無論成道前後,總得以他這身容為主體,不過隨時隨地不能禁止你不變罷了。」李玄聽完了話,朝文始稽首謝教,說一聲「去也」,魂入屍體,屍身蹷然而起,手提文始所贈拐杖,恰好長短稱體。李玄扶著拐杖,又向文始行禮下去。文始慌忙拉住,著李玄走幾步兒瞧瞧。李玄依言,一步一拐的走了幾步。文始見他這副惡行,禁不住要笑出來。李玄走到一道河邊,向著河水照一照這個身體,心中兀自有些不快活的樣子。
6 文始又慰他說道:「自來真人不肯露相,祖師每次下凡也常常幻化一種醜惡之態,方能試察凡人敬禮之心真假虛實。如今你就算是一種幻形有何不妙?你要去救那楊母事不宜遲,就此快去吧?但楊母壽算不永,雖經你法力還生,也不過延壽一紀,還須吩咐楊仁多做好事,方能抵補得過,否則不但楊仁前程有礙,連你也不免少有天譴咧!」李玄受教,別過文始,自己駕雲而起,再一周視本身,覺黑如鐵鑄,渾身不見一點白肉,李玄自己也失笑起來道:「這死丐原來是黑種國裡生長的。吾今既為黑人,索性取個別號,連附我的姓稱為鐵拐李罷。」又把文始贈他的桃杖一看,見顏色嫩黃,宛如新杖,因笑道:「身子這麼黑漆漆的,光這根拐杖要它美觀則甚?」於是張口一噴,那拐杖也變為烏黑,與他皮肉一般顏色。這才點頭自笑道:「要這樣子,才顯得我這鐵拐兩字是名實相符咧。」於是快快的降落在泰安地方,逕投楊仁家中。誰知楊仁剛和周小官倆打做一堆,兩不相捨。楊母屍體己停放棺木板上,家中冷冷清清,除了他倆之外,就只小官拉來幫助的鄉下人兒。那鐵拐先生不曉他們為甚相打,先在外面瞧了一會,才知二人不是爭惱,原因楊仁送不著他娘的終,沒曾聽得一句遺訓,一面還失信於恩師李玄,將他法身先期焚化,對於恩師是不忠,對於母親是不孝,因此自覺不能成人,無面目立於天地之間,等著棺材買到,諸事完了,便把入殮出殯一切大事托付周小官,自己就要拔劍自刎於柩前,以謝天上的恩師、泉下的亡母。周小官自然不能任他自盡,見他掣劍在手,慌忙不顧生死,如飛上前,用力攀住他的肩膊,使他劍不能下。楊仁放聲大慟,口口聲聲自責不忠不孝,無顏生存。小官竭力拖住,兀自不能挽回。
7 鐵拐先生見了倒不覺頻頻點頭,自己慰悅道:「他這自盡固然愚不可及,但從此可以瞧透他的心胸志趣,越是自謂不忠不孝,越可見他忠孝過人之處,真不愧做我鐵拐先生的門生,更不枉了我提拔救度他一番。」於是,一跛一倚的邁步而入,向二人一舉手問道:「二位因甚如此爭執?」小官把上項情事說了一遍,楊仁還想自盡。鐵拐先生笑道:「楊君,這才是你大大的不是了。豈不聞死生有命,不可強求。人子事親,生能盡孝,死能盡禮,如此已是大孝,哪裡再有別的孝道呢?若說令師之事,其咎雖不可追,究竟事出兩難,令師決不責你失信,這於忠字的道理,也很說得過去了。既忠且孝,為人已足。若必以自盡為補過,轉恐過不能補,反令尊師懷疚於天曹,令堂痛心於泉下,厥罪太大。不知楊君何以自解?」小官見一個黑麻而跛的乞丐說出如此一番大道理的議論,不期又驚又喜,連連稱是。楊仁卻被他說得垂頭不語,悄然歎息,更沒心情查問來人的來歷,呆了片刻,忽然伏在柩旁放聲大哭起來。那小官卻不再勸說,忙向李玄招呼了一聲,問他貴姓大名。李玄微微一笑,說出一番話來,才把個楊仁說得喜逐顏開,悲哀盡去。未知李玄如何說法,卻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2277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