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十二回英雄劫取轰天炮 元帅诱杀阿书泥

《第二十二回英雄劫取轰天炮 元帅诱杀阿书泥》[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且说平南王升帐,令周总兵领军将,带兵攻打贼城。周德胜领令,点大将汤志雄带旗军五千,杀奔南城叫战。潮军飞报帅府,刘镇请军师前来,遣将迎敌。钟文岳曰:「启主公得知,今日欲众将齐力同心保守城池。周德胜猛勇非常,不可战敌,再作商议。」这周总兵见潮将不敢出城迎敌,令众军兵杀至城下。守城军兵将箭石、大炮一齐打落,旗军不敢近边,只得辱骂片时,传令收回军兵,归营进帐缴令。周总兵一连攻打三、四天,钟文岳只是按军不动。平南王升帐与刘秉权、聂应谨曰:「周将军这几天攻打贼城,而贼将不敢出战,怎奈他何?」刘秉权曰:「明日令前营王总兵发轰天大炮,攻打贼城安得不陷?」
2 平南王曰:「监临之言是也。」即令中军官传令:「到长铺前营令总兵王国栋候明早天色初明,可将轰天大炮十八枚,发起攻打败城,不可违令。」中军领令速飞前营,传下千岁令旨,可以如此如此,王总兵依令。候次早天明,将大炮十八枚速急发放,攻打城池,炮声响亮,闻数十里,自天明发至当午,西南城墙崩陷十馀丈,城内人民啼哭之声,遍处皆闻。
3 刘镇同参谋元帅众将大惊,命请军师前来。文岳即至,刘镇曰:「平南王用大炮攻打我城,西南城墙崩十馀丈,人民哭泣之声不绝,未知军师有何良策?保安城池?」文岳曰:「主公不用惊恐,贫道自有道理。」即令詹兆奇、李云贵二把总曰:「二位将军,命你往东门内棉花行中,取棉花包数十个,带到书院池中,将棉花包浸水,浸至二更,命军兵二千连夜迭造起来堆做城墙,不可违令。」詹、李二人依令行事;时间小军又来报曰:「启大人得知,西门城墙计崩陷一百二十馀丈,人民哭泣号天惨地。」文岳令陈有祥、梁成龙二千总曰:「二位将军命,你等领军三百名,往城中安慰人民百姓,不可号泣,令敌军在外,听著哭啼之声,他若乘势杀入城来,以致万万生灵难以保守。」陈、梁二将奉令前去,安慰人民。
4 明早王总兵国栋,又令众旗军,将大炮发放。这棉花包有的无湿透者,又被发炮迫乾,以致棉花著火,烧将起来。
5 下午西南风又起,风盛火威,飞入城内,人民房屋又被火波累,烧去数十间。小军飞报帅府,刘镇大惊,即亲自领将二十馀员,小军三百名,至西南城,用好言抚慰百姓曰:「你等被烧之家私,本镇自然盖建还你,切不可啼哭,以误城池大事。」
6 文岳入帅府,召詹兆奇、李云贵二人曰:「领军兵速速将金山脚前日假为粮米的沙包,连夜搬至西南城,调督众军兵将,沙包迭建,准作城墙,堵御一时,不可违令。」二将领令而去,调理安置已毕。
7 次早王国栋令旗军打探,回报,轰崩城墙,连夜又以沙包垒成城墙。王总兵听了,出营观看,见将沙包防御,不得伤害,回归中军王营将事情禀知千岁。平南王曰:「贼城中不能损害其事,未知二位总兵有何主张?」聂应谨在旁曰:「启千岁,可将大炮朝天发放,炮珠定然坠落城中,烧他民屋。」平南王曰:「既系如此,命王总兵依令行事,即将大炮朝天放起。」
8 果然炮子坠落城内,民屋被火又烧将起来,众百姓啼哭,出来打灭红火。小军飞报帅府,刘镇对军师言曰:「用何妙计可破他大炮?」文岳曰:「主公不用挂念,贫道自有良策,管叫清营大炮归于潮城。」即命把总陈文禺、杨兴宁往城中传令百姓人民,可将木桶与大缸,可各盛冷水,停候炮珠坠落,就将冷水灌下,可保平安。」陈杨二将得令,往城中将军师之言以告百姓。
9 文岳召何元帅听令曰:「命你领温岳川、程国英、丁朝凤、赵世春、石志昂、林永清、陈文禺等,带军兵二千,攻打长铺前营,候至三更左侧,听见信炮声响,可从后面左畔杀入,听著鸣金,即宜收军马入城,不可违令。」又召马甘泉上帐听令曰:「命将军你领馀国宝、崔雄榜、陈有美、粱成龙、张金星、林五常,高文勇等带军兵一千,攻打长铺前营,候至三更左侧,听著火炮声响,从后面右畔杀入,听著鸣金收军即宜回转入城,不得违令。」文岳又召三十六名小英壮郑胡儒等曰:「备办木车十八轮,大水牛牯三十六只,每一轮车用水牛二只,牛尾缚挂引火之物,往长铺前营,盗取大炮,候至三更左侧,后营大乱,你等从前队杀入,将轰天大炮迁上木车,绞定放火,将牛尾烧起,使牛跑车运炮入城,不可违令。」文岳又召林绍基上帐听令曰:「将军,命你领军兵五百名,前往长铺前营施放大炮,监督众将军兵,押大炮进城之后,你等鸣金收回军兵,不得违令。」于是调拨已毕,文岳告回。众将待至二更之后,悄悄出城,望长铺前来。来至清营,恰是三更时分。林绍基令小军放起号炮,一声响亮,左边何元帅、右边马参将一齐杀入后营,王国栋听见火炮连天,贼军兵将冲杀入后营,即令众将军兵拒敌,连披挂甲,戴簪缨持刀上马杀出,接著温岳川敌住厮杀。
10 潮将馀国宝等拼力冲杀,清军大乱,三十六名小英壮奋力争先,杀到前营,将守大炮之中军杀散,只将大炮十八枚,各各迁上木车,绞得停当,放火烧著牛尾引火之物。那牛著痛,即似发箭一般跑走得快,郑胡儒等三十六将监押飞奔。约一时辰间,尽入潮城南门。林绍基传令鸣金收军,何元帅、马参将听见鸣金,即令众将军兵退回入城。
11 且说中军王营,听火炮之声响动,平南王等在睡梦之中惊醒,随起身听报贼军前来偷营,即传令周、吴二总兵,领众将军兵救应。周德胜、吴和龙领命,带将兵杀奔前来。方到长铺前营,报说贼将劫去轰天大炮十八枚,退入贼城。王国栋查点,军将平安,仅失去守炮军兵数百名。周、吴二将,听知贼军盗去大炮,退走回城,二将带领军将回营入帐缴令,禀知千岁,云贼人盗去大炮之事。平南王曰:「刘逆帐下之人,贼胆包身,盗取大炮,叫本藩如何施为?」刘秉权言曰:「启千岁,再将粮米营内十二枚大炮迁移前营,用大铁链绕缠大炮身上,将钉钉入地中数尺,使贼不能劫去。」平南王曰:「监临说得有理。」
12 传令依言而行。这且缓表。
13 再说何元帅、马参将收回军兵进城,皆入帅府缴令,郑胡儒等来至内堂报功,刘镇大喜,命设宴与元帅众将贺功,是日尽欢而回。
14 次早忽听大炮声响,刘镇与众将俱吃了一惊,随命人请军师入府,文岳闻召即至。刘镇曰:「军师,清营大炮被我劫夺,为何有大炮攻打城池?未知又有许多?军师主见若何?」文岳曰:「命小军打探清营之中大炮如何安置再作商议。」探军去后不久,亦后来回报曰:「启大人军师得知,清营大炮十二枚,用大铁链绕缠炮身,将钉钉入地中数尺,以防我等盗劫。」文岳听报,即召莫朝梁、朱广龙领千总二十四将头目,十八名英雄等众将,齐进内堂听令。文岳曰:「众位将军,欲保城池平安,全在你等今朝之力。」众将齐声曰:「愿依将令。」文岳召莫朝梁上帐听令曰:「将军,命你领四员千总赵世春等十八名英雄陈殿等,带军兵二千,攻打前营,候至二更之后,听空中大炮一响,领众将从前队杀入,不可违令。」又召朱广龙上帐听令曰:「将军,命你等领千总许定国等二十员把总詹兆奇等二十员,带军兵二千,各带引火之物,候至二更之后,听见空中放炮声响,领众将军兵从后队杀出,将后营放火焚烧后营清军拒敌旗将,听见鸣金可收军退回潮城,不可违令。」又召翁喜等二十四将上帐听令曰:「诸位将军,命你等领木车十二轮,火炉铁锅俱备带小军二百四十名,押送木车。候至二更之后,听见空中号炮一响,莫将军从后面杀进前营,用大笠钉钉入清营十二枚烘天大炮牙心孔内,又将车中火炉红铁,铸入牙心孔内,使他十二枚烘天大炮俱无所用,不可违令。」又召何元帅上帐听令曰:「元帅,命你领张金星、林五常二将,带军兵五百名往清营掠阵,并施放火炮,见翁喜等行事成功后,即鸣金收军兵回城,不可违令。」何元帅同众将出帅府,准备引火之物,黄昏饱餐已毕,至定更时候,朱广龙、莫朝梁各领军将在前队,翁喜等押木车火炉军兵二百四十名为二队,何元帅领军为合后,直抵清营前来。元帅后队军兵将到清营,传令小军放起号炮。此炮一响,声透空中,莫朝梁领赵世春等,从后营杀入,叫杀之声振耳。清营王国栋听炮声一响,即起身见贼军到来劫营,不及披甲,持出钢刀,上马杀出。朱广龙听见炮响,吹号领众将军兵杀进后营,众军兵将后营放火烧起,火光冲天,众军将冲杀一阵。把旗军杀得死者死,逃者逃,走至前营,大叫后营被贼放火烧营。
15 王国栋听著炮声响动,惊了一会,后营被劫,前营受敌,遂披甲上马,引军拒战。杀出时莫朝梁之军杀入前营来冲杀,势当不住,即便引军弃营逃走。
16 翁喜等随杀入前营,各用大笠钉钉入大炮牙心孔,将车中火红生铁铸入牙心孔内,押车退出营外,与众军将把旗军破杀一阵。何英见火泥车出营,知翁喜等成功。传令小军鸣金收回军兵;莫、朱二将,听见鸣金,领众军将退转,与何元帅合军一处,掌得胜鼓回城。按不下表。
17 且说总兵周德胜、郑顺义二将,听见鸣金,奉令领军将飞奔前来救应,只见贼兵已退。急令众军打灭营中之火,王国栋收回军将查数,计失去大将数员,折去军兵二千馀名,同周、郑二总兵到中军王营。周德胜、郑顺义上帐缴令,禀知前事,王国栋到帐前伏地请罪。平南王曰:「此系本藩安营太近贼城,非你之罪也。候本藩另扎一营,将军请起。」王国栋叩谢千岁,起身立于一旁。平南王曰:「我等轰天大炮三十枚,俱丧亡于刘进忠之手,即传下王令,将前营退斥,入下面数里安置。这且按下。
18 且说军师与参谋众军将,俱在内堂,讲论军事。刘镇曰:「清营三十枚大炮已废,城池可保平安矣!」钟文岳曰:「平南王前营若无大炮,自然斥退营寨。」即令小军打探消息,小军领命前去。刘镇吩咐宴席,与众将军师元帅参谋畅饮间,小军来报曰:「启大人得知,平南王之营寨,果退斥数里安置。」
19 刘镇与众将听报大喜,远探小军又进席前跪报曰:「启禀主公军师得知,南澳军兵,至樟林上岸,望潮城前来。」刘镇曰:「未知有多少军马到来?」小军曰:「曾将军说何佐虎将军敕令大将杨维杰领军兵三千,到来相助。」刘镇闻言大怒曰:「何佐虎,你岂不知潮城无多军兵,危在旦夕?你若尽起南澳之军,尚且太少,何以发这三千军兵到来何用?」文岳曰:「请主公息怒,欲破平南王大军,就是全仗南澳这三千军马。」
20 即命小军飞报曾仲得知,令他就将此军兵,至定更时候,可这般进城,不可违令。曾仲闻报依令行事,领南澳三千军兵,候至定更之后,往大教场停祝令众军各执灯笼火把,明明亮亮,从大南门入城;另灭灯火,出大西门到教场中,又系明灯火把,照耀如同自日。从南门而进,又灭灯火,出西门,即是走马灯一般,自定更后走至五更方毕。
21 清营小军报进中军,三营官禀知千岁,平南王闻报,即同刘抚院、聂布政,与众将出至营前观望,明早召探军问曰:「昨夜潮城入军过夜,共有多少?」探军禀上曰:「启千岁得知,小军奉令打探潮城,自定更之后,贼军入南城门、至五更方罢,约共有三万六千贼军。」平南王曰:「这些贼军从何处来的?」小军曰:「系南澳的贼军。」过了十馀天,远探小军又入账前报曰:「启千岁得知,江南省提督军门阿书泥,奉旨带领军将三万,到来助战。」平南王听报大喜,至第三天阿书泥军兵到来,进入中军帐中叩见千岁,平南王命设席款待阿书泥提督。明日进帐,请令开兵攻打贼城。平南王大喜,令袁州总兵郑顺义助战,阿书泥领军,与郑顺义点齐军兵,同众将起行,杀奔南门城前来,直抵城下,摆开军马叫战。小军飞报入帅府,刘镇闻报,请诸位明公至府内议事,片时之间,各各来到,刘镇言曰:「启军师得知,旗奴阿书泥至南门城下讨战,请军师调遣迎敌。」文岳曰:「依主公之命若何?元帅领军将出城交锋。」何英得令,众将带到南门,三声炮响,大开城门,军马至于阵前。何英出马叱曰:「杀不尽的旗奴,今日又来惹死么?」阿书泥大怒曰:「助逆的贼子,敢夸大言,看本帅一刀!」将一支齐头大刀,重三十四斤,望上砍落。何英举钩镰相迎,二人放马交锋,金鼓齐鸣。旗将马林保等,一拥杀来。
22 潮将守备李有祥等,进前接战,炮声不绝。潮军杀上,旗军敌住,嘶叫之声传闻十里。何英被阿书泥战得汗流夹背,呼呼喘气,回马便走。阿书泥左冲右杀,看金大山战贼将沈自高不住,阿书泥赶上,手起刀落,将沈自高砍为两段。再将刀头一转,向潮营冲杀。罗天山、阿书泥旋过右畔,连连举起二刀,砍死洪大武、周世通二将。郑顺义催动旗军赶杀,潮军大败,死亡甚多。
23 钟文岳在城上观望,见众军大败,传令鸣金收军。何元帅败走城内,旗军追至城下。潮军城上箭石打下,如雨点一般。
24 郑总兵掌得胜鼓收军回营,阿书泥上帐缴令报功,平南王大喜,命设宴贺功,这且不表。
25 又说何英领军将回城,计点查折去马军大将四员,失去军兵一千四百馀名,入内堂缴令。刘镇闻折兵损将,愁眉不展。
26 文岳曰:「主公,何用忧烦?兵家胜败乃常事耳!」再说阿书泥明日领雷琼总兵吴和龙众将,带军直抵南门城讨战,摆列阵势,令军兵辱骂。潮军报入帅府,刘镇问军师曰:「旗奴这等骁勇难当,未知有何良策迎战么?」文岳曰:「此将可以智取,不可力敌,贫道自有法度,不用主公挂怀。」且说阿书泥自早辰叫战至午后,贼人按军不动,只可收军回营。一连几天都来南城边辱骂,钟军师只是按军不动。
27 这日召步军大将馀如山、杜明月、张约超、蔡世杰四将听令,馀如山等上前领命,文岳手执折帖一个,付与如山言曰:「诸位将军,命你等领步军三百名到长铺西畔,离乡不远可开此帖,照内行事,不可违令。」四将领令。文岳又吩咐他定更之后,带军前去布置,如此如此。四将领命,正是:准备窝弓擒猛虎,安排香饵钩鳌鱼。
28 且表阿书泥入帐请令,开兵攻打贼城。平南王命吴和龙同领众将,带军前去。二将得令,领大将十馀员,军兵五千,杀奔南门搦战。探军报进帅府,军师与主公在堂前言语,听其报说,即令梁成龙,又召何元帅领军将到内堂听令曰:「元帅,命你同马参将,带领众将军兵出城迎敌,你等与阿书泥对垒。」
29 可这般这般诱敌,何英得令,与马参将领军放炮开城出阵,立于门旗之下,大叫一声曰:「不知死的旗奴,又敢来送死。」
30 阿书泥曰:「大胆逆贼,今日不杀你这匹夫,誓不收军。」言罢,持刀勒马,直杀过来。何英举钩镰,纵出雪花马,上前接战,旗阵上齐嘶叫,吴和龙引军杀来,潮军众将叫唤,马甘泉领军兵冲杀大战,鼓如雷震,军声不绝。何英与阿书泥接战,不及三合,拨开战马,加鞭望西逃走,阿书泥随后紧追。
31 文岳在敌楼望见元帅逃走,传令莫朝梁开南门,领军将杀出,协攻旗将;又令朱广龙领军将杀出西门,莫、朱二将依令,领将带军从南西二门杀出,直奔杀至。吴和龙与马甘泉对垒未定胜负,被莫朝梁赶到助战,吴和龙看看回马便走。朱广龙领众将引军冲杀入旗军阵中,大杀一场,旗军奔溃逃生。
32 钟文岳传令鸣金收军,回入城内,即令莫朝梁领军文殿左等十员将带兵二千往长铺接应。
33 且说何英逃至长铺西畔,望见前面树林上插有小红旗一面,观见青草路,又从小红旗跑去,投入树林内。阿书泥后面追至,不知是计,追近树林,一声扑通响亮,连人带马,坠落陷坑之内。馀如山、杜明月、张约超、蔡世杰四将,观见旗奴中计,放火炮,引三百小军齐出,把陷坑团团围祝蔡世杰用手中大鐽刀望陷坑下砍落,中著阿书泥左肩。何元帅曰:「众位将军,切勿伤他性命,我等将这旗奴押到帐前,献其生功。」馀如山等依命,即将阿书泥捉上陷坑,用索捆缚在马上。阿书泥之擒,盖馀如山等将,奉令折帖开看,令到长铺西畔密林边,开掘陷坑十数丈,上面盖著浮土,插一面小红旗在树上为号。何元帅奉军师密言,引诱敌人故望小红旗认著草路逃走。
34 再说莫朝梁奉令,领众将飞奔赶来,长铺下畔,观见擒著阿书泥,满心欢喜,与何元帅众将押解阿书泥回潮城,先到帅府缴令,禀知。刘镇大喜曰:「阿旗奴擒著,本帅无忧也!」
35 即命张金星去请军师进府商酌。文岳闻召即至。
36 刘镇曰:「旗奴阿书泥捉到如何发落?」文岳曰:「启主公,旗奴擒住当斩之。」令馀如山将阿书泥推出辕门斩首示众,将首级悬在南门敌楼上号令。不在话下。
37 且说吴和龙总兵回营入帐缴令,禀知莫大人追赶贼将,平南王曰:「穷寇莫追。」即令小军打探消息。小军领命回报:「阿大人被贼人擒缚解回潮城内。」平南王曰:「如此再探如何。」次日小军回报,跪禀曰:「启千岁,阿提督被刘进忠所杀,将首级挂于南门敌楼上号令。」平南王与众将听报大惊,叹曰:「嗳!可惜我一员勇将,亡于贼人之手,想刘进忠帐下贼人,智足谋多,胆量胞身,本藩甚可忧也!」不知平南王失了阿书泥,将用何计破敌?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23073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