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 檢索 "赐"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大越史記全書
條件: 包含字詞「赐」
Total 22

卷之八

40
上皇居葆和宫,命僉知內密院事阮茂先、禮部郎中潘義及僊遊武德侯家臣缺名輪直。食,詢以故事,逐日記錄,編成八卷目,曰《葆和餘筆》。令陶師錫序其端,以教訓官家。
51
三月,以黎季犛平章事釼一把,旗一隻,題曰:「文武全才,君臣同德」。季犛作國語詩謝之。
14
阮多方歸自虞江,謂己功髙,有德色,多毀季犛為不才。季犛乃譛曰:「因聽多方而致敗。」乃收多方軍。多方猶有驕色,上皇曰:「合行小罪以懲之。」季犛曰:「多方勇健臣,恐北去明國,南去占城,放虎遺患,不如殺之。」遂死。多方歎曰:「吾以才致貴,亦以才致死,但恨不死戰陣耳。」
17
庚午三年洪武二十三年春正月二十三日,都將陳渴真大敗占城于海潮。獲其主制蓬莪。時蓬莪與元耀領戰船百餘艘來觀官軍形勢。眾船未會,蓬莪小臣波漏稽為蓬莪所責,惧誅,來奔軍营,指綠漆船告曰:「此國王船也。」渴真令火銃齊發,着蓬莪貫於船板而死。船中人喧閙號泣,元耀反取蓬莪馘奔還官軍,龍捷軍上都大隊副范汝勒、頭伍楊昂遂殺元耀,倂取蓬莪馘。賊眾大潰。渴真令軍監黎克謙函其首馘,乘船奏捷于平灘行在。時漏下三皷,上皇睡熟驚起,以為賊犯御营。及聞捷奏云已獲蓬莪馘,乃大喜,召群臣諦視。百官朝服呼萬歲。上皇曰:「我與蓬莪相持久矣,今日始得相見,何異漢髙祖見項羽首,天下定矣。」羅皚引餘眾至瀘江上岸,火塟蓬莪身屍,晝夜陸行,山脚作架,棧道煑飯,其上且行且食,全眾以歸,遇官軍進擊,則駐象撒貨以止之。是時乂安人𢙇貳,新平、順化多叛從占,故土哩之人四散遊擊,莫之能禦。朝廷雖以黎可鑄為兩路安撫使,但在京遙鎮,未嘗到郡,惟土豪潘猛、范矜率眾歸順。猛有膽畧,多覘賊情,有邀擊奔卒之功。上皇賞特厚,官至翊衛將軍,又陞威明將軍,管新平、順化聖翊軍,帶金雲符。
19
陳渴真為龍捷奉宸內衛上將軍,封武節関內侯范可永西真人為車騎衛上將軍,封冠服侯范勒、楊昂爵,賞五資。加勒監禁衛都,昂田三十畝。其餘陞職爵有差。
44
季犛作明道十四篇,上進大畧,以周公為先聖,孔子為先師,文廟以周公正座南面,孔子偏坐西面。論語有四疑,如子見南子,在陳絶糧,公山佛肸,召子欲徃之類,以韓愈為盜儒,謂周戊叔、程顥、程頤、楊詩、羅仲素、李延平、朱子之徒學博而才疎,不切事情,而務為剽窃。上皇詔奬諭之。國子助教段春雷上書言其不可,流近州春雷新福縣巴魯社人,明敏達後,官至中書黃門侍郎兼練知愛州通判,卒于官。詞連行遣陶師錫嘗見其書,降為中書侍郎,同知審刑院事。
54
二月,上皇命畫工畫周公輔成王、霍光輔昭帝、諸葛輔蜀後主、蘇憲誠輔李髙宗,名為四輔圖,以季犛,使輔官家當如此也。
74
秋八月,命龍捷軍將陳松伐占城,擒其將布冬而還。姓名金忠烈,將虎賁軍。後丙戌年,僃多邦城上策領兵就邊界逆戰,匆使賊人入境內,恃其長兵,通其脈路,諸將不從,布冬病尋卒。
82
五月,詔曰:「古者國有學,黨有序,遂有庠,所以明教化敦風俗也。朕意甚慕焉。今國都之制已僃,而州縣尚缺,其何以廣化民之道哉。應令山南、京北、海東諸路府各置一學官,官田有差,大府州十五畝,中府州十一畝,小府州十畝,以供本學之用告朔一分,學一分,書燈一分。路官督學官教訓生徒,使成才藝,每歲季則選秀者于朝。朕將親試而擢之焉。」
88
明送元族大胡、小胡二人來安置。大胡名地復基,小胡名地寳郎。
89
占城將制多别與弟慕華子伽葉挈家來降。多別名大中,授金吾衛將軍,伽葉禁衛都,皆丁姓,復鎮化州,禦占城。
90
戊寅十一年三月以後少帝建新元年,明洪武三十一年春三月十五日黎季犛逼帝禪位于皇太子𭴣季犛有篡奪之意,然業以盟約於藝皇,恐違其言,陰使道士阮慶出入宫中,說帝曰:「佳境清香獨異,凣問本朝列聖,惟事釋教,未有從逰真仙。陛下尊居九五,勞于萬幾,莫若禪位東宮,以葆沖和。」帝從其言,於是奏錄舉道入仙籍。季犛創葆清宮于大吏山之西南,請帝居之,帝乃禪位于皇太子。內禪詔畧曰:「朕早慕玄風,非心黃屋,否德忝位,實難充堪。况心疾時作,宗祧時政以皆妨。誓言在初,天地鬼神之已聽。今當禪位,以來丕基。皇太子𭴣可即帝位,輔政太師黎季犛以國祖攝政。朕自為太上元君皇帝,養素葆清宫,以諧夙願。」皇太子𭴣即位於葆清宮,改元建新元年,大赦。尊欽聖皇后皇太后。時太子生甫三歲,受禪不能拜。季犛令太后拜于前,太子從之。季犛自稱欽德興烈大王,榜文曰中書尚書省奉攝政該教皇帝聖旨云云。是日登新都,御殿慶成,五品以上宴,許士女觀逰於城之南門,日以繼夜。
25
季犛以行遣杜滿為水軍都將,左聖珊軍將陳問姓胡同都將,龍捷軍將陳松姓胡為步軍都將,左聖翊軍將杜元拓同都將,領兵十五萬伐占城。
43
夏六月漢蒼以同拭為中贊,姓魏比唐魏徵也。
45
漢蒼調除順化路安撫使阮景真為升華路安撫使。景真上言請依漢唐故事,募人納粟以實邊,或爵,或免罪,各有差。季犛批云:「讖得幾字,話說漢唐事,所謂啞人能言,只取笑耳。」
52
漢蒼募民納牛爵,以給升華居遷民。
88
漢蒼定南北班軍,分為十二衛,殿後東西軍分為八衛,每衛十八隊,每隊十八人,大軍三十隊,中軍二十隊,營十五隊,團十隊,禁衛都五隊,大將軍統之。漢蒼遣左刑部郎中范耕如明求和,通判劉光庭副之,明獨留耕,而遺光庭還。季犛阮景真升華路安撫使,以豐國監管幹阮彥光為宣撫使兼新寧鎮制置使。季犛作詩之曰:「邊郡承宣資壯志,雄藩節制有徽猷,青松保爾歲塞節,白髮寬予西顧憂。訓飭兵農皆就緒,解停鎮戎是何秋,勤勞勿謂無知者,四目原非蔽冕旒。」
89
季犛自以年七十,諸路父老七十以上爵一資,婦人鈔,京城爵及酺。
92
漢蒼詔諸路安撫使赴闕,舆京官會議,或戰或和。有勸戰,勿為他日之患者。北江鎮撫阮均以為姑和之,從他所好,以緩師可也。左相國澄曰:「臣不怕戰,但怕民心之從違耳。」季犛以檳榔金匣之。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