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 檢索 "过"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玉樓春
條件: 包含字詞「过」
Total 8

第十四回霍孝女途中跨鳳 老忠臣白日歸天

2
却說霍公為奸臣陷害,家眷都被帶進京,連文新也被差官認作他女兒,同春暉小姐一路起觧,止帶家人霍忠同行。那春暉小姐見老亲被圍,愁顏不改,只恨自己不是個男子,可以替得父难。所以一路行來,食不甘味,寢不安席,就是与文新極相愛契,也不曾与他咲語。霍公在舡內偶然了風寒,睡了五六日,他便衣不觧帶,烹茶煎藥,在床前伺候,听霍公咳嗽声响,便問父亲可要用湯水,執壺斟上。霍公見了,心上意不去,对他道:「我兒,這樣寒天深夜,却為我有病累你在此吃苦,你早些去睡罢。」春暉道:「爹爹寬心安寢,孩兒自去睡便了。」
3
口雖如此答應,仍舊不与霍公知道,悄悄的和衣在桌上,將灯藏,纔一聞床上有些動靜,便起來問父親,可要什庅。如此五夜。第六日,霍公全愈痊癒了,他方才觧帶寧睡。又行了几日,看看行到河南交界,將要起陸。霍公那晚睡到半夜,忽夢見一青袍角帶官員,直至床前,手執一揭帖跪下稟道:「小神乃本境土地,上帝因公一生忠直,今特授公為天下都城隍,後日丑时时分便有官吏來接,前任是吏部侍郎邵爷隸此職,今已任滿,轉陞九天巡行使者,專待明公交待,故先差小神來报。」
6
春暉低首無言走了進去。文新辞霍公道:「小侄蒙老恩伯厚情,非不感荷。但小侄双亲久違且在缺字:左「角」右「由」藩之日,不告而娶益深不幸,还求老恩伯再擇高門為妥。」霍公咲道:「賢侄不須謙遜,我和你今日兩家俱值患难之秋,不必拘拘礼节。成亲之后,且慢更改面目,私尽夫妇之道,陽仍姊妹之稱,少不得老夫歸天之后,候旨㝎奪家𡱆,那我有事,宮事走琴,相时度務。」而行說話之間折折漸漸日墮西山。公催夫人代女兒粧束,讓后艙房与他做了新婚,自己移房在中艙來舖下。吉时將近,点上兩支高炬,小桃擁簇小姐出來。此时文新也換了霍公的青領、皂靴。兩個新人,灯光之下,炤耀如天仙相。先拜了天地,又拜了祖宗之位,𡗓后拜了霍公夫婦,双双攜手同入洞房。小桃己自擺下那桌酒在後艙,換去公服,入席飯酒,雖是相熟面孔,也未免粧腔作樣,只是略略飲了几杯,吃了些飯。小桃收了酒菜,淨桌子,帶上門,就出去了。
7
文新勾了春暉香,双双坐在床沿上。文新先脫了道袍來、代春暉觧衣,春暉再三推阻,被文新強按住,鬆了渾身上下紐扣,抱入衾中,又除了小衣。春暉道:「奴此身搃𡱆你的,但是我父母在患难之中,兒女無偷安之事,巫峽行雲,請俟異日。」文新咲道:「小姐之言固是。只是夫婦乃百年之大事,一夕伊始,終身永賴,若是今宵蹉了良时,為不美。日間尊翁大人对小姐講的,难道小姐就忘記了?」春暉被纏不,只得順從,行夫婦之禮,自不必說。若論文新完婚,此次是初出茅廬第一功;而論征進,乃是三出祁山。蓋前在玉娘,乃暗渡陳,此則明修棧道。相抱睡去,不斍那太陽已升。
8
二人起來,霍公將家事寫明細賬一幅交与文新夫婦訖。下午便設一席酒,四人坐下,先对夫人說了几句永別的話,又安慰文新夫婦,更喚老家人霍忠進來,分付善事主母与小姐。遂𠇮燒湯沐浴,更了朝衣,寫就一道遺表,望北拜謝了朝廷,向南拜了祖宗,𡗓后開舱請校尉官進來相見。霍公道:「下官致仕在家,蒙圣恩下逮待罪來此,今承上帝宣召老夫為天下都城隍之聀,定与即夜丑时赴任,不及面見天子了。茲有遺表一道,煩天使帶上,轉達天听。老夫乏嗣止此二女老開和婢子一人,咸賴大人垂青,就此永別。」那校尉所听話,恐怕疑他要服毒尋死,倒用心防護,緊貼得霍公坐舡,伺候霍公動靜。
9
且說霍公自送了天使出去,遣開夫人小姐輩,靜坐前房。到得半夜,見車馬役從紛紛來接,便閉眼上轎而去。老夫人和春暉、文新、小桃四人,聞得前艙一陣香氣偪人,忙開後艙門來看,霍公已端坐瞑目去了。大家号哭起來,外边校尉官忙進來看驗,見霍公這樣死法,不勝駭異。忙倒身下拜,就賠出五十兩銀子,着地方官買一具沙板盛殮,又送二十兩銀子,為帋帛之費。即委地方官炤管老夫人,一隻船自星夜赶上覆𠇮去了。春暉和文新晝則盡哀,夜不觧帶,伴着霍公的灵,了七七四十九日外,盧杞標旨倒下,眷𡱆流徙廣東潮州府安置。老夫人望北謝恩,还即起身南來。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