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七回八角井卜吉遇圣姑姑 献金鼎刺配卜吉密州

《第七回八角井卜吉遇圣姑姑 献金鼎刺配卜吉密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诗曰:
2
日前积恶在心怀,妄言天地降非灾。
3
从前作过亏心事,至今兴没一齐来。
4
众人绞上竹箩来,齐发声喊,看那水手时,当初下去红红白白的一个人,如今绞上来看时,一个脸便如蜡皮也似黄的,手脚却板僵,死在箩里了,委官叫抬在一边,一面叫水手老小扛回家去殡殓,不在话下。委官道:「终不成只一个下去了不得公事便罢了?再别差一个水手下去!」众水手齐告道:「郎中在上!众人家中都有老小,适才见样了么!著甚来由捉性命打水撇儿?断然不敢下去。若是郎中定要小人等下去,情愿押到知州面前吃打,也在岸上死。实是下去不得!」委官道:「这也怪不得你们,却是如何得这妇人的尸首上来了你一乾人都在此押著卜吉,等我去禀复知州。」委官上了轿,一直到州门前下了轿,迳到厅上,把上件事对那知州说了一遍,知州也没做道理处。委官道:「地方人等都说刁通判府中自来不乾净,今日又死了一个水手,谁人再敢下去?只是打捞不得那妇人的尸首起来,如何断得卜吉的公事?不若只做卜吉著,交卜吉下去打捞,便下井死了,也可偿命。」知州道:「也说得是,你自去处分。」委官辞了知州再到井边,押过卜吉来,委官道:「是你赶妇人下井,你自下去打捞尸首起来,我禀过知州做主,出豁你的罪。」卜吉道:「小人情愿下去,只要一把短刀防身。」众人道:「说得是!」随即除了枷,去了木杻,与他一把短刀,押那卜吉在箩里坐了,放下辘轳许多时不见到底,众人发起喊来道:「以前的水手下去时,只二十来丈索子便铃响,这番索子在辘轳上看看放尽,却不作怪?放许多长索兀自未能勾到底!」正说未了,辘轳不转,铃也不响。
5
且不说井上众人,却说卜吉到井底下抬起头来看时,见井口一点明亮。外面打一摸时,却没有水;把脚来踏时,是实落地。一面摸,一面行,约莫行了一二里路,见那明处,摸时却有两扇洞门,随手推开,闪身人去看时,依然再见天日。卜吉道:「这里是那里?」提著刀正行之间,见一只大虫伏在当路。卜吉道:「伤人的想是这只大虫,譬如你吃了我,我左右是死!」大跨步向前,舀著大虫便剁,喝声:「著!」一声响亮,只见火光迸散,震得一只手木麻了半晌:仔细看时,却是一只石虎。卜吉道:「里面必然到有去处。」又行几步,只见两边松恫,中间一条行路,都是鹅卵行砌嵌的。卜吉道:「既是有路,前面必有个去处。」仗著刀,入那松迳里行了一二百步,闪出个去处,唬得卜吉不敢近前。定睛看时,但见:
6
金钉朱户,碧瓦雕檐。飞龙盘柱戏明珠,双凤帏屏鸣晓日,红泥墙壁,纷纷御柳间宫花;翠霭楼台,淡淡祥光笼瑞影。窗横龟背,香风冉冉透黄纱;帘巷虾须,皓月团团悬紫绮。若非天上神仙府,定是人间帝主家。
7
卜吉道:「这是甚么去处,却关著门,敢是神仙洞府?」欲推门又不敢,欲待回去:「又无些表正,终不成只说见只石虎来,知州如何肯信我?」正踌躇之间,只见呀地门开,走出一个青衣女童来。女童叫道:「卜吉!姑姑等你多时了!」卜吉听得说「姑姑等你多时」,「却是甚么姑姑?如何知我名姓?却又等我做甚的?」卜吉只得随女童到一个去处,见一所殿宇,殿上立著两个仙童,一个青衣女童;当中交椅上坐著一个婆婆。卜吉偷眼看时,但见那婆婆:
8
苍形古貌,鹤发童颜。眼昏似秋月笼烟,眉白如晓霜映日。绣衣玉带,依稀紫府元君,凤髻龙簪,彷佛西池王母。正大仙容描不就,威严形象画难成。
9
卜吉想道:「必是个神仙洞府,我必是有缘到得这里。」向前便拜道:「告真仙!客人卜吉谨参拜!」拜了四拜。姑姑道:「我这里非凡,你福缘有分,得到此间,必是有功行之人,请上阶赐坐。」卜吉再三不肯坐,姑姑道:「你是有缘之人,请坐不妨!」卜吉方敢坐了。姑姑叫点茶来,女童将茶来,茶罢,站姑道:「你来此间非同容易,因何至此?」卜吉道:「告姑姑!小客贩皂角去东京卖了,推著空车子回来。路上见一个妇人坐在树下,道:『我要去郑州投奔爹娘,脚疼了行不得。』许我三两银子,载他到东门里刁通判宅前,妇人道:『这是我家了。』下车子推开门走入去,跳在井里。因此地方捉了我,解送官司。差人下井打捞,又死了一个水手。知州只得令小人下来,见井底有路无水,信步走到这里。」姑姑道:「你下井来曾见甚的?」卜吉道:「见一只石虎。」姑姑道:「此物成器多年,坏人不少,凡人到此,见此虎必被他吃了,你倒剁了他一刀,你后来必然发迹。卜吉,我且交你看个人!」看著青衣女童道:「叫他出来!」女童人去不多时,只见走出那个跳在井里的妇人来,看著卜吉道个万福,道:「客长昨日甚是起动!」卜吉见那妇人,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便骂道:「打脊贼贱人!却不叵耐,见你说脚疼走不得,好意载你许多路,脚钱又不与我,自走入宅里,跳在井中,教我被官司扭了,项上带枷,臂上带杻,牢狱中吃苦,这冤枉事如何分说?只道永世不见你了,你却原来在这里!」仇人相见,分外眼睁,「且教你吃我一刀!」就身边拔起刀来,向前劈胸揪住便剁。被胡永儿喝一声,禁住了卜吉手脚,道:「看你这个剪手一路上载我之面,不然把你剁做肉泥!因见你纯善稳重,我待要度你,你却如此无礼,敢把刀米剁我,却又剁我不得!」姑姑起身劝道:「不要坏他!日后自有用他处。」姑姑看著卜吉脸上只一吹,手脚便动得。看著姑姑道:「小娘子是个甚么的人?」姑姑道:「若不是我在这里,你的性命休了,再后休得无礼。」卜吉道:「小人有缘遇得姑姑,若救得卜吉牢狱之苦,出得井去无事时,回家每日焚香设位,礼拜姑姑!」姑姑道:「你有缘到这里,且莫要去,随我来饮数杯酒,送你回去。」卜吉随到里面,吃惊道:「我本是乡村下人,那曾见这般好处!」安排得甚是次第。但见:
10
香焚宝鼎,花插金瓶,四壁张翠幕鲛绡,独早排金银器皿。水晶壶内,尽是紫府琼浆;琥珀杯中,满泛瑶池玉液,玳瑁盘,堆仙桃异果;玻璃盏,供熊掌驼蹄。鳞鳞脍切银丝,细细茶烹玉蕊。
11
姑姑请卜吉坐,卜吉不敢个,姑姑道:「卜大郎坐定,异日富贵俱行有分。」卜吉方才坐了。只见酒来,又见饭来,他几时见这般施设,两个青衣女童在面前不住斟酒伏事,杯杯斟满,盏盏饮乾。酒至半酣,卜吉思忖道:「我从并上来到这里许多路,见恁地一个去处,遇著仙姑,又见了这个妇人,知他是神仙是妖怪?在此不是久长之计。」便起身告姑姑和小娘子道:「我要去井上看车于钱物,恐被人捉了。」姑姑道:「钱物值得甚么,我交你带一件物事上去,富贵不可说,不知你心下何如?」卜吉道:「感谢姑姑美意。休道是值钱的物事,便是不值钱的,把去井上做表正,也免我之罪。」姑姑叫永儿近前,附耳低声,入去不多时,只见一个青衣女童从里面双手掇一件物事出来,把与卜吉。卜吉接在手里,觉有些沉重,思量:「这是甚么东西,用黄罗袱包著?」卜吉道:「告姑姑,把与卜吉何用?」姑姑道:「你不可开,将上井去,不要与他人。但只言本州之神,收此物已千年。今当付与知州,可免你本身之罪。又有一件事吩咐你,你凡有急难之事,可高叫圣姑姑,我便来教你。」卜吉听得说,一一都记了。姑姑交青衣女童送卜吉出来,复旧路入上穴行到竹箩边,走入竹箩内坐了,摇动索子,那铃使响,上面听得,便把辘轳绞起。众人看时,不见妇人的尸首,只见卜吉掇抱著一个黄罗袱包来见委官。卜吉道:「众人不要动!这件东西是本州之神交与知州的,直到知州面前开看。」委官上了轿,一干人簇拥围定著卜吉,直人州衙里来。
12
正值知州升厅,公吏人从摆开两傍。委官上前禀说:「卜吉下井去大半日,续后听得铃响,即时绞上卜吉来;只见卜吉抱著黄罗袱,包著一件东西,口称是本州之神付与知州。委官不敢动,取台旨。」知州叫押过卜吉来,知州问道:「黄袱中是何物件?因何得来?」卜吉道:「告相公!小人下井去,到井底不见妇人的尸首,却没有水。有一条路径,约走二里方见天日。见一只虎,几乎被他伤了性命,小人剁一刀去,只见火光迸散,仔细看时,是只石虎。有一条松迳路,入去见一座宫殿,外有青衣女童引小人至殿上,见一仙人,仙人言称是本州之神,与小人酒食吃了,又将此物出来,交小人付与知州收受,不许泄漏天机。」知州捧过黄包袱放在公案上,觉道沉重。知州想道:「一件宝物出世,合当遇我。」交手下人且退,亲手打开黄袱包看时,道:「可知这般沉重。」却是一个黄金三足两耳鼎,上面铸著九个字道:「遇此物者,必有大富贵。」知州看罢,再把黄袱来包了。叫出家甲亲随人拿入去为镇库之宝。该吏向前禀道:「这卜吉候台旨发付。」知州寻思道:「欲待放了卜吉,一州人都知他赶一个妇人落井,及至打捞,又坏了一个水手性命,若只恁地放了,州里人须要议我。我欲待把卜吉偿那妇人的命。曾奈尸首又无获处,倒将金鼎来献我,如何是好?」蓦然提起笔来断这卜吉,有分交:知州登时死于非命,郑州一城人都不得安宁。正是:
13
没兴店中赊得酒,灾来撞见有情人。
14
毕竟知州惹出甚祸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25373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