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一二○回

《第一二○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卻說赤鯉等固請靈宅子施一良方,欲去萬星臺沖散習道之士。靈宅曰:「師知三緘傳道此間,已非一日。但彼諸徒,無不心堅似鐵。且得妖鬼而得正道,不乏其人,法術之高,有過於三緘者甚多。況三緘此際紫霞已傳九宮八卦,變化無窮。爾等欲破,即數百年精於修煉之水怪山妖,亦恐難以相勝耳。」毒龍曰:「想昔日師設萬策千方,以阻三緘闡道之任,乃毫道未阻,累受挫辱,群仙皆知。念自三緘游行天下,其怨多結於水國。龍君不念波臣,反發海兵伐三緘,誅及吾等。至今吾等命喪,魂魄無依,忽忽飄飄,幸得遇師於空際。承師恩德,概將魂魄招回洞中,飲以金丹,精靈始固;又承師命,去在南龍衙內,借尸而活,為七竅僕役,代剖奇案,以升官品。弟子等自入衙後,力剖奇案數件,合郡百姓莫不稱七竅為南龍活佛,兼之平伏海怪,遂要上升。於是上奏當今,禁道不行,幾有可阻之勢。不知三緘孺子有何福份,未能受其阻滯,道竟修成,今在萬星臺聚集諸徒,傳以大道。可恨七竅夫婦不念當日剖案辛苦,服事淳誠,反歸三緘,弗戀吾輩。弟子忿恨已極,望師設一良方,以擒萬星臺之習道者而盡誅之,其心乃安也。」
2 靈宅搖首曰:「爾等欲誅三緘弟子,萬不能夠,如暫為擾亂,以出昔日受挫之氣,則庶乎可焉。」赤鯉曰:「擾亂如何?」靈宅曰:「三緘門下習道頗眾。爾等遍招山水精怪,潛於萬星臺之前後左右。俟到更深夜靜,倏然沖至山前,喊殺連天,妖風大卷。彼如出視,不可與鬥,速歸舊所。待其安靜後,又復擾之,每夜以二次為度。過二三夜一擾,或四五夜一擾,隨時變幻。如能使彼不堪擾亂,遷出萬星臺外,即是爾等報復如心矣。」赤鯉曰:「師策固妙,但山水妖屬,何能得集耶?」靈宅曰:「爾等分為數路,彼此相集,又有何難?」赤鯉諸人報復心急,遂如計行之。
3 赤鯉南游,毒龍北往,老蛟西游,蝦精向東而行。整整去了月餘,各路所招,算來不上一百。四人知妖難類聚,個個歸洞,祈師招之。靈宅子萬不得已,將招妖旗取出,監於洞外。但見旗高百丈,金鈴響徹半天。一時水怪山精紛紛而至,同聲問曰:「靈宅仙真高監朱幡,招吾等來茲,有何吩諭?」靈宅曰:「別無他事,因紫霞真人前與爾輩為仇,死者無數,吾心不忍,出洞護衛。奈法力不及,累被紫霞挫辱,今招爾等者,亦為復仇之說也。」眾妖曰:「真人欲復此仇,策又安在?」靈宅曰:「爾等前去每夜擾之,倘將彼師徒驅出萬星臺,即如復仇一般耳。」
4 內有數十山妖曰:「紫霞真人乃命奉上天闡明大道,以免世之學道者誤入旁迕,害及後世,其理正也。千思萬慮,費了無限辛勤,方將七竅、三緘收拾停妥。不言上界仙子宜加保護,即吾妖類,亦當謹遵天律,以衛闡道之人。真人此行,毋乃太謬,吾恐遭譴,吾輩實不敢奉命焉。」言罷,散去多半。
5 尚有數百妖魔向靈宅言曰:「彼不奉命者,非畏天律,是視妖類之受挫為多事也。吾等以同類為重,此仇固當報之,願照真人妙策行事。」靈宅曰:「如是,爾等不可與爭,爭則不利。」眾妖諾,各乘妖風而去。歷臺十里許,遙見臺上祥光閃閃,清氣騰騰,雲影之中,若有天神護持。眾妖睹此情形,無不心懷畏懼。赤鯉曰:「既已到此,須照師計行之。」遂墜下妖風,豫於茂林深處。
6 是夜初更時分,三緘呼諸弟子暗暗囑曰:「今日在講道臺仰觀,四方黑氣迷漫,剛隔十里之遙而止。爾等所煉法器,須各緊隨身邊,恐有妖魔亂吾講地道也。」諸徒如命,靜坐以候。
7 候至鼍更三報,群妖妖風吹動,飛沙走石,喊殺而來。霎時之間,幾把萬星臺篷廬吹倒。三緘急將飛龍瓶拋起,火光亂竄。
8 三服、樂道以及椒、蜻二子、翠華、翠蓋、紫花娘等,各持法寶,飛上空際。群妖見得,風車扭轉,騰空竟去。三報服等輩隨後追之,倏無形影。於是播轉雲車,仍回萬星臺,稟之三緘曰:「弟子等追至十里之外,影響毫無。不識何妖猖狂若此?」三緘曰:「是必七竅之僕婢不甘心於吾者也。彼既遠去,無容追究。諒彼知吾師徒道高法妙,膽已喪矣。爾等須在臺內勤勤習道,外魔不足畏之。」囑畢,諸弟子謹遵師命,各煉其道,按下不提。
9 且說群妖自擾萬星臺,復退於所隱之處。次早,赤鯉暗計:「師策只許更深亂擾,昨夜擾彼一次,不識萬星臺之氣色究竟何若?待吾今日乘風視之。」計定,騰空俯視,萬星臺前清氣上升,一絲不亂,兼之清氣內面祥光透露,諸神時現雲頭。赤鯉觀望良久,竊自私曰:「如此看來,只於夜靜時喝六呼麼,究與萬星臺何損?不如集齊妖屬,商議停妥,與彼大戰一常即不能全誅其人,損得三緘一二門徒,亦可以氣出吾等。」主意已定,當寄信會妖山畔,聚齊同類。
10 赤鯉、毒龍、老蛟、蝦精早早來到。不逾一刻,群妖各架風車,同集於斯,向赤鯉等言曰:「靈宅門下仙妖主者,寄言傳吾,所議者何?乞為指示。」赤鯉曰:「想紫霞野仙自專闡道權,遣得虛無臨凡,脫化三緘,雲游賣道。凡吾妖部,死於彼手者不計其數,仇結深深,報復無由。幸靈宅仙師命及吾等,牢籠七竅於富貴場中,可以禁道不行,乃至於禁道之功尚未克成,七竅、珠蓮反拜三緘為師,習道於萬星臺內。爾我遭此蹂躪,未必甘心受之乎?」群妖曰:「爾言如是,又有何計以破萬星臺耶?」赤鯉曰:「吾欲今夜乘彼無備時,突至臺前,一擁而入,四面攻擊,雖三緘弟子難以全誅,即誅得一二人,仇亦復矣。吾言若此,諸妖以為何如?」群妖曰:「爾說甚是。若依他師之策,不過使彼驚駭而已。」赤鯉曰:「爾等既以為可,宜將各人法力盡情使之,以與三緘師徒見個高下。」群妖曰:「吾等久有此心,但恨無間可入。今日得此機緣,焉有不竭力乎?」赤鯉曰:「如是,仍分四路潛行,待至三更,均宜勇往爭先。千古冤仇,報復在此一舉。」眾妖聞說,耀武揚威,恨不能即到萬星臺與之大戰。
11 赤鯉等又設酒宴,款待群妖。群妖飲罷盛筵,派成四路,每路共計七十八名,各歸本部隊中隱伏去了。赤鯉獨領一隊,盡屬虎妖,只待三更到時,一鼓而進。
12 剛到午刻,天半祥雲一縷,冉冉前來。三緘望之,不知何仙臨凡,又向何地教化。極目諦視,祥光不偏不倚,竟向萬星臺墜下。三緘見是紫霞歸化,忙率習道諸徒迎接仙師。
13 紫霞真人登上講道臺,正心子、誠意子、復禮子、靈昧子、虛靈子等兩旁侍立。三緘師徒參拜已畢,俯伏臺下,紫霞呼起,侍立於側。三緘請曰:「弟子肩師大任,教導諸徒,未知近來傳道有錯誤否?冀師一一正之。」紫霞曰:「吾弟子能體師訓,傳道正大,不落旁迕,真吾之幸焉。」三緘曰:「奈諸子入道時有早遲,得道之淺深不一,弟子施教雖未大謬,如何按班就部,還望吾師指陳。」紫霞曰:「爾諸弟子之按班就部,尚有所待。吾今來此者,為爾目前之患也。」三緘曰:「所患安在?」紫霞曰:「爾等佇立,吾為爾言。」
URN: ctp:ws26065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