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歸田瑣記卷八

《歸田瑣記卷八》[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北東園日記詩
2
早年向學,中歲服官,日必有記,用資稽考。自歸田後,無所事事,遂輟筆焉。而山中歲月,閒裏居諸,亦不忍竟付飄風,漫無省紀,間以韻語代之,三年以來,忽忽積成數十首。兒輩喜其語質易曉,而多逸事可傳,並乞加注語,以暢其旨,則猶之乎日記云爾。因自題為北東園日記詩,附入歸田瑣記之餘,以待繼此隨事增加,仍不以詩論也。
3
歸田何事不真歸,但說無田抑又非。直是有家歸不得,三山雙塔隔斜暉。 事詳第二卷。
4
小巷深深蘇厝同,隨方寄廡是家風。運期自愧無高節,那得人皆皋伯通。 吾家伯鸞高士,易姓運期,見後漢書及廣韻。
5
滄海橫流到處難,老臣何敢即求安。三時屏息蓬門裏,信是屯邅骨相寒。 初到浦數日,即值城中民變,縣官被頑民倒系出城,橫加凌辱。城東富紳某新宅遭其拆毀,勢且洶洶,即在餘之後門,人聲鼎沸,餘茫不知其由,惟杜門屏息而已。憶吳棣華同年蘇州送行詩有「去住無安土,屯邅念老臣」之句,語最沈邃,為時所稱,乃竟成夜半回舟之兆,又宛為今日寫照也。
6
買宅由來重買鄰,急何能擇且因循。梟鸞不礙分棲穩,燕雀終歸大造仁。 卜宅之初,橫逆之來,至不可理喻,未幾即歸我,循擾如魚鳥之親人也。
7
一邱一壑舊花園, 新居本宋待制章衡花園舊址,花園同即因此而名。 陋巷重開駟馬門。那有滿屋餘萬卷,護持昕夕祝長恩。 新宅本荒區,餘築大樓五楹,貯書萬卷其上。
8
誓墓高風不可尋,松楸回首十年心。梅亭山轉姚岐崙,空對西風淚滿襟。 癸卯秋,始回福州拜墓,祖塋在梅亭山,先嚴慈及先室墓在姚岐崙,相距不及一里。俗呼崙作去聲,按廣韻、集韻,崙並盧晃切,音論,則俗呼正古音也。
9
兼旬朋酒太匆匆,歸里翻成踏雪鴻。祇有東園閒草木,頻年應戀主人翁。 住福州僅二十餘日,復匆匆買舟旋浦。回首東園花木,未免有情。
10
江南嶺右苦相隨,今日山鄉事事宜。三十年來離合淚,花間題詠尚無詩。 餘歷官江南嶺右,長女蘭省皆隨侍。余曾以百花畫卷賜之,每一離合,必題數字卷末,以存泥爪,但無詩耳。
11
附蘭省和韻
12
萬里金城有夢隨,天教移節慰民宜。 大人奉旨重出,即授甘藩,萬里長途,無從隨侍。自開府嶺右,移節吳中,則無日不趨承左右也。 年來幸得趨庭近,燕寢香中且學詩。
13
敢說雲龍上下隨,萊衣班後亦相宜。絳趺朱萼庭階盛,愧讀蘭陔潔養詩。
14
兩家眷屬一家通,惜暖憐寒卅載中。最喜琅琅聽夜讀,畫堂西畔小樓東。 三女壽笙,於歸後,仍隨餘同居垂三十載,備極扶侍之勞。今內外孫皆能讀書,已就宅中分東西就塾矣。
15
水複山重去住忙,曉梳脫髮晚稱觴。一年之聚何年再,夢繞君家蘭話堂。 四女蘭衡,別將十年,因餘七十壽辰,間關到此,僅作一年歡聚,即複旋歸。
16
附蘭衡和韻
17
忘卻扁舟遠涉忙,欣隨雁序共稱觴。祇今回首千山外,但覺神馳綠野堂。
18
莫笑年來山澤儀,天香也與小園宜。致身富貴何須早, 用杜句。 滿眼雲霞只自怡。 園中牡丹頗盛,初次開筵,招客賞之,後但閉門自怡而已。
19
頻年春色歸金爵,鎮日香風守玉瓶。如此名花相澹對,西█定有夢通靈。 金爵、玉瓶,皆名花之異種者,吳魯庭所贈也。魯庭家福州西█里。
20
附逢辰和韻
21
南中無數佳花木,第一難忘是玉瓶。悵望東園歸未得,青春何處醉劉靈。 (似當作「劉伶」。)
22
筍莊佳處眾開觴,增綠、來青地未荒。更願主人清興發,鴻泥重踏息陰房。 祝東巖屢招飲於筍莊之偏增綠軒,環池而坐。池之東,即來青亭也。惜三十年前下榻之息陰山房未能再至。
23
好山深處一身藏,當日侁侁弟子行。轉眼風流易消歇,更無人問舊書堂。 餘掌教南浦書院六年,極一時人文之盛,今名山如舊,而情事頓殊矣。
24
屋後青山闢洞天,閒來選勝續前緣。仙坑那及仙樓好,釋我相思五十年。 重九日,與東岩步游仙樓,並尋仙人坑之勝,三十年前所神往也。
25
紛綸四部足旁搜,有味青燈不外求。豈為聲名勞七尺,漫言志業在千秋。 魏書李炎之傳云:「異見異聞,心之所願,是以孜孜搜討,欲罷不能,豈為聲名勞七尺也。」第三語本此。
26
第一名區夢筆山,三年勝地未重攀。暗中恐惹山靈笑,鳥自高飛雲自閒。 城西夢筆山,為此邦第一舊跡,荒廢已甚,屢聞議修,而迄未舉行。
27
千峰百嶂轉芝城,添作山廚鱟尾羹。更喜海蟳來突兀,持螯一例助詩情。 鱟與蟳皆海族,而建寧府往往有之。自餘至南浦,而負擔來售者始頻至。
28
年來老渴頗難支,夢到西瓜又荔枝。果許沈瓜還擘荔,惜無高會續南皮。 此首為夢中所成,適兒輩好事,果為購寄西瓜、鮮荔,因酌改夢中句紀之。
29
酒間忽報枇杷來, 白香山詩枇作入聲。 滿座齊傾大白杯。何必貪心更彈鋏,老饕已覺老懷開。 恭兒自京回,過浙中,先寄到鰣魚、枇杷。鰣魚雖已變味,而枇杷尚鮮美也。
30
循陔遠道見深情,欣聽門前郭索聲。莫怪長筵徒大嚼,且增詩事到山城。 丁兒攜眷北上,過浙中,寄到霜蟹兩大筐。次日開筵觴客,即用丁兒來詩韻記之。
31
附丁辰寄詩
32
望雲何以寄遙情,聊伴柴門剝啄聲。正是菊黃橙綠候,北東園裏壯詩城。
33
餞歲居然甘蠣粉,銷寒間亦薦螺香。頻煩子舍殷勤寄,竟把他鄉當故鄉。 福州除夕飲,家家必設蠣粉。適逢兒寄到蠣棗,因仿為之,美不可言。時丁兒亦覓得香螺數枚,遂以充銷寒之品。
34
南宮門巷淨無塵, 達生于邦,玉圃儀部之子。 舊日臺江俠客貧。 史生文邦曾寓福州南臺。 我正大聲勸誠是,麥舟應續畫圖新。 二生不克葬其親,餘皆力成厥事。憶在蘇州曾助曹艮圃比部楙堅葬親,比部繪麥舟圖為謝,吳中名流題詠者至數十家。
35
附史生和韻
36
誤趨歧路悵前塵,舊業依然守素貧。何幸義聲深感激,畫圖慰我表阡新。
37
附達生和韻
38
先疇舊德憶京塵,眷念清門下士貧。二十餘年霜露感,麥舟重到浦南新。
39
附停葬說
40
昔聖門之論孝也,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凡以事、葬、祭三者並重也。今人于父母,無不知事,其死也,無不知祭。不如是,則有不孝之名,而無以自立于人世。而獨于葬之一事,乃若忘之。果何說乎?蓋死者一日未入土,則一日之體魄未安。死者未安而生者顧安之,則生前之事如不事也,身後之祭如不祭也。而猶靦然自立于人世,曰吾已盡子孫之道,其誰信之!今日之淹留不葬,相習成風者,其故有二。一則礙于兄弟之多,各執意見,以為此利,彼或不利。即間有破除拘忌者,而一經安葬之後,他房或小有事,故即歸咎于主葬之人。一則惑于風水之說,在己毫無主見,亦絕不細心訪求。或云某向不利,則因之改卜他方。或云某年不利,又因之另擇吉日。不思古人未葬者,皆不釋服,載在禮經。且大清律中明明有職官三月而葬,若惑于風水及託故不葬者,杖八十之條,此國法也。稽之于古,則南史載兗州刺史滕恬、烏程令顧昌,皆以未葬親而入仕,為清議所鄙。唐書載顏真卿劾奏鄭延祚母死不葬,有詔終身不齒。宋史載劉昺與弟煥皆侍從,以親喪未葬,坐奪職。又張商英劾王子韶不葬父母,而冒轉運使判官之任,貶知高郵。又道山清話載孫莘老入相,不及一年,坐父死不葬,罷斥。此仕宦家所當汗下者也。至太微仙君功過格云:「久淹親柩者,百過。」道經又言:「每歲臘日,北帝統率下界神祗,周查人間墳墓,其子孫實時修補者,福之,怠慢不修者,禍之。」又云:「七世祖墓有一不修,則子孫未能發達。」則又凡士民家所宜惕然者也。夫道經所載,猶指墳墓不修者言之,況淹柩不葬並墳墓而無之者乎?今之宦家縱不能遵禮經,亦奈何甘犯國法乎?今之士民縱思倖逃陽律,亦奈何忍受冥誅乎?夫既不畏國法,不顧冥誅,則不得不大聲正告之曰:「此不孝之實也!」庶有人心者,不肯受此惡名,而幡然變計,力挽前愆,毋論宦族士民,一轉念間,昔之有靦面目者,將悉化為孝子順孫,於以消沴而迎祥,豈不媺歟?
41
齊、魯晨星落落稀, 借韻。 廿年蹤跡費相思。大雲忽作東南蔭,我為蒼生喜不支。 徐樹人觀察宗乾令泰安時,余曾以循卓薦之,近奉命監司漳海,實閩南長城也。過飲園中,盡索餘近刻觀之,匆匆留一詩而去。數年來過此者,不乏名流,皆不暇以詞組為小園增重,此為開山第一章矣。
42
附徐觀察詩
43
回首齊山九點煙,功收霖雨羨歸田。竹竿引水龍吟細,銅鼓藏雷鶴夢圓。薜荔翠縈文石上,芙蕖紅到研池邊。飽嘗珍饌兼書味,喜獲珍珠載一船。 吾師所賜己刻書甚富。
44
長年梨棗似雲屯,善與人同即福門。眾笑兩家真好事,留香室與北東園。 餘好刻書,而東岩亦同。近複輯刊善書十種,時恭兒方刻勸戒近錄、續錄、三錄,餘亦有雜著待刻。犁棗之煩,只此兩家,浦人咸咄咄以為怪事也。
45
陋巷年來藏器深,遑言箱篋繼雙林。 項墨林、梁蕉林。 高軒過我傾家釀,竟夜虹光燭斗參。 自寓浦後,過客無有詢及書畫者。近黃琴山觀察德峻因查勘封禁山過此,始為發篋,擇其尤者,縱觀之。觀察本鑒賞家,複富收藏,窮一日之力,並幾評賞,四年來第一韻事矣。
46
御屏風上列龔、黃,未負江南一紙忙。濱海忽聞民氣活,薦賢功幸在維桑。 王履之太守月賓久宦江南,循聲卓著。餘於辛丑秋專疏保薦,遂由直牧擢守來閩。時徐樹人觀察方奉諱歸去,而履之即補守漳州。初為漳民惜,旋為漳民慶也。餘於辛丑秋在江南疏薦者僅五人,履之與練笠人皆由直牧擢守。但云湖即於是冬擢兩淮都轉,而黃石琴今已開府粵東矣。
47
真畏出門貪客來,柴扉頻為故人開。如何袞袞披肝侶,都作紛紛把臂回。 年來故人過此者,如蘇鰲石督部、楊雪椒光祿、廖鈺夫尚書,皆留飲園中,連日盤桓,不忍舍去。
48
驚心薄俗太支離,失笑高門半守雌。一紙誓詞何足算,三年五度遣楊枝。 浦城錮婢之風,牢不可破。余曾撰錮婢說一篇,以代暮鼓晨鐘,乃殊少警覺者。餘到浦甫三年,而遣婢至五次,皆不收其身價,而中兩婢,乃從錮婢之家轉鬻而嫁之者,不可謂但以言感人者矣。
49
附錮婢說
50
古禮女子二十而嫁,有故則二十三而嫁,明以二十三為最遲也。孟子曰:「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誠以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婢女,亦女也。天下之最窮而無告者,莫如鰥寡孤獨。然此四民者,即不幸,猶不必其相兼。而其無妻無夫無父無子,皆至于垂老而後廢,非窮于人,實窮于天也。若今之使婢則幼而賣身于我,父母不能相顧,非孤而何?值應嫁之年而禁錮之,使不得嫁,非寡而何?至老不嫁,則終身無生子之望,非獨而何?以一人之身,備歷其窮,而又非天之所使,而咎有所歸也。仁人君子,其能熟視而無睹乎!況婢女長大,情竇必開,倘姦淫事發,不但誤其終身,而中冓貽羞,本家亦難以自解。甚至生子,又從而殘害之,忍心害理,其罪益大。獨不思及果報,念及子孫乎?吾願凡有婢年將至二十三歲者,必須亟為擇配。否則聽其適人,薄給本主之財。若本主有心禁錮,許婢家自陳于官,而族鄰為之舉首,有隱蔽者,亦坐之以法。其擇嫁者,尤在不論身價,只求得所使咸得,各遂其生,庶不至肆行刻薄,以干神怒,而召天災,其亦中和位育之一助也。惟是果報之說,猶隱也。子孫之念,亦私也。今之有使婢者,大約皆讀書明理,知文識字之家,誠使日持此文而反複尋繹之,必默然有所動於中。語云:「人之欲善,誰不如我。」實有無藉官長之董勸,文字之激發者,否則,冥然罔覺,悍然不顧,吾甚恐其不得齒於齊民,不得立於人世,而將不可一朝居也。果報云乎哉!子孫云乎哉!
51
鄉隅俗尚本無憑,親見充街赤腳曾。今日衰翁偏古異,一雙朱履萬年藤。 三十年前,浦城士夫無不穿朱履者。問其說,皆不能答,亦不知何時而盡改也。近萬荔畇郡倅寄贈天台萬年藤杖一枝。
52
花辰雅集筍筵開,有客形容慘沮來。誰信九泉能避災,可憐一紙晚聞雷。 偶以花朝觴客,有最後至者,顏色慘沮,眾皆怪而詰之,則日內先墳方被掘,棺內金銀器為之一空。余告以我分送厚殮說,何以付之不問。客泫然曰:「此墳造於十餘年前,若我得早讀此文,何致有今日之禍。」餘曰:「但願繼此以往,人人皆守吾說,亦尚可收之桑榆也。」
53
附厚殮說
54
有詢于餘曰:山縣患盜,而其禍莫烈于盜棺,比年此案輩出,官亦無如之何,巨紳富戶,尤惴惴焉。何以止之?余曰:惟禮可以止之。或迂其言,餘曉之曰:死者必殮,禮也。古字殮本作斂,取斂首足形而已。今會典及通禮,並載官員喪禮,越日小殮,三品以上,含用小珠玉五,七品以上,用金玉屑五。又云加殮衣,三品以上五稱,復三襌二,五品以上三稱,複二襌一,六品以下二稱,複一襌一,過此則為踰制而悖禮。夫珠玉而云小,金玉而云屑,但取容口可知。其言殮衣至七品以下,而言含但稱七品以上,其以下之不得用含可知。含之用,尚有制也。其敢如今之金銀壓首,珠玉周身乎!聞比年破案者,率系女棺。然則以厚殮而招盜,亦明矣。而凡子孫之殮其親,父母之殮其女,家長之殮其卑幼,猶必曰寧厚而無薄。是名為愛之而適所以戕之,無益于死者之毫末,而徒貽以身後之災,剝膚之慘。在子孫為不孝,在父母家長為不仁。而推其原,則由于不合禮而已。故吾曰惟禮可以止之。夫循禮,自可消患于無形,不循禮,其罪即極于不孝不仁,而無以自解。然則仁人君子,能無思變計哉!
55
移居贈我石為兄,問字頻來浦酒赬。七十九齡尚清健,老來第一老門生。 史生經邦以石盆陳酒為壽,今年七十九歲矣。
56
數百年來一石盆,無端飛入北東園。從來壽世關文字,安得坡公雪浪痕。 大方石盆亦購自詹氏者,三面雕鏤頗工,而空其一面,茲為鐫數字為銘,非敢擬定州雪浪盆也。銘云:「此數百年物,曾藏福州梁氏北東園中,他年當入浦城金石志也。道光乙巳夏退庵老人書。」
57
文翁雅意訪名師,說士渾無黨援疑。誰料狺狺起置喙,公門一紙大離奇。 郭少汾邑侯忽詣餘曰:「南浦書院至今尚未得師,實深焦急,鄙意竟在老同年矣。」侯與逢兒為乙酉同年,故云。餘明告之曰:「我若省居,則君延余兒掌教,自無不可。今餘挈家住此,則此局斷乎不宜。」因別舉所知以對。侯以為然,乃定議。後竟有以「梁紳頂薦,邑侯勉從」等語列名控訴者,大不可解。
58
附逢辰和韻
59
谿工何必子方師,一嚇偏來腐鼠疑。莫怪佩蘭爭舐掌,城中索索本無奇。 後二句合用昌谷、玉溪詩意。
60
人生由命豈由他, 用韓句。 人海風雲宦海波。七十懸車聊自慰,且憑兒輩補笙歌。 七十壽辰,適五兒子共聚一堂,為廣徵菊部以助稱觴,始聽之。
61
偶向閒中作小忙,新知舊學互商量。更信兒輩談因果,散作人間翰墨香。 恭兒方輯勸戒錄,餘屢以舊聞附益之。
62
頻年未悔守枯株,諸色諸光照座隅。百叢花支一月久,始知佛種與凡殊。 吳魯庭以優缽羅花一盆見贈,守之三年,不花,今夏忽抽一箭,百花叢拱,一月始謝,光色異常。
63
邂逅城西賞菊筵,筍將再入大溪沿。烏衣亭榭重重改,觸我相思十四年。 東岩招至大溪沿舊宅看菊,憶壬辰秋,挈家寓此一月,有愴於懷。
64
三年皮骨走崢嶸,夢到春明身已輕。愛日且增初日學,望雲兼慰看雲情。 逢兒由浦城挈眷回福州,以餘七十壽辰,旋冒暑北來稱觴。今又為異族所迫,甫回福州,即復挈家來浦。北東園中無隙地,因令英兒分宅而居,頗有聯床話雨之樂。
65
附逢辰和韻
66
烏山頭角太崢嶸,迫我三年蹤跡輕。畫地良難遷地苦,側身北望豈恒情。敢言豪傑事崢嶸,身世鴻毛孰比輕。多少鱉魚遊釜底,依然濠上寄閒情。
67
愛憐少子亦恒情,古訓原須賢父兄。何暇燕山希竇桂,但期本色紹書聲。 英兒頗不悅學,近與大兒同居,以怡怡兼切偲,漸可轉移氣質矣。吾郡最以五子登科為美談,然如廖儀卿、葉皚汀家,皆五兄弟連登鄉薦,而不入此數者,以皆在其父物故之後,不得稱五子,此俗例也。近惟曾霽家門有此扁。現省垣公評,以郭遠堂侍御及餘家可以望此,余甚愧之。
68
附英辰和韻
69
敢負趨庭教誡情,蓬麻扶護望難兄。一經世守談何易,愧說丹山萬里聲。
70
且盡循陔潔養情,先鞭雲路仗諸兄。他鄉信美仍吾土,贏得連場聽雨聲。
71
十餘代衍秀才家,舊德清門世所誇。 餘家自前明至今,以秀才相傳者十五葉。河間紀文達師視閩學時,曾手製「書香世業」四字榜於堂。 要向虀鹽尋事業,莫憑京秩詡清華。 余大二三兒皆以監生登鄉薦,而四兒獨由秀才進取,議敘部曹,因作此勖之。
72
附映辰和韻
73
舊是書香世業家,一衿幸獲詎堪誇。顯揚報稱無窮事,但欲聯芳接棣華。
74
天倫樂事萃華堂,綠酒紅燈夜未央。如此團圞良宴會,可無詩句壓清狂。 初伏,宴於韞玉堂,中伏,宴於致曲山館,末伏,宴於思補堂山居,不可無此逭暑之局,不妨竟日酣嬉也。
75
附逢辰和韻
76
簷鐸丁東響畫堂,風輪四面轉中央。冰桃雪藕涼如許,忽捧紅雲喜欲狂。 風輪之製,以圓木為乾,周圍插木扇,各緣以素綢,中鎔鐵為柄,而彎其受手處,下承以架,以一人轉其柄,即四座風生矣。中伏日,適壽研二妹由福州寄到新荔,大人別有詩紀之。
77
漫言歲月去堂堂,博得三旬樂未央。轉瞬小池殘暑退,延秋高會續清狂。
78
附恭辰和韻
79
人意齊趨晝錦堂,閉門樂事未渠央。納涼正可添詩料,催句何能任醉狂。
80
附英辰和韻
81
皆山樓上讀書堂, 余受業師住皆山樓上。 燈火新涼夜未央。且聽陔南方視膳,敢耽酒趣託詩狂。
82
附蘭省和韻
83
人生樂事戀高堂,長日壺中景末央。但惜雁行千里隔,不同繞膝學兒狂。 壽研二妹、壽溥四妹時皆在福州。
84
附三子婦婉蕙和韻
85
吉金貞石護深堂,欣對長生頌未央。 翁大人所藏金石頗富,婉蕙日所用硯,即大人所賜「長生無極」漢瓦當也。 卻憶大椿當赤日,無多衛從次公狂。 時家嚴大人遠在海鹽官署,惜餘四兄弟,只五哥一人侍側也。
86
福地深愁地邅回,內憂外侮困儁才。此時正合抽身去,且為名園盡一杯。 劉次白中丞乞歸過此,留飲園中,極賞水石之美,稱為「名園」。
87
老來博弈豈荒湛,飽食真嫌不用心。藉免出門憧擾擾,猶勝午枕夢沉沉。 餘素不喜博弈,老境頹唐,聊借眷屬抽暇為之,藉消炎晷,卻午眠也。
88
池草堂中燈火涼,皆山樓下聽琅琅。夜闌人靜渾無事,且把歐碑課數行。 兩孫皆能臨歐陽信本皇甫碑,每於夜闌人靜後課之。
89
文運由來仗起衰,彼都人士罔聞知。雨淋日炙余心惻,無作神羞禮亦宜。 浦城文昌宮久圮,舊奉神像雨淋日炙,已不忍言,甚至為花會匪徒憑以測夢,兩肩至受巨釘無數。餘為之惻然,而都人士莫有過而問者。因就東巖所購舊地及逢兒所存新地,獨力鼎建於碩輔社之西。此舉實藉以救敗,尚不暇言徼福也。
90
忽聞鹺海起狂瀾,碧水丹山盡改觀。坐看憧憧三閱月,消寒雅集亦闌珊。 自簽派鹺商檄到後,合邑惶惶,深山中亦時聞剝喙聲,三閱月始稍靜,消寒集為之不終,更可笑也。
91
居士城南心跡清,借書談藝樂將迎。何緣迫促離鄉去,秋室從今有俗聲。 門下士祝岐山閉門讀書,不關外事,城中知蓄書可談藝者,惟此一人。而簽商之檄一到,不數日即督促登舟去,為之黯然。「揚雄秋室無俗聲」,李長吉句也。
92
大府風聞曷可當,承流太守亦堂堂。流丸自向甌臾止,但笑蚍蜉撼樹狂。 浦城舉商花名,始由制軍訪聞,旋據郡守申報省府各檄,俱有明文。乃被舉之家,橫加疑謗。竟有集矢於餘者,今已渙然冰釋矣。流丸止於甌臾,流言止於智者,語出荀子。
93
側目驕陽作暢晴,怨咨誰復問輿情。玉清畢竟垂慈易,一灑甘霖起頌聲。 驕陽兼旬,怨咨叢起,若非甘霖驟至,恐民不聊生矣。時乙巳四月二十六日,山中病叟亦為之加一餐也。
94
半夜揮成喜雨詩,平明唱詠瞽兒詞。侯門都作沉沉夢,翻笑衰翁局外癡。 拙作喜雨詩,和者數家而已,餘皆噤不出聲。
95
久惜蕉林繼墨林,當年惜墨並如金。 翁覃溪師嘗言項墨林、梁蕉林皆收藏家,惜無著錄可考。 南來北至多新得,助我煙雲一室深。 近日逢兒從福州至,恭兒從京師歸,皆有新得書畫。時餘方輯退庵題跋將脫稿矣,因此復有增訂。
96
附逢辰和韻
97
書畫禪兼翰墨林,不分瓦注與黃金。零縑片楮關文獻,亦費搜羅歲月深。 今春在家匯裝書畫數十冊,皆前明及國初時人,吾鄉先哲居其大半,增入題跋者亦十之二三。
98
附恭辰和韻
99
薈萃吾家翰墨林,相逢何敢吝揮金。雲山花草齊收拾,謹報高堂願海深。 時大人方輯金石書畫題跋,以尚少宋人畫跡為嫌,囑恭辰於北行之便稍為物色。適過吳中,以重價購得趙幹、米元暉、趙子固各真跡以報,大人喜甚,每披讀,輒為浮一大白焉。
100
病入膏肓豈易蘇,嶙峋虎角起長吁。他年若咎盧龍賣,我亦當時士大夫。 英夷占居烏石山,大興土木,虎頭生角,形家所最忌也。聞當官已與相安,而我民則重足而立矣。
101
出塞不辭三萬里,著書須計一千年。 借用近人詩句,忘其姓名。 可憐粵麓非屏麓,望斷蒼茫敕勒天。 昨有傳林少穆已賜環入關者,為之喜而不寐,實謠言也。餘福州老屋在屏山之麓,與少穆為比鄰者數年。
102
巾幗猶分惜字忙,可知此事係天良。靈心慧腕雕鏤出,普作山城妙吉祥。 恭兒初到浦,即倡為惜字之局。其婦婉蕙實力襄之。近復以浦俗饋遺食物,必加剪紙吉語其上,所殘棄字跡滋多,因以吉事代吉語,作為花樣種種,並自撰代吉祥說,疏通其意,分送所知各家。
103
附婉蕙和韻
104
為襄善舉不嫌忙,意美還應並法良。吉語果能成吉事,人間何處不迎祥。
105
深閨姑姊助清忙,剪剪輕痕手法良。猶勝雕鏤茶果巧,家門瑣事亦凝祥。 筠如、壽生、(按:「生」,翻刻本、同文堂本作「笙」。)婉蘭諸姑娣,皆助餘剪鏤花樣。浦城積習,最尚茶泡,雕鏤果品,必以精巧相誇,其實徒費工夫,不如此之有裨於惜字也。
106
附代吉祥說
107
近日浦城有敬惜字紙之會,誠盛舉也。惟各家尚有習而不察,竟等於不敬不惜,而不自知其非者。常見人家饋送食物,無論大盤小盒,其上每加紅紙一塊,或方或圓,必嵌空剪雕四字好語,如「長命富貴」、「諸事如意」之類。不知此紙本係無用之物,一轉瞬即蹂躪於童婢之手,再轉瞬且淪棄於藩溷之區。其能於收物之頃,即將此紙隨手檢歸惜字簍中以待焚化者,蓋百家不得一二人焉。一家如此,積家則多。一日如此,積日則多。其婚娶喜慶之家所用尤繁,則所作踐之字尤甚。今欲驟令各家不用此紙,其勢有所不能。不得已,思一善法以變易之。竊念各家用此之心,不過意取吉祥,別無他說。茲以吉祥之景代吉祥之字,有何二致?因雜取吉祥善事,剪作花樣十六紙,分贈各家,務望照此剪雕,以代前此吉祥之字,以親及親,廣為傳布。此事雖小,藉可免作踐字紙之孽,當更為人家吉祥之徵。夫敬惜字紙,盡人所宜為,而士大夫尤應互相勸懲。若閨中更能隨時襄助之,庶內外同心,更無缺憾。惟自求多福者鑒之矣。
108
一紙遙遙互繼聲,暮年親故倍關情。鹽城更比蕪城遠,安得腰穩駕鶴輕。 楊竹圃素不言詩,近為餘所挑,既和餘寄壽詩,又成自壽詩十首。想鹽城海濱,舍此亦無可消遣也。餘頗有重游揚州之願,而鹽城濱海益遠,為之奈何。
109
鄉邦文獻共關心,早惜虛糜數萬金。今日卻非當務急,壽山福海枉崇深。 接廖鈺夫、魏和齋信,以奉大府諭令,捐刊省志。此誠盛舉,而此日實非其時。憶嘉慶年間有長沙僧寄塵者,在烏石山大書「壽山福海」四字磨崖,實與彼時郡城殷賑恬熙氣象相稱。今則名山已歸異族,鹺海正漲狂瀾,當務之急,恐不在此也。
110 附復廖鈺夫尚書、魏和齋山長書
111 日來接誦來函,諸叨綺注,承以福建通志一書,待刊已久,亟應付之棗梨,以垂久遠,仰見情深文獻,誼篤鄉邦,並傳述劉制軍鈞諭,令某與蘇鰲石先生首捐,為士夫倡,並諭應同薦紳倡始,繼及官僚,令即裁複,以便轉達大府等語,自當凜遵。惟此事本末,似大府尚未能悉其詳。前此數萬金付之一擲,至今嘖嘖人口,忿怨未消。且通志為合省官書,必應合通省官紳之力以成之,自當由大府主持,通行各外郡縣遵辦。今轉欲薦紳倡始,官僚繼之,於名不正,於言不順。況以目下情形而論,外侮未退,鹺務方殷。他處所不敢知,即以某現居浦城而論,舉商之事未息,半載以來,死亡逃匿者屈指可數,現在追呼日至,紳富尚皆重足而立,惴惴於心。若一波未平,一波復起,斷難冀其望風慕義,踴躍從公。某伏處山邑,有家難歸,閉戶養痾,不預時局,愚昧之見,聊布區區,尚望閣下與在省同人從長計議。或仰藉大府風聲,竟能集事,亦未可知。某必竭盡綿力,以步諸君子後塵,斷不肯置身事外也。專此複請道安,順璧侍謙,統祈朗鑒,不備。
112
113 四十強仕,七十致仕,經有明訓,無所謂歸田也。然古者出則從政,歸即明農,故歸田之賦,肇於平子,歸田之句,著於少陵。降至宋人,以坡公之名通,猶作有田不歸之誓,而歐公竟藉以名其書。自是始以歸田為士大夫之美談,仕宦中人且以為難能而可貴焉。吾師茝林梁公少無宦情,通籍後複家居十年始出,蘇藩蘇撫任內,又兩次以疾引歸,可謂難進易退者矣。然敦書竊讀公所撰著,一則曰歸田誰信本無田,再則曰歸田何事不真歸,但惜無田抑又非。乃知年來僑居南浦,不但無田可歸,直至有家而不能歸,反複屢形於吟詠中,每令人不忍卒讀。然吾師天懷淡定,安上能敦。敦書於嶺西侍公最久,竊見公仕學兼優,並無偏廢。如楹聯叢話、三管詩話、銅鼓聯吟諸刻,皆成於簿書叢雜之餘。即至梧江防堵,戎馬倥傯,羽檄交馳,中夜數起,而尚能抽暇輯成三國志旁証一書。其忙中整暇如此,況今日之優游田里,閉戶著書,俗緣不干,真想自適者乎?此吾師歸田瑣記所由作也。
114 今秋敦書讀禮山中,忽承吾師以脫稿寄示,自言此書仿歐公歸田錄而成。敦書伏讀之餘,竊謂歐書自序成於治平四年,其時實尚未歸田。歐書不過兩卷,吾師書雖亦一百一十餘條,而益以日記詩數十章,計分八卷,較歐書多至數倍。歐書多錄朝廷遺事,士大夫笑談,吾師書亦同其意,而考訂詳明,包孕繁富,中間如議馬頭、議江口、議大錢、戒停葬、戒厚殮、戒錮婢諸條,尤為濟時之要務,警俗之苦衷,可坐而言,可起前行,則視歐書之用心,尤有維系,急宜壽諸棗梨,公之同好,以無負吾師一番載筆之勤。因殫旬餘日校勘之勞,付之手民,刊而序之。工既告蕆,複述作者之本意,書於冊后,俾讀是編者,知吾師出處之大節,經世之要務,咸備於此,庶無負吾師寄示之殷懷云爾。
115 又聞吾師近方撰師友集若干卷,舉數十年感恩知己之跡,悉以韻語鋪之,而複略敘其生平梗概,附見其投贈詩文。敦書賤名亦幸敘其後。行將脫稿成書,願吾師仍以清本寄示,俾得先讀為快。或再與校勘之役,以忝附大雅之林,是尤私衷所忭禱也夫。敦書謹跋。
116 退庵自訂年譜
117 退庵居士系出安定梁氏,名章巨,字閎中,又字茝林,晚年自號退庵。由泉州宋丞相文靖公派下分居福州長樂縣南鄉之江田里,國初遷居福州城中。自前明迄今十五傳,皆為郡縣學諸生不斷,河閒紀文達公督學閩中,以「書香世業」扁旌吾閭。乾隆四十年乙未七月初六日生於福州淳仁里。時先考翼齋公上公交車未回。是年先叔父九山公成進士,入翰林。翼齋公諱贊圖,字斯志,又字翼齋,行二,乾隆戊子與同懷弟九山公同舉於鄉,考補內廷咸安宮教習。 門下士濰縣劉鴻翱拜填諱。
118 丙申,二歲。
119 丁酉,三歲,長房伯兄虛白公 初名功,改名際昌。 入縣庠。
120 戊戌,四歲,虛白伯兄為發蒙,先妣王太夫人自課之。
121 己亥,五歲,十月,先大母林太淑人棄世。是年翼齋公教習期滿引見,以知縣用,回裡即丁憂。
122 庚子,六歲,在家讀書,先考自課之。
123 辛丑,七歲,先考授徒於經院巷彭宅,隨往讀書。
124 壬寅,八歲,先考授徒於開元頭林宅,隨往讀書。
125 癸卯,九歲,先考授徒於楊橋巷蔣宅,隨往讀書,始學作小詩。是年同懷弟章█生。
126 甲辰,十歲,先考授徒於鹽法道德清戚公署齋。閏三月,先妣王太夫人棄世。太夫人少以孝稱,在室時嘗割臂肉療父篤疾。先考為作傳略紀之。
127 乙巳,十一歲,先祖天池公棄世。公弱冠即為名諸生,以耆儒宿學教授里中五十餘年。值八十壽,紀文達公有文祝之, 文載公集。 至是考終年八十二歲。是秋先考為衛防郡丞漢軍劉公延請課子,隨往讀書。福州距廈門五百里,是冬以台灣林爽文滋事軍興,孔昭道梗,不得歸。
128 丙午,十二歲,仍在廈門廳署,始學作八股文,並隨先考偕同里先達鄭蘇年光策、何實齋西泰、林於川雨化、張燮邦經邦諸公遨游眾島各岩洞,複泛海覽鼓浪嶼之勝。時廈門洋船叢集,商賈殷賑,仙山樓閣,甲於南天。聞近日井里蕭條,大有今昔之感矣。是年長房三兄曼云公 初名雷,改名運昌。 入縣庠。
129 丁未,十三歲,冬,隨先考回福州,移住新美里,與九山公同居,從虛白伯兄學舉子業。
130 戊申,十四歲,學使者雲間陸耳山師錫熊甄別生童,餘以第九名童生錄送鰲峰書院肄業,山長為孟考功瓶庵先生超然,都講即虛白伯兄也。
131 己酉,十五歲,春,隨先考往仙游金石書院讀書。秋,與四房四兄澤鄉公云銑同赴長樂縣試,受知於漢軍王弼齋師佑郊,錄取第二名。
132 庚戌,十六歲,與三兄曼云公同在鰲峰書院二賢祠讀書。
133 辛亥,十七歲,受知於丹陽吉渭崖師夢熊,以第一名取入長樂縣庠。是年,隨同邑陳茂真師士偉讀書於觀音橋齊氏之拾芳軒。
134 壬子,十八歲,隨外舅鄭蘇年師讀書於洗銀營趙氏之紅玉齋。是秋鄉試卷備而不薦。
135 癸丑,十九歲,仍隨蘇年師,始學作詩、賦、雜文。是年,四兄澤卿公入縣庠。
136 甲寅,二十歲,隨林暢園師茂春讀書於洗銀營陳氏之鳳池書屋。是秋鄉試,與虛白伯兄、曼云三兄同舉於鄉,座主為歙縣程蘭翹師昌期、仁和關晉軒師槐,房官為涇縣吳虛穀師浚。
137 乙卯,二十一歲,會試薦而不售,房官為鄱陽胡果泉師克家,遂留京過夏,考取景山官學教習。是年澤鄉兄舉於鄉。
138 嘉慶元年丙辰,二十二歲,會試薦而不售,房官為山右李石農師鑾宣。五月,由運河回閩。七月,患瘧,至重陽始到家,冬至前一夜而止。歲杪鄭夫人來歸,即蘇年師長女也。
139 丁巳,二十三歲,授徒西門街劉宅。
140 戊午,二十四歲,授徒南營姜宅。章█弟入縣庠。是冬,先考以知縣選期將到,呈明不願外任,選得汀州府歸化縣學教諭,挈章█弟赴任,而命餘上公交車。
141 己未,二十五歲,會試薦而不售,房官為杞縣吳少甫師樹萱。同房曼云三兄遂成進士,入翰林。六月回家,仍在蘇年師館中課文。
142 庚申,二十六歲,大兒逢辰生。輯東南嶠外書畫錄二十卷,自為序。
143 辛酉,二十七歲,會試,以九山公為內簾同考官,回避未入場,與大挑又不得,乃就補景山教習。
144 壬戌,二十八歲,會試,以二甲第九名成進士,座主為紀文達師、鉛山熊謙山師枚、滿洲玉研農師麟、大庾戴可亭師均元,房官為高陽韓湘帆師掄衡。朝考入選第二名,因受知於大興朱文正師圭、大庾戴文端師衢亨、長沙劉文恪師權之、滿洲英煦齋師和、那繹齋師彥成、萊陽初頤園師彭齡、浦城祖舫齋師之望。引見,以翰林院庶吉士用教習,師為黃陂帥仙舟先生承瀛。是秋聞先考寧化之訃,踉蹌南奔,由江西取道汀州入寧化,計署中視含殮者惟章█弟一人,痛哉!
145 癸亥,二十九歲,正月,始至寧化學署。四月,扶櫬回福州,從苫中編輯翼齋公遺詩文兩卷,行狀一卷,又輯家譜四卷。
146 甲子,三十歲,鄭蘇年師終於鰲峰講席,與同門友沙縣陳名世同校刊西霞文鈔兩卷,為之序。吾師遺文,此其一斑也。
147 乙丑,三十一歲,二月服闋進京,散館以二等第五名引見,改部主事,簽掣禮部,入儀制司行走。是秋,因病請假回籍。在部時輯南省公餘錄四卷,謝薌泉先生振定為之序。嗣複拓為八卷付梓。
148 丙寅,三十二歲,家居,輯長樂詩話八卷,自為序。
149 丁卯,三十三歲,掌浦城南浦書院講席。秋,挈季生肇文游武彞,有游記及詩紀之,祖舫齋師、陳恭甫編修壽祺各為之序。
150 戊辰,三十四歲,仍赴南浦講席。秋,為本省撫部張蘭渚先生師誠延入幕中,為撰擬頌冊及奏御文字,並校勘所進遺書數十種,各加按語,如四庫書提要之例。
151 乙巳,三十五歲,仍赴南浦講席,輯東南嶠外詩文鈔若干卷,陳恭甫為之序。
152 庚午,三十六歲,仍赴南浦講席,輯夏小正通釋四卷、南浦詩話四卷,皆祖舫齋師為之序。
153 辛未,三十七歲,複入張撫部幕,與陳恭甫分纂禦制全史詩注六十四卷。是春為先考妣合葬,祖舫齋師為之志銘,事畢仍赴南浦講席,校補倉頡篇三卷,選輯閩文典制鈔四卷。是年次兒丁辰生。
154 壬申,三十八歲,仍赴南浦講席。秋後回家開藤花吟館,集里中諸名流觴詠,其中有藤花吟館畫卷,陽湖李申耆邑侯兆洛、歙縣程春海侍郎恩澤並為之記。
155 癸酉,三十九歲,仍赴南浦講席,與鄭松穀鵬程、林蓼懷軒開二親家重游武彞,又與全生徵蘭游漁梁萬葉寺,志乘所謂天下十大名山之一也。是冬挈眷進京,在浦城祝東岩親家昌泰有斐園中度歲。
156 甲戌,四十歲,三兒恭辰生於台莊舟次。八月,抵京,進署銷假,仍在儀制司行走。是歲由運河北上,滯居漕艘中百餘日,取舊讀昭明文選筆記之件編錄而增益之,是為文選旁証之權輿。自是每年趨公之暇輒涉筆焉。
157 乙亥,四十一歲,同劉芙初、吳蘭雪、陳石士、李蘭卿謁翁覃溪師,為蘇齋詩弟子者三年。是夏聞四叔父九山公之訃。公諱上國,字斯儀,又字九山,乾隆乙未進士,歷官翰詹科道,洊至太常卿,終於廣西學政任所,陳恭甫銘其墓。
158 丙子,四十二歲,兼精膳司幫辦掌印。是秋考選軍機章京,以第一卷引見記名。是冬入宣南詩社,胡墨莊侍御承珙、潘功甫舍人曾沂各為之記。輯春曹題名錄六卷。
159 丁丑,四十三歲,四兒映辰生。秋與顧南雅蓴、龔季思守正二同年游西山,有詩紀之。又與陳石士編修用光、陶雲汀給諫澍、王北堂明經萱齡游昌平,有文紀之。
160 戊寅,四十四歲,入直軍機。是秋扈蹕盛京,來往七十三日,游醫無閭及松、杏諸山。以校勘科場條例被議降一級留任,旋以扈從議敘加一級。
161 己卯,四十五歲,三月,扈蹕東陵、南苑、盤山。公餘偕同人坐山轎登雲罩寺,又於月夜上古中盤,飲至向晨始下入直,各有詩紀之。是冬以覃恩誥授奉直大夫,誥贈先考如章巨官,先妣王氏為宜人,封妻鄭氏為宜人。
162 庚辰,四十六歲,扈蹕灤陽,加一級。又恭送睿廟梓宮,加一級。又恭遇覃恩兩次,各加一級。是役恭逢睿廟升遐,變生倉猝,前無故實可稽,樞廷直務填委,而禮臣隨扈者,堂官僅黃左田大宗伯鉞一人,漢司員僅章巨一人,奏疏文移,責無旁貸。時樞臣禮臣皆日數召見,斟酌典禮,體大思艱,餘以一小臣往複其間,哀苦之餘,益增凜懼,蓋不敢休息者徹數晝夜,自禮部堂屬官續到者數人,乃始分任其勞,藉免隕越云。九月,回京,兼祠祭司行走。是冬以覃恩誥授中憲大夫,晉贈先考為中憲大夫,先妣王氏為恭人,誥封妻鄭氏為恭人。
163 道光元年辛巳,四十七歲,五兒敬辰生。二月,以補授主客司主事引見,仍在儀制、祠祭兩司行走。禮曹四司至是乃綿歷焉。三月,扈蹕易州,以恭襄山陵大典議?加隨帶二級。四月,以考試差引見。六月,由軍機大臣以行走勤慎議敘,奏准即升員外郎,先換項戴。十一月,以補授儀制司員外郎引見。是年,充大清通禮館纂修,又充內廷方略館纂修。又以與同人分校遼、金、元三史地名、人名、官名,餘分得金史全部。又分纂西域圖志,未成書。
164 壬午,四十八歲,由禮部堂官以才具練達,克稱厥職保舉,京察一等。二月,由吏部引見,奉朱筆圈出,交本部堂官查看,複加才識精明,辦事老練,堪勝外任考語,引見記名,以繁缺道府用,仍加一級。閏三月,授湖北荊州府知府。次日具折陳謝,召見於乾清宮西房。五月,挈眷出都。六月,赴荊州任。是月即奉檄兼護荊宜施道,兼管荊州鈔關監督。先是,所屬監利縣與沔陽州民以爭水相仇殺,官不能治,大府檄予馳往查辦。乃先以詩歌代為文告勸諭之,又為親勘水濱,議清界址,兩境士民悉服,其患遂平。公餘編輯樞垣紀略十六卷,朱詠齋同年士彥為之序。蓋前數年在樞直時稿本,至是始匯次成書云。
165 癸未,四十九歲,擢授江南淮海河務兵備道。五月,挈眷由大江順流東行。六月,至清江浦赴任。輯江漢贈言二卷,皆楚省僚寀士民送行之作,黎湛溪河帥世序為之序。九月,以霜降安瀾議敘,紀錄二次。是冬,以覃恩誥授朝議大夫,誥贈先考如章巨官,誥贈先妣王氏為恭人,誥封妻鄭氏為恭人。
166 甲申,五十歲,以前在方略館校勘金史,書成,由軍機處奏准從優議敘,加一級,紀錄二次。九月,調署江蘇按察使,駐滄浪亭行館,有滄浪亭題詠兩卷,張蘭渚先生、林少穆尚書則徐各為之序。十月,以霜降安瀾議敘紀錄二次。十一月,回淮海任。值高家堰失事,勞勞襄辦者三閱月。有上嚴小農河帥烺乞免調任淮揚道書,上星使文秋潭孚、汪瑟庵廷珍二尚書請修複堰圩二堤書。
167 乙酉,五十一歲,春,管理盤運漕糧總局。五月,調署江蘇按察使。七月,又調回盤運漕糧總局。九月,將滯漕二百萬石全數盤運渡黃北上。是役請撥銀二百一十萬,至是竣事,計節省銀三十二萬。奏入,自督部、河帥以下皆甄選有差,遂擢山東按察使。先是,制河二大府銳意治河,方議挑關、孟兩灘以取直,又議改上流海口以利運,又欲開王營減壩以洩漲,悉系淮海所轄地方,餘皆力陳其不可,以去就爭之,事遂不果。迨余去任,始紛紛興辦矣。是年大兒逢辰登鄉薦第二名。
168 丙戌,五十二歲,進京謝恩,蒙召見三次,賜克食二次。二月,抵山東任。十一月,調補江西按察使。未行,兼署山東布政使,擢江蘇布政使。輯古格言十二卷,湯敦甫協揆金釗、劉次白中丞各為之序。
169 丁亥,五十三歲,抵江蘇任。輯東南棠蔭圖詠三卷,皆山左僚寀士民送行之作,朱蘭坡同年珔為之序。是役順途登泰山。赴任後督同李葛?太守景嶧修治泖湖,一月而竣事。旋請籌款挑浚吳淞江,即於是冬興工,督同陳芝楣太守鑾往來催查,次年夏竣事。
170 戊子,五十四歲,以挑浚吳淞江議敘加一級。修滄浪亭工竣,記而碑之。輯滄浪亭志四卷。又建吾宗伯鸞高士祠,記而碑之。輯梁祠紀略二卷,朱蘭坡為之序。是歲以覃恩誥贈先曾祖砥█公為通奉大夫,如章巨官,先曾祖妣林氏為夫人,皆章巨以本身妻室應得封典呈請上貤者也。
171 誥贈先祖天池公暨先祖妣林氏,先考暨先妣王氏亦如之。
172 己丑,五十五歲,九月,撫部陶雲汀宮保奏請護理江蘇巡撫,宮保入覲之缺也。輯吳中唱和集八卷,作者二十一人,皆壬戌同年之在吳與過吳者之詩,自為之序。又作小滄浪七友畫卷,刻石滄浪亭壁,朱蘭坡為之記。
173 庚寅,五十六歲,八月,奉命護理江蘇巡撫,陶宮保擢督之缺也。十二月,複奉命護理江蘇巡撫,盧厚山宮保坤擢督之缺也。是年始遨游吳下諸山,各有詩冊畫卷紀之。
174 辛卯,五十七歲,江淮大水成災,流民蔽江而來,每日以萬計。乃率屬捐廉,出示募捐,一面給船咨送,一面設廠留養。計自初秋至冬孟三月餘日,資送出境者六十餘萬人,自初冬至次年春季在廠留養者四萬餘人,複自捐棉衣萬襲,以為廠中禦寒之具,於三月末陸續資送北返,沿途頗有頌聲。何竹薌郡丞士祁為作目送歸鴻畫卷,高雨農舍人澍然為之記。
175 辛卯,五十七歲,修複練湖牌壩。是冬,回空軍船藉以無阻。又籌款奏請興挑孟瀆三河,未竣事而去。編梓亡友程春廬府丞同文遺詩四卷,題曰密齋詩存,為之序。
176 壬辰,五十八歲,二月,奉命護理江蘇巡撫,程梓庭中丞祖洛擢督之缺也。計餘官大江南北,歷觀察廉訪旬宣,並四權撫篆,前後凡八年有餘。江省吏才最盛,餘歷任所薦舉守令不下數十輩,皆執弟子禮甚恭,而如陳芝楣、蘇鰲石廷玉、劉次白、趙竹泉炳言,皆不數年開府持節以去。此外如額莘農騰伊、王香湖青蓮兩方伯,俞陶泉德淵、李石舟國瑞兩都轉,王槐午錫蒲、李碧山廷錫兩觀察,李葛█景嶧、王善舟有慶、陳星垣經三太守,或以故或以病去,皆實不愧循卓之稱,尤往來於餘心不釋云。是年四月,因病奏請開缺。奉旨俟林則徐到任後再行開缺回籍調理。五月,鄭夫人攜家先行。六月,林少穆抵蘇,遂卸撫篆,挈映兒登舟,因建溪水淺,小住浦城。輯葑江別話四卷,皆江南僚寀士民送行之作。八月,回福州,進黃巷新宅。是歲,吾鄉秋禾為風雨所傷,米價驟貴,而台灣逆民陳辦滋事,台米不能內運,民間蓋藏空乏,眾心惶惶。因建議致書大府,力懇奏請借撥江南漕米十萬石,程梓庭督部入告准行,於次年青黃不接之時,由海船運到,鄉里便之。是年修葺宅右小樓,榜曰黃樓。與同里諸耆舊以詩酒相往來,輯三山唱和集十卷。
177 癸巳,五十九歲,先室鄭夫人棄世,為撰事略梓行之。劉次白中丞、高雨農舍人各為之傳,林少穆尚書為之墓表。輯江田梁氏詩存九卷,自為之序。是歲修葺宅左小園,榜曰東園,分為十二景,有詩紀之。
178 甲午,六十歲,輯退庵隨筆二十卷,自為之序。此書先為關中友人所刻,後至桂林,複加增刪,擴為二十四卷,賀耦庚中丞長齡序之。
179 乙未,六十一歲,集詩社諸君子在敝廬設局勸捐義倉穀價,忙碌者數十日而後集事。五月,奉召入都,挈逢兒、映兒束裝就道,至揚州病瘧,留滯月餘日。八月,由運河北上,舟次輯北行酬唱集四卷,皆同里知好及大江南北僚寀士民贈行之作,陳芝楣中丞為之序。八月杪抵京,遞折銷假,蒙召見一次。次日即授甘肅布政使,複蒙召見二次,並賜克食於重陽日。挈逢兒、映兒赴甘肅任,順途游華山。
180 丙申,六十二歲,甘藩庫中前因辦理軍需有漏款銀七萬兩,經手者半已離甘,部中屢行查詰,督部不知所為。餘殫五日夜之勤,設法補苴完結,上下同官及離甘各官皆德之。正月,調授直隸布政使,以留辦計典遲至,三月杪始成行,途次接奉擢撫廣西之命。五月,抵京,遞折謝恩,蒙連日召見六次,賜克食五次,即陛辭出京,挈丁兒、敬兒赴廣西任,兼署廣西學政。三閱月,以奉查馮贊勛揭參楊時行一案據實奏覆,奉旨嘉獎,議敘加一級。輯宣南贈言二卷,皆日下同人話別之作也。途中舟過衡山,在船艙中飽觀一日,有詩紀之。冬奉賜「福」字一方。
181 丁酉,六十三歲,輯論語集注旁証二十卷、孟子集注十四卷。秋,監臨廣西文武兩闈,並會同丁自庵學政善慶考選拔貢。廣西文闈積弊多端,其最甚者,每科闈中輒派兵六十名,列坐於明遠樓之上下前後,各為稽查彈壓,而槍替傳遞之弊即伏其中。甚至有能文之舉人,身穿號褂於樓上起草,交他兵順遞號舍中,毫不費力者。餘既採訪明確,乃排眾議,革除之,並附片奏明立案,士林感之。是科三兒恭辰舉於鄉。修複署東銅鼓樓,成銅鼓聯吟集兩卷。又於獨秀吳下重建五詠堂,為詩紀之,遠近和者百餘家。冬奉賜「福」字一方。
182 戊戌,六十四歲,越南使臣入貢,照例於節堂款宴,作畫冊紀之。校梓文選旁証四十六卷,阮雲台師、朱蘭坡同年各為之序。蓋二十年精力所萃,至是始成書云。輯國朝臣工言行記十二卷。冬奉賜「福」字一方。
183 己亥,六十五歲,監臨粵西文武兩闈。是歲次兒丁辰與胞侄齊辰同舉於鄉。四兒映辰入縣庠。輯制藝叢話二十四卷,朱蘭坡及楊蕓士明經文蓀各為之序。冬奉賜「福」字一方。
184 庚子,六十六歲,監臨文武鄉闈,並會同學政考選優貢。輯楹聯叢話十二卷,陳蓮史方伯繼昌為之序。是年始遨游桂林諸山,畫成長卷記之。冬奉賜「福」字一方。
185 辛丑,六十七歲,二月,聞廣東英夷滋事,帶兵至梧州府防堵。梧州界連東粵,匪徒乘機嘯聚。餘力行團練之法,境內帖然。奉旨選將調兵送炮,協濟東省,並准楊誠村參贊芳咨取鐵樁木排芻束,兩旬間悉辦運無誤。旋調授江蘇巡撫,即回桂林,往來得飽看陽朔山水,亦忙中勝緣也。五月,挈家登舟,由湘江、荊江順流而東。七月,赴江蘇任,即帶兵赴上海縣防堵。時裕魯山督部謙奏准寶山口商船一概不准進港,以防夷匪混入,合縣商民洶洶,幾至罷市,縣令束手罔措,關道遽欲辭官。餘即日據呈批准進港,一面具奏,人心始安,歡聲雷動。又與陳蓮█提戎化成協力練兵練炮,收撫巨奸,自吳淞江至寶山口數十里刁斗森嚴,軍民安堵。值浙江鎮海失陷,督部訃至,因兼署兩江總督及兩淮鹽政二十餘日。適奉辦理糧台之命,遂回蘇州。先是,恭奉明旨飭各省督撫保舉所屬道府以下各官。餘赴蘇雖甫三月,而僚屬半系舊知,即據實以所知奏薦。不及一年,而黃石琴恩彤洊歷方伯,但云湖明倫坐升都轉,王觀庭用賓、練笠人廷璜各擢太守,中外咸稱得人焉。十一月,疾作,即專折陳請開缺調理,送篆交程晴峰中丞矞採接辦。是歲逢兒成進士,以兵部員外郎即補。
186 壬寅,六十八歲,正月,引疾折回,奉旨准其開缺調理,並奉賜「福」字一方。二月,挈家登舟,本擬回閩,因驟聞浙東英夷鴟突,大帥失機,錢塘江口戒嚴,不敢前發,遂回帆北渡揚子江,寓居揚州張氏園者三月有餘日,與阮雲台師、謝蕉石同年學崇、黃右原比部奭及餘婿楊竹圃方伯簧劇談而已。五月杪,聞夷船已進圖山口,複倉卒挈家登舟,渡江而南,徑達蘇州,由浙江回閩。蓋六月初三日舟過丹陽,初八日夷兵已陷京口矣。六月杪,抵浦城,複聞芟夷要在福州設立馬頭,已經疆臣奏准,城中士民惶惑,有紛紛逃避之意,不得已暫駐南浦,借宅而居焉。忙中輯楹聯續話四卷、巧對錄四卷,皆自為之序。
187 癸卯,六十九歲,購花園同荒地一區,起造新宅,左有方池半畝,遂環池略綴屋宇,榜曰北東園,以別於福州之東園也。四月,進新宅。八月,回福州省墓,小住二十餘日,仍回浦城,為恭兒點定勸戒近錄六卷,為之序。
188 甲辰,七十歲,自訂年譜,又輯稱謂拾遺十卷,自為之序。
URN: ctp:ws261994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