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十三回刘家庄佳人著祟 双龙山杰汉招亲

《第十三回刘家庄佳人著祟 双龙山杰汉招亲》[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当时陆公子曰:「老先生须将令媛扶出别所,小子乃敢进卧房。男女有别,岂得妄进,同房不雅。」刘迪曰:「赵法官休得拘礼。小女十馀天人事不省,危于早晚。老拙有言在先:但有高明手段人收除邪鬼,救得小女一命,年纪相登者即共结丝罗。今法官有此法力,一貌青年,正当与小女作匹,何须拘执。」公子允诺。
2 是夜复多吃数盅。晚膳毕,刘迫命仆人持灯引进卧房。仆人在房外不敢进内,将灯交陆公子,走跑走了。公子自思:「不好了。酒后之言狂躁,担承人擒拿邪鬼。」无奈,放胆持了双鞭推开卧房门。只见绣房幽雅广大,大桌上绣刺针指之物夺目鲜明。四壁上弓箭满挂,墙边左右排插刀枪器械。细想刘氏女子有此英雄武艺,故弓箭刀斧齐备。但刘老头儿说有能获鬼救他之女许结丝罗,且喜此女精习武艺,足与吾同心,如匹配吾也情愿。又见前面一团罗帐,想必女佳人卧于绣榻中。近前用左一鞭拨开罗帐,只见女佳人绣被盖体,头面仰开,真有可餐之色,一息之气,面如土色,觉得生怜。「可恼妖物,将此佳人祟得如此狼狈。吾陆某便将一命与汝拼了必要救回此女。且不可闭闩房门,倘斗战他不过,开门跑走,免被所害。」只得静坐房中,闪埋暗处,与佳人隔开一帐,不异古人之美谈高洁。
3 再等候一番,不觉时交二鼓,忽起一阵邪风,将灯烛吹得影映摇动。只见红光透射进房中,又见一高大邪神高与檐齐,将罗帐一揭,说出言语来,曰:「小姐,汝非真病。吾非作祟汝者,吾乃报事夜神。但前月汝父亲商议要将汝许配前村张姓者。但此人乃一村郎富人之子,岂能配得小姐一品夫人之贵?吾故奉月老之命,略将汝家吵闹,略弄小姐轻轻小病,阻却汝父亲议婚之约耳。一等待陆贵人一到,吾即还洞复旨矣。」
4 有陆公子在暗处听得半明之际,忍耐不住,闪出大喝一声:「好胆大邪神,为阻他父议婚,即将小姐弄祟坏,好生可恼。吃吾一鞭,好取记号回覆月老。」语毕双鞭打去。高大神一看,原来正星主在此,踏步急跑出堂前,借土而遁。陆公子用鞭插下土泥二尺多。
5 刘迪闻响即与家仆急持火把、提笼,一堂光彻。刘迪命家人十馀名,持锄拾锹,顷刻之间扒开泥土七八尺,略见穴中光亮,甚觉骇异,不敢下穴中。天色曙亮,再令家人用力锹锄,觉有丈馀深,将锄锹撞著叮当一响,众人吓了一惊。住手细看,内有大石一段。众人锹松四边土泥,尚不能扛抬起。陆公子曰:「汝八人多扛此石不起,不过千馀斤之重,好没用东西。待吾来也。」将袖袍一搌,将身纵下,双手向大石下一插,上下两手将石挟移离,用力一提,掇开一旁。只见内有皮匣一个,其大有三尺,高二尺。陆公子将次托上。只见上面有封皮,书著「陆凤阳开迎」五字。众人惊骇称异。公子即将皮匣打开,内有金盔一顶、锁子龙鳞金甲一幅,又有书一函封固。公子即拆书一看,上写著:
6 「金盔铠甲立功高,灭佞诛奸胆气豪。
7 宿世姻缘刘氏女,丝罗早定勿疑糊。」
8 陆公子看毕,大悦曰:「原来此非邪祟。」又对刘迪曰:「老先生,此非邪鬼作祟,实乃报事夜游神候待于吾也。」细将夜来游神言语一一达之。
9 刘迪闻言大喜,「如此吾女儿无患矣。不料汝乃陆国舅,失敬了。」公子曰:「某乃落难罪人,是至改换姓名。」刘迪又曰:「曾闻国舅在铁裘山招集军马,朝廷又有兵征讨,如何又远来吾省,真乃令人难猜测也。请道其详。」
10 公子曰:「一言难尽。」即将兵粮不继,不能抵敌,弃山而遁之由说知,又言:「到此山东寻觅故友一人,不意在此相逢。有幸神圣赐吾盔甲,指示姻缘。」
11 刘迪曰:「此实小女之福,皆由国舅宿世姻缘之所招也。且亵屈月馀,待小女患病痊,择选吉日完婚,再由国舅往觅访贵友来迟。」
12 公子曰:「月老须然指示姻缘,惟某系朝廷钦犯,纵老先生不弃,只恐有祸干连于汝父女,某心何安?」
13 刘迪曰:「国舅之言差矣。汝不见锦囊上讨词吩咐明白,此是天所前定,倘然不允,是逆而行,岂可为之。安得以祸及干连为疑?老拙埋名不仕者,岂真不务先人马上功劳,无奈奸臣当国,不若全身远害为高之意耳。吾只愿国舅有日削佞诛奸,报复君父之仇,肃清朝廷为望。」
14 公子曰:「既叨老先生不弃,金石之论,晚生怎敢不从尊命。惟吾父仇未报,立足未定,即今完婚未敢从命,且待有安身之处,自然差人迎请贤父女同叙。今无物可凭,只留下此宝甲金盔为记,望老先生详察依允,且请良医调理令媛患病为要。明日晚要告辞了。」
15 刘迪只得应允,苦留数天。陆公子是日执意登程,刘迪只得叮咛送别,又取出白金百两以作路费,「倘有安身即要差人回音,以免吾父女牵挂。」公子允诺,相辞而去。
16 一路思量:「久闻李豹落在山东登州府。只因在朝与庞奸贼作对,反出山东登州,未知落在那方。」一连大王觅访。一天,到得一山,高险严堑,青松发秀,古木苍苍,周围数十里宽广。正叹羡间言:「吾铁裘山难及万一。」跑了半天至半山,铜锣一声响振,跑出数十名强徒,大喝:「马上那人敢生胆子,向吾宝山跑路?身上金帛衣装休得带去,尽情送上,或好生之德放汝生路,倘恃强不与,休思活命。」
17 公子闻言冷笑曰:「这是本该当送汝金银,管山食山,管水食水。惟一说,且将汝家大王报名上来。倘然相识故旧好友,何须买路;如非故人,自然奉送金银汝等。」众强徒曰:「此地名双龙山,吾大王名李豹,昔日五虎将李义之子。」公子闻说大喜,曰:「他是浙江宁波府人,自小与吾结拜金兰,正要觅访,不意在此山埋名。汝且进山通知名姓,言宁波府陆凤阳要见。」
18 不一刻,喽啰入报,李大王大喜,飞跑下山,一见大呼:「贤弟久别年深,何幸相逢于此?愚兄实乃梦想不到矣,好不遂心怀。」语毕携手并同登山。公子含愁曰:「弟之苦命,东奔西逐,惹下不孝大罪名,来知兄知否?」言毕已至山中,二人下坐。李豹曰:「贤弟闯出滔天大祸,累及世伯令尊、国母,愚兄岂有不知?后闻汝逃遁出,吾日夕为汝担忧,被朝廷捕获回,一命危矣。后又闻朝廷兴兵征伐铁裘山,方知张梦虎哥哥也同在内,未知那人胜负,意欲私自兴兵相助,算来难以过各种关津城池,故远远探听。不想上数月前风闻攻破铁裘山,某心如焚,不知汝二人下落,被兵所害否。今幸贤弟到来,还未知张哥哥逃出否?」
19 公子即将柴王三帅有恩于己,通知水车之害,故得弟兄逃脱,一一说明。李豹大悦,又闻张哥哥也在潼关安札,转声:「贤弟勿忧。吾山非比汝铁裘之弱,水陆并通,山湾险阻,利于我兵埋伏,不利客兵攻击,精锐喽啰三万,粮草可足三年。正好招兵买马,屯聚数秋,训练士卒,然后暗通潼关高千岁,方可动兵。否则张扬在先,被朝廷闻知,四路齐起大兵先来征伐,又蹈了汝铁裘山之辙矣。是自取其败也。」
20 陆公子闻说大喜:「李兄长之妙算弟难及万一矣。」是日山中排开酒宴,弟兄开怀畅叙,酒至更深,言多谈论。到次日,陆公子修书一封,往刘家庄接迎取父女到山。选了精细头目二名带领家书。此地同府别县,三党三天已到刘家庄上。将书投进,刘迪拆书从一至尾观看分明方知陆国舅的故交乃李义之子李豹,又是吾世交弟兄。但他在双龙山为强寇,只因在朝件违奸佞,反出山东。陆贤婿身投此山,说明倘我恐防祸及于己,即言语将女儿另适高门。但经神人指点,姻缘前定于他,况此子堂堂一表,胆正心雄,久后未必居于人下者。吾亦以大丈夫自许,岂可言而失信?总凭祸福只因天降也,只将此事对女儿说明,看他如何。」想罢留款下头目二人,待他引进。
21 前途刘迪前妻亡过,遗下女儿,故命著二房妾,吩咐对女儿说之,看是如何。张氏领命即登绣楼,将公子来书交他看毕。丽容带愧曰:「二娘亲,此事乃爹爹作主,岂女儿所能定主意?但前时有神人指点结姻,岂容更改,以违天意?有劳二娘亲转达爹爹,休得三心两意。女儿岂敢达忏。」张氏微笑曰:「女儿明见不差。汝父亲亦不忍食茹前言,但不知女儿心意所见否。既然父女同心,更见贞侠出于一门也。」语毕,转出外堂,对刘迪说明。大悦,择定吉期。是日亲送女儿出阁。小姐哭别生身母神牌,又别二娘,登车而去。
22 一连趱路,三天到得山前,放炮报信。陆公子下山接迎,翁婿相见。小姐自有丫环扶进内寨。公子曰:「某回音说明在此山安扎,犹恐祸及于贤父子,是以书上推辞令媛别择良缘。因何老先生反将女儿带进敝山,是何主意?」
23 刘迪曰:「那里说来。老拙一言已定,岂得妄更,况神圣指示之言,岂可违逆?」公子未言,有李豹上前相见是世弟兄,通家好友。是日大排筵宴,宰杀猪羊牛马,山禽野鹿之味多般,不须多述,鼓乐喧天,音韵悠扬。是夜于寨内送入洞房花烛。
24 次日刘迪辞别回庄,陆、李弟兄殷勤送别下山。回归庄上,张氏接见,细将山中险阻一概言知,又言:「既将女儿送上双龙山,万一有人泄漏风声,难逃本土官兵之厄,不免尽将仓库金银、粮米不下三十馀万一并搬运进山中,不忧粮草不敷矣。」夫妻商议定,次日命家仆四十馀名,将仓谷尽罄搬运大舟,将白银打上皮匣三十馀个,封固下舟,一并使女、仆人尽数登舟而去。
25 一到得高山,喽啰报公子二人。大喜,接刘迪。一一言明。李豹曰:「如此大事济矣。吾山所欠者粮饷。今具此三十万之粮,可足十馀载之食,即当今四路兵出攻伐,有何干碍?」语毕,吩咐头目尽将金银、粮谷运收仓库。是日小姐出山迎请张氏二娘进后寨同叙。内外一堂畅乐。立起招军旗号,附近居民毫不惊扰,不许小喽啰下山犯扰乡民,违令立刻处斩不饶。附近本府万民喜悦称德不表。
26 再说汴梁城朝内兵部寇爷。一天退朝回衙,经过西边书楼,一闻内有男女之音,将身驻足一观,只见正嫡冯氏夫人之舅冯升与他京香侍婢白日行奸。寇爷忍耐不行惊破,进至内堂,将此事说知。冯氏夫人惊怒交半,曰:「老爷岂得容留此不法之人,定须赶逐,以免家丑张扬。」寇爷点头,吩咐唤进冯升、丫环。二人惊惶不已,自知不好。冯升下跪,求姐丈、姐姐恕罪。寇爷曰:「好言类!汝在金华府家乡打死人命,地头官擒捉于汝。一走脱,至京城哀求本官。体念夫人情面,申详文书回金华府尹照知,消案免追,止望在京与汝捐下官吏一函待汝荣归故土,以免苦主报仇提案,岂知行此不肖事。实乃闭门养虎,足以自害其躯,玷辱吾清白之门。今留汝不著,有白金三百,由汝回乡抑或别所寄寓,不许多言再恳。」冯升羞惭而去。寇爷夫妻打骂京香丫头一番,命人逐出,发卖烟花,也不多表。
27 却说冯升小人之心,深恨寇爷逐出于己,自言:「吾须犯了些小奸淫,不该将吾逐出,无有栖止,真可恼。他既不念亲情,也罢,待吾放出一星之火,烧焚万顷之山。不若往庞府出首,说明他私养太子,认作亲生。如今出首无罪,反有赏赐。吾万物不取,只取他侍女京香为妻足矣。有何不妙?」一程跑到庞相府中,击鼓喧哗。
28 有家丁跑出查问。他自言兵部寇爷妻舅,姓冯名升,只有机密大事要见相爷,非面禀不可。家丁听了此言,未知真否,只得进内禀知。
29 有庞国丈闻言一想:「这寇准老匹夫,平日间与老夫毫无相得,犹如目中之钉,事事与老夫相反,常常多言辩驳,吾所最嫉此老。今他妻舅一说有机密大事求见,未知如何。且让他进来便了。」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26512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