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六十五回晏平仲舌辩群楚 鲁秋胡捐金戏妻

《第六十五回晏平仲舌辩群楚 鲁秋胡捐金戏妻》[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楚灵王大怒,问其焉敢裂吾之榜,谤吾之过?无宇奏曰:「臣闻明王以孝治天下,以伦法子孙,今大王高筑灵台,骄奢无度,何以法治子孙?且天下逃亡之士,皆不忠不孝之徒,王当重治,以戒后人,今反招集于章华台内,是教人以乱也!臣罪虽当万死,但愿我主废章华之台,戮逃亡之士,举贤治国,则臣虽死亦无恨矣!」灵王闻宇之言,半晌不语,赦无宇之罪,但罢其职。无宇即自解冠归田。
2 灵王一日归朝,忽报齐大夫晏平仲奉金帛来谢斗宝之事,将至荆门,不敢擅入。灵王谓群臣曰:「吾闻晏婴乃齐之贤士,当今诸侯唯我最强,吾欲羞辱晏婴,以申楚国威势,卿等有何妙计?」远启疆曰:「大王欲耻晏婴不难,吾江南豪杰之士,布满朝廷,待平仲入朝,臣等自有主张,不劳大王动舌!」灵王大喜,即召启疆出城迎接,启疆承旨出朝,即令小卒建一小门于东门之外,仅高五尺,掩闭荆门,出迎晏子。
3 却说晏子,敝裘系带,羸马小车,入于荆州城内,缓缓而行,遍览中外风景,见山川胜概,地灵人杰,诚江南之美地也。
4 宋贤苏子瞻有诗赞曰:
5 游人出三峡,楚地尽平川,北客随南贾,吴樯开蜀舡。
6 江侵平野断,风卷白沙旋,欲问兴亡意,重城自古坚。
7 及行近楚国荆门,见一大门额上曰「荆门」,乃掩闭不开,旁有单小门,甚是矮窄,不知其故?少刻,启疆出迎,二人下马相见,启疆携晏子之手,请从小门而入,晏子心知慢己,乃谓启疆曰:「此狗窦也,吾与大夫乃伯国衣冠之臣,必从荆门而入,此狗窦乃待使狗国者也!」遂携启疆之手,同入荆门。
8 及入朝,朝门外有数十儒臣,峨冠博带,济济彬彬,列于两行。晏子望见,知是楚国一班谋士,向前逐一相见,中有一后生,向前问曰:「大夫莫非夷维晏平仲乎?」仲视之,乃德安人也,姓斗名韦黾,字子吉,伯比九代玄孙,官为楚国中军参谋。平仲答曰:「然,大夫有何教益?」子吉曰:「吾闻齐乃太公所封之国也!冲东方要险,兵甲敌于秦楚,货财盈于鲁卫,何自桓公一伯之后,数十年来,齐侯之德过于桓公,平仲之贤远驾管子,正好丕振旧业,以光先人。又何神手藏机,晦迹韬光,往岁则受晋征,昔年又被楚伐,公何不展大猷,经邦济世,而终日营营,为大国作奴隶乎?」晏子扬声对曰:「夫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雄,吾齐君臣,知天运之盛衰,达时务之机变,所以养兵练将,待时而举,交聘诸侯,乃邻国往来之礼,何谓作人奴隶?汝之先祖斗佃比,号作江南名士,乃被吾国先大夫管夷吾詈死于召陵,汝固无名竖子,妄评是非,尚敢花言巧语,检点他人之得失耶?」子吉满面羞惭,缩颈而退。
9 右班中闪出一人,问曰:「平仲固识时通变之士,然崔杼弑死庄公,其臣自贾举以下守节死者无数,子亦齐之故家,世食君禄者,既不从君而死,又不弃位而去,是何汲汲于名利,昏昏于廉耻也!」仲视之,乃晋国大夫伯宗之子,伯州黎也。
10 仲即对曰:「抱大节者不拘小谅,有远虑者岂从流俗。吾闻君为社稷,死则臣从之。庄公淫崔氏之妻,以致被弑,非为社稷而死,吾何敢从而沽一时之名哉?且吾不去位者,因定新君,以保宗祀,固欲显君立业,非尸位素飧附权臣者可比!尔之父乃晋室良臣,被谗所诛,汝当尽心报国,以昭父德可也!夫何叛君降楚,作不忠不孝之徒!此汝君臣之伦尚且不识,无怪贪名利而无廉耻也!」伯州黎亦被平仲羞辱一番,低头无语。
11 左班一人出曰:「晏平仲自谓显君之士,以吾观之,乃一鄙吝之夫而已!」晏子视之乃襄阳人也,上军参议,姓屈名建字子贤。仲曰:「子贤何谓仲为鄙吝之夫耶?」屈建曰:「大丈夫遇贤圣之君,操钧衡之柄,贵为相国,富敌王公,固当高车驷马,衣紫腰金,以彰君宠也!夫何敝裘赢马,出使外邦,且又闻平仲一狐裘省三十年祭祀之礼,豚肩不掩豆,此固当为而不为,岂是位下职小,皆由鄙吝以致此也!」平仲抚掌大笑曰:「吾以子贤为江南豪杰,顾乃屑屑与流欲同群耶!婴自居相位以来,父族皆衣锦,母族皆食肉,至于妻族亦无冻馁,且齐国之士,待吾举火者七十馀家,由此观之,吾家虽俭而三族肥,似吝而群士足,孰谓人臣得禄能彰君赐者有如吾哉?」屈建不能反辩,退居本位。
12 又有一士出而戏之曰:「吾闻成汤,身九尺而作贤王,子桑敌万夫而为名士,子身不满五尺,力不能获一鸡,徒事口舌,自负其能,以吾观之,胸中纵有经邦术,手上应无辅国权,侏儒竖子,何足道哉!」晏婴视之,乃共王之子,灵王之兄,楚筏也!婴乃微笑缓对曰:「吾闻称权固小,能压千斤,冉泉虽长,徒为水役。婴本身微力薄,不足挂齿,然公子身高一丈,力冠三军,正好追迹汤王,并驾秦将,何自鄢陵一战,束手就擒,蓬首垢面,甘作晋囚者二十馀年,苟非平公悯南冠之客,怡思归之音,释囚放还,吾不知身高力大者,能保其生耶?」
13 楚筏不能对,众儒将有交诽之意。
14 忽上军大夫伍奢自外而入曰:「晏平仲乃齐之贤士,汝等盍以礼貌相迎,何故交谈口舌,数黑论黄,以慢大邦使客。」
15 遂携平仲入见灵王。灵王赐橘于晏子,乃未剖之橘,晏子弗剖而食。灵王鼓掌而笑。晏子对曰:「臣闻君赐,果瓜桃不削,橘柑不剖,今大王不教小臣,非臣不知也。」少顷,三五武士,缚一罪囚从殿下过,灵王问曰:「囚何人?」武士对曰:「齐国人也!」王曰:「囚有何罪?」武士曰:「罪至劫盗。」王乃谓晏子曰:「然则齐人固盗欤?」晏于知其挟己,乃顿首曰:「臣闻江南有橘,齐人取之,树于江北,生不为橘而反成枳,其所以然者何也?土地不同故也!今齐人居齐则不为盗,居楚则多为盗者,亦以楚地产盗故也!」灵王默然不语。良久又问:「齐国之士如大夫之贤者几人?」晏子对曰「臣国瑶璵之器栋梁之材,如公孙叟、陈胥无辈,布满朝廷,然不肖如臣者,如麻如粟,不可胜计。」王曰:「然则何为不教公孙叟来聘?」
16 晏子曰:「人臣出使固有常典,贤臣则使贤国,不肖之臣则使不肖之国,楚乃不肖之国,特遣不肖之臣而来使也!」灵王大笑曰:「寡人本将辱子,今反受子辱耶!」乃受其聘礼,厚待晏子,遣归。
17 自是列国来谢斗宝之会者,相继不绝,独陈、蔡不至。灵王问伍奢曰:「昔者诸侯赴会,陈、蔡无宝,秦伯欲问其罪,得明辅力救,二侯方得全归。今他国尚行谢礼,陈、蔡为何不至?」奢曰:「陈、蔡国小,无足为礼,况大王名望著于海隅,何必计此小过?」灵王不听,令公子弃疾率师五万,将军远掩副之,先伐陈后伐蔡。
18 楚灵王谓弃疾曰:「汝必奋起智勇灭二国而归,即封汝为蔡侯!」弃疾喜而谢恩,即领兵出。伍奢谏曰:「斗宝之会,楚为明辅,今誓墨未乾,便欲背盟,臣恐楚祸在旦夕矣!」灵王不听,伍奢自是称疾不出。弃疾引兵直抵于河,令人入陈探其虚实。
19 却说陈哀公,时疾将危,平生最爱长子,名偃师。及将死,嘱大夫秋胡曰:「偃师乃吾爱子,汝必尽心辅之!」秋胡受命辅偃师,哀公二弟名招、名过者,自相谋曰:「我等皆先君之子,今兄得大位将死,乃传于子,我等岂不束手以待他人之富贵?」招曰:「兄侯将死,我诱弑偃师,夺其位,便为诸侯,何必忧此?」过曰:「不可!偃有秋胡在侧,必不能为,吾闻楚兵伐陈,今屯于河口,我请入见楚将,约其里应外合,灭却偃师之后,立我等为后,如此省得有弑君之名」岂不美哉?」
20 招然之。
21 遂令过连夜来至河口,见了弃疾,将前事呈说一遍。弃疾命出,姑待商议,过出,弃疾问谋士观从曰:「妫过此事若何?」从曰:「此是天以陈送楚,宜速取之!」疾曰:「彼约我灭却偃师之后,更立他为诸侯,此事奈何?」从曰:「妫过自相谋乱,若不除之,彼必生变,不如祚许为君,至灭国之后,立与不立,任吾行事,彼何敢阻?」弃疾大悦,即召过曰:「汝速回与兄商议,开城迎接我军,候灭得偃师之后,即立汝为诸侯。」妫过大悦,拜谢而归,见招具告前事,招即率本部精兵伏于城下,以备接应。楚兵令过伏兵于朝门外,等杀偃师。
22 时哀公病甚危,独偃师侍汤药,忽近臣奏曰:「楚兵围城,来征不谢斗宝之罪!」哀公惊忙无措,诏偃师出敌。秋胡谏曰:「太子国家根本,岂可诏之出敌?」哀公不听,偃师披挂出朝,其子名朝吴扣住马首曰:「臣观数日以来,公子招、过二人,似有谋父之意,望父不可轻出!」偃师叱曰:「国家危在目下,竖子焉敢阻吾,以陷社稷!」言未毕,朝外喊声大振,妫过引兵杀入,偃师措手不及,被过斩于马下,其子朝吴见父被刺,单骑出奔外国,被楚军捉住囚归。
23 却说妫过开了城门,纵楚军杀入,城中大乱,哀公闻知大事已去,自缢于寝室,秋胡私自东门逃出,楚将弃疾引兵杀入大殿,闻哀公自缢,偃师被斩,乃出榜安民,封陈库藏,安息如故。妫招、妫过自谓楚兵得入陈城,乃是己功,兄弟来见弃疾。请立陈侯之事,弃疾目视观从,遂令斩却招、过,尽灭陈侯宗族,遍搜陈国文武。肯降者则引入楚用,违者即斩。
24 秋胡闻知,仰天叹曰:「吾为陈国大夫,受太子之重寄,不能保国,以至国亡君死,更有何颜而食他姓之禄乎?」遂自东门逃归鲁国,至平山桑间,见一妇人彩桑于绿阴清处,容色清丽,胡心悦之,四顾无人,乃取锭金下车,徒步走到桑间,呈金与妇,而戏之曰「吾闻力田不如逢丰年,彩桑又不如遇国卿,今此终朝彩桑,不满一筐,吾有黄金一锭聊献与子,以助辛苦之资,不知子意何如?」妇人辞曰:「夫彩桑而织紝,维竭力而事姑嫜者,妇道之常也。妾亦不敢求黄金,亦不愿见国卿,子请收金速往,无待见辱。」少顷,胡之仆从皆至,遂上马东归。
25 当时,秋胡娶妻白氏,方五日即往陈求仕,及仕五年而归,白氏方彩桑于平山堤下,两别既久,俱不能认,及胡归见其母,取金帛献上,问母起居礼毕,及妇出见,乃向者桑间之妇也。
26 白氏见桑中戏己之人,遂流泪告曰:「子娶妻五日,别亲而远仕者多年,今日归养,固当驰驱而还,何乃悦桑间之妇,弃养亲之金,夫弃金忘母是不孝也,好色污行是不义也,事亲不孝则事君不忠,处家不义则居官不理,孝义并忘何为人子,妾不忍见,任子改娶他妇!」言罢而入,乃从后园而出,投河而死。
27 秋胡悲痛自责,以礼葬之。后鲁人为立庙于平山,岁时祭祀,谓之洁妇。秋胡自此,再不欲仕,收迹养亲而已。明东屏先生,有《咏史诗》云:
28 夫妇恩铙万镒金,岂宜恩浅祸机深,贵临轻践桑间戏,金自污名忍害心。
29 唐王维题平山洁妇诗云:
30 一跻平山庙,慨临洁妇人。
31 守节惟勤紝,存贞岂污金。
32 煌煌云下月,皎皎水中冰。
33 浪拍千金醴,香留万古名。
34 汉都护刘向颂曰:
35 秋胡西仕,五年乃归。
36 遇妻不识,心有淫思。
37 妻执无二,归而相知。
38 耻夫无义,投河丧躯。
39 明水山吴学先生因读史有《秋胡怨》一篇并录于此云:
40 君身不如陌上桑,朝朝携归青满筐,成我蚕丝为黼黻,以易耳肯供高堂。君身亦人子,曷不思君母,五年违膝下,归来身将舞。斑斓衣黄金,弃与桑间妇,倚门白发将何有,妾心非为薄情怨。妾诚羞与郎相见,不能成君为孝子,甘向清流为君死。
41 却说楚公子弃疾屯于陈国,将起兵伐蔡,谋士观从进曰:「陈因家国自乱,所以我兵长驱而进,若蔡则君臣和合,兵甲充足,未可轻征,臣请入蔡诱蔡侯前到章华,公子先埋伏兵马于监利城下,待其至则生擒姬般,然后鼓兵攻城,一鼓而下。」
42 弃疾许之,观从即日投蔡国而来。
43 蔡灵公召入,问其来故?观从对曰:「楚王以君臣威力,能保天下诸侯,脱离虎秦,诸侯感德,各奉金帛谢,惟陈、蔡恃顽不至,所以楚王命大将军弃疾率兵五万,前来问二国之罪。
44 今天兵一到,席卷妫陈,吾主以蔡为周亲国,不忍加兵,令从来请示下,知罪则速往楚致谢,以免社稷倾危,不然得胜之兵一至,蔡地将作丘墟矣!」蔡侯听了,吓得如醉如痴,问于诸臣,大夫蔡泪曰:「楚人多诈,不可亲往,楚王贪欲太甚,必有后患,不如深沟高垒,坚守城池,楚虽强,岂奈我何?」蔡侯乃无主意之人,闻观从之说,慌忙无措,不听蔡涓之谏,自载金帛,入楚待罪。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265414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