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一百零七回

《第一百零七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第一百零七回為國求糈皇親裝窮漢守城拒寇將士效忠臣卻說張獻忠被左良玉殺敗,棄了武昌,竟奔長沙,據桂王宮殿,開科成士。又陷新喻、分宜,到處焚掠淫殺。江督呂大器,和左良玉會合,大破張獻忠,獻忠引敗兵入夔州,陷重慶,瑞王闔室自盡。時四川土司、女官秦良玉,與眾部議決,誓死守石(石缶)。獻忠屠四川,屢次犯石(石缶),都被秦良玉據守要隘,奮力擊退。講到這位女將軍,是石(石缶)土司秦邦屏的胞妹,生得非常嬌艷,但婀娜中帶著英爽之氣,上陣殺賊脫盡脂粉惡習。熹宗時清兵寇沈陽,秦邦屏戰死,秦良玉攘臂而起,誓與她哥哥報仇。川督魏君威,代良玉奏請,仍統邦屏的部眾,以良玉為石(石缶)女官。清兵寇遼、薊,進逼通州,崇禎帝下詔令各部勤王,秦良玉引士兵八千人,入衛京畿,和清兵交戰,斬獲獨多。清兵既敗退,崇禎帝論功行賞,秦良玉也偕勤王的諸將入覲。崇禎帝見她是個女子,剛毅的氣概,端的不減須眉,由崇禎帝親加獎勉,封良玉為將軍、世襲文官。
2 又賜禦制褒獎詩四首,其中的一首道:蜀錦征袍手制成,桃花馬上請長纓。
3 世間不少奇男子,誰肯沙場萬里行?
4 當時亂事略定,秦良玉仍引所部,回她的四川。這時張獻忠陷成都,殺戮得酷烈,為千古以來所未有。川中數百里,道無行人,真是十室九空,炊煙絕斷了。獨於石(石缶)地方,卻不敢犯,秦良玉一人所保全的。一時女將軍的英名,傳遍海內。
5 再說李自成攻陷太原,殺了晉王求桂,又進兵代州,京師戒嚴。崇禎帝惶急不安,晝夜不進內宮,批答奏牘,往往通宵達旦。閣臣如範景文、魏藻德等,也坐守終夜。三鼓以後,內廷太監還捧著黃封到閣,外郡的警報不絕,上諭頒發更無時無之。時天津總兵徐標,自保定入覲,崇禎帝召見,徐標叩頭奏道:「臣自江淮入津,道經各地,數千里蕩然一空,城郭村鎮不見人煙,房舍只剩得四壁,蓬蒿滿目,雞犬不聞。沿途所見田畝,未曾見一個耕田的人。外郡已弄得變成丘墟了,陛下將怎樣治天下?」崇禎帝聽了,忍不住流下淚來,隨即下諭,設壇祭陣亡將士,並殉難的忠臣和親王。宮中召僧眾做佛事超度幽靈,兼祈太平。又令徐標師剿寇,徐標忙免冠頓首道:「倉庫空虛,就是有兵,無餉也是要內亂的,怎能督師剿賊?」崇禎帝默默地半晌,令徐標退去。
6 第二天上,由內宮發出珍寶錁銀萬兩,著徐標收領,暫充軍糈。徐標奉諭,頒了兵餉,出兵往保定去了。這裡崇禎帝親自撰了一張助餉詔書,詞句非常地哀痛,令內監徐高,懸掛各門,並命向勛戚大璫,勸諭助餉。嘉定伯周奎,是皇后的父親,家資不下三四百萬,徐高領了上諭,勸周奎為皇帝首倡,助餉若干。周奎性情最是鄙嗇,聽了徐高的話,忙推辭道:「不瞞徐公公說,家鄉連年荒歉,收成不好,近日來並肉食也不進門,闔門啖疏度日,哪有閑錢助餉?」徐高大怒道:「你是皇上的外戚,坐看著國家垂亡,還這般地吝嗇,其他的大臣巨璫,是不消說得,更要推脫得幹乾凈凈了。」周奎沒法,只得勉強捐萬金。太康伯張國紀熹宗張後的胞兄、皇親田畹田貴妃的父親、永寧伯袁化袁妃的兄弟,經徐高往諭,上奏各捐萬金。內監曹化淳、王之心,王永祚等,家資都有千萬,只捐助兩萬三萬不等。那一班大臣,和歷代後妃的勛戚,深怕朝廷勒捐,故意把朱漆門墻刷黑,墻垣及磚瓦,弄得七歪八豎,表示房屋頹圮,無力修茸。又令家人姬妾,蜀錦紬衣,珠釧金(石缶),一齊改去,改作荊釵布裙。皇親們的衣服,也多半改穿布衣,甚至花露敗絮;所著的靴,非破頭即沒底,帽兒的敝敗,連系發絲網都改作了繩頭了。一時窮形極狀,醜態畢露。凡往時錦繡羅衣,今日盡變作了鶉衣百結。而雕梁畫棟的皇帝府第,頓時現出斷垣敗墻來了,更有那些王公大臣,也改搶得和乞丐相仿佛,五更上朝,一例穿了敝敗的朝衣,大搖大擺地踱進乾清門去。不知道他們官銜的,只道是江湖歌道情的丐者。
7 又有坐著八人大轎、繡幰珠簾的夫人小姐,從前向庵堂寺廟去進香,轎前轎後跟滿了衛士家人和婢女傭婦,招搖過市,吆喝聲不絕。如今這八人的大轎已經絕跡,艷妝的夫人,改穿布衣,乘坐著二人舁的青衣小轎,與平常百姓,沒有什麼分別了。
8 又有幾個狡猾的皇親,在自己的府門前,設起一個古玩推來,把不值錢的竹刻器具,並破碎白玉人佛,估價求售,售下的錢,就去市上買米佐餐。又在府第的門上,大書著此房賤售,立待主顧,及祖產抵銀、田廬出賣等字樣,崇禎帝見入朝的皇親大臣,都是敝衣敗履,形狀怪異,不覺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明知他們在那裡裝窮,不過嘆口氣罷了。
9 誰知徐標到了保定,督師西進,偏偏又吃了一個敗仗,被闖賊打得落花流水,幾乎全軍覆沒。自成乘勝,進攻代州,總兵周遇吉,因眾寡不敵,退守寧武關。遇吉立腳還沒有定,自成已領兵追到。周遇吉便召集部下諸將,用大義激勸,說得聲淚俱落。諸將個個摩拳擦掌,誓殺賊寇。遇吉見眾志可用,當即分兵四路,各率領五百人登關守御。遇吉又舁了紅衣大炮上關,向賊中轟擊。自成命婦裸體列在關下,關上的大炮,轟然一聲,從後炸裂,死傷官兵多人。周遇吉大驚,急令兵士,往各寺搜羅僧眾數十名,也裸體立在關上,再把大炮燃著,果然轟了出去,賊兵死傷了無數。急得自成咆哮如雷,親自督兵攻城了,遇吉率兵殺下關來,戰不上一刻,回身便走。自成揮兵追趕,到了關下,不提防伏兵齊起,一頓地混殺,賊兵大敗,死傷的又近千人。自成忙傳令退兵,遇吉已領兵上關去了。
10 等到自成統了大隊來救,關上的擂木石炮,和雨點般打下來,自成不敢進攻,只得下令休息。一面召集牛金星、白小旺、小張侯等一班驍將,商議取關的良策。
11 宋獻策說道:「寧武高峻,咱們仰攻上去,大是吃虧。不若在關外圍困,使他們糧草斷絕,民兵自亂,那時不攻自破了。」自成也覺得沒法,只得聽了宋獻策的話,把寧武關圍得水洩不通。這樣地過了半個多月,遇吉見宣、大各處的救兵不來,關內糧食又盡,知道此關終久是要破的,但自己誓死力守,至力竭時以身殉關就是了。
12 那部下的諸將,也沒有一個不視死如歸,甚至殺馬屠犬充軍糧,將士並無半句怨言。還有關內的百姓,自願抽拔壯丁,幫同守關。又命小孩婦女,在荒地山麓中,掘取樹皮草根,以作食糧,到底是眾志成城,雖然絕糧,大家極力支持,又守了一個多月。
13 那宣府、大同的監軍,都是膽小如鼠的太監,任寧武怎樣的告急,他們還是擁兵不救。周遇吉盡心死守,可算得百法俱窮了。
14 這時關內連草根樹皮也食盡了,並鼠雀也沒有半只。
15 遇吉問諸將說道:「賊兵圍困不去,俺們坐著等死,不若出戰。」諸將躍起道:「願聽將軍指揮。」遇吉便令兵士,穿了掠得的賊兵號衣,改扮得與賊無二,只前胸綴一條紅布,作為暗號。裝束已定,一聲令下,官兵開並殺出,自成恃著兵多,巴不得關內出戰。及至兩個交鋒,官兵和賊兵,衣裝分辨不出,賊兵大亂,自相殘殺。官兵在賊軍中,左沖右突,賊兵大敗,退走二十餘里下寨。計點人馬,死傷不下萬人,又失糧餉輜重數十車。遇吉得了餉糈,士氣為之一振,準備次日再行殺賊。
16 第二天上,遇吉一馬當先,殺入賊陣。賊兵認不出誰是官兵,誰是自己的人馬,混殺了一陣,賊兵又復大敗,這般地戰了三天,賊兵傷亡無數,自成惱得拔劍斫石道:「咱如攻不破這座寧武關,從此再不將兵的了!」時宋獻策進計道:「官兵少我十倍,眾寡相去懸殊,他們所恃以取勝的,就是衣服和我們混雜罷了。現要破他,只消在交戰的時候,我們的兵士,一齊去帽為號,便辨認出戴帽的是官兵,大家見有帽的殺去,不愁官兵不敗。」自成見說得有理,暗令小張侯向各營密傳號令。第四天開戰,周遇吉領兵復出,兩軍才得混雜,李自成的軍中,呼哨一聲,賊兵都脫去帽兒,只望有帽的殺,官兵被他們辨出,區區四五千人,哪裡擋得住十萬賊兵,因此大敗奔逃,遇吉阻擋不了,也只好驅眾進關。那後面的賊兵,如潮湧般上來,遇吉待回身抵御,已萬萬來不及了。
17 賊兵撲進關內,分頭放火搶掠,人民哭聲震天。周遇吉還領著諸將,奮力巷戰。
18 賊兵愈來愈多,箭和飛煌般射來。遇吉身中十二矢,血流遍體,兀是持槍不倒。賊眾一擁上前,把遇吉擒住。諸將見總兵被擒,拚死奔救。遇吉的家屬,還登上屋頂發石拋瓦助戰,賊兵遭磚石打傷很多。李自成大怒,命兵卒放起火來,周總兵的一門妻小,都葬身入火,為國進忠了。統計守關八十日,周總兵被執,罵賊遇害,部下大小將佐,凡四十三人,竟無一人降賊,就是五千名兵丁,除了交戰以外,餘下的三四百名,羞與賊伍,相約著投河自盡,河水為之阻塞不流。自成不覺嘆道:「咱所經的城池關隘,倘都和這周將軍的部下一樣,咱怎能縱橫河南,占據秦晉?」
19 說罷,令楊永裕去餘燼內撿出周總兵家屬,及諸將的遺骸,與周遇吉的尸身,一並用上等棺木安葬。
20 自成自破了寧武關,一路長驅直入,竟陷大同,殺代王傳濟。總兵朱三樂,巡檢衛景瑗,都被李自成擒獲,三樂大罵逆賊,自成親提大刀,把三樂斫作兩段。衛景瑗也不屈,向石柱上一頭撞去,血濺滿身,被賊兵救護。自成嘆道:「衛巡檢是忠臣,須好好地看待他。」於是將衛景瑗留在館驛內,由牛金星遣人勸降,衛景瑗只是閉目不應,到了半夜,便自縊而死。
21 自成聞報大怒,殺看守的兵士十六名,命從豐葬殮衛公。
22 次日自成進兵保定,御史金毓峒,及一門妻妾十三人,都投井自盡。督師李建泰,時方在保定養病,聽得說賊兵進城,忙扶病起身,衣冠出迎。自成得了保定,又驅軍至宣府,監軍太監杜勛,和宣府百姓私約,俟自成兵到,便開城投降,時巡檢朱之馮,獨自帶了兩名親隨巡城,見兵士都伏在城垣上,賊兵屯駐城外,雙方並不交戰。原來杜勛約定出降,與自成前鋒小張侯,在那裡商議降後的酬勞,所以大家罷兵,只要議事妥當,就開門放賊兵進城了。朱之馮明知杜勛等通賊了,見城墻邊上架著大炮,朱之馮吩咐守兵道:「你們且燃炮轟賊,這一炮必可死賊兵數百人,賊兵死,我死也無恨了。」守兵和人民不肯燃火,朱之馮令親隨取過火種,待要自己去燃,民兵群起,竭力挽住朱之馮的手臂,不讓點燃。朱之馮憤極了,奪過民兵手中的刀,大聲說道:「你們不許我殺賊,那麼就殺我吧!」
23 說畢把刀向頸上一刎,鮮血直流,倒地死了。過不上一會,號炮響處,城門大開,杜勛穿著蟒袍,腰系蟒袍,出城迎拜。李自成騎著高頭大馬,昂然進城。第二天又驅兵向居庸關進發。
24 守關總兵唐通,太監杜之秩,也出關納降。自成進居庸關,攻破昌平,太監高起潛逃走,總兵李守爃戰死,自成大掠民間,又焚去十三陵亭殿。賊兵分頭出掠,又掠通州各地。
25 警耗傳到了京師,崇禎帝升殿,召王公大臣,議卻賊的良策,群臣默默不聲,半晌,崇禎帝掩面垂淚。忽軍報又來,崇禎帝忙啟視,不禁變色,推案進內去了。
26 眾大臣俟候諭旨,直至日色亭午,方由內監諭令各大臣退去。及至黃封到閣,才知昌平已經失守了。昌平地處天塹,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入的概況,怎奈太監高起潛等,竟毫不設備,賊兵一到,只管各人逃命。是夜李自成統兵,直進盧溝橋,進犯平則門,又圍彰儀門。崇禎帝急下草詔,加吳三桂為平西伯,命率所部勤王。又命京師三大營,出屯齊化門外,以拒賊兵,襄城伯李國楨,統率三營,晝夜巡邏。
27 又命太監王承恩,為京師遼薊兵馬總督。
28 時京城外賊兵焚殺竟夜,火光燭天,哭聲震地。京師內外城雉堞,凡十五萬四千餘,守城的殘兵,只有五六萬人,每墻三垛,立兵一人,尚且不敷,又多半是老弱病卒。又令糈餉,崇禎帝萬分無奈,發內帑銅錢,分給兵士,每名不過百錢,兵士怨聲不絕,守城也益發懈怠了。
29 襄城伯李國楨,進內奏陳,擬向公侯捐糧米,上諭令照辦。
30 誰知國楨奔走到天明,各親王大臣,捐米不滿五百石,當即分給兵士,一時又沒有釜鍋可炒。國楨不得已,親往城中店肆,買飯為食。這樣地過了兩天,賊兵攻城愈急,內外哭聲大震。
31 自成命用大炮射城,守兵擊死的不計其數。守兵大半不願守城,都睡在雉堞旁歌唱。李國楨匹馬進內城,直入乾清門,守門太監和侍衛上前阻攔,國楨大聲道:「今天是什麼時候了,君臣見面已不可多得,還要作什麼威福!」說罷放聲大哭,內監才放國楨進宮,見了崇禎帝,便叩頭大哭著:「兵卒都已變心,睡臥城下,這一人起身,那一人又睡下,這樣看來,怕大事已休了。」崇禎帝也流淚不止,於是傳旨,驅內宮太監侍衛等,登城守衛,計得二千餘人,命太監曹化淳督領。又收括宮內後妃的金釵釧珠,約有二十萬金,分賞城內兵士。正在分配著,忽警騎內監入報,城外三大營已嘩潰,十分中六分降賊,其餘的都逃散了。
32 李國楨大驚,崇禎帝也驚得呆了。君臣怔了一會,相對大哭了一場,國楨含淚出宮,督兵守城。城外三大營的軍械,盡被自成兵劫去,中有大炮十二尊可納火藥百斤。賊兵得了大炮,向京城轟擊,炮聲隆隆,內外皆震,人民驚惶嚎哭。崇禎在宮內,聽得炮聲不絕,身如坐了針氈,終日咄咄書空。一會兒哭,一會兒大笑,內侍太監更不知所措。禮部尚書魏藻德,奉前大學士李建泰表章入奏,是勸崇禎帝御駕南遷。崇禎帝大怒,把奏疏往地上一擲道:「李建泰已降賊,還有顏面來朕處饒舌嗎?」魏藻德不敢回說俯伏叩頭而退。又有大學士範景文,御史李邦華,少詹事項煜等,也上疏請皇上南遷,並謂願奉太子,先赴江西督師。崇禎帝大喝道:「卿等平時經營門戶,為子孫萬代計,今日國家有事,就要棄此南去嗎?朕城破則死社稷,南遷何為?」眾臣聽了,作聲不得,只好各自退去。
33 那時山海關總兵吳三桂,奉到勤王的詔書,怕李自成勢大,不敢進兵,又不好不奉詔,當日下令,大兵十五萬人,向京師進發。日只行三十里,故意遲遲緩進。
34 三桂的計劃,是挨延時日,待到各處的援兵齊集,兵力較為雄厚,再和李自成交戰,那就不怕他了。誰知行抵豐潤,京城失守的警耗已到,三桂見大勢已去,索性屯兵觀望,且待看風做事,這且按下。
35 再說京城賊兵圍困,力攻平則、德化、西直三門,太常卿吳麟征,架萬人敵大炮,往南直門下擊,死賊兵數千,城上守兵,也誤傷了數十名。當炮發時,轟然一聲,如天崩地塌,守兵驚懼潰散。賊兵也架炮轟城,西直門射塌丈許,吳麟征親率內官,壘土堵城,一面馳馬進大內,報告賊兵攻城急,兵士乏餉,勢將逃散。方至乾清內,宦官守門,不準外吏進內。吳麟征仗鞭亂打,奪門而入,得到午門前,恰好逢著禮部尚書魏藻德,對吳麟徵說道:「兵部已籌有巨餉,公可不必慌忙了。」
36 說時挽了麟徵竟出。麟征仰天痛哭,為之失聲。時內監統領曹化淳,暗通賊兵,議獻京城。要知京城怎樣陷落,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67834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