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一回上参本嘉庆私访 天顺当宝庆施威

《第一回上参本嘉庆私访 天顺当宝庆施威》[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大清江山归一统,嘉庆圣驾坐北京。
2 石庵上殿捧本奏,天顺当内访恶凶。
3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且言大清国自太祖高皇帝开基定鼎以来,一统江山,君正臣良,诸邦外国附庸纳进朝觐。真是五谷丰登,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传至仁宗睿皇帝,登基驾坐九五,年号嘉庆,王公大臣辅佐,临朝听政。
4 这一日临朝,静鞭三响,嘉庆皇帝已登九五。只见左班走出一位臣宰,手捧本章,在品级山行了三跪九叩朝王礼,跪在丹墀,高举本章。嘉庆皇爷见是吏部天官铁脖刘墉上本,龙心暗想:「这又不知参劾哪家官员?」遂命司礼监接上本来。卷帘散朝,袖本回宫,驾坐御书房,展开本章,闪龙目阅看。见本章乃参劾九门提督和珅。本内所言:「和珅家金砖墁地,家中有铸就的金山银山,有敌国之富。皆因在通州开设一座『天顺当』,当内私安十三盘铸钱炉,竟铸沙板剪边鱼眼。人若去当当,一半制钱,一半私米,取息六分。若有说闲话或搅扰天顺当,门前撮著油漆棍,无论举监生员,打死勿论。势恶霸道,人人不敢侧目。」嘉庆皇爷览毕暗想:「世上竟有这样的恶霸!有心不信,刘墉从来无虚奏之本。不如朕前去访察一番。」想罢,在更衣殿更换一件蓝布袍,青缎帽衬,腰系一条河南带子,足登薄底旧缎靴,腰挂槟榔荷包。又打点一个小包袱,内包一件传国宝衣,飞龙小马褂上坠著十三个虎头扣,上安猫儿眼大的十三颗避尘珠。有避火缎沿著领子,若穿在身,冬暖夏凉。
5 复又包上《百中经》、《玉匣记》,袖吞两块毛竹板,打扮像一位算命先生模样。暗暗出了东华门,信步走至大街,无心观看街上热闹,迳奔齐化门。出了齐化门,两足酸痛,暗说:「不好!此离通州四十里,怎样走去?」正然踌躇犯想,见有一人推著一辆小车。皇爷一点手,推车之人走近前,放下小车,口尊:「先生,你老莫非雇我小车吗?」皇爷说:「正是。我要雇脚,不知你要多少钱的脚价?」
6 车夫口尊:「大太爷,你老是要往何处去?」皇爷说:「我上通州坝。」车夫说:「通州离京四十里,来回八十里路,总得一天的工夫,你老给我一吊钱吧。」皇爷闻言说:「好,我就与你一吊钱。可得走快些,早到通州方好。」车夫口尊:「大太爷上车罢。」皇爷闻言,赐上车一坐,小车往怀里一翻,将皇爷压倒在地。车夫说:「不好!」急忙把车扶起,拉起皇爷。皇爷说:「好奴才!我未坐稳,车就翻了,这车我如何坐得?」车夫说:「你老是不明白,你老想,小车儿是一个独轮,你老坐在一边,岂有不翻之理?」皇爷说:「我一个人该坐两边不成?」车夫说:「你老人家只坐一边,先等我搬些砖头、石块趁著,方可坐。」皇爷摆手说:「我不要砖头、石块趁车。」车夫说:「不然再等候一位客官,一边一位,可就趁匀。」皇爷摆手说:「两人坐车,我不花钱。」车夫说:「要不将你包袱放在这边趁著罢。」
7 皇爷这才归座。暗中有保驾的都城隍、土地并小鬼,把车推的推,拉的拉,车夫两手掐著车把,带上襻,弯腰撅腚,往前推行,自觉不费多大的气力,遂口内吆吆喝喝唱起来:「杨六郎大战两狼山,杀得鞑子无处颠。」皇爷不爱听杀鞑子,皆因皇爷是满洲人。皇爷说:「你住了声吧,不可唱它。你再拣新鲜的唱。」车夫说:「什么新鲜呢?大清国的故事新鲜。」皇爷说:「你就唱大清国罢。」车夫说:「你老听。」信口就唱:「大清嘉庆皇爷坐宝殿,天分不过二三年。」皇爷说:「你住了吧,你怎么又咒骂朝廷?」车夫说:「这是背地之言,骂之无妨。」皇爷说:「背地也不许咒骂。你拣好的唱。」车夫说:「我唱《玉杯记》,你老听。」遂唱道:「王二姐在绣房,想起二哥张家男。
8 自从那年去赶考,整整六年未回还。你在南京贪欢乐,撇下奴家受孤单。白日说笑还好受,到了夜晚对谁言?象牙牀上无伴侣,红绫被里少半边。伸伸腿来无倚靠,蜷蜷腿来攒金莲。那天做梦你回转,夫妻见面两合欢,颠鸾倒凤多一会,架上金鸡两翅扇。老天不遂人心愿,二哥呀!狗咬尿泡白喜欢。正月想到二月里,盼到清明三月天,四月五月望穿眼,盼到六月整半年。七月盼到七夕会,盼到八月月儿圆,九月想到重阳节,十月想你换上棉。十一月整想一个月,想到腊月二十三」皇爷说:「你的脑袋不济,嗓子洪亮。」车夫说:「脑袋虽然不济,我在家里打过子弟班。」皇爷说:「你在家打过子弟班?我也未曾问你家住哪里,姓什名谁?」车夫说:「我住在北京顺天府鼓楼大街,坐北朝南的门。我姓张,名宝庆,属大龙的,今年二十三岁了。」皇爷闻言,心中暗想:「朕回京后,将他选去,命他编曲与朕听。」
9 正然思想,忽听宝庆说:「到了通州了。」皇爷说:「你再往前多送几步。」宝庆说:「天不早了,我还赶回京,若送你老到通州坝上,还得多给我加钱,我好住店。」皇爷无奈,下了小车,迈步就走。张宝庆走上前,拉住皇爷衣衫,口呼:「先生且慢走,快给我一吊钱。好赶回京去。」皇爷说:「你送我四十里路,我就于心不忍,你还给我一吊钱。」张宝庆说:「大太爷,你老休打哈哈,快给我钱,我好赶路。」皇爷说:「我要有一吊钱,我不会盘用呢?何用你送我呢?」张宝庆闻言,笑嘻嘻作一揖,口呼:「大太爷莫要打哈哈,快给我一吊钱,我好赶回家去,孝养我那年残的老母去。感大太爷之大恩了。」皇爷闻言,回手向囊中一摸,并未带出钱来,心下为了难。忽然看见包袱,暗说:「有了。」遂打开包袱,取出飞龙马褂,叫声:「张宝庆,你将这马褂去天顺当当银子,不要你当钱,当一千两是你的,当一万两也是你的。拿回家去,与你母制做寿衣寿木,不枉她养你一场。馀剩下三五百两,你做一个买卖,强如推车赚脚力。看你的造化吧。」张宝庆接过马褂仔细一看,暗想:「这马褂太旧,为何值这些银?」暗中交代:此飞龙马褂自顺治老佛爷传到嘉庆皇爷之手,已是五帝一百五十三年,如何不旧?
10 闲言少叙,张宝庆口呼:「大太爷,你老若是周济我,你老将那一件青夹衫给我拿了去当才是。」皇爷说:「夹衫虽新,不如马褂值银。你自管当去,就知道了。」张宝庆说:「我去当马褂,你老与我看著小车,可别拐了我的小车去。」皇爷说:「焉有此理?」
11 张宝庆手执马褂,进了通州城,不一时来到天顺当,走近柜外,把马褂递上柜头。那柜上的朝奉接过一看。说:「这马褂太旧,给你写二百铜钱吧。」张宝太说:「你拿过来吧,你没眼力,本主教我多当银子哩。」
12 二人正然讲话,惊动柜里监事的刘万山。这刘万山是和珅的打顶马的,见过主子穿的飞龙马褂。今日忽听柜台争辩,遂上柜台问道:「你二人因何争辩?」张宝庆见上来一人,头戴一顶红缨帽,身穿蓝缎袍子,反穿火狐狸马褂,青洋绉腰带,腰中挂槟榔荷包,足蹬薄底青缎靴,手擎乌木杆长烟袋。看罢,口呼:「大掌柜,我当马褂,他无眼力,给当二百钱。」刘万山闻言,拿过马褂一看,大吃一惊,暗想:「这是皇爷家传国至宝,因何倒在贫人之手?大约大清福尽,该著我家相爷为皇上了,不然不能得此马褂,我必得戴亮红顶、双眼花翎。」想罢,问道:「你当多少钱?」张宝庆见问,暗想:「适才给我当二百钱,是矬子也长不高。咳!横财不富命穷的人。」乃说:「我当一吊钱罢。」刘万山闻言,急忙命人写了当票,拿过一吊钱往下递。张宝庆连钱带票接过来,转身出了天顺当。
13 不一时来到皇爷面前说:「我当来了。」皇爷问:「你当了多少银子?」张宝庆闻言,将舌头一伸,脖子一缩,口呼:「大太爷别说当银子,朝奉只当给二百钱。我使了大大的劲,要了一吊钱,那小子瞎了眼,他就给我写了一吊钱。」皇爷说:「我只当你有多大命运,原来你是一吊钱之命。今日你遇见了我,你若不发财,你这一辈子再发财可就难了。你数一数,这一吊钱短数否?」张宝庆闻言,把钱挑数,挑出四百五小钱,以外短五成钱。皇爷问:「当的钱怎么还短数?若是赎去,也照此数赎回去吗?」张宝庆说:「若是回赎,小钱不要,短数须添足。」皇爷说:「你将钱拿了去换,所短之钱令他补上。」
14 张宝庆说:「我不敢去,要惹大祸。」皇爷说:「我承当。」暗中土地神说:「不好,若抗旨,我怎当土地神?」遂入了张宝庆的窍。立刻张宝庆将眼瞪直说:「我去教他换钱补短数。」转身跑进城。
15 奔到天顺当,大喊道:「当铺中小子们,快给爷爷补短数,换了私钱,万事皆休,牙崩半个不字,我是你们八辈老祖宗!」
16 刘万山闻言大怒,吩咐:「大家一齐动手,打这小子!」众伙友各抄兵刃,跳出柜台来动手。刘万山把辫子盘起,撇却外衣,抄起两把顺刀,跳出柜外,举刀就剁。张宝庆倚仗会把式,二则身有膂力,三则土地神相助,近前抄了一根门闩,迎将上去,指东打西,只听乒乓一阵响亮,打倒了七八个人,越打越有精神,众人害怕倒退。刘万山见来得凶猛,暗说:「不好!一人舍命,万夫难当。」遂吩咐:「不用打了,给他拿一吊好钱吧。」
17 张宝庆闻言,暗想:「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小子既服了软,就算完。」遂接钱在手,出了天顺当,奔出城来见了皇爷,述说一遍。皇爷说:「你回京,我进通州城。」遂将当票揣起,二人分手。这且不表。且言嘉庆皇爷出京通州私访,未曾出宫,即在上书房留下一道谕旨,是令十七王爷、勉三王爷赴通州接驾之旨,要改扮行装,须要严。二位王爷得了谕旨,立刻改换行装,暗暗出京,迳奔通州大路而行。
18 未知赴通州接著圣驾否,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26977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