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北游录纪邮上

《北游录纪邮上》[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盖抵燕之明日。为览揆之辰。时严寒中肺。苦咳疾。兼旬而瘥。因废书久之。迨改旦。冻墨始融。按历诠遇。虽兀坐穷邸。不迹户以外。而衾影之愧。有负餔啜。日月之逝。徒竢河清。每一兴怀。未尝不黯然而自失也。驹隙如驶。虫鱼不休。昔人云。蒲柳之质。望秋先零。与其零也。不如编而辑之。故纪邮。
2
甲午 (公元一六五四年 清顺治十一年)
3
正月壬辰朔。晴。先是。积雪道淖。朱太史午出朝。云宴特盛。乳茶炊食。列淆二十器。同席四人。三品上始觞。馀不及沾也。炊食系东制。异于常蒸。未刻。日生左珥。
4
癸巳。晨入宣武门。 元顺承门。俗因之。 稍左天主堂。访西人汤道末 若望 。大西洋欧罗巴国人。去中国二万里。万历戊午。航海至广州。其舟载千人。历二年。同辈十二人。至者七人。从江浙入燕。故相上海钱文定 龙锡 以治历荐。今汤官太常寺卿。领钦天监事。勑封通玄教师。年六十有三。霜髯拂领。先是。万历辛巳。欧罗巴国利玛窦入中国。始到肇庆。表贡耶苏像、万国图、自鸣钟、天琴等。庚戌卒。勑葬阜城门外二里。其徒先后至。严事天主。筑堂。其制狭长。上如覆幔。傍倚疏藻绘诡异。供耶苏画像。望之如塑。右像圣母。母冶少。手一儿。耶苏也。耶苏译言救世者。一曰陡斯。汉哀帝元寿二年庚申生如德亚国。圣母玛利亚。本王族。童贞不嫁。忽娠天主。六十三卒。后三日复苏。升天。天主年三十三上升。其教耶苏曰契利斯督。法王曰俾斯玻。传法者曰撒责而铎德。 如利玛窦等。 奉教者曰契利斯当。祭陡斯以七日。曰米撒。其降生升天等日。曰大米撒。玛窦亡。其友庞迪峨、龙华民辈。代主其教。今汤氏尤见重。登其楼。简平仪、候钟、远镜、天琴之属。钟仪俱铜质。远镜以玻璃。琴以铁丝。琴匣纵五尺。衡一尺。高九寸。中板隔之。上列铁丝四十五。斜系于左右柱。又斜梁。梁下隐水筹。数如弦。缀板之下底。列雁柱四十五。手按之。音节如谱。其书叠架。茧纸精莹。劈鹅翎注墨横书。自左而右。汉人不能辨。汤氏善饮啜。颇厚自奉。别而出。壁示今岁春牛式。干以桑柘木。县治左门为承板。又西至象房。旧象十有七。新象三。俱黎色。象奴命之呈技。随命随籁。无不各肖。越朝日列仗。视秩科为差。疾则代。伤人则杖或贬秩。终不敢越位。吕氏春秋肉之美者有髦象之约。约。即鼻也。是日。阴。归涂冻融。履化为屐。
5
甲午。报谢诸客。午微雪。吾乡计相昨贻单刺。余亦如之。或议其非分。余曰。适乏全绯。非敢越也。过同里陈木菴。木菴谒选未见。前月明经三人赴铨。探筹再得粤西。共悸惧郤不能手。太宰命代筹。又粤西也。因叹功名之不可强如此。
6
乙未。晴。风甚。有召箕者。问吾家。云平善。
7
丙申。阅金史竟。
8
丁酉。
9
戊戌。馆人言保定新安县饶鱼蟹菱藕。尤多水鸟。市卵绿色。
10
己亥。
11
庚子。偶读朱子价 曰藩 山带阁集。其忆梅诗。冰夜几回销夜月。雪香将不胜春风。道家本行经云。夜月能销冰。时对冰月。为录其语。
12
辛丑。阴。
13
壬寅。家讯附陈木菴。余少向平之累。而故园屡梦。知五岳未易装也。夜放火树。
14
癸卯。始霜。时重阴寒冱。虽晚霁而道淖。禁足久矣。日每匿。月每饶。若相避也。
15
甲辰。晴。
16
乙巳。闻前门售龙象诸灯。出巷以淖止。而诸灯或进之大内矣。去秋八月。官家命制鳌山。以期促。不果。
17
丙午。寅刻雪。寻止。薄暮微雨。阅元史竟。
18
丁未。晴。 戊申。阴。 己酉。 庚戌。
19
辛亥。始晚霁。是夕。闻客徵火事所始。按汉武帝祀太乙。自昏至明。僧史谓西域腊月晦日。名大神变。烧灯表佛。汉明因之。然腊月也。梁简文列灯赋。陈后主灯诗。未详其月日。初唐史上元张灯。睿宗景云二年始连三夜。宋太祖乾德五年始增十七十八两夜。理宗淳佑三年始十三日起。明初放灯十日。
20
壬子。晴。夜梦亡友王介人论诗。
21
癸丑。出广宁门 元彰义门。俗因之。 里许。入天宁寺。故阉赵连城 之璧 尝掌惜薪司。出曹化淳之门。僧其服。语旧事一二。不忍述。寺塔高十三寻。四周缀铎万计。夜屡放光。隋文帝尝遇阿罗汉授舍利一裹,乃分致雍、岐等三十州。州各一塔。幽州弘业寺其一也。或后为天宁。志轶之耳。塔前一幢。书法遒古。永乐间。修寺。少师姚广孝自庆寿寺退居焉。
22
甲寅。过陈木菴。
23
乙卯。
24
丙辰。仍游天宁寺。寺左周垣似废冢。以问赵常侍。云故司礼萧氏敬也。敬事正、嘉两朝。墓左弘化寺。今废。又北松林菴。并敬立。嘉靖□□筑外城。而菴隔矣。还入礼拜寺。成化中锡额。西域回回降人斋诵处。记云。尊天主教。益信大欧罗巴之说。有自来矣。
25
丁巳。始闻归雁。是日。朱太史被命呈草。书进一绝句。五云近接御炉。天语传呼试彩笺。丹禁盘盂皆敬胜。犹怀笔谏效前贤。
26
戊午。访嘉兴曹秋壑太仆及武康韦剑威 人龙 。并不值。余本蠖蛰。以太仆语及。故先之。闻剑威尝谒思陵。欲问程耳。晚过崇福寺。故唐悯忠寺也。太宗征高丽。聚战骨于营州柳城。更建寺荐福。有悯忠阁。明宣德十年改额崇福阁。新修云观音阁。旧石刻二。曰范阳郡悯忠寺。至德二载十一月十五日建。大唐光天大圣文武孝感皇帝敬无垢净光宝塔颂。范阳府功曹参军兼节度掌书记张不矜撰。御史大夫史思明奉承奉郎守经略军胄曹参军苏灵芝书。又重藏舍利记。景福元年十二月十八日。□□街内殿讲论兼应制大德沙门南述略曰。隋文帝潜龙日。有梵僧自印度至。授舍利子一瓶曰。此释迦佛遗形耳。檀越可为主。暨登宝位。开皇至仁寿二年壬戌正月。勑天下大州一百处。置舍利塔。时幽州节制窦□剏木塔五层。饰以金碧二百。三十三年天火焚塔。丙寅六月发其缄。舍利光芒异采。寻捧金函于东门上。献黄金瓶。如麰麦量。内藏一粒仁寿舍利也。二粒在塔□内。又二粒在小金合子内。又九十粒如银粟状。在琉璃瓶内。玉环二。发七综。金桐棺椁。异香钗钏等。今又有二粒舍利。光彩甚莹。在银结蓧琉璃瓶内。即故□坛大德明鉴。平昔随身供奉。临终授弟子栖忍。今同收函内。
27
己未。大风。
28
庚申。曹太仆见枉。语先朝事二则。俄江南都司龙游袁之俊至。袁善形家言。于溧阳陈相国有孙嵩之德。故游燕以武举起家。颇闻江南逆案之惨。
29
辛酉。晚阴。是日阅平凉府志。中丞赵时春作。官师人物备美刺。艺文不载。称信史矣。夜雪。
30
二月壬戌朔阴。先斋沐。卜筵篿于正阳门之关庙。因入城。东过玉河桥沼涯而北。碧瓦朱门。西历邓将军庙。 旧台基厂。黄屋帝制。 经东长安门而回。有竖标鬻其子者。闻畿以南流亡载道。是日。朱太史赐裘。同弘文院侍读学士孟津陈 、侍讲钱塘黄机、国史院侍读学士钜鹿杨思圣。
31
甲子。晴。
32
乙丑。早雾。同友人访朱义儒于仁威观。及其师归安陆禹畴。夹道松柏。亦百年物。晚共雷常侍语。常侍号飞鸣。□尝预司礼监南司房。今贩钱。相邻。访以旧事。不觉泣下。拭袂而别。中夜微雨。
33
丙寅。午稍霁。陆禹畴来。时选中翰。陆选而不售。
34
丁卯。晴。
35
戊辰。入山川坛。坛周垣六里。东北门内荧惑神祠。祠前麦陇极望。又垣截其南。穿入。过太常寺祠祭署。西走数百武。南至斋宫。周庑若干楹。设御座。浅紫色。丹其障泥。背以漆屏。寝殿五楹。左右厢三之。又东膳房。而钟鼓楼、銮驾库。分峙斋宫之东西隅。由斋宫西出。则籍田所也。设苇殿三楹。连幕十五楹。荫其田。衡十步。田东西各茇舍。以列环卫。直北更衣殿。殿左旗纛。庙右飨殿。祠太岁风云雷雨岳镇海渎。东西二庑。祀山川月将城隍之神。正陛九出。西南先农坛。坛北幕次及于神庖。凡十竈。夹以井。西出宰牲所。二铜釜。可受水数石。驰道松柏挺蔚者。二百五十馀年。太岁殿之东有大松。偃而不拔。搘以柱。行人出其下。时且耕籍。各役交鹜。有汲者云。崇祯十三年后绝绠矣。
36
己巳。仍过山川坛。是日。闻示内院以先朝朝祭服。夜大风。且微雨。
37
庚午。阴。阅谢在杭北河纪。始得旧游之概。是日寒。
38
辛未。晴。
39
壬申。
40
癸酉。自正阳门东行。观太学石鼓。在先师庙门内。高二尺。广径尺馀。形似鼓而项微圆。其一如臼。周宣王之猎碣也。初弃陈仓野中。唐郑馀庆徙凤翔县学。而亡其一。宋皇佑四年。向传师得之民间。宋大观二年。徙京师国学。金嵌其字。靖康二年。金人辇至燕。剔其金。置大兴府学。元大德十一年。大都教授虞集移国学。其篆籀凡六百五十七言。宋治平中存字四百六十五。元至元中存字三百八十六。今存字三百二十五。麻城刘侗曰。谓周宣王之鼓。韩愈、张怀瓘、窦臮也。谓文王之鼓。至宣王刻诗。韦应物也。谓秦氏之文。宋郑樵也。谓宣王而疑之。欧阳修也。谓宣王而信之。赵明诚也。谓成王之鼓。程林、董逌也。谓宇文周作者。马子卿也。按金翰林学士茌平马定国子卿作石鼓辨万馀言。以字画是宇文周时所造。愚不解字学。北朝绮靡。以匹古诗。妄矣。又刘侗曰。今衡阳县合江亭石鼓书院。有石鼓一焉。其大覆钟。其字禹篆。其文禹禋祀文也。西出集贤门。有元加封孔子碑文。明洪武二年学制碑云。北平等处行中书省准中书礼部咨呈云云。犹宋元式也。内选民间子弟人才俊秀年十五以上。读学庸论语四书完者方许入学。教授一员。教礼、教律、教写字。训导二员。教学、教射、教数。大成殿、彝伦堂。俱元许鲁斋先生植。其地近安定门。还经鼓楼。楼毁而石洞高筑。雄风四来。稍北钟楼。其制其毁并如之。南直皇城之北安门。万岁山负皇城矗然在望。濯濯也。相传金人以蒙古国土山有王气。凿载其土抵幽州积为山。见樗斋客话。愚未敢信。金人都燕。海陵王好土木。或其时加筑也。俗云煤山。崇祯己巳冬京兆某疏果积煤也。读者嗤之。度万宁桥。桥西通积水潭。为巨浸。稍南循北安门外而西。曰水关。则积水潭导关下入皇城西苑为太液池。竚览潭影。凫鷖飞沈。远荷田田。如闻香气。寻出宣武门。柳色淡黄。终日走三十里。足克副之。夜同胡伯禹 饮。又觞月。颇酣。
41
甲戌。胡伯禹言往时昆山陈公虞 懋德 司理杭州。尝判嫁二妓。一不□安其室。嫁一髹者许某。贫甚。隆冬不纩。即漆布夹以絮。故狎客携樽欲饮其家。髹者不敢拒。妇出曰。妾在青楼时。何但侑诸君。虽佣乞可接席也。今为良人妇。安得更见辱。若此阃可渎。设携之贵阁。亦何所碍。客惭而退。陈司理秩满迁去。故倡来讼。许氏妇结裾引刃。期以必死。诸生义而诉其事得全。惜其人微不传也。许氏居碧莲馆前。夜雨。
42
乙亥。晴。
43
丙子望。是日籍田。往灵佑宫。填阗不前。夜梦李于麟、徐子与、吴明卿同旅舍。暮雨。共论正德以后卿辅。于麟问明卿曰。若颇攻林贞肃私事。然渠能持正。余曰。其私事有据否。此公好名。如抚四川。值逆瑾败。补疏攻之是也。寤后漫记。使锺。谭地下闻之。又增一白雪楼钝贼矣。
44
丁丑。午。访浦江郑维持□□。前识其人为义门之裔。特扣之。云自宋元来。同居十世。明高皇帝以龙凤五年下婺州。李文忠再以闻。上手书孝义家。而孝字上画墨淡。因曰。江南风土薄。惟愿子孙贤。遂免其徭。后郑洪为内藏库提点。坐累。法当籍。上曰。此一人事。无预举家。洪同辈二十五人。洪行十一。伏法。馀析二十五房。始异爨。所居距县城二十五里。界绍兴。宋学士濂尝馆其家。去郑氏三里。偶得坎地。得石刻云。宋公园。学士异之。因移家焉。女字郑杕。今族籍千馀人。迨明末未尝徭也。余曰。闻建文帝尝匿郑氏所。洵乎。曰。相传建文帝尝来。里人陈子七诉于官。且言藏械七柜。而郑氏七柜。二藏书。五藏械。有司按之。再启柜见书而止。还寓。则朱太史以曹太仆所藏贺监孝经序见示。盖檇李项氏物。行草一幅。并无识跋。不知何以定为贺监也。曹太仆时柬居停云。太仓吴骏公欲枉我。嘱令先之。
45
戊寅。阴。清明节。
46
己卯。晴。访吴骏公先生。不值。晡刻。走西河堰书肆。大不如金陵、苏杭也。是日。闻内院俱家内直。
47
庚辰。昧爽。雨寻止。
48
辛巳。晴。大风。寒。
49
壬午。出左安门探韦公祠海棠。自寓舍至其处。可十二里。正德甲戌。司礼太监韦霦预卜葬于十里河。立弘善寺。赐额。归田二十顷赡僧。故不废。佛殿后苹婆树一。大合抱。内祠霦。有海棠二。各合抱。歧干丛条。尚未萼也。自甲申来。今百四十一年。木之寿有限。似易于见长。记南都静海寺海棠。为永乐七年太监郑和舶上物。大不及此。或曰梨树接铁梗海棠则成西府。理或有之。寺左即霦墓。丙舍颓垣。幸未全废。又左英王墓。朱门鱼钥。道树五尺之臬。圬以朱。朝士俱下骑。寺右太监魏绅墓。万历丁未。绅主东厂。庚戌。主司礼。碌碌苛谨同于霦。而霦藉海棠以著。幸矣。馀墓并毁。还经金鱼池。在天坛北。筑堤壅池。绮疏朱户。汉丞相通太庙垣论死。天坛何地等于濠濮间。齿路马、秘温室者。独未之闻乎。同行范仲茂。拉市饮而反。则吴骏公先生见过。不值。
50
癸未。
51
甲申。仍访吴太史。语移时。晚招饮。以国榷近本就正。多所裁订。各有闻相证也。太史不善饮。余颇酣。
52
乙酉。
53
丙戌。陈木菴来。知邑人王倪生至自江宁。夜梦窜籍登乡荐被纠。欲上书。措大积习。固不俟卢生枕中耶。
54
。孙侍郎北海)  丁亥。阴。过曹太仆借书。出刘若愚酌中志三 【 承泽】 崇祯事迹一袠。酌中志旧尝手录。今本加详。盖此阉继编者屡矣。前以问赵常侍。云若愚风狂不足信。入宫之嫉也。侍郎辑崇祯事若干卷。不轻示人。又著春明梦馀录若干卷。并秘之。还访王倪生。不值。巳吴太史柬及近事。随答之。暮雨。
55
戊子。 己丑。 庚寅。
56
三月辛卯朔。大慈仁寺 俗呼报国寺 伽蓝殿海棠二株。亚韦祠。烟姿猗那。贵人方席其下。亟去之。颇似汉武帝帷中见李夫人也。
57
壬辰。午过吴太史。读近诗。其箫史青门曲曰。箫史青门望明月。碧鸾尾埽银河阔。好畤池台白草荒。扶风邸舍黄尘没。当年故后婕妤家。槐市无人噪晚鸦。却忆沁园公主第。春莺啼煞上阳花。呜呼先皇寡兄弟。天家贵主称同气。奉车都尉谁最贤。巩公才地如王济。被服依然儒者风。读书妙得公卿誉。大内倾宫嫁乐安。光宗少女宜加意。正值官家从代来。王姬礼数从优异。先是朝廷启未央。天人宁德降刘郎。道路争传长公主。夫婿豪华势莫当。百两车来填紫陌。千金榼送出雕房。红窗小阮调鹦鹉。翠管繁筝叫凤凰。白首傅玑阿母饰。绿鞲大袖骑奴装。灼灼夭桃共秾李。两家姊妹骄纨绮。九子鸾雏斗玉钗。钗工百万恣来取。屋里熏炉滃若云。门前钿毂流如水。外家肺腑数尊亲。神庙荣昌主尚存。话到孝纯能识面。抱来太子辄呼名。六宫都讲家人礼。四节频加戚里恩。同谢面脂龙德殿。共乘油壁月华门。万事豪华有消歇。乐安一病音容没。莞蒻桃笙朝露空。温明秘器空堂设。玉房珍玩宫中赐。遗言上献依常制。却添驸马不胜情。至尊览表为流涕。金册珠衣进太妃。镜奁钿合还夫婿。此时同产更无人。宁德来朝笑语真。忧及四方宵旰甚。自家兄妹话艰辛。明年铁骑烧宫阙。君后仓皇相诀绝。仙人楼上看灰飞。织女桥边听流血。慷慨难从巩公死。乱离怕与刘郎别。扶携夫妇出兵间。改朔移朝至今活。粉碓脂田县吏收。妆楼舞阁豪家夺。曾见天街羡璧人。今朝破帽迎风雪。卖珠易米反柴门。贵主凄凉向谁说。苦忆先皇涕漪涟。长平娇小最堪怜。青萍血碧他生果。紫玉魂归异代缘。尽叹周郎曾入选。俄惊秦女遽登仙。青青寒食东风柳。彰义门边冷墓田。昨夜西窗仍梦见。乐安小妹重欢宴。先后传呼唤卷帘。贵妃笑折樱桃倦。玉阶露冷出宫门。御沟春水流花片。花落回头往事非。更残灯灺泪沾衣。休言傅粉何平叔。莫见焚香卫少儿。何处笙歌临大道。谁家陵墓对斜晖。只看天上琼楼夜。乌鹊年年他自飞。
58
癸巳。阴。曹太仆来。语久之。许借王元之小畜集、顾玉山倡和集。
59
甲午。
60
乙未。暮雨。饮酣。酒。蒸羊酥为之。积水味冲。冷饮颇不膻。又酥饼坚如石。气稍膻。可经数年。耐饥渴。东人珍之。并内赐也。
61
丙申。晴。
62
丁酉。阴。大风。武康韦剑威来。晚啖龙须、羊肚二菜。龙须出天坛。细短如翠。甲申。有友携濮州羊肚菜。形味并切类。今全不之似。何也。
63
戊戌。风甚。
64
己亥。晴。 庚子。
65
辛丑。吴太史示流寇辑略。夜阅陈百史石云居集。虽左王李而右晋江、毗陵。亦近作匠心者。
66
壬寅。
67
癸卯。石云居集阅竟。是日。闻陈百史末命。存则人。亡则书。岂是之谓耶。
68
甲辰。大风霾。
69
乙巳。阴。早至宣武门直舍。盖溧阳之杜邮也。失导而反。午复观大慈仁寺海棠。徙倚少刻。雨丝逐我矣。
70
丙午。晴。
71
丁未。过曹太仆所。自云收宋诸家集百二十馀种。
72
戊申。过吴太史。值金坛王有三选部 。追语江左旧事。不胜遗恨。
73
己酉。是日立夏。过陈木菴所。
74
庚戌。 辛亥。
75
壬子。会陆禹畴。云浙西斗米三钱。颇忧内顾。
76
癸丑。晡刻。或拉以市饮。颇醉。
77
甲寅。阴。
78
乙卯。大风。
79
丙辰。晴。仍风霾。
80
丁巳。
81
戊午。都人聚祷东岳庙。在东便门外。梨园各列帜以赴之。士女填道。余不能从也。闻乘舆杂出。时未之辨。 东岳庙帝像相传元昭文馆学士宝坻刘元造。
82
己未。
83
四月庚申朔。往东岳庙。将至而行人寂寂。遂中返。是日倪生来。不值。
84
辛酉。过王倪生所。亦不值。
85
壬戌。大风。
86
癸亥。过曹太仆所。太仆极论明诗。推李空同为杜陵的派。且诗之有何、李。如禅家南北二宗。宗李氏如孙宜之 、孟望之 、郑善夫 辈。宗何氏如薛君采 、高苏门 叔嗣 、徐迪功 祯卿 辈。尤彰彰者也。于麟、元美。积习殷陈。终不逮空同云。
87
甲子。晚步菜市看芍药。不值。
88
乙丑。
89
丙寅。过陈木菴。时木菴兄澹如及俞公调以部试至。得张元岵书。知若谷太史、沈沧屿太常获邱园之贲。先是正月余柬太史。亦及此事。
90
丁卯。晨闻戴胜。吾乡云炙山看火也。已访俞公调、陈澹如。备悉乡曲之赜。还过吴太史。剧论二十刻。因出其诗文四袠。读一二篇。其势如钱塘八月潮。因携归。烛未跋而竟。是日。佛成道之辰。都人煮豆。任人掬焉。云结缘。余乍值之。不觉也。计陈素菴计相孝廉时。云尝四月八日游西山。犹有前元钓轩之风。道列淫肆。值一矮僧。戏施钱若干。三施三入肆。复施之。辞力不任矣。时以为笑语。在崇祯乙亥夏。并附识之。
91
戊辰。夜大雷雨。
92
己巳。
93
庚午。连雨后。晚饮葡萄架下。颇醉。
94
辛未。晴。同友人观剧。是日不胜杯酌。
95
壬申。饮葡萄架下。对月。
96
癸酉。邑人居亶升 来。邮家报及张书乘、钱紫一、赵介眉手札。
97
甲戌。有自杭来者。云仁和劫狱。不即得。午步大慈仁寺。晚又饮葡萄下。
98
乙亥。晨雨。
99
丙子。陈澹如兄弟来。
100
丁丑。过王倪生。已授长芦盐运司知事。饭我。是日。吴太史借旧邸报若干。邀阅。悉携以归。
101
戊寅。展抄邸报。棼如乱丝。略次第之。
102
己卯。同馆沈叔明还义乌。附家报。
103
庚辰。辛巳。
104
壬午。仁和卓太史 招饮。不赴。暮大雷雨。
105
癸未。阴。晚霁。陪浦江张月征 以迈 饮。登露台。西山浮青如寸黛。为之沾醉。
106
甲申。
107
乙酉。进贤陈旭生 启东 晨访。午后。报卓太史。不值。会韦剑威。语久之。还过吴骏公太史。极论旧事。且述辛未南宫放榜之前夕。梦坐一大公署。最宏丽。徐九一、夏彝仲携樽倾倒。送之仪门。回顾门封。曰詹事府。又出门屏。墙上大书曹勋。字径二尺。果冠南宫。而体羸常惧羲驭之促。叨一第。年二十三。意历詹事。不越二十年。未尝躐进。及甲申夏。蒙召。谓且詹事我也。果如之。人生进止。默有权衡。岂非天哉。是日。大学士张中柱 卒。年三十有六。亡子。时座客自其邸来云。渠父尚书 。支离床褥间。诳以已得孙。今溘焉朝露。并无期功之戚。向蔬素。入相始荤。临绝题二诗如偈。有客叹曰。溧阳千磨百铄而不死。死之以弓弦。中柱平生无一皱眉事。朝花夕陨。事何可料也。
108
丙戌。访陈旭生于米市。
109
丁亥。夜同义乌丁天心 世勋 饮。丁冒满洲计姓。壬辰捷南宫。除名。
110
戊子。早过吴太史。多异闻。别有纪。
111
己丑。
112
五月庚寅朔。过王倪生。于市见桑椹。念吾乡桑条早伐矣。安得椹。兹岂涿州楼桑遗物耶。
113
辛卯。热。壬辰。
114
癸巳。俞公调来。约明午小饮。晚同诸客宴。啖文官果。即槟榔也。剖肉旋如螺实。初成甘香。久则微苦。昔唐德宗幸奉天。民献是果。遂官其人。故名。亦曰马金囊。
115
甲午。早微雨。度不能赴俞公调之约。俄云翳解驳。即过之。同陈澹如、木菴薄醉游灵佑宫。欲雨即别。抵寓。雨大至。
116
乙未。晴。
117
丙申。访胶州纪春晓 腾蛟 。盖故交也。甲申。任南京户部主事。与高相国有联。相款洽。乙酉六月。别于钱塘。今除光禄寺良酝署正。闻其至幸甚。相见劳苦。知高相国已葬。二孙能自力胜寝邱负薪者。良足慰也。光禄清约。不敌一苜蓿。起自收籍。畴为堪之。
118
丁酉。早过吴太史。每一论文。亹亹数百言。下上今昔。不竢捉尘也。午同友人入汤道末园。中方池通铜窍于井。井上转铁轮。则池水喷注如趵突。至四五尺。石榴本大于拱。有古致。友人拉市饮。颇醉。晚寄胶州高公子书。
119
戊戌。阴。身触寒不快。
120
己亥。晴。过俞公调。闻友人安义令徐公伟坐累。
121
庚子。暮雨彻夜。北人方刈麦。苦之。夏至后壬日立霉。南方器服俱蒸润改色。北方则否。今燕中略似之。
122
辛丑。晴。
123
壬寅。晨旭见。俄雨。
124
癸卯。
125
甲辰。陈澹如来别。时体小剧。逾旬不御酒。
126
乙巳。
127
丙午。过陈澹如。附家报。暮雨。
128
丁未。连雨大无麦。
129
戊申。晴。 己酉。阴。
130
庚戌。晴。暮大雨。
131
辛亥。 壬子。晴。
132
癸丑。阴。过曹太仆。值汪尔陶 同饮。暮雨。
133
甲寅。晴。 乙卯。暮雨。 丙辰。夜为甚。
134
丁巳。晴。 戊午。
135
六月己未朔。夜大风雷雨。
136
庚申。阴。是日浴象宣武门外。导以鼓帜。馀日竟一浴。
137
辛酉。始见蝎。苦热。
138
壬戌。薄暮。曹太仆于厅事。免摄衣冠。揖之。汗雨下。固知野性。
139
癸亥。
140
甲子。始啖银桃。味香脆隃于常。云出安肃。按一统志。上林苑出金桃玉桃。今都人大桃仅以银称。或即其种。昧所出耶。
141
乙丑。贷居亶升十金。先是亶升道劫也。
142
丙寅。夜热甚。时谓去冬之寒。今之热。前未有也。
143
丁卯。又作家报。寄俞公调所。还过吴太史。晡刻暴雨。诘朝不止。
144
戊辰。午霁。暮闻邸报。寇及海盐之澉浦。念桑梓。夕不能寐。
145
己巳。晴。庚午。暮雨。辛未。晴。夜又雷雨。
146
壬申。晡刻雨连日。癸酉。晚凉甚。
147
甲戌。阴。是日册中宫。闻宴汉官二百馀员。总五席。
148
乙亥。早雨而霁。
149
丙子。晴。访司城宋俊伯 时英 。吾杭人也。始任见枉。
150
丁丑。夜雨。戊寅。晴。仍热。己卯。庚辰。
151
辛巳。晨过朱义儒于仁威观。以尚寝。去之。苦热也。屡闻江南旱。又多警。累旬不快。
152
壬午。东安尉言某偶至。云邑被水日。刑部尚书巴哈纳、礼部左侍郎吕崇烈奉赈。傔从满洲大人二。译字生四。通事二。馀又百馀骑。四日费三百金有奇。饥民万五千人。各给钱三百五十。年七十以上。加布一疋。计布二千疋。须千金。乡人来候三四日。多道死。且给不偿费。具文塞责类如此。至县官苦供亿。又无论矣。余闻而恻然。是日雨。
153
癸未。 甲申。
154
乙酉。晡刻大雨。
155
丙戌。阴。同宴观剧。以朱太孺人生辰也。晚饮葡萄下。余有殷忧之疾。先卧。
156
丁亥。晴。暮大雨。
157
七月戊子朔。晴。
158
己丑。有以玄玉镜售朱太史者。径九寸。厚七分。漆光善鉴。按黑玉曰瑛。未尽镜也。是日。钦天监博士朱辰伯 廷枢 伴使琉球。命下三日遽行。不及别家人。其子在太史所。闻之惋叹。夜大雨。
159
庚寅。午又雨。是日。朱太史晋内翰林弘文院侍读学士。
160
辛卯。晴。
161
壬辰。观西河堰书肆。值杭人周清源。云虞德园先生门人也。尝撰西湖小说。噫。施耐菴岂足法哉。还过吴太史。方抱疾。
162
癸巳。暮同张月征饮。属醉。
163
甲午。过陈木菴所。问其诠选。未及也。
164
乙未。阴。
165
丙申。晴。过纪光禄所。门戺萧瑟。有陆沈金马之叹。暮又雨。
166
丁酉。霁。 戊戌。夜月。有佳致。 已亥。
167
庚子。或言婺人质赵承旨所书兰亭序并画。亟往眎之。赝本也。废然而反。
168
辛丑。阴。
169
壬寅。是日中元节。燕人多墓祭。车马踵属。夕不月。中夜大雨。
170
癸卯。阴。 甲辰。晴。
171
乙巳。候吴太史。其乡人周子俶 至。兼访之。太史强起。语移时。因借其钱牧斋所选明诗。
172
丙午。闻吾乡米贵。甚为之愕然。求乡人访之。不值。
173
丁未。阴。过陈木菴、居亶升。亶升云六月初斗米三钱。今当溢矣。
174
戊申。
175
己酉。晴。午过吴太史、周子俶所。太史疾少间。云先朝节慎库内图书。俱宋宣和物。金人入汴。归于燕。元仍之。明初。徐中山下燕。封府库图籍。甲申之变。李贼遁。都人清宫。同年孙北海身入大内。见封识犹中山时也。今散佚无一存。向分赐诸臣书画。北海得大观殿法帖。宋高宗所赐喻樗者。多锺王秘迹。又李贼焚六科廊。而先朝之疏钞尽矣。又云。欧阳永叔五代史颇略。宋太宗勑修册府元龟。五代事杂见。如汇之可补永叔之阙。
176
庚戌。辛亥。壬子。暮雨。
177
癸丑。阴。闻乡警。忧之。
178
甲寅。午访曹太仆以南耗。不之值。苍头云流闻未足据也。过纪光禄。得诸城丁野鹤 耀亢 词二。剧为鼓掌。又诗若干首。齿牙流利。或不免伧父耳。晚同张月征饮葡萄下。啖西洋饼。盖汤太常饷朱太史者。其制蜜麪和以鸡卵。丸而铁板夹之。薄如楮。大如碗。诧为殊味。月征四枚以示寓客。夜微雨。
179
乙卯。晴。
180
丙辰。早雨。俄霁。过吴太史所。语二十刻。别有纪。
181
丁巳。晴。
182
再号。御重裘趋宣武门待启。啖糜二器。直走中逵以及德胜门。出五里土城。相传古蓟门遗址。亦曰蓟丘。非蓟州也。稍北土城湾。十二里清河桥。清河源昌平之一亩泉。经燕丹村东南。合温榆河而来。桥勒石半毁。其势闳壮。里许则清河集。殆三四百家。又里许。石桥如南。勒石曰朝宗。桥下游鲦可鉴。二十里回龙观。七里半壁店。四里满井。井潴水高于地。巨柳二。荫以祠。又□□里安济桥。跨沙河。里许巩华城。沙河行宫在焉。先朝谒陵所驻跸也。规制如大内。有分守公署戍舍。城西居人数百家。长杨五柞。甘泉翠微。自昔离宫多矣。未始城也。今丹楼如霞。重关如瓮。徒栖乌早暮耳。暑暍且足茧。虽对远山心目为开。而疲极。遂策蹇。少顷。西山云如墨。且雷声隆隆。途人曰。西南雨矣。幸自外也。十里德陵果园。各陵并有园。树桃梨等殷荐。以寺人领之。五里白浮山。上二龙潭浮出。白浮村至青龙桥。袤五十馀里。度山下。由所凿径而行。人离之。指东曰龙山。西曰凤凰山。似失实。五里演武场。入昌平之南门。宿于逆旅。会雨作。有雹如栗。俄止。立舍外北望。翠微千重。骇曰。城中安得有此。土人曰。此即天寿诸山也。贳升酒自劳。寝颇酣。中宵逗微月。喜诘朝成游矣。�  八月戊午朔。
183
己未。霁。欲觅驴陵游。逆旅问谁为陵者。曰。银泉山。盖往闻先帝葬银泉山也。逆旅曰。道近甚。何驴为。啜麪而行。谯楼当中。榜曰咫尺五云。亦胜概也。西经故都督孙祖寿少保坊。出西门经朝宗坊。沿道湿沙。槭槭有声。循山折而北望。石坊横空。又望丹阙金碧。意为红门也。将趋之。途人曰。如往银泉山也者。西可径也。遂西向。久之。度可六七里。问程焉。曰。未已也。悔为逆旅所卖。野黍多刈。荞麦作花如雪。果园接趾。少垂实者。屡迷屡问。偶从一梓人。渐及西红门。有老阉策杖而下。梓人指曰。此守思陵许公也。杖者问余何往。曰。银泉山。曰。银泉山芜甚。何往也。余不解其意。别而前。自西红门数百武。黄屋在望。甚俭。稍西北。丹楹碧瓦。松楸沈沈也。余越黄屋而过之。问梓人此何所也。曰。崇祯皇帝葬处。余愕然。仰视黄屋之额。果思陵也。亟反步。披莽棘。抵周垣之南垣。博六十步。中门丈有二尺。左右各户而钥其右。为雪涕叩陛下。念重趼至此。咫尺不及详五步之内。岂吾固有所恨耶。仍雪涕叩而退。垣左才二松。其西南三十步有短垣。树六石碑。就视之。故司礼秉笔太监王承恩冢也。顺治二年四月勑立。取故道而下。稍憩一菴。则许氏阉适在。为述其故。许氏曰。吾前知足下意。乃云银泉山何也。银泉山葬神庙贵妃郑氏及皇贵妃李氏、顺妃李氏、昭妃刘氏。非遗髯也。思陵本故田贵妃园。李贼委先帝后梓宫于昌平城外。于是吏民悲泣。醵葬于此。顺治二年。始春秋祭羊豕。凡十三陵。而定陵不与焉。各陵祭田六顷。奉祠太监二人。陵户八人。顺治六年裁。止田一顷。收才十缗。以祭不赡。诉之州大夫。大夫曰。虽不祭。亡害。吾曹惧违清朝之令德。于是清明、霜降二节。具羊豕合祭于红门外。正旦、元夕、七月望、冬节各素祭。荐酒一巵。望、朔二十钱。燃寸烛。献茶三瓯。崇祯家老奴不过如此。余听之泣下。许又曰。吾乾清宫直暖殿。今守思陵。閴寂不可堪。西北松楸沈沈者。世庙诸妃园也。吾寓焉。先生少休。令陵户以门牡至。恭谒思陵。行不孤矣。余起谢。往竢于思陵门外。亡何。陵户启钥。垣以内左右庑三楹。崇不三丈。丹案供奉明怀宗端皇帝神位。展拜讫。循壁而北。又垣其门。左右庑如前。中为碑亭。云怀宗端皇帝陵。篆首大明。展拜讫。出。进北垣。除地五丈。则石坎。浅五寸。方数尺。焚帛处。坎北炉瓶五事。并琢以石。稍进五尺。横石几。盘果五之。俱石也。蜕龙之藏。涌土约三四尺。茅塞榛荒。酸枣数本。即求啼乌之树。泣鹃之枝。而无从也。生为万乘。殁为游魂。又展拜。泣不自禁矣。出飨殿。许氏至。更述先帝临变。所以命东宫公主者憯甚。其略曰。司礼王德化酿乱蛊先帝。及事棘。先帝罢德化。改王之心掌篆。末以东宫属嘉定伯。永王属□。定王属之心。谕逃民间。尔毋狃故态。凡外人年长者。兄事之。庶可免也。之心归私舍。以委苍头某。遽自经。苍头某献之贼。吾尝入皇城。有三十骑拔刀胁太子二王而出。辟易侧立。太子涕下。吾亦涕下。太子手□黄裹。忽遗地。命拾之。对以未敢。贼骑骂曰。尔内臣何不为效力。乃曰。惟将军之命。拾上太子。不知所裹何物也。在乾清宫久。雅习太子。是冬京师来太子。伪也。吾次年始守陵。问以发陵事。曰。各陵无恙。独银泉山。去此尚三里。四妃园盗掘。捕□之。枭于昌平之谯楼。脑傅红门。亦清朝之德也。陵木伐尽。享殿不闭。绮疏藻井。百不一全。溲勃接于几筵。废兴天也。吾曹岂知有今日哉。余听之。惟泣下。抗手而别。取故道反。先后三十里始晡。倦卧逆旅中。移刻起。问狄梁公 仁杰 、刘谏议 二祠。逆旅曰。并在旧县。距西门八里。狄祠多古槐。云手植。岁四月朔致祭。商货辐辏。今祭而不市矣。考昌平置县自唐。五代后唐改县燕平。石晋仍昌平。辽金元明因之。正统己巳。移县于今永安城。正德丙寅。进为州。初。蓟州、昌平为一镇。嘉靖三十年始分为二。设提督都督总兵官一员。护防边关。遂为昌镇。又往闻昌平人赵一桂署州吏目。倡义开田贵妃冢。附先帝后梓宫。吏民醵助费百馀缗。今一桂任泰安州吏目。是日失记。赵一桂以旧县足骫止。吴骏公太史银泉山诗。银泉山下行人稀。青枫月落鱼灯微。道旁翁仲忽闻语。火入空焚烧宝衣。五陵小儿若狐兔。夜穴红墙县官捕。玉椀珠襦散草间。云是先朝郑妃墓。覆雨翻云四十年。专房共辇承恩顾。礼数由来母后殊。至尊错把旁人怒。承直中宫传宴回。血裹银环不知数。岂有言辞忤大家。蛾眉薄命将身误。宫人斜畔伯劳啼。声声为怨骊姬诉。尽道昭仪殉夜台。万岁千秋共朝暮。宫车一去不相随。当时枉信南山锢。只今云母似平生。皓齿明眸向谁妒。选侍园陵事已荒。移宫事迹更茫茫。两朝台谏孤忠在。一月昭阳旧恨长。总为是非留信史。却怜恩宠异前王。路人尚说东西李。 □李寝园。亦在山下。 指点飞花入壤墙。
184
庚申。晨起策蹇而南。薤露未晞。流光乍沐。眉睫之间。苍峦荐爽。自昌平距都城七十里。诸山北抱。垂引西东。势极雄宕。黄河带其南。限以大海。风气开拓。故金、元俱百年外。明兴二百四十年。隃杭、汴、金陵多矣。至清河。舍蹇而徒。记经石桥。昌平城南一。沙河南三。清河南。俱堙。道中二里半、烽堠。薄暮柢寓。自甲申来。誓一谒思陵。而长陵尚隔浑河。红门在河之南。距长陵二十甲。列翁仲石兽。各陵俱不设。河之南。殇王故妃所埋玉也。长陵最雄。拟一叩而惧于师。不敢留。
185
辛酉。阴。午微雨。
186
壬戌。晴。癸亥。甲子。阴。
187
乙丑。早入宣武门。沿皇城至于鼓楼。欲穷积水潭之胜。非其地也。因东出至文信公庙。又西至朝天宫。入妙应寺。登白塔。辽寿昌二年建。贮舍利戒珠二十粒。元世祖至元八年发视。果不妄。因加饰焉。明天顺元年赐今额。成化初。于塔作灯龛一百八座。东望宫阙。烨如也。出景德街。则历代帝王庙。不得入。
188
丙寅。
189
丁卯。过曹秋壑太常。时提督四译馆。初驾议东巡。都人吴□□善象纬。言帝星不动。驾必不出。果验。太常故识其人。因问之。太常曰。故明之畴官也。遭乱弃去。性质直。非平交不至。今又言文星不耀。且难星相距尺许。主北场有议论。如犯之急。各闱将不免也。太常又曰。往年大同杨某。善幻术。能移几入于壁。又于壁出鱼羊焉。尝东井投器具。出以西井。又胶州李山人。能道人阴事。尝从坐。忽云。某某衣色衣行至矣。至则首语云云。已俱验。然其人狡狯难近。少不当其意。辄播其所私。前岁去矣。又曰。吾购书五十种。可增订五代史。宋文鉴于南渡颇略。拟补南宋文鉴。并快事也。
190
戊辰。阴。午微雨。
191
己巳。晴。
192
庚午。访真定何生。云是月朔真定大水。
193
辛未。
194
壬申。中秋节。夕微雨。饮后就寝。月如常。
195
癸酉。附居亶升家报。午过吴太史。则周子俶毕棘事矣。同语移时。
196
甲戌。午出右安门。度石桥。稻田菜畦。大似江南。西二里。故祖都督大寿园。池柳台馆。掩映篱落。亦城南杜曲矣。又西里许。中顶华济宫,祀碧霞元君。气象钜丽。其东南别殿外池。可百馀亩。方垣隔何也。暮雨。
197
乙亥。同朱义儒晨出西便门而北。过夕月坛。出礼神街。为阜城门外。 元平则门。俗因之。 西趋八里庄。一大聚落也。法藏、摩诃、大乘诸庵并列。涓洁。大慈宁寺。万历慈圣皇太后建。内永安寿塔十三级。仿天宁寺。宁安阁额。太后手书。取道高家庄而北。迷径竟西走。平原墝确。可十里黄村。则保明寺。正统己巳。上出紫荆关。尼吕氏当驾谏北征。不听。命棰之。遽坐逝。及乘舆蒙尘。彷佛神护。英宗念之。复辟封御妹。立寺。俗称皇姑寺。黄屋朱甍。今圯甚。南望有山横卧不西属。闻瓮山土溃。童童无草木。山下数十武。元丞相耶律楚材墓。距阜城门廾里。意近之。穷西径北转天仙庙。山若转遁。虽荒麓废幢。离离在目。而意所亟者。香山碧云也。久之。经杨司礼显名墓。周垣坚广。俄失道。问慈仁寺。菴僧导以经过佛光寺门。白松二颇巨。而日在崦嵫。踉跄问途。至碧云寺。其孔道居民数百家。松迳迤逦。石梁当门。涧声(浮虎)(浮虎)出屐下。左右修庑。列柿成行。其实累累。僧导我藏经阁礼佛讫。馆于左厢。市沽一升。佐以僧蔬。啜而甘之。僧问所繇。则我南陆也。南陆纡远。或北道淖。则出之。今无所指南。宜其诅足也。始在道谓西北翠蔚者远甚。安得遽相及以苦我。今身在翠蔚中矣。竭蹶六十里。所谓有志者事竟成也。中夜梦回不能寐。见窗月皎甚。起步阁前。澄光洞彻。花影重重。垄外犬吠。声如豹。山空帘静。一片摩尼宝色也。坐移时。又寝。
198
丙子。晨步寺门之梁上。涧声怒甚。左庑砌下刻石深三寸。递相属以引泉。涓涓不绝。似灵隐、天竺山中竹溜也。还登藏经阁。当山之坳。翠落两腋。寻转东北。其园卓锡泉。自石罅龙吻出。下注飞涛。监军御史吴阿衡题曰龙湫。闻永陵曾取泉鍊丹。中堂艺竹。俗曰黄金间碧玉。大仅如指。北土固在乎见少也。南亭之堦。镌二石枰。枰旁各刊诗。草书。又银杏树一。其大甲于西山。右藏花洞。以石室备冬者。出园问司礼于经墓。经。正德间大璫。预治葬。立寺赐勑。土木极一时。冀邀宸幸。至今门阉代祀焉。凡赐祠有五。多附冢。而魏忠贤犯殊死。不馀寸骨。见其墓骇之。僧曰。忠贤名下苏应宣尝被掠于建州。从清人入燕。立忠贤虚冢。并前祠而六之。故独不额。还礼大殿。其前方池梁焉。朱鱼唼呷。云神宗陵回张幄饭其上。不异濠濮也。寻饭讫。东趋卧佛寺。从间道经弘化寺。且废。又惠安伯张墓可五里。则寿安寺塔当其门。落叶倾厦。萧飒不堪。大殿娑罗树二。一围三人有馀。次围二人馀。后殿卧佛支颐。修丈馀。金漆甚古。系唐制。宣德间济舟大师修之。大师。房山人。王姓。万历丙戌重修。有御制碑。神祖幸寺。出锦囊覆佛像。蒋一葵长安客话曰。寺亦泉胜。门西有石盘。方广数丈。高亦称是。无纤毫刓缺。上创观音堂。前馀石丈许。周以栏楯。余辈不及详。奈何。还午饭。直寺西南曰香山。出过惠安伯张□、司礼太监王之心等墓。可三里则香山永安寺。流泉在门。折上藏经阁来青轩。轩前峭爽。叠嶂左右。僧指前山之巅。故金章宗祭星台也。其西山有护驾松。今不存。仅见其一。轩额楹帖。并神宗手书。以望都城。隐隐振振也。出历级登无量殿。过张司礼、李司礼二墓。张墓门白松。扶疎可爱。又弘光寺。太监郑同立。同。朝鲜人。四使本国。成化间卒。佛阁八觚。云东国之制。取道而下。可十折。树缘径转。清阴茂密。忘其羊肠诘曲也。归益自喜。且诅吾足矣。是夜。月如昨。亦中宿起步。老杜云。秋月解伤神。各因其情。未敢概以为例。
199
丁丑。晨饭别山僧。东出就北道山。朝诸王公主。殇绝者并葬金山。碧殿道接。化为榛莽瓦砾者过半矣。并不及问。行八里。曰二圣菴。菴北景皇帝陵。闻陵前坎陷。树多白杨。菴尝饭千人。遗釜可徵也。因寄径于玉泉山山巅。故金章宗行宫芙蓉殿故址。有吕公岩、七真洞诸胜。西湖在山下。有明武宗钓台。碧云僧语我。可兼游也。而所寄径直东行。当山之伏。欲回足西南。各有难色。遂竟赴大功德寺。旧名护圣寺。金时建。宣德二年改今名。雪峰大师制木球。使者募建。球大如斗。漆绘五采。四金刚像不胫而走。寺最钜丽。嘉靖中。世庙谒景陵。以金山口道隘。鑱阔数十丈。时谓功德寺开口不利。及驾至。周行廊庑。见金刚像狞恶可怖。责寺僧殿制不法。撤去之。寺遂废。仅苍柏两行亡恙。古松盘屈。盖塞外别种。可三四十株。后殿供木球于佛前。手举之重可五六斤。金采如新。宣皇帝赐大师诗。当年天下选高僧。独取尊师第一名。五凤楼前谭玉偈。金銮殿上讲金经。词言滚滚如鶖子。法语滔滔似马鸣。大阐宗风扶末运。清名万古上传灯。雪峰有全云集行世。 一曰板菴大觉禅师。 又园陵自景帝外。怀献、悼恭、哀冲、庄敬、宪怀、献怀、悼怀故太子七。卫、许、忻、申、蔚、岳、景、颍、戚、蓟、均、邠、简、怀、悼故王十七殇主二十六。仁庙妃三。宣庙妃一。英庙妃□□。宪庙妃十二。按史皆葬金山。与景陵相属。凡五十三园。望之色馁。寺南间道河。自西湖来。萦流屈注。度板桥。菰蒲依依。秔稻极目。阡陌纵横。或刈或饁。其远于河则沟之。古八尺曰沟。洵哉。行五里。河益远。则禾瘠。又若干里。土亢则稷菽矣。过红慈宫南折。为武定侯郭□墓。佳城依然。过万寿、延庆二寺稍东。故万驸马白石庄。柳数株临渠。不减张绪当年。趋阜城门。 元平则门。俗因之。 薄暮还邸。噫。兹一游也。无导无徵。在心者不必目。在目者不必足。往之日风甚。会雨后故尘不扬。直走而西。必卢师、平坡二山也。订疑补略。或竢异日。
200
戊寅。晚过吴氏。值赵陈二姬。云能歌舞。其弄筝真秦声也。
201
己卯。夜大风。
202
庚辰。辛巳。壬午。
203
癸未。午入宣武门二里。过刑部街西都城隍庙。先朝市贾所集也。闻之都城隍神于谦果否。南入鹫峰寺。唐贞观旧刹。成化间重建。寺湫隘。而旃檀瑞像特古。成都释绍乾记曰。释迦牟尼佛。周昭王二十四年甲寅生。穆王五十三年壬申入灭。佛成道后。尝升怛利为母氏说法。数月未还。时填王久阔瞻依。乃刻旃檀。像佛圣表。目犍连虑有缺谬。以神力摄三十二匠升天。谛观相好。三返乃得其真。既成。王及国人若与神对。及佛复降人间。三千年臣庶往迎。其像升空谒佛。佛为摩顶。记曰。我灭度千年后。尔往震旦国。大兴佛化。佛灭千二百八十馀年。始自西域东至凉州十四年。至长安一十七年。至江左百七十三年。至淮南三百一十七年。复至江南二十一年。北至汴京百七十六年。自宋高宗绍兴元年辛亥。金太宗迎至燕京。建水陆会。安置于悯忠寺十二年。是年。熙宗于上京建大储庆寺。奉迎于积庆阁中二十年。海陵王复迎还燕宫内殿居五十四年。元丁丑岁三月。会内殿灾。尚书石抹公往迎圣安寺十九年。至元世祖至元十九年乙亥。遣大臣孛罗等备法驾音伎奉迎万寿仁智殿居十五年。丁丑建大圣万安寺二十六年。己丑自仁智殿奉迎于寺之后殿百四十馀年。自□□迎于庆寿寺至嘉靖十七年。居百二十馀年。因寺回禄。表闻于上。奉迎于鹫峰寺。自填王造像于周穆王十二年辛卯至明万历丁酉。凡二千五百八十馀年云云。按陶宗仪辍耕录言瑞像灵异。故老相传。其像四体无所倚著。人君有道。则至其国。国初尚可通一綫。今则不然矣。元学士程钜夫瑞像碑云。计自优填王造像。至今延佑丙辰。凡二千二百有七年。又释氏咸通录。梁武帝遣郝骞等往天竺迎旃檀佛。其王模刻一像付骞。天监十年至建康。迎奉太极殿。则今鹫峰所安之像。优填王之所刻与。天竺之模刻与。未可臆辨也。像本旃檀香木。修七尺馀。寒暑晨昏不一色。大抵近沈碧。万历中。慈圣皇太后金饰之。衣折作出水纹。手一持一垂。面目端雅。修上而锐下。为西域像教之始。又石座作如来卧像。西山寿安寺像侧卧。此安枕正卧。左手支颐。备衾帱焉。
204
甲申。午刻过吴太史所。则周子俶落第。颇为不怿。
205
乙酉。闻高梁桥之胜。晨粥讫。即趋宣武门。直走宣武街北关将军庙。有元泰定元年甲子太岁五月立。碑首曰。勑封齐天护国大将军、检校尚书、守管淮南节度使、兼山东河北四门关镇都招讨使、兼提调遍天下诸宫神煞、无地分巡按官中书门下平章政事、开府仪同三司、光禄大夫、驾前都统制无佞侯、壮穆义勇武安英济王、崇宁护国真君。今人但知义勇武安王。未知其全衔也。将军諡壮缪。缪与穆同。今直曰壮穆。非矣。稍左若干武。真武庙。故鸿胪厂人所禁迹者。塞其前。从右入。殿后垒石。峦洞昂伏。疎树离立。颇有致。使竹木蒙密。亦胜地也。庙祝云。国初朝鲜献阉人。后位太监。立庙。意其人郑同也。过太平仓。废甚。即正德时镇国公府西官厅也。北入大隆善护国寺。元崇国寺。宣德间重建。改今名。而人犹旧称。正德七年。太监谷大用、张雄奉勑修。门殿伟丽。时西僧大庆法王领占班丹大觉法王著灵藏卜总领僧众。有碑列西僧职名。御制寺记碑二。 汉书。西天书。 嘉靖间。太庙撤姚广孝侑享。移今寺。僧录寺后主题推忠报国协谋宣力文臣特进荣禄大夫上柱国荣国公姚广孝。广孝葬房山东县北四十里。曰圣冈塔。遗像精峭。面满月。目炯炯。露顶。袈裟趺坐。今问祠安在。僧曰。祠三楹。岁四祭。今夷为马厩矣。因直西直门。稍北高梁桥。水经西山来。从桥流入北水门。周广数里。曰积水潭。多植莲。有莲花菴、净业寺最胜。复流入西苑。南出玉河桥。宋太祖伐辽。与辽将耶律沙等战于高梁河即此。桥直西城隅之角楼。河广可二丈。沿堤而西曰海潮菴。夹池高树。菴不足称也。又西故外戚郑氏庄。今为都鲁王墓。垣屋如故。又西二墓为都鲁王子某、孙某。各立臬下马。南望二里。故外戚太康伯张氏庄。荒台彷佛。可念也。又西灵通观。白杨二。其侧大真觉寺。永乐甲子。遣太监侯显迎西域梵僧板的达大国师。召对武英殿称旨。贡佛像及金刚宝座之式。于是立寺。作法身宝座。成化癸巳。太监钱义重修。宝座垒石高数丈。方各七尺。镌佛像六层。其前洞门。㨛壁蹑屐而上。豁然平迥。五佛分五塔。如其方。金碧晃耀。中塔镌佛足二。门其前。远眺为快。御碑云。佛寂灭双林。嘱立金刚宝座。植菩提树二。今丈尺规制。视中印度之宝座无以异也。按西域记。拘户那揭罗国 中印度 娑罗林精舍有塔。是金刚神躃地处。次塔是停棺七日处。次塔是阿泥楼陀上天告母。母降哭处。次塔是佛涅盘般那处。次塔是佛为大迦叶波现双足处。寺古槐二。门直白石桥。又西。普觉寺。古松二。而燕寺多寓民妇。令人短气。又西。故驸马万炜之白石庄。花木差存。前为白石闸。距西直门七里。稍西万寿寺。望之钜丽。有山亭。神宗所临御也。大钟径丈二。刻佛号弥陀法华诸品。沈度书。少师姚广孝监造。余意倦而反。有茂林在海潮菴后。北折过之。则广通寺。门扃不之入。稍左天仙庙。万历中。永宁宫端嫔周氏生惠王。患疹祷之验。见碑记。而庙祝铲万历字。不知汉唐诸刻正朔何以毫不磨也。还顾陈木菴。慰其下第。
206
丙戌。
207
九月丁亥朔。午过大崇仁寺。值曹太常。同阅书画。有先帝所书。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字遒逸。大隃五寸。太常市之。未果。晚饮葡萄下。
208
戊子。
209
己丑。辰刻微雨。
210
庚寅。
211
辛卯。阴。
212
壬辰。昧爽雨。午阴。始寒。
213
癸巳。晴。
214
甲午。金华王千户携酒小饮。
215
乙未。访武功霍大理鲁斋达不值。昨日见枉。故报之。
216
丙申。过吴太史。昨曹太常、龚总宪以九日招周子俶等。登慈仁寺毗卢阁。分韵赋诗。子俶拟次四首。太史曰。人虽有才。决不可恃。且迟速难强。兴会勃发。观如堵墙。意气非不盛也。而寒窗下有宿儒老生。决不相关。辄指吾字句。曰某字误。某字劣。则大事去矣。今人看唐诗。岂今人才胜于唐耶。直意见胜之也。又曰。作诗雅不得。俗不得。
217
丁酉。早晤霍大理。初疑其自□。则过听曹太常之言也。是日。寄家报。
218
戊戌。过曹太常。同饭。
219
己亥。 庚子。
220
辛丑。过天庆寺。报汤溪孙孝廉楚卿 之秀 不值。天庆寺宣德末僧达菴建。左过药王庙。先朝武清侯李诚铭建。朔望禳者肩接。时多菊。惜下品耳。稍北访光禄不值。纪徙寓久矣。
221
壬寅。连燠。大似江南。
222
癸卯。晚会周子俶。值华亭张青雕。
223
甲辰。
224
乙巳。晡刻闻霍大理见枉。遂先之。语李自成陷西安事。甚悉。别有纪。
225
丙午。旦微雨。霍大理徵余近录。手致之。又语遗事一二则。
226
丁未。阴。霍大理示黄石斋先生秘录二袠。夜雨。
227
戊申。雨。始寒。
228
己酉。阴。
229
庚戌。夜西山雪。
230
辛亥。晴。恒风。夜始冰。
231
壬子。癸丑。甲寅。乙卯。
232
丙辰。录黄石斋秘稿竣。以归霍大理。语久之。
233
十月丁巳朔。陈木菴来。云吾邑登榜者六人。夜闻邻妇哭声。盖燕俗荐焚楮衣。虽远岁不辍声云。送寒具谓之鬼节。
234
戊午。观书于市。西河城下之柳黄矣。
235
己未。过陈木菴。值西安蒋伯浃 鸿翼 。长安客话。古佛菴。黎民表隶书。铜佛一。修三尺。镌大唐贞观□年。尉迟进德监造。菴距宣武门二里。今陈氏寓焉。以问僧人。不能对。或名偶同耳。
236
庚申。过太和堂吴氏。值武进龚进之。问以宋□明之末。武进并出状元。果否。曰。宋末状元蒋重珍。微时折梅于此成株。后治宅曰红梅堂。今明末杨状元冰如 廷鉴 即其地。凡浚河。巍科辄有验。按一统志。霍端友忤蔡京。以吏部侍郎致仕。赠少师。有内制三十卷。蒋重珍仲舒。无锡人。嘉定中进士第一。官刑部侍郎。卒谥忠义。新塘在太湖夫椒山旁。距无锡四十里。则蒋仲舒籍无锡。在今地则武进也。 续文献通考。宋宁宗嘉定十六年五月赐蒋重珍等五百四十九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非宋末。
237
辛酉。阴。
238
壬戌。
239
癸亥。恒风而寒。
240
甲子。 乙丑。
241
丙寅。晚同胡伯禹饮。时别朱太史还钱塘。
242
丁卯。
243
戊辰。霍大理招饮。同蒲城令城武田大茂、海丰令秀水项玉笋。大理筮仕曹县。言刘泽清事为详。是日。余揽揆之辰。
244
己巳。 庚午。
245
辛未望。以家问卜正阳门之关庙。午游大慈仁寺。
246
壬申。大风。始寒。
247
癸酉。过吴太史所。时除侍读。
248
甲戌。
249
乙亥。偶市饮。晚听筝伎。色艺俱下。
250
丙子。 丁丑。 戊寅。
251
己卯。得邑人徐公伟 君彦 书。公伟令安义。无涉俗才。致下请室。遣伻告急于计相陈氏。兼柬我。读之呜咽。夜梦公伟拜而泣。
252
庚辰。告朱太史以安义令状。他无望。或便于橐饘冥报可也。太史慨致南昌张司理书。余因附徐使以家问。
253
辛巳。过周子俶。
254
壬午。 癸未。
255
甲申。早访金华叶山公。
256
乙酉。阴。夜大风再日。
257
丙戌。冲寒过叶山公。未离枕也。亟披衣起。其邻周德润 故嘉定侯之孙。官锦衣。娶驸马都尉王昺孙女。年十七。遭乱贫甚。僦一室。余欲问遗事。故屡过山公。值之。绨袍不备。有寒色。其人拙讷。语少顷。遽去。妇自乞火行汲。见之心恻。召平种瓜。未为非幸也。山公贳酒二升。乃别。
258
十一月丁亥朔。
259
戊子。家报以邮至。差自慰。
260
己丑。 庚寅。 辛卯。
261
壬辰。报谒余氏。出菜市。方论囚八人。迂避之。
262
癸巳。
263
甲午。晚会霍大理。语及少时有牵黑熊来募者。立门下。乞少米遽去。虽猛兽。既驯有人性。
264
乙未。
265
丙申。夜大风。
266
丁酉。周子俶寓张氏过之。子俶所善嘉定侯氏。叙其家难。惨甚。
267
戊戌。 己亥。
268
庚子。是日朱太史晋少詹事。兼原官如故。
269
辛丑。 壬寅 癸卯。
270
甲辰。寄朱义儒书。时游泾阳。以关中多名家遗刻。冀得一二也。
271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272
庚戌。前借霍大理闽书。阅讫。 晋江何乔远著。 客严氏故游诸彻侯。云襄城伯李国桢任京营。甲申三月。都城陷。贼刘友□之曰。君侯散重兵以归。此元功也。行冠诸臣之右矣。因留其营。尝同食寝。一日纵归。令检橐。因尽录其家。国桢败时。跨马,面如死灰。其舅金华潘某退曰。吾甥事至此。不即死。尚何待乎。此严氏目睹者。今刻本称国桢求葬先帝。刘诚意孔昭上章以明之。其说不知何所始也。
273
辛亥。早微雪。午过霍大理。示所纂西事及王渼陂 九思 集。
274
壬子。过吴太史所。太史近作王郎曲。吴人王稼。本徐勿斋歌儿也。乱后。隶巡抚土国宝。怙恃自恣。国宝死。逃入燕。今再至。年三十。而江南荐绅好其音不衰。强太史作王郎曲。王郎十五吴趋坊。覆额青丝白皙长。孝穆园亭尝置酒。风流前辈醉人狂。同伴李生柘枝鼓。结束新翻善财舞。锁骨观音变现身。反腰贴地莲花吐。莲花娜娜不禁风。一斛珠倾宛转中。此际可怜明月夜。此时脆管出帘栊。王郎水调歌缓缓。新莺嘹呖花枝暖。惯抛斜袖卸长肩。眼看欲化愁应懒。摧藏掩抑未分明。拍数移来发曼声。最是转喉偷入破。殢人肠断脸波横。十年芳草长洲绿。主人池馆惟乔木。王郎三十长安城。老大伤心故园曲。谁知颜色更美好。瞳神剪水清如玉。五陵侠少豪华子。甘心欲为王郎死。宁失尚书期。恐见王郎迟。宁犯金吾夜。难得王郎暇。座中莫禁狂呼客。王郎一声声顿息。移床欹坐看王郎。却似与郎不相识。往昔京师推小宋。外戚田家旧供奉。只今重听王郎歌。不须再把昭文痛。时世正弹白翎雀。婆罗门舞龟兹乐。梨园子弟爱缠头。请事王郎教弦索。耻向王门作伎儿。博徒酒伴贪欢谑。君不见康昆仑、黄幡绰。承恩白首华清阁。古来绝艺当通都。盛名肯放优闲多。王郎王郎可奈何。先是太史善病。每强坐晤对。今病良已。诗绘自娱。因曰。文词一道。今人第辨雅俗。似矣。然有用一语。似雅实俗。有出于俗而实雅。未易辨也。先儒讲道学。尝浅视之。就其所撰著。往往文人所未逮者。理彻则不须辞而传也。余闻之瞿然有省。往刘念台先生志朱总督燮元墓。迥出上虞倪鸿宝神道碑上。以雕绘不如苍老也。又吴太史王郎曲成。合肥龚孝升口占赠之。曰。蓟苑霜高舞柘枝。当年垂柳尚如丝。酒阑却唱梅邨曲。肠断王郎十五时。
275
癸丑。阴。往崇文门访严氏。问以遗事。不值。
276
甲寅。
277
乙卯。寒少减。
278
十二月丙辰朔。闻畿内屡雪。山东至厚二三尺。
279
丁巳。 戊午。
280
己未。饮朱氏所。往还冲寒。酒不足御也。
281
庚申。
282
辛酉。过霍大理。不知其诞辰也。以还书故。竟退。时曹秋壑进右通政久矣。适过朱太史。邀晤。曹通政曰。往年李山人□□家保定之新城。善数学。叩之。所言出处俱验。又扬州僧德宗。尝一见问。自后当三会。果然。又平湖马觐扬□□钱君铨□□同计偕访德宗。时词林某同坐。德宗语觐扬曰。居士此行。当如某矣。语君铨曰。居士得毋爱北堂乎。北堂疾良已。数日且得报。其安行。二公同年也。钱问历职。曰官终按察司。后并登第。马馆选。钱知连江。赴任。县治毁。寓公馆。偶见旧额。则按察司也。大不怿。卒焉。其奇中如此。又曰。顷在银台。保定人某。自称山林隐逸。上章内陈长生不死之方。余闻之。不觉失笑。唐人驱车策马以应不求闻达科。良不虚矣。
283
壬戌。早饮朱氏所。是日。朱太史诞辰。宋司城戏徵伎乐。俱下里穉齿也。
284
癸亥。过灵佑宫。始市。
285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286
辛未。借曹通政续文献通考。不值。过吴太史所。云往时大兴孙清隐□有高节。画山水人物。追踪古人。无子。甲申遭乱。馁死。其画多传。太史题其洗象图。
287
壬申。
288
癸酉。大风。是日。禁屠宰。放百官休沐至明年正月三日。
289
甲戌。访邑人查英来。始悉吾乡近状。是日。仍令各官视事。开屠禁。
290
乙亥。仍禁屠宰。休沐百官。
291
丙子。 丁丑。
292
戊寅。朱太史徙宅。先是,僦石侍讲 之居。今市宅亦同巷。余暂留。
293
己卯。赴新宅。
294
庚辰。 辛巳。
295
壬午。朱义儒至自泾阳。
296
癸未。沈叔明至自金华。叔明曰。十月冻舟。吴门冰厚三寸有奇。各舟募壮士。以轻舟先之。斵冰日行三四里。先是查英来曰。自通湾冻至嘉兴。余不以为然。盖去冬北方最寒。江南不闻冻。今北方寒差减。何江南甚之也。如叔明言。天道南矣。余发种种。腊月始冰。于十月未之前闻也。叔明又曰。十一月二十六日。过白洋河。有度冰娶妇。婿从十八人全陷焉。是日。辞吴太史白金吴绵之饷。过陈木菴所。值建阳马肇敏 扬明 语近事。义乌丁孝廉震生 尔发 同夜饮。颇酣。
297
甲申。是日立春。吴太史使者三至。勉受之。司城钱塘宋俊伯 时英 饷酒。吾邑沈仲嘉 贞亨 以家问来。夜大风。
298
乙酉。午访沈仲嘉。语乡曲甚悉。夜。宋俊伯、丁震生辈剧饮。
URN: ctp:ws289710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