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說唐三傳

《說唐三傳》[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容貌,倒覺滿口流涎,說:「好一塊羊肉,卻被薛蠻子奪去,今日必要活擒他回關,成就姻緣,方雪我恨。」不知擒得來擒不來,且看下回分解。
2 第四十六回 梨花大破白虎關 應龍飛馬斬楊藩
3 楊藩看見樊梨花,便道:「我乃白虎關總兵楊藩。吾父楊虎,與你父同朝之臣,將你許配與我,十有餘載,因兩地遠隔,未曾花燭。你我今已長成,正要央媒完娶,因國舅蘇寶同,惹得唐兵西進,兩下相爭,蹉跎至今。你怎麼棄了前夫,另嫁敵國?西番雖是夷虜之地,你也曉得讀孔孟之書,會達周公之禮,一女何能匹二夫,綱常廉恥,休得乖亂,莫若隨我回關,狼主決不治你弒父殺兄之罪,你去想一想。」樊梨花滿面通紅,喝道:「丑鬼,對親有何憑據?休得胡言!放馬過來。」楊藩耐了性子道:「梨花你與我交戰,旁觀不雅。我是男子漢,倒懼內不成?見你花容月貌,不忍加害,勸你複還原配,免後懊悔遲了。」梨花說:「不要多言,放馬過來,吃我一刀。」舉起雙刀,劈面砍來,楊藩將大刀架住,罵道:「賤人,不識抬舉!我好意勸你,你反生惡心,既不罪你弒父殺兄,又來背夫亂性,真是紅顏薄幸,婦人最毒。今日不斬你這賤人,誓不收兵。」忙隔開雙刀,將大刀當頭就砍來。
4 梨花架在旁首,回轉馬來,將雙刀如雪片舞來。楊藩急架相迎,兩人大戰,一來一往,戰到三十餘合,楊藩抵敵不住,帶轉馬就走。梨花拍馬追來,楊藩回頭一看,見梨花追趕,忙祭起飛龍鏢。梨花一看,見一道紅光,直射下來,忙取出乾坤帕,往上一迎,只見萬道毫光,把飛鏢收去。大喝:「丑鬼,還有盡數放來。」楊藩又祭起十二支飛鏢,在空中飛舞,烈火騰騰,直奔梨花。梨花又將乾坤帕拋起,頃刻萬道毫光,把十二支金飛鏢,化為烏有。楊藩叫聲:「不好!」可惜煉就一年功夫,一日盡滅了。忙將身子一搖,現出三頭六臂,身高數丈,手端六件兵器,複使陰兵殺上,只見鬼哭神號,都是蓬頭赤腳,青面獠牙怪鬼,殺奔前來。梨花笑道:「這些小技,可騙別人,我不懼你。」把手一指,數萬鬼兵,反殺回本陣。楊藩一驚不小,番兵如飛而逃。楊藩見破了他法,帶轉馬頭就走,梨花祭起斬妖劍,將楊藩左手指頭,斬了下來。楊藩大叫一聲,負痛而走,收了法術,退入關中,將關門緊閉。
5 敷好傷痕,打點明日出戰,此話不表。再言梨花手下,月娥、金蓮、仙童、金定四員女將,殺得番兵七零八落,得勝回營。眾將上帳稱賀不表。
6 次日天明,探子報進:「楊藩又在營前討戰,大罵元帥。」元帥聞報大怒,率領眾將出營,來到陣前,喝道:「昨日饒你一死,今日又來討戰,只怕性命難逃。放馬過來。」楊藩也不答話,掄動大刀砍來。梨花拍馬相迎。
7 戰至三十合,又不能取勝,回馬大敗,梨花在後追趕。楊藩祭起金棋子,亮光萬道打來。梨花向身邊取出金棋盤祭起,也有萬道金光,棋子落在盤內,猶如鑄就一般。楊藩那裡曉得,又把金棋子打來,仍然收去。一連發了三十六個金棋子,都在盤上帖定,拿移不動。梨花收完了棋子,重又殺出,說道:「你的棋子都被收了,還有什麼寶貝?再放出來。」楊藩聽了,魂飛天外,嘆道:「把我兩件寶貝,俱皆收去,今如何是好?」又把身子一搖,現出三頭六臂,陰兵依舊殺來。梨花將一個葫蘆揭開蓋子,放出無數火鴉,把陰兵殺得無影無形。楊藩叫苦連天,正要逃走,梨花祭起飛刀,將楊藩右手指頭砍下來,一連幾刀,連臂膀也砍下來。楊藩跌下馬來,痛倒在地,梨花雙刀正要斬他,忽聽後面鼓聲如雷,回頭看見丁山督陣,擂鼓助戰,暗思:楊藩雖未成親,幼時卻被爹爹誤許姻事。見了丁山,心中倒覺不忍,意欲釋放。
8 早被薛應龍趕上,手起刀落,將楊藩殺死。頭上一道黑氣衝出,直奔梨花,梨花一陣頭暈,跌下馬來。四員女將,直衝出去,救回營中。只見元帥面上失色,眾將上前問安。你道為何?這是楊藩陰魂在樊梨花腹中投胎,後來生下薛剛,薛剛闖禍,害薛世滿門三百餘口在武則天手內。此是後話不表。梨花傳令搶關,眾將得令,一齊向前,殺奔關來。番兵見無主將,閉關不出,俱往沙江關去了。番民香花燈燭,出迎元帥,元帥人馬進了關,接了聖駕,在帥府駐扎,百官朝賀,出榜安民。遂傳令招撫,所管地方官,盡皆投降。
9 停留半月,辭王別駕,起了大隊兵馬,離了白虎關,望西進發。
10 有一個多月,盡是黃沙撲面,好不辛苦,不覺來到沙江渡口。有探子報說:「沙江有百里之遙,並無船隻,請元帥定奪。」梨花聞報,遂傳令扎下營盤,不許亂動。便令秦漢:「飛過沙江,勸番民放船過來,渡我兵過江,好打頭關。」秦漢領令,戴了鑽天帽,片刻飛過沙江,落下地來。只見那番民湊集,買賣生意,與中國一樣。那些船上插了紅旗,十只一隊,共有四百餘號,停泊江口。秦漢一想:我奉將令前來誘騙,看他怎樣辦法,如何說得他們過去?正在躊躇,忽見一隊番官,手拿令箭,說與眾船道:「大老爺吩咐,大唐兵馬已到江邊,船只不許私開。違令者斬。」眾船得令。秦漢心生一計:扮做番軍。見番兵皆喂馬料,三個成群,四個一隊,或鬥牌,或鬧酒,營房內不見一人。遂將一付衣帽穿好,到一酒店門首,問道:「店家,將爺可在這裡吃酒麼?」店家說:「拿令箭的官兒,在樓上吃酒,尋他請進去。」
11 秦漢聽了,來到裡面。走上樓中,只見番官吃得半醉,衣帽脫在旁邊,那番官見了秦漢說:「你是那個帳下來的?」秦漢哄說:「我是大老爺手下的長隨,奉將令扮作小軍,探聽軍情。爺是那一處的?」巴都兒官番官說:「我是大老爺的親隨,不認得你呀?」秦漢說:「小可是新充的,不曾拜會。我和你同飲三杯,敘個相識,小可做東。」番官道:「說那裡話,自然俺家做東。」二人暢飲。秦漢說:「巴都哥,這支令箭,做何公幹的?」番官道:「你還不知?」秦漢道:「小可新到,所以不知。」番官說:「我關主將是白虎關楊藩的父親。因樊梨花降唐,打破了白虎關,將小將楊藩殺死,主將要與兒子報仇,差人往白狼山請紅毛道人,並黑臉仙長。因二位仙友,神通廣大,早晚必到。猶恐唐兵渡江,差我往各船去吩咐,不許開渡。」秦漢說:「原來如此。巴都爺請用酒。」番官竟吃得大醉,伏在桌上睡了。
12 秦漢即換了他的衣服,拿了令箭,走下樓來,對店家說:「有一錠銀子在此,你收著。我有伙伴醉在樓上,我有公幹去了。」酒家見了銀子,說:「請便。」秦漢出了店門,來到江邊,對眾船軍說:「大老爺有意降唐,吩咐四百號江船,連夜渡載唐兵過江,違令者斬。」眾船軍都說:「希奇!一日之間,兩樣吩咐。早上說不許開船,如今又要連夜過江。」秦漢說:「你們休管閒事,快些開船。」眾船軍依令,立刻開船,扯起風帆,滔滔去了。
13 秦漢大喜,脫了衣帽,撇下令箭,飛過江來。此話不表。
14 再言番官醒來,立起身來,不見了衣帽、令箭,忙下樓問了酒家。酒家說:「方才那一位爺,留下一錠銀子在此。穿了衣服,到江邊去了。」番官聽說,魂不附體。說:「不好了,中了唐人奸計了!」說罷急忙趕到江邊一看,大驚失色,說道:「該死了,船只一只都沒有了。為何衣帽令箭在江灘上?幸喜無人拿去。」忙穿好衣帽,手執令箭進關,蒙混交令。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15 第四十七回 梨花破關除二怪 秦漢借旗收雙徒
16 卻說沙江關主將楊虎,深恨樊梨花不忠不孝,殺子之仇尤深,又聞兵臨江邊,恨不得活擒梨花,取出心肝,以祭吾兒,方消此恨。忽報紅毛道人,黑臉仙長請到了,楊虎大悅,出關迎接,接進官廳見禮,分賓主坐下,二位仙師說:「今蒙見召,有何話講?」楊虎長嘆道:「奈因小弟單生一子,被惡媳梨花所殺。特請道友來此,共擒此賊人,與兒報仇,方洩我恨。」二人聽了,恨道:「不消道友煩心,要報此仇,有何難處,都在我二人身上。」
17 楊虎大喜,設筵相待。
18 秦漢見各船俱已渡江,飛向營中繳令,細說此事。梨花大喜,即令三軍連夜准備,候江船一到,即要開船。眾將得令,各預備停當。將及半夜,船隻已到江邊,一字排開。元帥傳令,趁此明月,即速下船。眾將得令,一齊下船,來到西岸。
19 令先鋒羅章打關,金鼓連天,炮聲不絕。番兒報進,楊虎大驚,說:「這事奇怪,我已傳令江船,不許過江,唐兵從何而來?」傳令番官處斬,即出關迎敵。二位道人說:「且免出兵,待貧道先上關去,略施小計,殺他片甲不回。」楊虎說:「既然道友有計,相煩立刻開兵。」那道人來到關前,披髮仗劍,揚塵舞蹈不表。
20 且說羅章殺到關下,只見一陣狂風,飛沙走石,天昏地暗。嚇得羅章膽喪魂消,三軍自相踐踏。見兩個道人,騎了白鶴,落將下來,大喝道:「唐將休走,吃我一劍!」羅章招架不住,拍馬而逃。兩個道人,在後追趕。後軍飛報元帥,元帥大怒,率領四員女將,向前放過羅章。上前迎住,念動真言,喝散飛沙走石。道人大怒,喝道:「你是何人,敢破我術?吃我一劍。」
21 梨花看見兩道人:一個面如茄子,紅須紅發;一個面如黑漆,青發青須,眼睛也是青的,仗劍殺來。月娥飛馬過來迎住,仙童忙來助戰,殺得二道汗流浹背。金蓮、金定也上前圍住,兩個道人那裏招架得住,大敗而走。四人在後追趕。那紅毛道人,現出一條火龍,用烈火燒來,燒得四人敗陣逃回。梨花看見,把手一指,有萬丈水衝出,將烈火澆滅,火龍大敗要逃。梨花喝道:「往那裡走!」拍馬追來,黑臉仙長搶出,說:「休傷我道友。」仗劍攔住。
22 梨花手舞雙刀來戰,殺得他尿屎直流,搖身一變,現出四手八腳,一只螃蟹,口中噴出涎沫,頃刻大霧連天。梨花倒吃一驚,拍馬如飛,回轉營中。
23 黑臉道人收了法術,與紅毛道人一同進關。楊虎迎住,說:「有勞二位道友,今日出陣,勝負如何?」紅毛道人說:「樊梨花果然神通廣大,我將烈火燒他,他將倒海之術澆滅。幸道友用霧迷他,不然,怎得收兵。」老將聽了,嘆口氣道:「久聞樊氏利害,不能報仇,誓不兩立。」即令家中護送夫人回國。家將領命,遂與夫人流淚而別。楊虎全身披挂,同了二位道人,放炮出關,趕到唐營大罵,梨花倒覺羞慚。應龍上前說:「母親,老匹夫如此無禮!辱罵母親,孩兒出去,斬此匹夫。」梨花說:「我兒出去,須要小心。」
24 應龍得令,上馬提槍,衝出陣前,喝道:「老匹夫,你罵那一個?吃我一槍。」楊虎把大刀迎住,一場大戰。秦漢、竇一虎二將,見應龍槍法散亂,拍馬來迎。兩個道人敵住,祭起火球,打中秦漢面門,仰身跌倒。道人仗劍要砍,被一虎救回。複出陣來,道人又祭起火球,一虎地行走了。梨花出陣,對楊虎說道:「老將軍,天命歸唐。征西一路,各處關頭,降者降,死者死,勸你歸順天朝,免得生靈塗炭。」楊虎罵道:「小賤人,恨不得把你千刀萬剮!反來說我投降,吃我一刀。」把大刀往面門砍來。梨花雙刀來迎,戰了三十餘合。旁邊惱了金定,提起五百斤大錘,照楊虎頭上一錘,打得腦漿迸出,死於馬下。兩個道人趕出,怒道:「傷我道友。」仗劍砍來。二員女將迎住,紅毛道人祭起火球,被梨花乾坤帕收去。道人現出原形,乃是一條火龍,大火燒來,那金定回身逃走。梨花念動真言,頃刻大水衝到,四海龍王將火龍圍住,不能脫逃,被梨花飛刀斬為兩段。半段飛入中原,半段飛入西番,後為混世魔王。那黑臉道人見了,罵道:「賤人,連傷我兩道友,與你勢不兩立!」仗劍砍來。梨花又放飛刀,道人慌了,口吐霧沫,將天遮瞞,伸手不見五指。梨花無法,退兵十里,漸見天日。眾將逃回繳令。梨花道:「大霧迷天,怎得搶關?」月娥道:「我師父有五靈旗,能破霧沫,差將前去借得旗來,可除妖道。」梨花大喜,即令秦漢往金刀聖母,求取五靈旗。
25 秦漢得令,戴上鑽天帽,如飛而去。經過一高山,見有兩員小將,各帶兵馬,旗分紅白,在山上大戰。秦漢飛下說:「二位將軍不必相鬥,有後問你。這樣年少英雄,不去幹功立業,野戰何益?」二將住手問道:「你從空飛下,是神,還是鬼怪?說個明白。」秦漢道:「我不是神仙,不是鬼怪,乃是王禪老祖弟子,姓秦名漢。隨駕征西,路阻沙江關,有妖道噴霧迷人。奉大唐元帥將令,往金刀聖母借旗,走此經過。今見二位英雄,何不隨我同去証西,建功立業。豈不為美!」二人聽了,下馬便拜,說:「我姓劉名仁,他姓劉名瑞,均是大漢之後,伐匈奴到此。此間有東西二山,各人把守。他要占我東山,故此相鬥。天幸相遇,願拜為師。」秦漢大喜,收為徒弟,說:「待我借了旗回來,同你去見唐王便了。」二將依言,各自回山,收拾人馬等候。
26 秦漢仍飛上雲頭,片時來到竹隱山仙人洞,只見洞中走出兩位仙姑,手提花籃。秦漢上前說:「煩二位仙姑通報聖母,說王禪老祖弟子秦漢,要見聖母。」仙姑聽了,說:「原來是刁家妹子之夫秦漢,請說明來意,方可通報。」秦漢說:「因奉樊元帥將令,為蟹霧迷阻沙江關,不能進關。我家月娥,說聖母有五靈旗,能滅霧沫,特來求取。除了妖道,即當奉還。」仙姑聽了,說道:「稍等,待我前去稟知師父。」入洞中來蒲團前說:「師父,外面有王禪老祖徒弟,奉樊元帥令,來借五靈旗,去破霧沫。現在洞外伺候。」
27 聖母道:「命他進來。」仙姑出來,遂引秦漢來到蒲團之下,見了聖母,跪下說:「弟子秦漢拜見。願師父聖壽無疆。」聖母道:「你之來意,我已深知。」取出五靈旗付與秦漢,說:「要破霧沫,將旗一展,他性命難逃。」
28 秦漢拜謝出洞,飛上雲端,望著高山飛下。劉仁劉瑞接著,秦漢說:「我先去繳令,你們隨後就來。」秦漢飛向營中,說知前事。元帥大喜,傳令打關。黑臉道人仍噴出霧來,元帥將旗一展,只聽得霹靂一聲,霧散雲開。眾將一看,忽有簸箕大一只死蟹。元帥大喜,吩咐搶關,那番兵倒戈投降。元帥進了關,一面上本報捷,一面出榜安民,又望空拜謝聖母,招降安撫番兵,停留半月。
29 有探子報道:「關外有二員小將,領部卒一千,說是秦將軍新收的徒弟,要來投見。未奉軍令,不敢放入。」元帥道:「命他進來。」劉仁、劉瑞進了帥府,參見元帥。元帥見二人一表人物,心中大喜,遂對秦漢說:「他二人是你新收的徒弟,帶領本部人馬,到你營中學習,立功之日,奏王加封。」
30 秦漢得令,同二人一起拜謝,眾將稱賀不表。
31 次日二人拜見了刁月娥,於是二人盡心學習兵法,劉仁後來與天竺國公主銀杏成親;劉瑞與真童國公主金桃完婚,此是後話。這一本是秦漢收徒弟團圓,欲知樊梨花征西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32 第四十八回 鳳凰山番將擋路 薛應龍神女成親
33 話說樊元帥得了沙江關,秦漢收了劉仁、劉瑞為徒,養馬三日,查明國庫錢糧,起兵西進。仍點羅章為先鋒,秦、竇二將為左右翼,大兵五十萬,放炮三聲,離了沙江關,望西進發。一路上旌旗浩旗,兵將威風,行來盡是沙漠之地。走了半個多月,來到鳳凰山。山上有一關寨擋住,傳令扎下營盤。
34 一聲炮響,營盤扎得堅固,令羅章明日到關討戰,眾將得令,放炮停當。此話不表。
35 且說鳳凰山守將,乃是國王御弟,姓烏名利黑。身高一丈,紅臉黃發,眼如銅鈴,兩臂有干斤之力,用兩支竹節鋼鞭。得異人傳授,隨身有一件寶貝,名曰「追魂傘」。聞知西番失了許多地方,番兒報說:「唐朝人馬已到山下。」忙同眾將至山下,將唐營一看,果然扎得堅固,號令嚴明。對眾將說:「果然樊梨花名不虛傳,深通兵法。趁他兵馬初到,兵將勞頓,攻其無備,今夜劫他營寨,挫其銳氣。」諸將說:「千歲神機妙算,我等候令。」
36 烏利黑大喜,回身升帳,點左右先鋒蠻子海、蠻子牙:「你二人帶領兵馬一萬,下山埋伏山林,聽號炮一響,率兵殺入唐營。我有兵接應。」二人得令,領兵下山去了。自己全身披挂,騎上紅鬃馬,率領鐵騎,下了鳳凰山,偃旗息鼓而來。
37 再言梨花在營中,同眾將賞月,忽聽一陣風來,將燈吹滅,元帥大驚。
38 丁山道:「這陣大風,須防今夜番兵劫寨。」元帥點頭說是,傳令眾將,休得卸甲離鞍,調遣眾將,營外埋伏,留下空營。眾將得令,各自去了。且說烏利黑率領眾兵,三更時候,炮聲一響,殺入唐營,不見一人,只有空營,大叫「中計!」傳令將前軍作後軍急退,唐兵聽得炮響,各路殺來。應龍正迎著蠻子牙,羅章正迎著蠻子海。二人心急慌忙,槍法散亂,被應龍、羅章刺死,一萬人馬殺死大半。丁山衝入中營,正遇著烏利黑,槍鞭並舉,兩人大戰。又來了應龍羅章二人敵住,烏利黑全然不懼,又見四面八方齊殺來,看來難敵,虛晃雙鞭,殺開血路而走。應龍喝道:「番奴往那裡走?」隨後追來,追到鳳凰山谷中,卻不見了烏利黑。回頭又見亂石塞斷路口,心中大驚,東奔西走,無路可通。守到天明,再回營去。
39 再言烏利黑入丁山谷之內,卻自收拾殘兵回鳳凰山去。唐兵殺上山來,矢石如雨打下,梨花鳴金收軍,計點軍士,不見了應龍,即令明早去尋。次日探子報進:「烏利黑在營前討戰!」元帥問道:「那位將軍出去,擒此番奴。」早有羅章應道:「小將願往。」元帥道:「先鋒出去,須要小心。」
40 羅章上馬提槍,衝出陣前。見了烏利黑,大喝道:「番狗昨日敗去,今日又來送死,快快下馬受縛,免吾動手。」烏利黑大怒說:「唐蠻子休得誇口,放馬過來。」一鞭直向羅章打來。羅章把槍架住,兩下大戰一場,戰到一百餘合,不分勝負。
41 元帥令秦、竇二將出陣助戰,要活捉番將。二將得令出戰,喊道:「羅先鋒,我二人來活捉這廝,回營請令。」烏利黑聽說大怒,奮舞雙鞭,敵住三般兵器,又戰了數合,不能取勝。虛晃一鞭,衝開陣腳,大敗而走。秦竇二人不舍,飛趕說道:「紅臉番賊慢逃,吃我一棍。」那烏利黑回頭一看,見二將追來,心中大喜。背上取出一柄寶傘,撐將起來,一搖,二將都跌倒在地,番將搶出綁好,烏利黑打得勝鼓回山。羅章欲要來救,見寶傘利害,不敢向前,只得收兵回營,稟知元帥。元帥驚道:「吾知此傘利害,不敢向前,但他怎樣拿人?」羅章說:「小將三人大戰,番將詐敗而走。竇、秦二將追去,他將一柄寶傘,撐開一搖,只見花花綠綠,二將頃刻跌倒,被他捉去。小將想來,必是『追魂傘』,不敢去救,特來報知。」元帥道:「尚未奪得此山,反失二員大將。想秦、竇二將,俱有法術,必致無害。但本元帥不知應龍下落,如之奈何?」吩咐緊閉營門,眾將得令,堅閉營門。
42 且說秦、竇二將,被追魂傘攝去魂魄,一時三刻,才醒轉來。見番將高坐將台,小番報道:「啟上大王,昨夜唐營小將,困於東山,他蹺勇無比,幾次扳藤上樹,幸是山高嶺峻,不得上來。請千歲爺定奪,如何處置?」烏利黑道:「不妨,待過了五七日,他自然餓死,何消處置。但將捉來二將,推來見我。」小番將二將推來台前,立而不跪。烏利黑喝道:「你兩個矮子,既被擒來,為何不跪?還是願降,還是願死?快快說來。」二將厲聲道:「我二人乃唐朝大將,豈肯降你這番奴?要殺就殺,不必多言。」烏利黑大怒,喝令:「推出砍了!」小番將二人推出,正要開刀。只見竇一虎往地中去,秦漢往上一縱上天去了。小番看見,盡皆呆了,忙來報知大王,大王大驚道:「怪不得唐兵利害,軍中有此異將,所以西番失了許多地方。今日逃去,明日又來,立即斬了,方除此害。」
43 再言二將一個鑽天,一個入地,逃回營中交令。元帥正在納悶,忽聽二將回營。心中大喜,說:「已知二位將軍神術,不知怎樣逃回。」奏、竇二將,遂一一說明。」小將軍也有消息,昨日已餓了一天,快定計救他性命。」
44 元帥說:「既有消息,煩竇將軍准備乾糧,前去救他。煩秦將軍去盜『追魂傘』,好破他的兵。進了鳳凰山,其功不小。」秦漢道:「這個何難,也曾盜過飛鈸,盜過攝魂鈴,料這柄傘,有何難哉?管教手到拿來。」元帥說:「須要小心。」二將領命,分頭而去。
45 再言鳳凰山谷中,有一仙女,與薛應龍有七宿姻緣之分,見應龍被困鳳凰山谷中,想他前生乃蘆花河水神,在王母面前調戲於我,貶下凡塵。遂化成園林一所,等候應龍。應龍在山谷中,困餓一日,聽得山頭笑話之聲。抬頭一看,見一班仙女,在山上玩耍,叫道:「姐姐們,救我一救。」梅香道:「你是何人?何故在此?」應龍道:「我乃大唐小將薛應龍,被烏利黑困住在此。如今乞救一命。」使女回稟與仙女。仙女道:「你去對他說,我家公主乃烏利黑之妹,立願要嫁唐將,你若肯從,救你上來。若不允從,餓死在谷內。」梅香領命轉達,應龍即滿口應承。遂即放下紅綾索,救起應龍。來到亭前,見小姐有傾城之色,又許他招親,稱心滿意了,忙上前見禮,說:「小將薛應龍征西到此,困入谷中,承小姐相救。又蒙許以婚姻,小將不才,敢不從命。」小姐微笑道:「我自願要招中國人物,今日天喜相逢,三生之幸,伏祈勿卻。」應龍道:「即蒙美意,何敢不從,趁此良辰,共應花燭。」
46 於是二人就此成親。真是郎才女貌,春宵一刻,千金難買,此話不表。
47 再言一虎,奉了將令,地行到谷中,伸頭一望,並無音信。找到晚來,一輪明月當空,四處呼喚,不見人聲。心中想到:莫非不在此間,抑或有變?
48 睡他一覺,等待明日再尋便了。
49 再言秦漢飛到番營,聽得烏利黑吩咐眾將,嚴守關寨,遂把寶傘系在背上,不脫衣甲,和衣睡了,鼻息如雷。秦漢見帳中燈燭輝煌,幸無人聲,遂飛身下來,悄悄潛入帳中,見防護軍皆在地下打息,烏利黑隱幾而臥,心中大悅。見傘在背上,要動手,誰想傘上鈴響起來,烏利黑驚醒了,叫聲:「不好了,有賊盜傘了!喊色未絕,防護眾軍圍上。秦漢措手不及,被烏利黑擒住。要知秦漢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50 第四十九回 月娥搖動攝魂鈴 梨花靈符破寶傘
51 卻說秦漢盜傘,搖動鈴響,被烏利黑捉住,眾將將他綁了。烏利黑道:「這矮子有鑽天之術,將他鎖在旗桿上,不怕他連旗桿一齊拔出。」眾將得令,將秦漢吊在旗桿上,等到天明。次日到營前罵道:「不中用的蠻子,怎麼使矮子來盜我寶傘,被我拿住,吊在旗桿上,待拿齊眾蠻,然後開刀。若有能人會我,快些出來。」刁月娥聽見丈夫被捉,忙上帳討令,願出營會他。
52 元帥說:「須要小心。」月娥得令,全身披挂,手舞雙刀,騎上青鬃馬,衝出陣前。抬頭一看,見烏利黑面貌凶惡,遂大喝道:「番奴休得無禮,快快還我丈夫,萬事全休。若有半字不肯,將你鳳凰山踏為平地。」烏利黑見刁月娥十分美貌,笑道:「好一位佳人,為何配了矮子?」叫聲:「嬌嬌!你丈夫吊在旗桿之上,不若嫁了我罷。」月娥大怒,手舞雙刀,劈面砍來,烏利黑說:「好一個不中抬舉的婦人。夫人不要做,倒要跟這醜漢。」將雙鞭迎住雙刀,一場大戰。元帥放心不下,令仙童、金蓮二人掠陣。那秦漢在旗桿上,口中念動真言,鐵鎖即開,遂拍手哈哈大笑道:「番奴我去也。」看守番卒,嚇得魂不附體。烏利黑看見,鞭法大亂,虛晃一鞭,敗下陣來。月娥心中想道:先下手為強,遂取金鈴在手。烏利黑也撐開寶傘在手,說:「休得追來,寶貝來也。」月娥說:「我也有寶貝在此。」兩人各自搖動,各人俱跌下馬來。仙童飛馬直衝,救了月娥,那邊番將也救了烏利黑,各自回營。
53 元帥聽了十分煩惱,說:「這傘如此利害,攝去月娥靈魂,怎生是好?」
54 正在此言,一虎回營,說:「昨宵備帶乾糧,到谷中尋覓小將軍,遍處不見,特來回令。」元帥不悅道:「竇將軍,此事如何是好?」秦漢回營上帳:「元帥不必憂愁,月娥娘子不久就醒轉來的。待末將再去盜他寶傘,破之甚易。小將軍自有下落。」元帥聽了喜道:「秦將軍若盜得傘來,破了鳳凰山,尋到孩兒,真功不小。」說畢,月娥醒將過來,遂擺筵壓驚。
55 當夜三更時分,秦漢仍到番營,烏利黑伏幾而臥,傘依舊背在身上。心中想到:「若要解傘,鈴又要響起來,怎能盜得到手?不如將衣襟扯下一幅撕碎,塞了鈴口。」輕輕解下傘來,取在手中,喜之不勝。心中想道:「若盜了就去,非為好漢。來的明,去的白,叫醒他好去。」把手向桌一拍,喊道:「番奴,有刺客來了。」說罷騰空去了。烏利黑忽驚醒,叫道:「有賊!」
56 眾將俱來防護。烏利黑把雙眼拭開,說道:「你們可曾見有刺客麼?」眾將道:「小將等環立在此,未見有刺客。」烏利黑道:「方才夢中聽桌子一響,叫道『刺客來了!』如何你們不見?」眾將聽說,忙往帳外一看,聽得雲端裡笑道:「我是秦將軍,要刺番奴,今晚且取此傘,明日來取你首級。」說完去了。嚇得眾將魂不在身,將言回複烏利黑,說:「不是刺客,就是昨夜那盜傘的矮子。他說明日來取大王首級,豈不是禍事麼?」烏利黑聽了,果不見了背上寶傘,笑道:「幸我有先見之明,真傘調換。若盜了真傘去,鳳凰山就難保了,須要防他明日再來行刺。」眾將亂到天明。次日飽餐戰飯,率領眾三軍下山,殺至唐營,指名要:「矮將出來會我。」秦漢忙上帳討令道:「他傘已沒了,今還來送死,待小將擒來。」元帥應允,秦漢來至陣前,喝道:「番奴,你寶傘已失,敢來送死麼?」烏利黑道:「盜傘賊不必多言,吃我一鞭。」秦漢將狼牙棒迎住,兩下大戰。月娥見丈夫出陣,討令助戰,秦漢夫妻與烏利黑大戰三十回合。月娥知他寶傘已失,放開膽量忙取金鈴在手,正欲搖動,只見烏利黑又有寶傘撐開,各人搖動,三人俱跌下馬來。眾將搶上,救回月娥夫妻。番兵救了主帥回山。梨花聽了大驚道:「原來昨夜盜來的傘,乃是假的。他有此妖術,大兵焉能西進。」說畢,秦漢夫妻醒轉,上帳稟說:「要破此傘,待小將去見師父。」元帥依允。
57 秦漢戴上鑽天帽,飛上雲端,不一時,早到了仙山洞。王禪老祖駕坐蒲團,早知此事,命童子出洞,喚師兄進來見我。道童奉命出來,果見秦漢,說道:「師兄,師父昨已曉得,喚你進去。」秦漢聽了大喜。同進洞府,來至蒲團前,倒身下拜。拜畢,王禪老祖說:「徒弟,你此來何為?」秦漢將「追魂傘」利害,烏利黑兵阻鳳凰山,不能西進之事說了,「弟子奉元帥將令,特來叩求師父破傘之計。」老祖道:「此傘易破。我有靈符十二道,你拿去,上陣之時,放在盔內,此傘立破矣。」秦漢大喜,接了靈符,別了師父,出了洞口,飛上雲端。不多一會,來到唐營帳下,稟知元帥,說明此事,元帥大悅,傳令三軍:「准備叫戰,秦漢、一虎二人速去討戰,我自有兵接應。」二將得令帶領兵馬出營去了。又點先鋒羅章、秦夢、丁山、劉仁、劉瑞,點女將金蓮、月娥、仙童、金定,頭上皆帶靈符,梨花親率大兵直殺至山下。烏利黑正與秦、竇二人交戰,看見四面八方,團團圍住。元帥傳令,休放他走了。烏利黑殺得走投無路,又將寶傘搖動,見唐將全然不覺,越添精神,烏利黑大驚,殺開血路而逃,被梨花祭起飛刀,紅光一閃,斬為兩段。
58 番兵見主將已死,皆下馬投降。元帥遂上山,出榜安民,盤查各庫,又令秦、竇二將:「再往谷中去,尋覓小將軍。」二人得令。
59 再言薛應龍與小姐在花園成親,不覺七日,已了夙願。遂備餞行酒席,叫道:「郎君,奴非番邦之女,我乃此山仙女。只因與你有七宿仙緣,但天機不可洩露。願郎君莫負奴心,你母親已將烏利黑殺了,占了鳳凰山,命秦、竇二將前來尋你,須保重向前西進。」應龍聽了,雙眼流淚,叫聲:「賢妻,我和你恩愛夫妻,不想今日就要離別。望妻渡我成仙,一同去吧。」小姐道:「郎君,天命難違。」不能同去,二人執手依依,叫聲:「郎君,非是奴心腸硬,你不必留戀,快快去罷。」應龍只得帶淚拜別,那小姐送出園門,忽然一陣狂風,飛沙走石,少停風息,不見了花園並神女,卻在荒山之中。應龍想到,這也希奇,難道我學了劉晨、阮肇,誤入天台,得遇仙姑,結了姻緣?他說我母親已斬了烏利黑,差人尋找我。待我拭乾眼淚,好去會他。恰好秦漢來了,叫聲:「小將軍,你一向躲在哪裡,再尋不著。」應龍說明此事,二人大喜。秦漢笑道:「師兄,想為人在世,相貌要生得齊整。我和你前世未修,做了矮子,要對親,就吃了許多辛苦,央親眷,托朋友,方能成親。你看這小將軍,生得一表非凡,神女也動起火來。不費半點功夫,就做了親。」一虎叫聲:「師弟,閒話不必說了。快去同小將軍去見元帥,好起兵西進。」應龍道:「此言不差。」三人一路上飛步而行,來到山上,進營拜見母親。梨花大喜,叫聲:「我兒,你在谷中,為娘差人尋你,因何今日才回?」應龍就將前事細說一遍,梨花說:「仙緣巧遇,甚為奇事,不必挂懷。待征西平定之日,另覓一個美貌媳婦配你。」應龍說:「多謝母親。」
60 元帥差官修捷書申報天子,一面傳令拔營西進。放炮起程,離了鳳凰山,一路上望西前進。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61 第五十回 捆仙繩陣前收伏 救龜蛇二將騰空
62 卻說樊元帥離了鳳凰山,率領大兵望西而來,來到麒麟山,遂傳令扎下營盤,明日開兵。放炮一聲,齊齊扎下。且說麒麟山守將蘇文通,乃蘇寶同族弟。聞小番報道,鳳凰山已失,唐兵到此,忙令:「山上多加灰瓶、石子,小心保守。若有人來討戰,速即報我。」眾將得令不表。
63 次日樊元帥升帳,點齊兵將,說:「今日哪一位將軍去討戰?」早有一虎應道:「小將願去取關。」元帥說:「將軍此去,須要小心。」一虎得令。
64 遂率同部兵出營,上山討戰,喊道:「山上番狗,快報與主將知道,說大唐兵馬來至,快快獻關。若言不肯,打進關來,雞犬不留。」罵聲不絕,早有番奴報入帥府稟道:「國舅爺,不好了!關外唐將討戰,罵不絕口。」文通聽了大怒。吩咐備馬抬斧,立刻披甲上馬,放炮開關,帶領兵卒,親下山來,衝到陣前。一虎見來的番將,生得尖嘴鬼臉,青面黑須,眼如銅鈴,聲如破鑼,頭帶虎頭盔,身穿黑金甲,手執宣花斧,坐下花斑豹。拍馬前來,竟不答話,將斧望一虎面上砍來,一虎將棍抵住,戰有三十餘合,忙取出一柄扇子,名曰「羽翎扇」,照一虎頭上一扇,一虎叫聲「熱殺我也!」往下一鑽去了。一連幾扇,連地皮都扇熱紅起來了。一虎地中走了數十步,始無熱氣。
65 回到營中,上帳稟知元帥,說:「此扇利害,幸虧小將去探陣,被他一扇,我就逃回地中,尚且幾乎熱死。若別人去,恐化為飛灰,元帥能除此扇才好。」
66 梨花聽說:「諒眾將不能除此火扇,待我親出以水破之。」傳令眾將,一同出陣。文通看見,連聲喝採:「好一個美貌佳人!」叫一聲:「女將軍,留下名來。」梨花喝道:「本帥乃大唐征西大元帥威寧侯樊。」文通喝道:「反賊!你果然名不虛傳。你枉有這般美貌,何不送進國王做個妃子,豈不富貴。反降敵人,今日須聽我言,早早改邪歸正。」梨花聽了大怒,喝聲:「匹夫,休得胡言,放馬過來。」將雙刀砍去,文通氣力不加,架不住了,忙向身邊取出羽翎扇扇起,頃刻烈火焚來。梨花念動真言,忽然北海水護了唐營,文通看見面前多是大水,嚇得魂不在身,拍馬便走。被梨花祭起飛刀,斬為兩段。
67 梨花收了羽翎扇,退了北海水,點齊人馬,正要上山破寨,只見山頭上飛下一個道人,身穿八卦衣,綠豆眼,尖嘴青臉,手執一把寶劍,大怒道:「梨花小賤人,我和你皆是道家弟子,怎敢連傷我兩個徒弟,今日替他報仇。」
68 梨花笑道:「我何曾認得你兩個徒弟?你是何方妖物?敢出此言。」道人道:「我乃八卦道人,當初在武當山,你師父黎山老母也曾見過。我家徒弟,就是鳳凰山烏利黑及蘇文通,俱被你斬了,全不念道中情面。快償他命來。」
69 梨花道:「他二人自取滅亡,與本帥無干。況天命歸唐,仍執迷不悟,連你狗命難逃。」道人大怒。仗劍砍來,梨花用刀架住,兩下交鋒,劍去刀迎,刀來劍架。戰到數十合,道人虛晃一劍,把口一張,飛出無數火鴉,迎面飛來,梨花將北海水澆滅。道人見破火鴉,就在水裏殺來,滔滔大水,全然不懼,仍仗劍奔來。梨花道:「這妖物卻有本事。」忙祭起飛刀,道人慌了,借水遁而走。
70 梨花收了法術,鳴金收軍。眾將接進,俱皆贊服。梨花道:「正要上山破寨,被妖道阻住。他雖借水遁逃去,決然要來。明日姐姐用捆仙繩捉他。」
71 仙童:「得令。」次日道人又來討戰。仙童匹馬出迎,並不答話,一場交戰,到數合,道人口噴出火鴉。仙童取出金瓶,倒出金龍無數,破了火鴉,詐敗而走。道人不知是計,在後追來。仙童祭起捆仙繩,將道人捆了。軍士不敢怠慢,上前拿住,解回營中。元帥大喜道:「不要被他遁去。」遂把仙符鎮壓。吊在旗桿之上,道人現了原形,卻是武當山龜將,逃在此間,阻住西進。
72 元帥說:「待破了關寨,送還武當山,候教主發落。」正言間,探子報進說:「又有一道人,口稱長壽大仙,與八卦仙好友。聞知吊在旗桿上,特來報仇,在營前大罵。」元帥說:「既如此,應龍孩兒出去擒他。」應龍得令,上馬提戟,衝出陣前,大叫:「妖道,快來會我。」那道人仗劍來迎,二人戰有十個回合,道人把口一張,吐出數條火龍,直奔應龍。應龍嚇得魂不附體,大敗而走。小軍報知元帥,元帥令仙童去救應龍。仙童得令,上馬出營,正遇應龍,應龍叫:「母親救我!」仙童說:「不妨事。」放過了應龍,仙童笑道:「些須小技,在我面前弄巧。」隨把小金瓶倒出數條水龍,澆滅火龍;祭起捆仙繩,又將道人捆住,解回營中。元帥吩咐:也吊在旗桿上。長壽大仙現了原形,乃系一條大蛇,盤在龜背之上。梨花見了好笑,說:「西番多用這般人。」捷書飛報唐王,一面傳令搶關。
73 軍士忽報進說,外面有一黑臉道人,要見元帥。梨花吩咐請進,道人走進營中,梨花起身相迎,問道:「仙友何處洞府?那座名山?乞道其詳。」
74 道人道:「貧道乃北極真君座下張大帝便是。」梨花聽了,倒身下拜,迎入帳中上坐,說:「大帝此來為何?」道人說:「因龜蛇二將私逃下山,今被元帥擒住,特來討個人情,放了他。」元帥聽了,頃刻令軍士放下,解去捆仙繩,二物複變人形,上前拜見大帝,大帝說:「你兩個孽障,私逃下山,吊在這裡吃苦。吾不來救你,不知吊到幾時,快過來拜謝元帥。」梨花也來陪禮畢,便向大帝說:「本帥到西番,不知還有險處麼、乞明指示。」大帝說:「有兩句詩贈你,你謹記著,後有應驗:
75 詩曰:
76 此去蘆花有險驚,金光陣上產麒麟。
77 梨花聽了,拜謝大帝。大帝出了營門,帶了龜蛇二將,駕雲而去,竟往北方不表。卻說元帥吩咐三軍搶關,番軍投順。得了麒麟山,養馬三日,查明府庫錢糧,傳令起兵西進。出了關門,望西進發。行了數月,來到蘆花河,有關擋路,傳令扎營不表。
78 再言蘇寶同,向日被二路元帥薛丁山殺得大敗,同了鐵板道人、飛鈸禪師,一齊逃走。飛鈸禪師煉了十六面金飛鈸,鐵板道人煉了二十四面鐵板。
79 三人懷恨,想要報仇,到各處名山,請了許多道友,稟知國王:差人往韃靼國,借兵十萬;金萱王叔領兵,波斯國差大將寶樹起兵十萬;烏孫國差駙馬洛陽起兵十萬;鬼空國差山桃起兵十萬;彭虛國差紅榴起兵十萬;天竺國公主銀杏起兵十萬;真童國公主金桃起兵十萬;蘇碌國太子名扶桑,起兵十萬,前來助戰。八國共來兵八十萬,連本國兵五十萬,共一百三十萬,皆在關外駐扎。寶同迎八將進關,設筵接風。次日升帳,傳齊八位將軍聽令道:「深恨唐將奪了我國許多地方,十去其八。今欲擺下一個金光陣,複回西番,殺他片甲不回,方消此恨。聞唐兵已到蘆花河,煩將軍等各帶本部兵馬,按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八方鎮守。聞鼓者進,聞金者退,不得有違。」八將齊聲:「得令!」各帶本部兵,按八門鎮守去了。有詩為証。詩曰:一百卅萬雄兵到,那怕唐朝會用兵。
80 未知破陣如何,且看下回自有分解。
81 卦互相搭配又得六十四卦,用來象徵各種自然現象和人事現象。八卦相傳為伏羲所造,後用來占卜,小說中常以此運用到排兵布陣中。
82 第五十一回 蘇寶同布金光陣 樊元帥連搶關寨
83 卻說蘇寶同,又請得五位大仙到帳,說:「煩李大仙師領青旗一面,鎮守東方甲乙木,必要活擒唐將,不可放走。」李若虛仙師接了令,向東方鎮守去了。寶同又請仙師趙通明,付紅旗一面,鎮守南方丙丁火,擺陣活捉唐將,休得放走。趙仙師領命,接旗往南方去了。又請周去命仙師,付白旗一面,鎮守西方庚辛金,擋住唐兵,周仙師領兵向西方去了。又請錢龍賓仙師,付黑旗一面,鎮守北方壬癸水。休要放走唐將。錢仙師接了黑旗,往北方而去。又請仙師文光鬥,付黃旗一面,往鎮中央戊巳土。唐將到此,一鼓而擒。
84 文仙師接令去了。
85 蘇寶同分派畢,對二位軍師說:「想梨花雖英雄無敵,只怕難破此金光陣也。」鐵板道人、飛鈸仙師二人笑道:「國舅演此八門金光陣,更有我們一十六面飛鈸,二十四面鐵板,安挂在陣門上,梨花縱有本事,若進我陣,頃刻將他打為肉泥,定叫唐兵片甲不回。西番一帶,仍歸原主。趁勢殺到中原,奪他花花世界,何難之有?」寶同聽了此言大喜。差人打戰書到唐營,明日開兵。關內設筵款待二位軍師,此言不表。
86 再言梨花扎營在蘆花關外二十里,商議打關。正與諸將計議,忽見番兒打進戰書,說:「金光陣擺完,明日交兵。」元帥見了批允,打發小番回去。
87 與仙童說:「我昔日在師父門下時,聽得諸仙講論陣法,說金光陣靈妙莫測,任憑天仙也解破不來。今寶同請了諸仙,擺了此陣。又借各國雄兵,若要破陣交戰,須要計議為主。」仙童笑道:「主帥放心,我主洪福齊天。征西以來,勢如破竹,何況什麼金光陣。先打破關頭,然後破陣,更兼許多法術之將,何懼番兵百萬?況蘇寶同敗兵之將,何足道哉!」
88 次日點秦、竇二將打關,二將領命,帶了人馬出營,來到關前大罵。早有小番報進:「啟上元帥,有矮子前來攻關,口中大罵。」寶同聽了大怒。
89 對二位軍師說:「昨已約來破金光陣,今反先來攻關。」鐵板道人說:「他既先來攻關,我們出去對一陣如何?」寶同大喜。遂同二位軍師,一齊上馬。
90 放炮開關,到了陣前,見秦、竇二人耀武揚威,鐵板道人遂對飛鈸禪師道:「我們曾受他氣,如今須要著實防備。」飛鈸禪師說:「師兄所見甚是,我們先下手為強,不要上他的當。」
91 說罷衝將過來,秦竇二將看見,叫道:「師兄,這和尚道士,不正是在鎖陽城,用飛鈸鐵板,敗陣逃去的麼?」一虎道:「一些也不差。今日仇人相見,分外眼明,我和你先下手為強。」秦漢道:「是極。」將棍棒抵住僧道,喝道:「屢敗之將,今日又來送死。」僧道聽了大怒,將刀砍來。四人關前大戰,戰有數十合,道人祭起鐵板打下,一虎身子一扭,往地中去了。
92 和尚祭起飛鈸,秦漢往天上去了。僧道各收回寶貝,殺至唐營。早有探子報知元帥,梨花忙點了金定、仙童、金蓮、月娥四員女將,說:「你們出戰,須防鐵板飛鈸,小心為主。」四員女將領令出營,正撞著僧道,兩邊接住,六人大戰。殺得僧道滿身冷汗,抵敵不住,兜轉絲韁,大敗而走。金蓮、金定不敢追趕,勒馬督陣。仙童、月娥二人拍馬追來,叫聲:「妖僧妖道,往那裡走!快快下馬受縛。」憎道聞言大怒,回頭見他二人追來,放下膽量,轉馬接注交戰,戰有數合。仙童想:他飛鈸利害,我哥哥尚被他擒住,不如先下手捉住此僧。遂虛晃雙刀,回馬詐敗而走,和尚叫聲:「往那裡走?」
93 隨後追來,仙童祭起捆仙繩,和尚見了,叫聲「不好!化道紅光去了,仙童吃了一驚,收了捆仙繩。
94 再言月娥與道人大戰,道人看見和尚逃去,無心戀戰。正欲逃走,被月娥搖攝魂鈴,那道人跌下馬來,被唐兵捆住,鳴金收軍,進營稟見。元帥大喜,吩咐:「將妖道推過來。」喝道:「你為何出家之人,又不守清規,修煉妖法,前來助戰?今日被擒,有何話說?」道人被攝去魂魄,似死一般。
95 元帥大怒,令刀斧手:「推出轅門,斬訖報來。」左右將道人推出,正要開刀,誰知妖道還魂,走睛一看,始知被人拿住,又見刀斧手將刀砍下,他就借了土遁逃走。刀斧手正要砍下,不見了道人,大驚,稟知元帥。元帥聽了驚道:「他也知遁法。有此左道旁門之術,焉能奪得此關,破得金光陣?」
96 秦、竇二將回營稟道:「元帥不必心焦。我二人今夜進關,里應外合,得了此關,就好破金光陣了。」元帥回嗔作喜,說:「二位將軍仙術高強,今夜前去,須要小心,見機行事。事成回來報我,我起兵接應。」
97 二將得令出營,守到晚來,飽餐夜飯,全身結束,一個上天,一個入地,不到片刻,進了關門。一虎地中鑽將出來,秦漢雲端走下,說道:「師兄,我們探聽軍情,怎得兩件番衣、腰牌,方可出入。」一虎道:「不難,待我黑夜時分,只可鑽入營中,先盜了衣服腰牌,然後行事。」一虎地行進營,只見四個番軍,提了燈火,敲鑼擊柝,走近前來。一虎地中聽見四人說道:「哥哥,我想國舅爺,今夜往蘆花河演陣去了。只有兩位軍師在內,今日戰敗回來,已安息了。叫我們小心巡察關門」莫使唐人窺探。中軍等皆不敢睡,須要把鑼敲得響亮,鬧他一夜便了。」一虎聽得明白,心中暗想:等巡軍去遠了,鑽出來。尋秦漢不見,又入地中去了。那秦漢飛到關前,想要盜取番衣,奈他防備甚嚴,遂提腳緩步,見有二個軍士睡倒,心中甚喜。待我剝他衣服,解下腰牌;尋著師兄行事。遂輕輕動手剝下番衣,解下腰牌,上寫道「金龍」、「金虎」兩個名字,心中大喜。拿了衣服腰牌,營前不見一虎。
98 又往營後來尋,遇見一虎。也將四個巡軍之言,對秦漢說明了。秦漢道:「說的是,雖然妖僧妖道睡熟,守關軍士甚嚴,我們焉能成事。」秦漢道:「待我回去報知元帥,連夜起兵打關。那時我穿了番衣,開了關門,接他進來,反手而得。」一虎說:「好計,快些去報。我在此打聽候你。」
99 秦漢飛回營中,報知前項之事。「元帥可作速起兵打關。」梨花一聽大喜。遂令秦漢仍到番營,會了一虎。此時正打三更,看守番軍,多已睡熟。
100 秦、竇二將歡喜,遂雜在守關兵隊內安睡,番軍無數,哪裡來查究?
101 再言梨花點了丁山、應龍,帶領人馬,殭旗息鼓,悄地而進,前去打關。
102 二人得令,領兵前行。元帥同了四員女將及劉仁、劉瑞,隨後而來。卻到四更時分,前軍已到關前。一虎遂對秦漢說,關外大兵諒皆已到,可趁番人睡熟,先燒他糧草,然後開關,便能成功。於是將引火之物,置諸糧草裏面,燒將起來。關外唐兵見了,喊殺連天。攻打關門,番將夢中驚醒,昏頭搭腦,不辨東甫西北。喊聲「不好了」!但見火光四起,多去救火。卻被秦、竇二將,斬關落鎖,放進丁山父子,一擁而進。二將亂砍亂殺,番軍棄了蘆花關,憎道夢中驚醒,但見四下火光衝天,好不慌張,帶了寶貝,前後皆火,只得土遁而走。燒死番軍無數。
103 元帥兵馬進關,救滅了火。只道僧道燒死,滿心歡喜。次日安民。再言寶同在金光陣中,聽報關內火起,大驚,走到陣外一看,叫聲「不好」!即刻領兵來救,正值二位軍師逃來。不知去救火否,且看下回分解。
104 第五十二回 薛應龍劫陣喪命 二劉將公主招親
105 卻說蘇寶同見二位軍師,狼狽而至,驚問:「何故如此?」僧道說:「因昨日我們出戰,被唐營女將殺敗逃回,多吃了幾杯酒,正在睡熟。不想被他放火燒營,打進關中,望乞恕罪。」寶同道:「何幹二位軍師之事,多是本帥不曾預先算定,故有此變。反累二位軍師受驚,今關寨已失,諒難破此金光陣及過得蘆花河哩!仍煩二位軍師,嚴守陣門,務必殺盡唐兵,方消此恨。」
106 那些敗殘番兵逃走,分撥添守。
107 再言樊元帥在關中,打捷書報與唐王。一面同眾將出城,往番陣一看,見他擺得十分利害。旌旗招展,劍戟重重,焰焰紅光衝天,必有寶貝在內。
108 主帥說:「日間不好去看,待晚上去看便了。」仙童說:「言之有理。」進入城內,直到帥府。等到黃昏,帶了四員女將,悄悄出了城門,來到番陣前。
109 其夜月暗星稀,五人偷看,只見燈球照耀,四面八方,殺氣騰騰。八個陣門,俱有紅光萬道,令人可畏。正在此看陣,只聽得陣內喊聲道:「陣外有馬鈴聲,莫非有奸細?快出去捉來。」五員女將聽得分明,遂道:「我五人在此,倘他陣內殺出,如何抵敵?不如回關去罷。」遂勒轉馬頭,回關去了。陣內番將殺出,五人早已回關,元帥回到關中,眾將俱來問看陣如何?元帥說:「不知寶同何處學來,擺得這金光陣,十分利害。內分八門,按乾、坎、艮、震、巽、離、坤、兌,五方分青、黃、黑、白、紅,分為五營。各有番兵把守。陣中紅光現出,必有寶貝在內,若探此陣,須要前去請我師父,方可破得。但我掌帥印,不能親去,誰去走一遭?」丁山上帳說:「這金光陣,我師父王敖老祖也曉得。夫人身為元帥,不必擅離軍伍。差別將去,黎山老母決不肯來。不如小將前往師父處,問個明白。」梨花道:「相公能去更好,須要取十件寶貝來。那怕蘇寶同三十二把飛刀,和尚飛鈸,道士鐵板。」丁山「得令」,帶了梨花手書,星夜前往雲夢山不表。
110 再言應龍見母親這般說,心中不服。管他什麼金光陣?不如瞞了母親,私去打陣,乘其無備,殺入陣內,破了他陣,是我大功。待至黃昏時候,與劉仁、劉瑞說知同去。二劉將說:「這個使不得,想元帥神機莫測,尚未敢去破。況我等凡胎肉質,且未奉將令,倘有不測,如何是好?」應龍變色道:「你二人果是小子之見,有我在此怕甚將令?你們膽小,我為前驅,你為後應。」二人不敢違拗,只得答應。是夜天色昏暗,悄悄來到陣前。應龍抬頭一看,見陣內扯起三十二盞紅燈,照得旌旗閃爍,劍煌戟輝,毫光萬道,直透天門。心中欲待退兵,又恐劉家兄弟恥笑,只得硬了頭皮,傳令手下軍士發喊,打入「離」門,那辨東西南北。只聽得一聲炮響,一員番將殺出來,生得紅臉獠牙,手執狼牙棒,大喝道:「乳臭小兒,敢來打陣。」應龍竟不答話,將手中畫戟刺來,戰未數合,四面番將圍來。喊殺連天,應龍手下兵士,殺得七零八落。四面番將,似鐵桶一般。後面劉家兄弟,殺入「坎」門。
111 衝出二員女將;金桃、銀杏二位公主。四馬交兵,殺無數合。後面殺出五位大仙,身穿緋衣,坐騎白鶴,飛撲前來,好不利害。劉家兄弟心慌,回馬要逃。被絆馬索絆住,跌下馬來。二員女將搶將過來,活捉回營。五位仙人乘勝殺來,應龍無心戀戰,要走無路。被道人鐵板打下馬來,可憐身為肉醬。
112 那應龍陰魂不散,飄飄蕩蕩,到鳳凰山與神女成親,複歸神位。此是後話不表。
113 再言劉仁、劉瑞被兩個公主活捉回營。銀杏私謂金桃曰:「我們生長番邦,未曾婚配才郎。今擒來二員小將,這般才貌,且兼有勇,何不勸他歸降,許以婚姻如何?」金桃笑應曰:「妹也有此意,難得姊妹同心。」吩咐將捉來二將,解至中營發落。小番得令,將二人推來,二人立而不跪。兩公主假意喝道:「你兩個蠻子,死在我手,還有何言?還不下跪麼!」二將怒道:「我堂堂男子,焉肯跪你,要殺就殺,何必多言。」兩公主又道:「你兩個孩子,倒有烈性膽量,我有話對你說,我二人意欲歸附唐朝,奈無人引入,今幸二位將軍到此,願訂終身之好。如若不肯,難逃性命,請二位將軍三思而行。」二人聽了,抬頭一看,見兩位公主都是絕色,開口說道:「若肯歸唐,有話說來,無有不允。」兩位公主說:「二位將軍,我姐妹二人因生在番邦,難逢佳遇。見你大唐人物,今不顧羞恥,親自將言對你說,欲要今宵完其花燭,一起降唐,拜見聖上。郎君意下如何?」劉氏兄弟聽了,滿心歡喜,說道:「既承二位公主不殺之恩,焉得不從?但成了親,就要歸唐。」
114 二人說:「這個自然。」於是銀杏向劉仁,金桃向劉瑞,親釋其縛。劉仁見番女聲姣貌美,遂對劉瑞說道:「他既肯降唐,亦不妨許配。」劉瑞曰:「今正用人之際,從之以圖後舉。」遂對兩公主曰:「你等真心降唐,萬事俱允,若圖賺婚,萬死不從。」兩公主皆滿口應承道:「決不荒唐,以圖配合。郎君且請放心。」於是四人玉手相攜,一同坐下。吩咐小番:「准備花燭成親。」
115 劉仁配了銀杏,劉瑞配了金桃。四人拜過天地,當夜各自成親。
116 再說樊元帥心中煩悶,一夜未睡。忽聽番營喊殺連天,金鼓齊鳴。連忙披挂上帳,眾將齊立。獨不見應龍並劉仁、劉瑞,梨花心內大驚,料此三人私自出兵,凶多吉少。正要起兵去救。忽見探子來營報道:「方才三更時分,小將軍同劉家二位將軍分為前後,打進番陣。小將軍被鐵板打為肉醬,全軍皆沒。劉家二位將軍,被二員女將用絆馬索活捉回營,未知生死。特來告知元帥。」梨花聽了流淚道:「孩兒未受皇恩,身喪黃泉,反累劉家兄弟,叫娘能不痛心?」大哭起來,眾將勸道:「小將軍既死,不能複生。但劉家兄弟死活未定,元帥不必傷懷。況敵軍當前,保重為主。」一虎又對秦漢說:「你兩個徒弟,雖被擒住,決不喪命,少不得打聽個著落。何必煩躁?」元帥聽了說:「承眾將相勸,秦將軍也不必憂愁,但候世子取寶貝回來破陣,劉家兄弟就有消息了。」眾將俱言說得是。
117 再言丁山離了關門,上了騰雲馬,不多日到了雲夢山水簾洞,正值王敖老祖駕坐蒲團,有童子報進說:「師父,丁山師兄在外,有事來求見。」老祖已知其意,說:「令他進來。」童子領命,喚進丁山。丁山叩見師尊。」
118 老祖說:「你與樊梨花夫婦和諧,領兵西進。來此何為?」丁山跪下說:「師父,弟子同梨花西進,得了多少關頭。來到蘆花關,蘇寶同擺下金光陣,十分利害。我妻難破,有求救書呈上。」老祖看了,大笑道:「那飛刀鐵板飛鈸,雖然利害,但天意歸唐。何用假寶,金光陣內,按五方三才八門,要遇青龍黃道吉日,東南從生門殺入,你妻懷中自有寶貝,此陣自破。又有賢人來助,大事不妨。你去罷,少不得後會有期。」
119 丁山不敢再言,拜謝而去。仍回舊路,來到關前,進營上帳參見,將師父之言,說了一遍。梨花聽了道:「我的寶貝雖有,難破陣門。但老祖指點,焉能不從,來朝既是青龍黃道吉日。」即點眾將,命秦漢、一虎為前隊,去打東方第一門。點金蓮、月娥、金定、仙童,同本帥前去打南門。丁山為後隊,兩邊接應。來了解糧官尉遲兄弟上帳參見。元帥大悅,就點他兄弟二人,領人馬為游騎,各路接應。分撥已定,明日五鼓,眾將飽餐戰飯,披挂上陣。
120 各將領兵分頭而進,不知用何寶破陣,且看下回分解。
121 第五十三回 梨花大破金光陣 產麒麟衝散飛刀
122 前言不表,再講秦、竇二將來到東門,搖旗吶喊,早驚動了寶同,便對兩位軍師說:「樊梨花無謀之人,焉能為帥?前日差小將打陣,全軍陷沒。數日無人來探,今日吶喊而來,須要絕計把他一網打盡,方算我們手段。」
123 兩位軍師說:「我想他連日不敢出戰,必定請得救兵來了。我們三件寶貝利害,就是黎山老母親來也無益,難破我陣。」寶同聽了,連忙傳令,點齊眾將,必要殺盡唐兵,不得有違。眾將得令,提槍上馬,等唐兵來到。只有金桃、銀杏與劉家弟兄成親之後,心中各有投唐之意,對夫君說:「明日全身披挂,等唐兵殺來,並膽同心,破他陣門。」劉仁、劉瑞大喜,准備交戰不表。
124 再言秦、竇二將打入東方陣內,驚動大將寶樹,提起雙錘殺出迎住。又有仙師李若虛跨鶴而來,將雙劍抵住。四人大戰,殺得天昏地暗,金鼓齊鳴,喊殺連天。來了鐵板道人,祭起鐵板打來。秦、竇二將一鑽天,一入地。寶樹、若虛二人見了大驚,滿口稱贊說:「唐將果然有法術,名不虛傳。」道人收了鐵板,地中矮將又鑽將出來,喝道:「你鐵板只好打別人,我秦、竇二爺不怕的。」接住又戰。鐵板道人大怒,又祭起鐵板,雙雙又鑽去了。東方陣中大亂。
125 再講南方仙師趙通明,同了王叔金萱守住陣圖,只見殺到二員女將,乃月娥、金蓮各舞雙刀殺入陣來。道人、王叔接住大戰。又來了蘇寶同,祭起飛刀來斬二員女將。樊梨花即來將手接住飛刀。室同見了大怒,掄動鋼刀,迎住梨花。
126 這場大戰,好不驚人。金蓮祭起錦索,月娥搖動攝魂鈴,梨花祭起誅妖劍。寶同看見,喊聲:「不好了!」先已逃陣。趙通明仙師中了攝魂鈴,翻身跌下。仙鶴借其土遁而走。只有金萱王叔沒有法術,被紅綿索提住,唐兵捆綁而去。三員女將破了南方陣。奮力殺入中陣。只見一道紅光衝出,四員番將殺到。扶桑太子手執畫戟抵住月娥,洛陽揮馬舞刀迎住金蓮。番將紅韜衝到,又有山桃醜將,手執開山斧,二將迎住樊元帥。七騎大戰。又有一仙師文光鬥跨鶴來到,直奔助戰。
127 梨花大怒,祭起打仙鞭,將紅韜打死。左道人看來不好了,借土遁而逃。
128 山桃嚇得魂不附體,倒拖大斧而逃。飛鈸和尚大怒,說道:「休要逞能。」
129 喝聲漫漫,祭起飛鈸打來。梨花說聲「不好」,就將混元棋盤祭起,架住飛鈸不能下來。複又交鋒,一場大戰。寶同、鐵板道人、五鶴仙人一齊殺到。
130 山桃看見複又殺轉。九人圍住梨花。梨花殺得渾身香汗,衝動胎氣,叫聲:「不好了!腹中疼痛不止,想是要生產了。」左撞右衝,殺不出來,腹又痛,力又軟,量身必死。
131 再表仙童、金定同了丁山三人衝到,聞知元帥被圍,殺開血路衝進。梨花見了,心中乃安。外面番兵圍得鐵桶一般,四人再殺不出。不覺黃昏。梨花腹中疼痛,兩淚交流,說:「竇、陳二姐,我今打陣,與番將大戰一日,衝動胎氣。若非你們殺到,性命難保。」說罷捧定肚皮,大叫:「痛殺我也。」
132 唬得丁山三人沒法,說聲:「賢妻,天近黃昏,救兵未至,倘或元帥生產,如何是好?你二人兩旁擁護元帥上馬,待吾衝殺出去,回到營中生產,方可無害了。」仙童說:「元帥生產在此刻了。怎得上馬回營?趁此時番將未來交戰,且守住陣中。待分娩之後,再計較出陣。」
133 正在此言,只聽得四下炮聲大振,金鼓連天,蘇寶同南邊殺來,鐵板道人東方殺來,飛鈸和尚西邊殺來,五個仙師騎鶴北方殺來,還有各國番將四面八方殺到。唬得夫妻四人魂不附體,只得上馬執器械招架,保護梨花。丁山敵住各國番將;仙童迎住鐵板道人。金定迎住和尚。梨花一手捧腹,一手提刀,正逢蘇寶同,熬其腹痛迎戰。那裡敵得住?一個筋斗跌下馬來,寶同祭起飛刀來斬梨花。只見一道紅光衝上,將飛刀化作灰塵。寶同大怒,一連祭起二十四把飛刀,照前一樣盡作灰飛,心中倒吃一驚。難道梨花跌下馬來,暗使神通壞我飛刀?正要將飛鏢打下,只見陣中一聲喊,衝出四員將來,是金桃、銀杏同劉仁、劉瑞帶領人馬殺到。因見梨花下馬,夫妻四人拼命殺來,敵住寶同交戰。
134 寶同大怒,對金桃、銀杏說:「你兩個賤婢反助大唐,此是何說?」兩公主說:「我因招了大唐兩個小將,做了夫妻,如今一起歸唐,正要捉你去獻功。」寶同一聽此言,急得暴跳如雷,大喝道:「賤婢,好不識羞,吃我一刀!」劉仁、劉瑞敵住。
135 梨花跌下馬來,產下一子,故有血光衝出,將鐵板、飛鈸衝做為灰。三人大驚,有法難行。竇仙童祭起捆仙繩,將道人捉住,轉身來助陳金定。又祭起捆仙繩,將和尚捉住。同來助公主。蘇寶同看見人多都來圍住,也被捆仙繩拿住。五鶴仙人看見捉去了三人,思量駕鶴飛騰,誰知五隻仙鶴被血光衝壞,有翅難逃,跌倒塵埃。月娥、金蓮、秦、竇四將都來拿住。五仙看來不好,各借土遁而逃。此番大破金光陣,殺得各國番將番兵實也傷心,逃的逃,走的走,百萬番兵十去其八。姑嫂四人連忙救起元帥,只聽得「呱呱」之聲,有一小兒。金蓮、金定扶起元帥,仙童抱起小兒,割戰袍一幅,將來包好。
136 丁山看見大喜,方信師父之言,懷中至寶就是此子,所以衝破金光陣。
137 梨花定了性,開言說:「列位將軍,方才唬殺我也。一個筋斗跌下馬來,昏暈了,生下孩兒也不知。若沒有劉仁、劉瑞同兩個番女來救了,不然性命難保,要算四人之功。」對二劉說:「你前番同小將軍來劫陣,怎樣逃脫?又會了二員女將?」劉家弟兄叫聲:「元帥,小將被應龍世子邀同打陣,小將軍被鐵板打死。小將被兩位公主所擒。這位是天竺國公主。這位是真童國公主。有意歸唐,招我們成親。同在陣中,等元帥到來,里應外合,前來救元帥。望乞恕罪。」元帥大喜,見了兩位公主花容月貌,正是兩對夫妻。說道:「你二人雖是不遵號令,私自出兵。今日救了本帥,將功折罪。」傳令招降番軍,帶其兵馬回營,捷書飛報唐王。又說:「本帥十分狼狽,快將蘇室同、僧道一齊推來。」左右將三人推過。元帥見了大怒,指定罵道:「你這孽畜,唐主有甚虧你,必要起兵造反,傷害西番數百萬生靈。今日把你碎尸萬段,難洩此恨。」寶同亦怒道:「你這賤婢,生長西番,不思報國,反弒父殺兄,投唐叛逆,種種罪惡,不可勝誅。不自反省,反來罪我,恨不能剝爾皮,抽爾筋,與楊藩父子出氣,才雪我胸中之恨。不幸天絕於我,被汝所擒,要殺就殺,何必多言。」
138 樊梨花被寶同羞辱,不覺大怒,喝令:「斬訖報來!」左右將三人推出,解下捆仙繩,換了粗麻繩捆好。正要開刀,只見他三人哈哈大笑說:「我去也!』脫罷,吹口仙氣,化作三道長虹,騰空而去。梨花帳上看見,倒卻心驚,眾將一齊說:「奇了,西番有此異人。」元帥說:「今被逃去,只怕又起風浪,前來阻我西進。」嗟嘆一番。計點將士,單單死了應龍。因兵馬連日勞苦,將息半月,再行西進。眾將一聲答應,關內扎營,卸甲安頓,此話不表。
139 再言應龍神魂在鳳凰山與神女相逢,要歸蘆花河為神。來到河中,有一孽龍占住,與他大戰,反將神女攝去。鬥了數月,不分勝敗,我也不表。
140 再言先鋒羅章大兵行到蘆花河邊,只見水波泛濫,興風作浪,晝夜不息,把行橋衝斷,難以過河。軍情事重,進營稟知元帥。元帥聽了說:「奇了,河水阻我西行進,莫非衝犯了河神,故此作崇?」吩咐左右備下三牲禮物拜謝。元帥到河邊奠酒,三杯拜畢,焚化金錢,往河中一看,只見風波不息。
141 收拾回營,獨宿帳中,交三更之後,朦朧睡去。只見薛應龍來到,戎妝打扮,上前叫聲「母親」。不知說甚事情,且聽下回分解。
142 第五十四回 丁山神箭射妖龍 應龍蘆花為水神
143 再表梨花看見應龍到來大喜,叫聲:「孩兒,你一向在那裡?叫娘無日不想,無時不思。直到今日見我。」應龍聽言流淚,叫聲:「母親,孩兒憑血氣之勇,私自打陣,身喪鐵板,一靈不散,來到鳳凰山,會著我妻,神女對我說:「你前世蘆花河水神,合當歸位。』發文書前去。誰知有一孽龍先占踞水府,將文書扯碎。我妻大怒,同我點起神兵與他交戰。神女被他捉去,未知生死。孩兒逃陣,風飄到一山,遇軒轅老祖,說孩兒前世北海小金龍,蒙上帝敕旨,封蘆花河內龍神。只因蟠桃會上調戲了神女,謫降下凡二十年。與神女七宿姻緣,今當配合。不想孽龍勇猛。孩兒蒙老祖賜夜明珠一顆,降龍杖一根。拜別老祖,到河內與他大戰,三日三夜,不分輸贏。望母親助兒一臂之力,使兒複歸本位。」梨花:「孩兒已死,今既為神,被妖龍作祟,不肯讓位,為娘與你仙凡遠隔,怎能下水助你?」應龍道:「這不難。母親明日領兵到河邊,孩兒引他出水。母親排神箭射他。」梨花道:「你們都是龍形,認辨不清。」應龍道:「孩兒是條小金龍,胸前挂一顆夜明珠,爪鉤竹杖,這便是孩兒真身。那妖龍生的獨角牛頭,滿身赤黑,兩眼銅鈴,爪捧蛇矛槍。母親要細心,方辨妖龍。」說罷,變作龍形而去。
144 梨花驚醒,大叫一聲說:「應龍孩兒,怎麼就去了?」開眼一看,原來是夢。不覺天明,元帥升帳,點齊眾將,將夢中之言說明,諸將須記在心中,眾將一聲答應,立刻起馬,來到河邊。果然河中興風作浪。眾將看見,搭弓在手觀望。只見水中一聲響亮,現出一條小小金龍,胸有明珠,在水面翻舞。
145 又聽得一聲響,現出一條烏鱗獨角牛頭,眼似銅鈴,爪抓金槍,騰空來追火金龍。眾將一聲發喊,萬弩齊發。卻被丁山神箭,照定妖龍咽喉,「嗖」的一箭,射落波心,幾個盤旋翻身,竟直死於水面。那小金龍複下水去了。頃刻風消浪靜。元帥大喜,傳令抓取妖龍上岸,頸下帶著神箭,滿身腥臭,吩咐把妖龍頭斬下,懸挂關前,身體化為灰塵。令先鋒羅章速搭浮橋,成功之日,起兵西進。羅章得令,搭橋不表。
146 再言小龍來到水府,又巡海夜叉報知黑魚丞相、鱖魚右相、嚇兵蟹將說:「孽龍被斬,快迎新主複位。」左右丞相撞鐘擊鼓,傳齊眾將,笙蕭音樂,開了龍門,接入應龍。應龍仍變為人,登了龍位。眾將朝參拜畢,新龍君說:「快請神女相見。」黑魚丞相稟道:「那神女被妖龍擒來,監在牢里。」傳法旨:立刻放出。吩咐掩門,然後與神女相見,說:「斬了妖龍,與妻相會。」擺團圓酒慶賀。此話不表。
147 再言元帥梨花,自斬妖龍之後,停留三日,傳令起兵西進。原來那蘆花河周回有萬里之遙,東渡到西有百里,所以有萬丈竹橋可渡。大兵過了蘆花河,到了西岸,一路前去,有一關頭,高山霸位。傳令扎下營盤,明日開兵打關。眾將答應,扎下營盤,且亦不表。
148 再言這高山名曰「金牛山」。山上有一關,關中守將姓朱名崖號太保,國王封為總兵,鎮守此關。生得頭如笆斗,眼如銅鈴,青臉獠牙,身長丈二。手下有番兵十萬,十分驍勇,且有異術。正在總府與副將青獅、馬虎說:「前日國舅同兩位軍師到來說,叫我緊守,休放唐兵過關。他往蓮花洞求師父李道符仙長前來,要報此仇,殺盡唐兵。」二將說:「主將有這等本事,何懼唐將?」正在此講究,有番兒報進說:「啟上帥爺,唐兵已到關下了。」說:「有這等事,傳令關上多加灰瓶、石子,若唐兵討戰,速來報我。」番兒得令,各加料理。此言不表。
149 再言大唐元帥升帳,令先鋒羅章帶領人馬前去取關。「是,得令!」羅章頂盔貫甲,上馬提槍,帶了人馬,出了營門,炮響一聲,殺到關前。抬頭一看,只見金牛山兩山並立,高接青雲,中關有一座門,在半山之中,大書「金牛關」三字。只見旗旌插滿,號帶分明,無數番兵守住。羅章趕到半山,令軍士大罵。有番兒報進關去了。說:「啟帥爺知,關外有將討戰,口中大罵。」朱崖聽了大怒,吩咐備馬抬斧,結束停當,帶了番兵,放炮開關,衝出關外。羅章抬頭見關內衝出一員番將,生得十分凶惡,忙挺槍直刺過去。
150 朱崖把手中宣花斧迎住。兩下交鋒,戰有百合,不分勝敗,回馬就走。羅章不知是計,把馬一拍,隨後追來。朱岸把身一搖,現出三頭六臂。羅章一見大驚,說聲「不好了!楊藩出現了!」回馬要走,被朱崖伸出一隻神手,輕輕將羅章捉去,收了法相,帶了兵士,殺下關來,直奔唐營。唐兵見先鋒捉去。先逃回營,報知元帥。
151 元帥聽了大怒道:「朱崖將何妖物敢捉我羅章?」令劉仁、劉瑞出兵迎敵,「快捉番將見我。」二將得令,帶了雙騎人馬,出營殺至關下,正撞著朱崖。朱崖看見劉仁、劉瑞飛馬走來,正要迎敵。背後衝出二員副將說:「不必主將動手,待末將活擒這廝。」青獅提起狼牙棒迎劉仁,馬虎將降龍杵接住劉瑞,兩邊大戰,四騎交鋒,好似龍爭虎鬥,十六馬蹄盤旋回轉,並無高下,馬虎叫聲:「吾兒慢來。」搖身一變,是一只黑虎,撲面抓來,將劉瑞抓去。劉仁大驚,正欲回馬,青獅大叫:「我兒那裡走!」變成獅子,直奔前來,又將劉仁拿去。二將複了原形,朱崖大喜,掌得勝鼓回關。探子報入營中:「二將又被他捉去了。」元帥大驚:「他用何術捉去三將?」掠陣官稟道:「第一陣羅先鋒被朱崖太保現三頭六臂,伸手拿去。第二陣二員小將出戰,遇他副將青獅、馬虎,現出獅子、黑虎拿去。」元帥聽了,好不煩悶。
152 秦漢聽說徒弟被拿,願出去討戰。又有金桃、銀杏兩公主哭上帳,也要報仇。
153 元帥屈指一算說:「三將拿去,大事不妨,汝等三位不必多慮。今天色已晚,明日開兵。」三人不敢違令,只回本營,當夜不表。
154 再言次日元帥升帳,點齊眾將,親自出兵。點秦漢、一虎掠陣;仙童、金定為左;金蓮、月娥為右;丁山在後監軍。自衝中央,直奔關前,喝聲:「快放唐將出來,萬事全休。若有不肯,打破關頭,雞犬不留。」說猶未了,只聽得關內炮響,朱崖帶兵殺出。來到平陽之地,兩邊射住陣腳,擺開陣勢,朱崖出馬,梨花同四員女將也到陣前,說道:「誰將出去擒番兒?」後面秦漢、一虎、丁山三將衝出陣來。馬虎敵住一虎,青獅迎著秦漢,朱崖接著丁山,分頭而戰。馬虎、青獅被矮將殺得渾身汗流,遍體生津,不能取勝,各現原形,要來擒住矮將。那秦漢見了,飛入雲霄,一虎將身入地。青獅、馬虎倒吃一驚,搖身收法,來戰丁山。元帥看見,令仙童、金定出去助戰。二將領令出來,挈助夫主。丁山一發逞威。朱崖又現出
URN: ctp:ws291234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