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文集卷四十八

《文集卷四十八》[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入蜀記第六
2 六日,過荊門十二碚,皆高崖絕壁,嶄岩突兀,則峽中之險可知矣。過碚,望五龍及
3 雞籠山,嵯峨正如夏雲之奇峰。荊門者,當以險固得名。碚上有石穴,正方,高可通人,俗
4 謂之荊門,則妄也。晚至峽州,泊至喜亭下。峽州在唐為硤州,後改峽,而印文則為陝州。
5 元豐中,郎官何洵直建言,陝與陝相亂,請改鑄印文從山。事下少府監,而監丞歐陽發言,
6 湖北之陝州,從阜從夾。陝西之陝州,從阜從夾。偏旁不同,本不相亂,恐四方謂少府監
7 官皆不識字。當時朝士之議皆是發,而卒從洵直言改鑄云。至喜亭記。歐陽公撰,黃魯
8 直書。
9 七日,見知州右朝奉大夫葉安行字履道。以小舟游西山甘泉寺,竹橋石磴,甚有幽趣,
10 有靜練。洗心二亭,下臨江,山頗疏豁。法堂之右,小徑數十步,至一泉,曰孝婦泉,謂
11 姜詩妻龐氏也。泉上亦有龐氏祠,然歐陽文忠公不以為信,故其詩曰。叢祠已廢姜祠在,
12 事跡難尋楚語訛。又此篇首章云。江上孤峰蔽綠蘿。初讀之,但謂孤峰蒙藤蘿耳,及至
13 此,乃知山下為綠蘿溪也。又至漢景帝廟及東山寺,景帝不知何以有廟於此。歐陽公為令
14 時,有祈雨文,在集中。東山寺,亦見歐陽公詩。距望京門五里,寺外一亭,臨小池,有
15 山如屏環之,頗佳。亭前冬青及柏,皆百餘年物。遂至夷陵縣,見縣令左從政郎胡振。廳
16 事東至喜堂,郡守朱虞部為歐陽公所築者,已焚壞。柱礎尚存,規模頗雄深。又東,則祠
17 堂,亦簡陋,肖像殊不類,可嘆。廳事前一井,相傳為歐陽公所浚,水極甘寒,為一郡之
18 冠。井旁一楠,合抱,亦傳為公手植。晚,郡集於楚塞樓,遍歷爾雅台。錦嶂亭。亭前海
19 棠二本,亦百年物。爾雅台者,圖經以為郭景純注。爾雅。於此。又有絳雪亭,取歐陽公
20 千葉紅梨詩,而紅梨已不存矣。
21 八日,五鼓盡,解船,過下牢關。夾江千峰萬嶂,有競起者,有獨拔者,有崩欲壓者,
22 有危欲墜者,有橫裂者,有直坼者,有凸者,有窪者,有罅者,奇怪不可盡狀。初冬草木
23 皆青蒼不凋,西望重山如闕,江出其間,則所謂下牢溪也。歐陽文忠公有。下牢津。詩云。
24 入峽山漸曲,轉灘山更多。即此也。系船與諸子及証師登三游洞,躡石磴二里,其險處
25 不可著腳。洞大如三間屋,有一穴通人過,然陰黑峻險尤可畏。繚山腹,傴僂自岩下,至
26 洞前,差可行。然下臨溪潭,石壁十餘丈,水聲恐人。又一穴,後有壁,可居。鐘乳歲久
27 垂地若柱,正當穴門。上有刻云。黃大臨弟庭堅,同辛癠子大方,紹聖二年三月辛亥來游。
28 旁石壁上刻云。景佑四年七月十日,夷陵歐陽永叔。下缺一字。又云。判官丁。下又缺
29 數字。丁者,寶臣也,字元珍。今丁字下二字,亦仿佛可見,殊不類元珍字。又永叔但曰
30 夷陵,不稱令。洞外溪上又有一崩石偃僕,刻云。黃庭堅弟叔向子相侄檠同道人唐履來游,
31 觀辛亥舊題,如夢中事也。建中靖國元年三月庚寅。按魯直初謫黔南,以紹聖二年過此,
32 歲在乙亥,今云辛亥者誤也。泊石牌峽。石穴中,有石如老翁持魚竿狀,略無少異。
33 九日,微雲,過扇子峽。重山相掩,政如屏風扇,疑以此得名。登蝦蟆碚,水品所載
34 第四泉是也。蝦蟆在山麓,臨江,頭鼻吻頷絕類,而背脊皮包處尤逼真。造物之巧,有如此者自背上深入,得一洞穴,石色綠潤,泉泠泠有聲,自洞出,垂蝦蟆口鼻間,成水簾入江。是
35 日極寒,岩嶺有積雪,而洞中溫然如春。碚洞相對。稍西有一峰,孤起侵雲,名天柱峰。自
36 此山勢稍平,然江岸皆大石堆積彌望,正如浚渠積土狀。晚次黃牛廟,山複高峻。村人來
37 賣茶菜者甚眾。其中有婦人,皆以青斑布帕首,然頗白晰,語音亦頗正。茶則皆如柴枝草
38 葉,苦不可入口。廟曰靈感,神封嘉應保安侯,皆紹興以來制書也。其下即無義灘,亂石
39 塞中流,望之可畏。然舟過乃不甚覺,蓋操舟之妙也。傳云,神佐夏禹治水有功,故食於
40 此。門左右各一石馬,頗卑小,以小屋覆之。其右馬無左耳,蓋歐陽公所見也。廟後叢木,
41 似冬青而非,莫能名者。落葉有黑文,類符篆,葉葉不同,兒輩亦求得數葉。歐詩刻石廟
42 中,又有張文忠一贊,其詞曰。壯哉黃牛,有大神力。輦聚巨石,百千萬億。劍戟齒牙,
43 磊硊江側。壅激波濤,險不可測。威脅舟人,駭怖失色。刲羊釃酒,千載廟食。張公之意,
44 似謂神聚石壅流以脅人求祭饗。使神之用心果如此,豈能巍然廟食千載乎。蓋過論也。夜,
45 舟人來告,請無擊更鼓,云廟後山中多虎,聞鼓則出。
46 十日早,以特豕壺酒,祭靈感廟,遂行。過鹿角。虎頭。史君諸灘,水縮已三之二,然
47 湍險猶可畏。泊城下,歸州秭歸縣界也。與兒曹步沙上,回望,正見黃牛峽。廟後山如屏
48 風疊,嵯峨插天,第四疊上,有若牛狀,其色赤黃。前有一人,如著帽立者。昨日及今早,
49 雲冒山頂,至是始見之。因至白沙市慈濟院,見主僧志堅問地名城下之由。雲院後有楚故
50 城,今尚在,因相與訪之。城在一岡阜上,甚小,南北有門,前臨江水,對黃牛峽。城西
51 北一山,蜿蜒回抱。山上有伍子胥廟,大抵自荊以西,子胥廟至多。城下多巧石,如靈壁
52 湖口之類。
53 十一日,過達洞灘。灘惡,與骨肉皆乘轎陸行過灘。灘際多奇石,五色粲然可愛,亦
54 或有文成物象及符書者。猶見黃牛峽廟後山。太白詩云。三朝上黃牛,三暮行太遲。三朝
55 又三暮,不覺鬢成絲。歐陽公云。朝朝暮暮見黃牛,徒使行人過此愁。山高更遠望猶見,
56 不是黃牛滯客舟。蓋諺謂。朝見黃牛,暮見黃牛。一朝一暮,黃牛如故。故二公皆及之。
57 歐陽公自荊渚赴夷陵,而有下牢。三游及蝦蟆碚。黃牛廟詩者,蓋在官時來游也。故。憶
58 夷陵山。詩云。憶嘗祗吏役,巨細悉經覯。其後又云。荒煙下牢戍,百仞塞溪漱。蝦蟆
59 噴水簾,甘液勝飲酎。亦嘗到黃牛泊舟聽猿狖也。晚泊馬肝峽口。兩山對立,修聳摩天,
60 略如廬山。江岸多石,百丈縈絆,極難過。夜小雨。
61 十二日早,過東碯灘,入馬肝峽。石壁高絕處,有石下垂如肝。故以名峽。其傍又有
62 獅子岩,岩中有一小石,蹲踞張頤,碧草被之,正如一青獅子。微泉泠泠,自岩中出,舟
63 行急,不能取嘗,當亦佳泉也。溪上又有一峰孤起,秀麗略如小孤山。晚抵新灘,登岸宿
64 新安驛,夜雪。
65 十三日,舟上新灘,由南岸上。及十七八,船底為石所損,急遣人往拯之,僅不至沉。
66 然銳石穿船底,牢不可動,蓋舟人載陶器多所致。新灘兩岸,南曰官漕,北曰龍門。龍門
67 水尤湍急,多暗石。官漕差可行,然亦多銳石,故為峽中最險處,非輕舟無一物,不可上
68 下。舟人冒利,以至此,可為戒云。游江瀆北廟,廟正臨龍門。其下石罅中,有溫泉,淺
69 而不涸,一村賴之。婦人汲水,皆背負一全木盎,長二尺,下有三足,至泉旁,以杓挹水,
70 及八分,即倒坐旁石,束盎背上而去。大抵峽中負物率著背,又多婦人,不獨水也。有婦
71 人負酒賣,亦如負水狀,呼買之,長跪以獻。未嫁者,率為同心髻,高二尺,插銀金義至六
72 只,後插大象牙梳,如手大。
73 十四日,留驛中。晚,以小舟渡江南,登山,至江瀆南廟。新修未畢,有一碑,前進
74 士曾華旦撰。言因山崩石壅,成此灘,害舟不可計,於是著令,自十月至二月禁行舟。知
75 歸州尚書都官員外郎趙誠聞於朝,疏鑿之,用工八十日,而灘害始去,皇佑三年也。蓋江
76 絕於天聖中,至是而複通。然灘害至今未能悉去,若乘十二月正月水落石盡出時,亦可並
77 力盡鑱去銳石。然灘上居民,皆利於敗舟,賤賣板木,及滯留買賣,必搖沮此役。不則賂
78 石工,以為石不可去。須斷以必行,乃可成。又舟之所以敗,皆失於重載。當以大字刻石
79 置驛前,則過者必自懲創。二者皆不可不講,當以告當路者。
80 十五日,舟人盡出所載,始能挽舟過灘。然須修治,遂易舟。離新灘,過白狗峽,泊
81 舟興山口。肩輿游玉虛洞。去江岸五里許,隔一溪,所謂香溪也。源出昭君村,水味美,錄
82 於水品,色碧如黛。呼小舟以渡,過溪,又里餘,洞門小才袤丈。既入,則極大可容數百
83 人,宏敞壯麗,如入大宮殿中。有石成幢蓋幡旗芝草竹筍仙人龍虎鳥獸之屬,千狀萬態,莫
84 不逼真。其絕異者,東石正圓如日,西石半規如月,予平生所見岩竇,無能及者。有熙寧
85 中謝師厚。岑岩起題名,又有陳堯咨所作記,敘此洞本末,云唐天寶中,獵者始得之。比
86 歸,已夜,風急不可秉獨炬,然月明如晝,兒曹與全師皆杖策相從,殊不覺崖谷之險也。
87 十六日,到歸州,見知州右奉議郎賈選子公。通判左朝奉郎陳端彥民瞻。館於報恩光
88 孝寺,距城一里許,蕭然無僧。歸之為州,才三四百家,負臥牛山,臨江。州前即人鮓甕。
89 城中無尺寸平土,灘聲常如暴風雨至。隔江有楚王城,亦山谷間,然地比歸州差平。或云,
90 楚始封於此。山海經。夏啟封孟除於丹陽城。郭璞注云在秭歸縣南。疑即此也。然。史
91 記。成王封熊繹於丹陽。斐馬因乃云在枝江。未詳孰是。
92 十七日,郡集於望洋堂玩芳亭,亦皆沙石犖確之地。賈守云。州倉歲收秋夏二料,麥
93 粟粳米,共五千餘石,僅比吳中一下戶耳。
94 十八日,初得艬船,差小,然底闊而輕,於上灘為便。
95 十九日,郡集於歸鄉堂。欲以是晚行,不果。訪宋玉宅,在秭歸縣之東,今為酒家。舊
96 有石刻宋玉宅三字,近以郡人避太守家諱,去之。或遂由此失傳,可惜也。
97 二十日早,離歸州,出巫峰門,過天慶觀,少留。觀唐天寶元年碑,載明皇夢老子事,
98 巴東太守劉王舀所立。字畫頗清逸,碑側題當時郡官吏胥姓名,字亦佳。又有周顯德中荊南判
99 官孫光憲為知歸州高從讓所立碑。從讓,蓋南平王家子弟。光憲亦知名,國史有事跡。蓋
100 五代時歸峽皆隸荊渚也。殿前有柏,數百年物。觀下即吒灘,亂石無數。飯於靈泉寺。遂
101 登舟過業灘,亦名灘也。水落舟輕,俄頃遂過。
102 二十一日,舟中望石門關,僅通一人行,天下至險也。晚泊巴東縣。江山雄麗,大勝
103 秭歸。但井邑極於蕭條,邑中才百餘戶,自令廨而下,皆茅茨,了無片瓦。權縣事秭歸尉
104 右迪功郎王康年。尉兼主簿右迪功郎杜德先來,皆蜀人也。謁寇萊公祠堂,登秋風亭,下
105 臨江山。是日重陰微雪,天氣碵飄。複觀亭名,使人悵然,始有流落天涯之嘆。遂登雙柏
106 堂。白雲亭。堂下舊有萊公所植柏,今已槁死。然南山重複,秀麗可愛。白雲亭則天下幽
107 奇絕境。群山環擁,層出間見,古木森然,往往二三百年物。欄外雙瀑瀉石澗中,跳珠濺
108 玉,冷入人骨。其下是為慈溪,奔流與江會。予自吳入楚,行五千餘里,過十五州,亭榭
109 之勝,無如白雲者,而止在縣廨聽事之後。巴東了無一事,為令者可以寢飯於亭中,其樂
110 無涯,而闕令。動輒二三年無肯補者。何哉二十二日。發巴東,山益奇怪。有夫子洞者。一竇在峭壁絕高處。人跡所不可至。然
111 仿佛若有欄楯。不知所謂夫子者何也,過三分泉。自山竇中出。止兩派,俗云。三派有年。
112 兩派中熟。一派或絕流飢饉,泊疲石,夜雨,
113 二十三日。過巫山凝真觀。謁妙用真人祠,真人。即世所謂巫山神女也,祠正對巫山。
114 峰巒上入霄漢。山腳直插江中,議者謂太華衡廬。皆無此奇,然十二峰者。不可悉見,所
115 見八九峰。惟神女峰最為纖麗奇峭。宜為仙真所托,祝史云。每八月十五夜月明時。有絲
116 竹之音。往來峰頂。山猿皆鳴。達旦方漸止,廟後山半。有石壇平曠,傳云夏禹見神女。授
117 符書於此,壇上觀十二峰。宛如屏障,是日。天宇晴霽。四顧無纖翳。惟神女峰上有白雲
118 數片。如鸞鶴翔舞徘徊。久之不散。亦可異也,祠舊有烏數百。送迎客舟。自唐夔州刺史
119 李貽詩已雲。群烏幸胙餘。矣,近乾道元年。忽不至,今絕無一烏。不知其故,泊清水洞,
120 洞極深。後門自山後出。但黮暗。水流其中。鮮能入者,歲旱祈雨頗應,權知巫山縣左文
121 林郎冉徽之。尉右迪功郎文庶幾來,
122 二十四日早。抵巫山,縣在峽中。亦壯縣也,市井勝歸。峽二郡,隔江南陵山極高大。
123 有路如線。盤屈至絕頂。謂之一百八盤。蓋施州正路,黃魯直詩云。一百八盤攜手上。至
124 今歸夢繞羊腸。即謂此也,縣廨有故鐵盆。底銳似半甕狀。極堅厚。銘在其中。蓋漢永平
125 中物也,缺處鐵色光黑如佳漆。字畫淳質可愛玩,有石刻魯直作盆記。大略言建中靖國元
126 年。予弟叔向嗣直。自涪陵尉攝縣事,予起戎州。來寓縣廨。此盆舊以種蓮。餘洗滌乃見
127 字云,游楚故離宮。俗謂之細腰宮,有一池。亦當時宮中燕游之地。今湮沒略盡矣,三面
128 皆荒山。南望江山奇麗,又有將軍墓。東晉人也,一碑在墓後。趺陷入地。碑傾前欲壓。字
129 才半存,
130 二十五日。晡後至大溪口泊舟,出美梨。大如升,
131 二十六日。發大溪口。入瞿唐峽,兩壁對聳。上入霄漢。其平如削成,仰視天。如匹
132 練然,水已落。峽中平如油盎,過聖姥泉。蓋石上一罅。人大呼於旁。則泉出。屢呼則屢
133 出。可怪也,晚至瞿唐關。唐故夔州。與白帝城相連,杜詩云。白帝夔州各異城。蓋言
134 難辨也,關西門正對灩預堆。堆碎石積成。出水數十丈,土人云。方夏秋水漲時。水又高
135 於堆數十丈。肩輿入關。謁白帝廟,氣象甚古。松柏皆數百年物,有數碑。皆孟蜀時所立,
136 庭中石筍。有黃魯直建中靖國元年題字,又有越公堂。隋楊素所創。少陵為賦詩者。已毀,
137 今堂近歲所築。亦甚宏壯,自關而東。即東屯。少陵故居也,
138 二十七日早。至夔州,州在山麓沙上。所謂魚複永安宮也,宮今為州倉。而州治在宮
139 西北。甘夫人墓西南。景德中轉運使丁謂。薛顏所徙,比白帝頗平曠。然失關險。無複形
140 勢,在瀼之西。故一曰瀼西,土人謂山間之流通江者曰瀼云,州東南有八陣磧。孔明之遺
141 跡。碎石行列如引繩,每歲江漲。磧上水數十丈。比退。陣石如故,
URN: ctp:ws29152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