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张舜民:《画墁集》八卷

《张舜民:《画墁集》八卷》[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张舜民,字芸叟,自号浮休居士,又号斋。邠州(陕西)人。宋治平二年(一○六五)进士。元佑中,授秘阁校理、监察御史。徽宗朝,为吏部侍郎,旋以龙图阁学士知定州,改同州。后贬商州安置,复集贤殿修撰。《宋史》卷三四七有传。四库馆臣自《永乐大典》辑《画墁集》八卷。
2 现存《永乐大典》录:
3 张舜民诗 四条  张舜民郴行录 七条  张舜民画墁集 五十八条
4 张芸叟杂记 四条  《古罗志》引 一条  《元一统志》引 一条
5 以上共七十五条,校《关陇丛书》和《丛书集成》本《画墁集》八卷及《补遗》两种,馆臣漏辑者五十条。
6 上颍昌韩少师丞相兄弟
7 五福犹来萃一门,岁寒方始见松筠。白头再喜逢知己,青眼重开为故人。当日八龙同孝友,于今二阮卜比邻。 年不作三湘客,犹欲生还一吐茵。
8 《永乐大典》卷九百十八「师」字韵,页十三下「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一册)
9 北归再过洞庭
10 我家本住长安陌,泾渭交流出坐隅。须信宦游皆有地,十年四过洞庭湖。
11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一「湖」字韵,页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八册)
12 东湖晚眺
13 白鹭双飞过女墙,两行高柳正斜阳。荷花满眼都无主,暗里风飘入袖香。
14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二「湖」字韵,页十四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九册)
15 和邠倅王正夫大夫游西湖
16 雨过花开一郡忙,紫微山影照湖光。东风不费舟船力,暖日能添罗绮香。已拚今朝须尽醉,预愁明日又辞乡。饱闻冯翊无花草,唯有城头至乐堂。
17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四「湖」字韵,页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九册)
18 北湖集句
19 北湖泛空明,移舟泊沧渚。篙师暗理楫,宛转到深处。回流抱绝巘,长烟曳轻素。山明望松雪,湖阁兼云雾。遥风送管弦,白日无尘土。皎镜含虚碧,瘴烟跕飞羽。高冢空累累,昔时卿相墓。郴州顿凉冷,沧洲有奇趣。逐客久憔悴,世途多礼数。孤影空相随,不知从此去。终朝对樽酒,况复天景暮。乐罢不无悲,却寻故乡路。
20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五「湖」字韵,页二十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九册)
21 南归早发柳湖
22 残月光中强揽衣,欲随乌鹊向南飞。无端客梦难收拾,落在西城晚不归。
23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六「湖」字韵,页十四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二十册)
24 送吴都曹还芜湖
25 柳岭相从岁屡迁,南湖同泛又经年。斋前怪石曾为枕,门外长杨忆系船。白酒一壶贤圣乐,古书千卷弟兄传。九衢尘土忙如火,握手相看思黯然。
26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六「湖」字韵,页十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二十册)
27 城上乌
28 山头月,几点残星灭不灭,营中角声鸣咽咽。战马嘶,征人发,堂上双亲垂白发,闺中少妇年二八。爷牵衣,儿抱膝,东邻西邻哭声一,道上行客肠断绝。
29 《永乐大典》卷二千三百四十六「乌」字韵,页五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二十五册)
30 长盘岭遇张复乡人
31 马头已匝三千里,故国轻抛二十春。一片青山双鬓白,长盘岭下见乡人。
32 《永乐大典》卷三千四「人」字韵,页十二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一册)
33 赠杜山人
34 才疏性懒一微官,终日埋尘土间。安得便为归去计,共君吟咏伴君闲。
35 《永乐大典》卷三千四「人」字韵,页二十二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一册)
36 望行人二首
37 其一
38 望行人,行人在何所?燕鹰不齐飞,参商竟相阻。别以三秋为久,生以百岁为期。不如还家对亲戚,浮名浮利徒尔为。
39 其二
40 登高恨不高,望远恨不见。不见远征人,但见青山晚。今岁雁空回,明年燕又来。燕雁无凭讯,何用上高台。
41 《永乐大典》卷三千五「人」字韵,页二十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二册)
42 胡无人
43 洛阳一少年,善达古今事。意欲隳单于,慨然陈五饵。当时长老以为笑,今日施行获其利。信哉敢谓胡无人,岁岁叩关来请吏。
44 《永乐大典》卷三千六「人」字韵,页六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二册)
45 邠守李中散取乡人谢事者三人绘像邠学号三友堂予已记之复征诗
46 出仕归来义两全,真从髫龀至华颠。儒冠绘像为三友,龟佩相辉是四贤。莫与后生论损益,且于见世作神仙。东都九老夸荣贵,未比南豳德行先。
47 《永乐大典》卷七千二百三十八「堂」字韵,页二十一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七十册)
48 送孙积中兄待次吴兴
49 骅骝不惜换舟行,人到归时意气生。五马未来迎使节,四弦何事作离声。焚黄此去荣乡里,垂老相看老弟兄。来岁北来如访我,寄书频到利陵城。
50 《永乐大典》卷七千九百六十二「兴」字韵,页十三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八十八册)
51 送人出城同过周少府赠行者
52 欲解舟维岸,将行客倚栏。主人夸意厚,亲起具盘。溪柳低含雨,山桃重怯寒。何时浮小艇,同访橘州滩。
53 《永乐大典》卷八千六百二十八「行」字韵,页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九十五册)
54 送孙积中同年赴任陕府
55 劭农使者岭南回,上佐题舆陕道开。河水已随浮世去,条山应喜故人来。雨摧苦笋催羹臛,风颭樱桃落酒杯。我欲函关更西去,不知令尹肯相陪 (孙尝掾蒲关)。
56 《永乐大典》卷一万九百九十九「府」字韵,页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九册)
57 题豆馆
58 关头日落薄衣襟,又对丛芦拥鼻吟。尘土十年缠马足,只凭双鬓照归心。
59 《永乐大典》卷一万一千三百十三「馆」字韵,页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十五册)
60 度秦岭
61 狗日去中山,春尽抵冯翊。闰晦适石城,发轸蒙再谪。有侄佐阴晋,所幸在肘腋。儿女本天爱,未免各分北。同行五六口,出关已登陟。舍去两京道,右手入大谷。入谷路崎岖,少前屡颠踬。秦岭生所闻,今日乃相识。一舍蹑其 ,两舍跨其脊。东井闻水声,南箕观簸析。西历华山小,北瞰黄河赤。大荔信毫末,中条真拳石。终夜听猿啼,白昼履虎迹。俯仰天地间,浩然为一色。是时甫中元,寒冻地欲坼。婢仆急榆火,腹背互熏炙。辗转竟号呼,良久各苏息。其南差弥迤,稍降已温液。及至洛水湄,挥汗复畴昔。乃知高卑殊,能使气令易。商于固善地,又且近乡国。感涕荷君恩,死生宁有极。凡人历艰险,乃心方惊策。常使处燕安,政如怀鸩毒。所以古先人,平居犹运甓。
62 《永乐大典》卷一万一千九百八十一「岭」字韵,页六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二十二册)
63 鹘岭
64 度险仍逢雪,艰危顷步中。鹘飞犹自苦,人足故难通。九折羊肠外,三休箭筈东。西南望天柱,聊复慰途穷。
65 《永乐大典》卷一万一千九百八十一「岭」字韵,页七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二十二册)
66 丞相宠示白羊御酒之作
67 进酒彤闱盏未干,眷怀元老在长安。双壶犹带崤山雪,一酌能消塞北寒。好是弟兄同受赐,更邀宾客共交欢。逡巡若遇头纲品,感激方明壮士肝。 (前宰相在外,岁赐头纲团茶一斤,白羊酒二壶,计今受赐惟康国在京,公在长安耳。)
68 《永乐大典》卷一万二千四十三「酒」字韵,页四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二十四册)
69 渊自然六室奇怪求诗以纪之醴陵多丁氏令威之后云  徐刚中醴陵少府于山中寻出一洞有铭曰
70 重重翠筱蔽溪湾,石烂松枯不记年。但见桃花浮绿水,有时独鹤下青田。自然六室流锺乳,别隐三阶出洞天。身在故乡人不识,秪应徐令是丁仙。
71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七十五「洞」字韵,页十五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三十四册)
72 庚辰岁仲夏照处士王筌子真自渭上游三茅是时仆趋召京师分袂于永城聊写长言用浼行色
73 君为天下都散汉,我是人间大丈夫。君往茅山住岩岭,我乘汴水入京都。翩翩云鹤惊迷Γ汨汨尘埃满客裾。秪看此行皆可见,不须开口说贤愚。
74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四百五十「士」字韵,页十三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三十七册)
75 赠邻居陈焕处士
76 福唐陈处士,与我对门居。生死一炉药,尘埃数箧书。但知尊有酒,莫叹食无鱼。若论浮生事,浮生事总虚。
77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四百五十「士」字韵,页十五下引「张舜民诗」。(影印本第一百三十七册)
78 宿卢岩寺诗 (卢鸿所隐)
79 先生事业老空谷,弟子我多依绛纱。鹤板当年来上国,碧岩今日属僧家。松风生籁延虚室,瀑水喷珠缀藓花。我有故山归未得,年年魂梦绕天涯。
80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八百二十四「寺」字韵,页十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一册)
81 十二月二十五日行次渭原走寄熙帅范巽之
82 冻云积雪黯洮岷,晏岁轺车晤过秦。夹道清渠翻白浪,绕山铁马走黄尘。归鸿袅袅宁无信,塞柳依依欲弄春。今夕帐中惨蛔恚同年贤帅是乡人。
83 《永乐大典》卷一万五千一百三十八「帅」字韵,页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六十三册)
84 元夕端居感事四绝
85 其一
86 凤楼南畔彩为山,百戏年年奉帝筵。不独侍臣偏赐酒,当时一国梦钧天。
87 其二
88 十二门开如沸羹,灯光月色逐人行。春城无处无歌舞,一曲未终天又明。
89 其三
90 珠帘当面见玲珑,白鹤仙人上下通。夜半蕊珠重命宴,鸣鞘声落九霄中。
91 其四
92 何事今宵动所思,此欢常与少年期。莫疑杜甫吟兼哭,为忆开元最盛时。
93 《永乐大典》卷二万三百五十四「夕」字韵,页四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八十三册)
94 黄陵庙
95 。春深兰芷供香案,日暮乌鸢送客舟。自是江湖清绝处,后人憔悴写离忧。萧韶不返九疑愁,双凤追思楚水秋。褘翟飘摇摧画壁,佩环零落挂帘
96 《永乐大典》卷五千七百六十九「沙」字韵,页七下《古罗志》引「刺史张芸叟」。(影印本第六十册)
97 复拜朝散郎
98 曾为朝散已多时,起废皇恩许再为。学得子文无愠色,笑他白老强题诗。虽无妄想追前境,犹有贫人刻后期。祗向今冬求致仕,要将恩泽与孙儿。
99 《永乐大典》卷七千三百二十二「郎」字韵,页十七下引「张舜民画墁集」。(藏上海图书馆)
100 题镇洮铺壁
101 元佑庚午岁五月三日,湟中还,趋临洮,过三坌,南望康乐川。是时春气微达,寒日将没。溪山重复,香霭蒨深。非重湖之南,则九江之北。爱而不已,遂为此书。
102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百七十六「铺」字韵,页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五十三册)
103 窊尊铭
104 郴之为州,跨大溪上。临水皆奇石,水清而石怪。有如动物者,植物者,用物者,象物者,可状类者,不可状类者。岂皆水之力能攻坚,累日而致然哉,是亦天成者尔。一旦得窊尊于剑泉下,又得于城之东南隅。因醉而铭曰:
105 酌之不竭,注之不盈。石如吾醉,水如吾醒。嘻容乎其寂乎,孰耦吾形?
106 《永乐大典》卷三千五百八十四「尊」字韵,页二十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五十一册)
107 浙川窊尊铭
108 天开地成,禹浙娲并。可盈可倾,掊已醉醒。忘乎照乎,尚谨尔形。
109 《永乐大典》卷三千五百八十四「尊」字韵,页十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五十一册)
110 邠学三友堂记
111 异,后作者之七人;官小家贫,望洛中之九老。虚堂东国,方隆礼于盖公;解榻南州,岂独贤于孺子。风流可绍,纪述何惭。天子巡守而引高年,临雍而行老老。诸侯之政,遗老失贤则有罚。诚以老者人之所敬,贤者治之所宗。敬老尊贤,为国乎何有?河东李公子长为邠之守,乃得其要。下车之初,采访人物,得善士者三人焉。其一曰朝奉郎致仕李舒,其一曰国子助教李展,其一曰宣义郎致仕张舜仪。是三人者皆邠之士也,耆老敦德,言行有常,为乡人之所宗信。暇日公询考风俗,参验政事。又与之遨游登览,陟观南冈,泛舟北湖。酌玉峰之泉,临泾水而钓。歌舞以侑醉,赋诗以写怀。皆鹤发之叟,精力敏劭。篮舆野仆,褐衣鸠杖,与金佩相辉。千人之骑,双旗六纛,错摩于庄逵之间,公以是为未足也。又图其象于学馆,名其堂为「三友」。以当年鼓箧之地,为后进式瞻之表。邠之好事者相与乐成之。无贤愚,无大小,咸相语曰:「彼皆吾少小乡人也,以何能致是哉?不以学乎,以其有德也。我虽民,宁不为善,顾尝犯法以辱公之廷。我有子孙不俾之学,顾为游手末技。」邠自是犯法者少,而学者为多。于时好贤尚德之风,蔼然见于西土,予闻而贺之,公及三友曰「吁」。是三人者,生长同乡里,学同舍,仕同籍,老同归。幸而优游晚节,又得贤太守发明乎。素以风劝乡人,仕虽不达,要其报亦可得不谓之充矣乎?心同
112 《永乐大典》卷七千二百三十八「堂」字韵,页二十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七十册)
113 永洛故城 事记
114 乙丑岁,西客有以永洛语馀者,言:初经略史沈括建言:「本路既获米脂寨,以横山势蹙,距宥州近三舍,下瞰银夏平川千馀里,皆沃壤可耕。为屯田计,请于米脂间城永洛,屯劲兵以抗贼,则河南地尽可以种耨。灵武孤危,不日而复。」朝廷遣给事中徐禧,内侍李舜举,驰馹至延,体量利害。时元丰五年七月也。禧等至延,与括同相度意合,即奏言如括奏议。朝廷许之。然永洛者在米脂川之西,宥州之东,附横山之胁,二面皆重岗复岭,惟路可通车马,盖夏人必争之地。又城中无井泉,惟城有无定河浸渍之馀,可以汲食。故诸将颇以为不然,而禧括等贪功生事,决意城之。及禧等来,亲授御札,自经略安抚史种谔而下尽受制。方大会府廷,出御札以示诸将,皆骇然失色。总管曲珍而下,唯唯不敢异议。惟种谔极言不可,禧怒以语谔曰:「君不畏死,而敢沮机事耶!」谔曰:「城之则必败,败即死。拒节制,亦死。死于此,犹愈于丧国师而沦异域也。」禧弗可屈,即奏谔跋扈异议,不可与偕往。有诏,留谔守延州。八月甲子,禧、舜举及括等,率番汉十馀将,凡八万兵役夫,荷粮者倍之。于是李浦将前军,本路将官吕政佐之;曲珍将中军,高永能佐之;王湛将后军,景思谊佐之;李稷主运饷,治版筑。谋画进退悉决于禧,括及舜举间而已。戊辰至永洛,环兵外向,旬有二日而城立。乃留珍等诸将以守,兼护役作制楼橹。而禧、括、舜举及其幕府官属,率牙兵八万人先归。至米脂,珍遣人来告:「夏人至矣。」初,贼闻王师之城也,其用事者以为此城不争,则横山尽为汉有。灵夏为存亡所系要害,当以死捍之。又知谔不在军中,益无所惮。于是悉发境内引弓之民,诱召吐番诸处兵。以为不足,又乞于契丹。步骑三十万,欲以全兵取胜,以报朝廷五路之役。前岁大举兵,时鄜延兵隶,惟谔麾下最有功,克米脂、取白豹,袭金汤、葭芦等戍,斩首数千。既屡胜,兵将骄甚,大敌如儿女,果敢弗怯。而禧轻佻,常自拟古名将。逮闻贼至,笑谓报者曰:「黠羌敢送死乎!」因语括曰:「公帅臣万一不可贻国羞,仆与李常侍蒙上所遣,颛属以边事,义当往彼拒敌,死生以之。」遂令左右鞭马率舜举以行。舜举不欲往,强之即与俱。且约括曰:「缓急相救。」括诺,即行。时九月癸巳也。禧至永洛,贼兵尚遥。翌日凌晨,与诸将会于西门观贼。诸将请击之以挫贼,高永能者语尤切,曰:「羌性犹犬,不意而辄加笞叱,则气折而不能害人。若迟疑不断,以作其狂突,则痸嗾扑缘,无所不至。今其先来者皆精兵,欲以当我,可速与战,战则兽骇鸟散。后有重兵,亦不敢跬步进,此贼之常势也。其尘坌障天,必有数千万,使其俱至,则众寡不支,大事去矣。」永能者,属部番将,年七十馀,结发以来几百战,沉重谋略。生四男皆拳健,善骑射,羌人常畏之。诸将颇以永能言为善,惟禧不听。永能怏怏而退,谓其子曰:「吾不知死所矣。」日亭午,贼骑稍逼,禧令出战,于是王师七万阵于城下。禧与舜举坐谯门,自执大黄旗,谓诸将曰:「望吾旗麾而进,夜而止。」军中往往窃笑。贼大至,俄铁骑五十涉无定河。永能又进前曰:「此羌人铁鹞子骑,过河得平地,其锋不可当。乘其未渡击之,可使歼焉。若使之毕济,我师殆矣。」禧又不听。已而铁骑过河,衡践王师,阵遂动,贼以大兵乘之,珍等大败,奔归城中者三百人。禧回顾不知所为,即团城以守。贼分兵围之,厚数重。乙亥游骑掠米脂,括退保绥德州。贼知王师兵援困,尽锐来攻。城中将士昼夜战,无不流血。永能叹曰:「事至于此,必无幸矣。」因挂弓于堞,绝 思谊囚之。城中兵愈窘,舜举掘坎于前,谓左右曰:「城陷吾自刎,汝当以此尸瘗此中。」初,思谊去,禧、舜举幕中有水两壶,将士绝饮已三日,禧以壶中水扬于外,示之曰:「若无水,此何物也?」贼笑曰:「止此耳。」夜半贼兵四面急攻,先梯穴而入,士卒饥羸不能拒,因各溃散。舜举自杀,禧、稷为乱兵所杀。将校惟曲珍、王湛、李浦获免。逃归者数千人,千人身皆被创。贼视利见有衣甲者,穷斗不置,杀之夺其物,故能脱者,大抵皆裸袒被发。至有番落指挥使马黄者,骁勇绝伦,城陷不肯逃,持刀大呼,出入贼阵中,杀数百人而后死。初珍之失马危甚,忽有老人牵马以授之曰:「此曲太尉乎?」因得驰去。是役也,正兵及粮卒死者,凡十馀万人,官吏将校数百人。贼欲进寇延州,会诸贼争所掠不平,贼将惧变,乃耀兵米脂城下而退。而死,三军皆泣。被围数日乏水,以至裂马粪而饮。会天微雨,将士露立以衣承焉,吮之而止渴,稍稍杀役夫啖之。禧令土工凿数井,始有浸润,士率渴甚争急,至者斩之不能止,尸蔽井旁。有至投于井中饮者,逾刻而填塞。其喝如此,凡八日。贼遣使呼城上讲和,请将来结盟,意欲诈曲珍斩之。禧等遣吕文思应命。文思至贼所,贼令坐吕政于地,曰:「尔乃小将,不可议约,当令曲太尉来。」吕文思乃还。禧以珍总军政不可遣,景思谊自请行。禧曰:「尔小将不可。」思谊曰:「今事已急,倘能以口舌说之使缓攻,以待外援,不亦可乎!苟能活数万人之命,岂顾一身邪!」乃入贼中。贼见之曰:「若还兰会、米脂,即当解去。」思谊曰:「此系朝廷,非边臣所得专。」贼知无益,度珍不可得,因
115 《永乐大典》卷八千八十九「城」字韵,页三下《元一统志》引「浮休居士张舜民字芸叟作」。(藏大英博物馆)
116 兑卦论
117 兑,说也。兑为泽,西方之卦。兑,正秋也。万物致养于坤,而成于秋,润泽于兑,既成养而润泽之,能无说乎?其卦刚中而得位,柔外而利贞。柔不为谄,刚不至暴。上不违天,下不戾民,顺乎天而应乎人也。说以先民,则民忘其劳,说以犯难,则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夫施说在我,致说在民。凡在上者,孰不欲民说从哉,顾其道如何尔。太王去邠,谓民不患无君,而民从之,非其率之也。舜所居城邑,非其招之也。以谓众人之情同乎?则郑叔段不义而得众,子产以惠而得民。以谓贤者之道同乎?则周公摄政,召公不说;孔子往费,子路不说。以谓人之心一乎?而出见纷 盛丽而说,入闻夫子之道而乐。以谓说之道同乎?则君子易事而难说,小人难事而易说。由是观之,施说在我,致说在人。守说在我,效说在信。故九二:「孚兑吉,悔亡。」象曰:「孚兑之吉,信志也。」六 :「来兑凶。」象曰:「来兑之凶,位不当也。」孚兑信志而获吉,周公子产之谓也。来兑求说而得凶,说之不以道者也。九五:「孚于剥,有厉。」象曰:「孚于剥,位正当也。」此以位而获厉者也。处尊履正,习比阴柔。不说君子,而说小人,剥之道也。比则之匪人,随则系夫君子,何以不同于剥哉?彼非尊位也。由是知为人上者,不慎所与,是可危哉?上六「引兑」象曰:「上六引兑,未光也。」其出见入闻之徒,与「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此取其象也。以谓两泽相连,渐润浃洽。朋友讲习,闻善相告,为说之大,莫过于斯。若夫说以使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岂一朝一夕之事哉?宜有素矣。
118 《永乐大典》卷一万五千一百四十二「兑」字韵,页四十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六十四册)
119 题陈果仁告身
120 甚详。果仁在隋无正传,略见史氏。又事沈法兴为司徒,与孙士汉诈宇文化及者,故舍疏云:「大王司徒无辜被戮。」明政之号,乃李子通僭位所立。当隋唐相予之际,豪杰并起之时,其间窃位徼幸顷刻之命者,岂胜数也。果仁居其时,以戮力自奋,与沈法兴、杜伏威辈相鱼肉。于时夷人之居,绝人之孤亦多矣。至其丧身破家,妻女为僇,庐舍且犹不保,乃施报之明验,又安得谓之无辜哉?至南唐保大中,周师窥江南。唐之重兵北犯,钱氏乘虚围常州。州旧有果仁祠,唐人祷之,竟胜浙兵,以谓果仁有阴助。至封为帝者,号武烈,岂其能垂佑于异世之人,而不能保当年之居处?幽显之理,果难诘哉。欧公之跋,主于此书,今终卷不复见。岂当时不以与蒲氏,或得之而为人所攘。今并附欧公之文书以遗蒲氏,庶几为完文。右《果仁大业告身轸静缘明政二年舍宅疏》,长安蒲氏物,欧阳文忠载其事
121 《永乐大典》卷三千一百三十三「陈」字韵,页二十四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四册)
122 代贺河州通判解于师中绶馆职启
123 伏审进秩书林,易官河右。伏惟庆 ,国家恢复土寓,遴选才良。惟兹智者之虑能,克协明王之赐赉。湟中远俗,暂赞贰于六条;兰省清游,趣承于二节。
124 《永乐大典》卷二万四百七十九「职」字韵,页十二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八十五册)
125 谢转朝请郎表
126 有命自天,无功受禄。心非土木,感极涕洟。中谢。窃以黜幽陟明,虞舜所以熙载;大比计治,周室所以迓衡。故有三载考绩之科,八法驭吏之典。迨夫炎汉,尤重守臣,有功则增秩而赐金,无状则免官而下吏。洪惟昭代,祗率旧章。岂无不次之尤恩,以待非常之显效。自馀常调,一准年劳。如臣者朴木敕散材,堕归暮齿。望不逾于州县,任有愧于兵民。已阅期年,未尝报政。攻坚揉曲,徒矜累月之劳;拾级升阶,动有垂堂之戒。虽云序进,实愈超资。此乃伏遇皇帝陛下,垂六御夫,登三协帝。临下御众,则得宽简之要;知人安民,则躬哲惠之资。久之士悉归,诸福之物并格。零九霄之雨露,泽万里之桑榆。待罪长沙,岂特土风之卑隰;游心魏阙,若将老死于江湖。
127 《永乐大典》卷七千三百二十二「郎」字韵,页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藏上海图书馆)
128 祭永宁范县君文二首
129 其一
130 呜呼夫人!妇德之懿,得之天资。内治既修,始终不亏。衣之贵,良人其归。大邑之封,象服是宜。闺门裕如,寿考维 。祸故无常,而止于斯。音容寂寂,茫然莫追。聊陈薄奠,维以告悲。
131 其二
132 维君出自庆源,嫔于高门。寿以淑德,宜其家人。福禄康宁,宜与偕老。何其奄忽,遽在物先。丹旐启途,新阡载卜。敬陈疏奠,所望 格斯 斯格
133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祭」字韵,页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六册)
134 祭寿光县君文
135 昔有郑公,荣绾隋绶。号为名卿,课最之首。非特公贤,母德所授。寿光之居,严阃敢候。欲闻懿意,则无所受。但观其子,不在郑后。足以知之,既贤且寿。今其往矣,可以不朽。聊以奠之,庶羞清酒。
136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祭」字韵,页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六册)
137 祭郭婿朝散文 (执中)
138 呜呼,昔子之去我也,亦何遄也,如有追而弗及。今去还也,亦可惫也,如有呼而弗应。其去也在日之阳,其还也在岁之首。无百日之永,有死生之别。青阳化为异物,舆马转为归柩。仰天不闻,叩地征咎。呜呼哀哉,请言其初。子之世父,我之畏友。四十年间,出处先后。教养子侄,两人成就。兄弟同榜,独子未偶。时我见子,念可以取。领以息女,入奉箕。乡俗家风,不待咨究。戎旅艰厄,州县奔走。通籍朝闺,易如反手。心类康庄,莫涯量窦。四海兄弟,百年旧友。志欲共毙,于独有。愚智共期,必得倪寿。騄駬骅骝,一夕而踣。玄酒大羹,一啜而覆。父耄子悼,吾亦颓朽。生理茫茫,孰测孰究。暮途草草,孰倚孰守。客W西还,路人悲疚。寡妇在傍,孺孤泣右。魂兮忽惊,来燕兹酒。
139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三「祭」字韵,页十上引「张舜民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七册)
140 祭郭厚叔文
141 呜呼,古人谓友道不变者,谓之岁寒。惟我与公,可有斯言。我家兄弟,公家弟昆。爰自幼学,至于成人。今则老死,各效一官。始以德友,终以亲姻。淡成爱存,不忝乡论。七月兄亡,九月公殁。我以兄忧,加之公恤。念兄终始,正与公同。以直立性,以道典学。五十得官,终老食贫。不愧于天,不负于人。清名劲节,可动鬼神。富贵功名,于我浮云。我以兄丧,举事于邠。望公数舍,不得亲临。长号永恨,略见斯文。
142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四「祭」字韵,页十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七册)
143 祭范七宣德文 (巽之子)
144 之在阴有倚伏,机之在心成祸福。如蚁循磨,如车转毂。贵贱贤愚,同归一宿。善恶如施,不差报复。独于吾子,辄有深惑。奕世忠嘉,受才金玉。入孝出弟,妙年式谷。源深流长,万里举足。如何一生,跋胡退谷。疏食布衣,逃名守默。少偶数奇,多忧足辱。既啬其寿,又鑱其禄。曾未中年,奄归泉谷。惠迪获吉,未可执信。善恶无馀,戒哉论笃。嗟予纵心,去年尤骇,川流之速。亲友凋零,半年三哭。离绪虽陈,衋心眢目。千里寄哀,忍听工祝。尚飨。亮夫
145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四「祭」字韵,页十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七册)
146 合肥陈府君墓志铭 (并夫人李氏)
147 府君讳师黯,字公谔,徐彭城陈氏。曾大父讳宗旦,赠工部尚书。大父讳洎,吏部员外郎,三司盐铁副使。父讳琪,国子博士,通判绛州。府君之夫人赵平李氏,曾大父讳宗谔,翰林学士,赠太尉。父讳昭述,翰林侍读学士、尚书右丞,赠礼部尚书。父上卿殿中丞。夫人笄年,归于府君。以侍郎遗表奏补太庙斋郎,历凤翔府郿县主簿、唐州湖阳县令、润州司理参军、光州光山县令,监寿州在城盐酒税,改宣义郎差知庐州合淝县。今上即位,改宣德郎,赐五品服。以元符三年五月二十日起合淝,卒于濠州。享年六十。夫人以元佑三年六月六日,先府君殁于彭城。享年四十一。至某年月日,其孤举府君与夫人丧,祔于彭城县尚书之茔,礼也。府君自少言行有常,不妄交际。吏治精密,不自表襮,公私大小矢如也。初至郿,吏皆少君。已而缩手弗敢试以事,人多以此知之。改官待次,既而丁安康艰,及之官合淝终八年。泊寄盱眙之野,易衣并日,人不见忧色。所居顾多可纪,曾不蕲于人知,而人自知之。夫人生长大家,母永昌郡君章氏,实郇公女,而夫人章出也。耳染目濡,穷极贵富。而能处约好礼,同府君于艰难,内外族人咸贤之。有子孝忠。六女,三嫁为士妻,馀尚幼。初绛州娶文元庞公之女,曰安康郡君。生三男子,府君其长也,次曰师仲,曰师道。师道以文章致高名,不幸亡矣。师仲有才智,而府君法度如此。侍郎位下不满德,光明盛大,庶几在其子孙。而府君夫妇所飨亦止此,可嗟矣夫!予于府君,世通婚姻,且相好也。勒石下泉,不敢以诬,是为铭曰:夫介廉,妇顺约。位卑寿促,天之所啬。呜呼,贪薄。
148 《永乐大典》卷三千一百四十六「陈」字韵,页十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六册)
149 朝奉大夫致仕陈公墓表
150 有以近世名卿数者,必曰河阳陈公贯。公在仁宗朝为三司副使,累赠某官。其在职也,不伤财,不害民,故其家子孙至今多贤。方历显仕者,如大夫公三司之幼子也。公讳某,字子渊。先世迁徙见于《志铭》。曾祖某官。祖某,赠某官。父某,赠某官。公少则孤,三司爱之。未及补任,而三司云亡。自励克为学,昼夜不舍,以某年登进士第。是时陈氏昆仲登第者凡三人,非特乡里之荣,天下之人信贤人之必有后也。始仕河南府河南县主簿,岢岚军岚谷县令,改著作佐郎,知渭州潘原县事,监解县盐池,迁秘书丞、太常博士、屯田员外郎,官制改朝奉郎,同提举汜水辇运,兼知县事,迁朝散郎。今上登极,覃恩进朝奉大夫,管勾定州安抚司机宜文字。未行,请致仕。感疾,以元佑丁卯七月戊午终于家,享年六十有二。以年月日葬于某乡里。初为河南县主簿,过仁宗山陵,朝廷以外待制李参知河南府,专治大葬事。是时仁宗享国永年,天下久不闻有山陵事。大葬制度,自朝廷大臣宿儒不能知。河南老吏未尝承行专讨,故牍脱烂水火,茫然不知所适。所以参一以严莅之,诃呼责办吏民趣事,或以狡佞自免。方是时,公摄领县事,有问趣应,一以取济,如素备然。参忌而知之。岚谷地邻北界,烽火相望。一日虏众数万至境上,堡聚窜避。帅臣檄通判者安葺之,且觇贼势。军中官被差外出者无敢行。公曰:「民事在县令,不可委之人。」即策马出郊,昼行敌间,夜止村落,数日而复返,虏亦解去。家人僚友危而喭之,公曰:「宁不自揆也,朝廷不失恩礼,疆埸无有侵欲,彼旦以大兵来与一县令为敌乎?」既解去,侦者还,乃酋长猎骑尔。在潘原时,获杀人者亡其杖,狱久不明。公默计使人掘其处,得大挺,即日承伏。熙宁四年,庆州屯兵夜溃出城,邻郡壁守。人情 】 恐,道路不敢行。县民挈家走避兵,公视事如常。日出郭观赏游衍陈乐而归,人情遂安。或者问,公曰:「此非叛兵,特溃兵尔。是皆邠宁人,久役不归,急则趋家,宁肯之它也?所昌言恐动,皆所在不逞,小民欲乘动移窃物尔。」是时并边饥歉,死之太半。州县执泥新法,莫肯赈济。独潘原不待报而发食,全数千人,病者亲视粥药。仪州废,华亭县改格之始,居人未安。府命公权华亭。逾月,潘原民索公归,华亭民愿留。两县之众,争于帅前。即命以归。察访官过县,民遮诉,留公再任,质之诸司,保任如一语,遂以状上闻,得再任。公在潘原六年,民犹诉留不已。既去,即佛寺图其像,以时礼谒,至今不少衰。盐池久例,募民供役。分隶诸官影象工役,故凡盐官寡清白之誉。公至,一切罢去。久之,僚吏皆以为便。权盐使李稷于常课外,浚求其利,操急苛细,人不敢少诉。公谓于法不便,稷怒,使人伺公。久之,竟无所得。在汜水,是时清汴已兴,朝廷忧河流少南,则割新堤。都水使者上言,欲计塞河,使北流入新开口,以纾清汴堤防。公抗议以为不可。役既兴,水不改道,资费以万计。朝廷罢役,贬水官而免公交罪。遂不赴定武之辟,悃求谢事,因叹曰:「仕官忧辱,何时已哉。吾不欲复为也。」予接公于熙宁初年,自尔数数见之。公抗直人也,与人无多言,而志爱久而弥厚。心所不欲者,虽以千乘餂之不为也。家储丰厚,亲戚贫乏者毋小吝。工棋弈,人罕能及之。娶李氏,封永县君,先公卒。再娶陆氏,封同安县君。男三人,益之用公致仕,补太庙斋郎。延之、损之,皆未仕。女三人,一适承奉郎韩宗坦,二在室。至元佑四年,其兄安寿方守解梁,以书抵予曰:「子辱与吾弟游,知其行事。能为之次序,以表之于墓,吾死不恨矣。」然予安得而辞之?因为之表云。
151 【《永乐大典》卷三千一百四十五「陈」字韵,页十六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六册)
152 祭子由门下文
153 呜呼,请言其始。忆昔关中,尝亲伯氏。公佐宛丘,邈在千里。我掾岐府,熙宁初年。公与伯氏,免丧山川。连镳而东,道出岐山。盘留累日,赏画听泉。人望入馆,雅如登仙。无何南北,已困屡迁。迁仍未远,止于江黄。不期江山,助长文章。文如绮绣,璀璨芬芳。行如圭璧,温润而强。星霜十稔,江湖相望。直至元佑,再践周行。入随鹭序,出集僧房。桓圭双植,白眉最良。已倾而皙,岳峙堂堂。云中日下,二陆三张。埙篪间作,旗鼓相当。每于文会,缪赐称扬。未殚城府,已簉庙堂。一言道合,泽及万方。兰焚以臭,玉折以刚。丹霄一跌,径落海康。险阻艰难,亦所备尝。五年海峤,一日许昌。跏趺密室,闭目面墙。妻孥罕进,栋宇发光。婴儿可复,苦海坐航。岂期大数,分甘难量。寻常书来,岁或一再,止三数张。今岁书来,前后相望。既论养生,又闵存亡。亹亹不绝,十百成行。老伴凋零,墨色未荒。始疑魄兆,终底衋伤。呜呼哀哉。传闻治命,返葬眉阳。欲践誓言,颠沛不忘。杜陵遗老,只影孤吭。寄哀千里,奠此一觞。明年未死,丹旐西来,再拜路傍。
154 《永乐大典》卷三千四百一 此卷原作二千四百,现系书商所改。 「苏」字韵,页五下引「张舜民画墁录」。(藏台北研究院)
155 张舜民,字芸叟,自号浮休居士,又号斋。邠州(陕西)人。宋治平二年(一○六五)进士。元佑中,授秘阁校理、监察御史。徽宗朝,为吏部侍郎,旋以龙图阁学士知定州,改同州。后贬商州安置,复集贤殿修撰。《宋史》卷三四七有传。四库馆臣自《永乐大典》辑《画墁集》八卷。
156 现存《永乐大典》录:
157 张舜民诗 四条  张舜民郴行录 七条  张舜民画墁集 五十八条
158 张芸叟杂记 四条  《古罗志》引 一条  《元一统志》引 一条
159 以上共七十五条,校《关陇丛书》和《丛书集成》本《画墁集》八卷及《补遗》两种,馆臣漏辑者五十条。
160 上颍昌韩少师丞相兄弟
161 五福犹来萃一门,岁寒方始见松筠。白头再喜逢知己,青眼重开为故人。当日八龙同孝友,于今二阮卜比邻。 年不作三湘客,犹欲生还一吐茵。
162 《永乐大典》卷九百十八「师」字韵,页十三下「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一册)
163 北归再过洞庭
164 我家本住长安陌,泾渭交流出坐隅。须信宦游皆有地,十年四过洞庭湖。
165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一「湖」字韵,页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八册)
166 东湖晚眺
167 白鹭双飞过女墙,两行高柳正斜阳。荷花满眼都无主,暗里风飘入袖香。
168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二「湖」字韵,页十四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九册)
169 和邠倅王正夫大夫游西湖
170 雨过花开一郡忙,紫微山影照湖光。东风不费舟船力,暖日能添罗绮香。已拚今朝须尽醉,预愁明日又辞乡。饱闻冯翊无花草,唯有城头至乐堂。
171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四「湖」字韵,页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九册)
172 北湖集句
173 北湖泛空明,移舟泊沧渚。篙师暗理楫,宛转到深处。回流抱绝巘,长烟曳轻素。山明望松雪,湖阁兼云雾。遥风送管弦,白日无尘土。皎镜含虚碧,瘴烟跕飞羽。高冢空累累,昔时卿相墓。郴州顿凉冷,沧洲有奇趣。逐客久憔悴,世途多礼数。孤影空相随,不知从此去。终朝对樽酒,况复天景暮。乐罢不无悲,却寻故乡路。
174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五「湖」字韵,页二十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十九册)
175 南归早发柳湖
176 残月光中强揽衣,欲随乌鹊向南飞。无端客梦难收拾,落在西城晚不归。
177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六「湖」字韵,页十四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二十册)
178 送吴都曹还芜湖
179 柳岭相从岁屡迁,南湖同泛又经年。斋前怪石曾为枕,门外长杨忆系船。白酒一壶贤圣乐,古书千卷弟兄传。九衢尘土忙如火,握手相看思黯然。
180 《永乐大典》卷二千二百六十六「湖」字韵,页十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二十册)
181 城上乌
182 山头月,几点残星灭不灭,营中角声鸣咽咽。战马嘶,征人发,堂上双亲垂白发,闺中少妇年二八。爷牵衣,儿抱膝,东邻西邻哭声一,道上行客肠断绝。
183 《永乐大典》卷二千三百四十六「乌」字韵,页五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二十五册)
184 长盘岭遇张复乡人
185 马头已匝三千里,故国轻抛二十春。一片青山双鬓白,长盘岭下见乡人。
186 《永乐大典》卷三千四「人」字韵,页十二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一册)
187 赠杜山人
188 才疏性懒一微官,终日埋尘土间。安得便为归去计,共君吟咏伴君闲。
189 《永乐大典》卷三千四「人」字韵,页二十二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一册)
190 望行人二首
191 其一
192 望行人,行人在何所?燕鹰不齐飞,参商竟相阻。别以三秋为久,生以百岁为期。不如还家对亲戚,浮名浮利徒尔为。
193 其二
194 登高恨不高,望远恨不见。不见远征人,但见青山晚。今岁雁空回,明年燕又来。燕雁无凭讯,何用上高台。
195 《永乐大典》卷三千五「人」字韵,页二十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二册)
196 胡无人
197 洛阳一少年,善达古今事。意欲隳单于,慨然陈五饵。当时长老以为笑,今日施行获其利。信哉敢谓胡无人,岁岁叩关来请吏。
198 《永乐大典》卷三千六「人」字韵,页六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二册)
199 邠守李中散取乡人谢事者三人绘像邠学号三友堂予已记之复征诗
200 出仕归来义两全,真从髫龀至华颠。儒冠绘像为三友,龟佩相辉是四贤。莫与后生论损益,且于见世作神仙。东都九老夸荣贵,未比南豳德行先。
201 《永乐大典》卷七千二百三十八「堂」字韵,页二十一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七十册)
202 送孙积中兄待次吴兴
203 骅骝不惜换舟行,人到归时意气生。五马未来迎使节,四弦何事作离声。焚黄此去荣乡里,垂老相看老弟兄。来岁北来如访我,寄书频到利陵城。
204 《永乐大典》卷七千九百六十二「兴」字韵,页十三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八十八册)
205 送人出城同过周少府赠行者
206 欲解舟维岸,将行客倚栏。主人夸意厚,亲起具盘。溪柳低含雨,山桃重怯寒。何时浮小艇,同访橘州滩。
207 《永乐大典》卷八千六百二十八「行」字韵,页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九十五册)
208 送孙积中同年赴任陕府
209 劭农使者岭南回,上佐题舆陕道开。河水已随浮世去,条山应喜故人来。雨摧苦笋催羹臛,风颭樱桃落酒杯。我欲函关更西去,不知令尹肯相陪 (孙尝掾蒲关)。
210 《永乐大典》卷一万九百九十九「府」字韵,页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九册)
211 题豆馆
212 关头日落薄衣襟,又对丛芦拥鼻吟。尘土十年缠马足,只凭双鬓照归心。
213 《永乐大典》卷一万一千三百十三「馆」字韵,页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十五册)
214 度秦岭
215 狗日去中山,春尽抵冯翊。闰晦适石城,发轸蒙再谪。有侄佐阴晋,所幸在肘腋。儿女本天爱,未免各分北。同行五六口,出关已登陟。舍去两京道,右手入大谷。入谷路崎岖,少前屡颠踬。秦岭生所闻,今日乃相识。一舍蹑其 ,两舍跨其脊。东井闻水声,南箕观簸析。西历华山小,北瞰黄河赤。大荔信毫末,中条真拳石。终夜听猿啼,白昼履虎迹。俯仰天地间,浩然为一色。是时甫中元,寒冻地欲坼。婢仆急榆火,腹背互熏炙。辗转竟号呼,良久各苏息。其南差弥迤,稍降已温液。及至洛水湄,挥汗复畴昔。乃知高卑殊,能使气令易。商于固善地,又且近乡国。感涕荷君恩,死生宁有极。凡人历艰险,乃心方惊策。常使处燕安,政如怀鸩毒。所以古先人,平居犹运甓。
216 《永乐大典》卷一万一千九百八十一「岭」字韵,页六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二十二册)
217 鹘岭
218 度险仍逢雪,艰危顷步中。鹘飞犹自苦,人足故难通。九折羊肠外,三休箭筈东。西南望天柱,聊复慰途穷。
219 《永乐大典》卷一万一千九百八十一「岭」字韵,页七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二十二册)
220 丞相宠示白羊御酒之作
221 进酒彤闱盏未干,眷怀元老在长安。双壶犹带崤山雪,一酌能消塞北寒。好是弟兄同受赐,更邀宾客共交欢。逡巡若遇头纲品,感激方明壮士肝。 (前宰相在外,岁赐头纲团茶一斤,白羊酒二壶,计今受赐惟康国在京,公在长安耳。)
222 《永乐大典》卷一万二千四十三「酒」字韵,页四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二十四册)
223 渊自然六室奇怪求诗以纪之醴陵多丁氏令威之后云  徐刚中醴陵少府于山中寻出一洞有铭曰
224 重重翠筱蔽溪湾,石烂松枯不记年。但见桃花浮绿水,有时独鹤下青田。自然六室流锺乳,别隐三阶出洞天。身在故乡人不识,秪应徐令是丁仙。
225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七十五「洞」字韵,页十五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三十四册)
226 庚辰岁仲夏照处士王筌子真自渭上游三茅是时仆趋召京师分袂于永城聊写长言用浼行色
227 君为天下都散汉,我是人间大丈夫。君往茅山住岩岭,我乘汴水入京都。翩翩云鹤惊迷Γ汨汨尘埃满客裾。秪看此行皆可见,不须开口说贤愚。
228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四百五十「士」字韵,页十三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三十七册)
229 赠邻居陈焕处士
230 福唐陈处士,与我对门居。生死一炉药,尘埃数箧书。但知尊有酒,莫叹食无鱼。若论浮生事,浮生事总虚。
231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四百五十「士」字韵,页十五下引「张舜民诗」。(影印本第一百三十七册)
232 宿卢岩寺诗 (卢鸿所隐)
233 先生事业老空谷,弟子我多依绛纱。鹤板当年来上国,碧岩今日属僧家。松风生籁延虚室,瀑水喷珠缀藓花。我有故山归未得,年年魂梦绕天涯。
234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八百二十四「寺」字韵,页十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一册)
235 十二月二十五日行次渭原走寄熙帅范巽之
236 冻云积雪黯洮岷,晏岁轺车晤过秦。夹道清渠翻白浪,绕山铁马走黄尘。归鸿袅袅宁无信,塞柳依依欲弄春。今夕帐中惨蛔恚同年贤帅是乡人。
237 《永乐大典》卷一万五千一百三十八「帅」字韵,页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六十三册)
238 元夕端居感事四绝
239 其一
240 凤楼南畔彩为山,百戏年年奉帝筵。不独侍臣偏赐酒,当时一国梦钧天。
241 其二
242 十二门开如沸羹,灯光月色逐人行。春城无处无歌舞,一曲未终天又明。
243 其三
244 珠帘当面见玲珑,白鹤仙人上下通。夜半蕊珠重命宴,鸣鞘声落九霄中。
245 其四
246 何事今宵动所思,此欢常与少年期。莫疑杜甫吟兼哭,为忆开元最盛时。
247 《永乐大典》卷二万三百五十四「夕」字韵,页四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八十三册)
248 黄陵庙
249 。春深兰芷供香案,日暮乌鸢送客舟。自是江湖清绝处,后人憔悴写离忧。萧韶不返九疑愁,双凤追思楚水秋。褘翟飘摇摧画壁,佩环零落挂帘
250 《永乐大典》卷五千七百六十九「沙」字韵,页七下《古罗志》引「刺史张芸叟」。(影印本第六十册)
251 复拜朝散郎
252 曾为朝散已多时,起废皇恩许再为。学得子文无愠色,笑他白老强题诗。虽无妄想追前境,犹有贫人刻后期。祗向今冬求致仕,要将恩泽与孙儿。
253 《永乐大典》卷七千三百二十二「郎」字韵,页十七下引「张舜民画墁集」。(藏上海图书馆)
254 题镇洮铺壁
255 元佑庚午岁五月三日,湟中还,趋临洮,过三坌,南望康乐川。是时春气微达,寒日将没。溪山重复,香霭蒨深。非重湖之南,则九江之北。爱而不已,遂为此书。
256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百七十六「铺」字韵,页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五十三册)
257 窊尊铭
258 郴之为州,跨大溪上。临水皆奇石,水清而石怪。有如动物者,植物者,用物者,象物者,可状类者,不可状类者。岂皆水之力能攻坚,累日而致然哉,是亦天成者尔。一旦得窊尊于剑泉下,又得于城之东南隅。因醉而铭曰:
259 酌之不竭,注之不盈。石如吾醉,水如吾醒。嘻容乎其寂乎,孰耦吾形?
260 《永乐大典》卷三千五百八十四「尊」字韵,页二十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五十一册)
261 浙川窊尊铭
262 天开地成,禹浙娲并。可盈可倾,掊已醉醒。忘乎照乎,尚谨尔形。
263 《永乐大典》卷三千五百八十四「尊」字韵,页十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五十一册)
264 邠学三友堂记
265 异,后作者之七人;官小家贫,望洛中之九老。虚堂东国,方隆礼于盖公;解榻南州,岂独贤于孺子。风流可绍,纪述何惭。天子巡守而引高年,临雍而行老老。诸侯之政,遗老失贤则有罚。诚以老者人之所敬,贤者治之所宗。敬老尊贤,为国乎何有?河东李公子长为邠之守,乃得其要。下车之初,采访人物,得善士者三人焉。其一曰朝奉郎致仕李舒,其一曰国子助教李展,其一曰宣义郎致仕张舜仪。是三人者皆邠之士也,耆老敦德,言行有常,为乡人之所宗信。暇日公询考风俗,参验政事。又与之遨游登览,陟观南冈,泛舟北湖。酌玉峰之泉,临泾水而钓。歌舞以侑醉,赋诗以写怀。皆鹤发之叟,精力敏劭。篮舆野仆,褐衣鸠杖,与金佩相辉。千人之骑,双旗六纛,错摩于庄逵之间,公以是为未足也。又图其象于学馆,名其堂为「三友」。以当年鼓箧之地,为后进式瞻之表。邠之好事者相与乐成之。无贤愚,无大小,咸相语曰:「彼皆吾少小乡人也,以何能致是哉?不以学乎,以其有德也。我虽民,宁不为善,顾尝犯法以辱公之廷。我有子孙不俾之学,顾为游手末技。」邠自是犯法者少,而学者为多。于时好贤尚德之风,蔼然见于西土,予闻而贺之,公及三友曰「吁」。是三人者,生长同乡里,学同舍,仕同籍,老同归。幸而优游晚节,又得贤太守发明乎。素以风劝乡人,仕虽不达,要其报亦可得不谓之充矣乎?心同
266 《永乐大典》卷七千二百三十八「堂」字韵,页二十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七十册)
267 永洛故城 事记
268 乙丑岁,西客有以永洛语馀者,言:初经略史沈括建言:「本路既获米脂寨,以横山势蹙,距宥州近三舍,下瞰银夏平川千馀里,皆沃壤可耕。为屯田计,请于米脂间城永洛,屯劲兵以抗贼,则河南地尽可以种耨。灵武孤危,不日而复。」朝廷遣给事中徐禧,内侍李舜举,驰馹至延,体量利害。时元丰五年七月也。禧等至延,与括同相度意合,即奏言如括奏议。朝廷许之。然永洛者在米脂川之西,宥州之东,附横山之胁,二面皆重岗复岭,惟路可通车马,盖夏人必争之地。又城中无井泉,惟城有无定河浸渍之馀,可以汲食。故诸将颇以为不然,而禧括等贪功生事,决意城之。及禧等来,亲授御札,自经略安抚史种谔而下尽受制。方大会府廷,出御札以示诸将,皆骇然失色。总管曲珍而下,唯唯不敢异议。惟种谔极言不可,禧怒以语谔曰:「君不畏死,而敢沮机事耶!」谔曰:「城之则必败,败即死。拒节制,亦死。死于此,犹愈于丧国师而沦异域也。」禧弗可屈,即奏谔跋扈异议,不可与偕往。有诏,留谔守延州。八月甲子,禧、舜举及括等,率番汉十馀将,凡八万兵役夫,荷粮者倍之。于是李浦将前军,本路将官吕政佐之;曲珍将中军,高永能佐之;王湛将后军,景思谊佐之;李稷主运饷,治版筑。谋画进退悉决于禧,括及舜举间而已。戊辰至永洛,环兵外向,旬有二日而城立。乃留珍等诸将以守,兼护役作制楼橹。而禧、括、舜举及其幕府官属,率牙兵八万人先归。至米脂,珍遣人来告:「夏人至矣。」初,贼闻王师之城也,其用事者以为此城不争,则横山尽为汉有。灵夏为存亡所系要害,当以死捍之。又知谔不在军中,益无所惮。于是悉发境内引弓之民,诱召吐番诸处兵。以为不足,又乞于契丹。步骑三十万,欲以全兵取胜,以报朝廷五路之役。前岁大举兵,时鄜延兵隶,惟谔麾下最有功,克米脂、取白豹,袭金汤、葭芦等戍,斩首数千。既屡胜,兵将骄甚,大敌如儿女,果敢弗怯。而禧轻佻,常自拟古名将。逮闻贼至,笑谓报者曰:「黠羌敢送死乎!」因语括曰:「公帅臣万一不可贻国羞,仆与李常侍蒙上所遣,颛属以边事,义当往彼拒敌,死生以之。」遂令左右鞭马率舜举以行。舜举不欲往,强之即与俱。且约括曰:「缓急相救。」括诺,即行。时九月癸巳也。禧至永洛,贼兵尚遥。翌日凌晨,与诸将会于西门观贼。诸将请击之以挫贼,高永能者语尤切,曰:「羌性犹犬,不意而辄加笞叱,则气折而不能害人。若迟疑不断,以作其狂突,则痸嗾扑缘,无所不至。今其先来者皆精兵,欲以当我,可速与战,战则兽骇鸟散。后有重兵,亦不敢跬步进,此贼之常势也。其尘坌障天,必有数千万,使其俱至,则众寡不支,大事去矣。」永能者,属部番将,年七十馀,结发以来几百战,沉重谋略。生四男皆拳健,善骑射,羌人常畏之。诸将颇以永能言为善,惟禧不听。永能怏怏而退,谓其子曰:「吾不知死所矣。」日亭午,贼骑稍逼,禧令出战,于是王师七万阵于城下。禧与舜举坐谯门,自执大黄旗,谓诸将曰:「望吾旗麾而进,夜而止。」军中往往窃笑。贼大至,俄铁骑五十涉无定河。永能又进前曰:「此羌人铁鹞子骑,过河得平地,其锋不可当。乘其未渡击之,可使歼焉。若使之毕济,我师殆矣。」禧又不听。已而铁骑过河,衡践王师,阵遂动,贼以大兵乘之,珍等大败,奔归城中者三百人。禧回顾不知所为,即团城以守。贼分兵围之,厚数重。乙亥游骑掠米脂,括退保绥德州。贼知王师兵援困,尽锐来攻。城中将士昼夜战,无不流血。永能叹曰:「事至于此,必无幸矣。」因挂弓于堞,绝 思谊囚之。城中兵愈窘,舜举掘坎于前,谓左右曰:「城陷吾自刎,汝当以此尸瘗此中。」初,思谊去,禧、舜举幕中有水两壶,将士绝饮已三日,禧以壶中水扬于外,示之曰:「若无水,此何物也?」贼笑曰:「止此耳。」夜半贼兵四面急攻,先梯穴而入,士卒饥羸不能拒,因各溃散。舜举自杀,禧、稷为乱兵所杀。将校惟曲珍、王湛、李浦获免。逃归者数千人,千人身皆被创。贼视利见有衣甲者,穷斗不置,杀之夺其物,故能脱者,大抵皆裸袒被发。至有番落指挥使马黄者,骁勇绝伦,城陷不肯逃,持刀大呼,出入贼阵中,杀数百人而后死。初珍之失马危甚,忽有老人牵马以授之曰:「此曲太尉乎?」因得驰去。是役也,正兵及粮卒死者,凡十馀万人,官吏将校数百人。贼欲进寇延州,会诸贼争所掠不平,贼将惧变,乃耀兵米脂城下而退。而死,三军皆泣。被围数日乏水,以至裂马粪而饮。会天微雨,将士露立以衣承焉,吮之而止渴,稍稍杀役夫啖之。禧令土工凿数井,始有浸润,士率渴甚争急,至者斩之不能止,尸蔽井旁。有至投于井中饮者,逾刻而填塞。其喝如此,凡八日。贼遣使呼城上讲和,请将来结盟,意欲诈曲珍斩之。禧等遣吕文思应命。文思至贼所,贼令坐吕政于地,曰:「尔乃小将,不可议约,当令曲太尉来。」吕文思乃还。禧以珍总军政不可遣,景思谊自请行。禧曰:「尔小将不可。」思谊曰:「今事已急,倘能以口舌说之使缓攻,以待外援,不亦可乎!苟能活数万人之命,岂顾一身邪!」乃入贼中。贼见之曰:「若还兰会、米脂,即当解去。」思谊曰:「此系朝廷,非边臣所得专。」贼知无益,度珍不可得,因
269 《永乐大典》卷八千八十九「城」字韵,页三下《元一统志》引「浮休居士张舜民字芸叟作」。(藏大英博物馆)
270 兑卦论
271 兑,说也。兑为泽,西方之卦。兑,正秋也。万物致养于坤,而成于秋,润泽于兑,既成养而润泽之,能无说乎?其卦刚中而得位,柔外而利贞。柔不为谄,刚不至暴。上不违天,下不戾民,顺乎天而应乎人也。说以先民,则民忘其劳,说以犯难,则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夫施说在我,致说在民。凡在上者,孰不欲民说从哉,顾其道如何尔。太王去邠,谓民不患无君,而民从之,非其率之也。舜所居城邑,非其招之也。以谓众人之情同乎?则郑叔段不义而得众,子产以惠而得民。以谓贤者之道同乎?则周公摄政,召公不说;孔子往费,子路不说。以谓人之心一乎?而出见纷 盛丽而说,入闻夫子之道而乐。以谓说之道同乎?则君子易事而难说,小人难事而易说。由是观之,施说在我,致说在人。守说在我,效说在信。故九二:「孚兑吉,悔亡。」象曰:「孚兑之吉,信志也。」六 :「来兑凶。」象曰:「来兑之凶,位不当也。」孚兑信志而获吉,周公子产之谓也。来兑求说而得凶,说之不以道者也。九五:「孚于剥,有厉。」象曰:「孚于剥,位正当也。」此以位而获厉者也。处尊履正,习比阴柔。不说君子,而说小人,剥之道也。比则之匪人,随则系夫君子,何以不同于剥哉?彼非尊位也。由是知为人上者,不慎所与,是可危哉?上六「引兑」象曰:「上六引兑,未光也。」其出见入闻之徒,与「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此取其象也。以谓两泽相连,渐润浃洽。朋友讲习,闻善相告,为说之大,莫过于斯。若夫说以使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岂一朝一夕之事哉?宜有素矣。
272 《永乐大典》卷一万五千一百四十二「兑」字韵,页四十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六十四册)
273 题陈果仁告身
274 甚详。果仁在隋无正传,略见史氏。又事沈法兴为司徒,与孙士汉诈宇文化及者,故舍疏云:「大王司徒无辜被戮。」明政之号,乃李子通僭位所立。当隋唐相予之际,豪杰并起之时,其间窃位徼幸顷刻之命者,岂胜数也。果仁居其时,以戮力自奋,与沈法兴、杜伏威辈相鱼肉。于时夷人之居,绝人之孤亦多矣。至其丧身破家,妻女为僇,庐舍且犹不保,乃施报之明验,又安得谓之无辜哉?至南唐保大中,周师窥江南。唐之重兵北犯,钱氏乘虚围常州。州旧有果仁祠,唐人祷之,竟胜浙兵,以谓果仁有阴助。至封为帝者,号武烈,岂其能垂佑于异世之人,而不能保当年之居处?幽显之理,果难诘哉。欧公之跋,主于此书,今终卷不复见。岂当时不以与蒲氏,或得之而为人所攘。今并附欧公之文书以遗蒲氏,庶几为完文。右《果仁大业告身轸静缘明政二年舍宅疏》,长安蒲氏物,欧阳文忠载其事
275 《永乐大典》卷三千一百三十三「陈」字韵,页二十四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四册)
276 代贺河州通判解于师中绶馆职启
277 伏审进秩书林,易官河右。伏惟庆 ,国家恢复土寓,遴选才良。惟兹智者之虑能,克协明王之赐赉。湟中远俗,暂赞贰于六条;兰省清游,趣承于二节。
278 《永乐大典》卷二万四百七十九「职」字韵,页十二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八十五册)
279 谢转朝请郎表
280 有命自天,无功受禄。心非土木,感极涕洟。中谢。窃以黜幽陟明,虞舜所以熙载;大比计治,周室所以迓衡。故有三载考绩之科,八法驭吏之典。迨夫炎汉,尤重守臣,有功则增秩而赐金,无状则免官而下吏。洪惟昭代,祗率旧章。岂无不次之尤恩,以待非常之显效。自馀常调,一准年劳。如臣者朴木敕散材,堕归暮齿。望不逾于州县,任有愧于兵民。已阅期年,未尝报政。攻坚揉曲,徒矜累月之劳;拾级升阶,动有垂堂之戒。虽云序进,实愈超资。此乃伏遇皇帝陛下,垂六御夫,登三协帝。临下御众,则得宽简之要;知人安民,则躬哲惠之资。久之士悉归,诸福之物并格。零九霄之雨露,泽万里之桑榆。待罪长沙,岂特土风之卑隰;游心魏阙,若将老死于江湖。
281 《永乐大典》卷七千三百二十二「郎」字韵,页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藏上海图书馆)
282 祭永宁范县君文二首
283 其一
284 呜呼夫人!妇德之懿,得之天资。内治既修,始终不亏。衣之贵,良人其归。大邑之封,象服是宜。闺门裕如,寿考维 。祸故无常,而止于斯。音容寂寂,茫然莫追。聊陈薄奠,维以告悲。
285 其二
286 维君出自庆源,嫔于高门。寿以淑德,宜其家人。福禄康宁,宜与偕老。何其奄忽,遽在物先。丹旐启途,新阡载卜。敬陈疏奠,所望 格斯 斯格
287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祭」字韵,页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六册)
288 祭寿光县君文
289 昔有郑公,荣绾隋绶。号为名卿,课最之首。非特公贤,母德所授。寿光之居,严阃敢候。欲闻懿意,则无所受。但观其子,不在郑后。足以知之,既贤且寿。今其往矣,可以不朽。聊以奠之,庶羞清酒。
290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祭」字韵,页九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六册)
291 祭郭婿朝散文 (执中)
292 呜呼,昔子之去我也,亦何遄也,如有追而弗及。今去还也,亦可惫也,如有呼而弗应。其去也在日之阳,其还也在岁之首。无百日之永,有死生之别。青阳化为异物,舆马转为归柩。仰天不闻,叩地征咎。呜呼哀哉,请言其初。子之世父,我之畏友。四十年间,出处先后。教养子侄,两人成就。兄弟同榜,独子未偶。时我见子,念可以取。领以息女,入奉箕。乡俗家风,不待咨究。戎旅艰厄,州县奔走。通籍朝闺,易如反手。心类康庄,莫涯量窦。四海兄弟,百年旧友。志欲共毙,于独有。愚智共期,必得倪寿。騄駬骅骝,一夕而踣。玄酒大羹,一啜而覆。父耄子悼,吾亦颓朽。生理茫茫,孰测孰究。暮途草草,孰倚孰守。客W西还,路人悲疚。寡妇在傍,孺孤泣右。魂兮忽惊,来燕兹酒。
293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三「祭」字韵,页十上引「张舜民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七册)
294 祭郭厚叔文
295 呜呼,古人谓友道不变者,谓之岁寒。惟我与公,可有斯言。我家兄弟,公家弟昆。爰自幼学,至于成人。今则老死,各效一官。始以德友,终以亲姻。淡成爱存,不忝乡论。七月兄亡,九月公殁。我以兄忧,加之公恤。念兄终始,正与公同。以直立性,以道典学。五十得官,终老食贫。不愧于天,不负于人。清名劲节,可动鬼神。富贵功名,于我浮云。我以兄丧,举事于邠。望公数舍,不得亲临。长号永恨,略见斯文。
296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四「祭」字韵,页十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七册)
297 祭范七宣德文 (巽之子)
298 之在阴有倚伏,机之在心成祸福。如蚁循磨,如车转毂。贵贱贤愚,同归一宿。善恶如施,不差报复。独于吾子,辄有深惑。奕世忠嘉,受才金玉。入孝出弟,妙年式谷。源深流长,万里举足。如何一生,跋胡退谷。疏食布衣,逃名守默。少偶数奇,多忧足辱。既啬其寿,又鑱其禄。曾未中年,奄归泉谷。惠迪获吉,未可执信。善恶无馀,戒哉论笃。嗟予纵心,去年尤骇,川流之速。亲友凋零,半年三哭。离绪虽陈,衋心眢目。千里寄哀,忍听工祝。尚飨。亮夫
299 《永乐大典》卷一万四千五十四「祭」字韵,页十九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一百四十七册)
300 合肥陈府君墓志铭 (并夫人李氏)
301 府君讳师黯,字公谔,徐彭城陈氏。曾大父讳宗旦,赠工部尚书。大父讳洎,吏部员外郎,三司盐铁副使。父讳琪,国子博士,通判绛州。府君之夫人赵平李氏,曾大父讳宗谔,翰林学士,赠太尉。父讳昭述,翰林侍读学士、尚书右丞,赠礼部尚书。父上卿殿中丞。夫人笄年,归于府君。以侍郎遗表奏补太庙斋郎,历凤翔府郿县主簿、唐州湖阳县令、润州司理参军、光州光山县令,监寿州在城盐酒税,改宣义郎差知庐州合淝县。今上即位,改宣德郎,赐五品服。以元符三年五月二十日起合淝,卒于濠州。享年六十。夫人以元佑三年六月六日,先府君殁于彭城。享年四十一。至某年月日,其孤举府君与夫人丧,祔于彭城县尚书之茔,礼也。府君自少言行有常,不妄交际。吏治精密,不自表襮,公私大小矢如也。初至郿,吏皆少君。已而缩手弗敢试以事,人多以此知之。改官待次,既而丁安康艰,及之官合淝终八年。泊寄盱眙之野,易衣并日,人不见忧色。所居顾多可纪,曾不蕲于人知,而人自知之。夫人生长大家,母永昌郡君章氏,实郇公女,而夫人章出也。耳染目濡,穷极贵富。而能处约好礼,同府君于艰难,内外族人咸贤之。有子孝忠。六女,三嫁为士妻,馀尚幼。初绛州娶文元庞公之女,曰安康郡君。生三男子,府君其长也,次曰师仲,曰师道。师道以文章致高名,不幸亡矣。师仲有才智,而府君法度如此。侍郎位下不满德,光明盛大,庶几在其子孙。而府君夫妇所飨亦止此,可嗟矣夫!予于府君,世通婚姻,且相好也。勒石下泉,不敢以诬,是为铭曰:夫介廉,妇顺约。位卑寿促,天之所啬。呜呼,贪薄。
302 《永乐大典》卷三千一百四十六「陈」字韵,页十一上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六册)
303 朝奉大夫致仕陈公墓表
304 有以近世名卿数者,必曰河阳陈公贯。公在仁宗朝为三司副使,累赠某官。其在职也,不伤财,不害民,故其家子孙至今多贤。方历显仕者,如大夫公三司之幼子也。公讳某,字子渊。先世迁徙见于《志铭》。曾祖某官。祖某,赠某官。父某,赠某官。公少则孤,三司爱之。未及补任,而三司云亡。自励克为学,昼夜不舍,以某年登进士第。是时陈氏昆仲登第者凡三人,非特乡里之荣,天下之人信贤人之必有后也。始仕河南府河南县主簿,岢岚军岚谷县令,改著作佐郎,知渭州潘原县事,监解县盐池,迁秘书丞、太常博士、屯田员外郎,官制改朝奉郎,同提举汜水辇运,兼知县事,迁朝散郎。今上登极,覃恩进朝奉大夫,管勾定州安抚司机宜文字。未行,请致仕。感疾,以元佑丁卯七月戊午终于家,享年六十有二。以年月日葬于某乡里。初为河南县主簿,过仁宗山陵,朝廷以外待制李参知河南府,专治大葬事。是时仁宗享国永年,天下久不闻有山陵事。大葬制度,自朝廷大臣宿儒不能知。河南老吏未尝承行专讨,故牍脱烂水火,茫然不知所适。所以参一以严莅之,诃呼责办吏民趣事,或以狡佞自免。方是时,公摄领县事,有问趣应,一以取济,如素备然。参忌而知之。岚谷地邻北界,烽火相望。一日虏众数万至境上,堡聚窜避。帅臣檄通判者安葺之,且觇贼势。军中官被差外出者无敢行。公曰:「民事在县令,不可委之人。」即策马出郊,昼行敌间,夜止村落,数日而复返,虏亦解去。家人僚友危而喭之,公曰:「宁不自揆也,朝廷不失恩礼,疆埸无有侵欲,彼旦以大兵来与一县令为敌乎?」既解去,侦者还,乃酋长猎骑尔。在潘原时,获杀人者亡其杖,狱久不明。公默计使人掘其处,得大挺,即日承伏。熙宁四年,庆州屯兵夜溃出城,邻郡壁守。人情 】 恐,道路不敢行。县民挈家走避兵,公视事如常。日出郭观赏游衍陈乐而归,人情遂安。或者问,公曰:「此非叛兵,特溃兵尔。是皆邠宁人,久役不归,急则趋家,宁肯之它也?所昌言恐动,皆所在不逞,小民欲乘动移窃物尔。」是时并边饥歉,死之太半。州县执泥新法,莫肯赈济。独潘原不待报而发食,全数千人,病者亲视粥药。仪州废,华亭县改格之始,居人未安。府命公权华亭。逾月,潘原民索公归,华亭民愿留。两县之众,争于帅前。即命以归。察访官过县,民遮诉,留公再任,质之诸司,保任如一语,遂以状上闻,得再任。公在潘原六年,民犹诉留不已。既去,即佛寺图其像,以时礼谒,至今不少衰。盐池久例,募民供役。分隶诸官影象工役,故凡盐官寡清白之誉。公至,一切罢去。久之,僚吏皆以为便。权盐使李稷于常课外,浚求其利,操急苛细,人不敢少诉。公谓于法不便,稷怒,使人伺公。久之,竟无所得。在汜水,是时清汴已兴,朝廷忧河流少南,则割新堤。都水使者上言,欲计塞河,使北流入新开口,以纾清汴堤防。公抗议以为不可。役既兴,水不改道,资费以万计。朝廷罢役,贬水官而免公交罪。遂不赴定武之辟,悃求谢事,因叹曰:「仕官忧辱,何时已哉。吾不欲复为也。」予接公于熙宁初年,自尔数数见之。公抗直人也,与人无多言,而志爱久而弥厚。心所不欲者,虽以千乘餂之不为也。家储丰厚,亲戚贫乏者毋小吝。工棋弈,人罕能及之。娶李氏,封永县君,先公卒。再娶陆氏,封同安县君。男三人,益之用公致仕,补太庙斋郎。延之、损之,皆未仕。女三人,一适承奉郎韩宗坦,二在室。至元佑四年,其兄安寿方守解梁,以书抵予曰:「子辱与吾弟游,知其行事。能为之次序,以表之于墓,吾死不恨矣。」然予安得而辞之?因为之表云。
305 【《永乐大典》卷三千一百四十五「陈」字韵,页十六下引「张舜民画墁集」。(影印本第四十六册)
306 祭子由门下文
307 呜呼,请言其始。忆昔关中,尝亲伯氏。公佐宛丘,邈在千里。我掾岐府,熙宁初年。公与伯氏,免丧山川。连镳而东,道出岐山。盘留累日,赏画听泉。人望入馆,雅如登仙。无何南北,已困屡迁。迁仍未远,止于江黄。不期江山,助长文章。文如绮绣,璀璨芬芳。行如圭璧,温润而强。星霜十稔,江湖相望。直至元佑,再践周行。入随鹭序,出集僧房。桓圭双植,白眉最良。已倾而皙,岳峙堂堂。云中日下,二陆三张。埙篪间作,旗鼓相当。每于文会,缪赐称扬。未殚城府,已簉庙堂。一言道合,泽及万方。兰焚以臭,玉折以刚。丹霄一跌,径落海康。险阻艰难,亦所备尝。五年海峤,一日许昌。跏趺密室,闭目面墙。妻孥罕进,栋宇发光。婴儿可复,苦海坐航。岂期大数,分甘难量。寻常书来,岁或一再,止三数张。今岁书来,前后相望。既论养生,又闵存亡。亹亹不绝,十百成行。老伴凋零,墨色未荒。始疑魄兆,终底衋伤。呜呼哀哉。传闻治命,返葬眉阳。欲践誓言,颠沛不忘。杜陵遗老,只影孤吭。寄哀千里,奠此一觞。明年未死,丹旐西来,再拜路傍。
308 《永乐大典》卷三千四百一 此卷原作二千四百,现系书商所改。 「苏」字韵,页五下引「张舜民画墁录」。(藏台北研究院)
URN: ctp:ws29248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