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七十三·吴十一

《卷七十三·吴十一》[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张纯
2 纯字元基,吴郡人,海昏令张蹲印0堇芍校补广德令,擢为太子辅义都尉。见《御览》三百八十九引《吴书》,案:后汉初有张纯,与此同姓名。
3 ◇赋席
4 席以冬设,簟为夏施。揖让而坐,君子攸宜。《吴志·朱桓传》注引《文士传》,又《艺文类聚》六十九引《杂记》
5 ◎朱异
6 异字季文,吴郡吴人,前将军桓子。拜骑都尉,代桓领兵。赤乌中拜偏将军,迁扬武将军。建兴初迁镇南将军。太平二年假节为大都督。为孙樗杀。
7 ◇赋弩
8 南岳之乾,锺山之铜。应机命中,获隼高墉。《吴志·朱桓传》注引《文士传》
9 ◎张俨
10 俨字子节,吴人,官大鸿胪,有《默记》三卷,集一卷。
11 ◇赋犬
12 守则有威,出则有获。韩卢宋鹊,书名竹帛。《吴志·朱桓传》注引《文士传》
13 ◇请立太子师傅表
14 昔贾谊为汉文帝陈,周成王为太子,以周公为傅,召公为太保,吕望为太师,又立三少,皆上大夫,使与太子居处,左右前后,皆正人也。明礼义以导习之,故能光熙文武,兴隆周室。伏惟陛下命世应期,开拓土宇,此句依《文选》颜延年《宋郊祀歌》注补。顺乾作主。皇太子以天然之姿,为国上嗣。朝廷以四海未定,国家多事,师傅之官,阙而未备。臣愚以为高祖初基,天下造创,引张良、叔孙通出为师保,入与朝政,宜博采周、汉,依旧仪用将相名官辅弼太子,于是以熙赞洪业,增辉日月,实为光大也。《艺文类聚》十六
15 ◇默记述佐篇
16 汉朝倾覆,天下崩坏,豪杰之士,竞希神器。魏氏跨中土,刘氏据益州,并称兵海内,为世霸王。诸葛、司马二相,遭值际会,托身盟主,或收功于蜀汉,或册名于伊、洛。丕、备既没,后嗣继统,各受保阿之任,辅翼幼主,不负然诺之诚,亦一国之宗臣,霸王之贤佐也。历前世以观近事,二相优劣,可得而详也。孔明起巴、蜀之地,蹈一州之土,方之大国,其战士人民,盖有九分之一也。而以贡贽大吴,抗对北敌,至使耕战有伍,刑法整齐,提步卒数万,长驱祁山,慨然有饮马河、洛之志。仲达据天下十倍之地,杖兼并之众,据牢城,拥精锐,无禽敌之意,务自保全而已,使彼孔明自来自去。若此人不亡,终其志意,连年运思,刻日兴谋,则凉、雍不解甲,中国不释鞍,胜负之势,亦已决矣。昔子产治郑,诸侯不敢加兵,蜀相其近之矣,方之司马,不亦优乎!
17 或曰:兵者凶器,战者危事也。有国者不务保安境内,绥静百姓,而好开辟土地,征伐天下,未为得计也。诸葛丞相诚有匡佐之才,然处孤绝之地,战士不满五万,自可闭关守险,君臣无事。空劳师旅,无岁不征,未能进咫尺之地,开帝王之基,而使国内受其荒残,西土若其役调。魏司马懿才用兵众,未易可轻,量敌而进,兵家所慎;若丞相必有以策之,则未见坦然之勋,若无策以裁之,则非明哲之谓,海内归向之意也。余窃疑焉,请闻其说。答曰:盖闻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之地而有天下,皆用征伐而定之。揖让而登王位者,惟舜、禹而已,今蜀、魏为敌战之国,势不俱王,自操、备时,强弱县殊,而备犹出兵阳平,禽夏侯渊。羽围襄阳,将降曹仁,生获于禁,当时北边大小忧惧,孟德身出南阳,乐进、徐晃等为救,围不即解,故蒋子通言,彼时有徙许渡河之计,会国家袭取南郡,羽乃解军。玄德与操,智力多少,士众众寡,用兵行军之道,不可同年而语,犹能暂以取胜,是时又无大吴掎角之势也。今仲达之才,减于孔明,当时之势,异于曩日,玄德尚与抗衡,孔明何以不可出军而图敌邪?昔乐毅以弱燕之众,兼从五国之兵,长驱下齐七十馀城。今蜀汉之卒,不少燕军,君臣之接,信于乐毅,加以国家为唇齿之援,东西相应,首尾如蛇,形势重大,不比于五国之兵也。何惮于彼而不可哉?夫兵以奇胜,制敌以智,土地广狭,人马多少,未可偏恃也。余观彼治国之体,当时即肃整,遗教在后,及其辞意恳切,陈进取之图,忠谋謇謇,义形于主,虽古之管、晏,何以加之乎?《蜀志·诸葛亮传》注引吴大鸿胪张俨《默记》,又见《御览》四百四十五
18 ◇失题
19 威振六合。《书钞》十三引张俨《默记》
20 ◎孟宗
21 宗字恭武,江夏人,避孙皓字改名仁。初为朱据骠骑军吏。嘉禾中除监池司马,迁吴令,母忧去职。后累迁光禄勋。永安中转右御史大夫。宝鼎初拜司空,守丞相。建衡三年卒官。
22 ◇辞典粮谷表
23 臣昔为雷池监,母三年不食鱼,臣若典粮谷,臣母不可以三年不食米。臣是以死守之。《御览》四百十三引《孟宗别传》
24 ◎李衡
25 衡为丹阳太守。
26 ◇临死敕其子
27 吾州里有木奴千头,不责衣食,岁缉千匹。太史公曰:「江陵千树橘,可当封君。」此之谓矣。《水经·水艮水注》
28 ◎张胜
29 胜为左中郎,有《桂阳先贤画赞》一卷。
30 ◇桂阳先贤画赞·罗陵
31 朱阳罗陵,果而好义。汲郡府君为州章,陵被掠拷,惨加五毒,受刀截舌,以著盘中,献之廷尉。群公义之,事得清理。《御览》四百二十一,案:汲郡府君为州章,谓郡太守为刺史所劾,挂于奏章也。
32 ◇桂阳先贤画赞·成武丁
33 成武丁,郴人,能达鸟鸣。为郡主簿,与众人俱坐,闻雀鸣而笑曰:「东市辇粟车覆,雀相呼往食之。」众人遣视,信然。《艺文类聚》八十五
34 ◇桂阳先贤画赞·张约朱恩
35 约恩并官散骑常侍。
36 ◇桂阳先贤画赞·密书与诸葛恪
37 今曰张设非常,疑有他故。《吴志·诸葛恪传》
38 ◎刘
39 铮ㄒ蛔髑眨,为太子中庶子,有《新议》十八卷。
40 ◇新议
41 夫交接者,人道之本始,纪纲之大要。名由之成,事由之立。《御览》四百六引刘钦《新议》
42 交之于人也,犹唇齿之相济。同上
43 才非交不用,名非交不发,身非交不立。同上
44 ◎聂友
45 友字文悌,豫章人,初为县吏,虞翻荐于太守谢斐,用为功曹。使至都,与诸葛恪善,后为将讨儋耳,还拜丹阳太守。恪诛,为孙峻所忌,以忧卒。
46 ◇谏诸葛恪书
47 大行皇帝本有遏东关之计,计未施行。今公辅赞大业,成先帝之志,寇远自送,将士凭赖威德,出身用命,一旦有非常之功,岂非宗庙神灵社稷之福邪!宜且案兵养税,观衅而动。今乘此势,欲复大出,天时未可。而苟任盛意,私心以为不安。《吴志·诸葛恪传》
48 ◇与滕胤书
49 当人强盛,河山可拔,一朝羸缩,人情万端,言之悲叹。《吴志·诸葛恪传》
50 ◎臧均
51 均,临淮人。
52 ◇乞收葬诸葛恪表
53 臣闻震雷电激,不崇一朝,大风冲发,希有极日,然犹继以云雨,因以润物,是则天地之威,不可经日浃辰;帝王之怒,不宜讫情尽意。臣以狂愚,不知忌讳,敢冒破灭之罪,以邀风雨之会。伏念故太傅诸葛恪得承祖考风流之烈,伯叔诸父,遭汉祚尽,九州鼎立,分托三方,并履忠勤,熙隆世业。爰及于恪,生长王国,陶育圣化,致名英伟,服事累纪,祸心未萌,先帝委以伊、周之任,属以万机之事。恪素性刚愎,矜己陵人,不能敬守神器,穆静邦内,兴功暴师,未期三出,虚耗士民,空竭府藏,专擅国宪,废易由意,假刑劫众,大小屏息。侍中武卫将军都乡侯俱受先帝属托之诏,见其奸虐,日月滋甚,将恐荡摇宇宙,倾危社稷,奋其威怒,精贯昊天,计虑先于神明,智勇百于荆⒛簦躬持白刃,枭恪殿堂勋超朱虚,功越东牟。国之元害,一朝大除,驰首徇示,六军喜踊,日月增光,风尘不动,斯实宗庙之神灵,天人之同验也。今恪父子三首县市积日,观者数万,詈声成风。国之大刑,无所不震,长老孩幼,无不毕见。人情之于品物,乐极则哀生,见恪贵盛,世莫与贰,身处台辅,中间历年,今之诛夷,无异禽兽,观讫情反,能不よ然!且已死之人,与土壤同域,凿掘斫刺,无所复加。愿圣朝稽则乾坤,怒不极旬,使其乡邑若故吏民,收以士伍之服,惠以三寸之棺。昔项籍受殡葬之施,韩信获收敛之恩,斯则汉高发神明之誉也。惟陛下敦三王之仁,垂哀矜之心,使国泽加于辜戮之骸,复受不已之恩,于以扬声遐方,沮劝天下,岂不弘哉!昔栾布矫命彭越,臣窃恨之,不先请主上,而专名以肆情,其得不诛,实为幸耳。今臣不敢章宣愚情,以露天恩,谨伏手书,冒昧陈闻,乞圣朝哀察。《吴志·诸葛恪传》
54 ◎徐整
55 整字文操,豫章人。为太常卿,有《毛诗谱》三卷。
56 ◇答问大夫子降服
57 问者云:「若父已卒,己未为大夫,故犹士耳,未审庶子及昆弟当服降否?」答云:「大夫之子,从乎大夫而降,至于父卒,则如国人也。」《通典》九十三
58 ◎射慈
59 慈字孝宗,彭城人,一作谢慈。为中书郎,领齐王奋传。以谏被杀。有《丧服图及变除》五卷。
60 ◇丧服变除
61 天子子之子封为诸侯,天子皆不服也。《通典》八十
62 天子吊三公,弁疚粒坏醮蠓蚴浚皆弁疽声粒坏蹒苣谥詈睿弁剧六练。《通典》八十一
63 始闻丧,去吉冠,著素弁,十五升布深衣,从其君哭太庙阼阶下,祖免即位;成踊,袭荆吉屦无糸句,张帷,为次于其所舍,别内外,蔬食饮水,牡麻荆恢脸煞,服四十升半む布粒缕裳细而疏,其冠八升,缨带、中衣领袖、缘亦如之。七月而除,受以朝服,素冠;逾月复吉。《通典》八十一
64 徐整问射慈曰:「诸侯之大夫,时会见于天子,故为む疗噅拢不知此大夫时以何事而得见之也?远国大夫在蕃荒服者,未尝及见天子,亦为服不?」答曰:「诸侯之大夫,有出朝聘之事,会见天子,故言时会。虽未会见,犹服此服,士已下则无服。」《通典》八十一
65 徐整问:「为姑姊长殇在大功,下殇在小功,为姊下殇已下糸免;六七岁未成童子,为父母不杖不庐不菲;至童犹尚不备,今此何以越得为姊殇服,备大功小功之制乎?十七八尚可恕,六七岁儿谁能服此谅椋俊股浯却穑骸噶七岁虽未为童,其姊死,故宜若布深衣。」《通典》八十一
66 射慈云:「诸侯之女为天子后,为天王之亲服,随天王而降一等;诸侯之女为后,为其父母及昆弟为父后者,服斋粒黄渥谧右嗖唤怠!剐退云:「诸侯女嫁为天王后,为外亲尊同,则如邦人为君之长子,三年也。」《通典》八十一
67 徐整问云:「《经》言为君夫人,不道为其妻,然则公卿诸侯之妻,不为皇后服邪?」射慈答曰:「皇后天下之母,则宜服周,《礼》:『君命其夫,后夫人亦宜命其妇。』其受命,则不宜无服。」《通典》八十一
68 为父既葬,日中反哭,诸侯于太祖庙;别子为卿大夫,亦于太祖庙;其非别子,为卿大夫,于皇考庙;上士于皇考庙;中士下士于王考庙。皆升自西阶,东向哭踊,虞祭于殡宫。《通典》八十七
69 为庐当就继母之家。若远不得往者,则别为异室;亦有庐变除垩室及衣覃,如亲子也,亦报子周。不言报者,凡经中之文悉报也。《通典》八十九
70 徐整问曰:「出妻之子为其母,及父卒继母嫁,为之服报皆周也。二母既出,则为绝族,今子为之服,皆当于何处为位?有庐垩室不?出母亦当报其子不?继母报子于何处制服,岂止所适者之家为哭位乎?又当有衣覃不?」射慈答曰:「当就出母之家,若远不得往也。可别为异室,亦有庐变除、垩室及衣覃,如亲子也;母亦报子周也。」《通典》八十九
71 徐整问曰:「妇人为君服周,则诸侯夫人士为天子服比也。其闻丧之仪,衣麻之数,哭泣之位,变除之节,如周制,将复有异也。」射慈答曰:「其畿内诸侯夫人,有助祭之礼,则始丧之时,悉当到京师,复当还耳。其畿外诸侯,闻丧则当于路寝庭发丧,夫人当堂上也。变除之节,皆如周服之制也。」《通典》九十
72 徐整问射慈曰:「八岁以上为殇者服,未满八岁为无服。假令子以元正月生,七岁十二月死,此为七岁,则无服也;或以元年十二月生,以八年正月死,以但践八年,计其日月,适六岁耳。然号为八岁,日月甚少;全七岁者,日月为多。若人有二子各死如此,其七岁者独无服,则父母之恩有偏颇。」答曰:「凡制数自以生月计之,不以岁也。」问曰:「无服之殇,以日易月,哭之于何处?有位无?」答曰:「哭之无位,礼葬下殇于园中,则无服之殇亦于园也。其哭之就园也。」《通典》九十
73 徐整问射慈云:「子思哭嫂为位在何面,加麻袒免为位,不审服此有日数乎?」慈答云:「凡丧位皆西面,服皆麻者。谓大殓及殡之时,已毕而释之。」《通典》九十二
74 诸侯之女为诸侯夫人,服诸侯之亲,随诸侯降一等,还为族亲,则皆降之。《通典》九十三
75 《传》曰:「尊同则得服其亲服。」言尊同者,诸侯为卿大夫母,随本亲则不降也。诸侯女为诸侯夫人,不降父母昆弟之服及父后者;大夫妻唯父母昆弟为父后者;宗子不降也。《通典》九十三
76 虽缌必往,亲骨肉也;虽邻不往,疏无亲也。《通典》九十七。
77 三年周岁丧没闰,九月以下数闰也。《通典》一百
78 徐整问射慈云:「改葬缌,其奠如大敛,从庙之庙,从墓至墓,礼宜同也。又此大敛谓如始死之大敛邪?从庙谓从何庙?牲物何用?」慈答:「奠如大敛奠,士大敛特豚,从祢庙朝祖庙,从故墓之新墓,皆用特豚;大夫以上其礼亡,以此推之,大夫奠用特豚,天子太牢,诸侯少牢。」《通典》一百二
79 射慈答徐整问:「改葬,虞曰不在殡宫,又不为位,何反虞之有?」《通典》一百二
80 徐整问射慈曰:「久丧不除,小祥练可知耳。有故未得葬,遂至二十八月,服制已过,可得变否?岂服十年五年,至葬乃止乎?」答云:「主虽不得变,其馀旁亲亦不除。日月竟,自释之耳。」《通典》一百三
81 ◎纪骘
82 骘,丹阳人,尚书令亮子,累官至中书令。有集三卷。
83 ◇上吴主皓表
84 臣禀气浅薄,体不及众,形容短陋,讷口弱颜。《御览》□□□□□□
URN: ctp:ws293290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