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九

《卷九》[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先進第十一
2
先進禮樂章
3
野人君子時論既定非豪傑之士便不能抵擋流俗先進之從從周之初也辭君子而就野人嚴去取之辯而不驚天下之心是夫子持世大學術 問夫子用禮樂而從先進是欲從質耶抑欲文質之得中耶雙峰饒氏曰聖人之道無適不中用禮樂而從先進在當時則為崇質在理則為適中
4
從我陳蔡章
5
同志相從患難亦是樂地皆不及門無限淒涼四科十人記一時與難者耳先正云唐虞之際有君臣成周之盛有父子陳蔡之厄有師弟皆千古竒會 朱子曰德者行之本君子以成德為行言德則行在其中德行是兼內外貫本末全體底物事那三件各是一物見於用者也
6
回非助我章
7
回於夫子之言無所不說夫子於回之人無所不說夫子與回真是一個人故每贊之 蔡虛齋曰聖人本意在下句惟其於吾言無不說故為非助者也此豈憾之之辭
8
孝哉閔子章
9
內有以孚於家外有以孚於人非誠身順親者不能況閔子父母兄弟與他人不同更難能也 恒人之父母昆弟或有私愛則以輿論為公閔子之父母昆弟既有嫟妒則以感格為難故不曰其父母昆弟不間於人言而曰人無間於其父母昆弟之言其者微辭也夫子一言而子騫不失為孝其父母昆弟亦不失為慈友
10
三複白圭章
11
三復白圭有多少緘默處甚矣謹言之難也聖賢治心之學全在此處做功夫 林次崖曰謹言則行在其中是必度其可行者方言不可行者決不言子曰先行其言而後從之有子曰信近於義皆謹言之事也
12
季康子問章
13
好學之人遄矣因問而追述之更覺淒惋
14
顏淵死四章
15
連記顏淵死者四千古傷心之慟獨孔子於回為至極顏路請車為槨固父子不容已之情抑微窺夫子喪予之噫夫人之慟或在所不吝也至門人厚葬豈非仰體師心友朋中一段髙誼然既不予之車又不可其葬總之禮有所在義有攸歸此際自有一確然不可踰者非聖人誰能純乎天而不間以人乎 輔慶源曰義之所可則脫驂以賻舊館人而不吝義所不可則於顏淵之厚而不從其父為槨之請此可見聖人處事之權衡 洪氏曰孔顏一體也回何敢死子在故也天喪予回死故也 家語顏淵之喪既祥顏路饋祥肉於孔子孔子自出而受之入彈瑟以散情而後乃食之夫子之慟顏淵至矣雖然顏淵祥而夫子將夢奠矣惜哉 蔡虛齋曰厚葬一章書須以曽子易簀事來參看蓋聖賢於道理直是要無纎毫遺憾君子愛人以德意猶末也
16
問事鬼神章
17
事人即所以事鬼知生即所以知死此是學問第一闗破此闗別無難事程註確乎不易 鹿伯順曰人之非即鬼之責故子臣弟友慥慥自盡事人即所以事鬼也直為生罔為死故踐形盡性惺惺嘗言知生即所以知死也
18
閔子侍側章
19
行行亦是經陶煉而成然畢竟有過於剛處故為他思量究竟 或曰尹氏謂子路有不得其死之理一理字最確聖賢觀人只是論理非別有前知之術也孟子於盆成括亦然
20
魯為長府章
21
魯弱小而奔命於齊晉民力亦過勞矣不憫其前不圖其後知其志之不存民也閔子學有本原其言自是中理 新安陳氏曰改作之事經傳不載使因閔子而止則仁人之言其利溥矣閔子本不尚言語而言必有中惟有德者能有言也專事言語者其言未必雍容簡當如此
22
由也升堂章
23
子路資質髙明未免有性情之過子正欲引其入室也豈真擯之門外哉警醒之詞不嫌峻厲亦因人下砭妙用爐錘 要知堂與室相去無多道理精微處亦不在正大髙明之外只陶鎔得淨便是中和地位
24
問師與商章
25
無過不及自有一天然恰當之則二子學力俱未貼合均失之矣子貢意在賢師不知天然之則著不得一毫聰明才知故曰過猶不及 或曰過猶不及只就過不及論道理不是就師與商論品地
26
富於周公章
27
夫子嘗於季桓子見行可之仕然有微權焉以扶公抑私為作用冉求則以為食其食而事其事傾心於季氏不知季愈富而魯愈貧矣擅聖門政事之科者僅如斯而已乎絕而令小子攻之不知求當日何以存活
28
柴愚參魯章
29
愚魯辟喭是氣質之偏知其偏纔好下手曽以魯得固是脫胎換骨之人如柴如師如由皆聖門錚錚者所藉師友陶鎔學力變化正自匪淺 張南軒曰愚則專而有所不通魯則質而有所不敏辟則文煩喭則氣俗此皆其氣稟之偏夫子言之使之因所偏矯勵而擴充也
30
回也庶乎章
31
回之屢空嗜欲淡而營求寡故庶乎賜之貨殖營求多而嗜欲深即億中亦才識耳夫子每以回進賜思深哉張氏曰人多言學者以治生為首務觀孔子稱回之屢空而不取賜之貨殖則知治生之說終是後人怕餓死非志士不忘溝壑之義無識見者不知為治生兩字壊卻多少人宜急取孔子此說正之
32
善人之道章
33
前言往行凡詩書所留皆跡也而精意即在其中故必藉其途方可入其室善人以不學見長即以此成短顏曽入室之人也全藉學力 就善人一時規模說非謂他究竟不能入室
34
論篤是與章
35
色莊者之起人敬或較君子而更親故非具眼人莫辯蔡虛齋曰大凡言說篤實貌亦在其中色莊只是言偽為於外者言亦色所在一頻一笑皆色也
36
子路問聞章
37
聖門以力行為主聞斯行之所以鼓其行也有父兄在所以善其行也總歸於義而已矣問同荅異直是化工肖物得赤此問足破曲學拘泥之病 芑山曰總是成就他一個行須知退之亦寓進原只退他兼人不是退他行也註稟命須活看只胷中明理義審時勢將父兄作個準則到行時默加衡度不率爾憑臆妄行耳 京山曰善行不同有父兄得主者亦有父兄不得主者子路好勇子曰君子義以為上此何必問父兄冉有與朋友之粟五秉有父兄在亦不可直行非謂君子正心修身皆須稟命父兄也聖教兩端言無典要記曰言非一端而已各有所合也按此論甚正
38
子畏於匡章
39
害仁以偷生者聖賢必不為子之於匡偶爾相遭萬無可死之理回固知子之在也何敢死自不輕死耳若曰患難之來死生之權可以自操則泥矣 或曰子畏於匡兩見實一事一為夫子記一為顏淵記也夫子在圍子路未嘗與匡人鬬豈獨疑顏淵赴鬬而死哉曰吾以女為死者蓋患難倉卒或有喪亡不測之虞也曰子在回何敢死非白其不鬬之意直是子亡與亡子存與存云爾子曰匡人其如予何知己必不死於匡人也顏淵曰子在回何敢死知夫子與己必不死於匡人也信夫子亦信己也聖賢死生之際其自信也審矣
40
季子然問章
41
大臣風裁可想不從君之欲必行己之志由求豈能無愧色焉據其果與藝原祗具其一端耳由求仕季氏非夫子意中所喜故每有誚讓之言 張南軒曰弒君父不從何必由求而能之曽不知順從之臣始也惟利害之徇而已履霜堅氷之不戒馴習蹉跌以至從人弒逆者多矣如荀彧劉穆之之徒始從操裕豈遂欲弒逆哉惟其漸漬順長而勢卒至此耳雖然自弒逆以下茍一事不道而茍從之皆為失大臣事君之義如由求未免遜是也至如他人因循以陷於大惡則由求不至是也
42
子羔為宰章
43
治民事神皆所以為學未嘗不是然未學而憑治民事神以為學在是者則又失之矣殊非子路本意亦非子羔本色 陳氏曰上古無書可讀天縱首出之人學天地而已後世聖賢撰述既多行事在書中心術亦在書中學不過欲如聖賢之行事心術耳故讀書居學之半
44
子路曽晳章
45
夫子志在用世故於四子侍坐以知爾問三子所言皆用世也點之所對卻非所問之旨夫子何以喟然與之蓋三子以有用為用有用者須有待點以無用為用無用者固無待也就見在景同見在人行見在事其趣味寧有窮時此便超脫於三子之外而三子又不能不範圍於其中喟然之與正有當於本懐 朱子曰為學與為治只是一統事他日之所用不外乎今日之所存三子卻分作兩截看了如治軍旅治財賦治禮樂與凡天下之事皆學者所當為須先教自家身心得無慾清明在躬志氣如神則天下無不可為之事矣 此篇多評弟子賢否總皆學誨中事誨亦所以為學也
46
顏淵第十二
47
顏淵問仁章
48
仁者原與天地萬物相流通而禮則燦然秩敘流動充滿於天髙地下之間蓋仁不可見而可見者皆禮也只因已私橫據禮失其位一膜之內遂成扞格故夫子語顏淵為仁只復禮而已矣複禮只克己而已矣禮與仁非二物也克與復非兩功也欲盡理還而仁即在故一日克復而天下歸仁亦非兩候也夫子十有五志學至不踰矩皆是夫子克己復禮之日顏子謂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是顏子之復禮也禪家克己近似而複禮全非祗成一自私自利耳視聽言動是著手為仁處非禮即己也勿視聽言動即克己也害禮的是己克己的仍是已祗爭一克念罔念間耳請事斯語毅然身承聖門諸賢獨顏子從乾道入故所學自別 焦漪園曰禮無體也有已即非禮非禮勿視聽言動即為複禮非己克而更有禮可復也蘇子瞻云如人病眼求醫與之光明醫曰我但有除翳藥無與明藥明如可與還應是翳由此言之世之求明而得翳者豈少哉 或曰視聽非禮非淫聲惡色之謂顏子只念頭纔動即覺才覺即化不逺而複言動亦然
49
仲弓問仁章
50
見大賓承大祭不欲勿施總是一無敢慢之心暗修有素故不失己不忘物此合內外之道也非兩様功夫修己以敬一句便該盡此章不欲勿施正安人安百姓處程子明道曰在理可使無怨於事亦難天地之大也人猶有所憾又曰惟知自反無怨于家邦是我自家不怨正為仁之功孔門不怨不尤之家法家邦無怨于我亦在其中但所重者不在此若求家邦無怨於我使之自考是以效言也一有求家邦無怨之意成鄉願矣
51
其言也訒章
52
其言也訒朱子說是持守得那心定後說出來正其難其慎之意非僅事不茍也事不茍根心常存說為之難即是心常慎重處不作兩層 馮少墟曰學者能體會得聖人訒言之意雖終日言亦謂之訒不然即閉口深藏亦訒之蠧也故曰吾與回言終日又曰予欲無言有言無言不在言上說
53
司馬牛問章
54
憂從中來懼自外至總之皆因有疚即強為鎮定而神不恬氣先靡矣內省不疚者中庸之無惡也大學之自慊也此是聖學 或曰不憂不懼不在內省不疚之外不在內省不疚之後君子所為無愧於心自然如此蓋理足勝私氣足配道義居常則隨遇而安處變則順受其正有何憂懼孟子曰行有不慊於心則餒矣只不慊便是餒故內省不疚便是不憂不懼也
55
司馬牛憂章
56
天地間只有理數二字君子以數聽之天以理盡之已然必盡其在己方聽其在天 或曰章敦欲殺劉安世徙之於梅州使判官殺之判官疾馳未至梅三十里嘔血死安世獲免可以知命矣鄒浩竄新州對友人田晝出涕晝曰使志完隱默官京師遇寒疾五日不汗死矣豈獨嶺海外能死人哉此又以義制命不以死生貳其心者也此理學中要領語審乎此便可不為死生所眩
57
子張問明章
58
浸潤膚受四字從古來葬送了多少人性命顛覆了多少人邦家明知此輩足以蔽明而能察者少可謂明也已矣可謂逺也已矣見明之極逺卻在極近 或曰譛訴不行其要在於窮理知人使讒說無由而進則不待其不行而後謂之明也枉直邪正庸複有不早辨者哉
59
子貢問政章
60
下不得恃上之心上不得恃下之志國將何所恃以為固哉故不得已而去兵又不得已而去食而信必不可去者蓋無信則爭民施奪稱兵犯順兵食安得足乎此是聖門實經濟真學術 或曰勢窮獨信可仗寧無食而死不背信而生如唐張巡許逺以睢陽城抗強敵援絕力盡是去兵也至羅雀掘鼠而食是去食也士卒竟無一人叛者是終不去信也以此推之信不容輕去的道理自見
61
棘子成曰章
62
文質原分不得子成去文存質雖可以醒末世繁文之弊然文去而等威上下之分不辨大亂之原將起於是子成意可維風子貢言可經世各對症下砭似不必苛求 或曰文質原拆不開生來便合著更無可分故云文猶質質猶文其取譬於虎豹亦正為虎豹皮與毛原自相附此千古文質定衡也
63
年饑不足章
64
國君事事不足事事問民到得民不聊生時將誰與君以足者念及此猶虐取其民是自狀其命脈者也 或曰兩孰與字即民為邦本意古人徹法專從百姓起見故無不足無不足不獨府庫充實兼常變意在內 有若此論直從君民一體之理看出如堯湯水旱豈能皆足而無不足之理自在尹鐸令晉陽損其戶數後襄子奔之沈灶產蛙民無叛志亦其一端也
65
崇德辨惑章
66
忠信與義即德也主則貞固不遷徙則圓轉不滯此德之所以崇也愛惡顛倒死生橫加其于人也復何傷祗重已之迷謬耳非近裏著己之學德固難崇亦未可輕言解惑 或曰崇德即君子上達意事事合天理無一毫人欲之私此心不愧不怍便自髙明光大易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髙大可想此節之義 生死非人所能為而吾欲之如此者全從愛惡一念生出慾生欲死是惑知欲生欲死之念從愛惡出便是辨惑
67
景公問政章
68
君臣還其為君臣父子還其為父子而政之能事畢矣不君不臣不父不子便有多少不盡分處此所以有粟難食也景公善其言而不能免於禍信矣知之非艱行之惟艱 張南軒曰為政以彞倫為先彞倫不敘則節目雖繁亦無以致治矣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彞倫所以敘也雖堯舜之治亦不越乎此貴於盡其道而已
69
片言折獄章
70
片言能服人蓋由平時無片言之欺人也子路之果由來素矣故千乘之國不信其盟而信子路之一言 蔡虛齋曰忠信明決正是無宿諾意如踐言而不欺者忠信也急於踐而不滯者明決也但忠信明決說該得廣而無宿諾只是其中一事雖是其中一事而子路明決之全體亦因可識蓋是未曽發言而折獄之先如此也
71
聽訟猶人章
72
使民無訟不是空談大畏民志無情者不得盡其辭此其的証視由之折獄而本末源流又有分矣 易之訟曰君子以作事謀始蓋絕訟端於事之始訟便無由而生
73
子路問政章
74
無倦以忠純是一個至誠無息堯舜之兢業存心勳華垂世道不外此 新安陳氏曰居如居敬之居存諸心立其本也行如行簡之行發于事達諸用也
75
君子成人章
76
君子常欲以有餘者及人小人每至以不足者忌物故美者君子所有而小人所無也一成一不成各自肖其本心小人反是句是聖人微辭見小人胸中忌刻詆毀形容不盡但以反是二字包括言之耳鹿伯順亦云小人作用它把美惡來顛倒一番使人既便於私情而復得托於名理怎不去從若容易看破不見他曖昧陰險處 馮少墟曰成人之美便是美故君子必成人之美成人之惡便是惡故君子不成人之惡
77
康子問政章
78
正是政之根本要著民正須先自正
79
康子患盜章
80
欲即是竊要民不竊須先不欲
81
如殺無道章
82
殺字太慘失長民之本矣民性本善為上者以善迪之未有不趨於善者要著民善須先欲善欲字中有作用發於政事之間即德也抹他用殺之心三提子字令他躱閃不得三問都是責諸民三答都要求諸己 吳氏曰書云表正萬邦上者表也下者影也表正則影正矣政之義無切于此論語記康子問政者二章問患盜使民各一章夫子答之皆使之反躬自治而已蓋道理不越如是此外更無別法也
83
何如謂達章
84
聞與達之辨闇與的之分也質直好義與色取行違觀察慮下與居之不疑相似也而實相反一務實一近名務實者以誠造慊近名者以偽造欺鄉愿亂德正恐認聞為達端士趨者可不首嚴於此 或曰子張問達猶是問行之意也以為聞達之行同而不知聞達之所以行不同夫子因辨別是非言如此躬行無愧者是達如此求人有譽者是聞使知所適從就近裏著已處求行耳
85
樊遲從遊章
86
未事而計得攻人以自寛不懲小忿而釀大禍此等病古今通患聖門近裏著已實際作功夫莫先於此故善其問令他自醒與告師意同 陳新安曰自治其惡與自懲其忿皆崇德所當為之事乃其目也
87
樊遲問仁章
88
仁知原是合一知自不妨於愛使枉為直知正所以全其愛夫子之言原已包子夏之意子夏之意卻暗與聖言相合解者言下即解不解者一疑再疑不知終能解否 胡雲峰曰知人愛人是分言知仁之用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是合言知仁之相為用蓋仁包義禮知仁之中自有知知藏仁義禮知之中自有仁知仁本相為體用故見於舉錯之際知仁又自相為體用也
89
子貢問友章
90
忠告善道此聖門友誼也此之不能盡遽以彼不從而止終於交道有愧 或曰忠告善道必不至數而見疏數者善道之反也不可則止俟其自悟別有轉移正所以成其忠告善道處
91
以文會友章
92
文與仁非有二也文以載仁仁不可見凡可見者皆文耳非文何以取友而取友正為輔仁友誠重矣哉 或曰二句一氣歸到輔仁蓋會友正為輔仁地也如此說庶於文字不泛而所會之友亦斷無燕僻之患矣 此篇論仁論知論崇德論君子小人論士論政論明論友何莫非學習中事
URN: ctp:ws293399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