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回误寻芳花煞勾娇

《第二回误寻芳花煞勾娇》[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诗曰:
2 凭花开处香分树,
3 花自生香花弗知。
4 幽以佳人能点染,
5 艳因才子共筹思。
6 文章寄傲传花信,
7 翰墨留心泛酒卮。
8 一集名媛千古异,
9 乔装次第压新枝。
10 自仆论之,虽则是风流韵事,也要不脱腔骨﹔即不能从名教中寻出乐地,也还是守著这几句孔孟的样范,终不致败坏行止,玷辱身名。如今世上子弟们,甚是轻薄得紧,见了老成前辈,没有一个不装鬼脸,不赠讥评的,还要讪他是假道学、腐头巾。下惠等于盗跖,仲子疑是齐人。且说奸盗、诈伪的事,偏是贤良方正的做将出来。更道这些人死去,若到大成文宣王殿上、朱紫阳院中做小鬼卒判,也没他站立处,还祇恐怕倒把他的腐臭之气,连阎罗天子被他冲倒哩!如此诽诽扬扬,骂得那先辈开不得口,祇得叹口气道:「吾道之不行也,命矣夫!退避三舍而已。」故此恶少成群,雌黄满口。据他所好的,祇晓得花柳场中,最忌的是一件煞风景。无论贤愚好丑,都一齐赶兴帮闲,去做那蔑片白赏。原来那种人的本钱,不消大破费的,祇要挣扎得几件道地衣服绷在身上,或是道听些风月机关的闲谈,陪闯寡门,乾帮插趣。他虽靠著大老官,却也服装身份,究竟祇好腾那几个歪辣妓女,哼嗜这几个熟识的优僮,动不动把相公两个字穿在嘴上,凌辱斯文公举。不消起得草稿,已曾预先端正在袖里,祇要临期寻得头脑,填上姓名,呈送便了。要晓得,他们何曾敢当真凌辱几个斯文,不过是斯文中下流,无非借此开科,诈些酒食银两。俗语说得好:腰里撤撤,口里嗒嗒。不然,如何能够得终日酕醄,如何能够娇其妻妾。似此等辈,比比而是。
11 我想当初唐伯虎卖身为仆,去骗那华学士的丫鬟﹔徐文长假做偷儿,倒诈了夜巡官的银子。这样风流不羁,岂是容易学的。后来,便有一人推而广之,要看相起自家内戚中一个女子,纠合了许多朋友扮做强盗,明火执仗打到那家,听凭众人去劫掳财帛。他则搽了花面孔,一径抱定此女,云云不放,临行时又把他的臂咬上一口,竟不知是甚么掩障法儿,毕竟后头做将出来,登时正法。要晓得那谢幼舆的投梭折齿,几曾不累清名﹔司马长卿之琴挑月窃,究竟未为佳话。如今,人开口便援引伯虎、文长一流人物,把相公白眼高抬一世,终日撮空打诨,思量吃酒趁钱,到底还奉承自己一件不美的事,弄到丧身败节的田地。是知世态浇漓,居心多不乾净,弄巧成拙,比匪生非,便迟之又久已。不知不觉逐我出圣贤门外,逼我在小人路上。总是病入膏肓,难以药救,呜呼晚矣,噬脐何及!为此祇劝世上的人,切不可以聪明贻祸,切不可以机巧伤心,切不可用尽名土英气,切不可使尽朋友势力,切不可卖尽假装学问,切不可赚尽打诈银钱。笑人人笑,天报不爽。还祇是守分的却得安稳。
12 闲话且按。话说余丽卿在虎丘寺里,相订了梁远思、张又张,这番高兴。回到书房中,眼也不合,巴不得到天明。梳洗了,连早饭也不思量吃。就是勉强吞了几口,也觉得口里毫没一些滋味。丽卿原是色中饿鬼,祇因眼眶比别人高了几分,看得世上这些女子,却都是些魑魅魍魉,一般走到他面前,便把两只眼孔丢在别处去了。故此祇好独自一个蛹处芸窗。有诗寄怀为证:
13 世间荣落重逡巡,
14 我独丘园坐四春。
15 纵使有花兼有月,
16 可堪无酒更无人。
17 青袍似草年年绿,
18 白发如丝日日新。
19 欲逐风波千万里,
20 未知何路到龙津。
21 却说阊门外柳潭深处有个女娘,年方一十七岁,名叫倚妆,原是扬州人。说他风致如何:就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八个字儿,还祇形容得他三分五分,况且会得做几句诗词歌赋,又会得临几笔米蔡苏黄。可怜倚妆他原是好人家儿女,祇因连遭兵火,地方残破了,父母各不相顾,逃窜东西,不知下落,却被贼兵拐来,卖把贩梢的客人做了一个行首。看官们,你道世间何事用不著势利,不消使狠毒!祇有做了娼家是无可奈何的了,未免有些势利,有些狠毒。若论到世间势利之极,狠毒之极,又莫过于娼家之老妈妈、老亲娘。亏得倚妆生得十二分标致,那妈妈心里全想靠他过活此生,故此百依百随,无所不至的奉承他。谁晓得,那倚妆原是旧家骨肉,那肯倚门卖笑?整日吟诗写字,烧香吃茶,自干自己的营生。妈妈也无可奈何。
22 近来,又添了几个相知的姐妹,一个叫做文娟﹔一个叫做弱芳,共集青楼二十多人,结一花社。内中就是那文娟、弱芳,也不是行院人家生养,都是与倚妆一起来的。故此,他三个越觉比别人过得亲热。每逢春色娇妍、百花争媚、柳眉初展、莺语撩人的时节,携手凭栏,寻诗分韵,赌赛所长,真是花队中一大风雅胜会也。若是说到风清月朗四个字,那倚妆倍觉留心,或是独坐无聊,乘间俏步,便即焚香暗祝说道:「老天,老天!若使我遇得一个多情的才子,把我这个身子托付了他,也不枉你生我这般一个花容月貌。若祇是风尘碌碌、终陷章台,到不如寻个自尽的门路,也省得在此受苦。欲界色牢,何殊阿鼻地狱!」说到这段光景,哽哽咽咽,更有何言!惟有暗拭啼红,轻衫湿透而已。故虽随行逐队,勉强支持,一段心事终是郁郁。正所谓:
23 沉忧万种与千种,
24 行乐十分无一分。
25 倚妆因叹误堕风尘,红颜薄命,作诗一律,以志闷怀,诗上写著道:
26 家在春郊碧草园,
27 懒将愁绪问停辕。
28 飞花带雨沾衣湿,
29 舞絮随风绕径翻。
30 强对管弦收涕泪,
31 即逢樽酒略欢言。
32 空闺遍地皆明月,
33 犹幸伤心无夜猿。
34 祇这一种牢骚心事,就是日常里最相知的姐妹们,也都看他不出。祇有文娟、弱芳两个同病相怜,互相慰藉。况且如今风气险恶,自有那一等使势的纨袴子弟,倚著簪缨世胄,腰缠大镪,终日闯闹寡门、使酒撒泼,动辄指挥狼仆生情打诈,声扬送官。故此倚妆一班儿,被这颇吵得不耐烦,越觉看得青楼中没有个出头的日子,祇得借此花下陶情,临风消遣。
35 一日,他们正在百花亭上,荼䕷架边,靠著太湖石分题做诗。倚妆正尔沉吟,不觉拊掌粲笑起来。及坐姐妹们攒住问他,他又不做声。你道他为著甚么袅娜作态,未肯轻言?祇因偶然想得几句好诗,未免有落笔惊人的意思。这个就对众人说知,也是痴人说梦,故此祇是不响。大抵如个今的人会得做几句文字,就把两只眼睛放在额角上了,岂真绝世奇文,祇见世情薄态。况且女娘家那里晓得做甚么好诗,不过是附名赴社,何曾有甚么搜索出来?看他们或是逐流莺,或是扑粉蝶,或是戏打秋千,或是摘花插鬓,这就是他们的本事了。何怪乎倚妆之含笑而不言也?诗曰:
36 风透疏帘月满庭,
37 倚栏无事倍伤情。
38 烟垂柳带纤腰软,
39 露滴花房怨脸明。
40 愁逐野云消不尽,
41 情随春浪去难平。
42 幽窗漫结相思梦,
43 欲化西园螮未成。
44 却说丽卿,同了远思、又张三个去寻花队佳人,偏是一时没处寻觅。自早到午,天台径杳,终无指引。又张说道:「天下世间那里有甚么绝色的女子?明明都是我等胸中一段妄想,幻出天仙胜概,把这个想头祇管想去,连自己也不知不觉,祇说是真了。蜃楼海市,皆以气成﹔白马猿猴,总缘心造。就是那阳羡鹅笼中,无数锦屏美女、酒肴、笙管,几曾有一件不是从空中幻出?我们如今不如以心问心、以意问意,或者也像那真真一般叫他下来,也不可知。若说毕竟要搜寻出这般人物,想是断不能够的。不如回去了吧!」丽卿无数高兴,却被又张扫得冰冷,一路回来,毫没一些意绪。思量起来的时节何等心热,不觉随口吟出一首绝句,说道:
45 无端客思为谁凭,
46 枕簟生寒梦不亲。
47 乘兴杳然还寂寞,
48 不知何处问香尘。
49 一头念一头走,将次走到一座花园门首。祇见粉墙半筑、高柳披檐,一阵阵兰麝氤气扑鼻吹来。丽卿笑道:「我们何缘,倒得到此众香国中壶天别院来,又欲寻段安香、贾陵华耶!」说言未了,却走到一条小桥西畔,柴扉半掩的去处。望见里面一个小阁儿上,有数位女郎在那里说说笑笑,也有缓步沉吟,低头构想的﹔也有捉笔捷书,指腕不停的。丽卿等见了,又惊又喜,目动魂摇。真是天付机缘,非同小可。一时就想要闯将进去,但不知何等样人家,免不得伸头缩脑,张而又望。又恐伯他们看见,惊起散去,个个都把身子闪在花丛之下,随著花儿遮著,偷窥了半晌。诸美态度,尽入目中。丽卿已是个个屈指评品,饱看纯熟﹔惟有一个穿素罗衫儿的,更比众人生得一万分天姿国色,举动非常。丽卿不觉失声狂叫起来,说道:「我们今日已置身九天瑶岛。生非刘阮,何缘到此?」怎见得这女子好处?但见:
50 梨雨肩拖,柳风腰折。白罗衫影,无非织就春思﹔乌髻云堆,总是天然图画。拨开半幅桃笺,挥就一枝斑管。墨宾挟雨须臾至,腕鬼驱龙顷刻飞。真绝代之佳人,实风流之渠帅。
51 你说丽卿见的却是那个?正是倚妆。终不信是人是仙,是真是梦,却把远思、又张乐做一团,不胜欣幸道:「今夕何夕,见此粲者!」丽卿肚里想著道:「但不知此女是谁家闺艳,可能使余丽卿撮合否?万一此女已曾许嫁人家,落于村夫之手,我丽卿就终身想杀,也是徒然。要晓得这个老天把我这个身子,原不曾定叫你呆呆地活在世上。我便为他想杀了,到九泉之下,亦何等风骚,何等快活!就是做鬼,也不同些。」丽卿正在那里胡闹猜疑,远远见厅柱上头贴著一对春联,定睛一看,上面写著道:
52 西子去时遗笑靥,
53 谢娥行处落金钿。
54 丽卿不觉大笑,道:「你看柱上春联,断是青楼无疑矣!」扯了远思、又张,大胆踱将进去,早是惊动春闺仙侣。倚妆虽则低著头不做声,先已瞅见丽卿,心中已是十分注念,但不出口。直等众姐妹笑脸嫣然,闻声启问,方才假意错愕,起身向前说道:「阿谁少年?从何处来?妄等素昧生平,何幸降临玉趾?」
55 丽卿听见这个娇娇滴滴的声,魂灵早已被他勾去,舌翘心战,不知所措。停了一会回他,说道:「小生久慕琼宫,无由造晤,今日竭诚专访,幸得睹面,不负此生。但我又见诸英毕集,案头笔墨淋漓,定有佳韵在此,未知肯不吝琼瑶,使得小生一披珠玉否?」倚妆回顾诸姐妹,含笑说道:「妾等下里巴音,何敢班门弄斧?不堪呈教,见笑大方。」又张道:「丽兄既请教殷勤,不必过谦了。」倚妆笑向袖中取出一张笺纸,放手递与丽卿。丽卿手虽接著花笺,却一眼盯在倚妆脸上。却不知又张在丽卿手中,轻轻的将这笺儿预先拿过去了。
56 远思把手在丽卿肩头上一拍,道:「丽兄,花笺掉下地了!」丽卿吃惊,一看,自家大笑起来,连倚妆众人也都笑个不了。丽卿道:「此是何物,辄敢偷去。」又张道:「谁教你不小心?」远思道:「丽兄若肯深深作又兄一个揖,我却劝他还你。」丽卿假作正色道:「众姬在前,休得取笑!快把诗出来,一同看便了。」又张戏著这脸,对丽卿道:「看便就看,却是便宜了你些。」取出诗来,三位攒做一堆,看那笺上半真半草,写著五言律诗一首。三个一字一读,读到中间一联:
57 远水浮仙棹,
58 寒星伴使车。
59 二语,丽卿拍手狂叫道:「祇此二句,真五律长城!即使青莲仰云梯攻之,毋能颓其一雉。彼薛涛而下,可置勿论也!」看到诗后又有「花社四集,倚妆漫草」八个字。丽卿失惊,指著对远思、又张道:「原来就是他!诗既清丽,楷书又妙,名下无虚士。信然,信然!」倚妆道:「践妾俚言适足,以污尊目。」随将手指著文娟、弱芳道:「此二妹所作,更胜妾百倍耳。」又张、远思道:「正要借观。倚卿所举一定不谬。」连索二姬诗稿。
60 二姬向案头取付倚妆,笑对倚妆说:「姐姐佳诗,固足供名流清赏,如妹妹辈不过效颦,何苦定要向人前献丑耶!」倚妆也不回他,竟递与远思、又张,二人各争取一首。远思所接是弱芳的诗﹔又张所接是文娟的诗。好像得了一件宝贝一般,各人珍藏赞叹。
61 祇有又张仍恐丽卿照依自己抢诗的法门,祇顾偷眼看那丽卿。祇见丽卿还是双手捧著倚妆的诗笺,口中咿咿唔唔。倚妆对丽卿道:「半日授谈,尚不知三位郎君尊姓贵表?」丽卿道:「那一位是张又张相公,那一位是远思梁相公,小生就是余丽卿。」倚妆惊讶道:「原来就是余相公!妾与郎君神交已久,若非素有姻缘,何由得此邂逅。」丽卿因携倚妆手,向栏杆幽静处,低语道:「与卿乍面,似有夙缘,使我不胜心醉。但卿如此才华、如此仪容,寥落风尘,我于倚妆,宁不心碎!」倚妆见丽卿说到这个所在,不觉潸然泪下,对丽卿道:「贱妾误落平康,实由命薄。但妾非不欲出此火坑,每见累累薄情,无一可托者,不期幸会郎君,此身谅不作章台剩柳。倘君不以贱妄为可鄙,或尊夫人大度肯见容,妾愿备员小星,终身有托。自荐之耻,不识君能见怜否?」丽卿正要回答,忽见远思携了弱芳,又张携了文娟,一路大叫将来:「你二人在此说些甚么心事?」丽卿说:「我两人说的,就是你两人的心事。」大家笑了一场。
62 倚妆道:「妾家即在东邻数武,何不偕二位尊朋同到寒舍,为竟日之谈,一洗心曲。不知尊意若何?」诸姬各自星散,三生踙迹,尾随到门。但祇见:
63 珠帘帘半卷,飞来紫燕双双﹔绣幕低垂,惊起黄莺个个。窗明几净,墨舞花飞。绝不同绣户深闺,却宛似西园东阁。
64 进了门,妈妈出来,各问姓氏,相接殷勤,开筵密款,三人在坐间还是赞叹不已。丽卿因对远思道:「弟恨飘流一生,尚似浮萍浪蕊,而倚妆天上奇葩,偶尔误落尘凡,不可多得。姻缘天合,谅必心许。但花间吟咏还是私社,必经品题,方可流传人世。当即令稗官氏编入艳异集中,作一段佳话。明日,弟当捐千金之资会集诸姬,比例分房棘试,使英雄入彀者,各给花红彩帐。效曲江闻喜宴,题名雁塔,以纪一时盛事,庶不负众姬平日一片苦心也。」两人鼓舞从事。
65 倚妆见丽卿这段光景,已知他不是薄情种子,风流都雅,更是死心塌地。而弱芳、文娟却又与那远思、又张交头密语,促膝深谈,各自心照不宣。文娟道:「评花应试,允为快举。我们虽则不才,亦望带挈。照象求选科举的士子,望乞太宗师老大人,千载奇逢,一视同仁。倘蒙收录现场,曷胜焚顶。」大家哄堂大笑,酒阑言别。
66 丽卿已去料理一应科场事宜,好不匆忙。但不知,风流举动究竟何如,且再看下回分解。
67 花开花谢谁为主,
68 若个怜花花不忡。
69 谩道姮娥终不嫁,
70 书生早已傍蟾宫。
71 女郎棘试,从来罕事。杨用修春容簪花,木兰女戎装远戍。其中以男作女,以女作男,固称绝世奇谈,然未有如丽卿花案举动之惊天骇众者也。千古韵事,倚此韵笔,乃传不朽。
URN: ctp:ws29479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