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十

《卷十》[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世多言白樂天用「相」字,多從俗語作思必切,如「為問長安月,如何不相離」是也。然北人大抵以「相」字作入聲,至今猶然,不獨樂天。老杜云:「恰似春風相欺得,夜來吹折數枝花。」亦從入聲讀,乃不失律。俗謂南人入京師,效北語,過相藍,輒讀其榜曰大廝國寺,傳以為笑。
2
中貴楊戩,於堂後作一大池,環以廊廡,扃柚苊堋C吭∈保設浴具及澡豆之屬於池上,乃盡屏人,躍入池中游泳,卒移時而出,人莫得窺,然但謂其性喜浴於池耳。一日,戩獨寢堂中,有盜入其室,忽見床上乃一蛤蟆,大可一床,兩目如金,光彩射人。盜為之驚仆,而蛤蟆已復變為人,乃戩也。起坐握劍,問曰:「汝為何人?」盜以實對。戩擲一銀香球與之曰:「念汝迫貧,以此賜汝,切勿為人言所見也。」盜不敢受,拜而出。後以他事繫開封獄,自道如此。
3
廟諱同音。「署」字常恕反,「樹」字如遇反,然皆諱避,則以為一字也。《北史杜弼傳》:「齊神武相魏時,相府法曹辛子炎咨事云:『取署字。』子炎讀『署』為『樹』,神武怒其犯諱,杖之。」則「署」與「樹」音不同,當時雖武人亦知之,而今學士大夫乃不能辨。方嘉獺⒅紋街間,朝士如宋次道、蘇子容輩,皆精於字學,亦不以為言,何也?
4
東坡素知李□方叔。方叔赴省試,東坡知舉,得一卷子,大喜,手批數十字,且語黃魯直曰:「是必吾李□也。」及拆號,則章持致平,而□乃見黜。故東坡、山谷皆有詩在集中。初,□試罷歸,語人曰:「蘇公知舉,吾之文必不在三名後。」及後黜,□有乳母年七十,大哭曰:「吾兒遇蘇內翰知舉不及第,它日尚奚望?」遂閉門睡,至夕不出。發壁視之,自縊死矣。□果終身不第以死,亦可哀也。
5
楊文公云:「豈朝遊岱之魂,遂協生桑之夢。」世以其年四十八,故稱其用「生桑之夢」為切當,不知「遊岱之魂」出《河東記》韋齊休事,亦全句也。
6
閩中有習左道者,謂之明教。亦有《明教經》,甚多刻版摹印,妄取道藏中校定官名銜贅其後。燒必乳香,食必紅蕈,故二物皆翔貴。至有士人宗子輩,眾中自言:「今日赴明教齋。」予嘗詰之:「此魔也,奈何與之遊?」則對曰:「不然,男女無別者為魔,男女不親授者為明教。明教,婦人所作食則不食。」然嘗得所謂《明教經》觀之,誕謾無可取,真俚俗習妖妄之所為耳。又或指名族士大夫家曰:「此亦明教也。」不知信否。偶讀徐常侍《稽神錄》云:「有善魔法者,名曰明教。」則明教亦久矣。
7
芰,菱也。今人謂卷荷為罷荷。罷,立也。卷荷出水面,亭亭植立,故謂之罷荷。或作爸,非是。白樂天《池上早秋詩》云:「荷爸綠參差,新秋水滿池。」乃是言荷及菱二物耳。
8
蔡太師作相時,衣青道衣,謂之太師青。出入乘棕頂轎子,謂之太師轎子。秦太師作相時,裹頭巾,當面偶作一折,謂之「太師錯」;折樣第中窗上下及中一二眼作方眼,餘作疏欞,謂之太師窗。
9
張魏公有重望,建炎以來置左右相多矣,而天下獨目魏公為張右相;丞相帶都督亦數人,而天下獨目魏公為張都督,雖夷狄亦然。然魏公隆興中再入,亦止於右相領都督,乃知有定數也。
10
東坡《絕句》云:「梨花澹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惆悵東闌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紹興中,予在福州,見何晉之大著,自言嘗從張文潛遊,每見文潛哦此詩,以為不可及。余按杜牧之有句云:「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誰此憑闌幹。」東坡固非竊牧之詩者,然竟是前人已道之句,何文潛愛之深也,豈別有所謂乎?聊記之以俟識者。
11
今人謂後三日為「外後日」,意其俗語耳。偶讀《唐逸史裴老傳》,乃有此語。裴,大歷中人也,則此語亦久矣。
12
嚴州建德縣有崇勝院,藏天聖五年內降札子設道場云:「皇太后賜銀三十兩,皇太妃施錢二十貫,皇后施錢十貫,朱淑儀施錢五貫。」有仁廟飛白御書,今皆存。蓋院有僧嘗際遇真廟,召見賜衣及香燭故也。猶可想見祖宗恭儉之盛。予在郡初不聞,迫代歸,始如之,不及刻石,至今為恨。
13
徐敦立侍郎頗好謔,紹興末,嘗為予言:「柳子厚《非國語》之作,正由平日法《國語》為文章,看得熟,故多見其疵病。此俗所謂沒前程者也。」予曰:「東坡公在嶺外特喜子厚文,朝夕不去手,與陶淵明並稱二友。及北歸,與錢濟明書,乃痛詆子厚《時令》、《斷刑》、《四維》、《貞符》諸篇,至以為小人無忌憚者。豈亦由朝夕白繹耶?恐是《非國語》之報。」敦立為之抵掌絕倒。
14
蔡攸初以淮康節領相印,徽宗賜曲宴,因語之曰:「相公公相子。」蓋是時京為太師,號公相。攸即對曰「人主主人翁」。其善為諧給如此。
15
白樂天云:「微月初三夜,新蟬第一聲。」晏元憲云:「綠樹新蟬第一聲。」王荊公云:「去年今日青松路,憶似聞蟬第一聲。」三用而愈工,信詩之無窮也。
16
蘇子容詩云:「起草才多封卷速,把麻人眾引聲長。」蘇子由詩云:「明日白麻傳好語,曼聲微繞殿中央。」蓋昔時宣制,皆曼延其聲,如歌詠之狀。張天覺自小鳳拜右揆,有旨下閣門,令平讀,遂為故事。
17
蔡元長當國時,士大夫問軌革,往往畫一人戴草而祭,輒指之曰:「此蔡字也,必由其門而進。」及童貫用事,又有畫地上奏樂者,曰:「土上有音,童字也。」其言亦往往有驗。及二人者廢,則亦無復占得此卦。紹興中,秦會之專國柄,又多畫三人,各持禾一束,則又指之曰:「秦字也。」其言亦頗驗。及秦氏既廢,亦無復占得此卦矣。若以為妄,則紹興中如黑象輩畜書數百冊,對人檢之,予親見其有三人持禾者在其間,亦未易測也。
18
祖宗時,有知樞密院及同知、簽署之類。治平後,避諱改曰簽書。政和以後,宦者用事,輒改內侍省都都知曰知內侍省事,都知曰同知內侍省事,押班曰簽書內侍省事,蓋僭視密院也。建炎中,始復舊。近有道士之行天心法者,自結銜曰知天樞院事,亦有稱同知、簽書者,又可一笑也。
19
《考工記》「弓人」注云:「椋亦黏也;音職。」今婦人髮有時為膏澤所黏,必沐乃解者,謂之椋正當用此字。
20
司馬侍郎朴陷虜後,妾生一子於燕,名之曰通國,實取蘇武胡婦所生子之名名之,而國史不書,其家亦諱之。
21
太祖開國,雖追尊僖祖以下四廟,然惟宣祖、昭憲皇后為大忌,忌前一日不坐,則太祖初不以僖祖為始祖可知。真宗初,罷宣祖大忌。祥符中,下詔復之。然未嘗議及僖祖,則真宗亦不以僖祖為始祖可知。今乃獨尊僖祖,使宋有天下二百四十餘年,太祖尚不正東向之位,恐禮官不當久置不議也。
22
興國中,靈州貢馬,足各有二距。其後靈州陷於西戎。宣和中,燕山府貢馬亦然,而北虜之禍遂作。
23
周越《書苑》云:郭忠恕以為小篆散而八分生,八分破而隸書出,隸書悖而行書作,行書狂而草書聖。以此知隸書乃今真書。趙明誠謂誤以八分為隸,自歐陽公始。
24
太宗時史官張洎等撰太祖史,凡太宗聖諭及史官采摭之事,分為朱墨書以別之,此國史有朱墨本之始也。元獺⑸蓯ソ猿⑿蕖渡褡謔德肌貳I蓯ニ修既成,焚元嘆殺荊有敢私藏者皆立重法。久之,內侍梁師成家乃有朱墨本,以墨書元趟脩,朱書紹聖所脩,稍稍傳於士大夫家。紹興初,趙相鼎提舉再撰,又或以雌黃書之,目為黃本。然世罕傳。
25
先太傅慶歷中賜紫章服,赴閣門拜賜,乃塗金魚袋也。豈官品有等差歟?
26
史丞相言高廟嘗臨《蘭亭》,賜壽皇於建邸。後有批字云:「可依此臨五百本來看。」蓋兩宮篤學如此。世傳智永寫《千文》八百本,於此可信矣。
27
晉人避其君名,猶不避嫌名。康帝名岳,鄧岳改名□。
28
唐初不避二名。太宗時猶有民部,李世啤⒂菔濫轄圓槐芤病V糧咦詡次唬始改為戶部。世南已卒,世迫ァ笆饋弊鄭惟名啤;蛘呱腥綣拋淇弈嘶瀟#
29
唐王建《牡丹》詩云:「可憐零落蕊,收取作香燒。」雖工而格卑。東坡用其意云:「未忍污泥沙,牛酥煎落蕊。」超然不同矣。
30
張繼《楓橋夜泊》詩云:「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歐陽公嘲之云:「句則佳矣,其如夜半不是打鐘時。」後人又謂惟蘇州有半夜鐘,皆非也。按于鄴《褒中即事》詩云:「遠鐘來半夜,明月入千家。」皇甫冉《秋夜宿會稽嚴維宅》詩云:「秋深臨水月,夜半隔山鐘。」此豈亦蘇州詩耶?恐唐時僧寺,自有夜半鐘也。京都街鼓今尚廢,後生讀唐詩文及街鼓者,往往茫然不能知,況僧寺夜半鐘乎?
31
宋文安公《自禁庭謫□□》詩云:「九月一日奉急宣,連忙趨至閣門前。忽為典午知何罪,謫向□州更憮然。」蓋當時謫黜者,召至閣門受命乃行也。
32
宋文安公集中有《省油燈盞》詩,今漢嘉有之,蓋夾燈盞也。一端作小竅,注清冷水於其中,每夕一易之。尋常盞為火所灼而燥,故速乾,此獨不然,其省油幾半。邵公濟牧漢嘉時,數以遺中朝士大夫。按:文安亦嘗為玉津令,則漢嘉出此物幾三百年矣。
33
祥符中,有布衣林虎上書,真廟曰:「此人姓林名虎,必尚怪者也。」罷遣之。宣和中,有林虎者賜對,徽宗亦異之,賜名於「虎」上加「竹」。然字書初無此字,乃自稱「塤□」之「□」。而書名不敢增,但作「□」云。
34
吳中卑薄,斷地二三尺輒見水。予頃在南鄭,見一軍校,火山軍人也。言火山之南,地尤枯瘠,鋤晁及,烈焰應手涌出,故以「火山」名軍,尤為異也。
35
《楚語》曰:「若武丁之神明也,其聖之睿廣也,其治之不疚也,猶自為未艾。」荊公嘗摘取「睿廣」二字入表語中。蔡京為翰林學士,議神宗謚,因力主「睿廣」二字,而忘其出《楚語》也。范彞叟折之曰:「此《楚語》所載,先帝言必稱堯、舜,今乃舍六經而以《楚語》為尊號,可乎?」京遂屈。韓丞相師朴亦云:「睿廣但可作僧法名耳。」時亦以為名言。
36
今人謂貝州為甘陵,吉州為廬陵,常州為毗陵,峽州為夷陵,皆自其地名也。惟嚴州有嚴光釣瀨,名嚴陵瀨。嚴陵乃其姓字,瀨是釣處,若謂之嚴瀨尚可,今俗乃謂之嚴陵,殊可笑也。
37
唐質肅公參禪,得法於浮山遠神師。嘗作《贈僧詩》云:「今日是重陽,勞師訪野堂。相逢又無語,籬下菊花黃。」
38
今人謂娶婦為「索婦」,古語也。孫權欲為子索關羽女,袁術欲為子索呂布女,皆見《三國志》。
39
元豐間,有俞充者,諂事中官王中正,中正每極口稱之。一日,充死,中正輒侍神廟言:「充非獨吏事過人遠甚,參禪亦超然悟解。今談笑而終,略無疾恙。」上亦稱歎,以語中官李舜舉。舜舉素敢言,對曰:「以臣觀之,止是猝死耳。」人重其直。
40
古所謂路寢,猶今言正廳也。故諸侯將薨,必遷於路寢,不死於婦人之手,非惟不瀆,亦以絕婦寺矯命之禍也。近世乃謂死於堂奧為終於正寢,誤矣。前輩墓誌之類數有之,皆非也。黃魯直詩云:「公虛采□宮,行樂在小寢。」按:魯僖公薨於小寢。杜預謂「小寢,夫人寢也」。魯直亦習於近世,謂堂為正寢,故以小寢為妾媵所居耳。不然,既云「虛采□宮」,又云「在小寢」,何耶?
41
王黼作相,其子閎孚作待制,造朝纔十四歲,都人目為「胡孫待制」。
42
晉人所謂見何次道,令人欲傾家釀,猶云欲傾竭家貲以釀酒飲之也。故魯直云:「欲傾家以繼酌。」韓文公借以作簟詩云:「有賣直欲傾家貲。」王平父《謝先大父贈簟詩》亦云:「傾家何計效。」韓公皆得晉人本意。至朱行中舍人有句云:「相逢盡欲傾家釀,久客誰能散橐金。」用家釀對橐金,非也。
43
錢勰字穆,范祖禹字淳,皆一字。交友以其難呼,故增「父」字,非其本也。
44
錢穆父風姿甚美,有九子。都下九子母祠作一巾貯美丈夫,坐於西偏,俗以為九子母之夫。故都下謂穆父為「九子母夫」。東坡贈詩云:「九子羨君門戶壯。」蓋戲之也。
45
保壽禪師作《臨濟塔銘》云:「師受黃蘗印可,尋抵河北鎮州城東,臨滹沱河側小院住持,名臨濟。其後墨君和太尉於城中捨宅為寺,亦以臨濟為名。」(墨君和名見《唐書》及《五代史》)其事甚詳。近見呂元直丞相《燕魏錄》載:「真定安業坊臨濟院,乃昭憲杜太后故宅。」按:保壽與臨濟乃師弟子,不應有誤。豈所謂臨濟院者,又嘗遷徙耶?
46
謝任伯參政在西掖草蔡太師謫散官制,大為士大夫所稱。其數京之罪曰:「列聖詒謀之憲度,掃蕩無餘;一時異議之忠賢,耕鋤略盡。」其語出於張文潛論唐明皇曰「太宗之法度,廢革略盡;貞觀之風俗,變壞無餘」也。
47
呂進伯作《考古圖》云:「古彈棋局,狀如香爐。」蓋謂其中隆起也。李義山詩云:「玉作彈棋局,中心亦不平。」今人多不能解。以進伯之說觀之,則粗可見,然恨其藝之不傳也。魏文帝善彈棋,不復用指,第以手巾角拂之。有客自謂絕藝,及召見,但低首以葛巾角指之,文帝不能及也。此說今尤不可解矣。大名龍興寺佛殿有魏宮玉石彈棋局,上有黃初中刻字,政和中取入禁中。
48
昭德諸晁謂「婿為借倩」之「倩」,云近世方訛為「倩盼」之「倩」。予幼小不能叩所出,至今悔之。
49
紹聖、元符之間,有馬從一者,監南京排岸司。適漕使至,隨眾迎謁。漕一見怒甚,即叱之曰:「聞汝不職,本欲按汝,何以不亟去,尚敢來見我耶!」從一皇恐,自陳湖湘人,迎親竊祿,求哀不已。漕察其語南音也,乃稍霽威云:「湖南亦有司馬氏乎?」從一答曰:「某姓馬,監排岸司耳。」漕乃微笑曰:「然則勉力職事可也。」初蓋誤認為溫公族人,故欲害之。自是從一刺謁,但稱監南京排岸而已。傳者皆以為笑。
50
蔡太師父□,葬臨平山,為駝形。術家謂駝負重則行,故作塔於駝峰。而其墓以錢塘江為水,越之秦望山為案,可謂雄矣。然富貴既極,一旦喪敗,幾於覆族,至今不能振。俗師之不可信如此。
51
《該聞錄》言:「皮日休陷黃巢為翰林學士,巢敗被誅。」今《唐書》取其事。按:尹師魚作《大理寺丞皮子良墓誌》,稱:「曾祖日休,避廣明之難,徙籍會稽,依錢氏,官太常博士,贈禮部尚書。祖光業,為吳越丞相。父璨,為元帥府判官。三世皆以文雄江東。」據此,則日休未嘗陷賊為其翰林學士被誅也。光業見《吳越備史》頗詳。孫仲容在仁廟時,仕亦通顯,乃知小說謬妄,無所不有。師魯文章傳世,且剛直有守,非欺後世者,可信不疑也。故予表而出之,為襲美雪謗於泉下。
52
鄒忠公夢徽廟賜以筆,作詩記之。未幾,疾不起。說者謂「筆」與「畢」同音,蓋杜牧夢改名畢之類。
53
唐小說載李紓侍郎罵負販者云:「頭錢價奴兵。」「頭錢」,猶言「一錢」也。故都俗語云「千錢精神頭錢賣」,亦此意云。
54
楊樸處士詩云:「數個胡皴徹骨幹,一壺村酒膠(去聲)牙酸。」《南楚新聞》亦云:「一□根數十皴,盤中猶自有紅鱗。」不知皴何物,疑是餅餌之屬。
55
白樂天《寄裴晉公詩》云:「聞說風情筋力在,只如初破蔡州時。」王禹玉《送文太師》詩云:「精神如破如州時。」用白語而加工,信乎善用事也。
56
老學庵續筆記 宋 陸游
57
吳會當為吳興、會稽兩郡邑,吾固言之。偶讀《文選》魏文帝詩云:「惜哉時不遇,適與飄風會;吹我東南行,行行至吳會。」兩用「會」字為韻,昔人所無。後一韻為會稽之「會」,何疑焉。然誤為都會之「會」已久,雖名輩或承誤用之。又《南史隱逸褚伯玉傳》:「齊高帝手詔吳、會二郡,以禮迎遣。」
58
《隋書元胄傳》:「文帝嘗於正月十五日與近臣登高。時胄不在,上即令馳召之。及胄見,上謂曰:『公與外人登高,未若就朕也。』賜宴極歡。」正月十五日登高,不見他書,嘗考之韓退之有《人日登高詩》。
59
唐初,魏鄭公等撰《隋書》,以隋文帝之父名忠,故凡「忠」字皆謂之「誠」,謂死事之臣為《誠節傳》,書中凡忠臣皆曰「誠臣」。書作於唐,猶為隋避諱,驟讀之,殆不可曉。太宗詩云:「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亦是避隋諱耳。
60
海南儋、崖諸郡出勒竹杖,大於澀竹,膚有芒,可以М爪。東坡云「倦看澀勒暗蠻村」者是也。
61
嘉趟撓眩和蹙9、呂申公、司馬溫公、韓少師。
62
元趟撓眩核兆誘啊⑶穆公、王仲至、蔣穎叔。
63
梅宛陵詩好用「案酒」,俗言「下酒」也。出陸璣《草木疏》:「荇,ソ餘也。白莖,葉紫赤色,正圓,徑寸餘,浮水上,根在水底,與之深淺。莖大如釵股,上青下白。煮其白莖,以苦酒浸之,脆美可案酒。」今北方多言「案酒」。
64
餘在蜀,見東坡先生手書一軸曰:「黃幡綽告明皇,求作白打使,此官亦快人意哉!」味東坡語,似以「白打」為搏擊之意。然王建《宮詞》云:「寒食內人長白打,庫中先散與金錢。」則白打似是博戲耳,不知公意果何如耳?
65 王羲之之先諱「正」,故《法帖》中謂「正月」為「一月」,或為「初月」,其他「正」字率以「政」代之。
66 唐有一種色,謂之退紅。王建《牡丹詩》云:「粉光深紫膩,肉色退紅嬌。」王貞白《娼樓行》云:「龍腦香調水,教人染退紅。」《花間集樂府》云:「床上小薰籠,韶州新退紅。」蓋退紅若今之粉紅,而髹器亦有作此色者,今無之矣。紹興末,縑帛有一等似皂而淡者,謂之不肯紅,亦退紅類耶?
67 老泉布衣時,初未有名。雅安守劉太簡簡夫獨深知之,以書薦於韓魏公、歐陽文忠公、張文定公,辭甚切至,文亦高雅,今蜀人多傳其本,而東坡、潁濱二公獨無一語及太簡者。老泉集中,與太簡往來亦止有《辭召試》一書耳。如《與太簡請納拜書》,蜀人至今傳之,集亦不載。初疑偶然耳,久之又得老蘇所作《太簡墓銘》,亦不在集中,乃知編集時有意刪去。不知其意果何如也。
68 蔡元慶對客喜笑,溢於顏面,雖見所甚憎者,亦親厚無間,人莫能測,謂之「笑面夜叉」。盛章尹京典藩,以慘毒聞,殺人如刈草菅,然婦態雌聲,欲語先笑,未嘗正視人。或置人死地時,亦柔懦不異平日。此尤可怪也。
69 太宗自京尹嗣位,秦王繼之。秦王敗,但命近臣權知開封,百餘年間,非東宮親王,不去權字。意謂尹京師,祖宗曾為之,故人臣不敢居。猶唐以太宗嘗為尚書令,三百年之間無敢為者,雖郭尚父之勛業,亦避之也。
70 市井中有補治故銅鐵器者,謂之「骨路」,莫曉何義。《春秋正義》曰:「《說文》云:『錮,塞也。』鐵器穿穴者,鑄鐵以塞之,使不漏。禁人使不得仕宦,其事亦似之,謂之禁錮。」余案:「骨路」正是「錮」字反語。
71 《漢書》ガ侯音贊,今亳州ガ縣乃音才何反。而《字書》「ガ」字亦才何反,云邑名,一作ガ;而贊字部又有「ガ」字,亦云邑名。按班固《十八侯銘》云:「文昌四友,漢有蕭何;序功第一,受封為ガ。」唐楊巨源《丹鳳樓宣赦上門下相公詩》云:「請問漢家功第一,麒麟閣上識ガ侯。」是字有二音,顏注未必是也。
72 太史公作《張耳陳餘傳》:「秦將詐稱二世使人遺李良書曰:『良嘗事我得顯幸。良誠能反趙為秦,赦良罪,貴良。』」四句疊用四「良」字。《馮唐傳》:「上曰:『嗟乎,吾獨不得廉頗、李牧為吾將。吾豈憂匈奴哉?』」兩句疊用三「吾」字,而語若飛動,減一字不得。杜少陵《曲江詩》云:「一片飛花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且看欲盡花經眼,莫厭傷多酒入唇。江上小堂巢翡翠,花間高塚臥麒麟。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三聯中疊用三「花」字,而意不重複,又何好也!
73 王元之詩云:「兩株紅杏映籬斜,妝點香山副使家。何事春風容不得,和鶯吹折數枝花!」語雖極工,然大風折樹而鶯猶不去,於理未通,當更求之。
74 ◎佚文三條
75 蘇叔黨宣和辛丑歲得隙地於許昌之西湖,葺為園亭。是年叔黨甫五十,嘗曰:「陶淵明以辛丑歲游斜川,而詩云『開歲忽五十』,是吾與淵明同甲子也。今吾得園之歲,與淵明游斜川之歲適同,因以『小斜川』名之。」或者謂叔黨家本川人,而在元絛凹,故名「斜川」,恐不然也。(《永樂大典》卷二四○一)
76 東都定力院井泉甘寒,可亞閣門井。佛殿庭下有七葉樹,一名莎羅樹,亦他處所無。朝士使人汲泉,輒令取樹一葉為驗。(《永樂大典》卷一四五三七)
77 今燕俗於公服下著二眨故軀幹夭矯,便於乘馬。或笑以為似一大粽。然故事重吾輔臣,賜公服衫褲外,以紅繡直系及三眨但不知其制何如耳。(《永樂大典》卷一九七九二)
URN: ctp:ws295244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