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烏石山志》卷之九

《烏石山志》卷之九》[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烏石山志》卷之九
2
志 餘
3
烏石山志
4
烏石山之支曰閩山,東折數十武,餘家在焉,故余游於此山為多,又得蒹秋同游,游益樂。憶昔年冬,北風甚,大雪,兩人以裘蒙首,攀蘿葛而上,遙見江天一色,黯然如墨,帆檣滅沒於波濤之間,則拍掌大叫欲絕,林鴉驚而起,白發僧啟門出視之,不顧也。返,各隨所見聞疏之,積久遂成帙。庚子,蒹秋北行,餘時獨登山,望薊門煙樹不見,慨然於聚散之無常,而一時興趣之不可沒也。及其還,亟出舊帙互訂焉,逾年志成,爰紀其由如此,若夫山之源委,志之義例,蒹秋序中已言之,餘不贅。
5
道光壬寅秋日,筠川劉永松書於小墨莊之西偏。
6
閩山水之富,甲於東南。武夷、太姥、石竹、霍童,皆稱奇絕,實神仙之洞府而賢流之壑宅也,會城尤山水之匯,周朴詩曰:「萬里重山繞福州。」福州受脈於延建。其山岑崟多怪石,盤迤而之海。近郡二鎮山:曰旗,曰鼓,亙百餘里,左右拱衛,為會城門戶。會城之內有九山。九山,烏石為最大,會城之地稱「三山」,三山,烏石為最奇,郡中人士與客子有憚其游觀之遠者,輒寄興斯區。予雖性好登覽,不畏阻隔,然閒步多上烏石,月凡屢至,恒與劉子永松共。山之勝蹟,可指數者,熟於寤寐。時或尋覓荒圮,探討紀載,條筆而薈萃之,將成帙矣,忽廢然曰:「斯山在會城人文輳集之地,其大且奇又如此。古無志者,是有數,未可驟也。」越數年,戊戌,附黃肖岩假彌陀寺之僧室,遂得親至碣下,摩挲鈔錄。高險陡峭,則挾匠人就拓。匠人所不能,則雨後躡觀焉。在闤闠者,丐親故歷其地。終歲,石刻殆盡。遍游寺觀,入祠廟,叩依山第宅、園亭,無日不為老嫗、小兒所苦;狡獪之徒,甚或許以財而始納。採訪既備,爰求考訂,僮僕借書,奔走於路,凡屢易稿而就。噫!是山自漢九仙射烏、梁王霸坐石而蹟以著。唐李陽冰篆《般若台記》、薛逢題「薛老峰」書而石以文。五代王氏大建像,鑄黃金作佛,殿宇輝煌,佛、老子之宮,以數十百計,而景以勝。宋郡守程師孟改名「道山」,建「道山亭」,曾鞏作記,山之名日益彰矣。湛仲謨、朱晦翁、游魯望諸公先後歸隱講學,山之地日益靈矣。元、明以來,賢人逸士,占勝結宅,釋子羽流,創寺建庵,雖其間互有興廢,而存者巳什不得一也。什不得一始志之,晚矣,亦幸也。冬夏登涉,不為寒暑所虐,幸也,亦勞矣。今成矣,勒山石,識歲月焉,更願有好事者起,予所欲為而未逮者。
7
道光二十二年,歲次壬寅七月朔日,邑人郭柏蒼自敘於麓之古天開圖畫樓。
8
續修烏石山志》序
9
《烏石山志》成未五十年,而山之可供游屐者又不及半。甲辰以後夷人入居,夷人去而地歸官。祠宇占及山脊,祠宇廢而地歸私。粵匪亂後,避地入閩者眾,居宅漫於山趾,取沙土為生者,官紳不禁,氣脈日受侵削。宋時三山佛、老子之宮,以數十百計。謝泌詩:「城裏三山千蔟寺,夜間七塔萬枝燈」是也。今三山皆促矣,前刻事跡、藝文稍有抉擇。五十年來未見有好事者傳述閩中掌故,恐日久山愈促,而山之事跡、藝文愈不可得,故又以廣收為是,且旁及他事,亦恐其日亡也。數百年後,山僅一阜,而志或有存者前刻拘於體例,今則無所謂體例,故仍存前刻之體例如彼,而自述續修之意見如此云。
10
光緒九年中秋邑人郭柏蒼序於閩山之沁泉山館。
11
凡 
12
一是山始記於宋僧神解,共三十三目。今志中注出,存其舊也。
13
一是山相傳有三十六奇,省志、府志諸書所載各異,數又不備,今從《道山紀略》。
14
一閩山、鐘山為是山之支,其依山諸勝跡,例得志。
15
一私祠、淫祀不志。
16
一名勝古蹟,年代有考者,先後條列之,無考則從其見名之始。名見於《唐志》,在唐後,名見於《宋志》,在宋後,其未嘗見名者,志於卷末。
17
一寺觀定以創建之年代,其無考者列於末;祠廟則從神之先後。神生於唐,志在唐,神生於宋,志在宋,不以立廟早晚論;若恆宿天神則首列之。
18
一石刻先碑後碣,無考者為「疑刻」。
19
一碑刻已沒,無文可錄者,存其名於「石刻」志下,注「今亡」。碑刻已沒,有文可錄者,下注「今亡,文見某志」。
20
一是志從宋倪守約《赤松山志》例,志人物。
21
一有第宅園亭在山麓,其人可傳者,入《人物》,「流寓」附。
22
一宸翰謹錄卷首。
23
一是山藝文甚多,今約存之。
24
一藝文從府志例,夾註於諸志之下,不另卷,以便覽者。
25
一志中遇宦閩者,俱注明字某、某地人。入《名宦》,則注「入府志名宦傳」,使游其地不忘其人。
26
一志中遇「閩產」,俱注爵里,著述於下,已入《人物》者,旁注「詳人物」。
27
一志中有旁注「見石刻」三字者,互見《石刻》。
28
一石刻有閹勒姓名、僧頌功德者,概不志。
29
一山前山後略繪二圖,餘不悉具。
30
一紅雨山房為纂志之所,《志》成志之,不忘其朔。
31
一纂志人刻石,例得自志,藝文例得自收。
32
一志中引用諸書,或採其文,或存其事,不能備載書名。
33
一是志分十卷,卷首志宸翰,次名勝,次古跡,次寺觀,次祠廟,次第宅園亭,次石刻,次人物,次仙釋,終志餘。
34
烏石山志》卷之首
35
宸 翰
36
諭祭文:第一道
37
維康熙二十年七月十五日,皇帝遣禮部左侍郎楊正中諭祭原任福建總督加贈太子少保兵部尚書謚「忠貞」範承謨之靈曰:「朕惟國家勖勵臣工,凡揚歷中外,克著名績者,必被以厚終之典,矧處艱危而孤忠罔替,守義分而九死不渝,非示旌揚,曷彰憫恤?爾範承謨褆躬恪慎,奉職勤勞,膺簡任於北扉,俾旬宣於南服,懲貪厘弊,風裁可觀;起瘠振貧,惠愛斯在。比閩疆之移鎮,值逆孽之陸梁,籌略未施,變亂旋及。矢丹心於不屈,三載幽囚;蹈白刃以同歸,闔門屠戮。慘酷斯極。獎慰宜優,是用贈以崇階,錫之美謚。嗚呼!捐軀受命,樹臣節於一時,厚恤隆褒,昭國恩於奕祀。式將芬苾,尚克歆承。」
38
諭祭文:第二道
39
維康熙二十年七月十七日,皇帝遣禮部左侍郎楊正中諭祭原任福建總督加贈太子少保兵部尚書謚「忠貞」範承謨之靈曰:「惟爾矢心報國,殉義忘身,甫蒞岩疆,遽罹狂噬,疾風勁草,視一死以如歸;烈焰純鋼,經百折而不挫。特加優恤,以慰忠魂。再滌牲牢,式陳窀穸,靈而不昧,其欽承之」。
40
禦制原任福建總督加贈太子少保兵部尚書謚「忠貞」範承謨碑文:
41
「朕惟朝廷簡畀重臣,授以封疆之任,平時則竭誠殫力,以靖厥職;猝逢事變,則有凜乎不可犯,確然不可奪之節,舍生取義,流光天壤,古所謂不二心之臣,如此而已。爾範承謨,名臣之子,奮跡甲科,入侍禁林,出典節鉞,咸有聲績,著於當官。洎閩疆蒞鎮之年,值狂豎盜兵之日,寇起門庭,禍生肘腋。智未及施,勇不暇展,而爾志恥幸生,義無苟免,奮身罵賊,誓不共天,遂致闔室幽囚。三年拘系,阻敚其衣食,迫協以甲兵。凶焰彌張,貞操愈勁,卒蹈白刃,以作完人,慷慨從容,兼有其美。茲者底定疆陲,申明命討,罪人斯得,臣節益昭。倍深軫悼之情,特厚飾終之禮。寵以隆秩,謚曰「忠貞」。鳴呼!褒忠顯善,帝王治世之大權,恩命疊頒,朕曷有私於爾。以培正氣,以植人倫,庶使選懦之士,睹盛典而知興;慕義之夫,聞休風而加勸。勒諸貞石,其永有譽於無窮哉。」
42
康熙二十一年四月二十六日立。
43
御書「忠貞炳日」匾
44
康熙三十四年八月四日,賜原任福建總督加贈太子少保兵部尚書謚「忠貞」範承謨。
45
諭祭文:
46
維康熙丁巳年閏三月十六日,皇帝遣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署司事、按察使司按察使吳興祚諭祭原任浙江分巡溫處道,殉難贈通政使司通政使陳丹赤之靈曰:「烈士成仁,齎志而歿;忠臣報國,捐軀以從。爾陳丹赤矢志忠貞,居官敬慎,值逆賊之煽亂,勵臣節以彌堅,臨難不屈,甘心殞命。朕用悼然,特頒祭葬,以慰幽魂。嗚呼!聿垂不朽之榮,庶享匪躬之報,爾其有知,尚克歆享。」
47
御書「名垂青史」匾
48
康熙二十二年賜原任浙江分巡溫處道贈通政使司通政使謚「忠毅」陳丹赤。
49
禦制餞浙閩總督範時崇詩
50
「翼唐九佐開天命,論道三光識國楨。握管表章文學館,持忠能貫歲寒銘。棟梁祖乾家聲重,琴瑟孫枝孝友清。浙閩封疆再撫育,勿煩生事勉精神。」
51
康熙四十九年禦書「凜訓堂」匾
52
康熙四十九年賜浙閩總督範時崇。
53
諭祭文:第一道
54
「維光緒六年,歲次庚辰,八月丁酉朔。越翼日,戊戌,皇帝遺福建鹽法道翁學本諭祭於晉贈太子太保原任兩江總督沈葆楨之靈曰:「朕惟勵翼庶明,從政懋兼圻之績;鞠躬盡瘁,飾終加一等之榮。未揚圭卣之休,式陳雕篹之賚。原任兩江總督沈葆楨,秉性剛方,運思深密,初升秘省之華,肅清班於鵷鷺;繼奉諫垣之職,逐無禮如鷹鸇。爰屈耳目之臣,俾治股肱之郡。昔襦今褲,烝黎載道以謳歌;右粥左餐,父老迎門而笑語。百堵集安於鴻雁,四郊封築夫鯨鯢。薦牘累騰,崇階迭畀,蕭酂侯之轉餉,功軼韓王;李臨淮之治軍,威高郭令。修其刑政,用之國人皆曰賢;眷念庭闈,勉以忠臣之移孝。臨豫章而開幕府;鎮建業而總戎麾。草木威名,淮右悉知萬福;山河風景,江左喜得夷吾。胡稟命之不融,遽降年其未永,遺章載覽,悼惜殊深。晉宮秩而入祀賢良;延世賞而長承恩眷。於戲!太常有紀,僅留成績之遺徽;耆德云亡,無複嘉謨之入告。用奠醊以錫恩,庶馨香其潛感。爾靈不昧,尚克欽承。」
55
諭祭文:第二道
56
「維光緒六年,歲次庚辰,八月丁酉朔。越翼日,癸卯,皇帝遣福建鹽法道翁學本諭祭於晉贈太子太保入祀賢良祠、原任兩江總督沈葆楨之靈曰:「朕惟建牙江介,鞠躬愴念勞臣;厘卣功宗,積典宜歆元祀,桂祠載肅,慄主修綏,爾原任兩江總督沈葆楨,砥操清嚴,秉資沈毅,初簪毫於鸞掖,旋衣繡於烏台,當信州出守之年,正粵寇披猖之會。繕瀕危之樓堞,丸蠟乞師;出內助之釵環,煮糜餉士。靴刀自納,關牡不飛。守城之錄既成,監郡之章特錫。乃複陳情解組,養志循陔。先帝念汝南之借寇恂,就東山而起安石。鏖兵天塹,任以軍咨;開府洪都,畀以疆寄,掎角捕走原之鹿,周阹闌漏網之魚。餘孽卒殲,大功斯蕆,爰敷世賞,兼賁崇銜。洎聞母病而乞歸尋許里居以終制,治戈船於左海,象譯輸心,通篳路於東瀛,鯤身革面。朕初膺大寶,圖任老成,以兩江雕攰之餘,實資鎮撫;屬四裔會同之日,宜示羈縻。爾則威信遠宣,猛寬交濟,馭黠馬而眾無骫法,懸生魚而吏盡勵廉。方倚世績為長城,冀淮陽之臥治,何圖積勩,遽遘沉痾,江水無情,大星竟隕。元齡易簀,猶聞憂國之言;宗澤籌邊,不瞑渡河之目。覽其遺疏,惻我中懷。贈宮秩以追褒,詔祠官而肆祀,定謚符其穆行,推恩偏於後昆。祔食有期,明禋式舉,於戲!東南半壁,長留羊傅之碑;俎豆千秋,儼立葛侯之廟。靈其未沫,享此惟馨。」
57
禦制晉贈太子太保兩江總督沈葆楨碑文
58
「朕聞炳信誓於丹書,帝王所以彰美,報鐫勛庸於翠琬,國家所以重勞臣。況復星鉞牙旗,久作東南之鎮,豈但金刀玉樹,感深俊傑之亡。爾原任兩江總督沈葆楨,冶峰擢秀,歧海溯源,龍泉配其淵深,鵲印佩其忠孝。珥彤鶴籞廷中,驚辨鼮之才,削簡烏臺,閭左起避驄之諺。洎剖虎符而領郡,適蛾寇之圍城,嬰土山地道之危,極負汲懸炊之險。出釵鐶而犒士,飲血登陴;執羽扇以揮兵,揚風走敵。運奇謀則九攻九拒,盪重圍而再合再開。嶪嶪雉城,燕飛不度;峨峨羆塚,貉過安從。浙閩之襟帶依然,吳楚之煙塵以靖。用擢監司於贛石,俄超開府於豫章。卻馬懸魚,杜屬吏苞苴之饋;左餐右鬻,蘇疲氓鋒鏑之餘。而且張密網以捉奔鯨,設周阹而羅逸獸。勞稽勳簿,冠九品而特晉頭銜;爵計武功,繼五等而同延世賞。屬國有造舟之政,咨汝為作楫之臣。技獻遠夷,賴重譯者七萬里;功高橫海,資利涉者億萬年。鬥艦初裝,已埽鯤身之妖霧;戈船纔試,坐清鹿耳之腥涎。鴟鶚懷我好音,鳶驃貢其新樂。朕誕膺寶籙,嗣守丕圖。念維揚為都會之雄,起安石慰蒼生之望。寇準掌北門之管,異域傾心;嚴武擁西蜀之旄,屬城懾息。幸逐還鴻而述職,方識真卿;何承錫馬而歸藩,遽歌桑戶,眷懷已逝,實軫予心。贈以少海之崇銜,賜以太常之嘉謚。餉馨香於俎豆,爰酬柱石之勳;列嗣續於冠紳,庸作箕裘之勸。俾光黃壤,略慰丹誠。於戲!矢鞠躬之素願,爾惟知盡瘁,弗遑顧繼任之乏才,朕深歎用賢未竟。撫茲麗石,重賁褒綸,無替欽承,永昭恩寵。光緒七年。」
URN: ctp:ws295441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