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二十九回柳元帥誤中飛刀 八美人施計擒賊

《第二十九回柳元帥誤中飛刀 八美人施計擒賊》[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樹春追趕至陣中,只聽得一聲響處,霎時間怪風滾滾,煙霧重重,無路可出。樹春心忙,即時把槍放下,拔出銅錘舞動,只見電光閃閃,登時風寂霧散,天氣晴朗。樹春大喜,雷天必被樹春一槍刺死。飛石道人看見大怒,連忙仗劍趕來。大喝一聲:「休得放肆,待貧道與你見個高低。」
2 樹春大罵道:「妖道休走,本帥正要取你之首。」
3 飛石道人大怒,即向腰間取出一個葫蘆,念動咒語,把葫蘆一搖,但見一派汪洋大水,滔滔而來,平地淹上數尺,樹春把銅錘亂舞,登時大水消亡。飛石道人大怒,又取出一個葫蘆一搖,喝聲疾,都是虎熊豹狼衝將過來,把樹春圍祝樹春著忙,舞動雙錘,向前打開這些虎狼,一時間無影無蹤。飛石道人大罵:「狗奴才,敢傷俺法寶!」
4 又取出第三個葫蘆,按劍作下符法,搖上幾搖,轟轟一響,一片火光衝起,映的山坡盡紅;樹春只顧把錘亂舞,頃刻紅光全無。飛石道人大驚,被樹春殺得大敗回營。嘍囉死者不計其數。方才收軍,花千歲恐樹春有失,亦引兵前來接應。兩下合兵一處回營,備酒慶賞諸將。再說飛石道人大敗回營,宋文采大驚失色。飛石道人道:「大王休要著急!貧道今日不曾防備,所以失手;待明日貧道使了九口飛刀,料他性命難逃吾手。」
5 到次日,飛石道人使命:「郭飛鵬先去討戰,誘他入陣,待貧道作法擒他。」
6 郭飛鵬答應一聲,即時披掛上馬,出營討戰。柳元帥親自接住,兩下大戰五十餘合,柳元帥回馬便走。郭飛鵬拍馬追趕,飛石道人在後高聲喊道:「郭將軍不要追的。」
7 郭飛鵬不聽其言,緊緊趕上,柳元帥且戰且走,約有五里之遙,柳元帥回馬把槍逼緊幾槍,虛晃一晃,郭飛鵬閃在一旁;柳元帥復一槍刺去,正中郭飛鵬左肩,郭飛鵬負痛,回馬要走,柳元帥飛下一錘,郭飛鵬翻下馬,眾軍上前亂刀砍死。飛石道人趕來看見,大怒:「柳樹春看俺的法寶!」
8 即時祭起飛刀,柳元帥抬頭一看,只見一道霞光,罩將下來。躲閃不及,飛刀正中肩頭,柳元帥大驚,正要招架,又是一把飛刀半空中溜將下來,霞光閃閃,眼目昏亂,幾乎跌下馬來。幸虧三軍救住,早被第二把飛刀著了左膊。印然禪師連忙飛出,救了回營,花千歲大怒道:「天羅陣已破,什麼飛刀如此厲害?謹扶元帥回帳安寢。用藥敷治傷痕。」
9 樹春已是昏迷不省人事,印然禪師十分煩惱,與花千歲相議進京求救。次日飛石道人又來討戰,蘇保出戰,也被飛刀所傷,大敗回營。花千歲見樹春危急,即命高掛免戰牌,飛石道人揚揚得意回營。宋文采道:「飛刀雖妙,只是樹春日久未除,如何是好?」
10 飛石道人笑道:「大王勿憂!柳樹春如今連中兩口飛刀,雖不能擒獲,管教七日之內,一定身亡。樹春若死,大患已除,將不足為慮。華愛珠等豈不幫扶大王統兵,長驅殺進京都。」
11 宋文采大喜,開懷暢飲。且說八美假意投降,原是要從中取事。哪知被飛石道人所譖,囚禁後營,好覺心焦。又不知柳元帥如今怎樣用兵破這天羅陣?忽聞擂鼓敲鑼之聲,愛珠忙問嘍囉何事敲鑼擂鼓?嘍囉應道:「昨日軍師將柳樹春連中兩口飛刀,今日又傷蘇保一把飛刀,軍師說只在七日之內,中刀必定身亡。為此大王歡喜,與軍師二人飲酒,敲鑼鼓作樂。」
12 眾姐妹聞言,心中大驚。少刻嘍囉不在,眾人共思計策,如何收除妖道,拿得宋文采。只須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包管拿祝眾人聽說,皆稱妙計。少頃二個嘍囉拿酒食送來,華愛珠叫嘍囉道:「哥哥,相煩你代稟大王,說我們有話,必要面稟。」
13 嘍囉道:「待我稟與大王知道。」
14 那嘍囉去不多時,前來說道:「大王只著你一人前去。」
15 即上前開了鎖鏈。華愛珠同嘍囉來見宋文采,硬著頭皮,雙膝跪下。文采哈哈大笑道:「美人,你肯服了麼?」
16 華愛珠道:「大王念我姐妹八人愚昧,冒犯大王,被擒之後,懊悔莫及!昨夜仰觀星象,但見帝星朗照,應在大王身上,不日之間,必登九五之尊。」
17 宋文采喜道:「原來會觀星象,不知哪處學的?」
18 華愛珠道:「妾曾遇過異人傳授法術,並天文地理,盡皆知曉。」
19 宋文采道:「住了,你既有法術,為什麼這天羅陣就破不來?」
20 華愛珠道:「此是大王洪福齊天,成功在即,更兼軍師法力高強,所以入陣紛亂被擒。我們大家各願傾心投降,共扶大王。柳樹春氣數已盡,武曲星現在昏暗,只在四五天之內性命定然難保。」
21 宋文采笑道:「我卻不信,手下去請軍師前來。」
22 不多時,嘍囉前來稟說:「軍師大醉如泥睡了。」
23 愛珠道:「大王如若不信,同去一觀,便知真假。」
24 宋文采心下一想,軍師說孤家有帝王之相,美人又說帝星朗照應在孤家身上,軍師說柳樹春七日之內難逃性命,美人今晚又說四五天之內,性命難保,細想起來,軍師與美人二人的話,卻甚然相符。料她必是真心投降!即叫道:「美人,休要跪下,快來與孤家陪飲。」
25 華愛珠道:「大王,我們姊妹八人,同人合膽,情願幫扶大王,共成大事。伏乞大王放她們出來,一齊陪伴大王飲酒。」
26 宋文采信以為真,即欣然命嘍囉將七美一齊放了出來。嘍囉答應一聲而去。那宋文采一者妄想九五之尊,二者已經酒醉之人,癡念八美,得相共衾同枕之歡,待她們陪吃幾杯,豈不有興?這是他倒霉之時,所以如此。少刻七位姊妹俱到,上前見禮,宋文采命坐在旁邊,眾姊妹輪流把盞,勸得宋文采爛醉如泥,華愛珠同小桃就將他扶到房中,眾姊妹俱各相隨入房。時二更將盡,三更初交,營外這些頭目兵將,日中辛苦,夜間正是罷兵之際,大家吃得爽快,斜東倒西,卸甲而睡。只有四個親隨陪伴的。見宋文采已許八美投降,再不想到弄機謀,施巧計,看見八美將大王送入房內,四個人把這些剩酒殘食,吃個殘餘吃個爽快,私相說道:「哥哥,俺們大王,每想要做皇帝,便不該貪花愛色。」
27 又道:「你曉得什麼?從古及今的皇帝,哪個不貪花?哪個不好色?這樣如花似玉的美人,不要說大王貪愛,就是我們好不動情。」
28 四人說說談談,吃得大醉,東倒西歪睡了。八美見宋文采帶衣而睡,鼻息如雷,四人在房看守,四人出外,東張西望,見眾軍都已睡盡,即將軍器盜取進房,又盜了馬匹,然後再到後營望看。只見看守之人,在那裡閒談,小桃搶上前一刀一個,結果精光。又將囚車破開,放了柴君亮、楊晉出來,同至房中。只見宋文采沉醉睡熟,全然不知。即取索鏈輕輕捆縛。恐怕他聲張叫喊,又割下一幅衣裳,團做一團,塞在他口。用力斬其足趾,宋文采夢中疼痛難當,開眼看時,身子已被捆縛。欲待叫喊,又被塞其口,只是亂滾亂掙。好像落湯蝦一般。柴君亮將他拿出房中,當先上馬,挾在馬鞍上,楊晉斷後,各執燈球火把,照耀如同白日,開營門而出。華愛珠道:「宋文采雖然捉獲,只是妖道未除,飛刀甚然厲害。究竟是個禍端!不知他的臥房在哪裡?」
29 小桃道:「飛石道人妖法厲害,不要撥草尋蛇,招惹禍端。」
30 柴素貞與田素月道:「這個妖道,是容他不得的,將他結果了性命,不盜飛刀也罷。」
31 張金定道:「他主將已被我們所擒,諒他必歸別處而去,憑他自去。理他做甚?」
32 陸素娥道:「自古雲,放虎歸山,後遭其害。倒是尋到房子,放一把火,將他活活燒死,反得乾淨。」
33 華愛珠即悄步至中軍帳,一望見那四個親隨之將,在那睡得正濃。便將一個拉起來問道:「軍師的住房在著何所?」
34 那人夢中著了一驚,連忙拭抹眼睛一看:「我道是誰,原來是千歲娘娘!為什麼不與大王同睡?要尋軍師臥房做甚?」
35 華愛珠道:「方才大王說要與軍師講一句話,哪知軍師一去不來,所以要尋他。」
36 那人指東邊回牆之內,燈光燄燄此間就是軍師的住房。華愛珠已知,即將那人一刀砍死,忙與眾人說知,一齊同到東邊回牆之外。定睛一看:「呀唷!這般堅固的牆垣門,如何得進去?」
37 正在觀看之際,只聽得一聲大喊:「華愛珠這班小賤人哪裡走?」
38 眾姊妹聽見大驚,慌忙上馬逃走。幸虧內外營門已經柴君亮楊晉出去之時預先開的,所以八美逃出營外,無甚遮擋。那飛石道人酒醉醒來,覺得精神不爽,屈指一算,方知有變。急急趕上前來,眾姊妹拍馬加鞭,如飛而走。飛石道人在後仗劍作法,念動咒語,一時飛沙走石,天昏地暗。眾姊妹著忙,黑暗之中,不分東西。只管亂跑,又見那些妖魔怪獸,咆哮而來,團團圍祝正在危急之際,忽見東南角上,霞光萬道,一位少年道士,駕雲而來。高聲喝道:「孽畜休得無禮!俺魏烈來了!」
39 手中拿一個小葫蘆一搖,亮光萬道衝來,那妖魔怪獸,立刻俱無。依舊推開雲霧,現出星光。飛石道人大驚,又祭起飛刀,魏烈不慌不忙,將劍尖一指,那飛刀輕輕的旋了團團圍住,無路可出,即駕雲而走,魏烈取出現魔珠望空拋起,只聽得半空中一聲響亮,現魔珠照著道人頭上打將下來,猶如泰山壓頂一般,飛石道人在地下亂滾,現出原形,乃是一隻大騾。華愛珠把劍正欲砍下,魏烈止住道:「不可傷他性命,即取捆仙繩捆祝」眾姊妹上前稱謝,叩問姓名,魏烈道:「此時不必問我,你看那邊人馬來了,速向前抵敵。俺自去救柳濤要緊。」
40 眾姊妹回頭一看,只見火把照耀如同白日,搖旗吶喊而來。原來柴君亮楊晉將宋文采捉回營中,花千歲恐怕八美被妖道所傷,故此差方天和提兵救應。眾姊妹見是自家人馬,方才安心。細說收伏妖道原故,方爺大喜。乘勢殺入賊營,賊兵不及防備,在睡夢中驚醒,人不及衣,馬不及鞍,自相踏踐,死者不計其數。
41 花千歲亦領大軍隨後到來,殺得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再說魏烈帶了妖道,來到營中,取出仙丹與柳元帥蘇保二人敷在傷處,不消一刻,依舊如常。柳元帥看見魏烈在前,連忙稱謝,叩問姓名。魏烈道:「不用問我,如今宋文采已經擒獲,飛石道人已經收除,乃聖天子洪福齊天,元帥雄威濟世,早早出榜安民為是。」
42 樹春聽說宋文采已擒,便問:「宋文采在哪裡?」
43 印然禪師命軍士將叛賊推進來。眾軍答應一聲,把囚車推了進來。柳元帥一見,哈哈大笑,抽身站起,把頭亂點道:「宋文采,你這叛寇,也有今日!本帥不問你別的言語,只問你為何錯想念頭,圖謀天下害了許多生靈?如今被擒,還有何言?」
44 宋文采歎一口氣道:「咳!柳樹春,我恨你這無知小子,綿綿仇恨,如何得泄!為什麼大鬧三山館,打敗我同胞手足;南河裡鬧龍船,又勾引這些潑賤婦女,把俺作弄一場;花家莊打擂台,仗你擒拿手法,傷了我弟性命。每每與我作對,使俺無容身之地。生不能啖你之肉,死當為厲鬼殺你。」
45 柳元帥大怒道:「本帥不提你前情,你反叨叨說個不了!若不是朝廷的欽犯,立刻將你碎屍萬段。」
46 只見花千歲、方天和同眾姊妹一齊回營,見了元帥,向前問安。柳元帥道:「足感掛念,多蒙這位英雄仙藥,立時見效,頃刻收功。但不知宋文采如何捉拿?飛石妖道怎樣收除?倒要說個明白,本帥好記上功勞簿。」
47 眾姊妹便將如何用計假意投降,把他灌得大醉,將他捆縛,又把妖道被這少年仙家怎樣收伏,各各細說一遍。元帥大喜,稱贊不已。即令將飛石道士抬過來,軍士立即推進,元帥舉目一看,那騾精把身子縮做一團,元帥罵道:「妖道,你即會變人形,何不修成羽化,妾生禍端?宋文采誤聽你讒言,擾動干戈作亂,害了許多生靈,皆你之罪。便叫刀斧手推出斬了。」
48 魏烈道:「元帥可將這畜生暫且囚禁,待我師父前來定奪。」
49 柳元帥問道:「不知令師何名,在何仙山?」
50 魏烈道:「家師乃豹頭山法悟禪師。」
51 元帥大駭:「原來就是法悟禪師,他曾與我醫治啞口,又蒙差遣賢徒收服妖道,但未知小將軍尊姓大名?若在仙山學法,為什麼不像出家人模樣,是何緣故?倒要請教。」
52 魏烈道:「元帥,你可記得那年間為了花瓊命案,我兄代你出監的事麼?」
53 元帥心中方才記得:「你莫非就是魏烈。我與汝雖有一面之交,奈一時認不得出,不知為何又在仙山學法?」
54 魏烈便把被蕭士高謀害,蒙師父救引上山情由說了一遍。華愛珠道:「我們被妖道作弄妖法,逃走無處,正在危急之際,若無將軍到此相救,不但性命難保,而賊營豈易剿滅!」
55 魏烈道:「師父差我下山之時,授我三件法寶,駕了祥雲,前來救援。」
56 華愛珠忙問道:「不知那三件法寶何名?」
57 魏烈又說:「現魔珠一顆,捆仙繩一束,滅毒丹一服。元帥中此飛刀,若無此丹敷治,性命只在頃刻之間。」
58 元帥大喜稱謝,魏烈謙遜一番,蘇保便將出首蕭士高的言語也說了一回。柳元帥吩咐備酒慶賀,大犒三軍,上本奏捷。招撫地方,出榜安民。擇日班師,奏凱回朝。百姓攜老扶幼,沿街排的香案,迎送帥爺班師。元帥各各安慰一番,往京進發。
URN: ctp:ws295717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