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六 諸風門

《卷六 諸風門》[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癘風
2
經云。癘者。營氣熱 。其氣不清。故使鼻柱壞而色敗。皮膚瘍潰。風寒客於脈而不去。名曰癘風。風氣與太陽俱入。行諸脈俞。散於分肉之間。與衛相干。其道不利。故使肌肉 而有瘍。衛氣有所礙而不行。故其肉有不仁也。病骨節重。須眉落。名曰大風。脈風成為癘。癘風者。
3
數刺其腫上已。刺以銳針針其處。按出其惡氣。腫盡乃止。常食方食。毋食他食。觀內經之論。
4
當分營衛為治。古方雖多。但混瀉其風熱於營衛。又無先後之分。至東垣丹溪始分之。活法機要云。先樺皮散。從少至多。服五七日。灸承漿穴七壯。灸瘡愈再灸。三灸之後。服再造散。祛血分之風熱。戒房室三年病愈。此先治其衛。後治其營也。丹溪雲。癘風須分在上在下。看其疙瘩。
5
先見在上體多者。氣受之也。以醉仙散取臭毒惡血於齒縫中也。先見在下體多者。血受之也。以再造散取惡物蟲積於谷道中出。所以雖有上下道路之異。然皆不外於陽明一經而已。若上下同得者。氣血俱受也。用必勝散上下兼取。陽明主胃與大腸。無物不受故也。夫氣為陽為衛。血為陰為營。身半以上陽先受之。身半以下陰先受之。故再造散治其病在陰者。用皂角刺出風毒於營血中。肝主血。惡血留止。其屬肝也。蟲亦生於厥陰風木所化。必用是法治其髒氣。殺蟲為主。以赤檳榔出營分毒邪。白牽牛出衛分毒邪。大黃引入腸胃。利出瘀血惡物。醉仙散治病在陽者。用鼠粘子出風毒遍身惡瘡。亞麻逐風。滋肺潤皮膚。
6
蒺藜主惡血身體風癢。通鼻氣。防風為諸風之引導。栝蔞根治瘀血。消熱 腫。枸杞和血。消風熱。散瘡毒。蔓荊子主賊風。苦參治熱毒風。皮膚肌肉煩躁生瘡。赤癩眉脫。八味藥治功固至。
7
然必銀粉為使。銀粉乃下膈通大腸之要劑。用以驅諸藥入陽明經。開其風熱怫鬱。逐出惡風臭穢之毒。殺所生之蟲。循經上行。至牙齒軟薄之分。而出其臭毒之涎水。服此藥。若有傷於齒。則以黃連末揩之。丹溪取二方。為破敵之先鋒。必勝散。則兼二方之妙用。但須慎口味戒房室。服之必效。治癘風五法。一出汗。用麻黃、荊、防、羌、獨、皂、角、苦參、全蠍之類。熱服覆汗。
8
二熏浴。先用黃柏、黃連、薄荷為末。水調塗眼四圍。次用荊芥、苦參、風藤、枳殼、蒼耳、羌活、桑槐桃柳枝、連根葱。煎湯熏浴。浴起。用木通、石菖蒲、大黃為末。加麝少許。擦患上。
9
三敷擦。用白礬、川槿皮、五倍子、全蠍為末。加斑螫少許。香油調敷。野狼油尤妙。燥癢用大楓肉、番木鱉、烏柏仁、黑芝麻、黑豆、杏仁、木棉子。共搗一處。入煬成罐內。以鐵盞蓋上。鐵線扎定。鐵釘旋緊。糠火中煨一夜。取其藥油調後藥。預用胡椒、川椒各二兩。枯礬、輕粉各六錢。為細末。入前藥油。調勻擦患處。數日如蛇蛻脫下。再擦二次效。肥人用川烏、草烏、細辛、杏仁、白附子、雄黃、白芥子為末。加麝少許。生姜蘸擦。頑濃者。加斑螫、白砒。不時擦之。
10
擦時須覓空房。用紙糊好。勿見風。七日後。又換別靜房居之。以前房便溺臭穢不堪也。七日後。日擦一次。至病痊為度。如有一處不知痛癢。即是病根。如前但擦其處。日三五次。
11
四湯液。用涼膈、雙解、消風散之類。五丸散。用九龍丸、漆黃丸、 丸、白花蛇丸、鵝翎散、蜈蚣散選用。癘風諸藥不效。千金耆婆萬病丸。極有神驗。癘風面目蠕動。升麻胃風湯。并用桃柳槐桑枝煎湯熏洗。面腫。服消風、涼膈之類。外用硫黃、雄黃、乳香、沒藥、血竭、輕粉、枯礬、麝香、烏賊骨為散。香油調敷腫處。七日不得洗面。效。癘風腳底穿。用番木鱉酥炙三錢。
12
苧麻一斤。燒灰存性為散。空心酒下一錢。重者。不過一月效。如過服惡寒作嘔者。胡椒湯服之即止。癘風眉毛脫落。用鹿角銼炒存性六錢。皂角 灰存性一兩。姜蘸擦眉上。日三五次。又方。
13
用骨碎補去毛炙乾。生半夏為末等分。生姜蘸擦。日五七次。內服一味皂角刺。炒脆為末。食後白酒釀或茶清服二錢。白瘢風者。血虛不能濡潤經絡。毒邪傷犯肺經氣分也。聖惠方用桑枝十斤。
14
茺蔚草穗三斤。煎膏溫酒調服。外用雄黃、硫黃、黃丹、南星、枯礬、密陀僧等分。姜蘸擦之。
15
擦後漸黑。再擦則愈。一方。無黃丹、南星。用白茄子。切去一頭蘸擦。紫雲風。氣滯不能統運血脈。毒邪蘊結肝經血分也。服用 葉一斤。漆葉半斤。俱蜜潤九製。丸如彈子大。白湯調服。
16
又方。用苦參、何首烏、大胡麻、白蒺藜、菖蒲、赤莖 、薄荷、漆葉煎服。外用硫黃、官粉。
17
雞子清調搽。鵝掌風。用核桃殼、鴿糞。煎湯頻洗效。又方。用生桐油塗指上。以蘄艾燒煙熏之。
18
七日不可下水效。癘瘍砭刺一法。子和謂一汗抵千鍼。蓋以砭血不如發汗之周遍也。然奪汗者無血。奪血者無汗。二者一律。若惡血凝滯肌表經絡者。宜刺宜汗。汗用一味浮萍。曝乾為末。每服三錢。以黑豆淋酒。食遠臨臥調服。溫覆取汗。禁食動風發毒之物。強者。連日服之。元氣稍弱者。須服一日。間二三日。與地黃丸間服。以病退七八為度。癘風初起。麻木不仁。用萬靈丹汗之。以散凝滯風毒。此與豆淋酒下浮萍之意不殊也。惡血蘊結於髒。非蕩滌其內則不能瘥。若毒在外者。非砭刺遍身患處及兩臂腰尻。兩手足指縫及委中。各出血。其毒必不能散。若表裏俱受毒者。非外砭內泄。其毒決不能退。如有寒熱頭疼等証。當須大補氣血。服輕粉之劑。若腹痛去後。兼有膿穢之物。不可用藥止之。若口舌腫痛。
19
穢水時流作渴。發熱喜冷。此為上焦熱毒。瀉黃散。若寒熱往來。小柴胡加知母。若口縫出血。
20
發熱而大便秘結。此為熱毒內淫。黃連解毒湯加犀角、連翹。若大便調和。犀角地黃湯。若癘風氣。下焦腳弱。或腠理開汗大泄者。越婢加術湯。若穢水雖盡。口舌不愈。或發熱大渴而不能飲冷。此為虛熱也。七味白術散。
21
丹方。治癘風赤腫。屬血病者。以鯪鯉甲。隨患先起處。取甲塗生漆於裏面。砂內炙脆為末。
22
清晨陳酒調服七八分。三服效。七日愈。隨處取甲治之。
23
薛立齋曰。癘風多由勞傷氣血。腠理不密。或醉後房勞沐浴。或登山涉水。外邪所乘衛。氣相搏。濕熱相併。血隨火化而致。眉毛先落者。毒在肺。面發紫泡者。毒在肝。腳底先痛或穿者。
24
毒在腎。遍身如癬者。毒在脾。目先損者。毒在心。此五髒受病之重者也。一曰皮死麻木不仁。
25
二曰肉死針刺不痛。三曰血死爛潰。四曰筋死指脫。五曰骨死鼻柱壞。此五髒受傷不可治也。大抵風自頭面起者為順。自足心起者為逆。若聲啞目盲。尤為難治。治當辨本証兼証變証類証。陰陽虛實而斟酌焉。若妄投燥熱之劑。膿水淋漓。而肝血愈燥。風熱愈熾。腎水愈枯。相火愈旺。
26
反為壞証矣。口 目斜。若手足牽搐。或眉棱癢動。或面發紫泡。或成塊。屬肝經血虛風熱。用加味逍遙散、六味地黃丸以生肝血。滋腎水。若寒熱往來。或耳聾脅痛。屬肝木熾盛。用柴胡四物湯以清肝火。生肝血。若筋攣骨痛。不能動履。用六味丸、補中益氣以滋化源。身上虛癢。此血不營於腠理。所以癢也。四物加酒芩煎服。調紫背浮萍末。癢甚。加荊芥、蟬蛻。夏秋濕熱行令。若飲食不甘。頭目眩暈。遍體酸軟。而兩腿麻木。口乾自汗。
27
氣促身熱。小便黃數。大便稀溏。濕熱傷元氣也。清燥湯。身起疙瘩。搔破膿水淋漓。若寒熱往來者。肝經氣血虛而有火也。加味逍遙散。若肌腠搔如帛隔者。氣血不能外營也。人參養胃湯。
28
若面部搔之麻癢者。氣血不能上營也。補中益氣湯。口舌生瘡。或咽喉作痛。或飲食喜冷。大便秘結者。實熱也。四順清涼飲。肌熱惡熱。煩渴引飲者。血虛也。當歸補血湯。牙齒作痛。或牙齦潰爛。若喜寒惡熱。屬胃火。清胃散為主。舌赤裂。作渴引飲。或小便頻數。不時發熱。或熱無定處。或足心熱起者。乃腎水乾枯。心火亢盛。用加減八味丸。若誤用寒涼。必變虛寒而死。
29
〔診〕脈兩寸浮而緊。浮而洪。陽脈浮弦。陰脈實大。浮緩者易治。洪大而數。或沉實者難愈。
30
脈沉而病在上。脈浮而病在下。及無汗者。皆為不治之証也。
31
胃風
32
經云。胃風之狀。頸多汗惡風。食飲不下。鬲塞不通。腹善滿。失衣則 脹。食寒則泄。診形瘦而腹大。
33
胃風者。頭面腫起。右關脈弦緩帶浮。多因飲食後乘涼所致。喻嘉言曰。胃風變証有五。一曰風成為寒熱。以風入於胃。必左投肝木而從其類。風氣通於肝也。肝木盛則侮脾土。故生寒熱。
34
庸醫認為外感者此也。宜小柴胡湯。一曰癉成為消中。癉者熱也。熱積胃中。善食而易饑。火之害也。宜白虎加人參。一曰厥成為巔疾。厥者逆也。謂胃氣逆而上行。成巔頂之疾。如眩暈之類是也。宜芎辛湯。一曰久風為飧洩。言胃中風熾。飧已即泄。不留停也。若風氣入血分。則下鮮血。挾濕熱。則下如豆汁。人參胃風湯。有血。加防風。一曰脈風成為癘。言胃中之風。醞釀既久。則營氣熱 。其氣不清。故使其鼻柱壞而色敗。肌肉之間。漸至潰爛。輕則肌體麻木。目蠕動。牙關緊。面腫能食。升麻胃風湯。此五者。總為胃風之病也。
35
破傷風
36
破傷風證。因擊破皮肉。風邪襲入。而發熱腫脹。治法與感冒不異。又諸瘡潰後。風邪乘虛內襲。其候最急。往往視為尋常。致變種種。多有不可救療者。亦有瘡熱鬱結。多著白痂。瘡口閉塞。氣難宣通。而熱甚生風者。或有用湯淋洗。濕氣從瘡口中入。其人昏迷沉重者。或有用艾灸火烘。火氣逼入而煩躁發熱者。但須辨瘡口平無汁者。破傷風也。瘡口邊出黃水者。破傷濕也。
37
瘡口 腫赤色。破傷火也。其湯火之毒。亦與破傷風無異。其為証也。皆能傳播經絡。燔爍真氣。
38
是以寒熱間作。甚則口噤目斜。身體強直。如角弓反張之狀。死在旦夕。當同傷寒處治。有在表在裏。半表半裏之不同。河間曰。太陽在表者汗之。陽明在裏者下之。少陽在表裏之半者和解之。
39
但患處複加腫赤。神昏少食。不分經絡者。穿山甲一錢匙。蜈蚣末半錢匙。麝香一字。濃煎蔥白香豉湯服之。患上用蔥涕調炒飛面塗之。其但言三陽而不及三陰者。意謂風邪在三陽之經。便宜按法早治而愈。若待傳入三陰。其證已危。惟天靈蓋 一錢匙。穿山甲半錢匙。麝香一字為散。
40
濃煎蔥白香豉湯服之。或腹滿自利。或口燥咽乾。舌卷囊縮。額上汗珠不流。身上汗出如油。
41
眼小目瞪。肢體痛劇而不在傷處者。皆死証也。破傷風邪在表者。九味羌活湯。半表半裏者。小柴胡湯。大汗不止。筋攣搐搦。升麻湯加黃 。若服蜈蚣等風藥過多。有自汗者。白術、黃 、防風、生甘草作湯溫服。大便秘結。小便赤澀。或用熱藥自汗不休。宜速下之。先用芎黃湯二三服。後以大芎黃湯下之。若不愈。反作痙狀。用羌獨活、防風、杏仁、地榆水煎頻服。名蠲痙湯。
42
大便閉者。用膽導蜜導法。病久衰弱。當養血。以四物加 本、防風、細辛、白芷。瘡瘍破傷風邪。身體疼痛。風邪攻注攣急。皮膚搔癢。麻木不仁。頭昏牙緊。以防風、 本、羌活、地骨皮、荊芥穗為末。酒調服。瘡痂壅塞。內熱生風者。九味羌活湯。傷濕而瘡口常有稀膿者。先服除濕湯二三劑。後用一味白術膏。或浸酒亦可。傷火 腫赤色。時頭病發熱。甚則煩躁者。芎黃湯加薄荷、荊、防。不應。加酒黃連四五分。黑山梔二錢。兼小便不利。合導赤散。牙關緊急不開。
43
用蜈蚣一條。焙乾研細末。擦牙。吐涎立蘇。或服左龍丸亦得。破傷 腫不能透膿。用朱砂、南星、獨活、穿山甲、人指甲。炒研為末。酒調服二三次。外用南星、防風為末。姜汁調敷患處。
44
石頑曰。破傷一證。金瘡跌撲。與潰瘍迥殊。金瘡跌撲受傷。則寒熱頭痛。面目浮腫。胸膈痞悶。
45
六脈浮弦。或模糊不清。其傳經與傷寒不異。其勢較傷寒更劇。故可用疏表之法。然亦不可峻用風藥。以其經中之血。先以受傷。所謂奪血者無汗是也。若潰瘍破傷。則患處忽復腫脹。按之不知疼痛。周身肌肉不仁。緩急引痛。胸膈痞滿。神思不清。六脈弦細。或虛大模糊。雖風引毒瓦斯攻注周身。切不可用攻表藥。汗之必肉 筋惕。甚則發痙。所謂瘡家不可發汗。發汗必致痙也。
46
輕者。蔥白香豉湯加鯪鯉甲、白芷、蜈蚣之屬。重則蔥白香豉湯加黃 、肉桂、遠志、防風、鯪鯉甲、犀角之類。甚則萬靈丹。蔥豉煎湯調服。嘔逆不食者。此風引邪毒攻心也。急與護心散。
47
外用葱熨法分解其邪。如大便不通者。切不可用芎黃湯。惟宜蜜煎導之。其勢稍退。盒飯用保元。仍加遠志、肉桂、犀角、鯪鯉甲等解散餘毒。兼使參、 無壅滯之患。其間瀉補。各隨其人所稟之偏以為權衡。貴在臨證之活法耳。
48
〔診〕脈浮而無力太陽也。脈長有力陽明也。浮而弦者少陽也。洪數者傷火也。沉細者傷濕也。
49
虛細脈澀皆不治。虞恆德治一人。因勸鬥毆。眉棱骨被打破。得破傷風。頭面大腫發熱。以九味羌活湯取汗。外用杏仁研爛。入白面少許。新汲水調敷瘡上。腫消熱退而愈。後屢試屢驗。
50
跌撲
51
經云。人有墮墜。惡血留內。腹中脹滿。不得前後。先飲利藥。金匱治馬墜及一切筋骨損方。
52
大黃一兩。另用酒一大盞浸。及桃仁、蒲黃、甘草、髮灰。以童子小便煎成。納大黃。去滓。分溫三服。先以敗蒲席煎湯浴之。浴後服藥。以衣被蓋覆。斯須通利數行。痛楚立瘥。傷損氣血凝滯則腫。或紫或青。痛不可忍。宜活血行氣。最忌惡血攻心與破傷二證。凡血上逆者。即以逐瘀為急。口噤牙關緊。即是胃風。根據破傷治之。傷損著寒。痛不可忍。用葱杵爛炒熱罨上。其痛立止。冷則溫之。惡血上攻。韭汁和童便飲半杯。即下。從高墮下。腹中瘀血滿痛不得出。短氣。
53
二便不通。千金桃仁湯。挫閃氣血不順。腰脅疼痛。或發寒熱。香殼散加桃仁、蘇木。脅痛。
54
加柴胡、川芎。跌撲閃挫。瘀結腹脅。大便不通。調營活絡飲。跌撲損傷。瘀蓄大便不通。紅腫青紫。疼痛昏悶。內壅欲死者。當歸導氣散。跌撲閃挫。腰脅氣滯。牽引掣痛。複元通氣散。從高墜下。惡血流於脅中。痛不可忍。復元活血湯。被打傷破。內有瘀血腹脹。蒲黃生者篩取一升。當歸、肉桂各二兩。酒服方寸匙。日三服。丹方。治折臂斷筋損骨。生地、大黃搗汁。
55
和酒服一月即接連。仍以滓炒熱貼之。 蟲擂酒服亦可。焙乾為末。每服一錢。入麝少許。溫酒調服。接骨神效。跌折或金刃傷骨。用老鴉眼睛藤。和根葉細搗。封貼傷處。令患者痛飲至醉。
56
此續骨法也。若筋斷取筋相對。用旋花根即纏枝牡丹。杵汁滴傷處。將渣封瘡上。半月筋自續。此續筋法也。又方。治筋絕取生蟹肉及黃。搗塗傷處。筋即續。亦治骨斷。以蟹生搗和酒痛飲。并以滓 。幹即再塗。骨連筋續乃止。諸傷損瘀血凝聚。痛不可忍。以大黃一兩切。杏仁三十粒。研細。酒煎服。瘀血即下。若恐氣絕。取藥不及。先以熱小便灌之。外用大黃末。姜汁調塗。一夜青紫即變。瘀積日久。青黑痛極。以附子一枚 咀。豬脂煎數沸。去滓取脂。和醋塗之。
57
墮墜重傷。危在旦夕。用烏雞連毛搗爛。和醋烘熱。隔布熨之。甚則破牛馬腹納入。浸熱血中救之。金傷腸出。以豬脂抹手推入。急用桑皮線縫合。即以熱雞血塗之。次入燒人屎拌塗尤妙。從高墜下。或行車走馬。跌折筋骨。骨傷。自然銅散。筋傷。乳香定痛散。金刃出血不止者。紫金丹敷之。跌撲致衄。或吐血不止。濃煎蘇木湯去滓。煎小烏神湯。下黑神散。促筋脫骱。用槿樹皮搗爛。拌臘糟焙熱塗扎。損傷一證。專從血論。但須分有瘀血停積與亡血過多之證。蓋打撲墮墜。皮不破而內損者。必有瘀血。若金刃傷皮出血。或致亡血過多。二者不可同法而治。有瘀血者。宜攻利之。若亡血者。兼補調之。須察其所傷上下輕重淺深之異。經絡氣血多少之殊。惟宜先逐瘀血。通經絡。和血止痛。然後調氣養血。補益胃氣。無不效也。
58
〔診〕金瘡出血太多。其脈虛細小者生。數實而浮大者死。砍瘡血不止。脈來或大或止者死。
59
細滑者生。從高顛仆。內有血。腹脹滿。脈堅強者生。小弱者死。
60
與纘結二論痙例參看
61
經云。諸痙項強。皆屬於濕。肺移熱於腎。傳為柔痙。金匱云。太陽之病。發熱無汗。反惡寒者。名曰剛痙。太陽病。發熱汗出。而不惡寒者。名曰柔痙。太陽病。發熱脈沉而細者。名曰痙。為難治。太陽病。發汗太多。因致痙。風病下之則痙。復發汗。必拘急。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汗出則痙。病者身熱足寒。頸項強急。惡寒。時頭熱。面赤目赤。獨頭動搖。卒口噤。
62
背反張者。痙病也。若發其汗者。寒濕相搏。其表益虛。即惡寒甚。發其汗已。其脈如蛇。暴腹脹大者。為欲解。脈如故。反復弦者痙。夫痙脈按之緊如弦。直上下行。脈經云。痙家脈伏。直上下行。痙家有灸瘡者難治。太陽病。其證備。身體強KT KT 音殊。然。脈反沉遲。此為痙。栝蔞桂枝湯主之。太陽病。無汗而小便反少。氣上衝胸。口噤不得語。欲作剛痙。葛根湯主之。痙為病。胸滿口噤。臥不著席。腳攣急。必 齒。可與大承氣湯。合上十一條推之。則痙病之屬表者。宜用桂枝、葛根。屬裏者。可用承氣。是為邪實者設也。若首二條之葛根、桂枝。所不待言。第三條無汗。麻黃附子細辛湯。有汗。桂枝附子湯。四條。真武湯。五條。附子湯。六條。芍藥甘。草附子湯。七條。未發汗前。桂枝加附子湯。發其汗已。其脈如蛇。甘草附子湯。
63
八條。乾姜附子湯。九條是統言痙病之脈。無證可驗。不得擬方。第十條言痙病之不宜用灸。灸則艾火助虐。一切辛烈。概不可施。所以難治。惟腹脹便秘者。庶可行下奪一法。虛者可用炙甘草湯。其脈經云一條與第九條不異。演文無疑。按痙病與金匱開卷第一証治。論證最詳。而方治最略。以其証最危逆。難於造次也。觀其論中。惟出太陽陽明邪實三方。不及三陰虛証之治者。
64
以痙病之脈。皆弦勁伏匿。証多反張厥逆。是難議攻發。易於溫散也。若不通篇體會。烏知先聖立言之旨。
65
陳無擇曰。夫人之筋。各隨經絡退出於身。血氣內虛。外為風寒濕熱之所中則痙。蓋風散氣。
66
故有汗而不惡寒。曰柔痙。寒泣血。故無汗而惡寒。曰剛痙。原其所因。多由亡血。筋無所營。
67
故邪得以襲之。所以傷寒汗下過多。與夫病瘡人。及產後致斯疾者。概可見矣。診其脈。皆沉伏弦緊。但陽緩陰急。則久久拘攣。陰緩陽急。則反張強直。二證各異。不可不別。
68
張景岳曰。痙之為病。強直反張病也。其病在筋脈。筋脈拘急。所以反張。其病在血液。血液枯燥。所以筋攣。觀仲景曰。太陽病。發汗太多。因致痙。風病下之則成痙。瘡家不可發汗。
69
汗之亦成痙。只此數言。可見病痙者。多由誤治之壞證。其虛其實可了然矣。自仲景之後。惟陳無擇能知所因。曰多由亡血。筋無所營。因而成痙。則盡之矣。但惜其言之既善。而復未有善者。
70
曰。氣血內虛。外為風寒濕熱所中則痙。斯言不無有誤。若其所云。則仍是風濕為邪。而虛反次之。不知風隨汗散。而既汗之後。何複言風。濕隨下行。而既下之後。何反致濕。蓋誤汗者。必傷血液。誤下者。必傷真陰。陰血受傷。則血燥。血燥則筋失所滋。筋失所滋。則為拘為攣。而反張強直之病。勢所必至。又何待風寒濕熱之相襲而後為痙耶。且仲景所言。言不當汗而汗也。
71
不當下而下也。汗下既誤。即因誤治而成痙矣。豈誤治之外。必再受邪而後成痙。無邪則無痙哉。
72
此陳氏之言。不惟失仲景之意。而反致後人疑惑。用持兩端。故凡今人之治此者。未有不以散風去濕為事。亦焉知血燥陰虛之證。尚能堪此散削否。此千古不明之疑竇。不可不為辨察。故列陳子之論於前。以資後學之印証。痙証甚多。而人多不識者。在不明其故。而鮮有察之者耳。蓋凡以暴病而見反張戴眼。口噤拘急之類。皆痙病也。觀仲景以汗下為言。謂其誤治亡陰。所以然也。予因類推。則常見有不因誤治。
73
而凡屬陰虛血少之輩。不能營養筋脈。以致搐攣殭仆者。皆是此證。如中風之有此者。必以年力衰殘。陰之敗也。產婦之有此者。必以去血過多。衝任竭也。瘡家之有此者。必以血隨膿出。營氣涸也。小兒之有此者。或以風熱傷陰。遂為急驚。或以汗瀉亡陰。遂為慢驚。凡此之類。總屬陰虛之證。蓋精血不虧。則雖有邪干。亦斷無筋脈拘急之病。而病至堅強。其枯可知。故治此者。必當先以氣血為主。而邪甚者。或兼治邪。若邪微者。通不必治邪。蓋此證之所急者在元氣。無氣復而血脈行。則微邪自不能留。何足慮哉。奈何今人但見此證。必各分門類。而悉從風治。不知外感之風。
74
客邪証也。治宜解散。內生之風。血燥証也。止宜滋補。矧此數者。總由內証。本無外邪。既以傷精敗血枯燥而成。而再治風痰。難乎免矣。故予詳筆於此。以明痙證之要。仲景云。痙止屬太陽。
75
而不及他經者何也。蓋痙必反張。其病在背。背之經絡。惟太陽督脈耳。言太陽則督在其中矣。此其義也。然仲景止言其表。而未詳其裏。考內經之經脈篇曰。足少陰之脈。貫脊屬腎。其直者。從腎上貫肝膈。經筋篇曰。足少陰之筋。從脊內挾膂上至項。結於枕骨。與足太陽之筋合。又曰。足太陽之筋病。脊反折。項筋急。足少陰之筋病。主癇螈及痙。陽病者腰反折不能俯。陰病者不能仰。
76
由此觀之。則痙之為病。乃太陽少陰之病也。蓋腎與膀胱為表裏。膀胱為津液之腑。而腎為藏精之髒。病在二經。水虧可知。故治此者。最常以真陰為主。
77
薛立齋曰。痙以有汗無汗辨剛柔。又以厥逆不厥逆辨陰陽。仲景雖曰痙皆身熱足寒。然陽證不厥逆。其厥逆者。皆陰也。剛痙無汗惡寒。項背強。腳攣急。手足搐搦。口噤切牙。仰面開眼。
78
甚則角弓反張。臥不著席。脈來弦長勁急。葛根湯。柔痙自汗惡風。四肢不收。閉眼合面。或時搐搦。脈來遲濡弦細。桂枝湯加栝蔞。血虛之人發痙。或反張。或只手足搐搦。或但左手足動搖。十全大補湯加鉤藤、蠍尾。風熱痰壅。發痙不省。或只手足搐搦。或只右手足動搖。宜祛風導痰湯。痙病胸滿。口噤切牙。腳攣急。臥不著席。大便硬者。可與大承氣湯。若一邊牽搐。一眼 斜者。屬少陽。及汗後不解。乍靜乍亂。直視口噤。往來寒熱。小柴胡加桂枝、白芍。足三陰痙。俱手足厥冷。筋脈拘急。汗出不止。項強脈沉。厥陰則頭搖口噤。 附湯加當歸、肉桂。太陰則四肢不收。術附湯加甘草、生姜。少陰則閉目合面。參附湯加甘草、乾姜。古法。用附子散通治三陰諸痙。多汗。去川芎、獨活。加黃 、當歸。賊風口噤。角弓反張成痙。倉公當歸湯。產後發痙。詳婦人本門。
79
〔診〕太陽病發熱。脈沉而細者。名曰痙。為難治。痙脈伏。按之緊如弦。直上下行。痙病發其汗已。其脈如蛇。暴腹脹大者為欲解。脈如故。反伏弦者痙。
80
81
螈者。筋脈拘急也。 者。筋脈弛縱也。俗謂之搐。小兒吐瀉之後。脾胃虧損。津液耗散。
82
故筋急而搐。為慢驚也。俗不知風乃虛象。因名誤實。反投牛黃、抱龍等祛風藥致夭枉者。不知其幾。大抵發汗後失血後產後癰疽潰後。氣血津液過傷。不能養筋而然。與筋惕肉 顫振相類。
83
分氣血緩急。兼補養為治。庶有生理。若妄加灼艾。或飲以發表之劑。死不旋踵矣。
84
螈之證。多屬心脾肝三經。若自汗少氣。脈急按之則減小者。此心氣之虛也。辰砂妙香散。若氣盛神昏。筋攣。脈滿大。此心火之旺也。導赤散。加芩、連、山梔、茯神、犀角。若體倦神昏不語。脈遲緩。四肢欠溫者。脾虛生風也。歸脾湯加鉤藤、羌活。若寒熱往來。目上視搖頭。脈弦急者。肝熱生風也。加味逍遙散加桂枝。熱傷元氣。四肢困倦。手指麻木。時時螈 。補中益氣湯去白術加白芍、五味。暑風搐搦。如小兒驚風狀。緣先傷於暑。毛孔開而風乘之。局方香薷飲加羌、防、 、芍。風虛昏憒。不自知覓。手足螈 。口眼 動。或渴或自汗。續命煮散。癰疽膿水過多。金瘡出血過多。及嘔血衄血下血後。或虛弱人誤汗誤下。氣血津液受虧而致此者。
85
大劑保元湯加芎、歸、鉤藤。兼生陰血。則陽火自退。不應。六君子加芎、歸、鉤藤。以補脾土。
86
故小兒吐瀉之後。脾胃虧損。亦多患之。乃虛象也。無風可逐。無痰可消。當大補脾土為急。若陽氣脫陷者。補中益氣加姜、桂。陽氣虛敗者。十全大補湯加姜、附。亦有得生者。然筋搐顫掉。肢體惡寒。脈微細。人皆知為虛也。是為真象。至於脈大無力。發熱煩渴。是為假象。惟當固本為善。若無力抽搐。戴眼反折。汗出如珠。俱不治。產後陰血去多。多有螈 。詳婦人本門。
87
〔診〕螈 之脈。虛微緩弱者可治。弦緊急疾者難愈。在暴病得之。為風痰及肝火襲於經脈之象。即久病見之。亦屬痰火乘虛肆虐之兆。凡新病得之。脈滿大數實者。搜滌風痰。最為要著。
88
久病得之。補中寓搜。在所必需。設久病而脈實滿。暴病而脈虛微。法無可療之機也。
89
顫振
90
經云。寒氣客於皮膚。陰氣盛。陽氣虛。故為振寒寒慄。深師曰。振乃陰氣爭勝。故為戰。
91
慄則陽氣不復。故為顫。骨者髓之府。不能久立。行則振掉。骨將憊矣。顫振與螈 相類。螈則手足牽引。而或伸或屈。顫振則但振動而不屈也。亦有頭動而手不動者。蓋木盛則生風生火。
92
上衝於頭。故頭為顫振。若散於四末。則手足動而頭不動也。經曰。諸風掉眩。皆屬於肝。若肝木實熱。瀉青丸。肝木虛熱。六味丸。肝木虛弱。逍遙散加參、術、鉤藤。挾痰。導痰湯加竹瀝。
93
脾胃虛弱。六君子湯加芎、歸、鉤藤。衛虛多汗惡寒。加黃 二錢。附子五分。脾虛。補中益氣加鉤藤。心血虛少而振。平補正心丹。心氣虛熱而振。本方去肉桂、山藥、麥冬、五味。加琥珀、牛黃、黃連。名琥珀養心丹。心虛挾痰而振。本方去龍齒、肉桂、山藥、麥冬、五味。加琥珀、川芎、膽星、麝香、甘草。為秘方補心丹。心虛挾血而振。龍齒清魂散。腎虛而行步振掉者。八味丸、十補丸選用。實熱積滯。可用汗吐下法。戴人治馬叟。手足振掉。若線提傀儡。用湧法。
94
出痰數升而愈。此必痰證痰脈。而壯盛氣實者。不可不知。
95
〔診〕顫振之脈。小弱緩滑者可治。虛大急疾者不治。間有沉伏澀難者。必痰濕結滯於中之象。
96
凡久病脈虛。宜於溫補。暴病脈實。宜於峻攻。若久病而脈反實大。暴病而脈反虛弱。決無收功之理也。
97
98
內經言。攣皆屬肝。肝主筋故也。有熱有寒。有虛有實。熱攣者。經所謂肝氣熱則筋膜乾。
99
筋膜乾則筋急而攣。六味丸加牛膝、當歸之類。因於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 短。小筋弛長。 短為拘。弛長為痿。先搐瓜蒂散。次與羌活勝濕湯。虛邪搏筋。則筋急。五積散。血虛則筋急。增損四物湯。劇勞筋脈拘急。疼痛少眠者。黃丸。更於暖室中近火按摩為佳。虛風襲於經脈。手足拘攣。屈伸短縮。腹痛。爪甲唇俱青。轉筋。不思飲食。甚則舌卷囊縮。木瓜散。拘攣癱瘓。口目 斜。骨節疼酸。行步不正者。舒筋三聖散。痺濕筋攣骨痛者。續斷丸。誤汗漏風。筋攣縮急。或方士用木鱉發汗。見風筋脈拘攣者。
100
並宜桂枝湯倍桂加歸、附。病初起者。分表裏治。如戴人用甘遂末三錢。 豬腎一枚。細批破。
101
少用鹽椒淹透。摻藥末在內。荷葉包裹煨熟。溫酒細嚼。則上吐下瀉而愈。
102
石頑曰。攣証人悉知為寒。不知亦有屬血枯而熱者。蓋寒則脛逆而痛。熱則脛熱而枯。至於濕熱下流。又為實証。則疼腫便秘。以此辨之。虛實寒熱。可判然胸臆矣。
103
〔診〕攣者拘攣。浮緩屬風。沉細為濕。洪緩濕熱。澀細寒濕。虛大氣衰。小弱血虛。尺中弦弱。腎虛精竭。若久病而脈反實強。乍病而見虛澀。雖有合劑。難於圖治也。
104
石頑治包山勞俊卿。年高攣廢。山中諸醫用木瓜、獨活、防己、 、威靈仙之類。將半年餘。乃致跬步不能動移。或令服八味丸。亦不應。診其脈。尺中微浮而細。時當九夏。自膝至足。
105
皆寒冷如從水中出。知為腎虛風雨所犯而成是疾。遂授安腎丸方。終劑而能步履連。服二料。終無痿弱之狀矣。
106
107
經曰。因於風。欲如運樞。起居如驚。神氣乃浮。內經論眩。皆屬於木。屬上虛。仲景論眩。
108
以痰飲為先。丹溪論眩。兼於補虛治痰降火。
109
戴復庵云。有頭風証。耳內常鳴頭。上如有鳥雀啾啾之聲。切不可全謂耳鳴為虛。此頭腦挾風所致。有眩暈之甚。抬頭則屋轉。眼常黑花。觀見常如有物飛動。或見物為兩。宜三五七散。
110
或秘旨正元散加鹿茸。兼進養正丹。不效。一味鹿茸。每服半兩。酒煎去滓。入麝少許。緣鹿茸生於頭。頭暈而主以鹿茸。蓋以類相從也。曾有服頭痛藥不愈。服茸朱丹而效。此為虛寒也。若實者用之。殆矣。故丹溪曰。眩暈不可當者。大黃三次酒炒乾為末。茶調下。每服一錢至二錢。
111
劉宗濃曰。眩暈乃上實下虛所致。所謂虛者。血與氣也。所謂實者。痰涎風火也。經云。上虛則眩。又云。徇蒙招尤。目瞑耳聾。下實上虛。則與劉氏所稱。無乃冰炭乎。蓋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留而不去。其病為實。亦何冰炭之有。然當以脈法辨之。寸口大而按之即散者為上虛。以鹿茸法治之。寸口滑而按之益堅者為上實。以酒大黃法治之。外感六淫。內傷七情。皆能眩暈。然無不因痰火而作。諺云。無火不動痰。無痰不作暈。須以清火豁痰為主。而兼治六淫之邪。無不愈者。風寒在腦。或感邪濕。頭眩重痛欲倒。嘔逆不定。三因芎辛湯。冒雨或中溼。眩暈嘔逆。
112
頭重不食。本方去細辛、芽茶加半夏、茯苓。惡風眩暈。頭旋眼黑惡心。見風即復作者。半夏蒼術湯。風虛眩暈多痰。導痰湯加天麻。腎氣素虛而逆者。沉香降氣下養正丹。不應。八味丸。風熱眩暈眼掉。川芎茶調散。痰厥眩暈。半夏白術天麻湯。痰火眩暈者。二陳湯加白術、川芎、天麻。有熱。更加山梔、黃芩。七情鬱而生痰。亦令頭眩。但見於鬱悒之人。及婦女輩。二陳加木香、丁香、白術、砂仁。早起眩暈。須臾自定。乃胃中老痰使然。古方用黑錫丹劫之。不若青礞石丸鎮墜。後用理中丸調理。痰結胸中。眩暈惡心。牙皂末和鹽湯探吐。吐定。服導痰湯。勞役過度。眩暈發熱者。補中益氣湯加天麻。兼嘔逆。六君子湯。氣虛而喘。加黃 。陰虛火炎痰盛。少加熟附子。
113
煎成加姜汁、竹瀝。因虛致眩。雖定後。而常欲向火。欲得煖手按者。陽氣不足故也。附子理中湯。淫欲過度。腎與督脈皆虛。不能納氣歸源。使諸逆奔上而眩暈。六味丸加沉香、鹿茸。名香茸八味丸。肥白人眩暈。清火降痰為先。而兼補氣藥。黑瘦人眩暈。滋陰降火為要。而帶抑肝之劑。胸中有死血。作痛而眩。飲韭汁酒良。產後血暈。見婦人本門。
114
〔診〕左手脈數熱多。脈澀有死血。浮弦為肝風。右手滑實痰積。脈大是久病。虛大是氣虛。
115
石預治司業董方南夫人。體雖不盛。而恆有眩暈之疾。診其六脈皆帶微弦。而氣口尤甚。蓋緣性多鬱怒。怒則飲食不思。恆服消導之味。則中土愈困。飲食皆化為痰。痰從火化而為眩暈矣。
116
豈平常肥盛多濕之痰可比例乎。為疏六君子方。水泛為丸。服之以培中土。中土健運。當無數化不及。留結為痰而成眩暈之慮。所謂治病必求其本也。
117
朔客梁姓者。初至吳會。相邀石頑往診。時當夏月。裸坐盤餐。倍於常人。而形偉氣壯。熱汗淋漓於頭項間。診時不言所以。切其六脈沉實。不似有病之脈。惟兩寸略顯微數之象。但切其左。則以右掌抵額。切其右。則易左掌抵額。知其肥盛多濕。而夏暑久在舟中。時火鼓激其痰。
118
而為眩暈也。詢之果然。因與導痰湯加黃柏、澤瀉、茅術、濃朴二服而安。
119
又治松陵貢士吳友良。年逾古稀。頭目眩暈。乃弟周維。素擅岐黃。與補中益氣數服。始用人參一錢。加至三錢。遂痞滿不食。坐不得臥。三晝夜。喃喃不休。仲君孝廉謙六。相延石頑往候。見其面赤。進退不常。左頰聶聶 動。診其六脈皆促。或七八至一歇。或三四至一歇。詢其平昔起居。云。是知命之年。便絕慾自保。飲啖自強。此壯火爍陰而兼肝風上擾之兆。與生料六味除去茱萸。易入鉤藤。大劑煎服。是夜即得酣寢。其後或加鱉甲。或加龍齒。或加棗仁。有時妄動怒火。達旦不寧。連宵不已。則以秋石湯送靈砂丹。應如桴鼓。盛夏酷暑。則以小劑生脈散代茶。後與六味全料調理。至秋而安。
URN: ctp:ws295757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