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 檢索 "过"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資治通鑑
條件: 包含字詞「过」
Total 9

卷二百四十九

11
吐蕃首都逻些城論恐熱遣僧莽羅藺真將兵於雞項關南造橋,以擊尚婢婢軍於白土嶺。水經註:左南津西六十里有白土城,城西北有白土川水。其地在唐河州鳳林縣西。以此推之,雞項關亦在河州界。婢婢遣其將尚鐸羅榻藏將兵據臨蕃軍以拒之,不利,復遣磨離羆子燭盧鞏力復,扶又翻。將兵據氂牛峽以拒之。氂,力之翻。鞏力請「按兵拒險,勿與戰,以奇兵絕其糧道,使進不得戰,退不得還,不旬月,其眾必潰。」羆子不從。鞏力曰:「吾寧為不用之人,不為敗軍之將。」稱疾,歸鄯州。羆子逆戰,敗死。婢婢糧乏,留拓跋懷光守鄯州,帥部落三千餘人就水草于甘州西。帥,讀曰率。宋白曰:甘州,西南至肅州福祿縣界赤柳澗三百三十里。肅州,南至吐蕃界四百里。恐熱聞婢婢棄鄯州,自將輕騎五千追之,至瓜州,宋白曰:瓜州,東南至肅州界三百四十里。聞懷光守鄯州,遂大掠河西鄯、廓等八州,宋白曰;廓州,北至鄯州百八十里,東南至河州鳳林縣二百八十里。殺其丁壯,劓刖其羸老劓,魚氣翻。刖,魚決翻。羸,倫為翻。及婦人,以槊貫嬰兒為戲,焚其室廬,五千里間,赤地殆盡。
18
兵部侍郎裴休為鹽鐵轉運使。休,肅之子也。裴肅見二百三十五卷德宗貞元十二年。自太和以來,歲運江、淮米不四十萬斛,吏卒侵盜、沉沒,舟達渭倉者什不三四,大墮劉晏之法,沉,持林翻。墮,讀曰隳。劉晏法見二百二十六卷德宗建中元年。休窮究其弊,立漕法十條,歲運米至渭倉者百二十萬斛。
47
驍衛將軍張直方坐以小屢殺奴婢,貶恩州司戶。
49
十二月,中書門下奏:「度僧不精,則戒法墮壞;墮,讀曰隳。造寺無節,則損費多。請自今諸州準元敕許置寺外,有勝地靈迹許脩復,繁會之縣許置一院。繁會,謂人物浩繁,舟車所會之地。嚴禁私度僧、尼;若官度僧、尼有闕,則擇人補之,仍申祠部給牒。此今所謂度牒者。其欲遠遊尋師者,須有本州公驗。」從之。公驗者,自本州給公文,所至以為照驗。
59
秋九月丙戌,以右散騎常侍高少逸為陜虢首府设陕州觀察使。有敕使硤石河南省三门峡市东硖石镇硤石,隋之崤縣,貞觀十四年移治硤石塢,改名硤石,屬陜州。陜,失冉翻。怒餅黑,鞭驛吏見血;少逸封其餅以進。敕使還,還,音旋,又如字。上責曰:「深山中如此食豈易得!」易,以豉翻。讁配恭陵。
124
丁卯,右補闕內供奉張潛上疏,以為:「藩府代移之際,皆奏倉庫蓄積之數,以羨餘多為課績,羨,弋線翻。朝廷亦因而甄獎。甄,稽延翻。竊惟藩府財賦,所出有常,苟非賦斂差,及停廢將士,減削衣糧,則羨餘何從而致!比來南方諸鎮數有不寧,皆此故也。一朝有變,所蓄之財悉遭剽掠;比,毗至翻。數,所角翻。剽,匹妙翻。又發兵致討,費用百倍,然則朝廷竟有何利!乞自今藩府長吏,不增賦斂,不減糧賜,獨節遊宴,省浮費,能致羨餘者,然後賞之。」上嘉納之。
139
韋宙奏克洪州,斬毛鶴及其黨五百餘人。宙襄州,徐商遣都將韓季友帥捕盜將從行。宙至江州,季友請夜帥其眾自陸道間行,比明,至洪州,帥,讀曰率。間,古莧翻。比,必利翻,及也。江州西南至洪州一百九十五里。州人不知,即日討平之。宙奏留捕盜將二百人于江西首府洪州,以季友為都虞候。
147
宣宗李忱性明察沉斷,沉,持林翻。斷,丁管翻。考異曰:續貞陵遺事曰:「越守嘗進女樂,有絕色者,上初悅之,數月,錫賚盈積。一旦晨興,忽不樂,曰:『玄宗只一楊妃,天下至今未平,我豈敢忘!』乃召美人曰:『應留汝不得。』左右或奏『可以放還。』上曰:『放還我必思之,可命賜酒一盃。』此太不近人情,恐譽之太。今不取。用法無私,從諫如流,重惜官賞,恭謹節儉,惠愛民物,故大中之政,訖于唐亡,人思詠之,謂之小太宗。衛嗣君之聰察,不足以延衛;唐宣宗之聰察,不足以延唐。
156
初,韋皋在西川总部设成都府,開青溪道穿青溪关以通群蠻,青溪道即清溪關路。使由蜀入貢。又選群蠻子弟聚之成都,教以書數,欲以慰悅羈縻之,業成則去,復以他子弟繼之。復,扶又翻。如是五十年,群蠻子弟學于成都者殆以千數,軍府頗厭于稟給。又,蠻使入貢,利于賜與,所從傔人浸多,傔,苦念翻。杜悰為西川節度使,奏請節減其數,詔從之。南詔首都苴咩城豐祐怒,其賀冬使者留表付巂州而還。又索習學子弟,移牒不遜,還,從宣翻,又如字;下同。索,山客翻。自是入貢不時,頗擾邊境。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