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風土門

《風土門》[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065 廣右風氣》

1
南人有言日:「雨下便寒晴便熱,不論春夏與秋冬。」此語盡南方之風氣矣。桂林氣候,與江浙頗相類,過桂林城南數十里,則便大異,杜子美謂「宜人獨桂林」,得之矣。欽陽雨則寒氣淅淅襲人,晴則溫氣勃勃蒸人,陰濕晦,一日數變,得頃刻明快,又復陰合。冬月久晴,不離葛衣紈扇;夏月苦雨,急須襲被重裘。大抵早溫,晝熱,晚涼,夜寒,一日而四時之氣備。九月梅花盛開,臘夜已食青梅,初春百卉蔭密,楓槐榆柳,四時常青。草木雖大,易以蠹腐。五穀澀而不甘,六畜淡而無味,水泉腥而黯慘,蔬茹瘦而苦硬。人生其間,率皆半羸而不耐作苦,生齒不蕃,土曠人稀,皆風氣使然也。北人至其地,莫若少食而頻餐,多衣而屢更,惟酒與色不可嗜也。如是則庶免乎瘴。然而腑臟日與惡劣水土接,毒氣浸淫,終當有疾,但有淺深耳,久則與之俱化。

066 雪雹》

1
杜子美詩:「五嶺皆炎熱,宜人獨桂林。梅花萬里外,雪片一冬深。」蓋桂林嘗有雪,稍南則無之。他州土人皆莫知雪為何形。欽之父老云,數十年前,冬常有雪,歲乃大災。蓋南方地氣常燠,草木柔脆,一或有雪,則萬木殭死,明歲土膏不興,春不發生,正為災雪,非瑞雪也。若春夏有雹,歲乃大熟。蓋春夏熱氣,能抑之反得和平,而百物倍收,非若中土春夏遇雹而陽氣微也。天地之間,氣異乃爾!

067 瘴地》

1
嶺外毒瘴,不必深廣之地。如海南之瓊管,海北之廉、雷、化,雖曰深廣,而瘴乃稍輕。昭州與湖南、靜江接境,士夫指以為大法場,言殺人之多也。若深廣之地,如橫、邕、欽、貴,其瘴殆與昭等,獨不知小法場之名在何州。嘗謂瘴重之州,率水士毒爾,非天時也。昭州有恭城,江水並城而出,其色黯慘,江石皆黑。橫、邕、欽、貴皆無石井,唯欽江水有一泉,乃土泉非石泉也。而地產毒藥,其類不一,安得無水毒乎?瘴疾之作,亦有運氣如中州之疫然。大概水毒之地必深廣。廣東以新州為大法場,英州為小法場,因併存之。

068 瘴挑草子附》

1
南方凡病,皆謂之瘴,其實似中州傷寒。蓋天氣鬱蒸,陽多宣洩,冬不閉藏,草木水泉,皆稟惡氣。人生其間,日受其毒,元氣不固,發為瘴疾。輕者寒熱往來,正類病瘧,謂之冷瘴。重者純熱無寒,更重者蘊熱沉沉,無晝無夜,如臥灰火,謂之熱瘴。最重者,一病則失音,莫知所以然,謂之啞瘴。冷瘴未必死,熱瘴久必死,啞瘴治得其道,間亦可生。冷瘴以瘧治,熱瘴以傷寒治,啞瘴以失音傷寒洽,雖未可收十全之功,往往愈者過半。治瘴不可純用中州傷寒之藥,茍徒見其熱甚,而以朴硝、大黃之類下之,茍所稟怯弱,立見傾危。昔靜江府唐侍御家,仙者授以青蒿散,至今南方瘴疾服之,有奇驗。其藥用青蒿、石膏及草藥,服之而不愈者,是其人稟弱而病深也。急以附子、丹砂救之,往往多愈。夫南方盛熱,而服丹砂,非以熱益熱也。蓋陽氣不固,假熱藥以收拾之爾。痛哉深廣,不知醫藥,唯知設鬼,而坐致殂殞!間有南人熱瘴,挑草子而愈者。南人熱瘴發一二日,以針刺其上下唇。其法:卷唇之裏,刺其正中,以手捻去唇血,又以楮葉擦舌,又令病人並足而立,刺兩足後腕橫縫中青脈,血出如注,乃以青蒿和水服之,應手而愈。冷瘴與雜病,不可刺矣。熱瘴乃太陽傷寒證,刺出其血,是亦得汗法耳。人之上下唇,是陽明胃脈之所經。足後腕,是太陽膀胱脈之所經。太陽受病三日而陽明受病,南人之針,可謂暗合矣。有發瘴過經,病已入裏而濱死,刺病人陰莖而愈。竊意其內通五臟,故或可以愈也。然施於壯健尚可,施於怯弱者,豈不危哉!

069 屋室》

1
廣西諸郡富家大室覆之以瓦,不施棧板,唯敷瓦于椽間。仰視其瓦,徒取其不藏鼠,日光穿漏。不以為厭也。小民壘土墼為墻而架宇其上,全不施柱。或以竹仰覆為瓦,或但織竹笆兩重,任其漏滴。廣中居民,四壁不加塗泥,夜間焚膏,其光四出于外,故有「一家點火十家光」之譏。原其所以然,蓋其地煖,利在通風,不利堙窒也。未嘗見其茅屋,然則廣人,雖于茅亦以為勞事。

070 巢居》

1
深廣之民,結柵以居,上施茅屋,下豢牛豕。柵上編竹為棧,不施椅桌床榻,唯有一牛皮為裀席,寢食於斯。牛豕之穢,升聞于棧罅之間,不可向邇。彼皆習慣,莫之聞也。考其所以然,蓋地多虎狼,不如是則人畜皆不得安,無乃上古巢居之意歟?

071 踏犁》

1
靜江民頗力于田。其耕也,先施人工踏犁,乃以牛平之。踏犁形如匙,長六尺許,末施橫木一尺餘,此兩手所捉處也。犁柄之中,於其左邊施短柄焉,此左腳所踏處也。踏,可耕三尺,則釋左腳,而以兩手翻泥,謂之一進。迤邐而前,泥壟悉成行列,不異牛耕。予嘗料之,踏犁五日,可當牛犁一日,又不若牛犁之深於土。
2
問之,乃惜牛耳。牛自深廣來,不耐苦作。桂人養之不得其道,任其放牧,未嘗喂飼,夏則放之水中,冬則藏之巖穴,初無欄屋以禦風雨。今浙人養牛,冬月密閉其欄,重槁以藉之,煖日可愛,則牽出就日,去穢而加新,又日取新草于山,唯恐其一不飯也。浙牛所以勤苦而永年者,非特天產之良,人為之助亦多矣。南中養牛若此,安得而長用之哉?
3
若夫無牛之處,則踏犁之法,胡可廢也?又廣人荊棘費鋤之地,三人二踏犁,夾掘一穴,方可五尺,宿巨根,無不翻舉,甚易為功,此法不可以不存。

072 樁堂》

1
靜江民間獲禾,取禾心一莖槁,連穗收之,謂之清冷禾。屋角為大木槽,將食時,取禾樁於槽中,其聲如僧寺之木魚。女伴以意運杵成音韻,名曰樁堂。每旦及日昃,則樁堂之聲,四聞可聽。

073 送老》

1
嶺南嫁女之夕,新人盛飾廟坐,女伴亦盛飾夾輔之,迭相歌和,含情悽惋,各致殷勤,名曰送老,言將別年少之伴,送之偕老也。其歌也,靜江人倚『蘇幕遮』為聲,欽人倚『人月圓』,皆臨機自撰,不肯蹈襲,其間乃有絕佳者。凡送老,皆在深夜,鄉黨男子,群往觀之,或於稠人中發歌以調女伴,女伴知其謂誰,以歌以答之,頗竊中其家之隱慝.往往以此致爭,亦或以此心許。

074 方言》

1
方言,古人有之。乃若廣西之蔞語,如稱官為溝主,母為米囊,外祖母為低,僕使曰齋捽,吃飯為報崖,若此之類,當待譯而後通。至城郭居民,語乃平易,自福建、湖湘,皆不及也。其間所言,意義頗善,有非中州所可及也。早曰朝時,晚曰晡時,以竹器盛飯如篋曰簞,以瓦瓶盛水曰罌,相交曰契交,自稱曰寒賤,長於我稱之曰老兄,少於我稱之曰老弟,丈人行呼其少曰老侄,呼至少者曰孫,泛呼孩提曰細子,謂慵惰為不事產業,謂人仇記曰彼期待我,力作而手倦曰指窮,貧困無力曰力匱,令人先行曰行前,水落曰水尾殺,泊舟曰埋船頭,離岸曰反船頭,舟行曰船在水皮上,大腳脛犬曰大蟲腳。若此之類,亦云雅矣。餘又嘗令譯者以『禮部韻』按交址語,字字有異,唯「花」字不須譯。又謂「北」為「朔」。因併志之。

075 俗字》

1
廣西俗字甚多。如,音矮,言矮則不長也;,音穩,言大坐則穩也;奀,音倦,言瘦弱也;,音終,言死也;,音臘,言不能舉足也;仦,音嫋,言小兒也;,徒架切,言姊也;閂,音,言門橫關也;,音磡,言岩崖也;汆,音泅,言人在水上也;,音魅,言沒人在水下也;,音胡,言多髭;,東敢切,言以石擊水之聲也。大理國間有文書至南邊,猶用此「國」字。國,武后所作「國」字也。
URN: ctp:ws300133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