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六十五回报夙仇龙瑞兴水 失印绶遣徒觅取

《第六十五回报夙仇龙瑞兴水 失印绶遣徒觅取》[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济公在张大人行辕后面,把老道用僧帽罩住,就吩咐众人,连同受伤的那刺客,一并搭到前面,下于狱中。焉知众人还没动手,忽闻墙外一声响亮,霎时白浪滔天,从墙外直灌进来。济公忙叫众人躲避,自己复又除下僧帽来,念动真言,立刻变成一只小船,济公就立于船中。那水愈灌愈多,顷刻与墙齐,幸亏只有四五丈一路,四五丈之外无所波及,人家远远望见,正如一道白光,所以不致害及百姓。济公立在帽中,只睁著眼瞧著,水过处,忽见一物,人首龙身,长有十馀丈,矢矫空中,两眼如灯,张开血盆大嘴,向著济公作吞食之势。济公知道此物利害,忙念动真言,一击掌,一个掌心雷出去,声震房屋。焉知此物利害,那雷打到他身旁,他一张嘴,一股黑气呵出,那雷就被他撞散。济公又击一掌,又是一个霹雳,那物又一叮气,又被他呵散。如是者三五次,济公著忙,赶速用手向自己顶门一指,一个响亮,顿时现出文六金身,头如拷佬,身穿缀锦,赤著两条腿,顶上现出三光,那物一瞧就呆了。济公伸两指,咬破指头,对著他两眼用力射去。只听得大吼一声,早被济公把两眼射瞎,那物就不能见,乱跳乱吼。
2 济公道:「你这孽畜,还敢倔强,吾今天定要你的命。」正要用法术收他,忽然见空中彩云缭绕,音乐悠扬。济公抬头,见一位朱衣神,童颜鹤发,手执拂尘,叫道:「知觉罗汉,你今天几被此物所窘,吾得信已迟,赶紧走来,已是不及。这是他自作之孽,今天成了废物,与你无干。你今天就把这东西交给吾罢。」说毕,把身上个小葫芦解下来,揭开盖,对著那物只一拍,只见溲溜溜一道白光,收了进去,霎时之间,那东西也不见了,水也退了。
3 原来这物也是龙种,名龙瑞人,是妇人得了龙气所生的。他一出娘胎,就飞到海中去修炼,修了五千年,就成这个形状。他一出世,就有十丈海水跟他,因为济公前世跟如来渡海,他来迎接,济公把他戏弄,这时碍著如来佛面,不敢报仇。后来知道济公降生,做了和尚,在西湖灵隐寺,他又要赶来,四海龙王敖广,知他敌不过济公,再三劝他,方才忍著耐著。这一回济公两次渡江,就有巡江夜叉给他报信,他就悄悄出了海关,来到江边守候。候了一日,知济公又渡江过去,在张大人行辕,他踊身跃上半空,一路赶来。刚正济公在后面把老道捆缚,他一施法,那水就从地底下起来,保护他过墙。焉知济公不怕水,又不能吞他,相持良久,被济公把两眼射瞎。正要逃走,刚正火德星君赶来,连身带水,一并收在葫芦内。济公昂头道:「多谢星君前来解围,缓日再来够谢罢。」星君笑道:「罗汉好说,吾去了。」说罢,就见一阵清风,冉冉去了。
4 济公这才走到前面,见众人在屋中发呆,济公便问道:「这里倒没有水来吗?」张大人道:「这里虽然没水,外面被水撞著的,都墙塌壁倒,叫苦连天,幸亏被水的没有几家,又不曾伤人,还算不幸中之大幸。」济公道:「这也是吾和尚作下孽,现在吾要向大人化几百银子,赈济赈济他。」张大人道:「使得,不消圣僧费心,吾自有道理。」济公道:「这就是了。」说罢,又问:「两个刺客现在那里?」张大人道:「现在下在监狱中。圣僧若要问他,吾去提来。」于是就吩咐取监牌来,用朱笔批道:「立提刺客两名,」标好递给家人,一面同济公升大堂,另备一个偏位,给济公坐了。须臾提到,两刺客直立堂上,不肯下跪。张大人把惊堂一拍道:「你们到此地步,还敢倔强吗?」两人睁著眼大声喝道:「吾们被和尚妖术所弄,被缚遭擒,你就把吾们杀罢。若要吾屈膝,除非海枯石烂!」张大人大怒道:「你敢不跪!吾定要你跪下,然后问你口供。」两人冷笑道:「你要吾跪,你先给吾跪下磕个头,吾们就跪。」张大人大怒,立刻吩咐左右:「取木棍来,给吾著实重打。」左右领命,就用大木棒向两人膝盖乱打。焉知两人一用劲儿,脚骨都像铁铸的一般,那些打他的人,倒把手也击痛了。
5 张大人弄得没法,回头对济公道:「这两人颇有妖术,圣僧给吾治治他,消消气。」济公道:「大人要他跪下吗?」张大人道:「不差。」济公随即手一指,只听两人股骨一声响亮,「啊哟」了一声,即时跪下。张大人笑道:「你还说不跪吗?」两人知道利害,不敢再倔强,只俯首无词。济公问道:「你二人叫什么?那里人氏?那个叫你来的?照直供招,还可饶你们性命;如若不招,吾就请张大人立刻把你们正法。」二人闻言,就道:「愿招。」济公道:「既已愿招,就说罢。」那老道就先说道:「吾姓萧名大越,是这里平望人,自小在白云寺出家,拜的师父就是刘秀妙的师父。这一回探听得刘香妙被和尚捉缚,送到镇江府正法,吾心中一气愤,就要来刺杀和尚。吾的义儿宋五,他颇有本领。他说杀鸡焉用牛刀,只须吾一人一刀,跑去包可马到成功,把和尚的头献来。吾当时答应了他,送他到墙外,仔细一想,和尚不是好惹的,恐怕他有错失,就也蹿进墙来,在树上等著。不料他冷不提防,被和尚徒弟用石块给打倒,吾一著急,就从树上跳下,想杀他徒弟,给吾义儿报仇。焉知和尚在背后,用什么邪术,给吾罩住,以致吾也被缚遭擒。这是已往从前之事,并无半句虚言,还求大人笔下超生,念吾为义气而来,就宽赦吾罢。」
6 张大人闻言,哈哈一笑道:「你原来也是刘香妙的党羽吗?吾正要捉你们,苦于没有主名,没处寻觅。你今日自投罗网,吾焉肯轻轻饶你!」说罢,就叫差役仍钉镣收禁,自己同济公回到后面书房落座。马如飞等前来问讯,张大人就把老道口供学说一遍,一面叫厨房排酒。众人坐了席,张大人一者被龙瑞人吓了一吓,二者自己印缓失去,如要查不到,非但前程丢去,而且连身家都不保,所以心中踌躇忧急,那里还咽得下酒菜?不过坐于主位,陪著略略饮几杯罢。济公仍是大抓菜、大口酒的大喝大吃。嚼到半席,济公笑说道:「你的印现在查得地方,只须等到晚上,叫吾两徒弟去走一遭,取来就是了。你尽管放心喝酒罢,吾和尚从没有说过谎、骗过人家。大人如要不信,只待三更就见分晓。」张大人闻言,拱手道:「师傅是圣僧,法术无边,说有自然准有。只是吾不知其中缘故,总有些儿不放心,请师傅把大略情形,先给吾说说罢。」济公摇头道:「这事不可泄漏,横竖此刻已经天晚,再过二三刻就好明白。」张大人闻言不敢再问,众人又闲谈了几句,已是黄昏天气,济公就要吃饭。吃罢了饭,洗过脸,张大人已给济公师徒三人安排下牀铺在里书房,另在书房对面配房里,给马如飞师徒安设牀铺。
7 济公吩咐雷鸣、陈亮到自己房中,写了两封字条儿给两人佩带,吩咐道:「你们各人带上单刀一柄、长索一捆,出了行辕望东走去。走了十馀里,有株大杏树,你二人就在树下休息片刻,乘便就把各人的字柬拆开阅看,照字柬行事,不得有违。」二人点头答应。济公又叫二人把衣裳脱下,袒开背心,给各人书了一道符,念了几句真言;又各人给了一丸药,含在口中,道:「如逢急难,你们就把药咽下肚去,水火都不上身了。」二人领命,各各换上夜行衣,藏了字柬,含上丸药,带上单刀、绳子,就由书房庭中蹿上房去,从屋上走到头门,这才跳下平地,一路往东而去。二人在路上并不答话,走了十馀里,果然前面有株大杏树,拦住了去路。二人此时已跑的气呼呼,正想休歇,就在树下石上坐了。远听四周更鼓正打二更,二人就把字柬拆阅,趁著月光一看,各自点头,于是就起身仍往东够奔。又走了七八里,只闻前面流水荡荡,走近一瞧,见是一道横溪,深不见底。二人走到溪边,四面一望,并无人迹,心中暗喜道:倘能不被这怪物所见,吾二人安安稳稳,把这个钦差印绶取了起来,省得一场厮斗。
8 想还未毕,只听得正南山洞中一声响亮,平地就起来一道怪风,吹的飞沙走石,树叶横飞,二人幸亏合上丸药,风吹不上身。风过处,只见山洞中走出一物,形状如水牛,浑身披著丛毛,其色如黄金一般,头上一角,长可七八寸,两眼突出眶外,作深红色,远望如红灯。二人当时就吃了大惊,正要往林中躲避,不料早被那怪物看见,一声大吼,声震山谷,就地一滚,霎时变做人形,身长丈馀,青面獠牙,身穿金甲,手执一柄大金斧,就往二人赶奔前来。二人见躲避不过,只得硬著头皮同他厮斗。岂知这怪物形状虽然勇猛,因身太笨重,转折不灵,没三个照面,早被雷鸣、陈亮你一刀吾一刀,杀的气呼呼,支持不住。只是刀著他身上,像碰在石上一般,非惟不能砍入,而且火星迸出,震动手腕。二人著急,暗想道:吾们砍他不入,倘被他砍著,这还了得!正要另想法子破他,焉知那怪物也早著急,大吼一声。雷鸣一吓,就跳出圈子外;陈亮也一回身,跳在树林中,对他瞧著。那怪物又对著山洞乱瞧,只见山洞出来无数怪物,都是奇形怪状的东西。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3007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