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七回冤魂纏繞黃愛玉 劉公私訪得真情

《第七回冤魂纏繞黃愛玉 劉公私訪得真情》[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鎮日長昏飲,非關養性靈。
2 眼看人盡醉,何忍獨為醒。
3 話說吏部尚書劉公聽了黃愛玉之言,明知是一片巧言掩飾,遂吩咐人等將棺材從杭中抬出坑外。這時候武舉張培元來到,見了仵作,把一百兩銀交與仵作,將話暗暗言明,令仵作方便方便,莫驗出傷來為是。仵作接銀點頭應允。二人正說話間,忽聞大人傳仵作驗屍。仵作慌忙別了武舉,走進屍場,見一旁放著一領蘆席,食醋、燒酒、新布、棉花件件齊備。令伙友打開棺蓋,把屍搭在席上,脫去屍身上之衣,仵作手執木尺,將屍用酒用醋噴洗擦乾淨,近前相驗,前心後心頭頂渾身上下驗了一遍,並無傷痕,暗想:「傷痕必在肛門,我既圖了賄賂,不可細驗。」遂走至劉吏部面前跪倒,口尊:「大人,小人將屍渾身驗到,並無傷痕,各樣形跡一概未有,大約是病死的。」
4 劉吏部聞稟,遂站起身形,走到屍身附近,舉目觀看,見屍身矮小,約三尺七八寸高,四五寸小辮,蝨蟣紛紛,一臉釘鐵麻子。看罷,回頭看了看少婦,標緻風流、俊俏,暗想:「內中必然因奸謀害本夫,明矣。」遂吩咐仵作重新再驗一次,劉公站在一旁,親眼觀看,仵作渾身上下又驗了一遍,並無傷痕形跡。劉公心中納悶,暗想:「若是病死的,為何旋風攔輿,少婦穿紅。」心中暗叫自己名子:「劉墉哪,劉墉!今日你可要碰在釘子上了。」無奈,口喚:「蒲黃氏,本部未驗出傷痕,是屈了你哩。本部賞你紋銀五十兩,先給你門前掛紅,我走一套文書,與你請旌表,建立牌坊,一揚你守節美名,萬古傳流,將你丈夫屍身掩埋。作為結案,不知你心下如何?」
5 黃愛玉聞言,心中歡喜,遂跪爬半步說:「大人恩典,小婦人願」這一個「願」字才出口,忽然一陣旋風在黃愛玉身上一繞,這黃愛玉打了一個寒戰,立刻雙眉直豎,杏眼圓睜,站起身形,金蓮跺地,用手指定劉公,高聲大罵:「劉羅鍋子,耳聞你作官難纏,愛管民間閒事,今日一看你,乃是塊老紅磚。
6 奴的丈夫分明是病死的,你非開棺驗屍不可,污奴不潔,血口噴人,不能與你善罷干休!」挽了一挽袖口,往上闖欲向劉公拚命,眾人役阻攔,拉拉扯扯,不令他近前。
7 這時候武舉張培元在遠遠站立觀風,見眾人役扯擄黃愛玉,不由得心中動怒生嗔,遂把辮子挽好,脫衣服光著脊背要上前去與劉吏部作對。旁有一老頭攔阻,說:「張大老爺你與黃愛玉係親故嗎?」張武舉說:「不係親故。」老頭說:「一不親,二非故,為何管這閒事!這劉羅鍋子與別的過路官不同,其性梗直傲上,你若闖上去,我恐你碰一個大釘子,自尋煩惱。依老漢相勸,各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武舉說:「我在這聽審,氣不過,欲打一個抱不平;既然相勸,我不管此閒事。」
8 遂穿上衣服回家去了。
9 且說劉公見蒲黃氏放刁,吩咐人役將蒲黃氏帶到公館,飭地方潘三守屍,令知州回衙。劉公上轎去奔公館不提。
10 再說這屍場已散,眾鄉民三一簇,五一伙紛紛談論驗屍之事,有的說:「死的不明。」有的說:「大約是急病死的。」有的說:「這事越鬧越大了。」眾人正然議論,忽見一人從遠處喊嚷而來:「你們眾人在此說什麼話?打喳喳為何不嚷著說,令我納悶。」眾人聞言,抬頭一看,此人肩扛有二斗米,挎著兩弔錢,原來是愛打仗、闖是非、半彪子,姓劉名清字崑山。他是上三里堡家給他娘送錢米去的。見他走道東倒西歪,喝的酒太多,眾人皆躲避,不敢惹他,一哄而散。內中有一年高之人未跑脫,被彪子劉清一把扯住說:「你們三一堆,五一塊打的什麼喳喳?為何不嚷著說,令人納悶!快說,快說。」老頭說:「你鬆手我好說。」彪子劉清遂放開手,老頭便將驗屍驗不出傷來的事說了一遍。彪子劉清聞言不由得氣炸了肺,口呼:「老叔,有所不知,這黃愛玉交好張武舉,害死本夫蒲賢我劉清知情,偏偏我在北莊多貪了幾杯酒,未趕上劉吏部在此驗屍,也罷,我前去到公館投案鳴冤。」言罷,竟要奔公館去。老頭一把將他扯住說:「劉清,你好無道理!你替人家鳴冤受累,撂下六七十歲的老娘在家擔驚害怕,又無養廉,俗語說得好:『能打私鹽漕米,不打人命牽連。』你為何欲自投火坑?萬一你母聞你替人家去打人命官司,一驚因此而得病,有些好歹,你生不能養,死不能葬,你裝的什麼好漢尖子?」彪子劉清聞言,遂滿面含春,口稱:「老叔,小姪多承你老教訓。」一拱而別。
11 不一時來在景州西關,那些破落戶賣閒的眾人見了劉清,這個口呼:「劉賢弟。」那個口稱:「劉大哥,這些日未見面,咱們大家得喝一場。」言罷眾人進了酒鋪去吃酒,這且不提。
12 卻說吏部劉公入公館飲茶吃點心,心中暗想:「旋風攔輿,上墳少婦明露著其中之冤情,為何開棺驗不出屍身之傷痕。左思右想不如改變行裝前去私訪,或可瞭解個頭緒,也未可知。」
13 想罷遂命劉安、張成提過一個包袱來,打開包裹,劉公戴上道巾,穿上道袍,腰繫黃絨絲縧,下垂雙穗,足上蹬水襪雲鞋,袖吞木魚,打扮成化緣道士一樣,悄悄出了公館。在城裡關外訪了多時,並無消息,暗想:「且到三里堡後到蒲家灣探訪消息。」想罷問明了路,逕向南奔三里堡。剛剛一到三里堡村邊,忽然東北上起了烏雲,霎然鋪滿了天,刮來了一陣涼風,隨後,下了一場大雨,渾身被淋濕。緊走一陣,進了三里堡莊村,見有一走馬門樓,遂走至門前,擊動木魚化緣,驚動內院一位六十餘歲年老的媽媽,正搖著紡車紡線,忽聞門外木魚之聲,遂下了炕,順牆根來至門內,開門一看,原是半老道士化緣。遂說:「道爺,我家昔日是富宦之家,今日貧寒,不能施捨,再改一家去化罷。」劉公說:「女菩薩,貧道不化銀錢食物,化一把乾柴烤乾衣服,我就走路。」老媽媽說:「這有何難,隨我進來,往東房內去烘烤。」劉公聞言,跟隨在後,老媽媽將大門關閉。劉公問:「女菩薩,為何將大門關閉?」老媽媽說:「道爺有所不知,老身只有一彪性兒子,怕他回家。回家時必然喝個酩酊大醉,恐見了道爺你,他若發煩,必打你一頓拳。」劉公說:「我不烤衣了,你兒回家我可輸理。」老媽媽說:「老身既允你烤衣,料無妨礙。我兒回家總得半月二十天,這才走了十多天,料想不能還家。」劉公聞言隨著媽媽來至東屋。老媽媽抱了一抱乾柴,令他自行烘烤衣服。
14 劉公將衣服烤得半濕半乾之時,忽聞門外啪啪打門之聲,老媽媽說:「不好了!吾那彪兒回家來了。」劉公說:「這可怎麼好?」老媽媽說:「無妨礙,道爺你就在東屋烤你的衣,莫要響動。我那彪兒回家是送錢米來了,進來將錢米放在北樓,再也不上別的屋裡去,至多說上兩三句話,連家內塵土也不沾就走去,又上外邊耍錢去了。」劉公聞言點了點頭,低頭不語,只是烘烤衣服。老媽媽言罷,走至街門內問:「是何人拍門?」彪子劉清說:「是不成器的兒回家送錢米來了。」老媽媽聞言,放開街門,彪子劉清晃裡晃蕩走進大門,老媽媽見彪兒如此光景,咳了一聲,說道:「你父在世時作官,你是宦門公子,嬌生慣養,你成人不懂治家,就會耍錢,房產地業皆被你輸淨,到如今家中蕭條,過這樣艱難日子!」彪子劉清聞言不耐煩地說:「老娘,當初之事不用提他,後悔也是枉然。你老不知道麼?對門的黃大姐,俺兩交好數年之久,給他打首飾制衣裳,供養他一家子吃穿,哪裡盡是耍錢輸的?可惱黃大姐他見我未有錢了,撇了我。他又相與西關的武舉張培元,他二人熱乎了,商量著要害蒲賢,今日果然害死了蒲賢,若提起來,蒲賢真死的冤。你老休埋怨兒,是兒一時之錯,你老盼著罷,為兒的慢慢地再掙。」老媽媽攔住他說:「休說他們害蒲賢之事,恐有外人聽見,有些不便。」彪子把眼一瞪說:「母親,不必攔我,有人聽去我不怕,惱了我的性子,我替蒲賢前去喊冤報仇,出了我的氣,我看小愛玉他把我怎麼樣?」
15 劉公在東屋聽得真切,暗想:「本部不白私訪挨淋。」心中暗喜,忽聞彪子大嚷說:「不好了!東屋有了火了!」忙跑到東屋,見一老道烤衣,不由得大怒說:「好一牛鼻子老道,竟敢來在我家撒野。」走近前揪住脖領,舉起拳頭就要打。老媽媽趕近前忙忙攔阻,喝道:「好一小冤家,還不鬆手,為娘今年六十三歲了,道爺也有五六十歲,皆因道爺被雨淋濕了道袍,求為娘一把乾柴烘衣,你來到家胡言亂語,你若嫌為娘累贅你,不如我一死。」言罷望牆上撞去,彪子說:「不好!」趕近前將母親抱住,說:「母親,莫要生氣,是兒的錯,誤會了。你老不知兒的脾氣麼?又彪、又愣、又鹵莽,是兒無禮,恕了兒罷,兒好去給老道爺賠情去。」老媽媽聞言,消了氣,彪子轉身眼望劉公作揖,陪著笑臉說:「道爺,休要見怪,我劉清誰不知,是個半彪子,作事莽撞,不問青紅皂白,就行無理,恕過我罷,請道爺上北樓喝幾盅,算我賠情。」劉公說:「我不會吃酒。」
16 彪子把眼一瞪說:「我請你吃酒,你就得擾我,你不擾我,那可不行。」一手抓住劉公就往北樓上拉,老媽媽一使眼色,口尊:「道爺,我兒請你吃酒是一番好意,你若不領,難討公道。」
17 劉公暗想:「不如趁此機會,問明蒲賢這事為要。」遂說道:「素不相識,怎肯攪擾。」彪子說:「那都是閒話。」遂一同上了北樓,彪子把酒壺抄在手中,說:「道爺,你且候一候,這三里堡無有好酒,我進城沽酒去。」言罷,下樓而去,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30342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