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三回移花接木三條計 動魄驚魂一紙書

《第三回移花接木三條計 動魄驚魂一紙書》[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卻說紫旒拿了月梅的二百元鈔票,出了梅春裡,恰好巷口有一輛東洋車停在那裡,紫旒跨上去坐了,用手一指,那車夫便順著所指之處,發腳飛跑,轉了兩個彎,到了大馬路鳳祥銀樓。紫旒喝叫停住,跳下車子,給過車錢,走到鳳祥裡面,在身邊掏出一張票子,交給櫃上說道:「這兩樣東西做好了麼?
2 「櫃上人接來一看道:「好了。」隨即取來一枝銀水煙筒,一個金荳蔻盒,先後都上天平秤過,取出算盤算了一陣說道:
3 「煙筒二十八兩三錢;盒子四兩六錢一分七釐。除收過欠找一百三十五元六角。」紫旒取出鈔票,點了一百三十六元,櫃上收了,開過發票,找出四角洋錢。此時已是入黑時候,紫旒拿了東西,仍舊坐了車子,走到三馬路同安裡落車,正要進去,不想迎面遇了有聲。
4 有聲道:「方才到公館裡奉候,不想閣下仍未回去。遇見了令親賈伯翁,說閣下天天在同安裡花錦樓家,所以我特來奉訪。不料貴相好說,今天閣下不曾到過,並且約了朋友今天叉麻雀,朋友已經到了,還不見閣下到云云。我因為閣下不在,便走了出來,不期恰好相遇。」紫旒道:「如此恰好,就請到裡邊坐坐。」有聲道「不坐了。我不過受了閣下所托,方才子翁回局,我問過他,他說這兩天要解一筆機器款,這幾天裡頭不便挪移,所以我專來回復一聲,免誤了閣下正事。」紫旒道:
5 「費心得很,遲兩天看罷;倘我在別處弄不著,再來求老哥費心。此刻沒事,何不請到裡面坐坐呢。高興打牌,我們再邀兩個人,多開一局。」有聲道,「這個我一向不懂,少陪了。」
6 說罷,拱手別去。
7 徐步繞行,轉到了四馬路。心中暗想:紫旒急到拿官照出來押錢,何以還有心神叉麻雀?這點鎮靜的工夫,真是令人佩服。一路上想,一路上東張西望,不提防後面忽然有人高叫一聲:「有聲。」有聲回頭看時,卻是李仲英。有聲立定了,仲英道:「你到那裡去了?老總要請客,四面八方的抓人,卻只抓不著,連你都不見了。」有聲道:「在那裡?請誰?」仲英道:「請兩個生客,在同安裡花小葆家,你快去罷,我還要找紫旒呢。」有聲道:「你莫忙,紫旒不消找得,我知道他在那裡。先到了小葆那邊,我包管你一抓就來。」仲英道:「如此好極了,我們同去罷。」於是二人走西薈芳,穿出了同安裡,到了花小葆家。
8 只見子遷果在那裡,還有兩個客。有聲招呼一遍,方才知道一個安徽人魯薇園,一個南京人李閒士,都是要入金礦股分的。有聲正待細談,仲英道:「你且說紫旒在那裡?先請了他來再說。」有聲道:「紫旒今天是主人,在隔壁花錦樓家,請他只怕未必來;除非你親身去對他說,請他來陪客,或者可以請得動。」子遷道:「奇怪,紫旒和花錦樓前幾天鬧斷了,發過誓,永遠不去的了,何以又去起來?」仲英道:「不要管他,且等我親自去邀了他來,再問他這個。」說罷自去了。薇園問子遷道:「有翁可是也在山東同來的?」子遷道:「有翁是新近聘請的,一切事情都仰仗得很。」有聲道:「豈敢!豈敢!兄弟不懂事,一切都仗子翁指教。」薇園道:「有翁一向恭喜是甚麼貴業?」有聲道:「向來都在長江一帶經商的。」薇園道:「這金礦辦起來,倒也是一件大商務。兄弟向在漢口,這回是慕名而來,打算多少做點股分。」子遷接口道:「薇翁今天到局裡來,說起打算要做五百股,是一位大股東呢!」
9 說話時,仲英已偕紫旒走到,彼此相見,通過姓名。仲英道:「紫翁今天十分賞臉,他在花錦樓那邊,是碰和的主人,本來走不開,被我說之再三,方才請人代碰。」子遷道:「屈駕得很!但是你前幾天就睹神罰咒的說,永不到他家去了,怎麼忽然又去碰和?」紫旒道:「這些小孩子們,何必和他認真呢?說說罷了。我聽仲英說,魯、李二公都是罕客,所以特來奉陪。」薇園道:「豈敢!豈敢!久仰得很,今日幸會。」紫旒道:「聽仲英說,二位要做金礦股分,這件事很好的。」閒士道:「兄弟無此力量,薇翁是一意要做。因為初到上海,地方不熟,由兄弟引到貴局的罷了。」紫旒道:「兄弟雖不是局中人,然而一向與子翁相好,深知他這個礦辦得極得法。前次已經將礦苗寄到日本,請化學師化驗過,回信來說成色極高,可以獲大利的。子翁已經寫信去聘這位化學帥,大約下月就可到了。」閒士道:「所以一個人要講運氣。那一座礦山,放在那裡,怎麼偏偏被子翁找著呢?」紫旒道:「找著了,也要碰巧和這位撫帥有交情,才肯下這個札子。有了大憲提倡,招起股來,才得順手。」薇園道:「這麼大一個局面,子翁、仲翁兩個人就撐持起來,足見得才幹不小。」子遷道:「這邊只辦招股,沒有甚麼事,山東那邊人多點。」紫旒道:「這就是子翁實心辦事之處。差不多的有了這個局面,那裡容不下十來個人?」
10 說話之間,席面擺好,發出局票,相將入席。花錦樓就在隔壁,首先到了,在紫旒側首坐下,把一個嶄新的金荳蔻盒子放在面前,跟局丫頭拿的銀水煙筒,也是嶄新的,配上一條珠練條。仲英笑道:「這兩件行頭,一向不曾見過,想是伊老爺新送的?」花錦樓瞅了一眼道:「你管他。」紫旒道:「那個冤大頭才化這些冤錢呢!」花錦樓又瞅了紫旒一眼道:「都像你,我們都要喝風了。你伊老爺就是化冤錢,也冤不到我們身上,只梅春裡一處,就夠你一冤的了。」子遷笑道:「這是一瓶上好的鎮江醋,小心不要打翻。」花錦樓道:「你又何苦代你們小葆背履歷呢。」
11 紫旒道:「你們且不要說笑話,我們談正事罷。薇翁既然答應了大股分,我看子翁的招股章程上也應該列薇翁的大名。
12 薇翁是路過的,不能常駐局內,他應該派一個人到局辦事,這是兄弟統籌全局的辦法。因為有鑑於近來招股的毛病,你看甚麼煤礦局,甚麼鐵礦局,起初的時候,莫不是堂哉皇哉的設局招股,弄到後來,總是無聲無臭的就這麼完結了。那裡頭有甚麼奧妙,我們局外人自然不得而知。然而總逃不出辦理不善四個字之範圍以外。若要辦理得善,頭一著先要諸大股東和衷共濟,以外的事自然就都好商量了。方才聽見仲英說,薇翁打算認五百股,照兄弟愚見,喬子翁認的是一千股,莫若薇翁也認了一千股。有了這兩個大股東,事情一就更容易措手了,不知薇翁以為如何?」薇園道:「這倒不忙。等兄弟商量起來看,未嘗不可以多認點。」閒士道:「本來招股這件事,大股東越多,零招的散股越容易。但不知山東官場肯認幾股?」子遷道:「這個是官督商辦的局面,官場股分卻並未提及。倘使我們股分招得好,也樂得不要官款,免得事事掣肘。」
13 說話之間,眾局陸續都到了,一時管弦嘈雜,釧動釵飛,紙醉金迷,燈紅酒綠。直到九點多鍾,方才散席。魯、李兩個先行辭去,子遷、仲英、紫旒三個人,切切私語,有聲見此情形,便也先行辭去,子遷也不相留。
14 紫旒見有聲去後,便對子遷道:「這件事倘使徒事游移,是一定弄不好的,我勸你早定主意的好。」子遷道:「這件事都是仲英鬧出來的,此刻騎虎難下。到這裡開辦了三個多月,來的不滿一百股,喜得都是零股,沒甚要緊。此刻來了這個大主顧,吃他下去,我沒有這個膽量,放了他去,實在是捨不得,總要求你代我出個主意。」紫旒道:「依我是有三條計策:山東撫帥的公子,現在上海,我與他相熟,還說得上兩句話,你先放膽吃他下來,然後央求撫帥公子,我們打伙兒走山東,設法認真把他這礦務拿了過來我們辦,此是上策。放膽吃了他下來,連前頭弄來的,一並絳分了,各走各的路,只把有聲丟下,此是中策。這兩條計策都不肯行,只索推辭了薇園的股分,只吃點小買賣,此是下策。」子遷道:「紫翁的上策太難,中策太毒,下策又太平常來了,我想大家從長計議,總還可以定一個善法。」仲英道:「我倒有一個善法,我們暫時只管依紫翁的上策做去,做得到便好,倘使做不到,我們將計就計,就行那個中策,豈不乾淨?」紫旒拍手道:「妙!妙!到底仲哥閱歷多,見解不同。我們就依仲哥做去。」子遷道:「這件事最好先見了撫帥公子,打聽打聽那條上策辦得到辦不到,再作商量。」紫旒道:「這也容易。你要見撫帥公子,他就在隔壁花錦樓處碰和,說不得我到那邊再擺一台酒,代你們介紹介紹,可是說話一切都要留神。」子遷道:「凡緊要的去處,我一切都讓你說就是了。」
15 說罷,一同出了花小葆家,走到花錦樓處,登樓入房,只見和局未散。花錦樓親自代了伊紫旒,還有陳雨堂、蕭志何兩個打橫對坐,花錦樓對面卻坐了一個本房間的丫頭。紫旒先介紹了子遷、伯英,與陳、蕭兩個相見,然後問道:「五少大人呢?」花錦樓道:「到群仙戲園去了。說是等看過金月梅的《紡棉花》就來的。」紫旒道:「碰和了幾圈了?」花錦樓道:
16 「剛剛滿了五圈。」紫旒道:「快碰完了這一圈,我還要請客呢!」
17 花錦樓把牌一推道:「那麼就不碰罷,何必一定要幾圈呢!」紫旒笑道:「左右五少大人未到,就何妨碰完了呢。」一面說,一面要了紙筆,點了菜,又寫一張請客條子,到群仙去請五少大人。條子發了出去,又和子遷、仲英切切私語了一回。請客的回來說:「五少大人不在群仙,打聽得是到梅春裡去了。」
18 紫旒再寫了一張條子,又代送到梅春裡去,便坐到花錦樓後面看碰和。剛剛六圈碰完,還在那裡算帳,未曾散坐,五少大人帶著月梅到了。
19 紫旒正在招呼,五少大人還沒有開口,月梅先冷笑道:
20 「和還沒有碰完,檯面還沒有擺,便寫甚麼客齊請帶局來?」
21 花錦樓連忙起來,招呼到一旁坐下。紫旒也介紹喬、李過來,相見通名,一面叫擺檯面,一面把喬子遷在這裡招股辦礦一節,略略提起。霎時間檯面擺好,紫旒起身讓坐,發出局票。酒過三巡,紫旒便對五少大人道:「這位喬子翁向在山東,與一個廣東人合辦招遠金礦,鬧到後來,彼此意見不合。子翁本來答應一千股,五百股的股本早已交了出去,自從去年鬧翻了,子翁便獨到上海來招股開辦。可奈前路那個廣東人,此刻還在山東。」五少大人道:「那廣東人是誰?」子遷道:「姓李,叫李子選。」五少大人道:「此刻打算怎樣呢?」紫旒道:「此刻打算求少大人向老帥處說句好話,或者仍舊合辦,最好是獨歸了這一面。」五少大人笑道:「怕不能這麼容易罷?我今夜還有兩個局,少陪,要先走一步了。」說罷,帶了月梅起身自去。紫旒送到樓梯口而回。幾個人草草終席,也自散去。
22 子遷、仲英回到鴻仁裡,只見有聲一個人坐在那裡出神,還不曾睡。原來有聲從花小葆家出來,便一直回到金礦局,茶房進來說道:「今天有個朋友來過,留下一封信在這裡呢。」
23 說罷,在硯台底下取出一封信來,卻是封了口的。有聲一看,認得是文述農筆跡,暗想留個便條,何必封口,述農未免過於仔細了。拆開一看,只見寫著道:
24 刻得一警信,禍機在一發之頃。急趨報,奈覓行蹤不得。
25 請於明日一早,到舍面談,萬勿遲誤。知名。閱畢付丙。
26 有聲看罷,莫名其妙:甚麼禍機一髮之頃?所以呆呆的出神未睡。要知到底是甚麼禍機?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308856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