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六十六回傀儡生救万人性命 徐鸣皋遇十世姻缘

《第六十六回傀儡生救万人性命 徐鸣皋遇十世姻缘》[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却说余半仙在下面作法将要圆满,瞥眼见上一层灯光齐灭,大惊起来。叫两个披发童子手执大蜡烛,走上一层来,四面照看。一万多个柳树人,一个都不见了,大骇道:「谁人敢来盗去,有这般大胆的么?」将宝剑提在手中,出茅篷来拐看。只见焦大鹏守在上边,待余半仙出来,举剑便砍。余半仙见了大怒,提剑相迎。
2 不说两人在此斗剑。且说傀儡生到宁王府望下去,见余半仙之妹余秀英在此守把,看著那一幅画图,任你剑仙侠客要到宫中来行刺,他画图上能现出形迹来。他手中将天罗地网向上一掷,被他擒去,逃也逃不及。前徐鸣皋二探王府之时,与一尘子同去,险些儿被他擒去,幸亏走得快,徐鸣皋一顶武士巾被他卷去了。此时徐鸣皋在傀儡生袖中,万无一失。傀儡生将身子一隐,那画图上并无形迹,走进宫中,余秀英看不见。过了这个关口,里面便无大害。傀儡生将左边袍袖一抖,徐鸣皋从袖中出来,跟著傀儡生,一路寻著天牢所在。傀儡生将剑一挥,牢门大开。二人走进去,只见黑洞洞深远无底。徐鸣皋寻在一处,只见包行恭、周湘帆、杨小舫三人连锁一堆。原来三人进了天牢之后,幸亏包行恭身边有一粒丹丸,是从前下山时路遇傀儡生,送他防备急难,三人分吃了,肚中永不饥饱,身上亦无痛苦。三人不知不觉过了多时,当下看见徐鸣皋,大喜道:「大哥怎的进来?快救我们性命!」徐鸣皋道:「我跟了傀儡生老师来的,兄弟们不要心急,老师来救了。」即见傀儡生将手中剑一指,三人锁链都落在地下。傀儡生将左手袍袖一举,三人藏在袖中。
3 徐鸣皋跟了傀儡生,出了天牢,走进宫门。傀儡生叫徐鸣皋仍旧躲在袖内,说:「你走不出宫门,恐著余秀英的道儿。」不料傀儡生略迟一迟,余秀英已到面前,大喝:「何人大胆,敢到宫中来?且看我的法宝。」手中一抛,一股黑气喷来。徐鸣皋逃避不及,被他天罗地网罩住。傀儡生起在空中,看徐鸣皋被余秀英擒住了,要下去救他起来,心中一想道:「他二人有姻缘之分,不如将计就计,收伏了余秀英,那余六就容易除了。」傀儡生隐身而下,在徐鸣皋耳朵边说了几句,便出宫来,到茅篷上面。
4 那焦大鹏与余半仙斗了半日,不能取胜,渐渐败将下来。海鸥子在远处看见,口吐白光飞到余半仙头顶。余半仙不慌不忙,把手中剑吹一口气,化成一口剑抵住白光,盘旋飞舞,手中剑仍与焦大鹏对敌。那山中子、默存子远远的又是两道白光飞来,余半仙又吹两口气,化成两口剑,望前迎敌。三口剑在空中迎住三道白光,生龙活虎的交斗,煞是好看。焦大鹏要乘他手势一乱,好把剑冠进去,那晓余半仙剑法一无破绽。又斗一会,那一尘子、飞云子、霓裳子又是三道白光飞来,余半仙连忙吹了三吹,三把剑向上迎住,空中共有六把剑、六道白光,斗个不了。余半仙渐渐有些招架不住,口中念念有辞,那茅篷上许多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一齐上来,一霎时黑气冲天,神号鬼哭。傀儡生先看焦大鹏与六子共斗余半仙不能取胜,晓得余半仙命不该绝,故而玄贞子不到。忽见余半仙作起邪法,一阵鬼兵杀上前来,傀儡生连忙将剑一指,那空中撒豆成兵,上前来一场大战。到底邪不胜正,将余半仙的鬼兵杀得一个不留。余半仙逃入宁王宫中,要引他剑客追上来,好叫妹子余秀英的天罗地网来拿。谁知傀儡生收兵而去,不中他的诡计。此时破了招魂妖法,两庄的万人性命保牢,又救出了三人,得胜而回,虽徐鸣皋被余秀英擒去,却是故意亩在他处,大有作用的。
5 傀儡生与焦大鹏、一尘子、飞云子、霓裳子、默存子、山中子、海鸥子同回赵王庄内。傀儡生收了豆兵,又将袍袖一抖,左边走出三个人来。众人看明这是包行恭、周湘帆、杨小舫三人,右边许多柳树刹成的木人,袍袖中倾倒不绝,在阶下堆积如山,共有一万多个。傀儡生告众人道:「余七费了一百日心力,害人不成,徒然作恶。」众人道:「这妖人心太狠恶,亏得老师相救。未知妖人可擒否?」傀儡生笑道:「妖人终有一日被诛,此时尚未。」焦大鹏道:「妖人剑术却是利害,若非六位师叔一齐相救,小侄必遭他毒手。如今虽败,必来报复,我且去探听消息,他作何妖法。」傀儡生道:「我正要差你去,如此甚好,你快去打听来。」众人都道:「徐大哥未知生死,亦要焦大哥去打听来。」傀儡生道:「众位放心,万无一失也。」焦大鹏起身御风而行,到城里王官来,将身一隐,进宫来寻徐鸣皋。
6 且说徐鸣皋被余秀英天罗地网罩住,丢在宫中,叫伏侍宫女两名,拿索子将徐鸣皋两手反绑,然后将同解开。宫女推上徐鸣皋,到余秀英面前跪下。徐鸣皋大喝道:「我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怎肯来跪你的贱人!」余秀英俏眼将鸣皋一看,好一个英雄气概,相貌非凡,不觉看中了意。你道为何?余秀英虽是妖法邪术,他本事还在哥子余半仙之上,却并非是贪淫的人。他是十世童女转身,徐鸣皋是十世童男转世,两人前世前生结了姻缘,都不曾嫁娶,修行成道,十世之中,都是如此。他二人是十世的夫奄,却不曾合卺。所以余秀英一见徐鸣皋,心中不由的不欣悦起来。凡人前世前缘,不过一世罢了,那里有十世的?他既有十世缘分,而且不能了结,今生必定要了结了。余秀英见徐鸣皋直立不跪,反笑起来道:「你既不跪,不来勉强你。但你既被我拿住,不如从了宁王,共享功名富贵,我和你同在一处,决不亏待你,你可依我么?」徐鸣皋已受了傀儡生耳边吩咐几句说话,心中有了主意,便道:「你休说顺从宁王的话。宁王是叛逆之人,我万不能从他。你拿了我不杀,反有爱惜之心,我感激你情义,我情愿在此效力,但不去见宁王的。」余秀英想道:「既在我这里,待我慢慢的劝他投降不迟。」
7 正在寻思,忽见余半仙走来,余秀英上前迎接,告知他拿住徐鸣皋之事。余半仙道:「你尚不知我的招魂就戮大法,被他们剑客破了,废我百日功夫。」余秀英问是怎的,余半仙将前事说了一遍,「如今败了一阵,要求妹子法术帮助。」余秀英道﹔「哥哥放心,待妹子用天罗地网,明日将他剑客罩住,看他有何法来破。」余半仙道:「全仗妹子法力。如今徐鸣皋已经擒来,他是首恶,其馀皆容易除也。妹子何不解送宁王?」余秀英道:「此人是英雄豪杰,此时解送宁王,未必肯投降。宁王若加诛戮,岂不可惜?待我劝他投降,然后解送,哥哥意下如何?」余半仙道:「此话甚是有理,且慢解送。你小心把守宫门,我去见宁王,商议报仇之事。」当下余半仙辞了妹子,来至殿上。
8 宁王正与李自然商议,见余半仙来,起身迎接。余半仙将此事告知宁王,宁王大惊道:「军师妙法尚且被他破了,尚有何计可施?」只见阶下一人上前奏道:「千岁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剑客虽多,害不得我,愿千岁差小将领兵前去,要杀他庄中一人不留,报前次败兵之恨。」宁王看此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3166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