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 檢索 "醷"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周禮注疏
條件: 包含字詞「醷」
Total 5

卷五

55
辨四飲之物,一曰清,二曰醫,三曰漿,四曰酏。清,謂醴之泲者。醫,《內則》所謂或以酏為醴。凡醴濁,釀酏為之,則少清矣。醫之字,從殹從酉省也。漿,今之酨漿也。酏,今之粥。《內則》有黍酏。酏飲,粥稀者之清也。鄭司農說以《內則》曰「飲重醴,稻醴清𦵩,黍醴清𦵩,梁醴清𦵩,或以酏為醴,漿、水、臆」。后致飲于賓客之禮,有醫酏糟。糟音聲與𦵩相似,醫與臆亦相似,文字不同,記之者各異耳,此皆一物。○醫,於已反。徐於計反,注同。酏,以支反。泲子禮反,下同。殹,烏兮反,徐為例反,本或作毉。省,所景反。□,昨再反。粥,之六反,劉音育。稀,音希。𦵩,音糟,下同,沈子由反。臆,本又作,於紀反,徐於力反。
56
[疏]「辨四」至「曰酏」○釋曰:案《漿人》有六飲,此言四者,以《漿人》注「酒正不辨水涼者,無厚薄之齊」,故此唯辨四飲之物也。云「一曰清」,則《漿人》云「醴,清也」。「二曰醫」者,謂釀粥為醴則為醫。「三曰漿」者,今之□漿。「四曰酏」者,即今薄粥也。○注「清謂」至「一物」○釋曰:言「清,謂醴之泲」者,此鄭據《漿人》解之.《漿人》云醴,此云清,故云清謂醴之泲者。云「醫,《內則》所謂或以酏為醴」者,按《內則》,上言飲,下云重醴清糟,又云或以酏為醴,彼酏為醴,在飲中,而在清糟下,此醫又在清下,故知酏為醴,當此醫。云「凡醴濁,釀酏為之,則少清矣」者,謂經中醫釀粥為之,與醴少異也。又云「醫之字,從殹從酉省也」者,從殹省者去羽,從酉省者去水,故云從殹從酉省也。云「漿,今之□漿也」者,此漿亦是酒類,故其字亦從載從酉省。□之言載,米汁相載,漢時名為□漿,故云今之□漿也。云「酏,今之粥。《內則》有黍酏。酏飲,粥稀者之清也」者,案《內則》,黍酏在飲中,故知此酏當《內則》黍酏。以其為飲,故知粥稀者之清也。鄭司農說以《內則》曰「飲重醴,稻醴清」至「或以酏為醴」,總當此經一曰清。云漿當此經中漿,水於此經無所當,連引之耳。當此經中醫。云「后致飲于賓客之禮,有醫酏糟」,此引下文,欲取「糟」與《內則》「𦵩」一物,故云糟音聲與𦵩相似。云「醫與亦相似」者,與此經醫為一物。云「文字不同,記之者各異耳,此皆一物」者,《內則》彼云「𦵩」,此云「糟」,《內則》云「」,此云「醫」,是其文字不同,皆一物也。《內則》云重醴者,清糟並設,則稻醴清糟、黍醴清糟、粱醴清糟,是其重醴也。向者後鄭解或以酏為醴為醫,今先鄭以為醴,共重醴為一物。又後鄭於《內則》注為梅漿,亦與先鄭不同,以無正文,故引之在下,亦得為一義故也。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