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三十八·高五王传第八

《卷三十八·高五王传第八》[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皇帝八男:吕后生孝惠帝,曹夫人生齐悼惠王肥,薄姬生孝文帝,戚夫人生赵隐王如意,赵姬生淮南厉王长,诸姬生赵幽王友、赵共王恢、燕灵王建。郑氏曰:「诸,姬姓也。」张晏曰:「非一之称也。」师古曰:「诸姬,緫言在姬妾之列者耳。其知姓位者,史各具言之。不知氏族及秩次者,则云诸姬也。而赵幽以下三王非必同母,盖以皆不知其所生之姬姓,故緫言之。文三王传云『诸姬生代孝王参、梁怀王揖』,景十三王传云『属诸姬子于栗姬』,此意皆同。张云非一,近得之矣。春秋左氏传曰『诸子仲子、戎子』,『诸子鬻姒』,此其例也。岂以诸为姓乎?郑说非矣。共读曰恭。其下类此。」淮南厉王长自有传。
2
齐悼惠王肥,其母高祖微时外妇也。师古曰:「谓与旁通者。」高祖六年立,食七十馀城。诸民能齐言者皆与齐。孟康曰:「此时流移,故使齐言者还齐也。」师古曰:「欲其国大,故多封之。」孝惠二年,入朝。帝与齐王燕饮太后前,置齐王上坐,如家人礼。师古曰:「以兄弟齿列,不从君臣之礼,故曰家人也。坐音材卧反。」太后怒,乃令人酌两巵鸩酒置前,应劭曰:「鸩鸟黑身赤目,食蝮蛇野葛,以其羽画酒中,饮之立死。」令齐王为寿。齐王起,帝亦起,欲俱为寿。太后恐,自起反巵。师古曰:「反音幡。」齐王怪之,因不敢饮,阳醉去。问知其鸩,乃忧,自以为不得脱长安。师古曰:「脱,免也。言死于长安,不得更至齐国也。脱音吐活反。」内史士曰:师古曰:「内史,王官。士者,其名也。」「太后独有帝与鲁元公主,今王有七十馀城,而公主乃食数城。王诚以一郡上太后为公主汤沐邑,太后必喜,王无患矣。」于是齐王献城阳郡以尊公主为王太后。师古曰:「为齐王太后也。言以母礼事之,所以自媚也。解具在惠纪。」吕太后喜而许之。乃置酒齐邸,乐饮,遣王归国。后十三年薨,子襄嗣。
3
赵隐王如意,九年立。师古曰:「高祖之九年也。他皆类此。」四年,高祖崩,师古曰:「赵王之四年。」吕太后徵王到长安,鸩杀之。无子,绝。
4
赵幽王友,十一年立为淮阳王。赵隐王如意死,孝惠元年,徙友王赵,凡立十年。友以诸吕女为后,不爱,爱它姬。诸吕女怒去,谗之于太后曰:「王曰『吕氏安得王?师古曰:「安犹焉也。」太后百岁后,吾必击之。』」太后怒,以故召赵王。赵王至,置邸不见,令衞围守之,不得食。其群臣或窃馈之,辄捕论之。赵王饿,乃歌曰:「诸吕用事兮,刘氏微;迫胁王侯兮,强授我妃。我妃旣妬兮,诬我以恶;师古曰:「恶音一故反。」谗女乱国兮,上曾不寤。我无忠臣兮,何故弃国?师古曰:「谓不能明白之也。」快中野兮,苍天与直!师古曰:「天色苍苍,故曰苍天。言己之理直,兾天临监之。」于嗟不可悔兮,宁早自贼!师古曰:「贼,害也。悔不早弃赵国而快意自杀于田野之中,今乃被幽饿也。」为王饿死兮,谁者怜之?吕氏绝理兮,托天报仇!」遂幽死。以民礼葬之长安。
5
高后崩,孝文即位,立幽王子遂为赵王。二年,有司请立皇子为王。上曰:「赵幽王幽死,朕甚怜之。已立其长子遂为赵王。遂弟辟强及齐悼惠王子朱虚侯章、东牟侯兴居有功,皆可王。」于是取赵之河闲立辟强,是为河闲文王。文王立十三年薨,子哀王福嗣。一年薨。无子,国除。
6
赵王遂立二十六年,孝景时鼂错以过削赵常山郡,诸侯怨,吴楚反,遂与合谋起兵。其相建德、内史王悍谏,不听。遂烧杀德、悍,师古曰:「上云其相建德、内史王悍,下云烧杀德、悍,是为相姓建名德也。而景武功臣侯表云『遽侯横父建德,以赵相死事,子侯』,则是不知其姓。表传不同,疑后人转写此传,误脱去一建字也。」发兵住其西界,欲待吴楚俱进,北使匈奴与连和。汉使曲周侯郦寄击之,赵王城守邯郸,相距七月。吴楚败,匈奴闻之,亦不肯入边。栾布自破齐还,并兵引水灌赵城。城坏,王遂自杀,国除。景帝怜赵相、内史守正死,皆封其子为列侯。
7
赵共王恢。十一年,梁王彭越诛,立恢为梁王。十六年,赵幽王死,吕后徙恢王赵,恢心不乐。太后以吕产女为赵王后,王后从官皆诸吕也,内擅权,微司赵王,王不得自恣。王有爱姬,王后鸩杀之。王乃为歌诗四章,令乐人歌之。王悲思,六月自杀。太后闻之,以为用妇人故自杀,无思奉宗庙礼,废其嗣。
8
燕灵王建。十一年,燕王卢绾亡入匈奴,明年,立建为燕王。十五年薨,有美人子,师古曰:「王之美人生子也。」太后使人杀之,绝后。
9
齐悼惠王子,前后凡九人为王:太子襄为齐哀王,次子章为城阳景王,兴居为济北王,将闾为齐王,志为济北王,辟光为济南王,师古曰:「辟音壁,又读曰辟。」贤为灾川王,卬为胶西王,雄渠为胶东王。
10
齐哀王襄,孝惠六年嗣立。明年,惠帝崩,吕太后称制。元年,以其兄子鄜侯吕台为吕王,师古曰:「鄜音敷。」割齐之济南郡为吕王奉邑。师古曰:「奉音扶用反。他皆类此。」明年,哀王弟章入宿衞于汉,高后封为朱虚侯,以吕禄女妻之。后四年,封章弟兴居为东牟侯,皆宿衞长安。高后七年,割齐琅邪郡,立营陵侯刘泽为琅邪王。是岁,赵王友幽死于邸。三赵王旣废,高后立诸吕为三王,擅权用事。
11
章年二十,有气力,忿刘氏不得职。甞入侍燕饮,高后令章为酒吏。章自请曰:「臣,将种也,请得以军法行酒。」高后曰:「可。」酒酣,章进歌舞,已而曰:「请为太后言耕田。」师古曰:「欲申讽喻也。」高后儿子畜之,师古曰:「比之于子也。」笑曰:「顾乃父知田耳,师古曰:「顾,念也。乃,汝也。汝父,谓高帝也。」若生而为王子,安知田乎?」师古曰:「若亦汝也。」章曰:「臣知之。」太后曰:「试为我言田意。」章曰:「深耕穊种,立苗欲疏;师古曰:「穊,稠也。穊种者,言多生子孙也。疏立者,四散置之,令为藩辅也。穊音兾。」非其种者,锄而去之。」师古曰:「以斥诸吕也。」太后默然。顷之,诸吕有一人醉,亡酒,师古曰:「避酒而逃亡。」章追,拔劔斩之,而还报曰:「有亡酒一人,臣谨行军法斩之。」太后左右大惊。业已许其军法,亡以罪也。因罢酒。自是后,诸吕惮章,虽大臣皆依朱虚侯。刘氏为强。师古曰:「为音于伪反。」
12
其明年,高后崩。赵王吕禄为上将军,吕王产为相国,皆居长安中,聚兵以威大臣,欲为乱。章以吕禄女为妇,知其谋,乃使人阴出告其兄齐王,欲令发兵西,师古曰:「西诣京师。」朱虚侯、东牟侯欲从中与大臣为内应,以诛诸吕,因立齐王为帝。
13
齐王闻此计,与其舅驷钧、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阴谋发兵。齐相召平闻之,师古曰:「召读曰邵。」发兵入衞王宫。魏勃绐平曰:师古曰:「绐,诳也。」「王欲发兵,非有汉虎符验也。而相君围王,固善。勃请为君将兵衞衞王。」师古曰:「谓将兵及衞守之具,以禁衞王,令不得发也。」召平信之,乃使魏勃将。勃旣将,以兵围相府。召平曰:「嗟乎!道家之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遂自杀。于是齐王以驷钧为相,魏勃为将军,祝午为内史,悉发国中兵。使祝午绐琅邪王曰:「吕氏为乱,齐王发兵欲西诛之。齐王自以儿子,年少,不习兵革之事,愿举国委大王。大王自高帝将也,师古曰:「言自高帝之时已为将也。」习战事。齐王不敢离兵,服虔曰:「不敢离其兵而到琅邪。」使臣请大王幸之临灾见齐王计事,并将齐兵以西平关中之乱。」琅邪王信之,以为然,乃驰见齐王。齐王与魏勃等因留琅邪王,而使祝午尽发琅邪国而并将其兵。
14
琅邪王刘泽旣欺,不得反国,乃说齐王曰:「齐悼惠王,高皇帝长子也,推本言之,大王高皇帝适长孙也,师古曰:「适读曰嫡。」当立。今诸大臣狐疑未有所定,而泽于刘氏最为长年,大臣固待泽决计。今大王留臣无为也,不如使我入关计事。」齐王以为然,乃益具车送琅邪王。
15
琅邪王旣行,齐遂举兵西攻吕国之济南。于是齐王遗诸侯王书曰:「高帝平定天下,王诸子弟。悼惠王薨,惠帝使留侯张良立臣为齐王。惠帝崩,高后用事,春秋高,听诸吕擅废帝更立,又杀三赵王,灭梁、赵、燕,以王诸吕,分齐国为四。师古曰:「本自齐国,更分为济南、琅邪、城阳,凡为四也。」忠臣进谏,上或乱不听。今高后崩,皇帝春秋富,师古曰:「言年幼也。比之于财,方未匮竭,故谓之富。」未能治天下,固待大臣诸侯。今诸吕又擅自尊官,聚兵严威,劫列侯忠臣,挢制以令天下,师古曰:「挢,托也。托天子之制诏也。挢音矫。」宗庙以危。寡人帅兵入诛不当为王者。」
16
汉闻之,相国吕产等遣大将军颍阴侯灌婴将兵击之。婴至荥阳,乃谋曰:「诸吕举兵关中,欲危刘氏而自立,今我破齐还报,是益吕氏资也。」乃留兵屯荥阳,使人谕齐王及诸侯,与连和,师古曰:「谕谓晓告也。」以待吕氏之变而共诛之。齐王闻之,乃屯兵西界待约。
17
吕禄、吕产欲作乱,朱虚侯章与太尉勃、丞相平等诛之。章首先斩吕产,太尉勃等乃尽诛诸吕。而琅邪王亦从齐至长安。
18
大臣议欲立齐王,皆曰:「母家驷钧恶戾,虎而冠者也。张晏曰:「言钧恶戾,如虎著冠。」访以吕氏故,几乱天下,如淳曰:「访犹方也。」师古曰:「几音钜依反。」今又立齐王,是欲复为吕氏也。代王母家薄氏,君子长者,且代王,高帝子,于今见在,最为长。以子则顺,以善人则大臣安。」于是大臣乃谋迎代王,而遣章以诛吕氏事告齐王,令罢兵。
19
灌婴在荥阳,闻魏勃本敎齐王反,旣诛吕氏,罢齐兵,使使召责问魏勃。勃曰:「失火之家,岂暇先言丈人后救火乎!」师古曰:「言以社稷将危,故举兵以匡之,不暇待有诏命也。」因退立,股战而栗。师古曰:「股,脚也。战者,惧之甚也。」恐不能言者,终无他语。灌将军孰视,笑曰:「人谓魏勃勇,妄庸人耳,何能为乎!」乃罢勃。师古曰:「放令去。」勃父以善鼓琴见秦皇帝。及勃少时,欲求见齐相曹参,家贫无以自通,乃常独早埽齐相舍人门外。舍人怪之,以为物而司之,得勃。师古曰:「物谓鬼神。司者,察视之。」勃曰:「愿见相君无因,故为子埽,欲以求见。」于是舍人见勃,曹参因以为舍人。壹为参御言事,以为贤,言之悼惠王。王召见,拜为内史。始悼惠王得自置二千石。及悼惠王薨,哀王嗣,勃用事重于相。
20
齐王旣罢兵归,而代王立,是为孝文帝。
21
文帝元年,尽以高后时所割齐之城阳、琅邪、济南郡复予齐,而徙琅邪王王燕。益封朱虚侯、东牟侯各二千户,黄金千斤。
22
是岁,齐哀王薨,子文王则嗣。十四年薨,无子,国除。
23
城阳景王章,孝文二年以朱虚侯与东牟侯兴居俱立,二年薨。子共王喜嗣。孝文十二年,徙王淮南,五年,复还王城阳,凡立三十四年薨。子顷王延嗣,二十六年薨。子敬王义嗣,九年薨。子惠王武嗣,十一年薨。子荒王顺嗣,三十六年薨。子戴王恢嗣,八年薨。子孝王景嗣,二十四年薨。子哀王云嗣,一年薨,无子,国绝。成帝复立云兄俚为城阳王,师古曰:「俚音里。」王莽时绝。
24
济北王兴居初以东牟侯与大臣共立文帝于代邸,曰:「诛吕氏,臣无功,请与太仆滕公俱入清宫。」师古曰:「滕公,夏侯婴也。」遂将少帝出,迎皇帝入宫。
25
始诛诸吕时,朱虚侯章功尤大,大臣许尽以赵地王章,尽以梁地王兴居。及文帝立,闻朱虚、东牟之初欲立齐王,故黜其功。师古曰:「不赏之。」二年,王诸子,乃割齐二郡以王章、兴居。章、兴居意自以失职夺功。岁馀,章薨,而匈奴大入边,汉多发兵,丞相灌婴将击之,文帝亲幸太原。兴居以为天子自击胡,遂发兵反。上闻之,罢兵归长安,使棘蒲侯柴将军张晏曰:「柴武。」击破,虏济北王。王自杀,国除。
26
文帝悯济北王逆乱以自灭,明年,尽封悼惠王诸子罢军等七人为列侯。师古曰:「罢音皮彼反,又读曰疲。」至十五年,齐文王又薨,无子。时悼惠王后尚有城阳王在,文帝怜悼惠王适嗣之绝,师古曰:「适读曰嫡。」于是乃分齐为六国,尽立前所封悼惠王子列侯见在者六人为王。齐孝王将闾以杨虚侯立,济北王志以安都侯立,灾川王贤以武成侯立,胶东王雄渠以白石侯立,胶西王卬以平昌侯立,济南王辟光以扐侯立。服虔曰:「扐音勒。扐,平原县也。」孝文十六年,六王同日俱立。
27
立十一年,孝景三年,吴楚反,胶东、胶西、灾川、济南王皆发兵应吴楚。欲与齐,师古曰:「与之同反。」齐孝王狐疑,城守不听。三国兵共围齐,张晏曰:「胶西、灾川、济南也。」齐王使路中大夫告于天子。张晏曰:「姓路,为中大夫。」天子复令路中大夫还报,告齐王坚守,汉兵今破吴楚矣。路中大夫至,三国兵围临灾数重,无从入。三国将与路中大夫盟曰:「若反言汉已破矣,师古曰:「若,汝也。反谓反易其辞也。」齐趣下三国,不且见屠。」师古曰:「趣读曰促。」路中大夫旣许,至城下,望见齐王,曰:「汉已发兵百万,使太尉亚夫击破吴楚,方引兵救齐,齐必坚守无下!」三国将诛路中大夫。
28
齐初围急,阴与三国通谋,约未定,会路中大夫从汉来,其大臣乃复劝王无下三国。会汉将栾布、平阳侯等兵至齐,师古曰:「平阳侯,曹襄。」击破三国兵,解围。已后闻齐初与三国有谋,将欲移兵伐齐。齐孝王惧,饮药自杀。而胶东、胶西、济南、灾川王皆伏诛,国除。独济北王在。
29
齐孝王之自杀也,景帝闻之,以为齐首善,师古曰:「言其初首无逆乱之心。」以迫劫有谋,非其罪也,召立孝王太子寿,是为懿王。二十三年薨,子厉王次昌嗣。
30
其母曰纪太后。太后取其弟纪氏女为王后,王不爱。纪太后欲其家重宠,师古曰:「重音直用反。」令其长女纪翁主入王宫师古曰:「诸王女曰翁主,而纪氏所生,故谓之纪翁主。」正其后宫无令得近王,欲令爱纪氏女。王因与其姊翁主奸。
31
齐有宦者徐甲,师古曰:「宦者,奄人。」入事汉皇太后。张晏曰:「皇太后,武帝之母。」皇太后有爱女曰修成君,修成君非刘氏子,苏林曰:「皇太后前嫁金氏所生。」太后怜之。修成君有女娥,太后欲嫁之于诸侯。宦者甲乃请使齐,必令王上书请娥。皇太后大喜,使甲之齐。时主父偃知甲之使齐以取后事,亦因谓甲:「即事成,幸言偃女愿得充王后宫。」甲至齐,风以此事。师古曰:「风读曰讽。」纪太后怒曰:「王有后,后宫备具。且甲,齐贫人,及为宦者入事汉,初无补益,乃欲乱吾王家!且主父偃何为者?乃欲以女充后宫!」甲大穷,还报皇太后曰:「王已愿尚娥,师古曰:「尚,配也。」然事有所害,恐如燕王。」燕王者,与其子昆弟奸,坐死。师古曰:「燕王定国传云『与其子女三人奸』。子昆弟者,言是其子女又长幼非一,故云子昆弟也。一曰,子昆弟者,定国之姊妹也。言定国奸其子女及其姊妹。」故以燕感太后。师古曰:「言齐王与其姊妹奸,终当坐之致死,不足嫁女与之。」太后曰:「毋复言嫁女齐事。」事濅淫闻于上。师古曰:「濅,古浸字也。浸淫,犹言渐染也。」主父偃由此与齐有隙。
32
偃方幸用事,因言:「齐临灾十万户,巿租千金,师古曰:「收一巿之租,直千金也。」人衆殷富,钜于长安,师古曰:「钜,大也。」非天子亲弟爱子不得王此。今齐王于亲属益疏。」乃从容言吕太后时齐欲反,师古曰:「从音千容反。」及吴楚时孝王几为乱。师古曰:「几音钜依反。」今闻齐王与其姊乱。于是武帝拜偃为齐相,且正其事。偃至齐,急治王后宫宦者为王通于姊翁主所者,辞及王。王年少,惧大罪为吏所执诛,乃饮药自杀。
33
是时赵王惧主父偃壹出败齐,恐其渐疏骨肉,乃上书言偃受金及轻重之短,师古曰:「轻重,谓用心不平。」天子亦因囚偃。公孙弘曰:「齐王以忧死,无后,非诛偃无以塞天下之望。」师古曰:「塞,满也。」偃遂坐诛。
34
厉王立四年,国除。
35
济北王志,吴楚反时初亦与通谋,后坚守不发兵,故得不诛,徙王灾川。元朔中,齐国绝。
36
悼惠王后唯有二国:城阳、灾川。灾川地比齐,师古曰:「比,近也,音频二反。」武帝为悼惠王冢园在齐,乃割临灾东圜悼惠王冢园邑尽以予灾川,师古曰:「圜谓周绕之。」令奉祭祀。
37
志立三十六年薨,是为懿王。子靖王建嗣,二十年薨。子顷王遗嗣,三十五年薨。子思王终古嗣。五凤中,青州刺史奏终古使所爱奴与八子及诸御婢奸,如淳曰:「八子,妾号。」终古或参与被席,师古曰:「与读曰豫。」或白昼使𧝹伏,师古曰:「𧝹者,露形体也,音郎果反。」犬马交接,终古亲临观。产子,辄曰:「乱不可知,使去其子。」师古曰:「去,除也,音丘吕反。」事下丞相御史,奏终古位诸侯王,以令置八子,秩比六百石,所以广嗣重祖也。而终古禽兽行,乱君臣夫妇之别,悖逆人伦,师古曰:「悖,乖也,音步内反。」请逮捕。有诏削四县。二十八年薨。子考王尚嗣,五年薨。子孝王横嗣,三十一年薨。子怀王交嗣,六年薨。子永嗣,王莽时绝。
38
赞曰:悼惠之王齐,最为大国。以海内初定,子弟少,激秦孤立亡藩辅,师古曰:「激,感发也,音工历反。」故大封同姓,以填天下。师古曰:「填音竹刃反。」时诸侯得自除御史大夫群卿以下衆官,如汉朝,汉独为置丞相。自吴楚诛后,稍夺诸侯权,左官附益阿党之法设。张晏曰:「诸侯有罪,傅相不举奏,为阿党。」师古曰:「皆新制律令之条也。左官,解在诸侯王表。附益,言欲增益诸侯王也。」其后诸侯唯得衣食租税,贫者或乘牛车。
URN: ctp:ws325697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