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一百二十九

《卷一百二十九》[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 殷融
2 融字洪遠,陳郡長平人,咸和初為庾亮都督府司馬,後為丹陽尹,遷尚書,穆帝時拜太常卿吏部尚書,有集十卷。
3 ◇ 上言奔赴山陵不須限制
4 司徒西曹屬王以周年為限,不及者除名,付之鄉論。臣以為名教興於義厚、忠孝發於自然,不嚴而著,不肅而成者也。舊禮,國有大諱,外任不得離部,冗散之人,發哀公巷,初無課限,有不奔之制。案永平初,先帝稱宣帝遺詔,乃不得令子弟詣陵,唯蕩陰奔赴多不建,乃始為其制,以篤一時。顧觀人情,未有肅愧,徒興簡默,正足以彰至道之不弘,表臣子之不義,宜遵前代,聞兇行喪,三日而已。《通典》八十,成帝崩,尚書殷融上言。
5 ◇ 奏並襄陽郡縣
6 襄陽石城,疆場之地,對接荒寇,諸荒殘寄治縣,民戶家少,可並合之。□□□□□□咸康八年,尚書殷融奏。
7 ◇ 顯贈刁協議
8 王敦惡逆,罪不容誅,則協之善亦不容賞。若以忠非良圖,謀事失算,以此為責者,蓋在於譏議之間耳。即兇殘之誅以為國刑,將何以沮勸乎!當敦專逼之時,慶賞威刑專自己出。是以元帝慮深崇本,以協為比,事由國計,蓋不為私。昔孔寧、儀行父從君於昏,楚復其位者,君之黨故也。況協之比君,在於義順。且中興四佐,位為朝首。於時事窮計屈,奉命違寇,非為逃刑。謂宜顯贈,以明忠義。《晉書·刁協傳》
9 ◇ 奔赴山陵議
10 據周魯有喪,而魯人不吊,孔子所答曾子,當謂國內卿大夫耳,非如今日見在方外者也。《通典》八十
11 ◇ 後父不應拜後議
12 天性之至,父子之道,人倫之序,君臣之義。性因至親,故情禮無二。義緣序立,故尊嚴無上。易曰,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禮義生焉。故資父事君,教之至也。以貴而臣其所尊,故子爵不加於父也。夫以帝皇之尊,猶無臣妾父母之義,況後從尊於帝,而令父母執臣妾乎?而鄭玄復云,公朝與歸寧,別有二制。尊卑迭用,拜謁更施,亦末詳斯議,為何所據。《御覽》一百三十五
13 ◇ 議
14 自頃多難,國度屢空,匹夫有重爾蟲之勞,武士有執戈之勛。《御覽》三百五十一
15 ◎ 殷允
16 允,融子,孝武時為豫章太守,後拜太常,有集十卷。
17 ◇ 石榴賦
18 餘以暇日,散愁翰林,睹潘張石榴二賦,雖有其美,猶不盡善,客為措辭,故聊為書之,賦曰。
19 或珠離於琬,或玉碎於雕觴,彬灑映,曄紫嬰緗,煥若瑤英之攢鍾瓛,粲若靈蚌之含珠。《御覽》九百七十
20 ◇ 與徐邈書
21 其晨當著吉服,除服,不當竟此日以吉服接客,當兄舊服見客邪?禮曰,服其除服,卒事反喪服。庾太尉大喪中除妻服,白合對客終日。今齋服既同,且下流,宜無嫌於變吉服也,竟此一日,然後反喪服邪?並《通典》九十七、殷允有兄子喪,應除兄服,與徐邈書。
22 ◇ 杖銘
23 二老晨征,匪杖不遠。四皓降趾,匪杖不反。翼德扶耆,匪杖焉資。輔相天地,匪賢而誰。荃蕙雖秀,才非貞質。異端雖美,道無玄術。杖必不橈,無取苒弱,人貴一德,勿惑穿鑿。《藝文類聚》六十九,又略見《書鈔》一百三十三
24 ◇ 祭徐孺子文
25 惟太元六年龍集荒落冬十月哉生魄,試守豫章太守殷君謹遣左右某甲奉清酌薌合,一簋單羞,再拜奠漢故聘士豫章徐先生,惟君資純玄粹,含真太和,卓爾高尚,道映南嶽,逍遙環堵,萬物不千其志,負褐行吟,軒冕不易其樂,時攜虛榻,佇金蘭之眷,千里命契,寄生芻之詠,非夫超悟身名遁世無悶者,孰若是乎?夫誠素自中,微物為重,蘋藻是歆,實過牲牢。《藝文類聚》三十八,《御覽》五百二十六。
26 ◎ 殷康
27 康,融子,為武康令,遷吳興太守,有集五卷。
28 ◇ 為武康縣教
29 自今郭邑居民,有死喪者,可令送兩坩粥。《書鈔》一百四十四,《御覽》八百五十九引《殷康集》。
30 ◇ 明慎
31 奔車之上無仲尼,覆舟之下無伯夷,蓋言慎也。《御覽》四百三十
32 古人云,驕奢人之殃,恭儉福之場。《御覽》四百三十一
33 ◎ 殷茂
34 茂,融少子,太元中為國子祭酒,隆安初,遷太常,歷散騎常侍特進左光祿大夫。
35 ◇ 上言宜令清官子入學
36 臣聞弘化正俗,存乎禮教,輔性成德,必資於學。先王所以陶鑄天下,津梁萬物,閑邪納善,潛被於日用者也。故能疏通玄理,窮綜幽微,一貫古今,彌綸治化。且夫子稱回,以好學為本,七十希仰,以善誘歸宗。《雅》、《頌》之音,流詠千載,聖賢之淵範,哲王所同風。
37 自大晉中興,肇基江左,崇明學校,修建庠序,公卿子弟,並入國學。尋值多故,訓業不終。陛下以聖德玄一,思隆前美,順通居方,導達物性,興復儒肆,僉與後生。自學建彌年,而功無可名。憚業避役,就存者無幾,或假托親疾,真偽難知,聲實渾亂,莫此之甚。臣聞舊制,國子生皆冠族華胄,比例皇儲。而中者混雜蘭艾,遂令人情恥之。子貢去朔之餼羊,仲尼猶愛其禮,況名實兼喪,面墻一世者乎。若以當今急病,未遑斯典,權宜停廢者,別一理也。若其不然,宜依舊準。竊謂群臣內外,清官子侄,普應入學,制以程課。今者見生,或年在捍格,方圓殊趣,宜聽其去就,各從所安。所上謬合,乞付外參議。《宋書·禮志》一,太元元年,國子祭酒殷茂上言,通典五十三,作太元十年。
38 ◇ 李太后服議
39 太皇太后名稱雖尊而據非正體,主上纂承宗祖,不宜持重,謂齊服為安。《通典》八十一,隆安四年,太常殷茂議。
40 ◎ 殷浩
41 浩字淵源。或作深源,或作泉源,皆唐人避諱改。融兄羨之子,成帝時,征西將軍庾亮引為記室參軍,累遷司徒左長史,後稱疾,屏居十年,永和中,簡文輔政,徵為建武將軍揚州刺史,父憂服闋,徵為尚書僕射,不拜,復為建武將軍揚州刺史,加中軍將軍,都督揚豫徐兗青五州軍事假節,為姚襄所敗,坐廢為庶人,徙東陽之信安縣,有集五卷。
42 ◇ 遺王羲之書
43 悠悠者以足下出處,足觀政之隆替,如吾等亦謂為然。至如足下出處,正與隆替對,豈可以一世之存亡,必從足下從容之適?幸徐求眾心,卿不時起,復可以求美政,不若豁然開懷,當知萬物之情也。《晉書·王羲之傳》
44 ◇ 遺褚裒書
45 足下今之太上皇也。《後魏書·張普惠傳》
46 ◇ 易象論
47 聖人知觀器不足以達變,故表圓應於蓍龜;圓應不可為典要,故寄妙跡於六爻,六爻周流,唯化所適,故雖一畫,而吉兇並彰,微一則失之矣。擬器托象,而慶咎交著,系器則失之矣。故設八卦者,蓋緣化之影跡也。天下者,寄見之一形也,圓影備未備之象,一形兼未形之形,故盡二儀之道,不與乾坤齊妙,風雨之變,不與巽坎同體矣。《世說文學篇》注
48 ◎ 殷仲堪
49 仲堪,融孫,孝武時為著作佐郎,冠軍謝玄鎮京口,請為參軍,遷長史,領晉陵太守,父憂服闋,召為太子中庶子,領黃門郎,尋為振威將軍、都督荊益寧三州諸軍事、荊州刺史假節,鎮江陵,坐事降號鷹揚將軍,又坐水災,復降號寧遠將軍,安帝時為桓玄所敗,自殺,有《毛詩雜義》四卷,集十二卷。
50 ◇ 游園賦
51 爾乃杖策神游,以詠以吟。落葉掩蹊,果下成林。《御覽》八百二十四
52 ◇ 將離賦
53 爾乃理轡杖策,或乘或步。行悲歌以諧歡,朗長嘯以啟路。《藝文類聚》十九
54 ◇ 太子令
55 朝廷遂為吾營室。顧吾不才,而大興役費,深用愧惕。冬氣已應,作者殊常寒苦,可使監殿舍人一月齎酒肉稱勞賜之。吾蒙月俸,錢上生塵,無所用之,可以供事。《御覽》八百三十六引《殷仲堪集》
56 ◇ 上白鹿表
57 巴陵縣清水山,得白鹿一頭,白者正色,鹿者景福嘉義。《藝文類聚》九十五
58 ◇ 表
59 賜鬃馬一匹。《書鈔》十九
60 ◇ 奏請巴西等三郡不戍漢中
61 尚書下以益州所統梁州三郡人丁一千番戍漢中,益州未肯承遣。仲堪乃奏之曰:
62 夫制險分國,各有攸宜,劍閣之隘,實蜀之關鍵。巴西、梓潼、宕渠三郡去漢中遼遠,在劍閣之內,成敗與蜀為一,而統屬梁州,蓋定鼎中華,慮在後伏,所以分斗絕之勢,開荷戟之路。自皇居南遷,守在岷邛,衿帶之形,事異曩昔。是以李勢初平,割此三郡配隸益州,將欲重復上流為習坎之防。事經英略,歷年數紀。梁州以統接曠遠,求還得三郡,忘王侯設險之義,背地勢內外之實,盛陳事力之寡弱,飾哀矜之苦言。今華陽清,隴順軌,關中餘燼,自相魚肉,梁州以論求三郡,益州以本統有定,更相牽制,莫知所從。致令巴、宕二郡為群獠所覆,城邑空虛,士庶流亡,要害膏腴皆為獠有。今遠慮長規,宜保全險塞。又蠻獠熾盛,兵力寡弱,如遂經理乖繆,號令不一,則劍閣非我保,醜類轉難制。此乃藩捍之大機,上流之至要。
63 昔三郡全實,正差文武三百,以助梁州。今浮沒蠻獠,十不遺二,加逐食鳥散,資生未立,茍順符指以副梁州,恐公私困弊,無以堪命,則劍閣之守無擊柝之儲,號令選用不專於益州,虛有監統之名,而無制御之用,懼非分位之本旨,經國之遠術。謂今正可更加梁州文武五百,合前為一千五百,自此之外,一仍舊貫。設梁州有急,蜀當傾力救之。《晉書·殷仲堪傳》
64 ◇ 與相王箋
65 奉所賜馬鎧,既足以獎厲懦心,又以光華遠任。《御覽》三百五十六
66 所致玉佩,光潤清越。《御覽》六百九十二
67 ◇ 與徐邈書
68 後者婦人之貴號,在妻前言後,在母則加大。禮天子之妃稱後。《關雎》曰,後妃之德,後妃二名,其義一也。設使皇后處內,貴妾必不可稱妃。《通典》七十二
69 ◇ 致謝玄書
70 胡亡之後,中原子女鬻於江東者不可勝數,骨肉星離,荼毒終年,怨苦之氣,感傷和理,誠喪亂之常,足以懲戒,復非王澤廣潤,愛育蒼生之意也。當世大人既慨然經略,將以救其塗炭,而使理至於此,良可嘆息!願節下弘之以道德,運之以神明,隱心以及物,垂理以禁暴,使足踐晉境者必無懷戚之心,枯槁之類莫不同漸天潤,仁義與干戈並運,德心與功業俱隆,實所期於明德也。
71 頃聞抄掠所得,多皆採饑人,壯者欲以救子,少者志在存親,行者傾筐以顧念,居者籲嗟以待延。而一旦幽縶,生離死絕,求之於情,可傷之甚。昔孟孫獵而得,使秦西以之歸,其母隨而悲鳴,不忍而放之,孟孫赦其罪以傅其子。禽獸猶不可離,況於人乎!夫飛,惡鳥也,食桑葚,猶懷好音。雖曰戎狄,其無情乎!茍感之有物,非難化也。必使邊界無貪小利,強弱不得相陵,德音一發,必聲振沙漠,二寇之黨,將靡然向風,何憂黃河之不濟,函谷之不開哉?《晉書·殷仲堪傳》
72 ◇ 答徐農人問
73 徐農人問殷仲堪曰:「禮,服高祖父母齊衰三月,若其父承重者,為當服一周,為故自服其本服邪?若服其本服,不以父重而增者,假如玄孫持高祖重,玄孫之子來孫本都無服,父服三年而子吉服,懼非喪紀差降之義。若來孫本無服而今有服,則曾玄孫宜以父承重而加也。進退迷惑,不知所行。」
74 殷答曰:「祖父在而祖母沒,則父服厭周。祖父後亡,則父服三年,而孫之服一定無變,是知孫之於祖,自有正服,不以父服為升降。又疑玄孫承重,來孫無變。案《禮記》有子姓之服,茍恩盡親畢,縞冠玄武,非為無變矣。」
75 徐又問曰:「父在為母,雖服以周斷,至練示覃廬杖,大制無虧,故孫得遂其本服。若父出後,降祖在不杖周,則孫不得同父之服明矣。若父還反重,又當從父升亦明矣。如此,升降由父,不得恆自定也。未有斬服不異至親,而子正制三月之外,或都無服者也。他人同爨,而為之緦。縞冠玄武,微廁吉飾,求之五服,故為無變。他人之不若,此所大惑也。」
76 殷又答曰:「父在為母,先王明義,屈之以周服,而情未有異也。哀親故寢苫枕草,毀瘠,杖而後起,創巨痛深,弗可頓奪,故漸之以祥練,申之以示覃月,此蓋有由。不變其本則降矣。子有降而孫得遂,仲堪所謂不隨父升降者也。《通典》九十六
77 ◇ 水贊
78 大象無形,氣以分粗。淡淡沖津,質有雖虛,清瀾可瀨,明激弗渝。孰能懷之,泛然靡拘。《藝文類聚》八
79 ◇ 琴贊
80 五音不彰,孰表大音。至人善寄,暢之雅琴。聲由動發,趣以虛乘。《初學記》十六,《藝文類聚》四十四作虛深
81 ◇ 天聖論
82 天者為萬物之根本,冥然而不言。百姓生而不有其功,萬物成而不疲其勞。聖者承天之照,用天之業,聖宣其道者也。《初學記》十七
83 ◇ 答桓玄四皓論
84 桓玄在南郡,論四皓來儀漢庭,孝惠以立。而惠帝柔弱,呂后兇忌,此數公者,觸彼埃塵,欲以救弊。二家之中,各有其黨,奪彼與此,其讎必興。不知匹夫之志,四公何以逃其患?素履終吉,隱以保生者,其若是乎!以其文贈仲堪。仲堪乃答之曰:
85 隱顯默語,非賢達之心,蓋所遇之時不同,故所乘之塗必異。道無所屈而天下以之獲寧,仁者之心未能無感。若夫四公者,養志巖阿,道高天下,秦網雖虐,游之而莫懼,漢祖雖雄,請之而弗顧,徒以一理有感,泛然而應,事同賓客之禮,言無是非之對,孝惠以之獲安,莫由報其德,如意以之定藩,無所容其怨。且爭奪滋生,主非一姓,則百姓生心,祚無常人,則人皆自賢。況夫漢以劍起,人未知義,式遏奸邪,特宜以正順為寶。天下,大器也,茍亂亡見懼,則滄海橫流。原夫若人之振策,豈為一人之廢興哉!茍可以暢其仁義,與夫伏節委質可榮可辱者,道跡懸殊,理勢不同,君何疑之哉!
86 又謂諸呂強盛,幾危劉氏,如意若立,必無此患。夫禍福同門,倚伏萬端,又未可斷也。於時天下新定,權由上制,高祖分王子弟,有磐石之固,社稷深謀之臣,森然比肩,豈瑣瑣之祿產所能傾奪之哉!此或四公所預,於今亦無以辯之,但求古賢之心,宜存之遠大耳。端本正源者,雖不能無危,其危易持,茍啟競津,雖未必不安,而其安難保。此最有國之要道,古今賢哲所同惜也。《晉書·殷仲堪傳》
87 ◇ 酒盤銘
88 節有宜藥惑最
89 禮體狂觴
90 為酒悅醉德惡《藝文類聚》七十三
91 ◇ 誄
92 荊門晝掩,閑庭晏然。《文選·顏延之贈王太常詩》注
93 ◇ 合社文
94 夫社之為祀遠哉,故大夫以成群斯禱,里社之興,由來尚矣。自喪亂流遷,舊俗隳廢,今二三宗親,思桑梓之遺風,尊先聖之明誥,潔齊牲牢,庶乎自,古以來,一日之澤。然三人之行,必有其師,故優選中正立三老者,惟公理以御眾,稽舊章以作憲。《御覽》五百三十二
95 ◎ 殷仲文
96 仲文,字仲文,康子,會稽王道子引為驃騎參軍,轉諮議參軍,後為元顯征虜長史,左遷新安太守,桓玄舉兵,以為諮議參軍,領記室,進侍中,領左衛將軍,玄敗,投義軍,為鎮軍長史,轉尚書,安帝反正,遷東陽太守,義熙三年謀反,伏誅,有集七卷。
97 ◇ 罪釁解尚書表
98 臣聞洪波振壑,川無恬鱗,驚飆拂野,林無靜柯。何者?勢弱則受制於巨力,質微則莫以自保,於理雖可得而言,於臣實非所敢喻。昔桓玄之世,誠復驅迫者眾;至於愚臣,罪實深矣,進不能見危授命,忘身殉國,退不能辭粟首陽,拂衣高謝,遂乃宴安昏寵,叨昧偽封,錫文篡事,曾無獨固,名義以之俱淪,情節自茲兼撓,宜其極法,以判忠邪。會鎮軍將軍臣裕匡復社稷,大弘善貸,佇一戮於微命,申三驅於大信,既惠之以首領,復引之以縶維。於時皇輿否隔,天人未泰,用忘進退,惟力是視,是以人黽人免從事,自同全人。今宸極反正,惟新告始,憲章既明,品物思舊,臣亦胡顏之厚,可以顯居榮次,乞解所職,待罪私門,違謝闕庭,乃心愧戀,謹拜表以聞,臣某云云。《文選》,《晉書·殷仲文傳》,《藝文類聚》五十四。
URN: ctp:ws34366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