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回叩彤廷信义全朋 览副奏抒诚爱妇

《第二回叩彤廷信义全朋 览副奏抒诚爱妇》[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从来属丽娟,几回翘首问青天。
2
世间惟有忠和孝,同气相悲自爱怜。
3
却说燕玉虽与钱可用同事,实无丝毫牵扯。俗语说,天无绝人之路。又说,作好得好。燕玉一自身入囹圄,全仗同僚李时勉一力调护。又得耿怀诸人之助,是以法司推问,只不过出脱而已。延过季夏,早是新秋。天子忽患秋痢,法司因将此事暂且搁开。燕玉在监正好习静。外边康夫人自燕玉入监,常来与郑夫人解忧宽慰。这日又来,两个叙坐,康夫人问到监中信息,郑夫人道:「昨有传来亲笔字,教我母子照常度日。我一生奉公守法,朝廷自有恩施,不必疑惧。又说,』女儿亲事,我不得管矣,你自主张可也』。」康夫人道:「我姊妹既是至亲,不如趁此时尚还安静,且将就过门,岂不两便?」郑夫人道:「我自五月贺喜回家,心神不宁,毫无主见,夫人所说,甚为合宜。」康夫人大喜回家。这些话早被一个有心侍女春畹听去。这侍女春畹与梦卿同岁,自幼服事,生得性情容貌与梦卿不相上下。
4
当晚重门早闭,深院无人。天街上传几点钟声,云汉边挂一轮月色。梦卿归寝。春畹令小侍女茗注玉杯,香烧金鸭,烛摇纱影,帘护冰纹。因说道:「小姐秋夜初长,作何消遣?」梦卿不语。春畹又道:「今日闻得一件紧事,正要告知小姐。」梦卿道:「敢是老爷有甚紧事?如何夫人不望我讲。」春畹道:「虽非老爷紧事,却是老爷心上事。今日耿夫人来,提起昨日狱中传来帖子,说将小姐亲事将就作成,耿夫人欢喜回家。此非一紧事乎?」梦卿又不言语,忽地腮边落下泪来。春畹见小姐落泪,便亦不言语。迟了一回,又说道:「明日七月十五,今夜好一天月色。」梦卿听毕,忽想起月初头郑母舅曾说科甲中有欲论救之人,今已半月矣,如何尚无动静?越思越闷,愈想愈愁。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闷至愁肠瞌睡多。
5
春畹见小姐乏倦,便打发睡下,一宿不提。至次日乃七月十五,天子病体稍痊,诸臣纷纷奏事。御史李时勉写一通论救燕玉札子,登时奏入。天子即将时勉召入便殿问道:「汝与燕玉同官,当知燕玉为人,何得如此偏护?」时勉奏道:「臣与燕玉同官日久,知其公忠无二,故敢上奏。若云不知,钱可用为奸,胡涂蒙混,已荷圣恩降级调用矣。今只据可用攀扯虚词,一体究问,臣恐重刑之下,何求不得?且前此茅球本内,并未指出燕玉赃证,讫赐刑臣只严审可用,自然明白。」天子怒道:「他两人同事,难推不知!皆由刑臣勘问不力,耽延日月,以通情私。汝日在朝,岂无闻见?当候公议,何得狂陈?」叱令退出。
6
时勉跪伏不起。又奏道:「臣言愚昧,万死不辞。燕玉果有不法,臣愿以身家相保。」天子大怒,叱令武士以金瓜撞击,时勉伏而不动,叩头不已,大声奏道:「臣死不足惜,只惜天子有杀谏臣之名耳!」武士动手将时勉胁骨打断,昏绝于地。天子含怒进宫。此事传遍京师,郑夫人大惊,法司亦不敢迟延,忙取口供奏入,不日旨下:「钱可用、周于利一样情实,俱著立斩,没家财妻女入官。其一切得贿之人,著本省解京治罪。燕玉有心蒙混,著边远充军。以无赃私,兔其抄没。」内旨到得法司,立时将钱、周二人处斩,抄没家私。将燕玉罪案定成,以候起解。郑夫人、小姐、公子得知,哭个不休,诸亲来往填门。梦卿自想道:「父母空生儿女一场,毫无益处,生不如死。罔极之恩,纵使万死犹不可辞,况未必死乎!」因亦不令母亲知觉,自与春畹商仪,写下一通乞代父罪表章。另又写一副奏用匣盛好,命得力家丁送至通政司。这日正遇耿怀坐衙,接了表文,问明来历,大加惊异。打开副奏,只见上写道:罪臣燕玉亲女梦卿奏为愿代父罪以祈天恩事:窃惟臣父玉,谬应擢用,职在谏垣。典试浙右,夙夜惟寅。不期奸人乱法,私来夜馈之金。司寇秉公,难遁明廷之钅监。仰赖皇上乾刚独断,恺泽宏敷,将臣父充军边远,实荷生成,益思祝祷。但臣念臣父桑榆晚岁,缧绁馀生,倘瘴疫之难承,必虺蛇之是饱。
7
因思皇上,孝治海宇,恩沛昆虫,乞将身没为官奴,以代父远窜之罪。倘蒙回顾,鉴此微忱,使臣父获没于郊圻,必生生世世报皇上于不尽矣。
8
耿怀看罢,两手加额,拍案叫道:「女子如此,我辈无所用之矣!拼著与李绣衣一般,须索保救下来。只是难得他一片孝心,我家无福受此媳耳。」于是自己亦写一奏疏,一并具奏。
9
不两日,俱皆批准。耿怀即刻令人报知康、郑二位夫人,并知会内廷首领司礼监全义。一时传遍长安,无人不知燕梦卿是个孝女。燕玉回家,夫妻父子相持落泪,说道:「我夫妻虽得完聚,只苦了女儿也!」梦卿破涕为笑道:「女儿以死代父,父既得生,女儿又不至于死。没入掖庭,比没入勾阑者何如?」燕玉夫妻益加伤感。
10
当时司礼监全义,深慕梦卿所为,便说梦卿忽患时症,暂停供役。又来燕玉家拜看,燕玉相陪。全义道:「令爱一介弱女,能作此惊天振地之事,俺出入禁闼数十年,从无见令爱这般一个人物。俗语说,天无绝人之路。又说,作好得好。在令爱行乎所当行,自无分外之想;然据我看来,后日必有好处。」
11
因又告之暂停供役一事,燕玉拜谢不已。一面治酒相待。全义又道:「令爱事体,祖圭放心,尽在我全义身上,定须另有机会。俺们内家,譬若和尚,不作些好事,莫不世世常作和尚不成?」说毕大笑。须臾起身告辞,燕玉苦留下住。才送出门,又是康夫人领著耿朗来看。外边燕玉向耿朗道:「本期与贤契永结世好,不想家门不造,以至于此。」耿朗低头不言,莫能仰视。内里康夫人教请小姐。此时梦卿已不是耿家人,便慢慢步入中堂,拜见已毕,坐在郑夫人身后。康夫人见梦卿,大加悲哀,因含泪说道:「只是我家无福,大人遭此连累。」郑夫人亦泪流满面多时,众侍女俱各劝止。康夫人手内拉著梦卿,又说道:「此等好女儿我如何忍得绝断?前日家通政看见代罪表文,至今犹然称赞不已,我意欲认作义女何如?」郑夫人道:「他本是你家人,倘天无绝人之路,还望夫人照看则个。」因令侍女禀知燕玉,燕玉亦便应许。当下燕梦卿拜了康夫人,康夫人又令叫进耿朗来,令两人平拜。耿朗见梦卿红不施朱,白不敷粉,一双秋水,藏多少幽情;两道春山,蕴无边秀气。欺小蛮之杨柳,不短不长;胜潘女之金莲,不肥不瘦。极江之波,穷汶之竹,不能书其美也。身后立著一个侍女,年岁与梦卿相当,容貌与梦卿相仿,端庄流丽,兼而有之。真又目之所未睹也。只因这一来有分教:假姊弟割不断终日怀思,真夫妻先结成百年缱绻。
URN: ctp:ws3680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