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四十七回审疑案二忠辞办 完民饥包拯回朝

《第四十七回审疑案二忠辞办 完民饥包拯回朝》[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诗曰:
2 二忠领旨断奸谋,岂料庞杨狡计稠。
3 专力不能分剖白,幸有包公力搜求。
4 话说狄王府将飞龙尸骸收殓了,做些功殓,超度亡灵。岂知王府中比不得等闲之家,外国阴魂那里存顿得住?飞龙一死,魂魄早已渺渺茫茫不知去向。此时老太太十分烦乱慌忙。此日杨滔的夫人仍在狄府,见太太这般忙乱著急,也觉心中不安,过意不去。欲说明白,丈夫性命不保,不得不含忍在心。此是忠厚人心事每常如此。是日成殓已毕,原来汴京并无坟墓,少不得寻了一个空隙地停了棺柩。夫人回杨府,叫声:「相公,这件事情果乃干得不好。倘若审出真情,祸事不小。」杨滔说:「夫人,不妨,无事的。下官总是一口咬定要与女儿报仇,怕他什么!」
5 此时三朝已过,至第四天,文、崔二位钦差奉旨审询狄青。狄爷照奏主前言井无改更。杨滔一口从实女儿惨死总要伸冤。又不能用刑,两位大人没有法想,审过一堂又有一堂,一连审过二日,不能审明,难以复旨。是日,天子临朝,问崔、文二臣:「狄、杨之事审得如何?」二臣同奏道:「尚未审明。陛下且限臣三天,审明复旨便了。」仁宗王说:「依卿所奏。」圣上退回宫。二大人又审了三日三堂,不独凭据追不出,而且狄。杨的口供对质,与前日的不差分毫。这事情真乃苦差难办的。这两位大人商量无计可施。暂且不表。
6 再说包龙图大学士,奉旨赈饥已毕,回朝复命。此时大宋朝中奸臣屡屡联络不绝,所以处处年饥。包大人往各省赈饥,甚是劳忙。上年陕西赈饥,下年早稻丰捻,物阜民康。这时公务已完,又到粤东赈饥去了。所以连年不在朝中,那晓得国家许多事情动作。是年粤东公务又毕,一路回朝,渡水登山,非止一日,已到汴京。进城天时已到午后了,此时未去朝天子,先来见众僚。到了九王府中,多去探望悉过。是日众王爷叙会,正在谈论狄、杨之事,包爷到了,一同相见坐下。食过茶一杯,各说候问之言。问起赈饥事情,包爷细细说了一回。
7 众王侯说起狄青之事,说:「包大人,你原审过多少疑案事情。单有此事,莫说崔、文难以力办,就是大人也难以担承了。」包爷听了微笑道:「老千岁,如若圣上与下官审断,少则一日,多则二日必要审明。」潞花王叫声:「包大人,孤家也想过,若是大人在朝,何用三朝两日就断明了。故孤家正在思念你。今幸喜还朝,来日奏知圣上发交大人经手力办,末知尊意如何?」又有汝南王千岁说道:「若是包大人承办,不用一刻,必然明白了。」众王侯你一言,我一句褒奖这位铁面无私之臣,感激他正直硬性。包爷便说:「列位千岁,待下官来日见驾,请旨承办。如若圣上不准,不干下官事了。」众王爷说道:「自然。若然大人请旨,圣上谅必准的。」此时包爷拜别去了。
8 又往探同年文大人,到府门家人投帖,文爷吩咐大开中门迎接。进中堂施礼坐下,又报崔大人到衙了。包爷、文爷一同迎出来。这包爷说:「崔年兄请了。」崔爷一见说道:「原来包年兄已回朝,失迎了。」三人一同复到中堂,殷勤告礼而坐。文、崔同说:「包大人,你多年跋涉,辛苦国务,我们常常挂念。今幸还朝,谅必赈饥公务已完了!」包爷说:「多已完了。今日回朝做个闲暇官罢了。」崔爷笑道:「包大人,你又来了,你是个能干的人,日断阳间,夜断阴府,当今天子也亏得你。如非包年兄忠心为国,怎得当今陈桥认回母亲?如今大人不在朝中,奸臣庞洪屡屡陷害狄青。」包爷假做不知,问道:「怎生图害的?」文爷细将保他征西的事一一说知,又道:「如今又有奇闻一个。」包爷说:「又有何情?」崔爷说:「只为狄青杀害了凤姣,」一长一短说知。包爷说:「不知二位大人如何审结?」崔爷、文爷说:「不瞒年兄,我们审过几堂,总是不明。今日又审一次,回供原是不改一字。难得年兄还朝请教高才,如何审断才得明白?」包爷说:「二位大人,不是下官笑著你,若办这事情,经二位大人承办,恐审到来年也不好明白的。待下官来朝见驾,复了圣命,然后请旨承办,管叫是非曲直明白。」崔、文二大人巴不得脱了这段苦差,听了包爷之言,二人大喜,同声说:「包大人,若明审此桩疑案,真乃神断了。」包爷说:「此乃容易之事,二位不必费心。下官告别了。」文爷说:「二位大人俱在,请后堂小酌,然后起车罢!」包爷说:「不消了!」一路至府门,一拱作别而去。
9 崔、文二人仍进中堂。崔爷说:「年兄,小弟前来非为别事,只因审断之事不明,到来商量。难得包兄一力担承,看他如何审断复旨的。」文爷说道:「曾记得他前时三审郭槐,用了许多摆布,也审得明明白白。今日他担承此案,料必云开日现,复见天明了。」崔爷笑道:「年兄,此乃你我的兴头,遇他还朝。」此时崔爷也作别回衙,二人心头放下,不表。
10 再说潞花王回到南清宫,叫声:「母亲,孩儿见崔、文二臣审询表弟这段事情,总是不明,今幸得包拯回朝,一力担承,来日请旨审明这段事情,必然审明的,母后且自放心。」太后带愁说:「儿啊,包拯虽是神明,到底不知审得明白否?我儿且慢欢心。」不表南清宫之言。
11 且说庞洪一闻包公还朝,不觉吃了一惊,说:「不好了。倘他担承审办,此事就有些不妙。满朝文武老夫多是不介怀,单有这个包黑子,老夫最是忌他。且自今以后,须要著实提防才好。」吩咐一班奸党人众,须小心些罢。
12 话休烦絮。且说包爷一回来,便去相探交厚的各王爷。平西王那边本也该去探望,只因他欲担承力办这桩公案,若先去拜探他,犹恐旁人议论,疑著暗中相通关节,避了嫌疑。所以包爷只做不知,别了崔。文,不往狄府,独自回衙,夫人接见,闲文不表。
13 次日五鼓黎明,各官叙集朝房内。庞洪见了包爷,只是胆寒不安,开言叫声:「包大人,未知何日回朝?」包爷说:「下官昨日回朝。只因天色已晚,未曾探望得老王亲,万勿见怪。」庞洪说道:「不敢当。老夫不知包大人回朝,失于接候,多多有罪了。」包爷说:「不敢。下官又闻杨大人有女儿匹配狄王亲,是老国丈作伐的么?」庞洪说:「这是圣上执柯,命老夫代劳的。」包爷说:「但闻狄王亲无故杀妻,崔、文二公审断不明,国丈既然作伐,何不与他们办理分明,为何坐视旁观?这等为媒,三岁婴儿也会做的。」国丈说:「包大人,不是老夫受执柯,乃是圣上委老夫做的。老夫不是奉差承审此案,我也管不得他们的事。」包爷冷笑道:「老国丈,你的话好糊涂。他无故杀妻不知真假,你还不知妻房要害丈夫,串同情弊,须要在媒人身上追查?老王亲因何推得这等乾净的?」包爷原是乱撞木钟之语,国丈却不觉触著心虚病。包爷一看他面色,思量又是这老头儿作弊,正要有言,忽闻景阳钟一响,天子坐朝,众臣参见。
14 值殿官传旨毕,左班中闪出包爷,俯伏金阶说:「臣包拯前时奉旨往陕西赈饥,继后又往广东赈灾,如今二省百姓沾恩,岁已丰捻。公务已毕,臣今还朝,复命见驾,愿吾主万岁!」仁宗天子不见包拯,正是君臣不会已经三载。此时龙颜大悦,钦赐平身,赐坐东首。即命侍御送上香茗一杯,说:「朕屡屡承劳包卿之力,辛勤国务,道路奔波,朕心常怀念。今幸还朝,奈无别职再以加升,只好送些宝玩金银,莫怪朕之不情。」包爷奏道:「微臣深感王恩,粉身难报,岂敢加爵受恩?但愿清肃朝政,臣下沾恩,微臣所望。」天子大悦,道:「包爷真乃朕股肱贤弼。」
15 君臣言谈毕,有崔、文二臣俯伏金阶说:「臣等见驾,愿吾主万岁!」天子说:「二卿审询狄、杨之事如何?」二臣奏道:「昨天又审一堂,仍无凭据。实因事有委曲,非臣不为力办,伏惟我主参详。」嘉佑王一想,看看包爷说:「朕有一桩疑案事情,欲烦包卿办理,不知卿意若何?」包爷奏道:「陛下有何难事?若可办者,敢不丹心力办!若难似郭槐事情,臣亦难以承办,伏乞恩宽。」天子把狄青无故杀妻一一说明,包公思道:「原来如此。但思杨滔有女,年已如此,理该择配,因何专候狄青至此方为匹偶?又愿作偏房,要君作主,其中必有别样心肠。臣且领旨审断,如若狄青无故杀妻,臣不敢询情于狄青;倘杨滔果有别端作弊,臣亦不敢置之不究。限臣三日内审明复旨便了。」今日包公还朝,承审此事。正是:
16 混浊流清分水底,云霞吹散见天心。
URN: ctp:ws38139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