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海底奇境

《海底奇境》[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聂瑞图,字硕士,一曰祥生,上元诸生也。聂素称金陵巨族,至生尤豪富,几于田连阡陌。生不工会计,一切悉委之于人,读书作文之外,了不问家人生产。耳甚聪,能闻数十里外哄斗声,人因呼为「三耳秀才」。生平喜讲求经济,而尤留心于治河。凡古今水利诸书,阅之殆遍。笑曰:「此皆非因时制宜之术也。治河宜顺其性,导之北流,又宜多浚支流,以分杀其势。今北方井田既废,沟洫不行,水无所蓄,坐令膏腴之壤,置为旷土,甚可惜也。方今东省水发,多成泽国,民叹其鱼,当轴者徒事赈恤,而不知以工代赈之法。与其筑堤,不若开河,要使东北数省环绕潆洄,无非河之支流,以渐复古昔沟洫之旧,然后以次教以耕植,俾北民足以自食其力。今日既行海运,势甚便捷,河运可不必复。如虞后患,则莫如自筑铁路。」生之持论如此。而人多笑之。
2 生胸襟旷远,时思作汗漫游。时国家方重外交,皇华之选,络绎于道。有某星使持节出洋,生以策往乾之。星使虽侧席延见,但以温语遣之而已。生曰:「我所以见之者,冀附骥以行耳。彼徙以虚礼是縻,置而弗用,我岂不能自往哉?」立登邮舶遄征,囊资充裕,行李赫,见者疑为显要,所至各处,无不倒屣出迓,逢迎恐后。所携舌人四:一英,一法,一俄,一日,以是应对周旋,毫无窒碍。每遇地方官延往宴会,辄有赠遗,尽皆珍异,西国妇女所罕见也,因之酒食徵逐,殆无虚日。生性既风流,貌尤倜偿。游屐所临,辄先一日刊诸日报,往往阖境出观,道旁摘帽致敬者,亘数里,星使无其荣也。欧洲十数国,游历几周,瑞国地虽蕞尔,水秀山明,尤所心赏。瑞书塾肄业女子曰兰娜者,美丽甲泰西,聪慧异常。一见生,惘然如旧相识,邀至其家。女固素封,所有中国之绮罗物玩无不备。询其由来,乃法废后内府之所藏也,法后出奔,多寄储其舍,后以具价得之。生见之,倍加赞叹。女择其中尤宝贵者数种以贻生,生谦不敢受,曰:「此天上珍奇也。偶尔相逢,讵敢膺此非分?」女曰:「非此之谓也。以遇言,则萍蓬异地;以情言,则金玉同心。区区微物,又何足辱齿芬?」强纳之于生袖。
3 生居浃旬,别女登车,拟乘巨舶从伦敦至纽约。方渡太平洋,忽尔风浪陡作,排山岳,奔雷电,不足以喻其险也。生强登舵楼,举首一望,则银涛万丈,高涌舶旁,势若挟舟而飞,不意丰隆猝过,遽卷生入海中。于时舟师舵工欲施救援,莫能为力,惟有望洋惊惋而已。
4 生但觉一时眩晕欲绝,少苏,启目视之,山青水碧,别一世界,绝不知身在海中也。方讶适在海舶,顷何至此,岂出自梦幻哉?举足行三四里,但觉鸟语花香,奇葩瑶草,疑非尘境。时腹中稍饥,仰首见枝头桃实累累,红晕欲滴,摘食二三枚,顿觉果然;桃味芳馨甘美,沁入肺腑,生平所未尝也。生偶见溪涧之旁有细草一丛,嫩叶柔条,绿色可爱,举手拔之即起,嗅之,其香参鼻观,根柢有圆粒若蒜头,去其外皮,内白若雪,食之殊甘,顷刻间陡觉精神焕发。生知非凡草,拔取十馀株,裹之以巾。
5 迤逦再前行,遥望有茅屋数椽,依涧而居。极力趋就之,倏忽已至,迳渡略,叩门。门启,双鬟出应客,俱作中华妆束,问生:「适从何来,欲竭室中何人?」生嗫嚅无以应,但曰:「失路经此,愿求指引。」须臾,有老媪出,白发苍颜,龙锺已甚,导生登堂,曰:「老身钟漏并歇,何处贵人,辱临敝地?」生告以将往纽约,不知何故到此。媪曰:「是非老身所知也。适有西方美人新至此间,可自往问之。」命婢引生入后堂西阁。其地石峰森立,巨池约十馀顷;白荷花万柄,摇曳风前,芬芳远彻;阁四周皆栏杆,矗峙池之中心。生遥睹一女子,西国衣裳,凴栏独立,雾云绡,皓洁耀目,彷佛霓裳羽衣,来自天上。近即之,非他,即瑞国女子兰娜也。彼此相见,各怀疑讶。女曰:「自别后,心殊悒怏。我母欲余破寂消忧,偕往法京巴黎,居未匝月,逭暑于英之苏格兰,余以过都华河失足堕水。主者怜余盛年殒于非命,令至此间享受清福。闻君欲往美邦,何为来此?君殆不在人间世耶?」言罢,凄咽不胜。生曰:「余固未知身之已死也:如果没于洪涛,获此妙境,真觉此间乐不思蜀矣,况复日对丽人如卿者哉?」女曰:「余企慕中华久矣,顾语言文字,素所不习,未知从何下手。君肯悉心相授否?」生曰:「此亦何难。但愿长相聚首,则死固胜于生也。」
6 居久之,偶步门旁,骤闻波涛汹涌声,出门外咫尺,则水若壁立,无路可通,急入告女曰:「此间殆将遭玄冥一劫,成一片汪洋境矣。」女笑曰:「敬为君贺,君自此可出海底而复至人间矣。特我两人别离在即,不可不设筵饯别,以尽我心。」立呼厨娘作咄嗟筵。酒半,女捧觞至生前,曰:「请尽此一杯,当为君歌一曲,以代骊歌。数年以来,学习华音,颇有所得,若有感触,偶尔拈毫作一二小词,当亦不让于人。君可细聆,正其讹舛,作顾曲之周郎,何如?」言竟,女即弹琴抗声而歌曰:
7 日升于东兮月生于西,昼夜出没而不相见兮,情亘古而终迷。叹人生兮道途之长域,而悲夫寿命之不齐。何幸云萍之忽聚兮,难得此数载之羁栖。总觉别长而会短兮,不禁临觞以心凄。识合离之有数兮,勿往事之重提。赠子兮画桨,送子兮前溪,从兹相隔兮万里,徒恃此一点之灵犀。
8 歌罢,涕不能仰。生慰藉再三。女命婢舁一小艇出,置之门外,令生坐其中;旁叠四五囊,悉储珍宝。谓生曰:「曩赠君物尚在否?」生探之袖中。女拣取一珠,作黑色,曰:「此龙宫辟水珠也。」又拈一黄色珠,示生曰:「此兜率宫定风珠也。持此入海,如履平地矣。」言讫,浪声大作,舟亦上升。女遽阖门入。生不禁大号。回思数载欢娱,真如一场短梦。小舟浮沈海中,杳无涯际,奚啻一叶。生视其囊,皆皮箧也,管钥悉具。偶一伸足,觉触处腻然有物,取视之,枣糕也,食之因得不饥。叹女慧心周至,为不可及。
9 经三昼夜,抵一处。灯火万家,异常热闹。登岸询之,乍浦也。呼人携取行囊,舟泛泛自去。生启箧检点,金钱外悉珠宝钻石。生思上海为天下□□之最,必有售者,乃取道沪渎,小憩于觅闲别墅。仅售百分之一,已得万金。时有碧眼贾胡知生怀宝而归,叩门请见。生示以钻石一,巨若龙眼,精莹璀璨,不可逼视。请价。曰:「非四十万金不可。」曰:「论价亦殊不昂,顾此惟法国方有之,足下何从而得哉?」生曰:「中华宝物流入外洋,岂法王内廷之珍不能入于吾手哉?」贾胡又以减价请。生曰:「方今山东待赈孔殷,苟能以三十万拯此灾黎者,请以畀之。」贾胡曰:「诺。」辇金载宝去。人咸高生风义为世所寡云。
URN: ctp:ws3905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