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四回石季龙杯酒定交情

《第四回石季龙杯酒定交情》[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刘员外与妻封氏,同神霄刘弘祖,见那石鹊劈空飞起,杳不可追,心下闷闷不悦,回进家中,各相埋怨,自不消说。
2 那石鹊飞入云中,回翻了有好一会,展开双翅,竟飞到一个所在来。你说这个所在是甚么去处?原来却是晋阳城中,有一个豪客,姓段名琨,号方山,颇通道术。两年前,曾遇异人传与秘诀,能知未来之事,却是无室无家,一向飘零在城中,那些凡夫俗子,那个晓得他是个豪俊?这一日,方山正在城中闲走,忽听得头顶扑剌剌声响,便抬头一看,只见一只白鹊儿,在他头上团团飞舞,方山便立住脚,说道:「好奇怪!好奇怪!从来不曾有一只这样雪白的鹊儿,为何却在我头顶飞旋?」说声未了,那白鹊渐渐低将下来,离他头上只好尺许,方山一发为异,伸手去抓他,那石鹊忽地飞到方山面前,打个照面,望前慢慢飞去。方山不舍,随后紧紧追来。那石鹊紧追紧飞,慢追慢飞,不多时,出了晋阳城,来到柳溪池边。石鹊连连的叫了两声,就飞在一枝大柳树上,随你看他,竟是不动。方山无奈,看著柳根下一块石片,双手去扳他起来,要打这石鹊。不期这一扳,却扳出一件异事来了。正是:
3 不因石鹊柳梢住,那得声名日后闻。
4 你说这是甚么异事?那方山将石片扳起,忽然一道红光,自下而上,方山吃了一惊,且不去打这石鹊,仔细将石片底下一看,只见一个石匣,约有二尺多长,藏在里面。方山不知是甚么物件,连忙将石匣取起。揭去了盖一看,原来不是别件,却是两把宝剑,每把上面各有一行细字,其一上面刻道:龙泉神剑,属平阳刘弘祖。其一上面刻道:太阿神剑,属晋阳段方山。
5 方山见了自己的名姓,喜不自胜,依旧藏在匣中,双手捧定,回身便走,却忘记了那石鹊。走了有十馀步,猛然记得,忙回转身来看时,这石鹊已不知去向。只得拿了石匣,向前而行。
6 将次天晚,到了自己家中,又将双剑取出,抚玩了一会。心下想道:「太阿之剑是我的了,但不知刘弘祖是何等人?这剑上明明刻著『平阳』二字,一定是河东人了。我必须去访他,送与这剑才是。」算计停当,当晚过了一夜。至明日,绝早起来,取出双剑,负在背上,扮作云游道人,一路出了晋阳城,竟往平阳府而来。其时,正是暮秋天气,但见:
7 金风催败叶,衰柳动征尘。
8 方山在路上,就将双剑为题,吟诗一首道:
9 浩气冲天横斗牛,背承双剑漫邀游。
10 天生神物终归我,地献龙泉付与刘。
11 两处贤豪应已定,一朝同调自当求。
12 时来定有无端遇,莫耻村夫笑敝裘。
13 吟毕,迤逦行来,不一日,到了平阳境界,却是蒲州地面,那是个旷野去处。方山正行间,只见前面征尘起处,一彪军马蜂拥而来。为首的一员将官,银盔银甲,手执蛇矛,年纪不上二十,生得仪容俊爽。气宇轩昂。骑著一匹胭脂赤兔,指挥左右。
14 方山一见,躲避不及,只得远远走过一边,让他过去。那将官见了方山,便将赤兔勒住,传令军马慢行,自己却翻身下骑,走到方山面前,说道:「段方山,别来无恙么?为何见了小弟,却远远避去?」方山见说,一时想不起是甚么人,沉吟了半晌,忽然道:「吾兄莫非是石季龙么,几时已做了官了?」那人道:「小弟正是石季龙。曾记八年前,与兄在晋阳城中相会,彼时俱为总角之年,今已长成。小弟近日招集得一彪军马,要乾些功业,不知兄有同心么?」方山道:「谅为大丈夫,自有同志。但是小弟还要去河津县寻访刘弘祖,此时不能同行,奈何?」季龙道:「那个刘弘祖?」方山道:「小弟也不曾认得他,因有一件奇事,故此要去寻他。」季龙道:「却是何事?」方山就将白鹊引路得剑之事,说了一遍,又将剑解下来递与石季龙看道:「一把刻小弟的姓名,一把明明刻著平阳刘弘祖,是不是件异事?」石季龙看了一看,仍递与方山,说道:「果是异事,但剑上刻著平阳,兄为何要到河津?」方山道:「前日在平阳访问,有的说他住在河津县,故要到河津去。」石季龙道:「既然如此,小弟同去寻访何如?」方山道:「得兄同去,一发妙绝。」于是两个人一齐上了坐骑,催促军马,慢慢的行向前来。只因此一来,有分教:
15 顷刻贤豪成故旧,三杯村酒定交情。
16 不一时过了蒲州,入了河津,将兵马屯扎,遣人访问刘弘祖住居,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季龙道:「想是去他家尚远,故此没有人认识。」只得催促军马又行,约行了有十馀里路,到了一座山脚底下。天色已晚,季龙就叫在山脚底下团营,过了一夜。
17 到明日,正要上马前行,只见一个猎户,捉了一个白兔,从山上走下来。方山便向前问道:「猎户哥,我借问你一声,此处可有个刘弘祖么?」猎户见说,并不答话,拿了白兔,向前竟走。
18 方山道:「这个人想是聋子,待我再问他,看是如何?」便走上前一步,高声叫道:「猎户哥,你拿这白兔何往?我问你刘弘祖家住在何处,你如何并不做声?」那人见方山又问,便回转身说道:「谁是猎户哥?甚么刘弘祖?你是那里来的,敢在此间大惊小怪?」方山见这人说话有些来历,不敢怠慢,陪个小心问道:「小弟是从远方到此,不识忌讳,多有得罪。未审吾兄尊姓大名,望乞见教。」那人道:「既是远方到此,寒家不远,且请到家坐了讲话何如?」方山道:「如此极妙,只是小弟还有个朋友在前面,拉他同来何如?」那人道:「既有朋友,拉他同来,有何不可?」方山便回转身,与季龙告知,季龙欣然允从,同了方山行向前来。只见那人却立著等候。见了二人,遂相逊而行。
19 方转过了一个湾,就是他的家下。三人一同进了门坐定,那人就对二人问道:「两位仁兄,尊姓大名,为何要见刘弘祖?」方山道:「小弟姓段名琨,字方山,这位尊兄姓石名宏,字季龙,从晋阳一同到此,因有事要见刘兄,不期却遇仁兄。敢叩仁兄尊姓大名,并乞指与刘兄住居,足感大德。」那人道:「小弟姓慕容名廆。别号道将。祖是幽州人氏,汉末流落于此。近日闻得如宾乡有个刘弘祖,是个异人,小弟正要去访他,不知两位仁兄也有同心,这也是天缘凑巧。明日一齐同行何如?」季龙道:「得兄指点,感恩非浅,安敢不从!」慕容廆大喜,当下就留住二人,吩咐安排酒席款待。季龙与方山见他情辞慷慨,并不推辞。
20 不多时,排上酒来,慕容廆便请二人坐了客席,自己打横相陪。饮酒中间,慕容廆说起刘弘祖,段琨便问道:「刘兄为人,吾兄必知备细,望乞见教一二。」幕容廆道:「小弟也不曾识面,但闻得人说,他的出身极是怪异。」季龙接口道:「甚么怪异?」
21 慕容廆道:「这里有个韩地栗,他曾对人说:十馀年前,这山顶上甚是奇怪,忽然一日,坠下一肉球,约有小斗大,沉埋在泥中,有一年多。忽然如宾乡有个刘员外,从此经过,取了回去。到梓树林遇著天雨,刘员外在一个古庙中躲避,那知一个霹雳,震开肉球,就生出一个孩子来,手掌中却有篆纹,俨然『神霄子』三字。那刘员外暮年无子,就以为己养,取他叫他刘弘祖,如今已是十六年有馀了,岂不是出身怪异之事?」季龙道:「古来大圣大贤,出身之时,每多奇异,如伊尹生于空桑,后稷弃而乌翼,天产奇英,神物拥护。古事往往有之,载在诗书,岂欺世哉?据如此说,刘兄将来决非凡人,我等去访他,为不虚矣。」说罢,三人又痛饮了一回。
22 方山又将得剑之事,细说一遍。幕容廆大喜,道:「吾兄又有如此奇事,小弟情愿与两兄结为兄弟如何?」季龙也大喜道:「小弟亦有此意。」连忙取过三只大杯来,各人面前满斟了一杯,立起身说道:「两兄请各饮了一杯,小弟再有说话。」段琨与慕容廆依允,举起杯一饮而尽。季龙见二人饮乾,自己也吃个无滴,说道:「吾三人自今以后,须要同心竭力,共济功名,即至大患大难之时,此身可杀,义不可背,如有二心者,幽明共殛之。」
23 说罢,又各饮一杯。幕容廆便到里面取出一条红单,三个人叙了次序,大拜了八拜。段琨二十岁为兄,季龙十九第二,慕容廆也有十九,却是月份生小些,居了第三。叙罢,三个人依旧入席饮酒。正是:
24 酒逢知己千锺饮,话得投机不厌频。
25 有诗单道他三人结拜的事,诗云:
26 此路偶相值,遂成弟与兄。
27 丈夫多意气,杯酒定交情。
28 义烈深同志,奇才聚夏城。
29 始知天下事,莫作敌人惊。
30 三个人直饮至更阑人静,俱吃得酩酊大醉,方才安寝。
31 到了明日,季龙与方山起来,催促慕容廆起身,慕容廆犹是醉眼朦胧的吃了早膳,收拾动身。慕容廆原没有家室,止有两个家人,一个叫做荀晞,一个叫做荀昭,就叫二人挑了行李,五个人一齐出门。先到山下取齐了兵马,将来分作三队:第一队是段琨,第二队是石宏,第三队却是慕容廆,各领五百,一路上扬威耀武,行向如宾村来。但见:
32 路上野花随马足,河边垂柳动征尘。
33 不上半日,前军已到如宾乡。季龙便传令将三队军马,依旧合做一处,离村一里,结下营寨,不许扰害居民。传令巳毕,便同段方山、慕容廆三个人,慢慢的行入乡来。先叫荀晞、荀昭,去探哨消息。不多时,只见荀晞二人,同了一个苍头,远远的出来迎接,禀道:「请相公到里边相见。」段方山与石季龙、幕容廆听见,各下坐骑,步行到门里面。刘弘祖早已迎将出来,彼此相见,欣然如故。到了中堂,各各见礼已毕,主宾坐定,各通了姓氏。刘弘祖见他三人,相貌瑰伟,人物慷慨,心中大喜。石季龙、段方山、慕容廆,见刘弘祖美如冠玉,英俊不凡,也觉快意。
34 少顷,三杯茶罢,慕容廆说道:「久闻刘兄英名,早欲奉谒,不期途次得遇段石二兄,前来拜访,小弟得附骥尾,觐见尊颜,真生平之大幸也。」刘弘祖道:「小弟有何德能。敢劳三位仁兄如此错爱。」慕容廆道:「刘兄少年豪杰,声名久著天庭,那得无有德能,轰动神明如此。」刘弘祖道:「小弟足迹未尝出户,那有声名轰动天庭之理?慕容兄莫非取笑小弟么?」慕容廆道:「小弟焉敢取笑仁兄,仁兄不信,试问方山兄,便知小弟非浪言也。」方山见说,便接口道:「刘兄之身,虽未达于天庭,刘兄之名,果已著于天庭,待小弟奏闻,便知慕容兄非虚言也。」刘弘祖道:「愿闻其详。」方山道:「前日小弟在晋阳时,偶然到街坊闲玩,忽然见一只白鹊,在小弟头顶飞旋。小弟以为奇怪,将手去抓他,那白鹊就飞到小弟面前,竟引了小弟出城,到一个池边,唤作柳溪,白鹊竟栖在柳树上不动。彼时小弟去取石片打他,不期石片之下,拾著一个石匣。匣内放著龙泉、太阿二剑。」
35 刘弘祖见说到龙泉、太阿二剑,跃然大喜,便不等方山说完,急问道:「剑却怎么,如今在那里?」方山道:「那龙泉剑上,明明刻著刘兄的大名尊姓,太阿剑上,却是小弟的贱名。如今特地送来还兄,已带在军中,少顷便当相献。但可惜这白鹊不知往哪里去了侧批:丝丝扣出?」刘弘祖道:「白鹊要见也不难,只是方山兄方才说剑在军中,不知带有多少兵马在此?」季龙道:「共有一千五百,因是初会,未敢惊动,屯在一里之外。」弘祖道:「三位仁兄,有如此奇遇,又有兵马相随,真豪杰也。」
36 正说间,只见荀晞捧著双剑进来,递与方山,方山便递与弘祖。弘祖接来,细细看了一会,果然见龙泉剑上,刻著自己名姓,不觉喜动颜色。慕容廆在傍见了,说道:「可知小弟前言非孟浪也。」弘祖听说,忽然大笑,众人也笑了一会。弘祖便将太阿剑递还方山,自己就留了龙泉剑。
37 只见里面刘员外出来,与众人相见了,就吩咐安排筵席。是日,宰猪杀羊,乱了有半日。众人一同入席,席间,方山因弘祖有「不难见白鹊」的话侧批:丝丝不漏,便问其缘故。弘祖笑了一笑,说将出来。有分教:
38 席上停杯看白雪,筵前拍手斗金莺。
39 毕竟不知弘祖说出甚么来,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4056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