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九十七回钻天鼠恰逢开山豹 黑妖狐巧遇花面狼

《第九十七回钻天鼠恰逢开山豹 黑妖狐巧遇花面狼》[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西江月》曰:
2 凡事不可大意,饮酒更要留心。低声下气假殷勤,一片虚情难认。粗人不知是假,智者亦信为真。一朝中计毒更深,何不早为思忖。
3 且说卢方、徐庆、智化等,这日由晨起望与北侠等分手,一路之上寻找大人,武昌府会齐,前文说过。说书的一张嘴,难说两家话,何况好几路事。再说各路找大人的这些人,路上俱都有事。
4 单说他们走夹峰前山的卢方、徐庆、黑妖狐智化、龙滔、姚猛、史云共六个人,离了晨起望,扑奔夹峰前山。走了两日,这日正往前走,忽见前面一个山嘴子,忽听见锣声一响,「呛啷啷啷」。大众等立住身躯,观看山寇,约有四五十号喽兵,青布短衣襟,腰系纱包,青布裤子,有靸靴,有薄底靴子的,高矮胖瘦不等。当中有两杆皂色的纛旗,上有白字,用白绸子包出字绷在旗子之上,如同书写的一般。一个是开山大王,一个是立山二大王。两杆旗下,闪出两匹马来。瞧这两家大王好看:垂手青铜盔,青铜甲,绿罗袍,狮蛮带,青铜搭钧,三环套月,肋佩纯钢,两扇绿缎征裙,五彩花战靴牢扎,青铜●鱼踏尾,三折吊挂,前后护心镜,鞶甲縧九股攒成,背后护旗,双插雉鸡翎,胸前搭用一对狐裘;面如生蟹盖,红双眉,金眼,翻鼻孔,火盆口,暴长胡须不大甚长,如同赤线相仿;提一口岣嵝古月象鼻刀,跨下一匹艾叶青骋兽,鞍鞯鲜明,倒挂威武铃,鬃尾乱乍,蹄跳咆哮,尾巴倒撒,嘶溜溜的吼叫。再看这个,镔铁盔,镔铁甲,皂罗袍,狮蛮带,跨下一匹黑马,手擎三股托天叉,往脸上一看,面赛烟熏,长了一脸的白癣,骑一匹坐骑,闯将上来,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山前过,留下买路财。」
5 智爷接过来说:「管保是牙崩半个说不字,一刀一个不管哩。我告诉你,咱们都是线上的合字。」
6 徐庆大吼了一声,说:「没有那么大工夫,与这小子说这些闲话!」蹿将上去,就要动手。两个贼一个横刀,一个托叉,大吼了一声说:「黑汉少往前进,通上名来,好在寨主爷的刀下殒命。」徐庆说:「小寇听真,你老爷山西祁县人氏,铁岭卫带刀六品校尉之职,穿山鼠徐三老爷就是我老人家。莫不成你们两个鼠辈也有个名姓吗?」两个山贼一听说:「原来你就是穿山鼠徐庆。」徐三爷说:「然也!」贼又说:「你们这里可有钻天鼠姓卢的?」卢爷闻听,一个箭步蹿将上来,说:「某家就姓卢。两个鼠寇可认的你卢大老爷?」两个贼人又问:「你们这里可有翻江鼠姓蒋的?」徐庆说:「你四老爷未来,上别处去了。」贼人又问:「可有彻地鼠姓韩的?」徐庆说:「你不用絮絮叨叨,过来受死罢!」贼人说:「徐三老爷不必如此,我们问明白言语,还有好心献上。」依著徐庆要动手,智爷把他拦住,说:「三哥不必如此,问间他还有什么好心献上。」随即说:「二位寨主,你们还有什么好心献上,快些说来。」山贼问:「尊公的贵姓?」智爷说:「也不用絮絮叨叨,我都告诉你们。那个黑脸的,人称铁锤将飞錾大将军,他叫姚猛。那个白方面、短黑髯的,他叫大汉龙滔。那个黄脸的,叫愣大汉史云。
7 我姓智,单名一个化字,匪号人称黑妖狐。」就见两个山贼彼此一瞧,这个山贼彼此一瞧,这个说:「我的哥哥。」那个说:「我的兄弟,你我可等著了。」见两个人「镗啷啷」,扔刀的扔刀,扔叉的扔叉,全都是滚鞍下马,一撩开甲,双膝点地,冲著六位磕头说:「小寇二人在山中,等候众位老爷们的大驾。」
8 智爷一瞧,就是一怔,事情来的古怪。徐庆那管青黄皂白,说:「起来罢!两个小子,你不劫夺我们了,我们也不杀你。」智爷说:「等等,三哥,有话问他们。」三爷说:「对,你问问这两个小子罢。」智爷问:「二位寨主贵姓高名?」一个说:「小寇姓冯,叫冯天相,匪号人称开山豹。这是我拜弟,他姓侯,他叫侯俊杰,他有外号,叫花面狼。」智爷说:「你们有什么好心献上?」那贼说:「你们几位不是寻找大人?我们连大人带沈中元的下落,俱都知晓。说将出来,求几位老爷作个引线之人,我们情愿弃了高山,归降大宋。就是与众位老爷们牵马坠蹬,也是情甘愿意。」智爷说:「你既知晓我们的来历,我们也不必隐瞒于你,正是各处寻找大人。你要说出大人的下落,你要弃暗投明,我们焉有不作引线之人的道理。你们就说,眼下沈中元现在那里?」两个人一口同音,说道:「此处不是讲话之处,请众位老爷们到山上,我们备一杯薄酒,慢慢再讲。」徐庆说:「好啊!咱们到山上喝他们个酒儿,这有了大人的下落,咱们也就不忙了。」
9 智爷说:「且慢。人心隔肚皮,就凭这么一句话,咱们就上山去?咱们地理不熟,倘若中了他们的诡计,那还了得!」徐庆说:「凭这两个小子,他们敢吗?除非是他们不要脑袋了。」智爷说:「你可别说呀,等我问问。」随叫道:「冯寨主,这座山叫什么山?」冯天相说:「叫豹花岭。」智爷说:「我且问你们二位,丢大人你们怎么会知道?这里头必有情节。」
10 冯天相、侯俊杰一同说道:「有情节没有情节,我们焉能知晓?实不瞒众位,我们先前就在王府,皆因王爷宠幸著镇八方王官雷英,别人是谁他也没看到眼内。他净瞧上镇八方雷英了,可就待别人有限。我们弟兄二人这个性情如烈火一般,自己就暗暗的不辞而别,离了王府,就到了这个豹花岭。我们也是怕遇见大宋的官人。我们要是不住此山,遇王府人也是祸,遇大宋人也是祸,无奈之何,暂居豹花岭。忽然这日沈中元到,是我们旧日的朋友,焉有不让上山来的道理?我们以为他还在王府呢,原来他也不在王府了。他提怎么害了邓车,弃暗投明没投上,这么一口气,他把大人盗将出来,显显他的手段。他把地方安置妥当,连大人带他姑母,然后用车一并接来。先前一听,我们是浑人,怕是有祸,说我们这山狭小,让他上夹峰山去。后来一想,不如就此机会,拿了沈中元,救了大人,我们岂不是进献之功呢?后来就告诉他,只管把你姑母、大人接在此处,有你这足智多谋的人料亦无妨,他也就点了头了。如今他去接大人与他姑母去了,我们正要往官府去送信,怕赶不及,可巧你们众位老爷们到了,这是活该大人的福分不小。这是已往从前,我们不敢隐瞒你们众位老爷们。」
11 徐庆说:「智贤弟,你看这里头还有什么假造吗?」智爷说:「据我看来不妥。」
12 冯天相说:「你们几位不必疑心,本来素不相识,有你们老爷们这一想:人心隔肚皮。
13 你们几位要不愿上山,我们也不深让,你们就在这临近地方找一店住下。他几时把大人接到,我们就把他捆上,连大人一并送去,可就显出我们的真心来了。可别离此甚远。
14 我们请著大人,押了沈中元,倘若教官人遇见,就把我们办了,我们吃罪不起。」徐庆说:「智贤弟,也不必多疑了,你要不去,我就去了。有不怕死的随我来,一同的上山。」智爷说:「谁也不怕死,没有怕死的人。咱们就一同上山。」徐庆说:「我看他们也没什么诡计。纵让他们有什么诡计,谅也无妨。要在山上,我叫穿山鼠,也没他们什么大便宜。」智爷说:「既是三哥这么说,咱们就上山。」开山豹、花面狼两个人一齐说道:「众位老爷们要犯疑猜,可就不必上山了。」徐庆说:「我们没有疑猜之处,你们就前边带路罢。」
15 两个山贼把马交与喽兵,捡了兵刃,前边带路。进了寨栅栏门,直奔分赃庭。到了里面,大家落坐,两个寨主一旁侍立。智爷说:「你们还不卸了甲胄吗?」两个答应一声,出去卸了甲胄,换了一身便服,复又前来伺候。喽兵献上茶来。智爷让他们坐下,两个谦让了半天,方才落坐。徐三爷不管三七二十一,拿上茶来就喝。龙滔、姚猛、史云,也就端起了茶盏。智爷冲著徐庆使了个眼色,徐三爷他那里懂?智爷不好当面明拦,又怕错疑了人家寨主,岂不叫人家耻笑吗?又一想:「他们几个人,不怕让山贼蒙将过去。有自己同卢大哥,足是他们两个山贼的对手。」想毕,也就不拦他们了。看他们喝了又要,一点咤异的地方没有,卢爷也就喝了一碗。
16 徐庆说:「你们有酒没有?」山王说:「酒倒是现成,我们不敢预备。」徐庆说:「有菜呀?」侯俊杰说:「菜也有,恐怕众位老爷们疑心,不敢预备。」徐庆说:「我不怕,我看得出人来,你们两个行不出那个狗娘养的事来。谁不怕死,谁跟著我喝酒;谁疑心,让谁饿著。」冯天相说:「徐三老爷真称得起是侠义肝胆,格外的慷慨。」随即叫喽兵摆酒。不费吹灰之力,顷刻间罗列杯盘。徐庆就问:「谁喝?谁不喝?大哥喝不喝?」卢大爷心中也是有些犯疑,说道:「三弟既然要喝,咱们就喝。」卢爷知道智贤弟足智多谋,回头问了问:「智贤弟,你喝不喝?」智爷说:「既然是三哥说喝,咱们就大家同喝。」龙滔、姚猛也就说喝。徐庆总还算粗中有点细,说:「两个寨主,你们喝不喝?」两个人说:「喝,我们焉有不喝之理。」徐庆一想:「他们喝,就更不怕了。」冯天相、侯俊杰两个人执壶把盏,先给卢大爷把酒斟好,然后慢慢的都把酒斟起。
17 两个山贼侧坐旁陪,端起酒杯一让道:「两个人可是斗胆说,众位还是有些疑心。」徐庆见他们面面相观,不端酒杯,连自己也不敢喝了。两个山寇一笑说:「世间可没有这个情理,那有我们先喝的道理?我们要是不喝,众位终是疑猜。」徐庆说:「对了,你们要是一派的好意,酒里头没有什么缘故,你们就先喝。」瞧这两个人一喝,大家俱都欢喜,全都把酒端将起来。智化总是不喝,瞧著菜蔬。两个山寇复又把各样的菜蔬俱都尝了一尝。大家更觉放心。每遇上来的酒菜,必是山寇先吃。二人大乐说:「你我这可算脚踏了实地了。两个人先醉,别人也就没有疑心了。」连智爷也就答讪著喝起来了,独他喝不到四五杯酒,六位英雄一齐翻身栽倒。若问什么缘故,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4068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