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十三回為眾伸冤刺狐狸

《第十三回為眾伸冤刺狐狸》[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斷云:
2 妖怪修來變作人,妖媚染惑害人身。
3 包公一斷妖魔事,白水村中得太平。
4 話說襄城縣白水村,離城五十里。其村土饒地廣,民居千戶。村裡有插花嶺,大石巖巖,峻絕千仞,人莫敢攀,獸蹄鳥跡,常出沒於此。其嶺岩有一穴室,內有一狐狸,夜涵太陰之華,日受太陽之精,久而化為女子,體態嬌媚,肌瑩無瑕。一日往村中人家,假姓花名翠云。婦女無不欲與共話,凡人無不欲與調戲。戲者她亦從之。人家任其往來,莫有禁忌。坊村被她迷惑,竟不究其所出。且與她調染之人,乃被她染制穴中,死者不知幾人。時村中有條小路,可通開封府。西華客商取其便捷,莫不從此經過。
5 至七月間,日將晚時,翠雲遙望孤客來近,遂變土穴作一茅房酒店,便迎此客安歇。是時,客人見她美貌,乘邀便轉。
6 彼夜翠雲備酒對飲。酒至二巡,雲曰:「動問客官,何州人氏?」客答云:「西華,姓陳名煥。」煥亦問:「尊姐貴表。」
7 雲回言:「姓花名翠云。」故此陳煥開懷樂飲。又詢云:「丈夫可在?」雲答道:「昨日往外母家。」煥遂欲與她結同心之好,發言微露此意。翠雲偷眼冷笑,於是曰:「君有愛妾之心,妾豈無相從之意乎?」煥至酒酣,將手攜云。雲任他調戲。霎時間,二人即行雲雨之會。煥遂口占一律,以冀日後表記云:
8 千里姻緣一夕期,撫調琴瑟共鴦幃。
9 桃花與我心相濟,悵恨私情逐曉啼。
10 翠雲遂和韻一律曰:
11 夙緣有素晤今期,鸞鳳雙飛戲羅幃。
12 惟願綢繆山海固,不忍鴛鴦兩處啼。
13 吟罷,忽覺夜至五鼓,翠雲將陳煥迷死。次夜,又往劉富二家,引其子劉德昭入穴室,染迷而死。
14 第二日,富二尋子不見,遍訪親鄰,俱無蹤跡。富二心中悶悶不悅,竟不知其下落,遂往開封府具告。包拯大驚云:「及青天白日,不見其人,果有此理乎?」詳問富二:「你村中有甚麼廟壇?」富二對曰:「亡矣,只有插花嶺,其勢高大,行人罕稀。」拯聞此言乃記在心,發富二歸家,遂齋戒三日,具疏上告天堂,求得其故。疏謂:「拯不才,濫任卑職,一邦軍民,賴予以安危。厥職有曠,生民塗炭;鄙德惟修,萬民得所。
15 予固天以立命,天亦假予以贊化。予不澤民,誰其與之?今以謹奏,乞明鑒焉。」祝畢,又將牒文一道,差張龍、薛霸往白水村,對插花嶺焚去,以拘土神審究。
16 是夜,拯坐宅至三更,忽惡風一陣滅燈。拯知冤氣到此,急令左右燃起火燭,顧四邊何如。只見西廊下走出數人,泣跪於廳下,俱訴云:「煥乃西華姓陳名煥也。家中只有少年妻室,冤遇此妖迷害於穴,買賣銀兩若干,妻無所倚,情苦何堪。」
17 昭德訴云:「小人乃白水村劉富二子也。父母年高,只有小人一口,冤被妖哄迷死於穴,孤苦曷當?」眾人云:「冤無所伸,幸蒙青天,伏乞一雪。」告畢,化風而去。須臾,土神捆綁狐狸來見,跪在廳下,拯大怒喝曰:「妖怪這等可惡!」喚張千用棍打她一番,究問陳煥、昭德及眾人命事。翠雲低首不敢爭辯。遂發土神回壇,令李萬、張龍押狐狸出法場,凌遲萬刀,以警後世。自是包拯威名日著,而白水村之禍息矣。
URN: ctp:ws40935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