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一

《卷一》[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定四库全书
2
古今纪要卷一
3
宋 黄震 撰
4
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䋲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
5
神农氏作斵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
6
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
7
上古神圣继天立极为万世开太平者经见止此至夫子定书为万世训则断自唐虞以下今当一以典谟为正凡史迁之所録皆夫子所已弃儒者不必复云尧舜事见于书者此不重出 三代放此
8
凡十七君四百三十二年
9
舜授禹啓贤能继禹之道太康失邦少康中兴桀为不道汤放之
10
太康之失邦也先儒皆称羿立其弟仲康仲康没子相立羿篡之寒浞杀羿夏氏㓕审如是则仲康之世权皆在羿嗣征一篇乃羿假王命攻异己者不当为经薛常州士龙考以地理谓羿拒太康据其都太康不知所终仲康乃之洛地自立今拱州太康县是也仲康既在五弟之数不为羿所立明矣是仲康别立于河南而羿之据夏旧邦自在河北二者初未相并嗣征之书实出王命仲康死帝相立寒浞始杀羿居其位别使其子浇侵帝相于河南相迁于帝丘后竟㓕之相妻后緍方身逃归有仍氏生少康有遗臣靡自有鬲氏迎立之夏乃中兴今存其说
11
二十君六百二十八年号自契封商至盘庚迁殷始 殷汤 外丙 仲壬
12
赵台卿本孟子说谓太丁汤之太子未立而死外丙立二年仲壬立四年程氏谓方二嵗四嵗未可立皇极经世亦径以太甲接成汤按孟子彼云未立则此云二年四年者立之年也当以孟子为正太甲太戊中宗盘庚自仲丁河亶甲祖乙并汤与盘庚号五迁武丁髙宗祖甲祖甲贤武丁欲废其兄祖庚而立之遂逃为民即无逸称享国三十三年者是也先儒见史记国语皆称祖甲滛乱遂改无逸之祖甲为太甲不信经而信史惑矣史迁不见屋壁之书
13
西三百五十二年并东周八百六十七年
14
后稷封邰子不窋失其官窜戎狄间不窋孙公刘复修后稷之业迁豳商末太王避狄迁岐传王季为西伯文王继之五十年武王立十三年伐纣泰誓云十有三年春大㑹于孟津是也而书序乃以为十一年史记亦称十一年伐纣二年访箕子与洪范十三祀之数合世因疑泰誓经文为误汉儒又创言文王受命九年武王二年伐商通十一年欧阳公著泰誓论定为即位之十一年盖因二年后方访箕子也按经文皆称十三年而武成释箕子即伐纣之嵗不在伐纣二年之后当以经文十三年为正
15
武王 成王 康王 昭王南征不返穆王徐戎称偃王共王懿王孝王封非子为秦夷王下堂见诸侯厉王奔彘共和厉王居彘二相共治宣王中兴幽王宠褒姒为犬戎所弑平王东迁四十九年即鲁隐元年春秋作焉自春秋以后分国以记而统于周
16
平王 春秋始此又雅降为风所谓诗亡然后春秋作三年崩共五十一年 桓王伐郑伤败鲁不朝周反使南季宰渠伯紏家父仍叔之子来聘求赙求车隐三年即位桓十五年崩在位凡三十三年 荘王春秋荘元年书王使荣叔来锡桓公命啖助曰不称天王宠篡弑以渎三纲也六年书王人子突救衞嘉之也以荘十二年崩在位十五年 僖王齐始伯立五年以荘十七年崩立三年而齐伯 惠王二年子頽乱王奔温四年郑虢纳之二十五年崩当僖八年子頺事不书 襄王二年叔带乱奔齐十六年叔带狄人作乱王出居郑明年晋文公纳之赐晋弓矢为伯二十年狩河阳三十三年崩当文八年 顷王元年毛伯来求金六年崩当文十四年 匡王六年崩当宣二年定王元年楚问鼎荘始伯九年使王季子聘鲁王灵益不振矣自此虽聘亦不书宣公十七十七年王师败绩于茅戎成五年崩立廿一年 简王十四年崩襄元年 灵王二十七年崩襄二十八年 景王铸无射钟二十五年崩昭十二年子朝作乱刘子单子立猛既卒 敬王立子朝入王居于狄泉四年入于成周自是谓王城为西周成周为东周十六年子朝之徒作乱十七年晋定公复纳王于成周三十九年当鲁哀十四年春秋终四十一年夫子卒四十二年崩㨿此以下 史记 元王八年 贞定王二十八年哀王立三月思王桓杀之 思王立五月考王政杀之考王十五年定三王皆王子威烈王二十四年崩初考王封其弟于河南为袭公以续周公之官职传威公惠公乃封其少子于巩以奉王号东周惠公 安王二十六年 烈王十年 显王立四十八年四十四年秦惠王称王其后诸侯皆称王慎靓王六年 赧王时东西周分治赧王徙都西周五十九年秦取韩阳城负黍西周恐与诸侯攻秦秦昭王怒攻之西周君犇秦尽献其邑三十六秦受之归其君王赧卒周民遂东秦迁西周公于𢠸狐后七嵗秦荘襄王㓕东西周姬世侯起周公后顺自伯禽至隐公十四 周公至 公凡三十四世
17
立十一年鱼不朝王许邾 观 入祊 㑹戎取郜 伐卫宋取祊立十八年仲子所生本隐公庶弟而弑隐自立姜璧假许田取郜鼎而立宋华督 不能防文 而死于齐立三十二年年不能防母丹忘亲释怨与齐狩于禚三如齐纳聘 三十六又 楹刻桷以夸太青 初 弟长庆父决叔牙次季友庆父首主兵伐馀邱公三桓始此 庆父杀子般立闵公二年季友立僖 初成风属僖公焉季友忠贤生而赐氏俾世其卿私门遂强立三十三年齐㑹邾复败邾 㑹 桓伐楚伐郑谷与㑹葵邱能如齐㑹公及夫人姜氏㑹齐侯于阳 许翰谓不 以礼 齐而肆于宠乐 公孙敖帅师与诸大夫救徐安中国之志怠矣楚师救齐春秋善之 新作南门 西宫灾 伐邾 来献宋捷劳与邾战升陉王以楚师伐齐河践土之㑹天王 晋侯公朝于 所 天王狩 阳公朝于王不㑹王人诸侯于翟泉近在洛阳王城而不朝设讳 书公 天王使宰周公来聘公子遂如京师遂如晋既不朝王使大夫乂以二事大不㳟卜取济西田取之曹也虽故地讥其以乱易乱 四 郊不从乃免牲犹三望春再伐邾 凡诗所颂 秋不书文公十八年无閠不告不视 雨不闵 朔㑹同不与修庙坏不宣公襄仲杀适而立之书即位著其自立 即位之月逆女于齐以自固 襄仲即公子遂亦生而赐氏年十四年公孙归父㑹齐侯而礼自大夫出矣 明 仲孙蔑㑹齐髙固大夫与大夫㑹亦不自诸侯出矣甲初税畆讥废助而用税也初者变之始其后作邱 用田赋皆此啓之十八年卒元年作邱甲古四邱为一甸共六十四井出甲士三人今一邱出一甲比旧增三之一立十八年卒十一年作三军三家各私其一也三十一年卒年十九犹有童心 舍中军盖四分公室而季氏有其二矣而不用子家覊之谋欲伐季氏遂孙于齐处郓四年 郓溃卒于乾侯 立三十二年立不书正氏十年㑹夹谷成齐归侵疆司叔孙隳郈季 隳费围孟氏 孔子为 㓂在十二年十五年卒用田赋二犹不足故以田赋以春秋终于十四年 至二十七年欲 伐三桓卒于有山氏而悼公立悼 元 穆 共 康 景 平 文倾二十四年楚考烈王㓕书倾公亡为家人卒于柯
18
姜公侯年太公十三世至僖 九 当鲁隐元年鲁桓十四年卒杀鲁桓通其夫人为弟无知所杀自莒入当荘九年 北杏之㑹荘十三年以诸侯主盟㑹始此盟明年盟于幽在荘二十七年于是得衆救邢封卫 江黄于贯以断楚臂在僖二年五伐楚盟于召陵在四年阳盟于首止以定太子在 年 葵邱之盟九年 榖之㑹伯业始怠十一年一缓于救徐伯业遂衰十五年四时桓公在位四十 年矣以僖公十七年卒凡立 十三年㑹方楚未服而齐以为忧也致勤于郑振中夏之威 于阳谷笃逺国之信按兵于陉修文告之辞退舍召陵结盟㑹之礼楚方㑹盟志巴骄溢陈大夫辕涛涂谋不恊执其身而伐其国与鲁僖夫人㑹于阳谷楚灭黄不救狄侵卫侵郑救城三国城邢救患也城楚邱救卫也诸侯城縁陵 杞也 初桓公属孝公于宋襄及卒五公子争立易牙立无诡宋伐之而立孝公以僖十八年立于二十年楚始与盟 齐之时主盟者宋侵二十三年伐宋时宋与楚战而伐 残中夏也 鲁鲁以楚师伐之 以僖二十七年卒时晋文公伯而与㑹鲜矣 自践土㑹盟温之㑹翟泉之㑹僖三十年狄侵之 文三十年狄又侵之所十四年为商臣 弑商臣也弑君自立伯昭公鲁甥也睦于鲁懿执单 而侵鲁文十八年为邴歜阎职所弑鲁宣篡立结齐自固齐取济西田齐它无盟㑹惟与鲁亲 宣十年还其田而卒伐莒伐晋鞌之战先灭此而后朝食卒败于晋 以成九年卒灭莱伐鲁 五鲁以晋伐之卒以襄十九年伐卫伐晋崔袭莒之襄二十五年 杼弑晏子言陈氏厚施将得国惟礼可以己之不能用年夹谷之㑹归鲁疆立五十八年 哀五 卒景公命立荼陈乞弑之而立焉弑归欢及郓春秋善其改过 辞呉师而见 春秋以卒书在哀十年获麟年为田恒所弑田恒为封邑大于齐事见春秋后 又二世至康公十九年田常曽孙田和始为诸侯迁康公海滨二十六年卒田氏卒有齐国
19
田齐 威王朝周烹阿封即墨称以人为寳膑伐魏救赵 自 王 最强 用孙三十六年卒宣王用孙子救韩破魏皆喜文学游说之士邹衍淳于髠田骈 赐第 十九年卒三十六年与秦称东西帝以苏代之说而去之遂伐宋 南割楚 西侵三晋 欲并周 泗上诸侯皆称臣四十年燕秦楚三晋共伐之燕将乐毅遂入临淄楚使淖齿救齐遂杀泯王而与燕共分齐地齐士臣求其子法章立之为襄王襄王保莒成襄五年田单以即墨破燕迎 王入临淄故地尽复年十九 卒王建秦攻赵不救入朝秦韩赵魏楚燕既㓕四十四年秦击齐遂降迁之共姬鄂侯十初封唐爕友改曰晋自唐叔至 侯 三世鄂侯二年当隐元年
20
初穆侯长子仇为文侯次子成师为桓叔文侯之子昭侯封桓叔于曲沃大于翼翼晋都也潘父弑昭侯昭侯迎桓叔不克晋人立孝侯歴鄂侯哀侯小子侯缗大乱五世桓叔卒荘伯代荘伯卒武公卒灭晋有之为后晋当鲁荘十五年请周列为诸侯伐戎得骊姬生奚齐卒乱国春秋不书至僖二年始书灭夏阳五年书生共世子申生未䦨与盟㑹 以僖九年卒荀息立奚齐及卓里克皆杀之夷吾自秦入为惠公许赂秦入而背之于晋饥秦输粟秦饥晋闭籴秦穆伐之获 韩复而卒怀公立怀时重耳在外十九年至僖二十四年秦纳之为文公始入教其民二年欲用之子犯曰未知义于是纳襄王将用之曰未知信于是伐原示信将用之曰未知礼于是大蒐一战而伯败楚于城濮僖二十八年为践土之盟天王狩于河阳僖三十二年卒败秦于淆再败之彭衙连兵屡年以文六年卒厚敛而弹人杀宰夫患赵盾谏欲杀之盾奔未出境 弟穿弑君春秋归罪于盾当宣二年亦世主夏盟楚宣七年盟黑壤伐秦救陈陈属 又伐陈宣九年卒救郑大败于楚荘 后胜齐于鞌十灭赤狄成主夏盟 九年以 十年卒败楚于鄢陵之欲尽去羣大夫栾书弑 在成十八自周迎立之逐不臣者七人修政复伯之㑹至诚待人郑不复叛者二十五年 萧鱼又谋于魏绛而息民访于祈奚而举贤听于知武子而不与楚战 三驾而楚不能与争 襄十五年卒十四年呉季札来说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曰晋其萃于三族乎 二十六年卒在昭十年将寻盟齐不可叔向为平㰱之盟以威之甲车四千乗方是时楚人强在宋之盟争晋先 及号之不仍读旧书晋不自强而欲示威故春秋以公不与㑹为幸时昭十三年也子産亦云何国之为 以昭十六年卒立六卿范氏智氏中行氏赵氏魏氏韩氏十二年杀祈氏羊舌氏分其地为十县各使其子为大夫六卿益强同方铸刑鼎仲尼曰晋其亡乎又明年卒在昭三十年立三十七年卒当哀二十一年在春秋之后十七年智伯与赵韩魏共分范中行地出公怒四卿攻之奔齐道死智伯所立政皆决于智伯智伯求地韩赵魏共杀之并其地独有绛曲沃馀皆入三晋十八年盗杀之魏文侯所立十九年威烈王命韩赵魏为诸侯 二十七年烈公卒十七年二年魏武侯韩哀侯赵敬侯灭晋而分其地 静公迁为家人
21
三晋
22
韩之先周同姓国后裔仕晋封原曰韩武子三世有韩厥佐景公宣子伐之与赵魏共分十县传贞子简子荘子康子康子灭智伯传武子景侯为诸侯 列 文 哀 懿昭 宣惠王大败于秦质子以和襄王与齐魏击秦秦与之河外厘王牵周攻魏秦为所败伯惠王失上党王安为秦所虏以其地为颖川郡 太史公云韩厥感晋景公绍赵孤天下隂德也同按史所载存赵事与左传不
23
赵之先与秦共祖造父为周穆王御封赵城为氏 赵夙为晋献公将生衰事文公衰生盾事襄公至景公盾生朔㓕族朔之妻成公姊走匿公宫有遗腹子程婴匿之杵臼与他儿代死后赵孤复立为赵武复得晋政武生景叔叔生鞅为简子简子生无恤为襄子㓕智氏生献侯烈侯始为诸侯武公成侯肃侯武灵胡服惠文王用赵奢破秦孝成受韩之上党用赵括大败于秦平原君请魏解秦围悼襄 幽缪李牧诛赵忽代将以王降秦
24
毕公髙周同姓及絶封为庶人毕万仕晋献公封于魏数世有魏绛至晋悼公终生嬴嬴生献子事昭公为晋卿生侈与赵勒共攻范中行氏侈孙桓子㓕智氏桓子孙文侯文侯内师卜子夏友田子方叚干木外用呉起西门豹李悝尽力耕战以诚信交隣民不知兵武侯稍侵暴邻国惠王结怨韩赵齐乗其弊杀龎涓太子申秦人因之遂取西河魏由此徙大梁襄王 哀秦使樗里子代取曲沃走犀首子秦河东地秦又㧞城大小六十一安承信陵救赵景泯王假秦灌大梁遂灭魏以为郡县
25
子公公年微子十四世至穆 八 当隐公元年隐三年卒立其弟殇公十年十一战华督弑之荘二年卒大水罪已 南宫万弑之僖九年卒以目夷为左师于是宋治奉齐桓既没遂主夏盟然其伐齐之丧 少夺长一罪也一㑹虐二国之君二罪也曹不服不省德而围之三罪也泓之战不重伤不禽二毛败于楚而卒当僖二十三年文七年卒无道见弑春秋书宋人弑其君见文十六年成二年卒 华元乐举弃君于恶华元合晋楚之成元共公卒荡泽弱公室杀子肥华 讨之鱼石奔楚内鱼石于彭城信寺人栁杀太子痤逐华合比 宋灾伯姬死焉 昭六年卒无信多私而恶华亥向宁君臣交质而国乱晋率诸侯救之而平其鲁季孙意如之逐昭公也元公实意如外舅不恤 私求内昭公而卒于曲棘定六年晋范鞅执其行人乐祈犂以公子地之马与桓魋二弟出奔见定十一年明年入萧以叛伐哀八年灭曹书入曹自取之 执小邾子 郑 其卒在春秋之后史记云襄公十数世至君偃自立为王东败齐取五城南败楚取三百里西败魏乃与魏齐为敌国射天谏者輙射之天下皆曰桀宋立四十七年齐魏楚伐宋㓕之而三分其地
26
姬二侯至武王母弟康叔所封十 世 桓公十三年入春秋初荘公嬖庶子州吁遂弑桓公滛乱杀伋夀立朔即朔也左公子泄右公子职立黔牟恵公奔齐后复入好鹤狄灭之宋桓逆戴公处漕邑齐桓攘狄而封之徙居楚邱衣大布之衣大帛之冠务财训农通商惠工元年三百乗末年三千乗然忘齐之德而伐齐桓之卒僖十八年也狄救齐伐卫名二十五年灭邢春秋 之未几卒为晋文所伐与楚晋未几复 晋以元咺复执归于京师始归而杀武叔再归而及公子瑕春秋罪之狄围之又迁于帝邱宣九年立十四年杀其大夫孔达成二年与齐战败绩是年卒初从楚盟于蜀皆贬而书人也七年救郑同盟于马陵病楚自后复从晋成孙文子寗惠子食而弗召孙子为乱公奔齐遂立殇公然献公有世叔以守母弟鱄以出遂得还国为寗喜所弑献公卒襄公立僖二十九年昭七年卒不能正家蒯瞶奔灵公卒晋纳蒯瞶为荘公时蒯聩之子輙已立父子争立輙曰出公实当国哀公十四年蒯瞶困孔悝始得立事在春秋后子晋伐卫荘公出奔衞人立班师 齐伐卫更立公 起石曼逐起輙自齐复归立二十一年卒 又十馀世君角立君角秦并天下二世废君角为庶人卫絶姬幽伯公宣王弟及封郑为桓公犬戎杀 王 死之武公生荘公始入春秋克叚射王厉公昭公子亹 子仪此为公子五争祭仲立突忽奔卫 突杀祭仲不克而奔蔡祭忽复入髙渠弥弑忽立亹仪齐人杀亹而髙渠弥 仲等立子仪 𫝊瑕杀子 复纳突凡五逃盟即楚齐桓伐之晋文亦以其无礼伐之穆 灵 襄 悼成 僖无嵗不被晋楚之兵肉袒逆楚荘者襄也为晋景所执者成也时晋悼推诚为萧鱼之㑹郑不叛晋者二十四年萧鱼㑹襄十一年也有初襄八年郑子耳子国侵蔡获公子爕无文德而武功子産惧之子驷子展之为政惟晋楚之来者则与之 襄三十年子皮授子産政 都鄙有章上下有服庐井有伍赂伯石杀子晳环坏晋馆晋有乡校 不禳火不祭龙 不与宣子 不受 使币有诸侯之事则问四国之为于子羽且使多为辞令 与禆谌适野谋可否 告冯简子断之 授子太叔行之浑择能而使以礼自固晋楚不敢加焉自然作邱赋 罕讥之 铸刑书叔向责之 侨亦 谓不能及子孙皆将死属子太叔以猛遗侨死而郑不振矣 郑人 哭之孔子亦曰古之 爱也事简定二君公以昭二十年卒当国二十二年时史记谓郑声 五年卒声公乃在春秋末哀公 当考二十八年卒与城成周也同晋侵楚㓕许九鲁亦侵郑定六年 八年晋侵之 年卒伐宋五败于晋宋伐之者四 年卒在春秋后君乙二十二年韩哀侯灭之
27
姫世伯桓武王母弟振铎始封十二 至 公三十五年入春秋桓 荘 僖 昭 共尝与齐威之盟及宋不服而宋围之遂昵于楚晋文公执之以致楚师后以贿复春秋名之责不用僖负覊文 宣皆受晋盟杀宣卒于师负刍 太子自立负刍也晋悼执之归于京师天王释之皆受晋盟平 悼 声 隐靖皆不振伯阳好田弋听鄙人公孙强叛晋奸宋宋灭之当哀八年
28
妫十舜后周时虞遏父为陶正封陈胡公 五世至威公二十三年入春秋既卒陈佗杀太子免自立逾年蔡人杀之厉 荘 穆 共 灵夏徵舒弑之楚荘伐而县之以申叔时之言复其国弃晋即楚鄬之盟逃归楚灵灭之 五年平王复其国惠 怀 闵世役于楚楚惠灭之 楚白公之乱陈伐楚陈灭而田恒得政于齐即陈后也
29
曹晏子曹颛顼后陆终第五子 为 姓封鄢陵为邾邾仪父桓十五年邾人来朝始入春秋十七年书邾仪父传云鲁附庸故书字 仪父名克其子称邾子𤨏称自文公以下 子文公当僖公二十一年灭须句太皥之后也鲁僖伐之自井陉之战交恶不已尝执鄫子用之定公戕鄫子宣公为晋所执复与鲁交兵孙庶其来奔臧纥奔焉荘公 隐公为鲁哀灭其国以归既而还之又来奔太子华事在春秋后并孟子序邾为楚所 又曰为鲁所并
30
小邾 曹子
31
僖七年来朝襄七年来朝自此与㑹盟征伐而不知其世谥云
32
蔡 姫宣蔡仲十世至 侯入春秋
33
宣 桓 哀为荆所虏再入其国齐桓伐楚以其服于楚先伐之荘 文欲事晋畏楚不能卒从楚弑景侯自立其后楚子䖍诱而杀于申楚灭之平王复其国卒于楚倍楚从呉迁于州来为盗所杀成 齐侯楚惠灭之
34
杞 姒得侯楼武王求禹后 东 公封之杞
35
武公十一年入春秋二桓二年书侯贬荘二十七年书伯 僖 十三年书子 用夷礼凡歴桓 孝 文 平 悼 隐 僖哀八年卒惠四传至简公楚 灭之于其后勾践兴 越皆禹后云
36
北燕 召公后九僻小不通诸夏者二十 世 南燕姞姓简公始入春秋三战国之世亦以耕战自守 昭 年奔晋六年齐伐之文公二十八年苏秦始结从约以国让子之大乱齐伐之用乐毅大破齐以骑刼代乐毅齐田单大破之世至王喜太子丹用荆轲刺秦秦灭之
37
许 
38
隐十一年鲁齐郑入许荘公奔卫自此世谥始见穆 僖 昭 灵 悼许 元邓灭之
39
莒 已子祝融陆终第一 弓樊封鹿吾
40
莒子隐二年书不知其谥纪公 渠邱公 黎比公 著邱公郊公 共公
41
滕 祖出文王
42
滕侯隐七年书滕侯卒不知其名谥隐十一年朝鲁昭 文 成 悼顷 隐哀十年卒
43
薛 任封奚仲后所 在周前 
44
薛侯隐十二年来朝不知世谥献 哀 君定 惠虞 姬至出太王二自虞仲 虞公十 世
45
虞公为晋所灭
46
呉 姫梦子入自太伯十九世至夀 始 春秋当成七年夀梦春秋以其僭号而狄之少时中国无伯锺离之㑹齐晋亦俛首而听之 子季札贤欲立之不可诸樊馀祭馀昧以次立欲致国于札札逃之诸樊 馀祭 馀昧皆夀梦子 馀昧一名夷末 传君僚君僚诸樊之子阖闾弑之而自立阖闾初呉楚之女争桑相攻而楚亡臣伍子胥自楚来奔阖闾举为行人破楚入郢及檇李之战败于越而卒夫差报越雠栖句践于㑹稽黄池之㑹方主夏盟而越入之哀十三年 后四年为越所灭 呉越终春秋不书人越 姒世子允夏少康庶子封㑹稽二十馀 至 常伐呉昭六年始见春秋
47
勾践闻呉王夫差将报雠先伐之而败乃令大夫种行成于呉保㑹稽卧薪尝胆以国政委大夫种以甲兵委范蠡十年生聚十年教训遂以沼呉至复渡淮与齐晋诸侯㑹徐州尊周伯天下 六世 无疆无疆伐齐楚故周显王四十六年楚威王大败越尽取呉 地至浙江杀无疆诸族子争立或为王或为君滨于江南海上朝服于楚 后七世至闽君揺佐诸侯平秦为汉髙帝复以揺 越王奉越后东越闽君皆其后
48
楚 芈迁子号祝融之后熊绎成王封楚自西周为患及东 僭 自鬻熊至武王熊通十七世尝伐随子文王熊赀始入春秋郢始文王其先居丹阳 
49
文王鲁荘十年书荆败蔡十四年入蔡十六年伐郑皆以州举恶其猾夏絶之也 二十三年来聘书荆人以慕义进之也成按文王以荘十九年卒来聘乃 王頵堵敖 成市德结好地方千里十僖元年书人襄十六年齐桓伐之当僖四年 三 三年执辱宋 当僖二十一年 三十九年子玉败于城濮当僖二十八年年四十六年太子商臣弑之自立是为穆王当文元 春秋以楚人与盟自僖十九年齐之盟始首初齐桓之在楚虽书人而未尝与盟桓公没郑伯 朝于楚及今遂为此盟故春秋人陈蔡而以郑列楚下深恶之也 成王頵终始桓文之世晋襄伐之以救江六楚卒灭江灭六书文九年伐郑楚子使椒来聘胡氏传曰至是其君 爵其臣书名是以中国礼待之也盖呉楚皆圣贤后而以变于夷故春秋内虽不使与中国同外亦不使与夷狄等按僖二十一年执宋公已书楚子矣二史记云十 年卒三年不号令史记云宣八年伐陆浑戎观兵周郊问鼎当 三年 十六年伐陈县之以申叔时之言复陈在宣十一年败明年围郑郑襄肉袒去之三十里平而晋师至大 晋师不为京观私宋语平之 二十年围宋华元与子反二十三年卒当宣十八年十六年救郑败于鄢陵晋射中共王目在成十六年庸成二年尝主蜀之盟春秋皆人之 十七年灭舒 襄九年伐郑自此与晋争鱼明年书楚救郑罪诸侯陵郑也一又明年晋有萧 之㑹而楚不能较矣 立三十 年卒即位当在襄十四年十八年伐郑伐二十四年伐呉伐郑 明年灭舒鸠 明年 郑 二十八年卒凡立十五年郏敖初康王宠弟子公子围三年围为令尹弑郏敖自立春秋昭元年书楚麋卒胡氏曰围弑君自立大合诸侯于申与㑹者十三国其臣举六王二公之事其君用桓公召陵之礼而宋向戌郑子産皆一时之良也皆有献焉夫子痛之故不书弑昭三年㑹于申亦灵王之三年 六年伐呉明年又伐之陈八年使公子弃疾灭陈十年诱蔡侯杀之弃疾为 蔡公 十一年亲伐徐以恐呉次乾溪乐焉初申之㑹僇越大夫常夀过杀蔡大夫观起起子在呉因劝伐之常夀过矫弃疾命召公子比于晋入弑灵王太子禄而立之灵王饿死而楚未知也比恐自杀弃疾即位以昭十三年立二十六年卒在位十年及呉战于长岸则昭十七年胡传曰楚地五千里本非呉敌也惟费无极以谗胜囊瓦以货行而竒才䇿士为战国用故日以侵削至鸡父之师七国皆败栢举之战国破君奔 王杀伍奢召二子尚归死胥奔呉初费无极谗太子建杀伍奢至是令尹子常诛无极以说衆十年呉王阖闾伍子胥伐楚战柏举大败呉遂入郢辱平王之墓申包胥请救于秦败呉于稷昭王归楚 二十七年救陈伐呉卒于军不移过股肱疾不祷河二年子西召太子建之子胜为白公乱楚自立月馀叶公救之十七年卒简 声 悼 肃 宣六年秦始强而三晋益大威 怀秦使张仪绐之使絶齐因结齐大败之又绐与盟留之不遣卒于秦顷襄畏秦以五十里为讐人杀为弋雁者激怒之方连纵伐秦而败秦又㧞郢烧先王墓考烈春申君用事二十二年共伐秦不利徙夀春命曰郢十年卒庶兄负刍之徒弑之负刍五年秦王剪破楚禽之楚为郡 初楚荘讨陈围郑及宋皆足以自取而不取而秦之刼楚乃如此父老怜之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卒之灭秦者皆楚人
50
秦 嬴孝伯主据史记颛顼后伯益之苗裔犬非子为周 王 马始为附庸邑于秦襄公平 戎为诸侯自非子十五世至穆公始见春秋当僖公十五年
51
秦晋连兵始于僖三十一年围郑之役始悔过有誓孔子録之 文三年焚舟之役 伯文七年有令狐之战之文十二年有河曲 战宣二年伐晋宣八年晋以白狄伐之 成十三年与晋厉为令狐之盟又召狄与楚欲伐晋晋絶秦诸侯直晋而秦败 先是成九年秦亦以白狄伐晋襄十年晋伐秦明年秦伐晋救楚伐呉楚昭复国定五年春秋不书救楚事定九年立哀三年卒其卒在春秋后自哀惠以来春秋书其卒葬而已厉 共 躁 怀自杀灵 简 惠十三年伐蜀取南郑孝公生周太史儋曰周秦别五百嵗复合合七十七嵗覇王出孝公用商鞅置徙咸阳为开阡陌 县 初 赋惠文诛鞅灭司马错 蜀取汉中置郡 张仪游说武王初置丞相与孟说举鼎死昭襄留楚怀王相穰侯魏冉为白起坑赵鼎攻西周取其三十六邑九 入秦诸侯朝孝文除䘮三日卒荘襄灭东周君子政立始皇文信侯免相十年逐客李斯上书用其谋兼并天下 十七年灭韩 十八年灭赵灭廿二年灭魏灭楚 燕 廿六年灭齐
52
春秋诸臣
53
周臣春秋前者亦附见
54
太子晋宣王太子川谷洛闘谏壅
55
王子虎盟诸侯于王庭要言曰皆奨王室 㑹翟泉见左传王孙满秦袭郑知其必败德定王使劳楚楚问鼎对曰在德不在鼎周 未衰鼎未可问见左传王孙说劝简王勿赐晋使侨如之謟而赐其介仲孙蔑之让
56
祭公谋父谏穆王征犬戎不听自此荒服者不至宻康公三女奔之母令献之不听恭王果灭宻芮良夫厉王悦荣夷公諌其专利
57
召穆公谏厉王监谤譬以防川代彘之乱宣王匿其家虎以其子 死之仲山甫食采于樊诸谥穆仲睦諌宣王越立鲁武公少子不听 侯始不 谏料民不听宣王欲得国子训诸侯者荐鲁孝公
58
虢文公谏宣王不籍千畆
59
史伯幽王时知周将衰教郑桓公寄孥虢桧 知晋楚齐秦将兴伯阳父幽王二年三川震知亡不十年
60
内史过惠王十五年神降于莘知虢必亡锡晋惠公不敬知其无后内史兴锡晋文公命知其必覇
61
富辰谏襄王以翟伐郑曰虽阅不败亲谏以翟女为后王黜后翟来㓂辰死之 劝召王子带单襄公朝晋聘晋假道于陈陈道茀不治知其必亡谓 郤锜语犯郤犫语迂郤至语伐必不免齐国子好尽言亦及为晋周事襄公能敬归而立是 晋悼公单靖公襄公孙享叔向俭而敬单穆公靖公曾孙重谏景王铸大钱谓轻重相权废轻作 民失其资 谏铸大锺不过动声大不出钧重不过石
62
刘康公聘鲁见季文子孟献子俭曰其长处鲁乎叔孙东门侈曰其亡乎侈不䘏匮忧必及之成子受脤不敬曰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所谓命也动作威仪之则以定命也能者养之以致福召桓公郤至自晋告楚捷于周王叔简公誉诸朝召公谓郤至在七人之下而欲上之不可久也虽王叔未能违难后皆然
63
伶州鸠谓景王大锺不和又对七律为武王功伐作乐苌宏言蔡㓙楚果执蔡灵侯杀之乎晋屠蒯如周请祀山川宏曰客容猛其伐戎 果灭陆浑事刘文公与城成周卫彪徯谓其必速及后与晋范氏之乱赵鞅以为讨周人杀宏又见左传
64
宰周孔名孔公葵邱之㑹赐齐侯胙谓齐不务德止晋献 勿㑹诸晋公轻行亦将死以上见国语
65
辛有东迁之初过伊川见被髪而祭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 以下见左传宰咺归鲁惠公仲子之賵皆惠公已葬仲子未薨赠之 非礼
66
祭伯来聘鲁隐非王命
67
周桓公黑肩军王不礼郑请善郑以劝来者将左 御郑以陈人无闘心而败周公阅聘鲁辞昌歜与形盐之飨
68
凡伯戎朝周发币凡伯弗賔来聘鲁遂为戎所伐内史叔服能相人谓公孙敖二子谷也食子难也収子谷豊下有后 文十四年星孛北斗曰不出七年宋齐晋之君皆将乱死欺晋既平戎于王刘康公欲伐之叔服曰背盟 大国必败春秋鲁臣
69
羽父即公子翬滕先㑹齐郑伐宋公滕薛争长公使之请薛长 请隐公杀桓 将求太宰公弗许反譛公于桓公而弑之
70
三桓孟孙氏 庆父私于哀姜弑闵自立奔莒季友赂得之乃缢穆伯公孙敖庆父子救徐争请内史叔服相二子莒文公使聘齐子与弟襄仲 娶如京师不至复奔 私娶之 次 惠叔为请归至齐卒文伯孟孙谷奔得立 敖长子惠父请立弟 叔孟献子仲孙蔑 谷子朾聘周有礼先齐伐我使蔑以赂求平于楚蛰㑹虚 成公薨 归相襄公朝晋稽首 谓啓 而郊今既耕宜三卜不从尤谓郑师竞已甚三大夫有灾盗果杀之 宋向戌 其室之美云我在晋吾兄为之孔子既禫不乐比御不入 谓其加于人一等荘子仲孙速侯蔑次子避勇闻诸 齐师畏速塞其海陆 伐邾孝伯仲孙羯而立之 速庶子命越其兄秩侵齐 诸侯城杞僖子仲孙貜之蔑子聘齐楚伐莒荅盟邾郑伯劳 不能相及 不能 郊劳 从昭公如楚反自楚乃讲学属其子于孔子使学礼懿子仲孙何忌即学礼孔子者围城成周 盟邾围郓 侵卫 郈讨侯犯之叛受堕三都时用公敛处父谋独不堕郈 邾人田 皆不知礼之大者武伯泄于战清袭成相哀公㑹齐不稽首
71
孟公绰知崔杼有大志必速归 为齐辞师于呉子服惠伯孟椒示蔑子筮劝昭公如楚落章华台成南蒯 以吉 荅曰易不卜叛 谓滕公惰而涕将死杼晋以邾之诉执季平子惠伯辨而归之 晋取崔 赂使叔向为请于诸侯公使对曰君舍有罪以纾小国君之惠也
72
南宫敬叔说灾懿子弟怒文伯鳖小出桓僖庙 衆皆顾府独命周人 御书子服昭伯回卿椒之子侈谓季平子晋六 强而骄 公室将卑子服景伯何索劲勇有谋王桓僖庙灾命出其书季呉 百牢辞先 未之有而予之 谏康子伐邾曰伐小不仁呉果救邾曰来斯与战呉不肯为城下之盟呉一夕三徙乃盟 黄池之㑹 欲以公见晋争止之齐呉执之以宗祀脱归人使子贡说呉舍卫侯 使 子贡为介 尝戒宰 䧟于恭闵马父笑其满
73
叔孙氏叔牙荘公以爱欲立般叔牙欲立庆父为季友所酖荘叔得臣如获长狄侨 以名其子宣伯侨如
74
穆子叔孙豹齐兄宣伯侨如谋去季孟不遂奔齐豹亦尝奔 使晋拜嘉 子叔声伯使待晋师于郑郊非其意 卫孙文子君登亦登戒其少安晋作三军聘晋告齐侵云朝不及夕 对 范宣子以臧孙辰既没而立言为不朽桃谓齐庆封车美必以恶终 相公如楚祓殡先以 茢諌立昭公季氏不从鲁始衰是为晋所执守节不以货免善恶季氏指楹曰虽恶 其可去乎 季札谓其好 而不择人不得死果因妖梦嬖竪牛以饿死二子孟丙仲壬皆见杀昭子叔婼以仲叔子 不 竪牛立己为功杀之日食平子不用币伐鼓知其有异志居武城人掩邾邾诉于晋昭子被执不屈卒以礼归晋馆一日必葺昭晋馆吏求犬不与杀与食 从 公孙于齐祈死武叔州仇毁仲尼初公若不欲其立杀公若堕郈伐邾从齐伐呉艾陵叔仲昭伯带卒襄公闻楚康 欲还谏之季孙氏季友字成季有文在手鲁杀其兄庆父叔牙立闵公僖公相 败莒 封费季孙行父友之孙谥文子聘晋求遭丧之礼以行告晋以齐难 出莒仆 败齐师 谓楚非族毋贰晋仲侨如谗其君于晋晋执季孙使声伯请得免以襄 立宣公欲杀其子归父臧宣叔止之为宣公以赂请㑹于齐遂失济西田归父谋去三桓故逐之私室强妾不帛小廉
75
季武子名宿代行父为卿作三军三分公室室取卞邑哀公惧欲不归 舍中军四分公 取其二乃以辞晋加笾为礼
76
季平子名意如武子孙父悼子叔伐莒用人于社蒯不礼南蒯蒯交恶之于 孙欲去季孙南惧不克以费叛如齐用冶区夫之计以柔费人平莒诉于晋执意如 因闘鸡郈氏怨之率衆怨伐 子孟氏叔孙党之杀郈氏公遂孙于齐诸侯谋纳公季氏赂止之公薨不容归葬 沟之
77
季桓子名斯为阳虎所囚死救火藏象魏受齐女乐孔子行 乃嘱用之季康子父命用孔子用公之鱼言而用冉子败齐于艾陵益修守备 用田赋 使冉子吊宋称弥甥越欲妻公康子惧赂太宰嚭而止季冶初季武子取卞使冶告卞叛冶愧之不仕臧僖伯彄听谏隐公观鱼不 称疾不从哀伯达桓僖伯子鼎谏 公取郜臧孙辰哀伯孙宋吊宋大水欲年饥请以玉告籴于齐 讥 襄以人从 谏焚巫尫 谏公卑邾楚使展喜止齐师祀乞楚师伐齐宋不如晋分曹 灭六叹臯陶不 其言立 三 仁 下展禽祀废六关居妾织蒲卫三不智作虚器纵逆 祀爰 劝赎 侯于晋不受赂 宣叔许止归父欲去三桓季文子欲治其侈许 之 备齐 定晋卫聘使之位
78
臧武仲纥俟短小多智武败于狐骀国人始髽城防请 冬 谓季 子铭鲁功非礼为季武子舍公锄而立悼子于是孟孙恶之斩关奔邾以防求为后孟椒以斩关之罪盟之遂奔齐 讥齐君似鼠齐不与田
79
东门氏 襄仲遂乎秦使善辞命曰不有君子其能国 受其玉 谓齐侯偷 杀恶及视而立宣公杀惠伯埋马矢 哀姜哭杀适立庶公孙归父襄仲子遂谋去三桓不 奔齐书曰还自晋喜也子家覊懿伯谋桓公孙氏之 而不泄 昭公时知伐季请释季平子不听氏从昭公薨于外季 欲仕之而逃
80
叔氏叔肹宣公子弟叔声伯肹子叔宣伯侨如之乱声伯使 孙豹逆晋师戒师至而食声伯四日不食以待之梦渉洹水而泣琼三年不敢言言 莫卒
81
衆仲知卫州吁将自焚请齐来告戌三国公使衆仲对 羽父 谥与族公问衆仲展禽栁下惠夏讥臧文仲祀爰居 讥 父弗忌跻僖公展喜栁下惠弟犒齐师御孙谏荘公刻桷曰俭德之共 讥宗妇用币
82
申繻对桓公名子之问谓名有五信义象假类公与姜氏如齐曰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 桓郑内蛇外蛇闘曰妖由人兴申丰荅季武子大雹曰古者藏氷出氷 季子逐昭公齐将纳之丰与女贾赂齐而止豊季氏家臣故为季氏申湏星孛大辰谓诸侯有大灾
83
仲由尝冠雄鸡佩猳豚陵暴孔子后儒服请为弟子定公时为季氏宰谋堕三都 小邾射以句绎来奔求一言为信辞曰彼不臣而济其言是义之也 去鲁适卫齐使过卫劝与鲁平 出公立已十二年父蒯瞶不得入孔悝迎立之子路请杀悝不听欲焚台见杀结缨
84
端木赐观邾子执玉髙定公受玉卑孔子谓其不幸言而中 辞呉之寻盟 说呉太宰使归衞侯业田常欲为乱先伐鲁说之使伐呉以免鲁常谓 既加鲁因说呉救鲁而齐伐呉呉防越又说越从呉而待其弊知呉必胜又说晋使防呉呉晋争强越遂乗间灭呉 家累千金
85
冉求季桓子属其子康子用孔子康子舍之而以求为宰 与齐战用矛于齐师获甲盾八十求请从之三季孙弗许
86
公敛处父子路将堕三都叔孙先堕郈公山不狃叔孙輙既败季氏亦堕费孟孙将堕成处父劝孟孙伪不知而处父据成不堕鲁围之不克事遂寝
87
冶区夫南蒯以费叛平子命见费人必执冶区夫劝恤费人费叛南氏曹刿谓肉食者鄙自请为荘公败齐于长勺待齐人三鼓乃进望其旗靡而逐之 执匕首刼齐桓公还地五十里谏如齐观社不从
88
阳虎事季平子得囚季桓子之盟定公与三桓武欲去三桓不 志者皆因 作乱 刼公与 叔以伐孟氏公敛处父攻败之奔窃宝玉大弓入欢阳关以叛 奔齐 奔宋 晋 赵鞅厚遇之晋师宵迷令右河而南晋欲伐宋为筮易而止
89
公山不狃费宰不得志于费氏因阳虎欲去三桓遂作乱定八年 季氏之堕费不狃欲乗之伐三桓遂袭鲁败而奔齐定十年远后呉欲伐鲁曰君子不以所恶废乡故由险 以为鲁齐臣
90
仲孙湫省鲁荘薨谓不去庆父鲁难未已谓鲁秉周礼不可取 为戎难致诸侯之戍于周管仲辅公子紏奔鲁轻小白先入仲射中其带鈎鲍叔荐为相 设 重鱼盐之利 连五家之兵制国为二十一乡附不背曹沬之盟归亡地于鲁诸侯皆信齐而欲 救燕使修召公之政复贡周诸侯闻之皆从齐私憾动诸侯因伐楚 公以蔡姬故伐蔡仲嫌其郑伯逃首止之盟因郤郑太子欲去三族之请郑请盟珎既㑹葵丘公意骄欲封禅谏不从说以得逺方 恠物乃封禅遂止辞上卿礼仲病荐隰朋不用諌用竪刁易牙开方公反用之 死齐乱 初仲荐隰朋为行人寗戚为大司徒田成父为大司马賔胥无大司理东郭牙大諌 管子载公初立欲修兵革諌明年缮兵谏果败于宋三年谏伐鲁果败四年兴兵十万围鲁谏鲁请盟谏果刼盟五年谏伐宋以救杞公始用其谋而城縁陵以封杞狄伐邢则城夷仪以封邢狄伐卫则城楚邱以封卫恩结四夷无争兵矣乃寛关市征轻诸侯币赏其国以及诸侯之国乃譸隰朋为东国宾胥无为西士游公子开方于卫游季友于鲁游蒙孙于楚以亲附四方狄不量德而伐齐于是请救于诸侯独北州之令支不来则称兵伐之而恩威四达于天下乃教诸侯足民食兵备正君臣父子然后兵车之㑹六乘车之㑹三夷狄服中国安盖自东迁诸侯未有出兵争之外者至管子始一切反之以弭其争
91
晏婴崔杼弑荘公婴入哭三踊谓景公与庆氏邑辞曰非恶富也恐失富也 叔向齐其为陈氏矣之公欲更其宅辞曰于臣侈矣及婴聘晋公为更 既拜而毁之如旧 栾髙陈鲍四族之乱召无所往言公疾欲祝婴曰岂能胜亿兆之诅公乃寛政 和与同异 谓民归陈氏惟礼可已之荐御为大夫政出越石父为上客 未尝得 讽议时有所益晏弱城东阳以备莱鲍叔牙知齐将乱奉小白奔莒而纳之荐管仲于鲁使相齐鲍荘子牵言叔牙孙 庆克滛乱声孟子谗刖之仲尼谓其智不如葵鲍国牵弟令相齐侯赋蓼萧叔向 晋君拜 使晏平仲言晋以臣执君晋归卫侯以既刖牵召国为鲍氏后 初相施孝叔 忠称
92
国荘子聘鲁自郊劳至赠贿礼成而加之以敏臧文仲言于僖公曰鲁犹有礼君其朝之国武子佐背鞍之败使赂晋晋不可佐曰请合馀烬 城借一战齐乃盟于袁娄 鞍去齐五百里袁娄去齐五十里复疾庆惠滛乱杀克以谷叛齐侯与盟于徐关而 之单襄公谓其尽言于乱必不免国胜佐子晋齐欲杀佐先使胜告髙弱之难于 使之出外 既杀佐使清人杀胜国弱景子奔胜弟 鲁国书艾陵之战为呉所获
93
髙国鞍之败国桀石投人有乘其车系桑本以狥齐垒曰欲勇者贾予馀勇 髙厚晋宴诸侯厚歌诗不类盟之厚逃归 围臧纥于防 髙无咎因庆封之父庆克乱于宫声孟子谗之灵公遂奔莒 髙弱无咎子庐父奔莒以 叛
94
公孙竈子雅子与子尾皆惠公孙名二惠子尾欲复卢嫳 雅谓其髪短而心甚长放之北燕其卒晏子曰又弱一个姜其危哉子旗栾施欲子雅子而子尾死子旗 并其室 逐其属陈桓子和之如初强与惠氏髙氏皆嗜酒陈桓子伐之与髙 奔鲁陈鲍分其室
95
陈敬仲公子完自陈奔齐其辞卿为工正氏饮桓公酒命继火曰未卜 夜 初陈懿 卜妻敬仲曰八世其昌至田常遂篡齐
96
州绰齐荘称殖绰郭最之旌绰曰平隂之役臣先二子鸣犁弥伐晋夷仪随东郭书先登而让赏㑹夹谷劝以莱人刼鲁侯为孔子所却夙沙卫奄人襄二年齐伐莱卫取其赂马牛皆百四乃还 殖绰郭最言卫奄人殿则辱国卫塞其道使二子为晋获
97
兹无还㑹夹谷孔子使揖对齐盟后顿归汶阳田逄丑父鞍之役代顷公执于晋
98
崔杼乱臣又齐惠公宠之公卒髙国逐之遂奔卫髙灵公 使为大夫 灵公卒迎立荘公 杀厚而并其室嗣娶棠姜而荘公通之弑荘公太史书之杼杀之 书而死者二人 二子崔强崔成为乱杼怒而出庆封灭崔氏杼至无所归乃缢
99
庆封乱臣舍始附崔氏蒲终灭蒍氏既当国而付其子庆 舍眤卢 癸与王何二人杀舍 庆封奔呉居朱方又富其楚灵王伐呉遂执封灭 族
100
晋臣
101
六卿范氏 士蒍献公时恶桓公族逼尽杀游氏之族太骄虢使易晋而灭之 劝申生为呉伯不为申生夷吾筑城 谨赋一国三公士㑹蒍子季谥武子亦称随季范 城濮之战幼而与谋侵晋使迎公子雍于秦而晋背之乃奔秦 为秦 晋 晋使魏夀馀履其足于朝而归之绕朝赠䇿灭先赵孟以諌灵公邲之役令退师不用而败 赤狄 将中军且为太𫝊而晋盗奔秦爕平王室问淆烝归而讲礼治晋子将老属其子 曰尔从二三子惟敬 杖击郤 曰尔童子而三掩衆于朝晋亡无日矣㑹次子彘恭子悼公使将新军士爕㑹子文子 谥胜齐后入父武子喜之聘鲁请伐郯鲁赂之不受与释楚囚锺仪厉公多欲三郤骄爕知难作不欲楚战曰外寜必有内忧士匄请战执戈逐之既战立马前请君戒之 归使祝宗祈死六月死冬果难作士匄爕子弓谥宣子听不欲与楚争陈舆聘鲁拜彤 之赋 王叔陈生与伯 之讼曰天子所右亦右之呉使将中军让于荀偃而佐之故其下皆让 数 之不徳 数戎子驹支驹支善辞遂与之㑹尽假齐羽毛不归齐贰而伐之 杀栾盈之族范鞅匄子献子 谥与栾针驰秦师针死而鞅返栾黶欲杀之遂奔秦也秦伯以其知言请于晋复之 宣子之逐栾盈鞅实啓之其入而败亦鞅之力项莒人之诉谏执鲁君 鲁季孙之出其君也晋 公欲纳之鞅受赂而亡
102
中行氏 荀林父谥桓子行文公作三行以将中行故号中 止先蔑之迎公子雍先蔑既逃归其孥不将伐宋伐齐皆取其赂而还 救郑欲还先縠 可而败 请死将许之以士伯諌得复位景公赏灭潞之功亦赏士伯荀庚林父子荀偃庚子伐谥献子 秦还与栾书同弑厉公梦公击之首坠 伐齐将还病头疡卒荀呉偃子败谥穆子 大 群狄不受鼓人之叛皷告力竭而后取之不戮一人既献而反之鼓再叛袭灭之 灭陆浑既灭皷人与之田使其臣夙沙厘相之荀寅呉子吉谥文子氏劝勿伐楚伐与范 射伐赵 荀跞奉公之范氏中行氏出奔而赵鞅归晋荀賔有力悼公以为戎右
103
知氏 荀罃谥武子之父荘子荀首即荀林父之季弟 邲 役囚于楚父荀首请于楚而复之立郑贾人尝欲出诸楚罃善视之如实出已 迎 悼公修政施德晋以复覇 辞鲁哀稽首匄郑与楚平而伐之及盟不强其必服必荀偃士 欲伐逼阳不许二子伐之不克欲退 使取之归再避楚师求己不责人药不疾郑之 楚而郑终服 不祷而 疾自闲
104
赵氏 赵夙为晋戎御以功封耿生共孟 共孟生衰赵衰谥成子于深智逺谋独归重耳劝奔狄适齐重耳安 齐与舅犯谋适楚 受楚客礼为适秦相公子礼以既归劝入定襄王乃荐郤縠 元帅 命为卿 让栾枝先轸胥臣 作新上军使将之赵有新军始此国孟明再败知秦师又至 守原 文公反 及覇多其谋赵盾衰子雍制事行诸晋为常法秦以灵公少欲迎立公子 于秦既而拒之 败 于令狐 秦取其覉马槐又败之于河曲讨骤谏而公欲杀之麑触 赵穿弑君不 反使之迎立成公 锄初阳处父超易其位而贾季杀之及季在狄使其仇吏骈送帑此隂谋可为赵穿弑君之证赵朔盾子赵屠岸贾治灵公之贼诛赵氏杀赵朔赵同赵括 婴齐皆灭其族 韩厥许朔以不絶赵嗣赵武朔子程母成公姊匿公宫遗腹生为贾索之急頼 婴杵臼以免 韩厥立之 卿 相悼公诸薄诸侯之币而重其礼之取侵邑还齐鲁衞 侯以是睦晋 过郑享 七穆赋诗 与绛县老人田礼虢之盟守信而不戒楚之诈言受郑止一献之 刘定公河雒思禹武耄而 偷善视䕃取举管库 颂不 栾氏邑 赵成武子鞅父赵鞅谥简子父后改名志子相顷公九年 受赂享遇之 纳王帝铸刑鼎而阳虎来奔简梦至 所七日 寤他日有人当道为释梦范梦射熊与熊者当灭二卿也其后因杀赵午而 中行氏伐之鞅奔晋阳既入而灭范中行氏矜梦帝属一翟犬者子无恤翟婢所出也伐郑自 其功太子王良亦各自矜 黄池之㑹争长卒长呉闻周舍直谏舍死忧不 谔谔
105
韩氏 韩厥其先封韩原从封姓礼存赵祀役大败齐师能执臣 于齐君 鞍之鄢陵之役逐郑伯不敢速厚水深 卒立赵氏 晋迁新田用其谋曰土悼公初立为政救宋韩起厥子鲁谥宣子春聘周辞不失情雅许宋弭兵 聘 观易象 秋 聘齐见子 子尾之子谓皆非保家惟晏子信之戚受栾氏邑愧违初约以易宋田 反孙林父之 田于卫 反阎田頴俘于周能聘郑而诸大夫赋之于使赵鞅纳王 谋国 反田而谋已则易田 宋求玉于郑无忌亦厥之子悼公以其镇静立为公族大夫
106
魏氏 魏犫谥武子为幼有材力平从晋文公亡归而次功 戎右犫不 之 违命爇僖负覊伤胷尚距踊三百曲踊三百公乃舍之魏绛谥荘子公犫长子名锜求为 族而不得邲之役怒楚以败晋老人结草以亢杜回 次子魏颗嫁武子之妾见惟绛贤有功 绛事悼公为司马戮公弟杨干之仆公将杀之及读其书礼之使佐新军 劝从诸戎之和因及后羿以谏猎侯劝悼公修政息民三驾而诸 平 九合诸侯劝君思其终魏舒绛之孙去谥献子 车用卒以胜翟人六卿诛祈氏羊舌氏取其邑为十县舒举十县大夫 一举贾辛不以貌以鬷蔑为比狱因馈食取属餍之讽乃辞梗阳人之赂而平其 将城成周未复命而田范献子去其栢椁令狐文子魏颗之子悼公以颗使佐新军
107
狐突重耳外祖事唐叔之后在戎狄者为狐氏献公娶戎突乃 晋 劝申生逃不听而杜门及惠公立突见申生于下国云得请于帝以晋与秦突止之乃败于韩 子毛偃从重耳在秦怀公执突使召三子辞曰不敢教之贰也遂伏劔狐偃子犯从重耳亡故谓舅犯 野人与块犯曰天赐入公子安于齐犯醉而遣之求 犯曰坚植在始喜乱不可 里克告公子使及秦纳公子及河而辞公子与之誓乃入韩教文公勤王教教文公退舍避楚为赏首 伐 教公以信 以大蒐示礼而出谷戍释宋围一战而覇犯之力也 及河 辞盖示之以有所不取故能始终狐夜姑偃子军字季佗食邑于贾故曰贾季其贾季将中 而赵盾佐之 怨阳处父易 位杀处父奔狄 夜姑左传作射姑谓赵襄冬日赵盾夏日
108
荀息假道伐虢而灭虞取其璧与马归君君立奚齐见杀又立卓子亦见杀遂死之此从 于邪不可言忠
109
里克辅申生骊姬使优施间之遂中立而不助申生及奚齐卓子继立皆杀之惠公立乃杀克庆郑劝惠公予秦籴不从䧟之败于韩 公归自韩杀庆郑而后入
110
瑕吕饴甥惠公执于秦甥教以感动国人之辞㑹秦伯于王城说之使归惠公冀芮从夷吾之梁谋使夷吾赂秦求入是为惠公 文公入芮 烧公宫杀公秦缪公诱杀之郤缺冀芮子文臼季过冀见其夫耕妇饁相敬如賔荐于 公曰敬德之聚也用之 获白狄虎劝赵盾归卫地 政 救郑败楚 伐蔡于伐赵盾为京祖叔求成 赤狄 常 翟缺子于谥献子与以跛为齐妇人所笑败齐 鞍 克 范叔栾伯三帅让功郤至有才辨自许太过人不堪之敢与郤犨郤锜称三郤下尝与周争田卒畏义不 楚享之金奏作其辞而后就曰此乱之道也賛克楚献捷于周三逐楚平王见王必下 王当 曰至为使有礼谋事有智临戎有文危不叛君死不为怨至之衅以败楚功多栾书疾之耳 初难作郤锜欲攻公至曰君实有臣而杀之待命而已此可见三郤之贤否然同譛杀伯宗
111
先轸以下军之佐封先縠超将中军犯城濮之战子玉请复衞而 曹臣亦释宋子 怒其无礼轸曰楚一言而定三国我一言而亡之我则无礼不如私许复曹卫以携之执宛春以怒楚其谋精于子犯故胜楚皆其功嬴襄公之初决䇿败秦于淆获其三帅 公以文 之请释三帅不顾唾及伐敌因自讨而死焉
112
伯宗孙伯紏之子景事君知无不言行兵行师必以义 楚伐宋 公欲伐楚伯宗谏虽鞭之长不及马腹师劝灭潞信晋故 在其郊 杀鄷舒杀戒勿袭卫曰卫惟三郤譛 之韩献子知郤其不免犂妻知其直言必及难得毕阳以芘伯州 难作毕阳送州犂于楚 事见楚
113
司马女叔齐鲁尝侵杞悼夫人杞出也使治鲁田而不尽归曰何必瘠鲁以肥杞 楚求诸侯劝勿与争陈谊甚伟卒谓鲁昭公知仪而非知礼 戒范匄争田 既 叔向见其子而泣曰昔者其父始之我终之我始之夫子终之
114
祈奚悼公问中军佐称解狐其雠也狐卒又问曰臣之子午也可 免叔向之囚不见叔向而归叔向亦不见
115
伯瑕号文伯其将火 世为理官因姓士氏对郑铸刑书知日食知鲁卫恶之 日月之㑹为辰与相中行穆子 齐侯投壶士弥牟文伯子之号景伯于纳王 责宋 不输粟 王城成周责宋之不受功
116
阳处父性刚直孟文公使傅太子师报楚请平遂相通 追 明不及 与楚 夹汦宣言楚遯中伐楚救江怨易赵盾将 军而贾季 之遂见杀
117
苖贲皇楚闘椒之子楚灭闘氏遂奔晋明晋相之多败楚 鄢陵之战秣马蓐食祷 日复战乃逸楚囚楚闻之夜遁
118
羊舌肸字叔向齐博识多文囚能以礼信为国亦以城乌知 师遯 被 知祈奚必救己 不谢楚归卫侯之劝赵孟让楚先盟公子木不能对曰 无以当 不可与争 料楚 子围速毙晋执送女之陈无宇劝归书介聘于楚楚欲傲以所不知而不能 郑铸刑 责子産开端 劝逆楚公子弃疾云无效辟羔知子干不济而弃疾当有楚国 卫人馈之受 反锦治兵而斾之诸侯畏之同盟于平邱见使羊舌鲋归季孙之治罪不私其亲并尸叔鱼 谓遗直 初叔向 弟叔虎之母美叔向母曰必祸汝及叔虎见杀叔向亦囚将及叔向娶申公巫臣之女母曰甚美必有甚恶大败已而生羊食我母闻声曰豺狼之声也非是莫丧羊舌氏后助祈盈为乱遂灭 秦后子千乗楚子五乗贫均禄贺韩起聪敏悼公使佐元尉
119
介推文公与子犯盟笑之舡中之禄不及谓二三子贪天之功 从者为龙蛇 章书宫门 逃绵上山中间文公封为介山 按左传注文公微臣
120
解扬晋使如宋使无降楚楚楚执而厚赂之使反君命卒致君命 欲杀之既而归之师旷因卫灵公无道见出警悼公使受代乐知齐师遁 南风不竞知楚无功 乌鸟声侍齐景皷琴之笑叔向言齐相由臣 力 石不能言 谓叔向与子员不心竞而力争知绛县年史墨龙见于绛因言舜有豢龙氏曰董父夏有豢龙氏曰刘累 少皥有四叔重为勾芒该为蓐收修及熈为元㝠凡三祀二颛顼之子黎为祝融共工之子勾龙为后土凡 祀此为五祀 后土为社田正为稷稷夏以上烈山氏之子柱为稷氏商以后周弃为 赵鞅荀寅铸刑鼎墨曰范 中行氏其亡乎赵孟与焉有日食知呉入郢终亦不克 知不及四十年越 呉 昭公之出谓鲁失民之久史苏谏献公伐骊戎既伐克之曰晋以男戎胜戎戎以女戎胜晋寺人披为献公伐重耳芮重耳入告以吕甥郤 之变
121
栾賔靖侯庶孙公成师初封曲沃号桓 栾賔为相栾共子名成初晋武公伐翼杀哀侯共子战死之栾枝成之子赵襄让之为竭曰贞慎栾书鄢之役曰不可当吾世而失诸侯欲待楚师退击之郤至即击之遂恶郤至于厉公而杀三郤 又弑厉公使知武子彘㳟子迎立悼公栾黶书之子果敢为公族大夫栾纠和于政为悼公戎御栾盈黶之子好施多士士匄畏之使城著而逐之奔楚居三年昼入为盗于绛不克遂灭栾氏
122
吕甥史记作吕省于与郤芮同事夷吾馆夷吾立为惠公惠公辱 秦秦以甥之言改 惠公文公之入谋作乱秦诱而杀之 又见前瑕吕饴甥吕锜邲之役佐知武子获楚公子谷臣与连尹襄老以免子羽鄢之役射共王中目楚使养由基射死吕相锜之子谥宣子絶秦 悼公使佐下军
123
臼季胥臣多晋文公学读书于季三日曰行未能咫闻则 矣 文公谋使阳处父傅太子荐郤缺之敬
124
丕郑荀息欲辅奚齐郑曰事君从其义不阿其惑除非里克之中立 为惠公如秦谢缓赂且谋吕甥郤芮遂为郤芮所杀丕豹郑之子与奔秦劝秦多 晋粟
125
舟之侨知虢将亡以族适晋颠城濮之役与颠颉违命爇僖负覊文公杀 颉以之侨为戎右及济河又先归遂斩以狥
126
张老赵文子冠而谒诸大夫以诸大夫之语告张老老谓三郤亡人之言而知武子荀罃勉以成宣之忠为善文悼公使为司马谒又立为卿以让魏绛 见赵 子为室砻斵不 而归责其忘义张君吕老之子军为晋悼公中 司马
127
箕郑文公问民饥对以信
128
少周室为车右闻牛谈有力与戏不胜致右焉简子使为宰宋臣
129
公子目夷字子曽夷不可 襄公庶兄司公为太子时让目公立用为 马 言用鄫子之非尽諌围曹之谏求诸侯于楚楚未 济劝击 公皆不用故败目夷子为左师
130
向戍号合左师子诸侯灭逼阳以予之辞而归诸公 尤孟献 之美其室恶太子座误救者使迟而座自杀子痤死而佐立成受其母之玉善赵文子及令尹 木遂谋弭兵 求赏而子罕责之知楚灵王之后十年而后弃向宁戌之子
131
乐喜字子罕火子荡专戮而逐之子荡射其门善之如初 政 郑师慧讥朝无人而归之辞献玉曰我以不贪为寳曰筑室妨收谏不听抶讴者之怨 责向戍弭兵 骄则生乱谁能去兵戍乃辞邑不阳门之介夫死而哭之晋觇之 敢伐 守法而无怨者
132
华元羊不及其御羊斟为其败于郑道讴者讥其弃甲曰口衆我寡 以楚使不假 而杀之为楚所围夜入楚师求成肥文公厚葬不能救合晋楚之成 荡泽杀公子 遂逐荡氏而用宋戍等靖国人华阅元之子为右师闵之弟弱闵之子国人逐偰狗惧而奔陈华费遂为大司马僚生华貙华多僚华登皆为乱于费遂欲逐貙多 反刼费遂以叛华登又求师 呉以助之齐有厨人濮者戍于宋谋先伐之遂败呉师又以裳褁首而走曰得华登矣遂败华氏楚救之华氏奔楚
133
公孙固劝襄公礼重耳
134
卫臣
135
石碏州吁有宠碏谏荘公陈州吁弑相公如陈碏之子厚从之碏使告于 而执之 卫杀州吁碏亦使人杀厚大义灭亲石稷碏四世孙曰御齐欲还戒孙良夫 衆惧尽石祈子劲正父劝卫归宋之贼猛获曰天下之恶一也浴初其 骀仲卒无适子有庶子六人为后曰沭衣冠则兆独祈子不可曰孰有执亲丧而沐浴佩玉者乎祈子兆
136
孔达伐晋而败卫执达以悦之晋以为良归之又叛晋而晋责之乃自缢曰利社稷然实自取孔悝孔文子子荘蒯瞶甥之出輙立蒯瞶是为 公公德 铭于鼎
137
孙良夫违衆伐齐而败仲叔于奚救其巫再乞师于晋败齐孙林父良夫子定乱臣公恶之奔晋叛晋复之晋逐献公立殇公而寗喜伐之遂以戚 归晋 私林父反为㠯而执君北宫佗谥文子礼括之子公相公过郑谓郑有 知楚 子围异志
138
寗速荘子礼立卫文公听伐邢兴师而雨卫不 重耳谏不 后果伐卫寗俞武子襄荘子子而国人欲说晋出成公俞从之居 牛 盟 入以安国人前驱误杀居摄之叔武诸侯又执公以归于周失国皆俞之力 迁帝邱不祀相 公再出而不聘鲁不受湛露彤弓之赋寗殖俞之孙相之子之与孙林父谋出献公既而悔 属其子谋复寗喜以父命谋复献公遂伐林父弑殇公而既纳献公而专为免余所杀 免余辞邑辞卿 荐太叔仪祝佗有口才辩召陵之㑹将长蔡佗 之乃长卫侯
139
蘧伯玉瑗洁以世乱不危言髙论休然有容而内实髙 孙林父出献公及公返皆从近关入而不预
140
郑臣
141
七穆公子去疾字子良其后因号良氏良以国让襄公公欲去群穆而舍子良子 不可 楚伐郑曰与来者郑郑败楚独忧之郑伯肉袒迎楚时以子良质楚 以其有礼召 伐许 相成公如晋良子展恶之废子 而立子太叔公孙輙子耳盟子良之子空侵蔡 戯 为司 盗杀之良霄伯有襄子耳之子于为行人见执于楚奔㑹宋 廿九年盟 伯有氏 三十年许见杀良止伯有之子子産立之
142
公子喜子罕宋氏又略晋 侵 宵军 伐许年侵楚襄二 当国公孙舍之子展从子罕之子专盟戏因侵宋去两与晋楚而坚于 晋 子孔 权欲 楚以 诸大夫子展与子西杀子孔其襄十九年当国怨陈与子産伐陈入 公宫 立子産为卿罕虎子皮 子展之子襄初子展如晋叔向曰后亡者也俭而壹 子皮 二十九年立外寛内明好善而能择晏子曰能用善人民之主也以子展之命饩国人粟户一锺故得民 授子産政皆听之而行有欲害子産者常抑之罕婴齐子十六子皮之子昭 年饯韩起罕达子姚又曰武子䞉子罂之子伐宋宋战铁哀十六年取 师外有公孙锄亦子罕之子哀三十一年为马师罕朔锄之子昭十年奔晋罕魋罕虎之子昭七年为罕朔所杀
143
公子騑子驷十驷氏质以成公之德楚不敢从晋尝以成 年为 于晋 以僖公杀谏者而贼之改立简公不与楚平与侵晋以晋伐之与盟趍进 盟曰郑 惟有礼 强可 庇民者是从亦如之为楚伐之又与楚平僖杀群公子多襄十年当相 盗所杀 春秋书 公卒或谓 杀衆因僖公之卒于外而诬其贼杀耳公孙夏子西盗子驷之子如襄八年攻 十五年 晋十七年听政陈二十五年伐驷带子上伯有 子西之子外攻盟闺门之驷偃子游韩子上之子郑享 起赋风雨驷乞子瑕年子游叔父昭十九 继子游立驷歂子然叔子瑕之子邓定八年继子太 为政 杀 析用竹刑驷宏子般之子 子然战鐡曹救外有公孙黑子晳君驷之族伐伯有争室矫 位子産讨杀之子晢之子驷丝子游之子昭十九年以弱废不立
144
公子发子国聘鲁 国氏胜成五年见执于是为司马侵蔡 之子産忧子国怒盗杀之公孙侨子産字曰子美令子国之子自襄八年见传 多记善辞 慈爱而劲正盗杀子国侨诘盗尽死书子孔为载书欲诛衆侨焚之曰衆怒难犯 寓 范宣子使轻诸侯之币 献陈捷于晋晋不能诘陈问政然明对以视民如子而政如农功 赏入 之功辞邑 楚伐郑使逞归邑相公如晋舍而不坛三伯有死禭之石 曰无欲实难 伯石 郤 遂恶之 赂伯为政一年舆人诵之曰孰杀子産吾其予之三年又诵之曰子産而死谁其嗣之 坏晋馆垣 不毁乡校罪子皮欲使尹何为邑譬以制锦三 郑人相惊为伯有置后而定 数公孙黑戒子皮吊晋丧不用币韩除葬道不毁室骀之问 对 宣子黄熊之问 对叔向实沈台与晋争承止以男爵给贡闘韩宣子求玉环不予乎不用玉郑亦不再火龙 不祭 子産为郑凛 不以礼法假人临死戒子太叔为政其次莫如猛向惟作邱甲浑罕讥之国人怨以虿尾铸刑书叔 讥之又鲁季友越国送陈大夫原仲葬春秋讥之简公乃以人君吊赵武亦子産行之 孔子称遗爱国参子思周子産之子 城 救鲁
145
公子偃子游晋游氏成相郑伯如 请 于晋公孙虿子蟜戱子游之子盟 为司马伐秦游昄子明二子蟜之子襄廿 年见杀游吉子太叔子明之弟言晋侯城杞之非劝子産治游楚之罪盗送晋少姜之葬叹非礼 代子産为政寛而多 止之以猛 对赵简子问礼送晋葬晋不能诘游速太叔子灭许㑹安甫游良子明之子子展废之公孙子南放子太叔之叔 于呉
146
公子子丰见襄七年公孙段伯石子丰子赐州田丰施子旗伯石子归州田公子子印子班杀之公孙黑肱子张代子良于楚 伐齐印叚子石㑹赵孟如周印癸子栁赋箨兮 穆公十一年子然事子孔子孔三族亡子羽不为卿
147
烛之武缒城夜出说秦释兵
148
叔詹劝礼重耳不从劝杀之晋伐郑詹请行将烹以号免祭仲乱臣名足劝荘公害弟取周禾麦射王中肩出忽立突 忽入髙渠仪杀之 又立子仪呉臣
149
季札呉至其父夀梦始大以夀梦以其贤欲立之不可兄诸樊馀祭馀昧 次相传欲使之立又不可兄馀昧之子王僚嗣位诸樊之子光曰吾父所以 弟相传者欲致位季札也季子不受即吾当立乃弑僚呉之乱始此郑观周乐 适齐说晏平仲 适 说子産 适晋说三家挂劔徐君之冡木返救陈与楚子期相平而 嬴博之葬合礼
150
申公巫臣楚人强说夀梦教战阵使楚罢于奔命功呉之 于中国自巫臣始 夀梦思其以其子孤庸为相 又见楚臣
151
伍员字子胥又奔郑 父兄见杀于楚建谋乱郑见杀 奔宋寻太子建辞员奔呉 渔父劎事疾而乞食为事公子光子荐专诸于光成其弑 光既立 阖闾乃用 胥伐楚五战及郢越鞭平王尸差申包胥乞秦师救楚谏阖闾败于 而死 夫 立而报越赦勾践员 不听 太宰嚭受越赂而谗员革赐劒死令抉吾眼县呉东门 王怒盛以鸱夷 浮之江 呉人祠之胥山孙武齐人教著书不仕卒呉王阖闾见其书而悦之 宫人战 以为将 破楚入郢掩馀 烛庸皆王僚弟代楚阖闾弑僚穷之奔楚
152
夫槩王阖闾弟自立氏奔楚为堂溪
153
越臣
154
范蠡师计然用勾践初不用其谋轻伐呉而败栖㑹稽 乃 其谋行成于呉 让大夫种为政而已治兵齐七年而勾践欲报呉不可功二十年而闻呉胜 诛伍子胥乃伐呉而沼 成浮海自号䲭夷子家置産数千万皆齐用为相下复去之陶致富称陶朱公 三徙 成名于天 中子犯楚法欲遣少子救之长子请行遂败事大夫种行成治国不去见杀
155
楚臣
156
公子侧字子反不邲之战败晋不郑取许田曲在郑听其讼 能决 子囊 肯背晋盟子反违之致兵又以醉败共王中目
157
子玉劝杀重耳治兵城濮晋退三舍子玉不出遂败鬬伯比羸师诱随随用季梁而不伐伐随宠少师再伐之既获少师乃盟 莫敖 罗举趾髙知必败鬭谷于莬伯比子弃若敖孙乳是为令尹子文 生而 梦中虎 之楚谓乳谷谓虎于莬伐以楚多故毁家纾国使灭弦必伐随赏得臣 陈之功 族于法者 廷理 刑之令尹四十年家无一月积必王为设脯糗而逃之 知其弟子良之子越椒 灭族曰若敖氏之鬼不其馁而箴尹克黄子文之子于越椒之乱使齐闻难归而自拘 司败王曰子文无后何以劝善使复其所越椒子文兄子子文欲杀之果灭族
158
蒍贾字伯嬴以幼而知子玉必败独不贺往楚饥庸率群蛮 叛谋徙阪髙贾独曰我能 㓂亦能往决䇿伐庸灭之越救郑蒍与子越譛杀子杨子 又杀 贾
159
孙叔敖蒍贾子贾见杀隐民间犯令尹虞邱子荐之为相 虞邱子之族 法孙叔敖执而杀之虞邱子喜之言请复如故 王以币轻欲以小为大以市令王欲髙车请使闾里髙其捆而车自髙皆不教而民从激父老鹿衣白冠者来吊拜受其言身益恭俭 湘水为云梦大泽 使民渔猎地戒其子受不利之 十世不絶薳子冯孙叔敖从子氷床鲜食以辞令尹 既相楚惩子南宠观起之患去其所宠者八人叛皆用申叔豫之谋 以信服舒鸠终其世不薳掩子冯子曰为司马公子围申无宇 善人国之主也薳啓疆嬖于王子围 折楚子欲辱晋之问章华之台 得鲁侯落败鹊岸
160
申叔时事荘王君臣皆贤楚是以强计以蹊田之喻请复封陈 以筑室反耕之 服宋 子反不用其言背晋而败曰教子亹以传太子之说 子 申叔婼
161
沈尹戍荘王曽孙已言城州来必败师言嚢瓦城郢之非曰守 小矣 言以舟 略呉必亡邑其惊囊瓦信费无极之谗遂杀无极于囊瓦不用 言而惑史皇遂败于呉 败呉师 雍筮而伤呉勾卑褁其首沈诸梁戍之子孔谥子髙西即叶公也戒事必问 子 子 召白公胜之不从子西死犹慙之何不叶公闻胜之乱入而不胄或曰望君如慈父若 胄乃胄或曰望君如望嵗几见君面乃免胄与国人攻白公白公奔缢国既安乃以子西之子宁为令尹而老于叶鲁阳文子子期之子封之梁辞曰惧子孙恃险而乏祀
162
公孙归生号声子与字子家 声子 伍举友 其父子朝与伍参友举奔郑声子如晋班荆而别楚子木问晋大夫与楚孰贤声子因举 人之奔晋者忠子木而选举
163
伍举其父参欲伐晋孙叔敖曰参之肉足食乎师败参死 求诸侯于晋 问㑹礼于向戍子産谏楚子示诸侯以侈释谏戮庆封曰无瑕者可以戮人 頼子面縳
164
伍奢举子之傅太子建王少傅费无极谗太子奢为明 无极使 执奢招其二子尚员并杀之呉奢知尚来员必亡初举奔晋蔡声伍貟奔 事见呉臣类 子请子木复之申无宇忠正多逺虑人灵王立而求诸侯无宇曰祸之首也 阍 亡入章华宫执之王曰取而臣以往疾楚灭蔡用隐太子无宇曰不祥子楚使公子弃 为蔡公无宇曰五大不在边 由亥以二女殉灵王
165
观射父昭王问重黎对民神不杂王孙圉夸晋为宝善训辞然丹子革灵王欲求周鼎对曰予哉问诸侯畏我乎曰畏哉诵祈招之诗而王惧 立平王息民五年而后用师
166
左史倚相举衞武公以彻子亹止子期以妾为妻子嚢公子贞之谥乃荘王子秦谏共王伐晋将师为秦援晋班师 还 与 伐宋 共王 自谥灵厉子囊谥之以共伐将死遗戒城郢六知晋不可敌然犹围陈 宋执郑良霄师凡出囊瓦子囊孙费字子常谗欲立子西子西不可乃立昭王 信 无极之 杀郤宛 又灭无极之族以说国人呉求蔡侯佩求唐侯马皆止之三年伍员伯嚭在 遂与唐蔡同伐楚 将战又用史皇之言欲专功而败伐呉谓楚瓦不仁其臣莫有固志先 之五战及郢奔郑
167
子西公子申之谥怒平王庶兄止平王薨令尹子常欲立之子西 其不忠乃 楚欲害呉子西谏不听楚始病获楚败及郢子西收散卒以败呉及秦救至楚子 归郢近郢于鄀改纪其政以定楚国王呉克越楚皆惧子西曰先自败安能败我 昭 薨立惠王惠王九年伐呉及桐汭 召太子建之子胜封为白公西白公作乱杀子西 叶公定变使子 子宁为令尹
168
屈建字子木蒍父屈到嗜芰不以荐楚康王时灭舒鸠 用 掩修政既成而用之 是以兴 𠂻甲欲害政而不能以与叔向语无以对曰楚无 当之
169
申公巫臣屈巫也如谥子灵谏围萧雪甚劝荘王巡军三军 挟纩 荘王及子反勿纳夏姬乃自挟之而奔晋之楚子反尽杀其族巫臣乃说呉王夀梦教 罢楚 馀见呉臣
170
由于栢举之役代昭王受戈击于云中既斩以王奔随 称人各有能不能伯州犂晋伯宗子而右公子围州犂立囚 上下其手 围与穿封戍争功非子木𠂻甲 围聘郑而郑恶之州犂为之对又垂槖而入州围将为逆又教围先除公子黑肱 围立而杀 犂呉太宰嚭即其孙闘且子尝问畜具且知其必亡
171
秦臣
172
百里傒晋献公灭虞而得之羖媵于秦楚执之 秦穆以五 皮赎之 亡秦走宛荐蹇叔二老同谏袭郑 傒之荐曰臣欲事齐无知欲事谏周王子頽欲事虞君蹇叔止臣
173
孟明视傒之子于袭郑败于淆拘于晋文嬴请之归 又败 彭衙 济清焚舟乃覇其视孟明违父误君再败秦师焚舟之役晋善谋而不与战尔孟明何功秦之覇缪公贤也 晋乱告秦孟明荐公孙絷吊重耳觇可否絷之反命请立不仁之夷吾则孟明所荐非人 李斯书言缪公西取由余东得百里奚迎蹇叔于宋求丕豹公孙支于晋并国二十遂覇西戎止言五子不及孟明也公孙枝劝秦与晋粟惠劝缪公勿杀晋
174
丕豹见晋
175
战国诸臣
176
儒生
177
荀卿赵人年五十始游学于齐之楚春申君以为兰陵令 三为祭酒刑逃谗当时士趍 名者事变诈言道德者事空虚宗老氏言王道者惟孟荀荀虽学识不及孟之醇亦守道不变
178
天下士
179
鲁仲连齐人竒伟俶傥好持髙节不肯仕官任职方秦白起破赵魏不敢救使新垣衍使赵帝秦仲连在赵争之曰秦弃礼义权使其士虏使其民彼即为帝连有蹈东海而死耳且秦而帝且变易诸侯大臣魏王安得晏然将军又何以得故宠衍起拜称先生天下士秦将闻之却五十里平原君以千金为夀连笑曰即有取是商贾之事也去终身不复见 田单攻聊城几嵗馀士卒多死而城不下连为书射城中略曰不如全车甲归燕不亦捐燕归齐裂地定封时燕将已有隙于燕泣三日自杀田单遂屠聊城归而欲爵连连隐海上曰吾寜贫贱轻世肆志焉 愚按天下士之称虽出新垣衍而超然战国游士之上真可言天下士第射城事恐未然
180
四公子
181
齐孟尝君田文一父婴齐威王子与田忌再伐魏相齐十 年封薛 文以五月五日生婴欲不举母私举之长而见之以辨得亲首讥父婴不好客无益于齐致食客数千人 犀 请魏以文相魏秦说赵燕救魏鸣婴卒文代立于薛人齐使文入 以客狗盗鸡 得脱 归过赵赵 衆观笑其𦕈小文击杀数百人求或告文反俄甲甲却泯王王疑文遂谢病归薛 秦伐齐 再相魏为魏出齐文魏又为魏合秦赵燕归伐齐泯王死焉 文卒齐 共灭薛文絶 按田文残其国灭其家又坏薛之俗暴桀者数万国之乱臣家之败子世犹以其养客而誉之误矣 王荆公讥其养鸡鸣狗盗此客所以不至愚谓文特逋逃薮耳战国恶习可概见亦何客之可至 客有冯驩者为孟尝君焚劵弃责孟尝废又为说秦迎之以说齐复其位
182
赵平原君武灵王子名胜客数千人合斩笑躄者美人 秦围邯郸急用毛遂 楚之盟又用李同计均劳散财兼请救于魏公子无忌遂复存赵 然秦之围实始于胜受上党致长平之败死者四十五万人进围邯郸几至亡国功不赎过拒燕不用亷颇赵奢而借田单亦非
183
楚春申君黄歇楚人游学愽闻秦与楚太子质于秦使太子逃归而身当 身亦以善说归楚为太子立是为考烈王歇为相陵歇城呉故墟自 都邑 灭鲁 以荀卿为兰 令 客三千馀人有客蹑珠履见赵使王以李园女弟为妾 身进楚王生楚幽 李园杀歇㓕口
184
魏信陵君公子无忌魏昭王子食客三千人诸侯以其贤不敢加兵 知举烽为赵田猎自是魏王畏之不任以政兵以救赵急因留赵 用侯生朱亥杀晋鄙夺魏又用毛公薛公计归救魏率五国大破秦兵威振天下史秦救晋鄙客毁无忌因谢病饮酒卒 苏子古 曰无忌之名发于侯生而全于毛薛侯生之竒毛薛之正废一不可而正之所全者多矣 愚按四公子惟无忌为豪杰士亦有益当世馀非其比云
185
纵横
186
六国相苏秦雒人秦出游困归得周书隂符学揣摩侯说周显王 惠王赵肃侯皆不用 说燕文 与赵亲因以说赵韩魏齐侯身为从长并相六国仪方说燕赵而秦犀首攻魏恐秦兵至赵激怒张 入
187
秦虽救一时终有遗患苏赵肃侯十六年纵约成十八年齐魏攻赵赵让 秦苏秦去赵从约皆解其苏秦至齐俯贺仰吊齐还燕十城燕复 官自燕走齐欲弊齐为争宠者所杀秦之弟秦死代说燕谋齐燕以子质齐弟厉因以见齐乱燕相子之与代为婚代乃说燕让国子之 燕 归齐燕怨之过魏见执齐为出之交在宋齐伐宋又说燕谋齐因与昭王谋齐赵之 入齐谬为齐将将以拒燕再败齐师及乐毅以五国兵破齐泯王出走皆堕伐许谏燕王入秦复重于燕燕使约诸侯从亲如苏秦时亦秦之弟因燕质子见齐留为齐臣代说燕让国燕乱而代厉皆归齐初苏秦从约虽解而诸侯时宗其䇿秦人病之兵不敢大出者十五年及代厉相继名显诸侯秦相张仪与苏秦俱学鬼谷秦楚相亡璧笞仪数百妻诮之口舌尚在 苏 激使入秦 与司马错争代不便而错之说胜说劝秦助魏拒楚得魏西河之外 使公子质魏 魏献上郡少梁 取陜相魏四嵗使魏事秦不从隂使秦伐之魏乃倍从约事秦 为秦相楚以离齐楚之交许楚六百里而背之间楚欲得仪仪请行以郑袖免齐相魏相楚既隂 其从约闻苏秦死乃说楚韩 赵为横尽破从约秦惠王卒武王立脱身相魏卒
188
陈轸与张仪俱事秦为仪所谗而奔楚乗使秦过梁教犀首兼相燕赵魏 复归秦劝 韩魏之弊听秦伐魏轸劝齐合三晋又初在楚谏勿 张仪絶齐 仪既负楚 谏楚勿伐秦
189
公孙衍号犀首魏人仪为秦说齐魏攻赵首破苏秦从约 与张 不善而去秦 与田需不善而去魏说说魏相田婴而身相韩入张仪相魏衍不便之 韩公叔得相魏 张仪 魏而衍归秦秦欲相之为甘茂所间复之魏
190
赵臣
191
亷颇大破齐取晋阳以勇气闻诸侯又攻齐几㧞之攻魏㧞防陵安阳大破燕军于鄗 赵孝成王卒悼襄王使乐乗代将颇奔魏自是赵数困思复得颇颇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示可用为郭开所间不召两初蔺相如暴贵位尊颇欲辱之相如谓 虎不私闘颇肉袒谢称亷蔺
192
蔺相如全璧归赵秦王击筑 㑹渑池秦请赵王鼓瑟相如请信威敌国 亷颇欲辱之相如先国家之急引车避匿亷颇谢之遂定为刎颈交
193
赵奢为田部吏杀平原君家用事者九人奢秦代韩君于阏与亷颇乐乗皆谓道狭难救 曰犹两鼠闘宂中将勇者胜乃坚壁留二十八日乃卷甲趍之用许歴计先据北山大破秦军子括能读父书赵听秦之间用代亷颇大败长平
194
李牧常居代雁门避匈奴谨烽火牧保不战者数嵗赵怒使人代之毎战多亡失 牧再至守故约复数嵗边士皆愿一战于是大破匈奴十馀万骑灭䄡褴破东胡灭林胡后十馀嵗匈奴不敢近亷颇既亡复用牧大破燕大破秦军秦赂郭开杀牧牧死赵灭
195
虞卿蹑蹻檐簦说赵为上卿败长平之战卿请出重宝以附楚魏赵不用遂 赵郝楼缓说赵割六城事秦卿力辨之而楼缓遁与劝赵许魏合从 弃相印救魏齐布衣之交相 之魏依信陵君士困于大梁不得志著虞氏春秋落愚按战国之 多诡诈反覆惟赵诸臣磊磊落 有烈丈夫气诸臣之用不用赵之存亡系焉虞卿虽游士亦忠于一君 初赵有大戊午相成侯伐卫取七十三邑谏肃侯出游曰耕事方急于赵豹諌受上党 左师触龙劝太后质子皆忠 赵者 又有肥义谏胡服不从公子成亦諌胡服后与李兊平公子章之乱并围主父共立惠文王而专其政 又后至嬖臣郭开受秦间金弃亷颇杀李收而赵亡
196
魏臣
197
卜子夏田子方叚干木文侯受业三人为师过其闾必式 太子击遇田子方下车而趍子方坐如故
198
赵仓唐传太子击于中山仓唐以晨鳬放犬上谒击得复召李克文侯问相出而翟璜询之克曰魏成璜本荐克者辨之克曰子言克岂比周求为大官哉翟璜进西河守进西门豹乐羊子克屈侯鲋五人李克言其安得与魏成比再拜愿卒为弟子魏成荐卜子夏田子方叚干木相食禄千锺十九在外十一在内 文侯
199
西门豹为邺令邺俗苦为河伯娶妇豹呼所嫁河伯者视之曰是女子不好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即投之河有顷曰何久也复以弟子一人投之河曰何久也复投一人凡三投弟子豹曰巫妪弟不能白事烦三老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欲复投廷椽与豪长者衆叩头流血吏民大惊患遂絶凿十二渠引河灌田敢传曰西门豹治邺民不 欺
200
李悝作尽地力之教及平籴之法虽遇水旱籴不贵民不散魏以富强呉起卫人杀谤己者三十馀人而去卫尝师曽子母死不归曽子絶之 杀妻求为鲁将以攻齐鲁君疑之在事魏文侯㧞秦五城守吮疽甚对武侯在德不 险 广平得士心 西河 有声与田文论功自知不逮北公叔忌之如楚为相养战士破纵横南平百越 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害楚之贵戚 之射死之
201
齐臣
202
司马穰苴田宗苖裔使晏婴荐其文能附衆武能威敌 景公 捍燕晋之师监军荘贾后期斩以狥使者持节来救贾驰军中又斩其仆以徇燕晋闻之皆去 齐髙国害之发疾死田乞田豹作乱灭髙国后田和遂夺齐为田齐至威王追论作司马兵法史记载如此 战国䇿称司马穰苴执政者也泯王杀之故大臣不附尝古史据左传景公时无燕晋伐齐之事意穰苴 为泯王却燕晋而战国杂说妄言景公时为删穰苴传
203
田忌为齐救韩伐魏大败之桂陵初驺忌恶田忌谏勿救韩公孙阅教驺忌荐之欲其无功及功成公孙阅又教驺忌诈为田忌求卜举大事田忌遂奔 王知田忌为驺忌所买召之复其位又大败魏于马陵杀龎涓虏太子申时以孙膑为师
204
田单燕破齐单教宗人车轴为铁笼得免师即墨人谓其智立为将军拒燕 单伪为神 误燕人掘齐墓以怒齐人又为约降而夜为火牛冲燕军大破尽复齐七十馀城 解裘衣渉者饮谤己者貂勃酒齐有幸臣九人欲害单頼貂勃免 攻翟不下受教鲁连厉气乃下为赵将
205
王孙贾年十五以母命呼市杀 泯王之淖齿
206
王蠋屡谏泯王不听退而耕缢燕之破齐欲封之万家辞曰忠臣不事二君乃 死齐之士大夫闻而感之求法章立之是为襄王 初齐威自夸檀子守南城盼子守髙唐黔夫守徐州种首备盗贼四臣者将照千里
207
楚臣
208
申包胥伍员奔呉胥与班荆曰必复楚楚员伐楚入郢胥乞秦师饮勺不入口复 不受赏慎子项襄王自质归立尝许东地伍百里慎子请群臣谋子良请与之昭常请守之景鲤请乞秦师慎子兼用之子良献地昭常守地齐不得而争则景鲤所请之秦师至矣不战而东地全
209
荘辛秦之未举郢也辛告顷襄王曰王左州侯右夏侯从鄢陵君夀陵君滛侈郢必危臣请避赵五月而秦举郢王召辛于赵辛曰见兎而顾犬未为晚亡羊而补牢未为迟汤武以百里昌桀纣以天下亡楚犹数千里岂特百里哉王方忧惧乃封辛阳陵侯明年复收东地得兵十馀万西收秦所㧞我江旁十五邑以距秦又五年助三晋伐燕复与秦平黄歇侍太子为质葢楚再振者十五年 楚宗臣有景翠救宜阳景鲤求秦师昭阳攻齐昭睢劝勿入秦闻者惟屈原
210
屈原楚同姓名平为怀王左徒愽闻强志明于治乱入图国事出应诸侯王甚任之 上官大夫忌之王使原造宪令欲夺之不与因譛之王䟽平谏张仪诈楚原请杀之不听秦昭王诱招怀王原勿往又不听怀王稚子兰劝王入秦不返原忧思作离骚子兰上官大夫遂短原于顷襄王王怒而迁之原憔悴江滨作渔父问作怀沙赋投汨罗死楚日削数十年秦灭之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皆祖原赋然莫直諌
211
韩臣
212
申不害学本刑名而饰以黄老士尝相韩昭侯十五年国治兵强虽非处 而与老荘同传韩非韩诸公子俱事荀卿 喜刑名法术学本老子林与李斯作孤愤五蠧内外储说 说难为韩使秦上书李斯害而杀之
213
燕将
214
乐毅魏乐羊后人 适魏 羊封中山之灵夀中山入赵为赵使燕 为燕并护赵楚魏韩之兵伐齐报寃下七十馀城皆郡县之尽取齐宝财物祭器输之燕唯莒即墨未服 燕昭死惠王听齐反间使骑刼代将毅归赵七十城皆复为齐王遗毅书毅报书 不归燕燕用其子乐间 惠乐间居燕三十年燕伐赵大败间尝谏遂奔赵赵乐乗者间之宗在燕为赵所擒二人卒留赵为 围燕赵使乗代亷颇而赵灭汉封毅之孙乐叔 乐有瑕公臣公皆好黄老
215
秦臣
216
商鞅卫公族公事魏公叔痤痤荐之梁惠王不用入秦说孝 以帝王道不入说以伯 变法先徙木示信伐太子犯法刑其师傅取行之十年道不拾遗 魏 诱杀魏公子卭 西河之外 相秦十年宗室贵戚多怨者赵良劝以少安之䇿不从五月而孝公卒太子立车裂之 初秦自穆公用由余伐戎始伯至孝公用鞅始并诸侯举地千里至惠文杀鞅相张仪散六国之从使皆事秦武王逐仪而相樗里子甘茂
217
樗里子秦惠文弟公孙疾走号智囊立伐晋赵楚有功 张仪谗之出 武王 张仪走樗里子为右相所说而去 昭襄立樗里子益重知戍蒲为胡衍合魏攻楚 葬渭南 后有天子宫夹我及汉兴长乐在其东未央在西
218
甘茂惠文君时张仪欲以汉中与楚茂谏止之盟蜀侯辉相荘反茂定蜀归为左相 与武王 于息壤㧞韩宜阳向劝昭襄王伐楚救韩苏劝以武遂之地归韩为 夀公孙奭所谗奔齐 代说齐使为上卿雎为齐使楚归秦求之为范 所沮不得 秦甘罗茂之孙吕不韦使张卿相燕不肯行罗年十二能使之行又为先报赵使割五城罗遂为上卿 茂后楼缓相
219
楼缓赵人于相秦昭襄王齐韩魏求出楚怀王缓请问计 公子池割地和韩魏以免 尝自秦如赵说赵割地不胜虞卿之辨而亡赵不利缓使仇液说秦相魏冉而缓免
220
魏冉称穰侯冉为政 秦昭王母舅白立昭王太后自治而凡五相秦举 起大破韩魏又㧞楚之郢以冉三攻魏毎大胜客卿竈说冉使伐齐取刚夀 自益所封之陶邑于是魏人范雎乗之攘其位门冉富于王室出 车千乗馀
221
范雎字叔事魏之须贾使齐齐赐金须疑之归告魏齐魏齐鞭之折胁溺之厠中徉死得出魏人郑安平匿之因秦王稽入秦后改姓名张禄至秦上昭王书见之离宫离间太 穰侯废太后逐穰侯及王弟髙陵君华阳君泾阳君于关外衣雎遂为相封应号应侯 须贾入秦雎徉以布 见须赐之绨𫀆雎以此免死遂伐魏取魏齐头其杀白起用郑安平王稽败事而蔡泽又乗间攘 位 雎不过取富贵快恩仇益于秦惟逺交近攻一语
222
蔡泽干游甚衆不遇秦闻范雎任郑安平王稽首负罪雎内慙因入 说雎以功成者退而攘其位事相数月或恶之归相印号纲成君居秦十馀年 昭王孝文王荘襄王卒事始皇为之使燕三年而太子丹入质
223
吕不韦阳翟大贾阳结秦质子楚于赵而为之捐金游秦说华 夫人子之楚立为荘襄王楚又尝求不韦舞姬已有身者生子政是为始皇相荘襄王以不韦为相封文信侯始皇尊不韦为 国号称仲父八家僮万人招食客三千人使人人著所文集为 览六论十二纪二十馀万言以为备天地万物古今之事号吕氏春秋徙不韦进嫪毒于太后毒谋反事连不韦免相 蜀饮酖死将司马错取蜀渠伐赵取中都西阳再伐韩取石章伐取义 二十三城 蜀乱 定蜀 取轵及邓之 因蜀攻楚㧞黔中攻魏河内得安邑 攻桓河雍决桥取歴事孝公文武昭
224
白起事昭王取攻韩魏于伊阙斩二十四万㧞五城 攻魏 垣 攻楚取宛 攻赵取代光狠城城攻楚取鄢邓将攻楚取郢为南郡南伐魏取两 攻韩斩五 㧞九城 攻韩取 阳 大破赵于长平坑降四十万欲乗胜取赵苏代说范雎罢之 昭王复欲伐赵起辞不可再强之曰宁受重诛而死不忍为辱军之将乃赐死自悔杀降 起于秦可谓凶德参㑹
225
魏章攻楚置汉中郡庶长奂攻楚取八城芉戒攻楚取新市䝉武伐齐取河东为九县䝉骜仕韩得地置三川郡攻赵定太原攻魏㧞髙都汲攻赵取三十七城尉斯离与三晋伐齐走泯王胡伤攻魏取卷蔡阳长社张唐㧞郑㧞 新中五大夫贲取地十城王齕伐赵取武安皮牢代五大夫陵攻邯郸不克盖白起罢后与楚战数不利者也将军摎攻韩取阳城负黍斩四万攻赵取二十馀县虏九万 攻西周君周尽献其邑三十六口三万
226
战国视春秋士习又一变春秋诸臣各忠于其国至战国则朝秦暮楚于其利而已惟荀卿谈王道不变故首列之仲连志在天下故次之四豪养士又次之而后次以列国之臣惟处士横议无补一时而反流弊后世故列㝡后
227
处士横议
228
列子郑人名御㓂宗黄老自言师壶邱子林而友伯昬无人辞郑子阳粟 荘子多祖其言荘子䝉人名周为漆园吏威著书皆寓言 畏仪辞楚 之聘
229
淳于髠齐人初见梁惠王不言曰王志在驰逐再见又不言曰王志在声音 终身不仕驺忌以鼓琴干齐王尝受相印 淳于髠等不能屈
230
驺衍深观隂阳消息作怪迂之变始终大圣之篇闳大不经必先騐小初推而至无垠先叙今以推至天地未生先列中国以推至海外人所不覩名神州赤县禹所叙九州乃八十一分之一 适梁赵皆郊迎师事
231
驺奭奭最后颇采邹衍之术为书齐人颂曰谈天衍雕龙奭 三驺皆齐人田骈接子皆齐人慎到赵人环渊楚人皆学黄老到著十二论渊著上下篇公孙龙坚白异同之辨为邹衍所屈
232
尸子楚人
233
吁子阿人不传
234
杨朱之沛遇老子其反也舍者争席桀谓人生无几不必名贤遇同尽清节误人 纣乐其身墨翟昌黎谓其尚同兼爱尚贤明鬼同孔子然谓天子所是皆是之所非皆非之谓法父母与君皆不仁惟当法天谓惟贤为尚亲戚则不可使贵谓圣王明天鬼所欲避天鬼所憎皆非是
235
按周初诸侯千八百国爵姓见于春秋者犹二百二十四国爵姓者四十七一有爵无姓者一十七 有姓无爵者 十八 爵姓皆亡百六十三已附庸者九合一百二十四而与盟者三十二而 齐盟者十四君而已五伯之外晋平晋悼楚灵楚康楚平楚昭呉夫差阖闾勾践是也其间称伯者五人齐桓周僖时始伯楚晋文宋襄秦穆皆周襄时 荘周定王时始伯太史公为十二诸侯表周蔡 鲁曹 齐郑 晋燕 秦呉 楚呉宋伯卫数陈以 晚 不 实则并周为十四起周宣止敬王四百四十四年又次为六国表周魏 秦韩赵秦楚世燕年齐五共八起周元尽 二 三 百 十一年秦既并一而封建遂废五帝三王之子孙尽矣悲夫
236
右周迁四十九年而为春秋春秋二百四十二年而为战国战国二百二十四年而秦并周然天下犹战国也当是时天王虽不存而东周君社稷无恙至秦荘襄元年而周尽灭矣然天下则犹战国也始皇二十六年六国尽灭而天下始为秦计其间天下无共主者三十五年记事于千百载之下而强为之置其共主可乎故周赧亡后诸侯亦分国以纪而附焉始皇二十六年之后始不得已而属之秦史记秦纪自襄公至二世六百一十嵗 通鉴以昭襄五十二年继周
237
始皇二十六年初并天下兼号皇帝命为制令为诏除谥法期二世三世以至万世以十月为嵗首色尚黑数用六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收天下兵销之徙天下豪杰咸阳二十八年封禅立石颂功德求不死药三十二年伐匈奴筑长城三十四年焚诗书三十五年坑诸生三十七年游沙邱崩李斯赵髙矫诏立胡亥赐扶苏䝉恬死二世元年赵髙劝严刻尽杀先帝故臣作阿房宫自始皇时发闾左戍渔阳陈胜呉广以失期起兵刘项等皆应二年以盗起责李斯斯请行督责三年髙譛杀斯髙为相尽决焉指鹿为马隂诛不附者关东尽畔髙惧诛杀二世立子婴 子婴刺杀髙 沛公入关降项羽入见杀
238
䝉恬伐匈奴直筑长城 除 道
239
王翦灭楚 子贲灭齐
240
李斯兼并矫罢侯亥焚书 立胡
241
赵髙劝严刻杀李斯 劝深居杀二世
242
按秦自孝公用商鞅富强之术而关中之力雄自惠文用张仪离横之谋而诸侯之势弱自昭襄用范雎远交近取之䇿而规取天下之计得至李斯兼并之说用而天下皆秦矣然为臣者功成而身灭为君者业成而国亡其强也斯所以为弱其智也斯所以为愚呜呼悲夫
243
古今纪要卷一
URN: ctp:ws416842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