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十七回郑恩遗像镇村坊 匡胤同心除妖魅

《第二十七回郑恩遗像镇村坊 匡胤同心除妖魅》[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诗曰:
2 忆昔君从东道至,驱驰多遇殷忧事。
3 履危涉险不寻常,奋臂飞腾云雨至。
4 自虑税驾属何方,欻然中道意彷徨。
5 缱绻适逢知己友,促膝谈心在庙堂。
6 百年瞬息如驹隙,白首徒伤奚足则。
7 丈夫志气须超凡,食前方丈终休歇。
8 雄才大略及时扬,愿作干城功满场。
9 徒使遗神及绘像,千秋能否有褒奖。
10 话说赵匡胤在兴隆庄酒店内遇著了郑恩,彼此离别多时,情深意笃。谈论之间,郑恩祇图安乐,因此劝著匡胤,不要奔走风尘,伴他及时快乐,絮絮滔滔说了一遍。匡胤道:「贤弟言之差矣。我与汝都是顶天立地之人,须当推施雄才,待时展布,或者图个封妻荫子,竹帛垂名,上不愧于祖先,下不负乎一身,方是丈夫志气,若然贪图安乐,靠人营生,乃是庸夫俗子所为,岂是你我终身事业?贤弟听我之言,休图安逸,苟且存身,决当努力著鞭,冀求进取,断不可堕了主意,将平身自命之志,埋没不闻,便与草木同朽,那时悔之晚矣。」匡胤一席话,把郑恩说得垂头叹气,半晌无言,想了一回,方才开口道:「二哥,乐子听你的言语,实是有理。就要乐子离了此地,也是容易,但如今往那里去安身?咱们须要商议定了,才好走路。」匡胤道:「大丈夫处世,四海为家,何处不是安身之地?贤弟祇管放心,与同愚兄此去,定有下落。」郑恩依允,便同匡胤各各安睡。
11 次日起身,即叫一个从人,分付道:「你去把庄上的头儿传来,乐子有话商量。」那从人就去把兴隆庄上的为头老者,俱各邀到庙中,一齐施礼。郑恩拱手还礼。那众人见了匡胤,便问郑恩道:「好汉,这位是谁?」郑恩道:「这是乐子的二哥,极是有仁有义的,你们也来见个礼儿。」众人又与匡胤见过了礼。然后郑恩开言说道:「众位乡亲,今日乐子传你们到来,非为别事,祇因咱的二哥当年在关西放债,放去十万八千两银子,没有到手,如今要请乐子同去取讨利银,故此传你们到来,乐子就要辞别。」众人道:「大王,你是个财主,又是个福神,自从来到小庄,降伏了妖怪,请得英雄住下,以镇合庄,便是风调雨顺,地旺人兴,真乃一方的佑神,百姓的吉星,我们怎肯舍得你去?还望安心住上几时。」郑恩道:「乐子主意已定,随你怎样待咱,总留不住的。」众人道:「既神爷立意要去,但请再住几日,且过了岁朝灯节,方去不迟。」郑恩道:「不必,乐子想天天吃饭穿衣,管甚么岁朝灯节?要去就去,有甚的流连疙瘩。」
12 众人见他立意要去,祇得背地里商量道:「看这神爷,已是不肯住下的了,我们苦苦留他,也是无益。为今之计,不如大家凑出盘缠,治了酒席,与他送行,祇当在此打伙一场,以尽我们的心事,何如?」众人道:「说得有理,我们及早儿去办事。」说罢,各各出了庙门,分头凑措盘缠,整治了一席酒,抬到庙中,当殿摆下,就请郑恩匡胤坐在上面。那两个年高的上前把盏,说道:「神爷,我等皆蒙大恩除妖,保全合庄的性命,指望长在此间,使我等孝敬报答。不意今日一旦分离,抛别远去,不知何日再得重逢,叫我等如何忘念?」说罢,泪如雨下。郑恩道:「众位乡亲,也不必悲伤。乐子在此,承你们这般厚意,又是如此不舍,如今乐子倒有一法,便可报你们相待的厚情了。」那老者连忙问道:「神爷有甚法儿,可使我们尽敬?」郑恩道:「你们这里可有甚么画师?与我叫将一个进来,乐子要用。」老者道:「有有,不知神爷要来画甚?」郑恩道:「乐子去后,怕又出甚么妖怪害民,故此叫他把我的图样画下来──一则镇压妖邪,使他不敢侵犯。二则你们思念乐子,看了这像,就如亲见的一般。这个法儿,却不好么?」匡胤从旁赞道:「贤弟此法,果是不差。列位快央人去请那丹青来,传写了像,我们好告辞也。」
13 那老者听了,即便使人去,登时请了一个妙手丹青,领到庙中,与各人施礼已了,就在酒席前放下一只桌子,备上笔砚,铺下一幅素笺。那画师对面坐下,提起狼毫,蘸上香墨,看了郑恩模样,举手就描。但见他:
14 起手先将两眼描,熊鬃眉黛润添毫。
15 形容不用多颜色,墨黑浓浓任意调。
16 扎鼻下横盆口阔,高颧相配地盘朝。
17 横生怪肉惊人怕,千载英雄有几遭。
18 那画师把郑恩的形容细细描完,递与众人观看。众人一齐赞道:「果然画得好,真的有一无双。」
19 匡胤也便立起身来,接来观看,亦赞道:「委实传神,堪称妙手。」遂与郑恩看道:「贤弟,你看这幅画像,你与毫发无差,不枉了此番举动,诚为可喜。」郑恩接过手来,把画左一看,右一看,看了一回,便大嚷道:「这驴球入的,不中人抬举,怎么把我的形容竟画了一个鬼怪?你们众人还要这等赞他。快与乐子把他赶了出去,休要在此。」匡胤笑道:「贤弟休怒,这是你生成面目如此,与他何干?」因叫众人讨了一面镜子,递与郑恩道:「贤弟,你且照看,便知分晓。」郑恩接过手来一照,看看那画上的形容,瞧瞧那镜中的相貌,不觉大喜,复又大笑道:「怎么乐子的貌儿生得这般模样?真是可爱,乐子今日见了,恁的欢喜。」众人道:「神爷的虎彪形,果然有些爱看。」郑恩道:「乐子有了这样妙相,叵耐前日在木铃关上,被那些驴球入的还把唾沫来擦磨,真是好歹也不知。方才乐子若不把镜儿照看,险些儿又要得罪了画师,待乐子敬他三大碗酒,与他请罪。」说罢,将大碗斟了三盏酒,递与那画师。那画师连忙作谢,接过来,把酒一气饮了。
20 郑恩道:「画师,乐子已敬过你酒了,你好生把乐子的身材,服式,照样儿画起来,旁边又要画一根酸枣棍,又要一只小犬。你若画得合式,乐子还要敬你酒哩。」匡胤道:「贤弟,你这主意便欠高了,那众位乡亲要留下你的真容,原为镇压邪魔,如若照依本身而画,祇恐不成模样。据愚兄之见,可加上幞头、红抹额、乌油巾、皂罗袍,手内拿一根竹节钢鞭,旁边祇画一个猛虎,如此配合,方是威风出色。」郑恩大喜道:「二哥的主意不差,乐子及不得你。」便叫丹青:「你祇依著咱二哥画便了。」那丹青听罢,就把颜色配成,依了匡胤的言语,绘画起来。须臾画就,悬挂起来。众人一齐上前观看,果然画得威风凛凛,气象俨然。怎见得图像的好处:
21 铁幞头衬著抹额,乌油巾挂下龙鳞,皂罗袍纯似黑漆,乌云靴祇用墨拖。左手执根竹节鞭,右手拿个金元宝,一只黑虎旁边卧,体段威严实怕人。
22 当下众人把图像看了,一齐夸奖个不了。郑恩听了,满心欢喜道:「画师,你果然真好手段,乐子再敬你三杯。」丹青推让道:「神爷威镇小庄,我等咸叨福庇,今日传遗图像,礼所当然,岂敢又辱赐惠?」郑恩道:「乐子有言在先,必要再敬你三杯,你不必推辞。」遂又满满的斟了三杯,递与丹青。那丹青不敢拂情,走上前接来,立饮毕,拜谢要行。郑恩道:「且慢,乐子还有一个薄意儿与你。」遂叫众人送了丹青一个礼儿,打发他去了。
23 然后叫声:「众位乡亲,乐子就要告辞了。」那为首的老者道:「既神爷不肯少留,我们不敢相强,但我们略有盘费银二百两,望神爷带往前途,为路费之用。」郑恩道:「众乡亲,乐子在此,承你们的厚意,已是受享不尽,怎么还要你的盘缠?这是乐子断不受的。」众人道:「些须路费,不过少表一点敬心,神爷若不肯收,我们要下跪了。」郑恩即忙摇手道:「不要如此,待乐子收便了。」遂接了银子,打开包来取了七八锭,叫道:「伏侍乐子的两个小娃子过来,你们辛苦了几时,可拿去买果儿吃。」那二人拜谢。郑恩卷好银子,揣在怀中,提了酸枣棍,负了行李。那郑恩本无行李,因是郑老者所备,故此也有了。匡胤亦将行李兵器捎放好了,牵马出门。匡胤上马,郑恩步行,两个望前而走,众人随后送行。不觉走了五里多路,匡胤叫道:「贤弟,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怎不叫众人请回,还要送到那里?」郑恩听言,回转身来,叫声:「列位乡亲,不必远送了。」那众人尚要再送一程,郑恩不许道:「咱们后会有期,不必多礼。」众人无奈,祇得挥泪别去。正是:
24 眼前图画终成假,路上殷勤才是真。
25 却说匡胤郑恩别了众人,望前迤逦而行。一路上饥餐渴饮,夜住晓行,两个在路说些闲话。一日到一高庄,寻下客店,安放了行李马匹等件,两个坐在客房,酒饭已毕。时当昏暮,高剔银灯。匡胤心有所触,长叹数声。郑恩问道:「二哥,你为甚发叹?敢是这村店凄凉,不像那孟家庄上的那般闹热?乐子也曾劝你,你自己不听,要受苦楚。」匡胤道:「贤弟说的那里话来,愚兄想人生在世,如驹过隙,你我二人终日奔波,尚无归著,空费岁月,所以叹耳。」郑恩笑道:「二哥,你忒也著慌,乐子与你都是少年英雄,怕日后没有事业,愁他则甚?」匡胤亦便无言,两个各自安歇。
26 次日起来,正欲出门行路,匡胤忽然心不耐烦,祇得住下。郑恩道:「二哥,你若有甚心事,乐子现有银子在此,就叫店家去备些酒食,乐子与你解闷消遣可好么?」匡胤道:「好好。」郑恩遂向腰间取了两锭银子,便叫店家端整酒食,须要丰盛。那店家接了银子,便去叫人买办,整备烹调。不一时,酒保送将酒肴进来,摆放桌上,便自出去。郑恩见肴馔丰满,心下大喜,掩上房门,便与匡胤对坐,两个畅怀欢饮,极尽绸缪。
27 饮至午后,尚未撤席,祇听呀的一声,房门开处,蓦地里走进两个妇人来。匡胤举眼看他,年纪祇好二十上下,身上都是一般打扮,青布衫儿,腰系白绫汗巾,头上也都一色儿青布盘扎。生得妖娆动众,狐媚勾人。手中各执著象板。轻移莲步,走上前来,见了二人,一齐万福。郑恩带著酒意,朦胧问道:「你这两个女娃娃,那里来的?来此做甚?」那两个妇人一齐轻启朱唇,娇声答道:「妾等二人,俱在近村居住,自幼学得歌弹唱曲,雅舞技能,专在店铺宿房,服侍往来商客。今闻二位贵人在此,妾等姊妹二人,谨来献羞劝侑。」匡胤此时也有几分酒意,一时心猿意马,拴缚不牢,便道:「尔等既有妙技,便可歌唱一回,自有重赏。」那两个妇人即便轻敲象板,顿启柔喉,款款的唱出一阕《阮郎归》来道:
28 一别家乡音信杳,百种相思绕。眼前匀粉调脂妙,谁道相逢早。
29 忆襄王,高堂渺,梦里何曾晓。怎如彩凤配青鸾,覆雨翻云好。
30 那两个妇人唱罢,好似黄鹂弄巧,宛转悠扬。匡胤听了大喜,称赞不休,又叫他歌舞。那两个妇人欲思迷惑,正中其怀,各施伎俩,带舞随歌,做作起来。但见:
31 万种妖娆,露出勾魂景态。千般娇艳,装成吸魄形容。
32 匡胤酒酣情洽,意乱心迷,痴著脸儿,祇是呆看。
33 此时郑恩虽也有些酒意,却祇斜靠身躯,凝眸谛视。心下暗想:「这两个娃娃有些诧异,怎么歌舞祇向著二哥做鬼斜眼?」觑那匡胤,见他如出神的一般,双睛祇盯住在妇人身上,心下愈加疑惑。按定心思,运动那雌雄神眼,不转睛的把那两个妇人上下瞧科,正见他转折盘旋,移挪闪跃,却早看出破绽来了。立起身来,将桌子猛然一拍,大叫道:「二哥,这两个不是女娃娃,乃是妖怪,你不要被他弄了。」这一声,早把匡胤提醒,如梦中惊觉,酒意全无,说道:「三弟,怎见他是个妖怪?」一句话尚未说完,这两个妇人知事已泄,各把手中象板变了两对儿柳叶刀,望著弟兄二人一齐直奔。郑恩慌取了酸枣棍。匡胤取刀不及,闪身解下鸾带,迎风变成了神煞棍棒。四个就在房中捉对儿相拼,虽非疆场武事,也如房室颠狂。但见:
34 未分妖类,尽是人形。两女双男,不见洞房花烛,相交对敌,果然萧墙干戈。刀分处,棍棒齐钻,何异男贪女爱。棍搅时,柳刀迎合,怎殊倒凤颠鸾。为探真元滋妖艳,免不得先礼后兵。岂容氛秽乱清尘,毕竟要斩妖缚魅。
35 当下四个在房中,你争我斗,各施本领,耳中又听叮当之声,却把那桌子掀翻,碗盏尽都打碎。
36 先说郑恩与那个妇人对敌,约有半个时辰。郑恩本是有心提防,胸中已有算计,正要捉他破绽,不期那妇人侧身处,正蹈了那地上肴馔,一时腻滑,立脚不定,将身一歪,正要颠翻。郑恩趁势举起酸枣棍,用平生之力,狠命一下,祇听扑的一声,早把那妇人打倒,便是四肢不动,断火绝烟,原形反本,乃是一只玉石的琵琶,温润洁白,光彩晶莹。这一个妇人看见羽党已亡,谅难如愿,祇得弃了匡胤,将身一折,变还了一个玉面的狐狸,思量逃走。郑恩那肯容情,蹿将过来,眼明手快,用力一棍,打倒在地。那狐狸负痛,蹲伏不动,口里吱吱的叫。又经匡胤几下,早打得骨软皮残,绝淫断欲。正是:
37 凭他变化迷人巧,难免今朝棍下亡。
38 原来这二妖专一变做美貌妇人,迷惑男子,漏取真阳,补助自己工力。那愚人贪色误入彀中,将有用之生命,填入火坑,究竟所得不偿所失,亦何取哉?闲话休提。
39 祇说那店家在外,当时房中举动之事,岂有不知的么?凭你房屋重叠,路径迂回,终须有些声响,况饭店之中,所隔有限,如何湮没无闻,不来照看?看官们有所未知,从来祇口莫说双言,一笔难书两字,听在下慢慢分说,便见井井有条。那店家进来之时,就在这打翻桌子碗盏叮当之际,他闻此声响,疾忙赶至客房前,正见两对男女在这里争斗,心下祇猜是奸淫不从,持强相闹。欲待上前解劝,又见他各执凶器,性命相拼,怎好赤手空拳,排难解纷?祇好远远的立著,张望风景。看到郑恩打死妇人之后,他便暗暗跌足道:「怎么当真的将人打死?这还了得?」不一时又见这两个妇人倏忽不见,心下又想道:「一定又把那个也打死了。这两个恁的行凶,必非善良之辈,我且进去与他理说,见机而作便了。」想罢,挺身而进,叫道:「二位客人,清平世界,朗荡乾坤,怎么将人打死?却不害了小店受累,枉吃官司。不知二位如何主意?」
40 匡胤未及开言,祇见郑恩早把店家扯了过去,指道:「店家,你且看看这是甚么东西?还在这里说那梦话。」那店家定睛一看,见一个是玉石琵琶,一个是玉面狐狸,心下甚是惊骇,一时没做理会处,便道:「客人,这是怎么讲?」匡胤道:「店家,你原来不知,这两个并非人类,乃是多年妖物变化人形,迷害生灵,谅也不少。今日俺兄弟二人若无半点本领,焉能除灭于他?必然亦被其害。他向来出入,难道通无消息,不见踪迹的么?」那店家听了这番言语,顿然省悟道:「是了,是了。我们祇道他进来趁些钱钞,谁知乃是个害人的恶物,吸髓的妖邪。怪道前番来的客人,进来都是强健身躯,与他交接之后,便是羸尪形象。我们祇疑是房屋不利,也曾几次请法师建醮净宅,总然无益。原来这是孽畜作怪,实实不知。今日也算他恶贯满盈,遇著二位好汉,断除了他,便是二位的阴德,方便于人。小店受此大恩,愧无答报,奈何?」那店家说罢,复又再三的称谢,然后往店中去了。
41 此时日色正当晌午,匡胤便欲收拾出门。郑恩道:「且慢,乐子还有未了的事,如何去得?」不争郑恩有此周折,有分教──程途遍历,波浪迭兴。正是:
42 爱向变中寻活计,喜从闹里觅生涯。
43 毕竟郑恩有甚未了之事,当看下回自知。
URN: ctp:ws4190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