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十四回祁子富带女过活 赛元坛探母闻凶

《第十四回祁子富带女过活 赛元坛探母闻凶》[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程小姐见后楼墙下边站立一只白虎,小姐在月台上对准了那虎头,一箭射去,祇听一声叫:「好箭!」那一只白虎就不见了,却是一个人,把那一枝箭接在手里。原来那白虎,正是罗焜的原神出现。早被程小姐一箭射散了原神,那枝箭正奔罗焜项上飞来,公子看得分明,顺手一把接住,说道:「好箭!」小姐在上面看见白虎不见了,走出一个人来,吃了一惊,说道:「是谁人在此。」祇听得嗖的一声响,又是一箭。罗焜又接住了,慌忙走向前来。对面打了一躬,说道:「是小生在此。」那个小梅香认得分明,说道:「小姐,这就是在我家养病的客人。」小姐听了,心中暗想,赞道:果然名不虚传,真乃是将门之子。连忙站起身来,答礼道:「原来却是罗公子,奴家失敬了。」公子惊道:「小生姓张,不是姓罗。」小姐笑道:「公子不可乱步,墙风壁耳,速速请回。奴家得罪了。」说罢,回楼去了。公子明白了,即回书房去了,来到书房暗想道:「我前日见他的诗句,祇道是个有才有貌的佳人,谁知今日见他的射法,竟是个文武双全的女子。祇可惜我父亲有难,还有甚心情贪图女色,更兼订过柏氏,也不必作意外之想了。」当下自言自语,不觉朦胧睡去。
2 至次日清晨起身,梳洗完毕,祇见那个小丫鬟送了一部书来,用罗帕包了,双手送与公子道:「我家小姐唯恐公子心闷,叫我送书来与公子解闷。」公子接书道:「多谢小姐。」梅香去了,公子道:「书中心有原故。」忙忙打开一看,原来是一部古诗,公子看了两行,祇见里面夹了一个纸条儿,折了一个方胜、打开一方书印上写到:「罗世兄密启」。公子忙忙开看,上写著:
3 昨晚初识台颜,误放二矢,勿罪!勿罪!观君接箭神速,定然武艺超群,令人拜服,但妾闻有武略者必兼文事,想君词藻必更佳矣,前奉五言一绝,如君不惜珠玉,敢求和韵一首,则受教多多矣!
4 程玉梅端肃拜
5 公子看了来字,笑道:「倒是个多情的女子,他既要我和诗,想是笑我武夫未必能文,要考我一考,也罢,他既多情,我岂无意!」公子想到此处,也就心猿意马难拴了,遂提笔写道:
6 多谢主人意,深宽客子懮。
7 寸心言不尽,何处溯仙舟。
8 后又写道:
9 予自患病已来,多蒙尊公雅爱,铭刻肺腑,未敢忘之。昨仰瞻月下,不啻天台,想佳树玉枝,定不容凡夫攀折,惟有展转反侧已耳,奈何,奈何!
10 远人罗焜顿首拜
11 写成也将书折成方胜儿,写了封记,夹在书中,仍将罗帕包好,祇见那小梅香又送茶进来,公子将书付与丫鬟道:「上覆小姐,此书看过了。」
12 梅香接书进去,不多一会将公子的衣包送将出来说道:「小姐说,恐公子拿衣裳一时要换,叫我送来的。」公子说道:「多谢你家小姐盛意,放下来罢。」那小丫鬟放下包袱进去了。公子打开包袱一看,祇见行李俱全,惟有那口宝剑不见,另换了一把宝剑来了,公子一看,上有鲁国公府号,公子心下明白,自忖道:「这小姐不但人才出众,而且心灵机巧。他的意思分明是暗许婚姻,我岂可负他的美意?但是我身遭颠沛,此时不便提起,待等我父亲还朝冤雠解释,那时央人来求他父亲,料无不允。」想罢,将宝剑收入行装,从此安心在程府养病,不提。
13 且说那胡奎自从在长安大闹满春园之后,便领了祁子富的家眷,回淮安避祸,一路上涉水登山,非止一日,那一天到了山东登州府的境界。
14 那登州府离城四十里,有座山,名叫鸡爪山。山上聚集六个好汉,第一条好汉叫做铁阎王裴天雄,是裴元庆的后裔,颇有武艺:第二位叫做赛诸葛谢元,乃谢应登的后裔,颇有谋略,在山内拜为军师﹔第三位叫做独眼重瞳鲁豹雄﹔第四位叫做过天星孙彪,他能黑夜见人,如同白日﹔第五位叫做两头蛇王坤﹔第六位叫做双尾蝎李仲。这六位好汉,都是兴唐功臣之后,祇因沈谦当道,非钱不行,把这些人祖父的官爵都坏了,问罪的问罪了。这些公子不服,都聚集在鸡爪山招军买马,思想报雠,这也不在话下。
15 且言胡奎带领著祁子富并车夫等,从鸡爪山经过,听得锣鼓一响,跳出二三十个喽罗前来截路,吓得众人大叫道:「不好了!强盗来了!」回头就跑,胡奎大怒,喝声休走!轮起钢鞭就打,那些喽罗那里抵得住,一声呐喊,都走了。胡奎也不追赶,押著车连忙赶路。走不多远,又听得一棒锣声,山上下来了二位好汉:前面的独眼重瞳鲁豹雄,后面跟著两头蛇王坤。带领百十名喽罗,前来拦路,胡奎大怒,抡起钢鞭,前来迎敌。鲁豹雄、王坤二马当先,双刀并举,三位英雄战在一处,胡奎祇顾交锋,不料后面一声喊,祁子富等都被喽兵拿上山去了。胡奎见了,大吃一惊,就勇猛来战,鲁豹雄、王坤他二人见不是胡奎的对手,虚闪一刀,都上山去了。胡奎大叫道:「往那里走!还我的人来!」舞动钢鞭赶上山来。
16 寨内裴天雄听得山下的来人利害,忙推过祁子富来问道:「山下却是何人。」祁子富战战兢兢,将胡奎的来由细说了一遍。裴天雄大喜道:「原来是一条好汉。传令不许交战,与我请上山来。」胡奎大踏步赶上山,来到寨门口,祇见六条好汉迎接出来道:「胡奎兄请了。」胡奎吃了一惊道:「他们为何认得我。」正在沉吟,裴天雄道:「好汉休疑,请进来叙叙。」胡奎祇得进了寨门,一同来到聚义厅上。见礼已毕,各人叙出名姓家乡,都是功臣之后,大家好不欢喜。裴天雄吩咐杀牛宰羊,款待胡奎。饮酒之间,各人谈些兵法武艺,真乃是情投意合。裴天雄开口说:「目今奸臣当道,四海分争,胡兄空有英雄,也不能上进。不嫌山寨偏小,就请在此歇马,以图大业,有何不可。」胡奎道:「多蒙大哥见爱。祇是俺现有老母在堂,不便在此,改日再来听教罢。」当下裴大雄等留胡奎在山寨中住了二日。胡奎立意要行,鲁豹雄等祇得仍前收拾车子,送胡奎、祁子富等下山。胡奎离了鸡爪山,那一日黄昏时分,已到了淮安府城地界。离城不远,祇有十里之地,地名叫做胡家庄,离胡奎家不远,祇见,一个人拿著一面高脚牌来竖在庄口,胡奎向前一看,吃了一惊。
17 不知惊的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4411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