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十九回使教习杀弟杀母 受惊吓买榇收尸

《第十九回使教习杀弟杀母 受惊吓买榇收尸》[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词曰:
2 五霸桓文争胜,七雄秦越相争,宣尼道大不能行,游说仪秦同竞。
3 礼乐京微邹鲁,兵戈战斗齐秦,春秋笔削绝麟经,水火生死悯念。右调西江月
4 话说这位温大人,乃是当日李大人的门生,今日奉旨左军都督府,一路下来,船抵此处,听得水手船家两下喧嚷,步出船仓,瞧看见李电二公子,就请过船。二公子上得船来,抬头只见温大人,面如紫玉,唇若丹朱,五柳胡须飘于海下,身体壮高,一表人才。二人进仓行礼,坐定献茶,茶毕,温大人说:「二世弟,坐船意欲何往?」二公子说:「世兄大人,小弟之苦,一言难尽!」温大人一听,一声咳:「世弟,怎么讲?想大世弟在南京,冯承受与他一方金图章,专拿叛党,家下十分丰富。想老恩师母与二世弟,一定纳福。怎么这等讲来?」二公子说:「是,世兄大人不知,小弟与家母,被哥哥逐出,另住一处。他所作所为,世兄一路下来,未免不知。别事都可,如今最可恶者,王志远不认女婿,设计相害,亏鲍真人搭救。如今我哥哥反定了王志远之女,所以我母子无计可施,只得叫船同母亲赶奔南京,去告诉冯世兄,要他作主。故而在此得遇世兄。望世兄大人解说解说。」温大人听见此言,心中大怒,道:「我在京都,已久闻这个奴才,他称为活阎罗,行的恶事,不计其数。我只道耳闻是假,今见二弟所言,却却是真。我今顺拢溧水,要去教正他一番。世弟与老师母请回,不用上省。有我前去会他。」二公子相谢,辞了过船,禀知老夫人,吩咐回船归家不提。
5 且说温大人送过了李电,到后仓请出一位英雄,乃是温大人拜过的盟弟,姓赵名奎光,是鲍真人徒弟,武艺精通,法术精明,飞墙走壁,绰号叫做灵霄坐客、玉帝来仙。按这本书上,此位是第一个英雄。当下弟兄商议,温大人说:「赵兄弟,我进城去教正李雷。依我便罢,若不依我,就割他脑袋。」赵爷说:「哥哥进城去劝李雷,也要看事论事,不要执性。去时千万把马爷带去。」温大人吩咐马爷备了牲口,伺候大人上岸,领带马爷骑了坐骥,手下跟随数人,一直进城,来到李府门首。有爷们赶上前去喊一声:「呔!门上有人么?左军都督府温大人到了,快快通报。」有人报知张三,张三忙出门见了大人,打了个千儿,接了帖子,复进大门,一直来至南书房,见了李雷,叫声:「大老爷,大人到了。」说是那个大人?回道是左军都督府温大人到了,现有帖子在此。李雷叫声:「张三,你胆子过小。原来是个兵头儿,就如此大惊小怪叫?你把帖退去,说不敢当。请在正厅相见。」「是」张三答应,走将出去,把大人请进。大人带了马爷来到厅上坐下。
6 且说邵青便问李雷道:「大老爷,这个大人是谁?」李雷说:「老邵,他是我爹爹末后门生。他当日未得时,每日在我家吃饭。如今做了官,定拉下债来,与我借几两银子。到要出去会他一会。」说罢,整衣步出前厅,说:「世兄,你荣任浙江,真正可贺。」温信忠说:「你且坐下。闻得你做得好事!怎么把老恩师母与二世弟都逐出外边?这也罢了,王志远那老匹夫,不认二世弟为女婿,你这奴才丧心,把弟媳都定起来么!」李雷一听,说:「你这些话到那来的,听谁人言语?你来吓唬与我?」温信忠一声大喝,说:「好奴才!适才老恩师母与二世弟叫船上省,去见冯承受找你算帐,遇我劝回。你都不知王法,私造火牢土牢,又有什么相思椅,又有妖僧习学彩阴补阳,狂害妇女性命。你罪在弥天!更有何说?」李雷闻听此言,全无惧怕。他退至屏风后,悄悄跑到书房,叫声:「老邵呀!温信忠这个狗头,他欺骂我大老爷,依你怎样办法?」邵青说:「大老爷,快传四楼教习去拿住打孤拐,然后又出门,叫张三关了大门就是了。」李雷复又出来,道:「温信忠,你敢骂我么?叫人快传四楼教习来,叫张三把大门关了,好打这奴才的孤拐。」不一时众教习来到,一齐呐喊,齐奔前厅。正欲上前,只见温信忠冠带,乃是一位大人,一个个不敢上前。马爷见了,手握腰刀,厉声大喝道:「我把你这些群鼠之辈,封疆大臣,谁敢动手!」回头叫声:「大人走罢。」温信忠气得面如土色,同了马爷只得出了大门,上马出城,下船进仓坐下,将此事对赵奎光说了一遍:「我如今赶上南京,去见冯大人便了!」
7 且说李雷见温信忠去后,来与邵青商量,心中倒有些胆怯。叫声:「老邵呀!我想温信忠此去,定上南京。此事怎样办法,如何是好?」邵青道:「如今只有著溧水县来办两席酒筵,备下三千两银子,叫他前去送与温信忠,哀求大人不可上省。」李雷闻听大喜,即刻差人去请知县。不一刻蓝老爷请到南书房,请安已毕,李雷叫声:「老父师,我有一事相烦。」蓝桥说:「大老爷有何差遣?愿效犬马之劳。」李雷就讲:「温大人来此,是我大老爷一时不和,同他淘气而去。惟他上省去见大人,责备下来,到底不好看相。故而请老父师到他船上,将我三千两银子并两桌筵席送去,求大人个人情,不上南京。老父师之定局加升,都在我身上。」蓝老爷闻言大惊,无奈只得允诺。李雷吩咐将筵席办齐全,装上食盒,三千两银子一并齐全,著人挑抬,跟随知县出了大门,来至码头,忙将手本投进。温大人看了手本,席筵一概不收,今日不见。知县著急,跪在船头哀求告大人。大人传见,蓝桥参见大人,将此事相求。大人准了情,只得收下。知县叩头谢过,上岸进城,回覆李雷不提。
8 却说温大人收了银两并酒筵,赵奎光叫声:「哥哥如今收了他的银子,不用上南京了。」大人说:「兄弟,你把哥哥当做谁人?我是权且收下,转送与师母与二世弟受用。」赵奎光说:「哥哥,此事交与兄弟去办。哥哥快写一封书信去,将我名姓写在上面,叫二公子把洞房收拾齐整,今夜三更等我到桑南冈,把王素洁小姐盗来,与二公子成亲。」大人闻言大喜,即刻写了书信,差人将酒席并三千两银子抬挑上岸,转弯抹角来到保贤桥下李府门前。叩门,里面李善开了门,问明白了,进内报知李夫人,将书拆开一看,心中大喜,吩咐收下,赏了来人的封子。众人回船,禀过温大人。赵奎光吩咐摆了香案,文房四宝齐全,自己跪下,通诚一遍。只见鲍真人临帖写了几个大字,赵奎光谢了,收起桌案。温大人问道:「可有李雷的事?」赵奎光说:「哥哥,此事乃是天机不可泄漏。」二人入席饮酒,饭毕,赵爷辞别大人,上岸而来。温信忠开船上任不提。
9 且说李雷得了知县回信,气得三尸暴跳,七窍内生烟,与邵青说道:「我白白送三千两银子与温信忠,皆因他要上南京去。惹出这场事来!」邵青说:「大老爷不用著急,依门下,将穷李二弄掉了,岂不斩草除根?」李雷道:「因他有手足之情,如何相杀?」邵青叫声:「大老爷,他若上南京,那时无手足之情了。」李雷听得此言,叫传西楼教习张天印。「是」答应一声,去不多时,只见张天印来到书房,叫声:「大老爷有何差遣?」李雷叫声:「张天印,可曾带刀?」说:「是,现在身边。」「你可会杀人么?」「大老爷,叫小的杀那一个?」邵青接口道:「叫你去杀穷李二。」张天印叫声:「邵先生又来取笑,大老爷嫡亲手足,你叫我去杀他?」邵青道:「大老爷,张教习不听我的话。」李雷大喝一声:「你不杀穷李二么?」「大老爷,尊意要杀,我去杀来,这有何难!」邵青道:「张教头,还有个顺手代掉了吧。」「邵先生此话怎讲?」邵青道:「还有个老妪,也撩得了吧。」「哎呀!大老爷,太太都杀起来了!」李雷又喝一声:「我大老爷叫你杀,你敢不杀么!」「是」张天印答应一声,出了书房,吃了一饱牛肉烧酒,到自己房中收拾停当,将近二更出了天井,带著钢刀,步子一起,早上了高,越墙而走,遇房过房,来至保贤桥下。上了屋,早见书房秉烛,二公子静坐,口中自言说:「也该来了。」张天印窜下天井,一声吆喝「俺来也!」一脚踢开书房门扇走进。二公子一见,浑身发抖,叫声:「大王饶命吧!」张天印道:「俺不是大王。」手执钢刀,叫声:「二公子,你好好不要声张,我并非大王,是你哥哥差来杀你母子两个。快快把头伸长些,免得我费事。」二公子闻听杀他母亲,只吓得魂飞天外,颤颤惊惊连忙跪下,叫声:「爷爷呀!你杀我一个,千万不可杀我母亲。就死黄泉,定当相报。」张天印叫声:「公子,你把双睛紧闭,不必多讲。」公子听说,只得闭眼待毙。正欲闭眼,忽听一声响亮,张天印跌倒在地,又不见动静。
10 睁睛一看,只见那人头落地,钢刀丢在半边。公子不觉失声喊道:「不好了,杀了人了!」老家人听见,连忙出来一看,吃了一惊,问道:「此人是谁杀的?」公子回说:「我不知。」李善急即报知老夫人。夫人吓得魂不附体,走进书房看罢,叫声:「儿呀!怎样将人杀死?岂不要偿命!」二公子说:「母亲,此人是哥哥那里差来杀我母子的。方才叫我闭眼好杀,不知怎么一声响,他被人杀了。」夫人听得大哭。二公子也哭将起来,三人闹成一处。听得天井中有人哈哈大笑,走出看时,不见其人。又听说「是我赵奎光来也。」公子说:「原来是赵爷到了,快请相见!」赵奎光现身,走进书房,叫声:「老伯母,是我杀的,你们不要惊慌。此人是李雷差来杀伯母师弟的,名叫张天印。方才要杀师弟,是我一剑诛之。不必声张,回来等我,叫你令兄抬棺木前来收尸。」夫人公子半疑半信。公子又问赵爷来历,赵爷说:「我乃鲍真人徒弟。」细说一遍,公子方才放心,双膝跪下,叫声:「师兄,真乃是我救命恩人,权且拜谢!望乞施展法力。」赵爷连忙搀起。老夫人吩咐将现成酒席摆上,款待赵爷。公子相陪,赵爷用了数杯,起身说:「到令兄那边走遭就来。」言罢,出书房而去。
11 且说李雷与邵青坐在书房谈心,说:「张天印此刻不回,是何意见?」邵青说:「此刻差不多该回来了。」说著,头上就像钉戳了一下。邵青吃了一惊,叫声:「大老爷,你平日拿我开心也罢,如今些爷们也拿我开起心来了。似乎有个东西戳了一下。」李雷著手下人退去。邵青头上又被一戳,用手一摸,鲜血淋漓,「哎呀」的一声,李雷叫声:「老邵,我叫家人退尽了,又是那个戳你?分明活见鬼。」邵青说:「大老爷,这血难道是假的?此地住不得了,有了妖怪!明日请三清观道士拿他。别处去吧。」二个起身,离了南书房,又进内书房,将才坐下,李雷觉道颈项也戳了一下,连忙叫人找寻,并无踪迹。说著又戳了一下,用手去摸,鲜血直流。叫声:「哎呀!不好了,家中见鬼了?」邵青说:「大老爷不好了,倒运了。」只见天井中一声大喝:「我把你这奴才,罪该万死!家中起造火土二牢,种种恶事,也难尽言。你良心丧尽,差张天印前去杀生母胞弟,普天下可有你这没人伦的畜类!若非吾到,此刻你母弟丧遭毒手。张天印是我一刀诛了,如今尸首在彼,好好差人前去用棺木收回。你这奴才,再要起歹念,定取你二人狗命!」李雷一听,毛骨悚然,站起身来连忙打躬,叫声:「大仙请回,我这里差人前去收尸罢了。」赵爷说:「不行,我要看你行事才罢。」李雷即刻叫人拿经折到四平店买付棺材,去收张天印尸首,打扫乾净,寄在城外庵中。赵爷看得明白,回到保贤桥,到书房。二公子问道:「师兄,可曾伤我哥哥性命?」赵爷说道:「令兄不遭我劫,后来自有正人降服。」公子吩咐暖酒摆肴馔,二人坐下饮酒谈心。只饮到三更时分,忽听得门外声音喧嚷,喊叫「快些开门」,敲门甚急。老家人连忙来开门,不知何事,且听下文分解。
URN: ctp:ws4455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