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堅瓠集

《堅瓠集》[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課搖=憒憂壩胛倚摹8隊東撕恰�
2 陳謝交嘲
3 陳伯益面黑而狹。多髯。寫真挂壁上。謝希孟見之。戲題云。伯益之面。大無兩指。髭髯不仁。侵擾乎旁而不已。於是乎伯益之面。所存無幾。希孟後改名直。字古民。伯益詠其名曰。炊餅擔頭挑取去。白衣舗上喝將來。伯益又寫一真。衣皂道服。躡僧鞋。希孟贊曰。禪鞋俗人須鬢。道服儒巾面皮。秋水長天一色。落霞孤鶩齊飛。見者絕倒。
4 麻嗏直籠桶
5 王荊公百家詩選。載唐李涉題宇秀才櫻桃詩云。風流莫占少年家。白髮殷勤最戀花。今日顛狂君莫笑。趁愁得醉眼麻嗏。今人欲睡。眼將合睫而縫細者曰麻嗏。即此二字。又物之擁腫者。俗曰直籠上聲桶。詩作籠統。韋安居梅磵詩話。記鄭安曉丞相未貴時。賦冬瓜詩云。剪剪黃花秋後春。霜皮露葉護長身。生來籠統君休笑。腹內能容數百人。又唐人張打油雪詩云。江上一籠統。井上黑窟籠。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6 邵康節
7 邵康節會有四不赴。謂官府公會。不相識會。大眾廣會。勸酒醉會。又有四不出。謂大寒。大暑。大雨。大風。有五樂。謂樂生中國。樂為男子。樂為士人。樂見太平。樂聞道義。有五喜。謂喜見善人。喜見好事。喜見美物。喜見嘉景。喜見大禮。有四幸。謂幸長年為壽域。幸豊年為樂國。幸清閒為福德。幸安康為福力。有三惑。謂年老不歇為一惑。安而不樂為二惑。閒而不清為三惑。
8 常省元題契
9 趙尙書。家與常省元園相近。趙百計謀之。省元立契。作詩於後曰。乾坤到處是吾亭。機械從來未必真。覆雨翻雲成底事。清風明月冷間人。蘭亭禊事今非晉。桃洞神仙也笑秦。園是主人人是客。問君還有幾年身。尚書慚歸其卷。
10 魏野詩呈王冠
11 宋王旦從東封回。過陜。魏野寄詩云。聖朝宰相年年出。君在中書十二秋。西祀東封俱已了。好來相伴赤松游。旦袖此詩求退。冠準自永興被召。野亦以詩送之云。好去上天辭富貴。卻來平地作神仙。準得詩不悅。後二年。貶雷州。遂題前詩於牕。朝夕吟哦。
12 張公吃酒李公醉
13 郭景初夜出。為醉人所誣。官召景初詰其狀。景初嘆曰。諺云張公吃酒李公醉。官即命作賦。景初云。事有不可測。人當防未然。何張公之飲酒。乃李公之醉焉。清河丈人。方肆杯盤之樂。隴西公子。俄遭酩酊之愆。官笑而釋之。
14 月夜招鄰僧閒話
15 拊掌錄。許義方妻劉氏。端潔自許。義方出。經年始歸。語妻曰。獨處無聊。亦與鄰里親戚嫗家往還乎。劉曰。自君之出。足未嘗履閾。義方咨嘆不已。又問何以自娛。答曰。惟時作小詩以遣情耳。義方欣然。索詩稿觀之。開卷苐一題云。月夜招鄰僧閒話。
16 榖榖榖
17 華原令崔思海口吃。與表弟杜延業逓相戲弄。杜嘗語崔云。弟能遣兄作雞嗚。但有所問。兄須即答。旁人訝之。與杜私賭。杜將榖一把以示崔。問曰。此是何物。崔曰。榖榖榖。旁人大笑。輸物與延業。
18 酬嘲
19 唐方千。瘦而唇缺。好侮人。嘗與主簿李某同酌。李目有翳。於作一令曰。措大吃酒點鹽。軍將吃酒點醬。只見門外著籬。未見眼中安障。李即答曰。措大吃酒點鹽。下人吃酒點鮓。只見手臂著襴。未見口唇開褲。又陳亞善滑稽。蔡君謨以其名戲之曰。陳亞有心 卻是惡。陳即複曰。蔡襄無口便成衰。時人絕倒。侮人者定為人侮。可為輕噪之戒。 陳亞自為亞字謎曰。若教有口便啞。且要無心為惡。中間全沒肚腸。外面任生棱角。
20 使宅魚
21 錢武肅時。西湖漁者日納魚數筋。謂之使宅魚。有不及數者。必市以供。頗為民害。羅隱侍坐。壁閒有蟠溪垂釣圖。武肅令隱詠之。隱應聲曰。呂望當年展廟謨。直須釣國更誰如。若教生在西湖上。也是須供使宅魚。武肅大笑。遂蠲其例。
22 金鯉賦詩
23 弘治中。衢州鄒德明。月夜泊舟太湖椒山下。吟詩二絕云。一湖煙水綠如羅。蘋藻涼風起白波。何處扁舟歸去急。滿篷殘雨夕陽多。浦口風回拍浪沙。天涯行客正思家。歸舟疑是洪都晚。孤雁低飛帶落霞。俄聞溪上笑語聲。見一美女。德明趨岸揖而問之。女曰。妾生長於斯。今當良夕。偶爾游行。德明曰。舟中無客。肯過訪否。女即攜手同行。對酌篷牕下。女以浪花為題。請聮一律。德明曰。不欲天邊帶露栽。只憑風信幾番催。女曰。一枝才見逶迤動萬朶俄驚頃刻開德明曰盆浦秋容和兩亂鏡湖春色逐人來女曰分明一幅西川錦。安得良工仔細裁。詩成鼓掌大笑。已而就寢。比明。女忽披襟投水中。視之。一金鯉悠然而游。
24 浪花詩
25 夷堅志。曹道衝售詩於京都。隨所命題即就。群不逞欲苦之。乃求浪花絕句。且以紅字為韻。曹謝不能。且語之曰。菊坡王輔道學士能之。群不逞曰。彼在館閣。吾儕小人豈容輙詣。曹曰。試齎佳紙筆往。拜而求之。於是相率修謁。下拜有請。王欣然捉筆書一絕云。一江秋水沒寒空。漁笛無端弄晚風。萬里波心誰折得。夕陽影裏碎殘紅。讀者嘆服。
26 詩僧噩夢堂
27 陸儼山詩話。國初越中詩人劉孟熙唐處敬軰。一日覓舟游集曹娥祠。餘姚詩僧噩夢堂附舟他往。敝衣坐船尾。眾不識夢堂。以其貌寢易之。已而分韻賦詩。殊不之顧。夢堂不覺技癢。乃請曰。諸公間有落韻。母吝見施。客曰。若亦能詩乎。以蕉字與之。俄頃詩成。夢堂以浙音誦之曰。平明飲罷促高標一作捎。撐出五雲門外橋。離越王城一百里。到曹娥渡十分潮。白飄一作翻晴雪楊花落一作浪花舞。綠弄晚風蒲葉搖。西北陰沉天欲雨。臥聽蓬上學芭蕉。此體宜浙音。且戲之。客詢之。知為夢堂。眾皆愧謝。
28 悼陸全卿
29 吳人悼塚宰陸全卿完。坐宸濠黨詩曰。子規聲裏夕陽微。何事先生懶見幾。雲夢竟成韓信縛。鱸魚空待季鷹歸。功名到此分成敗。史筆憑誰定是非。寂寂朱門春去也。楊花燕子任爭飛。或謂唐伯虎作。又傳全卿受賄。複宸濠護衛。濠敗。吳人口號曰。五錢九分六錢輕陸全卿。做到天官弗肯行。受子宸濠三千兩。合家老少上京城。
30 婦散重婚
31 吳士姜子奇。娶婦三載。值淮張據吳。明兵臨城下。子奇挾妻出避。愴惶間。因失其妻。為領官兵攜歸京邸。子奇流落四方者數年。行乞至京。有高門一婦人見之而泣。貽酒饌米囊。急使之去。子奇不敢仰視。翌日複乞於此。婦呼與語。又為主女所見。白母令人追之。檢其囊中。有金釵一只。書一封。因告其夫。啟視之。則律詩一首云。夫留吳越妾江東。三載恩情一且空。葵藿有心終向日。楊花無力暫隨風。兩行珠淚孤燈下。千里家一作江山一夢中。每悵妾身羅此難。相逢愧把姓名通。一作有書誰寄子奇翁。官兵見詩憐之。即遣還。仍給錢米以資其歸。
32 藺莭婦
33 輟耕錄。陳友諒部將鄧平章。陷江西諸郡。豊城汪某以千金賂鄧之帥某。求免剽戮。帥聞其妻藺氏色美。反殲其家。獨生藺。及四歲嬰。將納之。婦曰。帥貴人也。妾事之無恨。但吾夫初喪。請持一月服。乃為帥婦未晚。帥從之。移兵他郡。命二姬守之。越數日。藺俟二姬熟睡。乃先殺嬰。嚙指血書壁曰。涇渭難分濁與清。此身不幸厄紅巾。孤兒豈忍從他姓。烈婦何曾嫁兩人。白刃自揮心似鐵。黃泉欲到骨如銀。荒村日落猿啼處。過客聞之亦慘神。書畢。自刎。鄧聞之陳。陳罪帥而為藺立廟。
34 涼傘詩
35 蘓州一僧能詩。頗捷給。善謔。當塗遇太守失避。守命賦涼傘詩。僧賦云。眾骨攅來一柄收。黃羅銀頂覆諸侯。當時撐向馬前去。真個有天沒日頭。守聞之色愧。
36 ●堅瓠三集卷之三目錄
37 老蛇皮
38 豬嘴關
39 用琵琶語
40 售宅賦別
41 改題六如畫扇
42 玻妹相嘲
43 題黃寉樓
44 對語
45 祝詞
46 煑詩
47 化須疏
48 須虱頌
49 恆言
50 拾遺品題
51 周秀才
52 茄字
53 七夕古今無假
54 挽陳文詩
55 詩有感發
56 狂客索酒
57 玉腕黑臂
58 題漢高祖廟
59 窗糊雎陽傳
60 摩爺夫人
61 題昭君圖
62 夫婦互羨
63 延和閣
64 豆腐
65 獨眼龍
66 白縣尹題壁
67 屈原曾子
68 顏子告狀
69 顏子騫辭費
70 寉判
71 顧令卻錢
72 戲吳主事
73 嫁女題石牛
74 唐祝募緣
75 桃石相嘲
76 梅花下火文
77 十二辰詩
78 蔥湯麥飯
79 玉皇絛環
80 刪大白詩字
81 詩社
82 剪刀詩
83 熨斗詩
84 釣鰲客
85 千字文題
86 拙字
87 題扇拒客
88 汪海雲
89 朱斗兒
90 硬如鐵
91 戴石屏
92 武廟幸徐霖第
93 水利
94 險韻詩
95 沈宜謙
96 衣巾生員
97 造樓觀塔燈
98 重刻褚石農堅瓠集卷之三
99 甬上留香閣主人較刊
100 老蛇皮
101 王介甫安石。乃進賢饒氏之甥。銳志讀書。舅黨以介甫膚理如蛇皮。目之曰。行貨亦欲求售耶。介甫尋舉進士。以詩寄之曰。世人莫笑老蛇皮。已化龍鱗衣錦歸。傳語進賢饒八舅。如今行貨正當時。
102 豬嘴關
103 元佑間。王景亮與仕族無名子結為一社。紀事嘲謔。士大夫無問賢愚。一經品題。即為不雅。號曰豬嘴關。呂惠卿察訪京東。氣質清瘦。語言之際。喜以雙手指畫。社人呼為說法猴猻。又湊為七字曰。說法猴猻為察訪。久不能對。一日邵篪因上殿氣洩。出知東平。邵高鼻卷髯。社人名為湊氛獅子。仍作對曰。湊氛獅子作知州。
104 用琵琶語
105 明華亭徐司空達齋陟。文貞公弟也。初官都下。南歸。張江陵為文貞門生。與諸公具酒餞之。臨別而達齋醉甚。乃拊江陵背曰。去時還有張老來相送。來時不知張老死和存。江陵銜之。 顧小川為徐文貞壻。謁松守方某。適有坐客問此位何人。方云。當朝宰相為岳丈。 王元美為郎時。適有宴會。而嚴世蕃與焉。候久方至。眾問來何遲。世蕃云。偶患傷風耳。元美笑云。爹居相位。怎說出傷風。眾大笑。亦有為元美咋舌者。 金給諌士希。本西域人。科中戲曰。賢哉回也。失偶再娶。又相賀曰。這回好個風流壻。四事皆用琵琶記語調謔。一時機鋒。到自難禁。未免貽輕詆之譏。
106 售宅賦別
107 有人賣宅。將行。賦詩志別云。只為青蚨不濟身。故廬業已屬東鄰。可憐今夜猶為主。才到明朝便作賓。燕雀有情還戀舊。犬貓隨我不知貧。殷勤囑付門前柳。他日經過陌路人。李戒庵雲。不知何人所作。先君屢為兒輩誦之。將有警也。識以備遺。
108 改題六如畫扇
109 唐六如寅。為一狎客畫扇。作水墨桃杏二枝。欲作新詞題之。其人持去。為狂生書詩於上。六如見之。怒甚。取筆泚墨。淋漓一抹。詩畫盡墨。時楊五川在側。方弱冠。以水洗滌新墨。詩跡幾滅。計不能盡去。乃因字刪改。遂填補成長相思一調雲。桃花紅。杏花紅。兩樣春光便不同。各自逞嬌容。倚東風。笑東風。綠葉青枝共一叢。靜愛碧煙籠。六如甚加嘆賞。
110 東坡戲妹
111 女史云。東坡有小妹善詞賦。敏慧多辨。其額廣而如凸。東坡嘗戲之曰。蓮步未離香閣下。梅妝先露畫屏前。妹即答云。欲扣齒牙無覓處。忽聞毛里有聲傳。以東坡多須髯故也。兩山墨談。所記相戲之語。又皆不同。坡戲妹曰。腳音皎蹤未出香房內。額頭先到畫堂前。以其衝去聲額也。妹答坡云。去年一點相思淚。今日方流到嘴邊。以坡長面戲之。又云。蘇小妹能詩。代婢作愁苦詩答秦少游。世傳蘇小妹為秦少游妻。戒庵漫筆云。考淮海集徐君主簿行狀云。徐君女三人。嘗嘆曰。子當讀書。女必嫁士人。以文美妻餘。如其志云。則少游之妻乃徐氏。非蘇小妹也。
112 題黃寉樓
113 顧東橋撫楚。三司請游黃寉樓。先磨一石。飲後乞公留詩。東橋在輿中已得雲荒赤壁周瑜壘。江繞青山夏禹祠一聯。遂楦筆書石上云。黃寉仙人身姓誰。空傳崔顥舊題詩。雲荒赤壁周瑜壘。江 青山夏禹祠。浮世古今空灑淚。高台歌舞幾銜巵。天寒月白孤鴻遠。徙倚闌幹送目遲。三司嘆服。洗盞更酌。
114 對語
115 永樂中。夏忠靖公偕給事周大有。蘇松治水。一日同宿夫寧寺。給事早如廁。行甚急。夏戲曰。披衣靸履而行。急事急事。周應聲曰。棄甲曵兵而走。嘗輸嘗輸。嘗見陳剛中集。有二人土上坐。一月日邊明。楊東里集。有人從門內閃。公向水邊沿。又聞有紅荷花。白荷花。何荷花香。黑葚子。赤葚子。甚葚子甜。五行金木水火土。四位公侯伯子男。一人訴於官云。小人告大人。官即令屬對。應曰。上士倍中士。奇巧皆此類。
116 祝祠
117 寉林玉露。宋孝宗御宇。高宗在德壽。光宗在青宮。寧宗在平陽邸。四世本支之盛。亙古未有。楊誠齋時為官僚賀光宗誕辰詩云。祖堯父舜真千載。禹子湯孫更一家。讀者服其精切。又云。天意分明昌火德。誕辰三世總丁年。蓋高宗生於丁亥。孝宗生於丁未。光宗生於丁卯。丁年見李陵書。 三朝野史。載四月八日謝太后壽崇節。九日度宗乾會節。賈似道命司封郎中黃蛻作致語中云。聖母神子。萬壽無強。亦萬壽無強。昨日今朝。一佛出世。又一佛出世。
118 前軰風致
119 楊東里士奇為相日。知陳司業敬宗自南京考滿來京。將至。先令其子迎於道。分贈黃封一壺。侑以詩云。請詢陳司業。幾月出南都。河上交冰未。江南下雪無。道途多跋涉。塵土著髭須。下馬須煎滌。呼兒送一壺。頷聯自有相臣體。而友誼之隆。尤藹然見於詞表。讀此可想見前軰之風致。
120 煮粥詩(茲據柏香書屋校印本補)
121 戒庵漫筆煮粥詩云煮飯何如煮粥強好同兒女熟商量一升可作二升用兩日堪為六日糧有客只須添水火無線不必問羹湯莫言淡薄少滋味淡薄之中滋味長詩亦淡而有味 幼時曾聞嘲薄粥詩雲薄粥稀稀碗底沉鼻風吹起浪千層有時一粒浮湯面野渡無人舟自橫附錄一笑
122 化須疏
123 沈石田有化須疏手卷。卷中所稱趙姚周三人。蓋當時與公相善友也。非托詞如子虛烏有之類。前有小引。茲有趙鳴玉。髠然無須。姚存道為之告助於周宗道者。惟其於思之間。分取十鬛。補之不足。請沈君啟南作疏以勸之。疏曰。伏以天閹之有剌。地角之不毛。須需同音。今其可索。有無以義。古所相通。非妄意以干。乃因人而舉。康樂著舍施之跡。崔諶傳插種之方。惟小子十莖之敢分。豈先生一毛之不須。推有餘以補也。宗道廣及物之仁。乞諸鄰而與之。存道有成人之美。使離離緣坡而飭我。當榾榾擊地以拜君。對鏡生歡。頓覺風標之異。臨河照影。便看相貌之全。未容輕拂於染羹。豈敢易捻於覓句。感矣荷矣。珍之重之。謹疏。
124 須虱頌
125 王介甫王禹玉同侍朝。見虱自介甫襦領直緣其須。上顧之而笑。介甫不自知也。朝退。介甫問上笑之故。禹王指以告。介甫命從者去之。禹玉曰。未可輕去。願頌一言。介甫曰。何如。禹玉曰。屢游相須。曾經御覽。未可殺也。或曰放焉。眾大笑。
126 恆言
127 張磊塘善清言。一日赴徐文貞公席。食鯧魚蝗魚。庖人悞不置醋。張云。倉皇失措。文貞腰捫一虱。以齒斃之。血濺齒上。張云。大率類此。文貞亦解頤。 清客以齒斃虱。有聲妓哂之。頃妓亦得虱。以添香置壚中而爆。客顧曰。熟了。妓曰。愈於生吃。
128 拾遺品題
129 唐拾遺。魏光乘。性詼諧。好品題朝士。兵部尙書姚元之。長大行急。目為趕一作趁蛇鸛寉。黃門侍郎盧懷愼。好視地。目為覷鼠貓兒。殿中監姜皎。肥而黑。目為飽椹母豬。紫薇舍人倪若水。黑而無須鬢。目為醉部落精。舍人齊處衝。好眇目視。目為暗燭底覓虱老媽。舍人呂延嗣。長大少發。目為日本國使人。目舍人鄭勉為醉高麗。目拾遺蔡孚為小州醫博士。詐諳藥性。殿中御史某。短而醜。目為煙薫地術。目御史張孝嵩為小村方相。舍人楊伯一作仲嗣躁率。目為熱熬上猢猻。目補闕袁輝為黃門下彈琴博士。目員外郎魏恬為祈雨婆羅門。目李全交為品官給使。目黃門侍郎李廣為飽木蝦蟆。餘不能盡述。由此貶新州。新興縣尉。 婁師德長大而黑。一足蹇。張元一目為失轍方相。天官侍郎吉頊長大好昆頭行。視高望遠。元一目為望柳駱駝。元一亦腹粗腳短。項縮眼跌。吉頊目為逆流蝦蟇。
130 周秀才
131 文酒清話。東都周默未嘗作東。一日請客。忽風雨交作。宋溫戲曰。驕陽為戾已成災。頼有開筵周秀才。莫道上天無感應。故教風雨一齊來。
132 茄字
133 世人誕罔。自詡博洽。談事則議論鑿鑿。或揭其謬。屢遷其說以文之。吳諺謂之假在行。朱複繹云。一蒙師在館中。偶與客小飲。食茄子。其徒忽問曰。茄字如何寫。師愕然未語。一客曰。草字頭著加字。師認為家字。毅然曰。要曉得茄字原出在易經。非我求童家。茄下同。童家求我。客曰。非此家字。師複認為佳字。恍然曰。是已。春秋不云乎。鄭國多盜。取人於萑苻之澤。客曰。亦非也。草頭下一勾一撇。著口字。師將指畫作勹口字。喟然曰。忘之矣。禮記開卷即云。臨財母苟茄下同得。臨難毋苟免。客曰。草頭下一勾一撇。不是這樣寫。師又凝思。複認為刀口字。因厲聲曰。汝讀詩經。如何不曉得詩經上有苕之華乎。客曰。又悞矣。只是草頭下一個力字。一個口字耳。師猛然想作立字。搖首瞪目。顧其徒而言曰。可見凡人不特五經當熟。即二典亦須博通。我每晨持誦金剛經。見有這個茄字。所云須菩茄下同提。於意云何。佛告須菩提。至梁皇懺則云。南無讀如字菩薩摩訶薩。相與閧堂大笑。曾見謔浪編載尙書趙從善之子希蒼。官紹興日。庖人請判食單欲食燒茄。問吏茄字。吏曰。草頭下著加字。即援筆書蒙字。時人笑曰。燒蒙。則知以蒙作茄。亦不始此西席也。 又硯田詩笑。蒙師夏月偶思食茄。因吟云。時新茄子滿園間。不與先生當一餐。其徒歸述於母。遂朝夕以茄為供。先生又苦之。續雲。誰料一茄茄到底。呼茄容易遣茄難。此句俗諺。用之恰當。是皆可助尊俎間掀髯捧腹也。
134 七夕古今無假
135 宋時行都節序皆有休假。惟七夕百司皆入局。不淮假。時相古村問堂吏云。七夕不作假。有何典故。吏云。七夕古今無假。查柳宗元七夕二郎神詞云。須知此景。古今無價也。時相唯唯。
136 挽陳文詩
137 羅一峰倫。以疏論李文達奪情謫市舶。未逾年。文達死。而當時為文達畫策者。學士陳文也。文死。山陰薛御史挽之曰。學士先生早蓋棺。薤歌聲裏路人歡。填門客散名猶在。負郭田多死亦安。鹽井已非今日利。冰山不似舊時寒。九原若見南陽李。為道羅倫已複官。
138 詩有感發
139 昨非庵纂。有聞丐詩云。忽聞貧者乞聲哀。風雨更深去複來。多少豪家方夜飲。貪歡末許暫停杯。嗚呼富人一盤。足供貧人數日糧者有矣。一宴足供窮人幾歲食者有矣。念及此何忍浪費。又寇萊公好歌。以綾帛賞歌者。侍兒倩桃為詩呈公曰。一曲聲歌一束綾。美人猶自意嫌輕。不知織女機窓下。幾度拋梭織得成。又風勁衣單手屢呵。幽窓軋軋度寒梭。臘天日短不盈尺。何似妖姬一曲歌。字字愷切。引而伸之。不特借物。兼可約已施貧矣。
140 狂客索酒
141 玄亭閒話。狂客過豪家索酒。適見有饋魚蟹者未出。客曰。孟嘗門下。焉得無魚。吏部盤中。定須有蟹。一女奴速出。將母命答曰。主人不殺。已付校人畜去。上客先期。都為學士嘗空。
142 醉客賦詩
143 康熙中。德興張德象。字德章。省場失利。就太學補試。與二友夜詣市訪卜。因入肆沽酒。對月清飲。俄有客落拓造前曰。能與一杯否。張見其已醉。取杯滿酌。置幾上。戲之曰。觀吾丈姿貌不凡。能賦一詩。然後盡此乎。客諾之。且請韻。張欲困以險韻。笑曰。只用吞字。客即高吟一絕云。行盡蓬萊弱水源。今朝忍渴過昆崙。興來莫問酒中聖。且把金杯和月吞。舉杯一吸而盡。眾方驚嘆。跡之已無見矣。
144 題漢高祖廟
145 張文定安道。未第時。題漢高祖廟歌風台二絕句云。縱酒疏狂不治生。中陽有土不歸耕。偶因世亂成功業。更向翁前與仲爭。又落魄劉郎作帝歸。傳前感慨大風詩。佳陰反接英彭族。更欲多求猛士為。甚有意思。
146 牕糊張雎陽傳
147 有以張雎陽傳糊窗者。一士見之。題一絕云。坐守雎陽當豹關。江淮頼此得全安。至今青史雖零落。猶障窗風一面寒。
148 摩爺夫人
149 夷堅志。王仲言有女。為父母所憐愛。而所以惱其父者非一。人目為摩爺夫人。淳熙中。仲言為滁州來安令。一少年悖慢其兄。兄毆之至傷。訴於縣。仲言詰其故。忽拊案大笑。吏卒皆莫能測。至久乃云。三十年尋一對。今日始得之。呼兄前。語之曰。汝可謂豈弟君子。可與摩爺夫人作對。兄打弟於法收罪亦輕。自今不得複爾。即遣出。豈音愷。北俗稱毆打為愷。故云。
150 題昭君圖
151 唐王獻題昭君圖云。莫怨宮人畫丑身。莫嫌明主遣和親。當時若不嫁胡虜。袛是宮中一舞人。明江陰一士子亦題其圖云。驪山舉火因褒姒。蜀道蒙塵為太真。能使明妃嫁胡虜。畫工應是漢忠臣。二詩俱有意致。戒庵漫筆云。士子名時。成化時人。忘其姓。
152 夫妻互羨
153 宋曹侍郎詠。妻厲碩人。始嫁曹秀才。與夫離異。乃更適詠。詠以秦檜婣黨。驟擢顯官。元夕張燈。曹秀才攜母來觀。見厲服用精麗。供侍尊嚴。嘆謂其母曰。渠合在此中居享。吾家豈能留。後檜殂。詠貶新州而亡。厲同二子歸喪。二子不肖。蕩產至不能給朝晡。僦居親舊。過故夫曹秀才家。門庭整潔。顧老婢曰。我當時能安此。豈有今日。因泣數行下。二十年間夫妻更相悔羨若此。方詠盛時。戚屬承附。獨碩人之兄厲德斯不然。詠百端脅治。德斯卒不屈。及檜殂。遣介致詩於詠。啟封。乃樹倒猢猻散賦一篇。洎詠貶新州。又以詩贈行雲。斷尾雄雞不畏犠。憑依掇禍複何疑。八千里路新煙瘴。歸骨中原有幾時。莫謂風塵中無曠識也。
154 延和閣
155 高駢起廷和閣於大廳之西。凡七間。高八丈。皆飾以珠玉。綺牕繡戶。殆非人工。每旦焚香。香列異寶。以祈王母之降。及畢師鐸亂。人有登之者。於藻井垂蓮之上。見二十八字云。延和高閣上干雲。小語猶傳太乙聞。燒盡降真無一事。開門迎得畢將軍。人以為詩謠。
156 豆腐
157 豆腐起於漢淮南王劉安。朱文公詩曰。種豆豆苗稀。力竭心已苦。早知淮南術。安坐獲泉布。元江陰孫司業大雅。嫌豆腐之名不雅。改名菽乳。賦詩云。淮南信佳士。思仙築高台。入老變童顏。鴻寶枕中開。異方營齊去聲味。數度見琦瑰。作羹傳世人。令我憶蓬萊。茹葷厭蔥韭。此物乃呈才。戎菽來南山。清漪浣浮埃。轉身一旋磨。流膏入盆罍。大釜氣浮浮。小眼湯洄洄。頃待晴浪翻。坐見雪華皚。青鹽化液鹵。健蠟竄煙煤。霍霍磨昆吾。白玉大片裁。烹煎適吾口。不畏老齒摧。蒸豚亦何為。人乳聖所哀。萬錢同一飽。斯言匪俳詼。蘇雪溪詩曰。傳得淮南術最佳。皮膚褪盡見精華。一輪磨上流瓊液。百沸湯中滾雪花。瓦缶浸來蟾有影。金刀剖破玉無瑕。個中滋味誰知得。多在僧家與道家。
158 獨眼龍
159 吳中小集。有便宜行事之令。較拳高下。最後者為老儒。使之行酒。有行酒者方病目。一睛紅赤。眾以紅字為韻賦詩。惟劉元聲最勝。詩云。嬴得人稱獨眼龍。怪來青白總非同。憐他滿座能行酒。也算當場一點紅。
160 白縣尹題壁
161 元嘉興白縣尹得代。過姚莊訪僧勝福州。閒游市井間。見婦人女子皆濃妝艷飾。因問從行者。答云。風俗使然。少艾者僧之寵。下此則皆道人所有。白遂戲題一絕於壁云。紅紅白白好花枝。盡被山僧折取歸。袛有野薇顏色淺。也來勾惹道人衣。勝見亟求去之。然已盛傳矣。
162 屈原曾子
163 鴻書。有士人以非辜至訟庭。守不直之。士人憤懣。大聲稱屈。守怒曰。若為士。乃敢爾。為我屬對。不能且得罪。因曰。投水屈原真是屈。士人應聲曰。殺人曾子又何曾。守曰。吾句有二屈字。而汝句尾乃曾字。汝之不學明矣。何所逃罪耶。士人笑曰。此乃使君不學爾。按屈姓俗皆呼如字。而屈到屈原皆九勿切。音橘使君嘗研究否。守慚而釋之。 姓譜及字匯屈並音橘。
164 顏子告狀
165 明正德辛未。禮闡校士。以德行顏淵一節為題。試錄刊破雲。以聖門之四科。而系以聖門之十哲。下第之士。於是指瑕尋隙。爭相排訕。忽一日通政受狀發行庶府遇一紙。閱錄大笑。其詞曰。告狀人顏淵。年三十二歲。系春秋時魯國人。父顏路。師仲尼。地位越一間。僅名亞聖。吾道見卓爾。限於如愚。六籍有征。亍載無易。後世廟廷之議。深系名教之倫。一代頒行。盟定山河之帶礪。諸子侍坐。分齊冠履之森嚴。從游固有七十三千。位號則分四配十哲。四配列顏曾而下四子。十哲居由賜以後十人。配以耦聖而名。哲乃鄰賢而著。廟議所在。優劣自明。豈期聖代求賢。禮闈試士。初場取義。題命四科。開榜程文。破列十哲。如淵庸陋。素並曾思。奈今主司。降同求我。昔不擯於孔席。何得罪於明儒。一時遇難亦相從。四配除名真難忍。伏乞轉行儀部。洗我文羞。配哲不訛。綱常是頼。有此具告。通政即封禮部堂司。僚採見之。且笑且怒。無可誰何。一時傳播。都下嘩然。
166 閔子騫辭費
167 王季重思任謔庵文飯。有閔子騫辭費啟云。寵命驚臨。盛心感切。但大夫圖治。必當擇人。在下士陳力。方可就列。費為何地。莽伏公山。宰屬何官。責深民社。而素不讀書。愚更子羔之上。樂從風浴。狂尤曾點之前。既乏求才。又非由果。若使操刀必割。定當鳴鼓而攻。況自幼衣寒。骨謝溫飽之福。平生食舊。眉顰改作之煩。願共顏貧。常往來於陋巷。時調冉疾。待診視於孔門。獲逐其私。不知所報。倘蒙嚴譴。亦必奔逃。或且恕及巢由。則亦何難屠狄。敬附殷勤之使。以抒委曲之帎。圓便一言。方將百拜。
168 寉判
169 文飯。姻友陳仲公惠朱魚數頭。皆瓊丙丹乙。貯之片壑。喬木清漪。容與唼喋。快甚。我亦魚也。偶爾黑甜。長頸生突至啖盡。日斜覊影。憾之。公將如棠。不見朱儀之熠赩。王立於沼。偶驚菁荇之縱橫。急詰園丁。方知野寉。此一寉者。人謂敗群。自標獨立。包藏有禍。何稱清迥明心。對客無能。傳說氃氃不舞。五畝之宅。只供蛤螺鰍鱔之餐。八口之家。難繼稻粱蔬果之賦。久當削跡。瘞以焦山。袛為尋聲。還其曉月。豈其長恃弗悛。學闊有加。闌入清流。托狂毸于沭浴。衡穿華藻。害錦尾於臨官。口甚蘇張。攫金印如取寄。喙同勾踐。吞文種以無餘。恨切仇池。痛深丙穴。情當即行烹瀹。罪且不止樊籠。但念向未帶牌。孤山失尋棹之教。今謀援繳。樵風無遺箭之寛。為我拔一毛。且寓摩頂之創。以杖叩其脛。勿嬰斷脰之悲。哠哠垂思。翹翹暫去。還顧出身。母貽隱刺。
170 顧令卻錢
171 吾郡顧瀾。居臨頓里。受性介潔。不苟取予。宰山東淄川。入覲。父老為率邑民出數十緡以獻。顧賦詩卻之云。笑舒雙手去朝天。榮辱升沉聽自然。珍重淄人莫相贈。近來劉寵不收錢。
172 戲吳主事
173 弘治中。刑部主事德清吳從岷。差還複命。鴻臚寺官語之曰。正選通政。聲音要洪大。起身不要背下。至選日。吳果努力高聲。又橫走下御街。孝廟為之解顏。楊郎中茂仁作一對謔之云。高叫數聲。驚動兩班文武。橫行幾步。笑回萬乘君王。
174 嫁女題石牛
175 正德中。江西士夫郭某。有女善詩詞。一日嫁女。過湖。阻風於安仁舗。時都憲王守仁。亦阻風於此。閒中以石牛為題。作一絕云。安仁鋪內倚闌于。遙望孤牛俯在山。下句搜求。終不快意。問其處有文人才子能續者。賞之。郭文聞之。即續雲。任是牧童鞭不起。田園荒盡至今閒。時宸濠肆虐。百姓洮亡。田園多至荒蕪者。故詩及之。守仁見詩大喜。仍命作石牛律詩云。怪石崔嵬號石牛。江邊獨立幾千秋。風吹遍體無毛動。雨洗渾身有汗流。嫩草平抽難下嘴。長鞭仍打不回頭。至今鼻上無繩束。天地為欄夜不收。守仁稱賞。命備彩幣。送過湖完親。 挑燈集異。亦載石牛山詩云。一拳怪石老山巔。頭角崢嶸幾百年。毛長紫苔因夜雨。身藏青草夕陽天。通宵望月何時喘。鎭日看雲自在眠。惱殺牧童鞭不起。數聲長笛思淒然。
176 唐祝募緣
177 唐子長。祝希哲。浪游維楊。極聲妓之樂。貲用乏絕。兩公戲謂鹽使者課稅甚饒。乃偽作玄妙觀募緣道士。詣台造請。盬使者大怒吒之。兩公對曰。明公將以貧道為游食與。貧道所與交。皆天下賢豪長者。即如吾吳唐伯虎祝枝山文衡山輩。咸折節為友。明公不棄。請奏薄技。惟公所命。御史霽威。隨命賦牛眠石詩。兩公立就一律云。嵯峨怪石倚雲間。拋擲於今定幾年。苔蘚作毛因兩長。藤蘿穿鼻任風牽。從來不食溪邊草。自古難耕隴上田。怪殺牧童鞭不起。笛聲斜倚夕陽煙。御史得詩笑曰。詩則佳矣。意欲何為。兩公曰。明公輕財好施。天下莫不聞。今蘇州玄妙觀圮甚。明公倘能捐俸葺之。名且不朽。御史即檄長吳二邑。資金五百。為葺觀費。兩公得檄遂歸。投檄二邑。更修剌往謁二尹。詐為道士關說。得金。二尹如其數付之。乃悉召諸妓女。及所與游者。暢飲月餘。而金悉盡。異日鹽使者蒞吳。肅儀謁觀。見廟貌傾圯如故。責住持。住持茫然無對。召長吳二令責之。令答曰。奉明公檄。適唐解元伯虎祝京兆希哲。雲自維揚來。極道明公為此勝舉。職即與金如數久矣。鹽使者悵然。心知兩公。惜其才名。不問也
178 桃石相嘲
179 石敢當仰視桃符而詈曰。汝何等草芥。輒居我上。桃符俯而應曰。汝已半截入土。猶爭高下乎。石敢當怒。往複紛然不已。門神解之曰。吾輩不肖方傍人門戶。何暇爭閒氣耶。雖戲言。可發深省。
180 梅花下火文
181 輟耕錄。周申父之翰。寒夜擁爐爇火。見瓶內所插折枝梅花。冰凍而枯。因取投火中。戲作下火文云。寒勒銅瓶凍未開。南枝春斷不歸來。這回不入梨雲夢。卻抱芳心作死灰。恭惟地爐中處士梅公之靈。生自羅浮。派分廋嶺。形若槁木。棱棱山澤之臞。膚如凝脂。凜凜雪霜之操。春魁占百花頭上。歲寒居三友圖中。玉堂茅舍總無心。金鼎商羹期結果。不料道人見挽。便離有色之根。夫何冰氏相凌。遽返華胥之國。玉骨擁爐烘不醒。冰魂剪紙命難招。紙帳夜長。猶作尋香之夢。筠牕月淡。尙疑弄影之時。雖宋廣平鐵石心腸。忘情未得。使華光老丹青手叚。摸索難真。卻愁零落一枝春。好與茶毗三昧火。惜花君子。還道這一點香魂。今在何處。咦。烱然不逐東風散。只在孤山水月中。
182 十二辰詩
183 倪維綏綰。群談採餘。宋黃山谷有二十八宿支干詩。朱文公乃云。讀十二辰詩卷。掇其餘作此。聊奉一笑。曰。夜聞空簞嚙飢鼠。曉駕嬴牛耕廢圃。時方虎圈聽豪誇。舊業免園嗟莽鹵。君看蟄龍臥三冬。頭角不與蛇爭雄。毀車殺馬罷馳逐。烹羊酤酒聊從容。手種猴桃垂架綠。養得鹍雞鳴喔喔。客來犬吠催煑茶。不用東家買豬肉。
184 蔥湯麥飯
185 朱晦庵訪婿蔡沈不遇。其女出蔥湯麥飯留之。意謂簡褻不安。晦庵題詩曰。蔥湯麥飯兩相宜。蔥補丹田麥療飢。莫謂此中滋味薄。前村還有未炊時。
186 玉皇絛環
187 金陵瑣事。守備太監劉琅。貪婪異常。造玉皇閣。延方士煉丹。一方士有瘦銀法。琅有玉絛環價值百鎰。誑言丹成以謝玉皇。遂以法取去。時作詩嘲之云。堆金積玉已如山。又向仙門學煉丹。巧裡得來空裡去。玉皇原不擊絛環。
188 刪太白詩字
189 一富翁慕好客之名。而不甚設酒食。一日。諸詞人雜坐久之。惟具水浸藕兩盆而已。諸人舉手而盡。一客因誦客到但知留一醉。盤中惟有水晶鹽之句。云。太白此詩。若刪去四字。便合今日雅會矣。一客問宜去何四字。答云。客到但知留。盤中惟有水。眾皆大笑。
190 詩社
191 有一人目不識丁。好邀人結詩社。具飲食甚菲。而又愆期。人作詩嘲之。有紐穿腸肚詩難就。叫破喉嚨酒不來之句。道其實也。然詩社不猶愈於鬥雞呼盧之場乎。似未可過誚也。
192 剪刀詩
193 升庵詩話補遺雲。李古廉時勉。詠剪刀詩。吳綾剪處魚吞浪。蜀錦裁時燕掠霞。深院響餘一作傳春晝靜。小樓工罷夕陽斜。古簾之直節清聲。而詩嫵媚如此。
194 熨斗詩
195 驂鸞錄。鈷鉧。火斗也。俗名熨斗。明瞿宗吉有詩云。有柄何曾挹酒漿。隨時用舍屬閨房。幹旋天上陽和氣。平帖人間錦繡香。翠袖卷紗移玉釧。金篝分火近牙床。衣成還寄征夫去。印顆何時肘後黃。
196 釣鰲客
197 唐張佑謁李紳。自謂釣鰲客。李怒曰。既解釣鰲。以何為竿。曰。以虹為竿。以何為鉤。曰。以日月為鉤。以何為餌。曰。以短李相為餌。紳默然。厚贈之。宋王嚴光有才不達。亦號釣鰲客。巡游都邑。求麻鐵之資。以造釣具。有不應者。輒錄姓名置篋中曰。下釣時。取此等蒙漢為餌。
198 千字文題
199 明韓襄毅雍。巡撫江西。下車觀風。繩檢頗嚴。吉水諸生相與誚曰。撫軍不過千字文。秀才安得名邦觀海耶。韓聞之。即以千字文出題。策題閏餘成歲。論題律呂調陽。其宿學僅得完篇。初學及膚淺錯悞者送學道嚴責。自此諸生悉遵約束。 南陽李文達公賢。先任浙中學使。微行至餘姚。有兩生對奕。因曰。宗師至。尙奕乎。兩生曰。我何書不讀。豈憚試。宗師能作百人。名題目試我乎。及試。餘姚論題曰用兵最精。策題曰。孔門七十二賢。賢賢何德。雲台二十八將。將將何功。諸生茫然。齊起跪問。李曰。千字文且不能記。百人名亦不省。何謂讀書。知汝軰今科無一舉人在內。餘姚科舉極多。是科果無一人得雋者。
200 拙字
201 李鬱一作都。為荊南從事。有親識自京寄書。字體殊惡。李戲答以詩曰。華緘千里寄荊門。章草縱橫任意論。應笑鍾張虛用力。卻教羲獻枉勞魂。惟堪愛惜為珍寶。不敢留傳誤子孫。深荷故人相愛處。天行時氣許教吞。言其字堪作符籙也。聞之者無不絕倒。
202 題扇拒客
203 金陵林奴兒。號秋香。成化年間妓。風流姿色。冠於一時。兼善丹青。筆法清潤。從良後。有舊知欲求一見。因畫柳枝於扇。題詩云。昔日章台舞細腰。任君攀折嫩枝條。從今寫入丹青裏。不許東風再動搖。
204 汪海雲
205 休寧汪肇。號海雲。善畫山水人物。出入於戴文進吳小仙。曾至南京。誤附賊舟。值祭江神。約夜間劫一太守舟。欲汪備數。汪不逆其意。自陳善畫。開廂取扇。以示無物。人各畫一扇贈之。及飲酒用鼻吸飲。又為戲事以娛勸之。賊首不覺沉醉。遂誤其事。次日因舍舟從陸。常自負作畫不用朽。飲又不用口雲。
206 朱斗兒
207 金陵妓朱斗兒。號素娥。與陳魯南聯詩。有芙蓉明玉沼。楊柳暗銀堤之句。人多誦之。送所歡於江幹。題絕句云。楊子江頭送玉郎。離思牽挽柳絲長。柳絲挽得吾郎住。再向江頭種幾行。又托所歡買束腰。其人以書問尺寸。斗兒答之云。既許紅綾束。何須問短長。纖腰君抱過。寸尺自思量。鳳陽劉望岑嘗訪斗兒。斗兒不出。劉投一絕云。曾是瓊樓第一仙。舊陪寉駕禮諸天。碧雲縹緲罡風惡。吹落紅塵四十年。斗兒欣然見之。
208 硬如鐵
209 佛印建方丈成。乞東坡顏額。東坡未暇。佛印自題曰。參禪謁。東坡一日見之。戲續雲硬如鐵。佛印接雲。誰得知。東坡笑云。徒弟說。魯直在坐絕倒。
210 戴石屏
211 元戴石屏複古。未遇時。流寓江右。武寧有富家翁愛其才。以女妻之。居二三年忽欲作歸計。妻問其故。告以曾娶。妻白之父。父怒。妻宛曲解釋。盡以奩具贈夫。仍餞以詞云。惜多才。憐薄命。無計可留汝。揉碎花箋。忍寫斷腸句。道傍楊柳依依。千絲萬縷。抵不住一分愁緖。捉月盟言。不是夢中語。後回君若重來。不相忘處。把杯酒澆奴墳土。石屏既別。妻遂赴水死。
212 武廟幸徐霖第
213 金陵徐子仁霖。詩才筆陣。丹青樂府。獨擅一時。好游狹斜。娼家皆崇奉之。文衡山贈之詩。有樂府新傳桃葉渡。彩毫遍寫薛濤箋之句。武廟南巡。以布衣召對。三幸其第。曾釣魚於快園池中。失足落水。御衣盡濕。易衣複釣。得一金魚。宦官高價爭買之。園有宸幸堂。浴龍池。紀其實也。乃命召禁直。霖作詩紀之云。久嗣豳風學老農。聖恩忽漫起疏慵。身離陸海三千里。目睹天門十二重。封禪無詩何獻納。清平有調盡遭逢。臨流久洗巢由耳。也許來聽長樂鐘。除夕應制。百韻立成。在帝左右。從容顧問。游從竟日夕。可謂不世之奇遇。辭官不拜。拂衣遂初。冥鴻高騫。弋人徒慕。又歷二十餘年。竟以隱終。
214 水利
215 吳為澤國。湖蕩水濵。編竹設籪。可專魚蟹菱芡之利。惟有勢力者可得之。西湖亦然。近見杭人謠曰。十里湖光十里笆。編笆都是富豪家。待他十載功名盡。只見湖光不見笆。
216 險韻詩
217 劉玉儔瑊。在南京讀書時。攜酒邀沈惟申重巽。盛仲交時泰。同游清涼寺。上環翠閣。睹壁間諸詩。玉儔因以徉狂張藏尫為韻。苦仲交。仲交走筆書壁上曰。三人閣下共徜徉。此日風流壓楚狂。讀書不數鄭監稅。任俠那誇許少張。風生虎向穀旁吼。霧盡豹豈田中藏。從來陸雲最文弱。休笑形貌多嬴尫。詩成。二人吐舌相視。押韻雖妥。但失拈耳。
218 沈宜謙
219 吾郡沈碩字宜謙。號龍江。流寓南京。學畫三年不下樓。工於臨摹。一女嫁楊伯海。亦善寫生。工折枝花。黃姬水題其杏花云。燕飛修閣簾櫳靜。紈扇新題春思長。妙繪一經仙媛手。海棠生艷複生香。伯海嘗誦枯木一聯云。有枝撐曉月。無葉響秋風。句頗清致。惜不載為誰作。
220 衣巾生員
221 金陵楊秀才糓。字惟五。愽學能詩。上元尹以苦役役其父兄。穀往訴之。尹以衣巾生員為題。令其作詩。蓋輕之也。穀援筆成詩。尹見其草中射虎心空在。天上屠龍事已非之句。遂免其役。
222 造樓觀塔燈
223 徐子仁快園落成。錦衣黃美之攜酒飲於園中。一友人曰。此園正與長干浮圖相對。惜為城隔。若起一樓對之。夜觀塔燈。最是佳境。美之曰。是不難。詰旦送銀二百兩與子仁造樓。美之乃太監黃錦之侄。錦保養孝宗最有功。及登極。賜齎甚厚。世所傳陳琳妝盒記。乃其事也。
224 ●堅瓠三集卷之四目錄
225 茶瓶湯候
226 戲嘲茶馬
227 飛吟亭詩
228 牛詩
229 美人指甲
230 紫姑詠手
231 蘇繡鞋
232 老態詩
233 衡山圖記
234 惠利夫人
235 東坡巾
236 集唐嘲續娶
237 天竺觀音
238 左國璣
239 虞伯生詞
240 妓出家
241 詞刺伯顏
242 詠瞽者
243 帥才相量
244 詩疑呂仙
245 淨浴詞
246 吊伯顏詩
247 王昭儀
248 徐君寶妻
249 尼覺清詩
250 胡御史張少傅
251 楮衾
252 食蕈
253 鄧氏詩
254 玄兔
255 海外全書
256 吊四狀元詩
257 胡王詠女史
258 史公謹
259 品梅
260 佛龕弊紙詩
261 儲靜夫對
262 朝雲
263 題臥雪圖
264 張仙
265 趙墓嚴台
266 吊唐荊川
267 神仙粥
268 霍洞
269 和尙對
270 張三影
271 吳伯通
272 馬湘蘭
273 密翁翁
274 老儒被辱
275 孫鳳洲詩
276 打夾帳
277 楊清劉濁
278 乩詠蠶繭
279 卻金堂四箴
280 胡澹庵
281 尹鬔頭
282 蝦助詩
283 河滿於
284 龜鱉
285 匍匐圖
286 堅瓠三集卷之四
287 重刻褚石農堅瓠集卷之四
288 茶瓶湯候
289 鶴林玉露。載李南金煑茶詩云。砌蟲唧唧萬蟬催。忽有千車捆載來。聽得松風並澗水。急呼縹色綠瓷杯。其論固已精矣。然瀹茶之法。湯欲嫩而不欲老。蓋湯嫩則茶味甘。老則過苦矣。若聲如松風㵎水而遽瀹之。豈不過於老而苦哉。惟移瓶去火。少待其沸止而瀹之。然後湯適中而茶味甘。此南金之所未講者也。因補以詩云。松風檜兩到來初。急引銅瓶離竹爐。待得聲聞俱寂後。一甌春雪勝醍醐。 煎茶初滾曰蟹眼。漸大曰魚眼。故俗以未滾者為盲湯。
290 戲嘲茶馬
291 龍圖劉燁。嘗與劉筠聚會飲茗。問左右湯滾未。皆言已滾。筠曰。僉曰鯀哉。書經語。燁曰。吾與點也。四書語。一日連騎趨朝。筠馬病足行遲。燁問馬何遲。筠曰。只為五更三。燁曰。何不七上八。言馬蹄即玷。該落步行。
292 飛吟亭詩
293 世傳呂洞賓唐進士也,詣京師應舉。遇鍾離翁於岳陽。授以仙訣。遂不複之京師。今岳陽飛吟亭。是其處也。後有人題詩於亭上云。覓官千里赴神京。鍾老相傳蓋便傾。未必無心唐事業。金丹一粒誤先生。盧景綸酷愛其旨趣。蓋夫子告沮溺之意也。
294 牛詩
295 李家明滑稽善諷。從後主登台望牛山。見牛臥樹陰下。後主曰。牛苦熱矣。家明上絕句云。曾遭寗戚鞭敲角。又被田單火燎身。閒背斜陽嚼枯草。向來問喘更無人。
296 詠美人指甲
297 宋劉改之造詞贍逸。賦沁園春以詠美人指甲與足曰。銷薄春冰。碾輕寒玉。漸長漸彎。見鳳鞋泥污。偎人強剔。龍涎香斷。撥火輕翻。學撫瑤琴。時時欲剪。更掬水魚鱗波底寒。纖柔處。試摘花香滿。鏤棗成斑。時將粉淚偷彈。記綰玉曾教栁傳看。算恩情想著。搔便玉體。歸期暗數。畫徧闌幹。每到相思沉吟靜處。斜倚朱唇皓齒間。風流甚。把仙郎暗搯。莫放春閒。 洛浦凌波。為誰微步。輕塵暗生。記踏花芳徑。亂紅不損。步苔幽砌。嫩綠無痕。襯玉羅慳。銷金樣窄。載不起盈盈一叚春。嬉游倦。笑教人款捻。微褪些根。有時自度歌聲。悄不覺微尖點拍頻。憶金蓮移換。文鴛得侶。繡茵催袞。舞鳳輕分。懊恨深遮。牽情半露。出沒風前煙縷裙。知何似。似一鉤新月。淺碧籠雲。邵清溪亨貞嗣其體調以詠眉目曰。巧鬬彎環。纖凝嫵媚。明裝未收。似江亭曉玩。遙山拂翠。宮簾暮卷。新月橫鉤。掃黛嫌濃。塗鉛訝淺。能畫張郎不自由。傷春倦。為皺多無力。翻做嬌羞。填來不滿橫秋。料著得人間多少愁。記魚箋緘啟。背人偷斂。雁鈿膠並。運指輕揉。有喜先占。長顰難效。柳葉輕黃金在否。雙尖鎖。試臨鸞一展。依舊風流。 漆點填眶。鳳稍侵鬢。天然俊生。記隔花瞥見。踈星炯炯。倚闌凝注。止水盈盈。端正窺簾。夢騰並枕。睥睨檀郎長是青。端相久。待嫣然一笑。密意將成。困酣曾被鶯驚。強臨鏡挼挱猶未醒。憶帳中親見。似嫌羅密。尊前相顧。翻怕燈明。醉後看承。歌闌斗美。幾度孜孜頻送情。難忘處。是鮫鮹揾透。別淚雙零。
298 紫姑詠手
299 夷堅志。吉州一士邀紫姑神作詩。適姜某女在側。因請詠手。即書曰。笑折櫻挑力不禁。時攀楊柳弄春陰。管弦曲裏傳聲慢。星月樓前斂拜深。繡幕偷回雙舞袖。綠窗閒整小眉心。秋來幾度桃花褥。一作羅襪為憶相思放卻針。信筆而成。頗有雅致。
300 蘇繡鞋
301 蘇平。字秉衡。號雪溪道人。浙之海昌人。景泰天順中。以詩文游江湖。詠繡鞋詩得名。人目為蘇繡鞋。詩云。幾日深閨繡得成。著來便卻可人情。半彎羅襪凌波小。兩瓣金蓮落地輕。南陌踏青春有跡。西廂立月夜無聲。掃花偶濕蒼苔露。曬向窗前趂晚晴。蘓正。字秉禎。號雲壑。其同胞昆仲也。 懸笥瑣探雲。鄒御史亮作三誇詩。謂蘓平湯胤績劉溥。
302 老態詩
303 蕭山魏文靖驥。正統初為司訓。臞然若不勝衣。一日席間袁柳莊相之曰。公異日必至極品。眾皆掩口。自亦以袁為誚已。後以教導有功。升少卿。至吏部尙書。性好吟詠。不以工拙為計。有老態詩。漸覺年來老病磨。兩肩酸痛脊梁跎。耳聾眼暗牙根蛀。腿軟腰疼鼻淚多。髒毒頭風時又舉。痔瘡疝氣不能和。更兼酒積微微發。三歲孩童長若何。詩雖俚鄙。曲盡老態。至九十有八而卒。後見雜錄。載趙松雪老態一詩。甚佳老態年來日日添。黑花飛眼雪生髯。扶衰每藉過眉杖。食肉先尋剔齒簽。右臂拘攣巾不褁。中腸慘慽淚常淹。移床獨坐南牕下。畏冷思親愛日簷。
304 衡山圖記
305 文衡山生年與靈均同。因取唯庚寅吾以降句為圖書。有一守自北方來。聞知衡山善畫。因問人曰。文先生前更有善畫過之者乎。或以唐伯虎對。又問伯虎何名。曰。唐寅。守即躍起曰。文先生屈已尊人如此。人問何故。曰。吾見文先生圖書曰。唯唐寅吾以降。聞者噴飯。
306 惠利夫人
307 八閩志。莘七娘五代人。從夫征討。夫沒於明溪鄉。七娘即居明溪。死後合葬於驛左。一夕客假館驛中。夜聞吟詩甚悲。達旦客語鄰。並書其詞壁間。鄉人構室墓前祀之。禱祀響應。冠至鄉人懇禱。即殄渠魁。端平間。調寨兵成建康。告行時。聞廟中鉦鼓喧騰。迨兵回。言是日與敵會戰。有神兵陰助。克之。於是上聞。賜廟額顯應。封惠利夫人。文文山題詩曰。百萬貔貅掃犬羊。家山萬里受封強。男兒若不平強冠。死愧明溪聖七娘。
308 東坡巾
309 明蘓郡守胡可泉纉宗。與客登虎丘。見戴角巾者三人。往來自如。可泉召而問之。答曰。生員。以奚冠命題。各試一破。皆塞責應命。因間其所冠者何冠。答曰。東坡巾。可泉曰。若等既知為東坡巾。然東坡何為用此巾。三人相顧無以對。客從旁解釋遣之。客亦不解。請其故。可泉曰。昔東坡被論坐。囹圄中所戴首服。則常服不可也。公服不可也。乃制此巾以自別。後人遂名曰東坡巾。是乃東坡之囚巾耳。今但慕其名。而不究其義。適為可笑。
310 集唐嘲續娶
311 有老夫娶少婦。朞年而殞。管子寧先生集句嘲之。一朶梨花壓海棠。有時顛倒著衣裳。風塵荏苒音書絕。天上人問兩渺茫。 一朶梨花壓海棠。羅裙宜著繡鴛鴦。人生富貴須回首。魏國山河半夕陽。 纖纖初月上鴉黃。一朶梨花壓海棠。舊枕未容春夢斷。為郎憔悴卻羞郎。 潘安惆悵滿頭霜。一朶梨花壓海棠。去日漸多來日少。離人到此倍堪傷。 似說春風夢一場。江流曲似九回腸。卻將此日思前日。一朶梨花壓海棠。 萬轉千回懶下床。丁丁漏永夜何長。驚回一枕游仙夢。一朶梨花壓海棠。一餘亦效顰。戲代少婦追思云。一朶梨花壓海棠。白頭翁入少年場。主人非病常高臥。醉倒簷前白玉床。 一朶梨花壓海棠。蕓窗思貼弱肌香。誰知白發龍鐘者。雲雨巫山枉斷腸。 數年塵面再新敉。一朶梨花壓海棠。半夜燈前思舊事。滿牕明月滿簾霜。 此日思君恨更長。空餘涕淚兩三行。夜深忽夢少年事。一朶梨花壓海棠。
312 天竺觀音
313 宋孝宗時。大旱。有詔迎天竺觀音。就明慶寺請禱。或作詩云。走殺東頭供奉班。傳宣聖旨到人間。太平宰相堂中坐。天竺觀音卻下山。趙溫叔雄。由是免相。
314 左國璣
315 開封舉人左國璣。李空同之舅。左有一妹嫁某。某不憐其妹。取妓以充後房。一日妓逃。左作詩嘲之云。桃葉歌殘事可傷。家池莫養野鴛鴦。閉門運目春容減。仍對無鹽老孟光。
316 虞伯生詞
317 元柯敬仲九思。際遇文宗。起家為奎章閣鑒書博士。以避言路居吳下。虞邵庵賦風入松長短句寄之云。畫堂紅袖倚清酣。華發不勝簪。幾回晚直金鑾殿。東風軟。花裏停驂。書詔許傳宮燭。香羅初剪一作試朝衫。御溝冰判水挼藍。飛燕又呢喃。重重簾幕寒猶在。憑誰寄。錦字泥緘。報道先生歸也。杏花春雨江南。詞翰兼美。膾炙一時。
318 妓出家
319 能改齋漫錄。唐陽郇伯作妓人出家詩曰。盡出花鈿與四鄰。雲鬟剪落向殘春。暫驚風燭難留世。便是池蓮不染身。貝葉欲翻迷錦字。梵聲初落誤梁塵。從今艷色歸空後。湘浦應無解佩人。湘山野錄作陳彭年詩。誤。又輟耕錄。李當當元教坊名妓。姿藝超出流軰。忽翻然有悟。遂著道士服。叚吉甫天佑贈之以詩曰。歌舞當今苐一流。洗敉拭面一作今日別青樓。便隨南嶽夫人去。不為蘓州刺史留。璚館月明簫鳳下。綺窗雲散鏡鸞收。卻嫌癡絕潯陽婦。嫁得啇人已白頭。
320 刺伯顏詞
321 太師伯顏檀權。戕殺士類。山東憲吏曹明善。時在都下。作岷江綠二曲以風之。大書掲千午門之上。伯顏怒。令左右暗察得實。肖形捕之。明善出避吳中僧舍。居數年伯顏敗。方入京。其曲曰。長門柳絲千萬縷。總是傷心處。行人折柔條。燕子銜芳絮。都不由鳳城春做主。又長門柳絲千萬結。風起花如雪。離別重離別。攀折複攀折。苦無多舊時枝葉。又清江引。
322 詠瞽者
323 草木子。元啞御史。春日與瞽者並馬出游晉陽。因贈以詩云。就鞍和袖綰絲韁。也逐王孫出晉陽。人笑但聞誇景物。風來應解識笙簧。馬蹄響處無芳草。鶯舌調時有綠楊。休道不知春色好。東風桃李一般香。
324 帥才相量
325 元伯顏丞相與張九元帥席上。各作喜春來詞。伯顏云。金魚玉帶羅襴扣。皂蓋朱憣列五候。山河判斷在俺筆尖頭。得意秋。分破帝王憂。張九云。金裝寶劍藏龍口。玉帶紅絨挂虎頭。綠楊影裏驟驊騮。得志秋。名滿鳳凰樓。帥才相量。各言其志。
326 詩疑呂仙
327 虞伯生幼年過蘓門酒樓。題詩於壁。書連十八書。其詩曰。耳目聰明一丈夫。飛行人極隘寰區。劍吹白雪妖邪滅。袖拂春風枯槁蘓。氣集酒酣雙國士。情如花擁萬天妹。如今一去無消息。只有中天月影孤。時疑為呂洞賓所作。爭傳誦之。 又元白雲平章求仙於燕京西山頂。一日偶出。滕玉霄訪之。不值。因題詩於壁曰。西風短褐吹黃埃。何不從我游蓬萊。振衣長嘯下山去。後夜月明騎鶴來。竟不留名。白雲見之。疑呂仙所題。朝野輻。寵齎山積。後知玉霄所題。白雲厚賂之。戒以勿洩。
328 淨浴
329 蘇東坡有淨浴如夢令詞云。水垢何曾相受。細看兩俱無有。寄語揩背人。盡日勞君揮肘。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又云。自淨方能洗彼。我自汗流呀氣。寄語澡浴人。且共肉身游戲。但洗但洗。本為人間一切。
330 吊伯顏詩
331 輟耕錄。後至元間太師秦王伯顏專權蠹政。貪惡無比。貶嶺南道江西至隆興卒。一作薦福寺寄棺驛舍。有人題於壁曰。百千萬定猶嫌少。垜積金銀北斗邊。可惜太師無運智。不將些子到黃泉。又草木子亦載吊伯顏一詩云。人臣位極更封王。欲逞聰明亂舊章。一死有誰為孝子。九泉無面見先皇。輔秦應已如啇鞅。辭漢終難反子房。虎視南人同草芥。天教遺臭在南荒。蓋嘗出令毆人歐打南人。不許還報。
332 王昭儀
333 宋宮人王昭儀。名惠清。字衝華。丙子北行。題滿江紅詞於驛云。太液芙蓉。渾不似舊時顏色。曾記春風雨露。玉樓一作階金闕。名播椒蘭一作蘭簪妃後里。歡承笑語一作暈朝蓮臉。君王側。忽一朝一作聽聲。鼙鼓掲天來。繁華歇。龍虎散。風雲滅。千古恨。憑誰說。一作銅駝恨。何堪說。對河山百二。淚沾襟血。驛館夜驚塵土夢。宮車曉碾關山月。願嫦娥相顧肯從容。隨圓缺。中原士人多誦之。昭儀後為女道士。
334 徐君寶妻
335 岳州徐君寶妻某氏。被擄至杭。主者數欲犯之。終以巧計脫。蓋某有令姿。主者不欲遽逼之也。一旦得間。焚香再拜。題滿庭芳詞一闋於壁。投池中以死。詞曰。漢上繁華。江南人物。尚遺宣政風流。綠窗朱戶。十里爛銀鉤。一旦刀兵齊舉。旌旗擁百萬貔貅。長驅入。歌樓舞榭。風卷落花愁清平三百載。典章文物掃地俱休。幸此身未北。猶客南州。破鑒徐郎何在。空惆悵。相見無由。從今後斷魂千里。夜夜岳陽樓。
336 尼覺清詩
337 湛甘泉與霍渭厓拆毀庵觀滛祠。豹韜衛營中一庵。亦在毀中。有尼覺清題詩於壁云。慌忙收拾舊袈裟。檢點行囊沒一些。袖拂白雲歸洞口。肩挑明月繞天涯。可憐松頂新巢寉。卻負籬邊舊種花。分付犬貓隨我去。休教流落俗人家。堯山堂作方獻夫賜告里居。規僧房以益宅。僧作是詩。
338 胡御史張少傅
339 嘉靖壬辰。北直學院胡明善。待士慘刻。庠序甚怨。以私取房山所窠石為碑。事發擬侵盜園林樹木。以石窠近皇陵故也。是年七月問。慧星見東井。自辛卯至是已三見。有旨令大臣自陳。張少傅孚敬遂致仕。為句以紀其事云。石取西山。胡明善殃從地起。星行東井。張孚敬禍自天來。又曰。慧孛掃除無駐足。石裨壓倒不翻身。
340 楮衾
341 江西徐大山。尹處州龍泉縣。有一僧獻一楮衾。並上以詩曰。寒泉寫出剡溪藤。白勝秋霜冷若水。願比一簾清似水。梅花紙帳伴孤燈。大山見之甚喜。因與之宴。令一婢隔壁而歌。僧聞其曲韻悠楊。因窺之。乃一老婢。天黥滿面。醜不可狀。因複作一詩云。隔壁時聞一曲歌。渾疑七寶帳中花。瞥然一見翻成恨。元出盧仝處士家。
342 食蕈
343 松陽詩人程渠南。滑稽士也。與僧覺隱草木子作信道元。同齋食蕈。覺隱請渠南賦蕈詩。應聲作一絕句云。頭子光光腳似丁。祗宜豆腐與菠。釋迦見了呵呵笑。煑殺許多行腳僧。覺隱聞之亦噴飯。
344 鄧氏詩
345 明宜山鄧氏能詩。嫁同邑吳某。以罪被逮赴省。鄧寄以衣而侑以一絕云。欲寄寒衣上帝都。連宵裁剪眼模糊。可憐寛窄無人試。淚逐東風酒去途。又題畫菊云。良工妙手恁安排。筆底移來紙上裁。葉綠花黃長自媚。等閒不許蝶蜂來。
346 玄兔
347 治世正音。載曾子棨。應制玄兔詩云。月華星彩毓珍奇。兩度西來貢玉池。八竅盡含蒼露濕。一身渾是黑雲垂。吐生定是從玄圃。渇飲多應向墨池。頓首天階欣快睹。宛同神禹賜圭時。後見巢睫集玄兔詩云。傳聞三穴久儲請。日啖玄霜異質成。八竅總含蒼霧濕。一身斜嚲黑雲輕。行來青瑣應難覓。立向瑤階卻盡驚。自是太平多瑞物。願隨毛穎詠千城。前詩蓋應制之時倉卒而賦。集中所載。不惟點竄章句。而原韻亦更。前人云。詩不厭改。有是夫。
348 海外全書
349 秦始皇二十八年。東行郡縣。命方士徐福入海求仙。福將童男女各三千人。盡移寶玩書冊。至海島止。王不歸。始皇三十二年始下焚書之令。則徐福所攜之書皆未焚。以前之全冊也。五經應是孔子手定之書。史記應有子長未見之事。得睹此等全冊。則漢儒諸家之爭。晉魏諸人之訛可以証之。漢成帝隋煬帝唐太宗明高皇等重賞購書。何不搜求其地乎。海島亦是人間。非如天上難至。嘉靖間。有人建言。宜乘琉球日本封王之便。從東南諸外國求徐福所攜書。其言不行。乃古今一大缺陷事也。
350 吊四狀元詩
351 輟耕錄。載平江驛有吊四狀元詩曰。四榜狀元逢此日。他年公論定難逃。空令大守提三尺。不見元戎用六韜。元舉何如兼善死。公平爭似子威高。世間多少偷生者。黃甲由來出俊髦。元舉王宗哲。字至正。戊子科三元。時為湖廣憲僉。兼善泰不花字。時為台州路達魯花赤。公平李齊字。時為高郵府知府。子威李黼字。時為江州路總管。此四公者。或大虧臣節。或盡忠王事。或遇難而亡。故云。若論其優劣。則江州第一。台州次之。高郵又次之。憲僉不足道也。
352 胡王詠女史
353 明初海寧胡虛曰奎。號斗南。能詩。七修類稿。載其題楊妃教鸚鵡念心經云。春寒卯酒睡初醒。笑倚東窓白玉屏。早悟眼前空是色。不教鸚鵡念心經。題綠珠墜樓雲。花飛金谷彩雲空。玉笛吹殘步障風。枉費明珠三百斛。荊釵那及嫁梁鴻。後正統間。錢塘王蘭野致道。亦以詩鳴於時。嘗題楊妃云。禁苑養驕兒。兒驕母命危。褒斜山路險。不似在宮時。題綠珠云。主難因妾起。妾心安肯違。身為金穀土。魂作彩雲飛。衝雅規刺。皆得風人餘意。 虛白有雙孔笛詩云。混沌難分濁與清。鑿開空翠太分明。有聲本自無聲出。二氣還從一氣生。碧海夜寒龍並語。瑤台月白鳳諧鳴。依稀黃鶴樓中聽。吹落梅花雪滿城。詠萍云。重重迭迭砌魚鱗。根帶渾無半寸深。偏為太陽遮水面。不容明月印波心。千層浪打依然聚。幾度風吹不肯沉。多少錦鱗藏葉底。教人無計下鉤尋。格律雖卑。亦親切有薀。
354 史公謹
355 太倉史公謹能詩。工繪事。贈吳羽士有松下剪雲縫鶴氅。花間滴露寫鵝經之句。金陵瑣事。載其詩甚多。弱冠從軍滇陽。洪武末。有薦其才。授應天府推官。未幾。左遷湘陰縣丞。遂流寓金陵。自號吳門野樵。長於寒林雪景。自題其畫曰。雨餘山色翠如苔。樹杪寒煙濕未開。童子無端掃紅葉。隔林知有故人來。
356 品梅
357 楊用修王元美品題梅花詩。皆取杜少陵幸不折來傷歲暮。若為看去亂鄉愁。李義山王鱗寂寂飛斜月。素手停停待夕陽。此論一出。卻令淡煙踈影之句。頓爾減價。金陵黃吏部首卿有句云。野客佩寒星欲墮。佳人釵暖和初融。焦弱侯有句云。花開暮雪人歸後。香滿寒庭月上時。一似義山一似少陵。
358 佛龕弊紙詩
359 金陵盛仲交時泰游祈澤寺。從佛龕中得弊紙。上書一律云。研池滿座落花香。墨透纖毫染漢章。靜臥衲衣雲似水。高懸紙帳月如霜。杯浮野渡魚龍遠。錫振空山虎豹藏。幸對爐煙坐終日。煑茶清話得徜徉。後書友人褚偩。呈雪庭法師座前清覽。洪武辛亥暮春。書於清隱小軒。金陵瑣事云。負字本中。惜不知何許人。
360 儲靜夫對
361 儲靜夫弱冠游庠。不循矩度。學官示以句曰。賭錢吃酒養婆娘。三者備矣。儲應聲曰。齊家治國平天下。一以貫之。學官謝之。成化癸卯舉解元。甲辰會試。亦第一。
362 朝雲
363 東坡侍妾朝雲。嘗令就秦少游乞詞。少游贈雲。靄靄迷春態。英英媚曉光。不應容易下巫陽。袛恐翰林前世是襄王。暫為清歌駐。還因暮雨忙。瞥然歸去斷人腸。空使蘭台公子賦高唐。東坡見而賞之。
364 題臥雪圖
365 金陵金元善璇。號松居。精於醫。旁及繪事。曾寫袁安臥雪圖。兄元玉題云。一片堅貞天地知。甘貧豈但雪中飢。平生恥作千人態。縱使晴天也不宜。元玉亦善畫梅。有逃襌老人筆意。其煑茶詩。有細浪卷風生蟹眼。怒濤翻月起龍腥之句。
366 張仙
367 世所傳張仙像。乃蜀王孟昶挾彈圖也。昶美豐姿。喜獵善彈。乾德三年。蜀亡。花藥夫人隨輦入宋。後心嘗憶昶。因自畫昶像以祀。藝祖見而問之。答曰。此我蜀中張仙神也。賢奕作灌口二郎神。祀之令人有子。歷言其成仙後之神異。故宮中多奉以求子。傳於民間。郎仁寶云。張仙名遠霄。五代時游青城山得道者。蘇老泉曾夢之挾二彈。以為誕子之兆。老泉奉之。果得軾轍。有贊見集中。人但知花藥假托。不知真有張仙也。
368 趙墓嚴台
369 宋趙清獻公墓。在衢州城東。有題詩於地之驛曰。於千夫荷擔出山阿。膏血如何有許多。不若扁舟徑歸去。休從清獻墓前過。嚴子陵釣台。在富陽江之涯。有過台而詠者曰。君為利名隱。我為利名來。羞見先生面。黃昏過釣台。乘扁舟而過清獻之墓。知為利名。而夜過釣台。二人尙德之心深矣。
370 吊唐荊川
371 唐荊川順之罷官後。家居著書。頗自特立。因趙甬江文華以逢合嚴介溪。遂得複職。升淮楊巡撫。殊失初心。鄉人以詩吊之曰。海門潮湧清淮水。燕塞雲埋白羽旄。子美文章空寄世。孔明事業等輕毛。避人焚草寧辭諫。策馬先師不憚勞。莫訝今朝歸未得。出山何似在山高。又越中王龍溪送行詩云。與君廿載臥雲林。忽報征書思不禁。登閣固知非昔日。出山終是負初心。青春照眼行應好。黃鳥求朋意獨深。默默囊琴且歸去。古來流水幾知音。
372 神仙粥
373 神仙粥專治感冒風寒暑濕。頭疼骨痛。並四時疫氣流行等症。初得病兩三日。服此郎解。用糯米半合。生姜五大片。河水二碗。於沙鍋內煑一二滾。次入帶須大蔥白五七介。煑至米熟。再加米醋小半盞。入內和勻。乘熟吃粥。或只吃粥湯。即於無風處睡以出汗為度。此以糯米補養為君。姜蔥發散為臣。一補一散。而又以酸醋斂之。甚有妙理。屢用屢驗。非尋常發表之劑可比也。
374 霍洞
375 昨非庵日纂。霍洞嘗宿田舍。見吏催科詩云。北風吹晴屋滿霜。翁兒赤體悲無裳。閨中幼婦飢欲泣。忍飢取麻燈下緝。一身勿暇私自憐。鳴機軋軋明窗前。織成五丈如霜布。翁作襴裙兒作褌。明朝官吏催租急。依然赤體當風立。又值歲飢。洞見太守騎從出游。作詩云。朝來五馬去尋春。誰信家家甑有塵。枕席道旁宜細問。恐非芳草醉眠人。守聞其詩。為之罷游。
376 和尙對
377 永樂時尙書某。題詩於寺。一僧和之。後尙書至寺詰究曰。我不即加汝罪。但出一對。能對。恕之。云。和尙和尙書詩。因詩言寺。僧不能對。候解縉入朝求救。縉曰。候我回朝代對。云。上將上將軍位。以位立人。和尙回對。尙書已知其必解學士句也。
378 張三影
379 吳興張先。字子野。天聖八年進士。善詩詞。人謂之張三中。蓋能道心中事。眼中景。意中人也。子野謂人曰。我張三影也。詩有浮萍斷處見山影。詞有簾幕卷花影。墮絮輕無影。後山詩話載其事。高齋詩話以子野詩句。有三影者最佳。改後二影。為雲破月來花弄影。隔牆送過秋千影。人目之為張三影。 又石林詩話云。子野能文章樂府。年八十五。猶蓄聲妓。東坡作詩曰。錦裏先生自笑狂。莫欺九十鬢眉蒼。詩人老去鶯鶯在。公子歸來燕燕忙。柱下相君猶有齒。江南刺史已無腸。平生謬作安昌客。略遣彭宣到後堂。七修云。全篇俱用張姓故事。詩人謂張君瑞與崔鶯鶯事。漢成帝嘗微行過陽阿主作樂。見趙飛燕而悅之。先是童謠曰。燕燕尾涎涎。張公子時相見。蓋帝微行。嘗與張放俱。而稱富平候家。故曰張公子。又曰燕燕張佑妾。堯山堂云。詩人謂張藉。公子謂張佑。柱下謂張蒼。安昌謂張禹。但江南刺史注系劉禹鍚。然全篇皆用張姓事。不應此句獨用劉事。或坡公用隱僻事。未之詳考耳。 同時又有張子野亦名先。博州人。天聖三年進士。歐陽文忠公志其墓。
380 吳伯通
381 明西蜀吳伯通為浙省學道取士專看工夫時初學作文多不根取者甚少乃群往御史台求試御史複發吳吳出題黿鼉蛟龍魚鱉生焉論題乃一滾出來文難措辭而論又性理終場者少大為吳所辱嘲之者曰三年王制選英才督學無名告栢台誰知又落吳公網魚鱉黿鼉滾出來
382 馬湘蘭
383 金陵名妓馬守真。字湘蘭。以豪俠得名。能詩。有酒是消愁物。能消幾個時之句。有坐監舉人請見。拒之。後中甲榜。授留都禮部主事。適有訟湘蘭者。主事命拘之。眾為居間。不聽。既來見。怒曰。人言馬湘蘭徒虛名耳。湘蘭應曰。惟其有昔日之虛名。所以有今日之實禍。主事笑而釋之。吳中王百榖穉登生日。湘蘭造吳捧觴。詩酒唱和。窮山水之勝而返。湘蘭死後。哀挽成怢。百榖有詩十二首。走金陵奠之。或謂張賓王曰。聞君作湘蘭祭文甚佳。張曰。我乃訪赤壁賦作者。其人使誦之。張但舉一語云。此固一世之雌也。而今安在哉。聞者絕倒。
384 蜜翁翁
385 西堂記聞云。昨夜陰山賊吼風。帳中驚起黑髯翁。平明不待全師出。連把金鞭打鐵驄。此詩頗為邊人傳誦。有張師雄者。居洛中。好以甘言媚人。洛人呼為蜜翁翁。會官塞上。一夕傳敵犯邊。師雄倉惶震恐。衣皮裘兩重。伏土窟中。秦人呼土窟為土空。有人改前詩以嘲之曰。昨夜陰山賊吼風。帳中驚起蜜翁翁。平明不待全師出。連著皮裘入土空。
386 老儒被辱
387 戒庵漫筆。東橋徐氏。世敦禮讓。後裔衰薄。有老儒邵夢嚴者。亦被其陵竄。邑人作詩唁之曰。漁梁溪上水東之。魯道於今一變齊。押闔場中多智伯。陽春調裏少鍾期。捐階不是徐行日。仇餉渾非亟拜時。八十年來函丈老。月明無可一枝棲。
388 孫鳳洲詩
389 長沙有朝士某還鄉。意氣盈滿。賓至則鼓吹喧闐。有執友書孫鳳洲贈歐陽圭齋詩於扇。以饋之。詩云。圭齋還是舊圭齋。不帶些兒官樣回。若使他人居一作登二品。門前簫鼓鬧如雷。朝士見詩大慚。即輟鼓吹。
390 打夾帳
391 凡交易事。居間者索私贈。為之後手。又名打夾帳。馬仲良之駿督滸墅關。出羨餘市田。以贍學宮。其價稍厚。又捐俸禁靈岩山採石。一時居間者皆乘之要利。或作語嘲之曰。子路與申棖同坐。子路譏棖曰。棖也欲。焉得剛。棖遂曰。由也不得其死然。子路大怒。訴之夫子。夫子曰。罪在棖。用牌書打申棖字送子夏。適子夏喪明。認字不真。驚曰。誰人打甲帳。
392 楊清劉濁
393 成化中。汝寧楊太守甚清。附郭汝陽劉知縣甚貪。太守夜半微行。至一草舍。有老嫗夜績。呼其女曰。寒甚。命取瓶中酒。酒將盡。女曰。此一杯是楊太守也。複斟一杯曰。此是劉大爺。蓋酒初傾則清者在前。後則濁矣。聞者賦詩曰。憑誰寄語臨民者。莫作人間第二杯。 談苑云。有人問崇德縣民長官清否。答曰。漿水色。言不清不濁也。
394 乩詠蠶繭
395 郡有邀紫姑神者。一士請詠蠶繭。乩即書云。一窩春意自溫純。巧奪天工物象靈。抽吐絲綸三萬丈。纏綿家國十千齡。始終有跡幾雲錦。端緒無窮補袞針。保障繭絲君自識。天花亂墜陋回文。
396 卻金堂四箴
397 張侗初云。吾家卻金堂舊有四箴。先太史本其意而潤飾之。箴曰。士大夫當為子孫造福。不當為子孫求福。謹家規。崇儉樸。訓耕讀。積陰功。此造福也。廣田宅。結姻援。爭什一。鬻功名。此求福也。造福者澹而長。求福者濃而短。士大夫當為此生惜名。不當為此生市名。敦詩書。尙氣節。慎取與。謹威儀。此惜名也。競標榜。邀津貴。騖矯激。習模棱。此市名也。惜名者靜而休。市名者躁而拙。士大夫當為一身用財。不當為一家傷財。濟宗黨。廣束修。救飢荒。助義舉。此用財也。靡宮苑。教歌舞。奢燕會。聚寶玩。此傷財也。用財者損而盈。傷財者滿而詘。士大夫當為天下養身。不當為天下惜身。省嗜欲。減思慮。戒忿怒。莭飲食。此養身也。規利害。避勞怨。營窟宅。守妻子。此惜身也。養身者嗇而大。惜身者膻而細。
398 胡澹庵
399 宋胡澹庵貶海外十年。北歸日。飲於湘潭胡氏園。喜侍姬黎倩。題詩一絕贈之云。君恩許歸此一醉。傍有梨頰生微渦。乃知情欲移人。賢者不免。厥後朱�
URN: ctp:ws455399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