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一卷南部新书甲

《第一卷南部新书甲》[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自武德至长安四月已前,尚书左右仆射并是正宰相。初豆卢钦望拜左仆射,不言同中书门下三品,不敢参议朝政。数日后,始有诏加知军国重事。至景云二年,韦安石除仆射,不带同三品,自后空除仆射,不是宰相,遂为故事。至德二年,宰相直主政事笔,每人知十日。至贞元十年,又分每人轮一日执笔。
2
尚书诸厅,历者有壁记,入相则以朱点之。元和后,惟膳部厅持国柄者最多,时省中谓之「朱点厅」。
3
韦夏卿与弟正卿,大历中同日登制科,皆曰:「今日盛事,全归二难之手。」
4
韩昆,大历中为制科第三等敕头,代皇异之。诏下日,坐以彩舆翠笼,一作龙。命近臣持彩仗鞭,厚锡缯帛,以示殊泽。
5
常衮自礼部侍郎入相,时潘炎为舍人引麻,因戏之曰:「留取破麻鞋著。」及衮视事,不浃旬果除。
6
凌烟阁在西内三清殿侧,画皆北面。阁中有中隔,隔内面北写功高宰辅,南面写功高侯王,隔外面次第功臣。
7
证圣元年正月,明堂灾,重造天册万岁殿。二年三月成,号为通天宫。
8
项斯始未为闻人,因以卷谒江西杨敬之。杨甚爱之,赠诗云:「几度见诗诗尽好,及观标格过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未几诗达长安,斯明年登上第。
9
上元中,长安东内始置延英殿,每侍臣赐对,则左右悉去。故直言谠议,尽得上达。
10
李听为羽林将军,有名马。穆皇在东宫,讽听献之,听以总兵不从。及即位,太原拟帅皆不允,谓宰臣曰:「李听为羽林将军,不与朕马,是必可任。」遂降制。
11
开元御札云:「朕之兄弟,惟有五人,比为方伯,岁一朝见。虽载崇藩屏,而有暌谈笑,是以辍牧人而各守京职。每听政之后,延入宫中,申友于之志,咏常棣之诗,邕邕如,怡怡如,展天伦之爱也。
12
祠部,省中谓之「冰去。厅」,言其清且冷也。
13
尚书省东南向阳通衢,有小桥,相承曰「拗项桥」。言御史及殿中久次者,至此必拗项而望南宫也。
14
都堂南门道东有古槐,垂阴至广。或夜闻丝竹之音,则省中有入相者,俗谓之「音声树」。
15
二十四司印,故事悉纳直厅。每郎官交印时,吏人悬之于臂以相授,颇觉为繁。杨虔州虞卿任吏部员外郎,始置匮加□以贮之,人以为便,至今不改。
16
始无笏囊,皆□笏于马上。张曲江清瘦不任,乃置笏囊。
17
秘书省内落星石,薛稷画鹤,贺知章草书,郎令馀画凤,相传号为「四绝」。元和中,韩公武为校书郎,挟弹中鹤一眼,时人乃谓之「五绝」。又省之东即右威卫,荒秽摧毁,其大厅逼校正院,南对御史台。有人嘲之曰:「门缘御史塞,厅被校书侵。」
18
曹礭、杨收、徐商、路岩,同秉政,外有嘲之曰:「礭礭无馀事,钱财□被收,商人都不管,货路几时休?」
19
李林甫寡薄,中表有诞子者,以书贺之云:「知有弄獐之庆。」
20
郑注镇凤翔,皆择贞正之士,以为幕席,亦欲遏其邪行。及注败,皆为监军所诛。
21
温大雅,武德中为黄门侍郎,弟彦博为中书侍郎。高祖曰:「我起义晋阳,为卿一门耳。」后弟大有又除中书侍郎。「大有」一作「彦博」。
22
书省有盘石,初薛道衡为内史侍郎,常踞其石草诏。后孙元超每见此石,未尝不泫然。
23
施肩吾与赵嘏同年,不睦。嘏旧失一目,以假珠代其精,故施嘲之曰:「二十九人同及第,五十七只眼看花。」元和十五年也。
24
女道士鱼玄机,住咸宜观,攻篇什。杀婢绿翘,甚切害,事败弃市。
25
崔四八即慎由之子,小名缁郎。天下呼油为麻膏,故谓之「麻膏相公」。
26
开元中,岐、薛以下轮日载笔于乘舆前,作内起居注,四季朱印联名牒送史馆。至天宝十载季冬,已成三百卷。率以五十幅黄麻为一编,雕檀轴紫凤绫表,遂别起大阁贮之。逆胡陷西京,先以火千炬焚是阁,移时灰灭,故实录百不叙及一二。
27
小许公从工部侍郎除中书舍人,一本作「侍郎」。便供政事食,明日加知制诰。一本重「制诰」二字。舍人有政事食,自此为始。
28
太和中,上自延英退,独召柳公权对。上不悦曰:「今日一场大奇也。嗣复、李珏道张讽是奇才,请与近密官。郑覃、夷行即云是奸邪,须斥之于岭外。教我如何即是?」公权奏曰:「允执厥中。」上曰:「如何是允执厥中?」又奏:「嗣复、李珏既言是奇才,即不合斥于岭外。郑覃、夷行既云是奸邪,亦不合致于近密。若且与荆襄间一郡守,此近于允执厥中。」旬日又召对,上曰:「允执厥中,向道也是。」张遂为郡守。
29
贾曾除中书舍人,以父名忠,固辞之。言者以中书是曹司名,父之名又同音名别,于礼无嫌。曾乃就职。
30
开元七年,赐百僚射。金部员外卢廙、职方郎中李□,俱非善射,箭不及垛而互言工拙。□戏曰:「与卢箭俱三十步。」左右不晓,□曰:「去垛三十步,卢箭去□三十步。」
31
李白,山东人,父任城尉,因家焉。少与鲁人诸生隐徂来山,号「竹溪六逸」。天宝中,游会稽,与吴筠隐剡中。筠徵赴阙,荐之于朝,与筠俱待诏翰林。俗称蜀人,非也。今任城令厅石记,白之词也,尚在焉。
32
江西私酿酒法尤严,王仲舒廉察日,奏罢之。
33
宰相门下省议事,谓之政事堂。永淳中,裴炎为中书令,始移就中书省。政事印亦改中书门下之印。
34
开元中,花萼楼大酺,人众莫遏。遂命严安之定场,以笏画地,无一辈敢犯。
35
卢携常题司空图壁云:「姓氏司空贵,官班御史卑。老夫如且在,不用叹屯奇。」
36
龙朔中,杨思元恃外戚,典选多排斥选士,为选人夏彪讼之。御史中丞郎馀庆弹奏免官。许南阳曰:「故知杨吏部之败。」或问之,许曰:「一彪一狼,共看一羊,不败何待?」
37
开元皇帝为潞州别驾,乞假归京。值暮春,戎服臂鹰于野次。时有豪氏子十馀辈,供帐于昆明。上时突会,座中有持酒船唱令曰:「今日宜以门族官品。」至上,笑曰:「曾祖天子,祖天子,父相王,临淄郡王李某。」诸辈惊散。上联举三船,尽一巨舰而去。
38
襄王僭伪,朱玟秉政,百揆失序,逼李拯为内署。拯常吟曰:「紫宸朝罢缀□鸾,丹凤楼前驻马看。唯有终南山色在,晴明依旧满长安。」拯终为乱兵所杀。
39
武德七年,遣刑部尚书沈叔安,携天尊像赐高丽,仍令道士往彼讲《道德经》。
40
自先天初至开元十五年,仪同者四人,姚崇、宋璟、王同皎、王毛仲。
41
唐法:亲王食封八百户,有至一千户;公主三百户;长公主五百户,有至六百户。唯太平、相王逾此制。
42
黄巢入青门,坊市聚观。尚让慰晓市人曰:「黄王为生灵,不似李家。」其悖也如此。
43
长安令李济得罪因奴,万年令霍晏得罪因婢。故赵纵之奴当乾论纵阴事,张镒疏而杖杀之。纵即郭令之。
44
建中末,姚况有功于国,为太子中舍人。旱蝗之岁,以俸薄不自给而以馁终,哀哉!
45
田神功,大历八年卒于京师。许百官吊丧,上赐屏风茵褥于灵座,并赐千僧斋以追福。至德以来,将帅不兼三事者,哀荣无比。
46
柳浑旧名载,为朱泚所逼。及克复,上言曰:「顷为狂贼点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或带戎,时当偃武,请改名浑。」浑后入相,封宜城公,谓之柳宜城。
47
韦觊著《易蕴》,甚有奥旨。觊,见素孙。
48
郭令公终始之道无缺焉,惟以谮怒判官张谭,奏杖杀之,物议为薄。
49
张巡每战大呼,牙齿皆碎。及败,尹子奇视之,其齿存者不可三四。初守宁陵也,使南霁云诣贺兰进明乞救兵。进明大宴,不下喉,自啮一指为食。进明终不应,以至于破。
50
贞观中,择官户蕃口之少年骁勇者数百人,每出游猎,持弓矢于御马前射生,令骑豹文,著兽文采衫,谓之百骑。至则天渐加其人,谓之千骑。孝和又增之万骑,皆置使以领之。
51
彭偃与朱泚下伪诏曰:「幽囚之中,神器自至。岂朕薄德,所能经营。」泚败偃诛,其妖乱也如此。
52
大和九年冬,甘露事败,将相弃市。王璠谓王涯曰:「当初劝君斩却郑注,斩之岂有此事也。」此虽临刑之言,然固当矣。
53
梁祖常言于昭皇:「赵崇是轻薄团头,于鄂州座上,佯不识骆驼,呼为山驴王。」遂阻三事之拜。此亦挫韩偓也。
54
王皇后,开元中恩宠日衰而不自安,一日诉之曰:「三郎独不记阿忠脱新紫半臂,更得一斗面,为三郎生日为煎饼耶?」上戚然悯之,而馀恩获延三载。
55
武德初,史馆尚隶秘书省著作局。贞观三年,移于门下省北,宰相监修。自是著作局始罢史职。
56
公孙罗为沛王府参军,撰《文选音义》十卷。罗,唐初人。
57
开元中,裴光庭为侍中。门下过官,委主事阎麟之裁定,随口下笔。时人语曰:「麟之口,光庭手。」物议丑之。
58
张延赏怙权矜已,嫉柳浑之守正,使人谓之曰:「相公旧德,但节言于庙堂,则名位可久。」浑曰:「为吾谢张相公,柳浑头可断而舌不可禁。」
59
王缙在太原,旧将王无纵等恃功,且以缙儒者易之,每事多违约束。一朝悉召斩之,将校股栗。
60
大历中,陇州猫鼠同乳,率百僚贺。崔佑甫独奏曰:「仁则仁矣,无乃失于性乎!」
61
李邕自滑州上计也,京洛阡陌聚观,以为古人。盖邕负美名,频被贬斥,剥落在外也。
62
元德秀,字紫芝,为鲁山令,有清德。天宝十三年卒,门人相与諡为文行先生。士大夫高其行不名,谓之元鲁山。
63
驸马都尉郑潜曜,睿皇之外孙,尚明皇第十二女临晋长公主,母即代国长公主也。开元中,母寝疾,曜刺血濡奏章,请以身代。及焚章,独「神道许」三字不化。翌日主疾间,至哉,孝子也。
64
殿中监、少监、尚衣、尚舍、尚辇,大朝会皆分左右,随伞扇立,入阁亦同之。
65
牛僧孺三贬至循州,本传不言,漏略也。
66
李景让典贡年,有李复言者,纳省卷,有《纂异》一部十卷。榜出曰:「事非经济,动涉虚妄,其所纳仰贡院驱使官却还。」复言因此罢举。
67
古押牙者富平居,有游侠之才,多奇计,往往通于宫禁。
68
五月一日御宣政殿,百僚相见之仪,贞元已来常行之,自后多阙。
69
崆峒山,在松州属龙州,西北接蕃界。蜀破后路不通,即非空桐也。」
70
长安中秋望夜,有人闻鬼吟曰:「六街鼓歇行人绝,九衢茫茫空有月。」又闻有和者曰:「九衢日生何劳劳,长安土尽槐根高。」俗云务本西门是鬼市,或风雨晦冥,皆闻其喧聚之声。怪哉!
71
太和中,程修己以书进见,尝举孝廉,故文皇待之弥厚。会春暮,内殿赏牡丹花,上颇好诗,因问修己曰:「今京邑人传牡丹诗,谁为首出?」对曰:「中书舍人李正封诗:『天香夜染衣,国色朝酣酒。』时杨妃侍上曰:「妆台前宜饮以一紫盏酒,则正封之诗见矣。」
72
高宗欲废王皇后,立武昭仪,犹豫未定。许南阳宣言于朝曰:「田舍翁购种得十斛麦,尚须换却旧妇。况天子富有四海,立一皇后,有何不可。」上意乃定。吁!牝鸡之孽,洎移土德,过始于南阳。
73
白乐天之母,因看花坠井。后有排摈者,以赏花新井之作左迁。穆皇尝题柱曰:「此人一生争得水吃。」
74
张介然,天宝中为尉卫卿,因入奏曰:「臣今三品,合列棨戟,若列于帝城,乡里不知。臣河东人也,请例戟于故乡。」上曰:「所给可列故乡,京城伫当别赐。」本乡列戟,介然始也。
75
京兆尹黎干,戎州人也。尝白事于王缙,缙曰:「尹南方尹子也,安知朝礼。」其慢而侮人率如此。
76
总章中,天子服婆罗门药,郝处俊谏曰:「修短有天命,未闻万乘之主,轻服蕃夷之药。」
77
贞元中,邕州经略使陈昙怒判官刘缓,杖之二十五而卒。卒之日,昙得疾,见缓为祟而卒。
78
韦氏专制,明皇忧甚,独密言于王琚。琚曰:「乱则杀之,又何疑?」
79
开元中,诸王友爱特甚,常谓近侍曰:「思作长枕大被,与诸王同卧。」
80
鄱阳人张朝,为猛兽所搏噬,其家犬名小狸救之,获免。
81
中书省柳树久枯死。兴元二年,车驾还而柳活。明年,吕渭以为礼部赋,上甚恶之。
82
卢群昔寓居郑州,典贴得良田,及为郑滑节度,悉召其主还之。时以为美谈。
83
自贞元来,多令中官强买市人物,谓之「宫市」。
84
日本国大臣曰「真人」,犹中朝户部尚书。
85
郭代公元振为西凉州牧,时西蕃酋帅乌质勒强盛,元振为之立语。俄顷雪下盈尺,质勒既老久立,归而遂死。人谓诡杀乌质勒。
86
路随孝行清俭,常闭门不见宾客。状貌酷似其先人,以此未尝视镜。又感其父没蕃,终身不背西坐,其寝以西首。
URN: ctp:ws4574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