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二十八 怪語

《卷二十八 怪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分目》

1
黃野人,幻女,三烈魂,盧瓊仙,王小姑,黃賓臣,北門邪,孝陳。

黃野人》

1
黃野人,相傳葛洪弟子,共仙去,畱丹柱石間,野人服之。居羅浮為地行仙,往往與人相遇,或為黃冠,或儒者,或為溪翁、山婦,或牛,或犬,或鳥,或大胡蜨。凡山中所有物,皆能見之。蘇子瞻常遊羅浮,見一田嫗負兒,嘲其黑乳,嫗答歌多言子瞻隱事,子瞻大驚,欲就語,嫗忽不見。子瞻嘗云:「羅浮有一野人,相傳為葛稚川之隷。有道士鄧守安者,嘗見其足跡長二尺許。大均嘗至羅浮,一人云,有僧於黃龍洞遇一老者,意其為黃野人也。拜求丹藥,老者指虎糞示之。僧見虎糞猶煖,有氣蒸然,且雜獸毛,腥穢不敢嘗。俄而虎糞漸消滅,僅餘一彈丸許。一樵者至取吞之,異香滿口,後得壽百有餘歲。又有見黃野人,冠烏方帽,著鞾,往來黃龍、華首之間,見人則大笑反走。一日醉歸,以煤書壁上云:「雲意不知滄海,春光欲上翠微。人間一墮千歲,猶愛梅花未歸。」又有人於石巖間見一無衣人,紺毛覆體,異之。再拜問道,其人了不相顧,但長嘯數聲,響振林木。有一傴僂者遇之,令於道上俯拾一石以進,及起則腰膂自如。又有樵者,患腳瘡不愈,一老人隔溪喚之使前,手削木皮傅之,其瘡即愈。又有采筍者,夜宿𣸧谷中,然木以辟雲氣。一木客就火而蹲,眉目如人,而黃髮離披。以薪觸之,稍稍退縮,相對寂然無言,至明乃跳躍而去。又有僧於聚霞峯側,見一人從竹叢中驚出,披髮至地,大呼疾奔入澗。視足跡,長二尺許。是皆黃野人之所為云。黃野人故有菴廬,在沖虛觀西,遺蛻尚存。宋太守王寧,登山尋其菴,一樵夫持一竹𥯣授之,隨即不見。視竹𥯣,三丈無節。又有采藥者,至大石樓下,洞門忽開,一披蓑美者少年,腰挿斧柯,手攜一幼女,顧視采藥者曰:「女識吾否?」問之,則書數字於其手,行十餘步忽不見,洞門復合。惆悵者久之,亦意其為黃野人也。山中仙靈頗衆,人稀得見,惟黃野人數數與人遇,共事見《山志》,不可枚舉。大率每年九月六日至九日,黃野人必出。以是日候之,然往往見之不識云。

幻女》

1
南方海外之國,多幻術師,能使鬼執燭持茗供客,客徒見燭茗出入,不見其人。有孔氏子者,往從學之,則曰:「且畱為我女壻,當以㳒授。」於是見女,夜與之處,美而艷,亟欲就之,輙展轉床席間,如隔牆壁。與語則在,索燭照之,婉孌豐澤。來親人,欲撫而摟之,又不可近。凡數夕,無如之何。孔氏子亦美而艷,女心動,悅之。則曰:「席間有紅絲一縷,盍取而去之。」去之,乃遂得接合為夫婦,甚歡。師知而將殺之,其女以告,使亟去。且曰:「幸以手執一雄鷄,頂一鐵釜,劍飛至,得雞若手指血,可厭而返也。」曰:「若此贅我何為?」女曰:「以子美故。我私而就子,其他或來與處,相狎暱久不得接,彼將神蕩魂離,以至于𣦸。𣦸則師命我裸裎招之,故能役之執燭茗以事客。以是為贅耳。」乃決去,涕泣甚悲。女曰:「無思我,我固老且丑也。」因脫其面,若蟬蛇蛻然。或以語美周黎子,黎子曰:「固然。夫色之美者皆能役人,然而固未嘗美也。」

三烈魂》

1
女以烈見,不幸也。而烈以魂見,使人得傳其名氏,則猶為大幸。予得三人焉。
2
一曰韓氏女。初,廣州有周生者,於市買得一衣,丹縠鮮好,置之於床。夜將寢,褰帷忽見少女,驚而問之。女曰:「毋近,我非人也。」生懼趨出。比曉,閭里爭來觀之,聞其聲若近若遠,久之而形漸見,姿首綽約,有陰氣籠之,若在輕塵。謂觀者曰:「妾博羅韓氏處女也,城破被執。兵人見犯,不從,觸刃而𣦸。衣平日所著,故附而來耳。」予哀之以辭曰:「彼綃者衣兮,水之不能濡,美人之血,紅如荼兮。彼衣者綃兮,火之不能𤑔,美人之心,皎如雪兮。毋畱我綃兮,吾魂與之而東飄兮。毋畱我衣兮,吾魂與之而西飛兮。噫嘻烈兮,不自言之而誰之知兮。」
3
一曰湛氏,增城湛翼卿之女也。及笄,受聘吳氏子。丙戌,廣州不守,女投井而𣦸,吳生欲迎𠷔以歸,其親串止之。有李生曰:「凡女子許嫁,字而笄之,𣦸則以成人之喪禮之,況𣦸於節者乎?」於是吳生迎喪以歸。一夕月明,李見一好女子身被溼衣,前拜曰:「妾湛氏女也,非君執議,游魂無依矣。請賦詩志妾之𣦸。」言畢而滅。予撫琴為之操曰:「嗚呼噫嘻!井之陰陰兮,美人以其魂嫁猶不沉兮。匪一日之沉兮,何以得君子百年之心兮。謝君之友兮,以禮而合幽明之瑟琴兮。」
4
一曰蘇氏婦。甲寅春,廣州有請覘仙者,忽有自署蘇氏者來,問其誰,曰:「妾廣州繡花街人,年十七,嫁汪叔茂季子。庚寅冬,城破,兵殺吾夫,吾以几擊兵,兵破頭額,因磔我而𣦸。」予為之歌曰:「擊奴擊奴,奴雖不𣦸已碎顱,腦血可以濺吾夫。纖纖女手有霹靂,泰山難與秋毫敵。丈夫何必是荊軻,𣦸為鬼雄隨所擊。」

盧瓊仙》

1
盧瓊仙者,劉鋹之才人也。崇禎間,有請覘仙者,瓊仙至,題云:「身輕不許風中𡗓,腕白愁教月下看。」瓊仙故能詩。同時有蘇才人者,亦能詩,南漢宮中稱大家,劉龑寵之。至鋹時,有女學士十餘人,瓊仙其一也,與蘇皆南海人云。

王小姑》

1
王小姑,東莞石岡人。及笄,適陳氏子,無何得疾。不火食,日嚼棃棗飲水而已。歿經一日,顏色如熟寐。向夕,諸姊妹𠀤𡗓庭中。月色悽清,霜葉微墜,有物隨風而至,滅於階下,流香馥郁,冷然襲衣。諸姊妹曰:「豈小姑來驚人耶!」小姑微吟,若流鶯出於葉底,就之弗見。良久曰:「世緣未盡,復來相對耳。」骨肉掩泣,小姑取架上巾為之拭淚。親戚來觀,婉孌如昔。每曉籹,皆見其衣紫綃,挽頹雲,與近態異。因戲疾撫其臂,玉腕如氷。小姑怒,以釵刺之。兄舉子,代命名曰棟隆,手製巾領與之,時時抱行空中,兒弗畏也。越數年,忽見身,與所親泣訣曰:「緣盡矣。」倐然而滅。

黃賓臣》

1
有黃賓臣者,字敬而,瓊山諸生也。庚申七月,至高州,值天大旱,有司祈禱不應。賓臣曰:「凡求雨,必得奇門真傳。」或異其言,亟報有司往請之。賓臣使取竹片十二為令牌,及大鍋一,黑雄雞一,鹿脯五器以待。明日於觀出寺為壇,賓臣服道衣,被髮仗劍,於壇上步罡捻訣,以目視日,竟日不下一睫。明日申刻果雨,不甚大,觀者稱其術之神。曰:「未也。俟明日觀之。」明日烈日如故,賓臣曰:「此刼數,非獨高涼一郡為然,柰何!」有司以其左道譏之,賓臣愧甚。於是至發祥寺,登浮圖,居第四重,上下左右悉以符籙封之。越三日,謂觀者曰:「明午雨必至,但從東南來可保無事,否則當有性命之憂。」因作書與家人訣。明日未時,烈日中狂風大作,賓臣謂其僕曰:「雨從西北方起,不祥,爾當速去。」其僕甫下塔,霹靂一聲,雨如注。有老人見一麻鷹,口含火丸,從塔第一重飛入,勢甚可怖。須臾霹靂再震,遠近聞硫磺撲鼻。馳視之,賓臣僵仆塔外,口存微息,鼻旁與右臂微破,一孔如鍼,血流不止。以沸水飲之,不受矣。高州人以賓臣為百姓而𣦸,𡗓廟祀之。

北門邪》

1
自瓊至崖,所歷州縣,皆杜北門不開。曩時,瓊郡午後鬼入市廛,以紙錢貿物,核之僅灰燼存焉,於是皆試錢水中,驗浮沉以別人鬼。有堪輿言:「宐杜北門,作真武廟以鎮之。」有司如其言,鬼怪遂滅,故十州縣皆效之。此甚妄也,北非鬼門也。鬼無形,隨在可以出入,有司者盡人道以杜之可耳,何必門。故曰:「有道之國,其鬼不靈。」

孝陳》

1
孝陳者,恩平文安寨人,不知其名。人以其始為女而終為男,不可以復女之,而掩其今之為男也;亦不可以竟男之,而掩其昔之為女也。於是但稱之曰陳云。陳之為孝則何?曰:陳及笄時,以其父貧而無子,將如北宮嬰兒之所為,不嫁以養。其父強遣之,陳時時提持酒食,歸餉其父。雖大風雨,崎嶇山谷,豺虎之間,弗少避。路有烏風大王者,禱之,禱已而哭,哭輙失聲。痛其身之女,不幸而不為男,使其父老而無依也。一日匍匐壇前,見有山果隨流,拾食之,得疾。迷悶數日,夢有人以刀截其下體而接以他體者,驚寤,則居然男子矣。其夫以聞電煇王將軍,將軍嘉歎,以為孝之所致,命麾下給養其親。未幾,文安寨破,蕃王得陳,怪之,配以女子,而使掌管鹿園,於是陳又為人夫焉。
2
屈子曰:甚矣哉!天固無不足於人,而人常不足於天。人固無不足於人,而人常不足於人。夫苟足於天,雖女而男之可矣;苟足於人,雖妻而夫之可矣。孝陳之事是矣。嗟夫!女而男之,非祥也,而在陳則祥;妻而夫之,非祥也,而在陳則祥。祥則復何怪之與有?
URN: ctp:ws461419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