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四

《卷四》[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华光闹蜻蜒观》

1 却说华光天王捉得公主,来到离娄山洞中,点起灯烛,求公主成亲,公主初不肯从,华光将老仙说宿缘事,说了一遍。公主只得相依成亲。朝朝饮酒,夜夜吹歌。忽一日,思想起母亲,两眼泪下。公主见丈夫下泪,上前问其缘故。华光曰:「今虽得公主成了姻眷,奈我母亲被龙瑞王拿去,至今寻觅不见。故欲别贤妻去寻母亲,但恩情未久,不忍分别。欲思缓去,又恐母亲受难日久,心中忧恩,故有此泪。」公主曰;「美貌才郎朱颜少妇,寻母有期,夫妻日久。当去寻母,勿以妻子为念。不去,恐被天下人议论。君今去,妾回母家候郎回,再行相会。」华光曰:「蒙贤妻指教,为夫的只得前去,你可小心。我今去遍游天下,务要寻见母亲才回。「夫妻说罢,华光唤过手下,吩咐看守洞府,便送妻回转凤凰山去,自己离了洞门,变作一个凡人,各方去询问母亲消息。
2 忽一日,听见前面有一妇人,哭哭啼啼。华光自思曰:「我且前去看是我母亲不是。」华光进前一看,那婆子却不是母亲,便问曰:「你这婆子为甚的行来行去,如此悲哭?」那妇人曰:「我有一子,当日去山上砍柴,卖银度活,供膳老身。不想此去有一观,名叫靖蜒观,观内有一道士,名叫落石大仙,若有人到他观里去,便要人施舍入他院中。有施舍的便罢,若没有舍他之时,离观不到半山,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将人害死。老身只有一个儿子,今早出去砍柴,到他庙前过,入庙中去吃水,被那落石大仙看见了,说要问我儿子化缘。我儿子说我贫难,没有施舍他,他就怒将起来,不知作何法,将我儿子害死了。老身止有此子,今被那贼道害死,叫我怎生过活,老身自思不若去寻一个自尽,故此悲哭。」华光曰:「有此屈事,何不去告他?」婆子曰:「若告得他,多时有人去告了。」华光曰:「为何告不得?」婆子曰:「他是个妖人,有神通的,官府亦奈何他不得,多惧怕他,为何去告得他?」华光听了叹曰:「莫说世间有此屈蜻蜒?」老婆子曰:「你亦不可去寻自尽。」遂取出白银十两给婆子曰:「这个给你拿家去养老,我去到那观中除了这妖道。」婆子曰:」多蒙客官救我老命,客官可千万不要到那院中,恐被他害了。」华光曰:「你可放心回去,我自有分晓。」婆子叩谢而别。华光即轻身自往蜻蜒观中,直入法堂,见那落石大仙伽坐在禅床上。华光上前施礼,那大仙亦下禅床答礼,落坐茶毕。落石大仙问曰:「客官何州何府?到此有何贵干?」华光曰:」我乃是徽州府婺源县萧家庄萧永富长子,萧一郎是也。久闻全真贵观好景致,特来游玩一会。」道人曰:「既是萧长者家,贫道有失远迎。」即吩咐道童,快办斋筵相待萧大舍。二人叙谈坐未久,斋至,道人即排下斋筵,与华光饮酒。至半酣,华光思曰:「我不免取出金砖,看他道行如何,再作道理。」便假作酒醉,身上取出金砖放在桌上,打一打,又看一看,包起,道人见了,贼心顿起,对华光曰:「大舍今到敝观,望大舍舍些缘在我观中。」华光曰:「言之有理,可取舍施簿过来我题。」道人即取出募缘簿付华光。华光接过簿来,故卖弄笔法,写:「徽州府婺源县萧家庄萧一郎喜舍一」。那道人接过募缘簿一看,言曰:「大舍如何不写舍几多,只写个一字何也,倒要说个明白舍多少?」华光曰:「不消问明白。你待我好,一字上大有变更,变一万也是一字;侍我不好,一分也是个一字,一厘一毫一丝一忽也是个一字。」那道人闻言假作笑容曰:「只要大舍将方才取出来的那一块金子,舍我罢了。」华光曰:「这一块金子,是我平生所爱的物,岂可舍了?」道人听罢,收起出家心,放出杀人意,便曰:「大舍肯也要肯,不肯也要肯。」华光曰:「舍在我,为何说出此话?」道人曰:「这个由不得你了。」华光听了大怒,骂曰:「你是什么出家人,就是个强盗了!」就将酒席推倒,走出门外。道士大怒,口中念动咒语,只见飞沙走石,赶著华光就打。华光一见,指个化身与他打,自己却走回观里去,指出三昧真火,放起火来,烧著蜻蜒观。
3 忽见两个女人走将出来。华光问曰:「你这妇人为何在此观中?」女子曰:「我们都是那道士拿来的。奴家是荆州人,姓陈名叫惜惜。」那一个女子曰:「奴家是四川成都人,姓黄名百娇。」华光听了便曰:「我驾一朵祥云,送你等回去你可向你家中说,是我救你等回家。」二女叩谢。华光先驾云送陈氏返家,又驾云来送黄氏回去。黄氏曰:「奴家去不得,恐那道士随后赶来,请天王亲送到我家,感恩非浅。」华光听了,就送那黄百娇回家不题。
4 却言落石道人,知是华光来闹蜻蜒观,那两个女子又被他救去,痛恨一场要害华光,又无门路,只得忍耐不表。
5 却说成都府黄山岳,自从女儿不见之后,终日烦恼闷坐堂中,忽小厮报曰「启上长者,小娘子今日回来了。」长者出门一看,果是女儿,父子相抱大哭。黄山岳问曰:「我儿为何怪摄去,到哪里?」百娇曰,「女儿被蜻蜒观妖道拿去。今日天曹华光天王放火烧了蜻蜒观,救了孩儿,今送儿回来的。」一家大喜,就令刻工雕了华光天王之像,起一庙字供养,朝参暮拜,以报救命之恩不表。
6 再说落石大仙自从被华光烧了蜻蜒观,无处安身。一日打听得黄百娇家立了华光之像,起庙字供养,欲报前仇,又欲去迷黄百娇。心生一计,自思不免变作华光去戏那黄百娇。只说见你美貌,故送你归家,务要成亲,一则得黄百娇之乐,二则报了华光之仇,岂不美哉!想罢便行。当日百娇自己闷坐,忽有一人叫「开门」。百娇便问曰:「你是何人?夜深时分叫我开门?」道士曰:「我是华光,可速开门,与我进来便罢;若不开门,我就害你一家。」百娇只得开门与假华光进来。百娇拜谢前回救命之恩,假华光曰:「自从那日救你回来,见你生得美貌,思来日久,无奈到此,要与小娘子成一对夫妇。」百娇曰:「天王乃上界正神,不该如此!」假华光曰:「你若不从,我就害你一家。」百娇无奈,只得相从,颠鸾倒凤成了亲事,到鸡鸣而去。嘱百娇曰:「贤妻小心,我明夜来和你叙话。」不想次日早晨,长者问小童曰:「昨夜小娘子一夜似同人说话一般,你听见否?」小童曰「我正要问长者,不知小娘子昨夜和甚人说话?」长者大怒,命小童子叫小娘子出来。百娇出来,山岳怒曰:「贱人跪了!你昨夜和什么说话?莫非什么丑事,你好好说来!」百娇曰:「女儿没有人说话,是我自己长叹。」长者怒曰:「你若不说个明白,就把你打死。」百娇见说要打,只得从实说了。曰:「不是别人,是华光他说见我美貌才救我回来,昨夜到我房中要与我成亲。我不肯,他就要害死我一家。以此我只得从他,」长者听了大怒,就要去把庙烧毁了。百娇曰:「父亲且慢,虽说他是华光,恐怕不是他,是别个妖怪假名而来,亦未可知。不如去到庙中烧起一炉香,祷告祷告,倘若是他,然后毁庙不迟。」长者曰:「说得也是。」
7 即至庙中将香焚起,祷告未毕,果见华光立在云头上问曰:「黄山岳,你到我庙中祷告为何?」长者见了跪下曰:「我女儿前日得天王救回,一家感戴,天王乃上界正神,为何昨夜到我女房中调戏吾女?为此恳告。」华光曰,「原来你有此不明之事。」即向百娇曰:「来迷你的并不是我,你休推我。」百娇曰:「叫我亦难明,称是天王。」华光曰:「也罢,我且问你,那人是什么时候来的,什么时候去?」百娇曰:「三更方来,鸡鸣就去。今夜他必然来的。」华光曰:「今夜你走别处去睡,我在你房中等那妖怪,今夜来将他拿住,与你一家看,方见明白。」长者大喜。华光是夜潜入百娇卧房。落石大仙果然来叫:「贤妻快开房门!」华光假作百娇声音应他,开了房门。大仙进了房中,正要上床,被华光捉住,叫起一家点灯来看,原来是一条白蛇。举家大惊,便要打死那白蛇。白蛇便哀求天王饶命。华光曰:「你如何敢变作我在此害人,坏我名声?你今日投降我便罢。」大仙满口应承。华光曰:「你可仍现原形,缠在我的金枪上。」长者一家大小叩头拜谢。华光即回转离娄山,与铁扇公主商议曰:「我到阳间,又收伏一白蛇精,我今又要别贤妻,到各方去寻母亲。」公主曰:「婆婆若是在阳间,你也该寻到了,莫非是死了?」华光曰:「死了在何处寻?」公主曰:「人若死,都要到东岳庙里,你也可去查看,有婆婆没有?」华光依言,别了公主,往东岳庙那里来,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华光闹东岳庙》

1 却说华光来到东岳庙大门外,遇著草野三圣,三圣问曰:「你是何人?」华光曰:「吾乃华光是也。」三圣曰:「闻你不是好人,东走西撞,无所不为,今来我东岳庙则甚?」止住不肯放入。华光大怒曰:「你这三个匹夫,何敢出言伤我,」丢起金砖就打那三圣。三圣连忙逃去,告与东岳大帝得知。大帝大惊,问六曹曰:『此人名头厉害,到我东岳庙不知为何?」六曹曰:「必有缘故,且以礼待他。」言未毕,华光已至,大帝迎接,坐下茶毕。大帝问曰:「天王贵步下降,有何见教?」华光曰:「轻造非为他事,乃为寻母而来。」大帝曰:「令堂何名?」华光曰:「家母名叫吉芝陀圣母,又名萧太婆。」大帝闻言,即问六曹,可有吉芝陀圣母萧太婆到来。六曹将薄书查看,回大帝曰:「只有萧太婆到,没有吉芝陀圣母来。」华光曰:「吉芝陀圣母就是萧太婆,萧太婆就是吉芝陀圣母。」大帝曰:「是两个。」华光曰:「总是一人。」大帝又说曰:「是两个。」华光怒曰:「只是一个!」六曹禀曰:「我这里只是人死了,在这里点名,却是阴司收管。天王要问明白,可到阴司去一查。」华光听了,就辞了大帝,往阴司去寻取老母,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华光闹阴司》

1 却说华光手持金枪,来至阴司,看见一十八重地狱,又见金钱山、银钱山破钱山、消钱山,又见金桥、银桥、乱柴桥、奈河桥。自思:金桥、银桥我不过,乱柴桥也不是我过的,不如去过那奈何渡,看我母过此去没有。华光见渡子来问曰:「你是何人?」华光曰:「乃上界华光天王。我且问你,我的母亲在此过渡没有?」渡子曰:「我这所在来千去万,何能知哪个是你母亲?」华光曰:「大名叫萧太婆,小名叫吉芝陀圣母便是。」渡子曰:「萧太婆在此啼哭而过,吉芝陀圣母这里未曾见来。」华光曰:「萧太婆就是吉芝陀圣母。」渡子曰:「是二个人。」华光曰:「总是一个。」二人因此言相争,华光大怒,丢起金砖便打。渡子便走,大叫华光来闹阴司。
2 渡子走去报阎王。阎王升殿正坐下,只见转表官报曰:「华光来同阴司。」阎王问众臣曰:「华光到此,不知为何?」判官曰:「定有缘故,待他来时,以礼待之便了。」言未已,忽报华光到。阎王接入相见落坐,阎王曰:「久闻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光降,有何见谕!」华光曰:「不才到此别无他事,只为家母萧太婆,又名吉芝陀圣母,被那龙瑞王拿去,不知下落,疑其死了,来到贵殿,敢问家母曾到此否?」阎王转问判官。判官曰:「簿书查看,只有个萧太婆到,吉芝陀圣母未曾到。」阎王言曰:「只有萧太婆,没有吉芝陀圣母。」华光曰:「总是一个。」阎王曰:「却是二人。」华光大怒曰:「一个为何说两个?」判官曰:「他若不信,可令引魂使者至十伤门内,引与他自己认,便见明白。」阎王即令引魂动使者上殿,阎王曰:「天王如不信,可自去一看,便见明白了。」华光乃同使者会见一妇人,华光便问曰:「你是何人?」那妇人曰:「我是萧太婆。」华光怒曰:「萧太婆是吾之母,吾岂不认得,你敢在此冒名。」那女子哭曰:「我正是萧太婆,因为萧长者四十无子,我每夜在后花园烧香求嗣,不想被一个扑灯蛾来将灯火扑灭,现出本相,是吉芝陀圣母,将我吃了,把骨头捽往深山。他变做我,在萧家受了胎,才生天王。
3 我死在幽冥,枉屈无伸。」言罢大哭。华光曰:「原来亦是吾母,怎生是好?」母曰「你可看吾夫之面,上奏与阎王,赐吾投胎,免得在十伤门内受苦。」华光曰:母亲勿忧,待儿即奏阎王。」阎王曰:「领命。」华光拜谢与母分别。回转阳间。阎王依言将萧太婆送至邓尚书家中投胎不表。且看下回分解。

华光火烧东岳庙》

1 华光回转阳世,心中自思曰:「可恨东岳大帝,为何说我闹天曹、闹中界、闹阴司,人皆道我闹三界,不免去放火烧了东岳庙。」来到门下放火,只见火不发。华光抬头一看,只见屋角上有条两头蛇吐出黄沙,故此火不发,华光心焦,丢起三角金砖便打。打走了两头蛇。华光又欲放火,却见丧门吊客哭杀神官兄弟二人,见华光要烧东岳庙,兄弟二人自言曰:「似他这等可恶,无人奈得他何。我与你兄弟两个,不若抬那法宝纸棺材去,将他连哭三声,哭死了他,即以棺材装了,上界去见玉帝。一则讨赏,二则免他在中界作闹。」二人商议已了,即见华光曰:「你不可太可恶。大帝与你有何仇,你要烧东岳庙?」华光曰:「与你二人何干?」二人曰:「依我说,你去了罢,若不肯去,我便哭死你。」华光曰:「你个人,哭得人死?我不信,你哭得死我吗?」二人听了便连哭三声。华光即死于地下。二人忙抬入棺木内,正欲抬去见玉帝。忽然遇见朝真山洪玉寺火炎王光佛来。二人正抬了棺木行,王光佛问曰:「你兄弟二人扛的什么人?上哪里去?」丧门神曰:「讵耐华光要来烧东岳庙,被我二人把他哭死了,抬去见玉帝讨赏。」光佛自思曰:「这畜生今番若不遇我,就了不得了。吾当救他一救。」光佛假言曰:「你两个不晓得华光来头。」二人曰:「果然不知。」光佛曰:「华光原是玉帝的外甥,你抬去见玉帝,玉帝若怒,说你二人好大胆,你将寡人外甥亦把来哭死,传玉旨将你二人杀了。」那兄弟二人惊曰:「老师父你真是个好人,说得不错,如今便待如何?」光佛乃思曰:「华光乃人之精,见火便醒,不如哄他放一把火烧了棺木,与他走出便了。」光佛计定,对二人曰:「不如放把火烧死便了。」二人曰:「多得师父指教。」光佛别了二人。二人曰:「若不是见这师父,我二人送个死路。」就放起火来,烧得那华光醒将起来,把金砖就打,打得兄弟二人无走之处。华光整了衣服,去朝真山拜谢师父。那兄弟二人被打得头破脑裂,大骂炎光秃驴害死人。大哭一场而去。
2 却说炎光正坐之间,忽见华光至,参见拜毕。光佛曰:「弟子好没分晓,你寻母如何不来问我,要下阴司?」华光曰:「弟子一时心慌,未晓来问师父。今日幸遇见,敢问师父,我母今在何处?」炎光曰:「你母被龙瑞王抓在酆都城里,日间铜鞭三千下,夜间铁棒不离身。」华光见说在酆都受苦,放声大哭,辞了师父,回转离娄山。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华光三下酆都》

1 却说天王回来与铁扇公主商议,要去酆都救母,公主曰:「如何去得?」华光曰:「吾变作天使,去见酆都王,言是玉帝差来,把众鬼押上天曹,就骗得出来。铁扇公主曰:「此计甚妙。」说罢,夫妻分别不表。
2 却言酆都王正坐之间,有韩元帅、关元帅把守酆部门,忽报有大使至,酆都王请进。相见毕,问:「天使来此为何?」天使曰:「今奉玉帝差遣,将酆都众鬼押上天曹决罪。」酆都王见说,便问二元帅。二元帅曰:「既是天使,难辨真伪,待我把照魔镜来照一照。」那天使曰:「不消照。」二元帅曰:「恐其中有假。」持照妖镜,华光便走至空中去。二元帅与酆都王曰:」这人母是那圣母,当初被龙瑞王捉来,囚在此地,他今变作天使来取囚,我如何可不照?往年押囚,是清华宫太乙救苦天尊,若他变了他来,险些被他骗去。」华光在空中听见,便回转与公主言曰:「我下酆都去,他疑心,将照妖镜照出我本相。我即在半空听说,我若假作天尊,可被我骗了来。我如今要假作太乙天尊去,」公主曰:「既如此,你可快变天尊去。」夫妻二人商议好,华光即变作太乙救苦天尊去到阴司二下酆都。
3 却言酆都王正坐之间,忽报清华宫太乙救苦天尊到。酆都王接入坐定,问曰:「天尊到此,有何见谕。」假天尊曰:「来押鬼怪上天曹。」二元帅曰:「要照照。前者有华光变作天使,到此来骗鬼怪母,故我这里要加意紧防。」假天尊曰「你岂不认得我,何必照得?」元帅曰:「此事不小。」言罢,提起镜一照,华光又走了。在空中听那二元帅与酆都王曰:「险些儿又中他的计。」酆都王曰:「元帅何以知之?」二元帅曰:「若是真天尊下酆都,不是这样来,他有九头狮子推车,有十侍弟子相随,身穿金銮袈裟,左有金童,右有玉女,有九环锡杖,金钵盂,装甘露水,与鬼怪吃,要玉明扇扇开酆都门,要个金睛独眼鬼,照开光明,才得进去。不然里面黑暗,怎生进得去,今他这般来,我如何不照他!」华光又在云端听见。即回了离娄山与公主商曰:「我又被他照出,说真天尊要有九头狮子推车,十侍弟子相随,金銮袈裟,左有金童,右有玉女,九环锡杖,金钵盂装甘露水,玉明扇扇开酆都门。要个金睛独眼鬼照开光明,才得进去。叫我如何讨这许多宝贝,想母难救了。」说罢大哭。公主曰:「不妨,奴家讨得来。」华光曰:「公主哪里去讨?」公主曰:「我有个妹子,在清华宫太乙救苦天尊那里做玉女,我叫母亲叫他来,若是玉明扇,用我铁扇。十侍弟子叫手下一变就是了。只要讨九头狮子推车,九环锡杖、金銮袈裟、金钵盂、金睛独眼鬼,好进酆都。」华光曰:「你快叫令堂去叫令妹来,我这里出榜招人,进入酆都。」却有金睛独眼鬼前来揭榜曰:「我当初与你令堂老夫人同囚在驱邪院,得天王打破娑婆镜,救我等走脱。我再不敢吃人。你老夫人不改前过,又要吃人,才有此事。今闻天王要入酆都救母,我有百眼并住九十九个,只用一个眼,说我是金睛独眼鬼。同天王入酆都,以救老夫人,报当日之恩。」华光大喜。九头狮子用火漂将变,九环锡杖用金枪变,金钵盂用金砖变,袈裟以火丹变,安排已定,前去三下酆都救母。
4 却说酆都王正坐之间,忽报真天尊下酆都。酆都王忙出迎接,入到厅堂相见礼毕。天尊即同酆都王入到酆都门,用扇扇三下,用九环锡杖顿三顿,酆都门开了,独眼鬼入去,押出妖怪来。众鬼怪出见,叫屈连天。天尊曰:「别鬼且收入去,只将吉芝陀圣母押上天曹去。」独眼鬼听了,即将吉芝陀圣母押去了。天尊辞别了酆都王而去。酆都王问二元帅曰:「此何不将照妖镜照照?」元帅曰:「这是真的,也不敢照他。」王曰:「其中可疑。别鬼不提去,只押圣母去,莫非是假的吗?且照照看以改疑惑。」元帅即将镜一照,原来又是华光变的,脱去了。二元帅即点乓追赶,奈赶不上。三人十分烦恼,即令人去打探。
5 却说华光,三下酆都,救得母亲出来,十分快悦。那吉芝陀圣母曰:「我儿救得我出来甚好,但我要皮娥吃。」华光问:「皮娥是什么,我不晓得。」母曰:「你不晓得,可去问千里眼、顺风耳。」华光即去问二人,二人曰:「那皮娥是人,他又思量吃人。」华光听罢对母曰:「你在酆都受苦,孩儿用尽心计,救得你出来,为何又要吃人!此事不可为的。」母曰:「这就不孝,既没有皮娥我吃,要你救出我来做甚?」华光无奈,只推曰:「容两日讨与你吃。」华光即忙出榜招医,若有医得我老夫人不思量吃人者,我当重谢不题。
6 却言酆都王探知华光出榜招人医他母亲,欲使一人去害吉芝陀圣母。问谁敢前去?内有一人,乃是魔军,向前禀曰:「某愿往,假装医人去揭榜,见得我能医治,倘彼用我之时,于药内放些毒药,将他毒死便了。」酆都王大喜,即令他前去不表。
7 却说华光闻报有人揭榜前来,心中大喜,请入相见毕。华光去请母曰:「有一医人能医母亲不思吃皮娥。」母曰:「既有此医者,可来见我。」华光即同医者进见。圣母曰:「此非医者,他乃是酆都一个魔军,他定来害我的。」华光大怒要杀他。魔军曰:「你不要杀我,我教你一个方子,他就不想吃人了。」华光曰:「你说来,我便赦你。」那人曰:「若要令堂不吃人,必须讨得仙桃给他吃,就不吃人了。」华光问曰:「哪里有仙桃?」军人曰:「只有王母金谷园中有仙桃,可巧今年正熟。天王若取得来与令堂吃。就不思量吃人了,」华光听罢,放了军人。即吩咐公主侍奉母亲。自思:「我去偷桃,除非变作猴狲去方可偷得。」思罢,即变作花果山齐天大圣,来到王母娘娘金谷园中。原来园中有一小厮,在那里看守,可巧守者睡著。华光便入了园,上了树一看,果然好一树仙桃。连忙摘了五六个便走。小厮醒来一看,不见了五六个仙桃,却是猴狲脚迹。忙报与王母得知,说「失去五六个仙桃,细查满地都是猴狲爪迹,莫非是齐天大圣偷去也未可知。」王母听了,次日便去上表奏知玉帝曰:「今年我园中仙机正熟,未摘献陛下,今被花果山齐天大圣盗去数个,听我主定夺。」玉帝见奏大怒,即传旨宣孙悟空到殿。玉帝问曰:「仙桃乃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子,三千年成熟,才得此桃。朕尚未见面,卿怎敢偷去?」悟空曰:「半天下雨,不知来头。臣自取经回来,已把一切贪心丢了,何得有盗心,此实不是小臣,恐其中有诈,也未可知,」玉帝曰:「明是卿偷,脚迹尚在,岂可言他人?卿乃佛家弟子,著令驾前指挥,送西天与如来处问罪。」众臣奏曰:「臣等闻悟空今果皈依佛道,又是三藏弟子,显无其事,惟恐其中有屈,乞我主不必送他西天去,限他一月找寻。若有了盗者,免他之罪。若没有,那时再送他西天去不迟。」玉帝准奏曰:「众臣保卿,且容卿去查下落回报。」
8 悟空谢恩出朝,回至花果山,与众子孙奇都、罗猴、月孛等言曰:「不想有此屈事。不知哪个妖怪,变作我本相,去到金谷园们了仙桃,王母去奏玉帝,说是我偷的。我说不是,玉帝不容分说,欲将我送至西天如来处问罪。幸得众臣保住,限我一个月找寻下落,方免我罪。一个月没有下落,罪仍及于我。叫我往何方去访得著个下落,好不可恼!」众子孙曰:「大圣何不上南海去问观世音便知明白,不然怎么去寻?」悟空听了曰:「言之有理。」即打个筋斗去到南海。
9 观音老母正在紫竹林坐禅,忽见悟空来。老母曰:「悟空为了何事而来?」悟空曰:「只为金谷园中失了仙桃,不知是何妖怪变我形迹去偷的。王母奏之玉帝说是我,玉帝即要送我上西天去问罪。多得同僚保本,限我一月要有下落,若是无下落,是我也是我,不是我也是我,就要问罪。弟子无奈,特来叩求佛母,指示何人盗去的。」观世音挪开慧眼一看,对大圣曰,「不是别人,乃是闹三界的华光偷去。」大圣曰:「他偷去作甚的?」观音曰:「他三下酆都,救出吉芝陀圣母。那畜生又思吃人,华光无奈他何,出榜招人医治,乃是魔军来说叫他要讨仙桃与他吃,才不思吃人,华光因此变作你去偷仙桃。」大圣见说大怒,即拜别了观音,回至花果山,与众子孙说知曰:「他既去偷桃连累我,我今就与你们杀到离娄山,将那贼捉了。」
10 即说大圣有一女,名叫月孛星。但见他生得目大腰宽,口阔手粗,脚长头歪,脚声似打雷。遇了不死亦七八。月孛星出来曰:「我也要去。」众人曰:「你生得这等丑,去了给华光等取笑。」月孛星曰:「我定要去捉华光。」众人无亲,只得和他同去。一齐到离娄山,喊战连天。却言华光自从偷得仙桃与母亲吃了,果不思量吃人,心中大悦。忽手下人报说花果山齐天大圣领兵杀来,说天王不该变他去偷桃,累他受罪,要捉天王解上天曹。华光闻言大怒,即下山与悟空相见。悟空骂曰:「你偷仙桃,好变牛变马去偷,为何变老孙本相去,连累老孙。快下马受缚,与我解上天庭便罢。」华光曰:「我讨仙桃与你何干?就变你本相亦所不妨。」悟空曰:「连累我,反说不妨!」便将如意棍向华光打去。华光亦丢起三角金砖,悟空口中一呼,出来无千无万猴狲,拖住华光,来抢金砖,华光大败。悟空赶去。华光丢起火丹,火光连天。悟空不能抵敌,便败到东洋大海去。那月孛星见父败走了,便将他的骷髅头敲动,叫声华光,华光即刻头痛眼昏,走回山洞。那月孛星的骷髅十分利害,人被他叫名拷了,三日内自死。
11 却说火炎王光佛知华光与悟空交战,料华光战他不过,必落月孛星之手,特来与他二人讲和。来至大圣寨中,大圣接入礼毕,光佛曰:「闻大圣今与小徒交战,为因变尊相偷仙桃一事,是否?」悟空曰:「是他不该破坏我的名誉。」光佛曰:「果是他不好,容贫僧带来伏罪。今贫僧有一言,未卜大圣肯容纳否?」悟空曰:「有何见教?」光佛曰:「小徒有犯尊颜,被令爱将骷髅拷动,今将死矣。自古道:『好汉碰好汉。』望大圣饶他,贫僧与你二人说和,结为兄弟何如?」悟空曰:「蒙老师父说,无有不依命的,奈玉帝要把我问罪,此事如何?」光佛曰:「若肯卖人情与我,天曹之事,我自去料理,不涉大圣一些。」大圣曰:「恐玉帝不肯。」光佛曰:「华光是他外甥,加是我说去,无有不肯赦他之理。」悟空曰:「既如此!敢不从命。」即叫出月孛星吩咐曰:「今有炎光老师说和;饶他罢。」月孛即将骷髅把来削去了,乃向炎光曰:「女儿已削去拷处,饶他命矣。」光佛拜谢而别,来至离娄山,见华光说了前事。华光即同炎光前往悟空寨中相见,结为兄弟。大圣即命排宴款待,各自分别,悟空领兵回花果山。光佛去奏玉帝赦了华光。兵戈宁息。华光分付手下人看守文殊院并千田国庙宇、离娄山,我去遍游天下,逢灾救灾,逢难救难,不日而归。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华光皈依佛道》

1 却说灵山世尊一日与众罗汉说:「华光那畜生,当日他赶龙瑞王至我灵山,恼了我,被我把天眼收来,他问我取,我说要他来皈依佛道才把还他,他说容他寻了母亲,即刻就来,当日设誓,说他若寻见母亲,不来皈依佛道,六根不得齐全。他今已救出母亲,功成已满,尚不来皈依,只在中界荡游,恐被外议,说佛家弟子不肯皈依佛道。你们众弟子可去变作凡人,去作神仙戏术的把戏,砍脚砍手,引他来看,他必要向你学此法,就哄他将脚砍下,与青狮子衔到灵山,与他赶来,我来劝他皈依佛道。」众弟子领命,辞别了世尊,变作凡人戏术,砍手变龙,砍脚化虎作把戏。
2 却说华光正行之时,远远见前面有人作戏法,即近前看了,见做得妙,暗暗喝彩,就问作把戏人曰:「你这法肯教人否?」其人曰:「可。」华光曰:「我要向你学。」那伙人曰:」我们要须一百金才肯教人。」华光不知是诈,即取出百金,那伙人曰:「你既有钱,我就教你,将你那脚与我砍下来。」华光曰:「砍下恐疼。」那些人曰:「从前师父说不痛。」华光就将左脚与他砍下。果然不疼,华光又叫他再砍右脚,那伙人曰:「你自己也可砍得。」华光就自己将右脚砍下,果也不痛。只是安不住。华光曰:「你教我安住。」那伙人曰:「这脚你砍坏了。」叫一声青鬃狮子衔去。那青鬃狮子上前,将他右脚衔往灵山而去,华光一看众人现出本相,驾云而去,乃惊慌叹曰:「中计了,原来他们是灵山弟子。」华光自思:「不免我踏了风火车,赶上灵山,去见如来。」
3 如来正坐之间,众弟子、青鬃狮子衔得华光脚来。如来大喜。华光亦赶到,拜倒殿前求救命。如来曰:「你当初在这里发咒,说取得母亲,即来皈依佛道。若不来,六根不得齐全,我今就叫你六根不全。」华光曰:「师父你将脚替我安住,弟子就皈依佛道。」如来曰:「畜生,我替你安住罢!」华光原性不改,见如来替他安住脚,起来便走。如来笑曰:「你这畜生往哪里走?」念动咒语,华光走出山门,那脚依然掉下来,仍跌于地下,华光只得走转来见如来。如来曰:「你如何又回来?」华光曰:「今情愿皈佛道,永不敢反。」如来曰:「谅你从此也走不脱,将天眼还你,替你安上脚。」华光拜谢。如来曰:「你原系出家修行,今以仙班有名,但得正果,你受一面。看还布施轮回簿上,曾注你父母,生当受苦,今日得你皈依佛道,应该同往西方,不落轮回之苦,你母吉芝陀圣母,今已改邪归正,不想吃人,亦可往西方。你妹琼娘,孝顺甚笃,西方有仙子,前母范氏大婆婆,主勤和孝顺,一时屈死,阎王送于邓尚书家投胎,今已七岁。范氏善根不断,待他长成,令人点化,度往西天。马耳山你前母兄,亦修行得道,今又得你皈依佛道,亦在西方来。」自即写表一道奏知玉帝,玉帝依奏,加封华光为五封佛中上善王显头官大帝。其馀大众人等,俱依如来表奏,俱送往西方。华光永镇中界,万民求男生男、求女生女,买卖一本十利,读书者金榜提名,感显应验,永受祭享。
URN: ctp:ws50697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