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昭公卷二十四

《昭公卷二十四起二十三年,盡三十二年[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二十三年,春,王正月,叔孫舍如晉。
2
癸丑,叔鞅卒。
3
晉人執我行人叔孫舍。
4
晉人圍郊。郊者何?天子之邑也。天子間田,有大夫主之。○間,音閑。
5
[疏]「叔孫舍」者。○解:《左氏》、《穀梁》作「」字。○「郊者何」。○解云:欲言外邑,文無所系;欲言魯邑,而不言伐我,故執不知問也。
6
曷為不繫于周?不與伐天子也。與侵柳同義。
7
[疏]注「與侵柳同義」。○解云:即宣元年「冬,晉趙穿帥師侵柳」,傳曰:「柳者何?天子之邑也」。注云「天子間田也,有大夫守之,晉與大夫忿爭侵之」也;「曷為不繫乎周」,注云「據王帥敗績于貿戎,繫王」;「不與伐天子也」,注云「絕正其義,使若兩國自相伐」。今此圍郊亦然,故曰與侵柳同義。然則彼已有傳,今復發之者,正以侵圍異文故也。且若不發傳,無以知其伐天子。
8
夏,六月,蔡侯東國卒于楚。不日者,惡背中國而與楚,故略之。月者,比附父仇,責之淺也。不書葬者,篡也。篡不書者,以惡朱在三年之內,不共悲哀,舉錯無度,失眾見篡。○惡背,烏路反,下同;背,音佩。共,音恭。錯,七故反。
9
[疏]注「不日」至「略之」。○解云:正以大國之卒,例皆書日,今此不日,故解之。言背中國而與楚者,即此文卒於楚是也。○注「月者」至「淺也」。○解云:僖十四年「冬,蔡侯卒」,注云「不月者,賤其背中國而附父仇,故略之甚也」。然則彼過深,故不月,此則過淺,但不日而已,云云之說,備於僖十四年。云不書葬者,篡也者,以《春秋》之例,篡不明者,例不書葬。今此東國篡不明,不書其葬,以明篡矣。○注「篡不」至「見篡」。○解云:二十一年「冬,蔡侯朱出奔楚」,何氏云「出奔者,為東國所篡」。然則東國既篡於朱,而無立、入之文者,正欲惡朱故也,何者?東國篡朱,而無文貶,則知《春秋》之義,惡朱明矣。言在三年之內者,即二十年冬,「蔡侯廬卒」,至二十一年冬,朱即出奔,故曰三年之內也。所見之世,始錄諸侯內行小失,不可勝書,是以《春秋》但粗而見譏而已,故何氏云「不共悲哀,舉錯無度」而已矣。凡是為人所篡,皆失眾之所由,故何氏云「失眾見篡」也。
10
秋,七月,莒子庚輿來奔。
11
戊辰,吳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胡子髡、沈子楹滅,獲陳夏。此偏戰也,曷為以詐戰之辭言之?据甲戌齊國書及吳戰于艾陵,俱與夷狄言戰,今此從詐戰辭言敗。○雞父,音甫。髡,苦門反。楹,音盈,《左氏》作「逞」,《穀梁》作「盈」。夏,戶雅反。,五結反。艾,五蓋反。
12
[疏]「此偏戰也」。○解云:正以《春秋》之例,偏戰者日,詐戰者月,今此書日,故言偏戰。○注「據甲戌」至「言敗」。○解云:即哀十一年夏,「五月,公會吳伐齊。甲戌,齊國書帥師,及吳戰于艾陵,齊師敗績,獲齊國書」是也。
13
不與夷狄之主中國也。序上言戰,別客主人直不直也。今吳序上而言戰,則主中國辭也。○別客,彼列反,下及傳同。
14
[疏]注「序上言戰」。○解云:以莊二十八年,「齊人伐衛。衛人及齊人戰,衛人敗績」,傳云「《春秋》伐者為客」,注云「伐人者為客」;「伐者為主」,注云「見伐者為主」;「故使衛主之也」,彼注云「戰序上言及者為主」;「曷為使衛主之?衛未有罪爾」,注云「蓋為幽之會,服父喪未終而不至故」。又僖十八年春,宋公以下伐齊,夏,「宋師及齊師戰于,齊師敗績」,傳云「《春秋》伐者為客,伐者為主。曷為不使齊主之?與襄公之徵齊也。曷為與襄公之徵齊?桓公死,豎刀、易牙爭權不葬,為是故伐之也」。以此言之,若主人直,則主序上;若客直,則客序上,故云序上言戰,別客主人直不直。今吳人序其上而言戰,則是吳人為主中國之辭,故不得言戰,直言敗而已,故云不與夷狄之主中國。
15
然則曷為不使中國主之?据齊國書主吳。中國亦新夷狄也。中國所以異乎夷狄者,以其能尊尊也。王室亂莫肯救,君臣上下壞敗,亦新有夷狄之行,故不使主之。不稱國國出師者,賤略之。言之師者,辟許獨稱師,上五國稱國之嫌。○之行,下孟反,下同。
16
[疏]注「君臣上下壞敗」者。○解云:不救天子,有無君臣上下之道,改云君臣上下壞敗。○注「不稱國國出師者,賤略之」者。○解云:決桓十三年春,「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之文。○注「言之師者」。○解云:若不言之,直言吳敗頓、胡、沈、蔡、陳、許師于雞父,則嫌師文獨使許稱,自陳以上單稱國,是故言之,以散之矣。
17
其言滅獲何?据蔡公孫歸生滅沈,以沈子嘉歸殺之。國言滅,君言殺。又獲晉侯言獲,此陳夏亦言獲,君大夫無別。
18
[疏]注「據蔡」至「言殺」。○解云:即定十四年「夏,四月,庚辰,蔡公孫歸生帥師滅沈,以沈子嘉歸,殺之」。彼國言滅,君言殺,今此君言滅,是以据而難之。云又獲晉侯言獲者,即僖十五年冬十一月,「壬戌,晉侯及秦伯戰于韓,獲晉侯」是也。然則國言滅,君言殺,以解傳其言滅何之文;又獲晉侯言獲,以解傳其言獲何之文。
19
別君臣也。君死于位曰滅,生得曰獲,大夫生死皆曰獲。大夫不世,故不別死位。
20
[疏]「君死于位曰滅」者。○解云:即此「胡子髡、沈子盈滅」是也。生得曰獲者,即「獲晉侯」是也。大夫生死皆曰獲者:大夫死曰獲者,即此「獲陳夏」,及哀十一年「獲齊國書」之徒是也;其大夫生得曰獲者,宣二年「獲宋華元」是也。○注「大夫不世,故不別死位」。○解云:正謂諸侯世,故別其死社稷與不,若其死社稷者而經書滅,不能者貶之言獲也。大夫不世,是以不勞別之,故不問生死,皆謂之獲也。
21
不與夷狄之主中國,則其言獲陳夏何?據荊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不言獲。○莘,所巾反。
22
[疏]注「據荊」至「言獲」。○解云:在莊十年秋九月,彼傳云「曷為不言其獲?不與夷狄之獲中國也」。
23
吳少進也。能結日偏戰,行少進,故從中國辭治之。髡、楹下云滅者,死戰當加禮,使若自卒相順也。經先舉敗文,嫌敗走及殺之,故以自滅為文,明本死位,乃敗之爾。名者,從赴辭也。
24
[疏]注「髡楹」至「順也」。○解云:獲晉侯戕曾阜子之徒,皆獲戕之文在上,今髡、楹之滅,滅文在下者,以其死戰當合加禮,故退滅文於下,使若公子友卒之類,不為人所殺然,故曰使若自卒。一則不言戰,不與夷狄之主中國;一則其言滅,不與夷狄之殺諸夏,二理合符,故言相順也。○注「名者,從赴辭也」。解云:《公羊》之義,合書則書,不待赴告,而言從赴辭者,正以髡、楹既死,故胡、沈之臣赴告鄰國,云道寡君某甲,為吳所滅,諸侯之史,悉書其名,孔子案諸國之文而為《春秋》,由是之故,錄其名矣,故曰名者,從赴辭。隱公八年「夏,六月,己亥,蔡侯考父卒」,秋,「八月,葬蔡宣公」,傳云「卒何以名而葬不名?卒從正」,注云「卒當赴告天子,君前臣名,故從君臣之正義言也」;「而葬從主人」,彼注云「至葬者,有常月可知,不赴告天子,故從蔡臣子辭稱公」也。以此言之,則此注云「名者,從赴辭」者,謂其赴告天子之辭是以稱人矣。
25
天王居于狄泉。此未三年,其稱天王何?据毛伯來求金,不稱天王。
26
[疏]注「據毛」至「天王」。解云:即文九年「毛伯來求金」是也。彼云「何以不稱使?當喪未君也。踰年矣,何以謂之未君?即位矣,而未稱王也。未稱王,何以知其即位?以諸侯之踰年即位,亦知天子之逾年即位也」,注云「俱繼體,其禮不得異」;「以天子三年然後稱王,亦知諸侯於封內三年稱子也」。然則天子之法,三年然後方始稱王,故此傳云「此未三年,其稱王何」,據毛伯不稱天王以難之。
27
著有天子也。時庶孽並篡,天王失位徙居,微弱甚,故急著正其號,明天下當救其難而事之。○孽,魚列反。難,乃旦反。尹氏立王子朝。貶言尹氏者,著世卿之權。尹氏貶,王子朝不貶者,年未滿十歲,未知欲富貴,不當坐,明罪在尹氏。○子朝如字。
28
[疏]注「貶言尹氏者」。○解云:即隱三年夏「尹氏卒」之下,傳云「尹氏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稱尹氏何?貶。曷為貶?譏世卿」是也。云年未滿十歲者,何氏更有所見,或者正以衛人立晉莒展去疾之徒,悉去公子見其當國。今此王子朝經無貶文,乃與楚公子比之經相似。案上十三年「公子比」之下,傳云「比巳立矣,其稱公子何?其意不當也」。以此言之,明其幼少也;年既幼少,未貪富貴,故以未盈十歲言,以下二十六年出奔之時,年已稍長,而不去王子者,順上文也。
29
八月,乙未,地震。是時猛、朝更起,與王爭入,遂至數年。晉陵周竟,吳敗六國,季氏逐昭公,吳光弒僚滅徐,故日至三食,地為再動。○更,音庚。數,所主反。為,于偽反。
30
[疏]「是時」至「數年」。○解云:猛今雖卒,但篡來世近,而子朝復逆,故曰猛、朝更起。上「王猛入于王城」;今言「天王居于狄泉」,「尹氏立王子朝」;二十六年「天王入于成周」,「王子朝奔楚」,故云與王爭入也。首尾五載,故曰遂至數年。云晉陵周竟者,即上「圍郊」是也。云吳敗六國者,上文云「吳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云云是也。云季氏逐昭公者,即下二十五年「九月,己亥,公孫于齊」是也。○注「吳光殺僚滅徐」者。○解云:即下二十七年「夏,四月,吳弒其君僚」;滅徐者,即下三十年冬十二月,「吳滅徐,徐子章禹奔楚」是也。云故日至三食,地為再動者,上二十一年「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二十三年十有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二十四年「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故云日至三食也;上十九年夏,「五月,已卯,地震」,今年又震,故曰地為再動。
31
冬,公如晉。至河,公有疾,乃復。何言乎公有疾乃復?据上比乃復,不言公,不言有疾。
32
[疏]注「據上」至「有疾」。○解云:上十三年冬,「公如晉,至河乃復」;又二十一年冬,「公如晉,至河乃復」,皆言公如。而云不言公者,正謂至河之下不言公矣。
33
殺恥也。因有疾以殺畏晉之恥。舉公者,重疾也。「子之所慎:齋、戰、疾」。
34
二十有四年,春,王二月,丙戌,仲孫ㄑ卒。
35
叔孫舍至自晉。
36
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是後季氏逐昭公,吳滅巢,弒其君僚,又滅徐。
37
秋,八月,大雩。先是公如晉,仲孫ㄑ卒,民被其役,時年叔倪出會,故秋七月復大雩。○被,皮寄反。
38
丁酉,杞伯鬱卒。○鬱,音來,又力之反,二傳作「鬱」
39
冬,吳滅巢。
40
葬杞平公。
41
[疏]「叔孫舍至自晉」。解云:上十四年「春,隱如至自晉」,以其被執而還,故省去其氏。今此叔孫舍不去氏者,蓋以無罪故也,是以文十四年傳云「稱行人而執者,以其事執也」,注云「以其所銜奉國事執之,晉人執我行人叔孫舍是也」;「不稱行人而執者,以已執也」,注云「已者,已大夫,自以大夫之罪執之。分別之者,罪惡當各歸其本」。以此言之,則知隱如有罪,故去其氏;叔孫無罪,故無貶文。若然,文十五年夏,「單伯至自齊」,案彼單伯亦以其有罪執,而存其氏者,恥之故也,是以彼注云「不省去氏者,淫當絕,使若他單伯至」是也。注「是後季氏逐昭公」者,在下二十五年九月。云吳滅巢者,在今年冬。云弒其君僚者,在二十七年。云又滅徐者,在三十年冬。先言季氏逐昭公者,正欲決吳事故也。杞伯郁卒者,《左氏》、《穀梁》作「郁」字,今正本亦有「郁」字者。
42
二十有五年,春,叔孫舍如宋。
43
夏,叔倪會晉趙鞅、宋樂世心、衛北宮喜、鄭游吉、曹人、邾婁人、滕人、薛人、小邾婁人于黃父。○倪,音詣,又五兮反,《左氏》作「詣」。樂世心,世如字,又以制反,《左氏》作「大心」。父,音甫。
44
有鸛鵒來巢。何以書?記異也。何異爾?非中國之禽也,宜穴又巢也。非中國之禽而來居此國,國將危亡之象。鸛鵒,猶權欲。宜穴又巢,此權臣欲國,自下居上之徵也,其後卒為季氏所逐。○鸛,音權,《左氏》作「鸜」,音劬。鵒,音欲。
45
[疏]「夏叔倪」者。《穀梁》與此同,《左氏》經賈注者作「叔詣」字。○「有鸛鵒來巢」者。○解云:案《運斗樞》云「有鸛鵒來巢于榆」,此經不言于榆者,欲道來巢即為異,不假指其處所,若莊七年傳云「『不修春秋』曰『雨星不及地尺而復』,君子修之曰『星如雨』」,何氏云「明其狀似雨爾,不當言雨星;不言尺者,則為異,不可以尺寸錄之」。非中國之禽也者,謂是夷狄之鳥,以《異義》「《公羊》說」云「鸛鵒,夷狄之鳥,不當來入中國」,鄭君之曰:「《春秋》之鳥不言來者,多為夷狄來也」,若鸛鵒乃飛從夷狄而來,則昭將去遠域之外。以此言之,則知非中國之禽者,謂是夷狄之鳥,而《冬官》云「鸛鵒不踰濟」,鄭氏云「無妨於中國有之」者,何氏所不取也。舊解以為中國,國中者,非得注之意。《穀梁》與此同。
46
秋,七月,上辛,大雩。季辛,又雩。又雩者何?又雩者,非雩也,聚眾以逐季氏也。一月不當再舉雩。言又雩者,起非雩也。昭公依托上雩,生事聚眾,欲以逐季氏。不書逐季氏者,諱不能逐,反起下孫,及為所敗,故因雩起其事也。但舉日,不舉辰者,辰不同,不可相為上下。又日為君,長為臣,去辰,則逐季氏意明矣。上不當日,言上辛者,為下辛張本。不言下辛,言季辛者,起季氏不執下而逐君。○下孫,音遜,下文同。去,起呂反。為下,于偽反,下「而為」同。
47
[疏]「又雩者何」。○解云:諸夏雩祭文,悉不言又,異於常例,故執不知問。○注「一月」至「事也」。○解云:僖三年注云「大平一月不雨即書,《春秋》亂世,一月不雨,未害物,未足為異,當滿一時乃書」。然則《春秋》之義,一時能害,方始書雩,豈有再舉其雩乎?故曰一月不當再舉雩矣。既無再舉雩之例,而言又雩者何?以起其非實雩,故云言又雩者,起非雩也。○注「但舉」至「上下」。○解云:正以去年「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則此月上辛為辛丑,下辛為辛酉,所以直言辛,不兼言醜、酉者。若言辛丑、辛酉,即是參差不同,不可相為上下故也。○注「又日」至「明矣」。○解云:十日為陽為,故為君之義;十二辰為陰為枝,故為臣之象,故云日為君,辰為臣。○注「上不」至「張本」。○解云:《春秋》之雩,其例書時,即桓五年秋「大雩」之文是,故云上不當日也。若然,亦不合月。而云七月者,欲見上辛下辛皆七月之日故。○注「不言」至「逐君」。○解云:凡言上者,對下之稱。既言上辛而不言下辛者,欲起季氏不執臣下之卑而逐君矣。
48
九月,已亥,公孫于齊,次于楊州。地者,臣子痛君失位,詳錄所舍止。○楊州,《左氏》作「陽州」。
49
[疏]注「地者」至「舍止」。○解云:地者,即經書次于楊州是也。《春秋》之義,悉皆舉重。不舉公孫為重,而復書次于楊州者,臣子哀痛公之失位,是以詳錄公之所舍止之處矣。
50
齊侯唁公于野井。唁公者何?昭公將弒季氏,傳言弒者,從昭公之辭。○唁,音彥。將殺,音試,下及注同。
51
[疏]「唁公者何」。○解云:失國見唁,在可諱之限。今而書見,故執不知問。○注「傳言」至「之辭」。○解云:君討臣下,正應言殺。今傳云弒,故須解之。而言從昭公之辭者,即下文云「吾欲弒之,如何」是也。季氏為無道者,謂無臣之道。
52
告子家駒曰:「季氏為無道,僭於公室久矣。諸侯稱公室。吾欲弒之,何如?昭公素畏季氏,意者以為如人君,故言弒。
53
[疏]注「昭公」至「言弒」。○解云:隱四年傳云「與弒公」,何氏云「弒者,殺君之辭」。然則臣下犯于君父,皆謂之弒。今昭公欲討臣下而言弒,違於常義,故須解之。
54
子家駒曰:「諸侯僭於天子,大夫僭於諸侯久矣。」昭公曰:「吾何僭矣哉?」失禮成俗,不自知也。
55
[疏]注「失禮成」至「知也」。○解云:正以魯人始僭在春秋前,至昭已久,故不自知。
56
子家駒曰:「設兩觀,禮,天子諸侯臺門,天子外闕兩觀,諸侯內闕一觀。○觀,工亂反,注同。
57
[疏]注「禮天子」至「一觀」。○解云:在《禮器》文。雲天子外闕兩觀,諸侯內闕一觀者,《禮說》文也。
58
乘大路,禮,天子大路,諸侯路車,大夫大車,士飾車。
59
[疏]注「禮天子大」至「飾車」。○解云:《顧命》之文也。云諸侯路車,《詩》云「路車乘馬」是也。云大夫大車者,即《詩》云「大車檻檻」是也。云士飾車者,即《書傳》云「乘飾車兩馬,庶人單馬木車」是也。
60
朱干,干,也。以朱飾。,食允反,又音尹。玉戚,戚,斧也。以玉飾斧。○玉戚,於戚反,以玉飾斧。以舞《大夏》;《大夏》,夏樂也。周所以舞夏樂者,王者始起,未制作之時,取先王之樂與已同者,假以風化天下天下大同乃自作樂取夏樂者,與周俱文也。王者,舞六樂于宗廟之中。舞先王之樂,明有法也;舞已之樂,明有制也;舞四夷之樂,大德廣及之也。東夷之樂曰株離,南夷之樂曰任,西夷之樂曰禁,北夷之樂曰昧。○大夏,戶雅反,注同。株離,音誅。禁,音金,又居鴆反。
61
[疏]注「東夷之樂」至「曰昧」。○解云:以下皆《樂說》文。彼注云「陽氣始起於懷任之物,名離其株也。南者,任也,盛夏之時,物皆懷任矣。草木畢成,禁如收斂。盛陽消盡,蔽其光景昧然」是也。
62
八佾以舞《大武》,此皆天子之禮也。且夫牛馬維婁,繫馬曰維,繫牛曰婁。○佾,音逸。且夫,音扶,下「有夫」並注同。婁,力主反。
63
[疏]「此皆天子之禮也」。○解云:以周公之功,得用四代之樂,而以《大夏》之徒謂之為僭者,剌其群公之廟,若祭周公則備。○「牛馬維婁」者。○解云:皆謂系之於廄,不得放逸于郊也。○注「繫馬曰維」者。即《詩》云「皎皎白駒,縶之維之」是。云繫牛曰婁者,正以上言牛馬,下言維婁,維既屬馬,婁屬於牛亦可知矣。而文不次者,意到則言矣。舊說云婁者,侶也,謂聚之於廄。
64
委已者也,委食已者。○委已,于偽反,注同。已,音紀。委食,音嗣,下同。而柔焉。柔,順。
65
[疏]「委已者也,而柔焉」。○解云:言牛馬之數,猶順於已之人,而季氏作賞,有年歲矣,民從之,固是其宜矣。
66
季氏得民眾久矣,季氏專賞罰,得民眾之心久矣,民順從之,猶牛馬之於委食已者。君無多辱焉。」恐民必不從君命,而為季氏用,反逐君,故云爾。子家駒上說正法,下引時事以諫者,欲使昭公先自正,乃正季氏。
67
[疏]注「子家駒上說正法」者。○解云:即謂上文「朱干,玉戚」之屬是也。云「下引時事」者,謂「牛馬維婁」是也。
68
昭公不從其言,終弒而敗焉,果反為季氏所逐。
69
[疏]「終弒之」者。○解云:謂陳兵欲往攻殺之也。
70
走之齊。齊侯唁公于野井,弔亡國曰唁,弔死國曰弔,弔喪主曰傷,弔所執紼曰糸免。○紼,音弗。糸免,音問。
71
[疏]注「弔亡國曰唁」者。○解云:此文是也。○注「弔喪」至「曰糸免」。○解云:皆當時之制也。
72
曰:「奈何君去魯國之社稷?」昭公曰:「喪人自謂亡人。○喪,息浪反,亡也。不佞,不善。失守魯國之社稷,執事以羞。」謙自比齊下執事,言以羞及君。
73
[疏]「執事以羞」。○解云:言已之尊卑,比齊之執事也,而舉措不善,失守社稷,由是之故,以羞及君。
74
再拜顙,顙者,猶今叩頭矣。謝見唁也。○再拜顙,息黨反,見而稽顙也。慶子家駒,慶,賀。曰:「慶子免君於大難矣。」子家駒曰:「臣不佞,陷君於大難,君不忍加之以,賜之以死。」,要斬之罪,即所錫之以死。○大難,乃旦反,下同。,音甫,又方幹反。,之實反。要,一遙反。再拜顙。謝為齊侯所慶。高子執簞食,簞,葦器也。圓曰簞,方曰笥。食,即下所致糗也。○簞,音丹,葦器。食,音嗣,注同。葦,于鬼反。笥,思嗣反。糗,丘九反,又昌紹反。
75
[疏]注「簞,葦器也」至「方曰笥」。○解云:《釋器》無文,蓋以時事言之。云食即下所致糗也者,即下文云「敢致糗於從者」是也。
76
與四廷脯,屈曰朐,申曰廷。○廷,他頂反,又大頂反。朐,其俱反。
77
[疏]注「屈曰朐,申曰廷」者。○解云:正以廷是伸舒之名,則知朐是屈疊之稱矣。鄭注《曲禮》上篇云「屈中曰朐」,義通於此。
78
國子執壺漿,壺,禮器。腹方口圓曰壺,反之曰方壺,有爵飾。
79
[疏]注「壺,禮器」。○解云:即《燕禮》云「司宮尊于東楹之西,兩方壺,左玄酒,南上」是也。云「腹方」至「爵飾者」,《釋器》無文,蓋用舊說,或以時事知之,言有爵飾者,謂刻畫盞爵之形,飾其壺體。
80
曰:「吾寡君聞君在外,饔未就,,熟食。饔,熟肉。未就,未成也。解所以致糗意。○,音俊。
81
[疏]注「熟食饔熟肉」。○解云:《聘禮曰》「宰夫朝服設飧,飪一牢,在西鼎九」,是飧為熟食也;又云「歸饔餼五牢,飪一牢」云云,上文對餼,下文有「飪一牢」之言,故知熟肉明矣。
82
敢致糗于從者。糗,Я也。謙不敢斥魯侯,故言從者。○於從,才用反,注及下皆同。Я,音備。
83
[疏]注「糗,Я也」。○解云:言糗Я,若今之Я米也。○糗,姝紹反,又羌九反。Я,平示必反。
84
昭公曰:「君不忘吾先君,延及喪人,錫之以大禮。」再拜稽首,以衽受。衽,衣下裳當前者。乏器,謙不敢求索。○衽,而甚反,又而鳩反,掩裳際也。索,所白反。
85
[疏]「錫之以大禮」,上文糗是也。○注「衽衣」至「乏器」。解云:所以衽受之者,而以行客之人於器物乏故也。
86
高子曰:「有夫不祥,猶曰人皆有夫不善。君無所辱大禮。」禮,臣受君錫,答拜,謂之拜命謂之辱。高子見昭公拜辱大卑,故曰君無所辱大禮。○大卑,音泰,下「大學」同。昭公蓋祭而不嘗。食必祭者,謙不敢便嘗,示有所先。不嘗者,待禮讓也。
87
[疏]注「祭必」至「讓也」。○解云:凡禮,食必先須祭者,正欲作謙,其未祭之時,不敢便即嘗之,欲示有所先。今昭公祭訖猶不嘗者,正欲待禮讓故也。
88
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腆,厚也。服,謂齊侯所著衣服也。言未敢服者,見魯侯乃敢服之,謙辭也。禮,天子朝皮弁,夕玄端,朝服以聽朝,玄端以燕,皮弁以征不義,取禽獸,行射;諸侯朝朝服,夕深衣,玄端以燕,裨冕以朝。天子以祭其祖禰,卿大夫冕服而助君祭,朝服祭其祖禰;士爵弁黻衣裳以助公祭,玄端以祭其祖禰。○腆,他典反,厚也。著,丁略反。裨,婢支反。黻,音弗。
89
[疏]注「禮天子朝」。○解云:皆出《禮記》。漢禮亦然。
90
有不腆先君之器,器謂上所執簞壺。
91
[疏]注「器謂上所執簞壺」者。上文「高子執簞食」、「國子執壺漿」是也。然則上言饔飧未熟,今則更以簞壺盛饔飧是。
92
未之敢用,敢以請。」請行禮。昭公曰:「喪人不佞,失守魯國之社稷,執事以羞,敢辱大禮,敢辭。」不敢當大禮,故敢辭。
93
[疏]「敢辱」至「敢辭」。○解云:亦上有「不」字者,若有「不」字,則辭下讀,是以注者以不敢言之。
94
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敢固以請。」昭公曰:「以吾宗廟之在魯也,以我守宗廟在魯時。有先君之服,未之能以服;有先君之器,未之能以出,敢固辭。」已有時未能以事人,今已無有,義不可以受人之禮。
95
[疏]「未之能以服」者。解云:謂未能服之以事人矣。下文「未之能以出」亦然。○注「今已無有」者。謂已身之已,或解已為、已然之已也。
96
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請以饗乎從者。」欲今受之,故益謙言從者。○令,力呈反。昭公曰:「喪人其何稱?」行禮,賓主當各有所稱。時齊侯以諸侯遇禮接昭公,昭公自謙失國,不敢以故稱自稱,故執謙問之。○故稱,尺證反。景公曰:「孰君而無稱?」猶曰誰為君者而言無所稱乎?昭公非君乎?昭公於是敫然而哭,敫然,哭聲貌。感景公言而自傷。○敫,古弔反,一音古狄反。諸大夫皆哭。魯諸大夫從昭公者。既哭,以人為,,周埒垣也。所以分別內外,衛威儀,今大學辟雍作「側」字。○,側其反,又側吏反。埒垣,力悅反;下音袁。別,彼列反。闢,音壁。
97
[疏]注「周埒垣也」者。○解云:猶言周匝為埒墻。云「今大學闢雍作『側』字」者,謂何氏所注者是「」字,今漢時大學辟雍所讀者,作「側」字,云既哭以人為側。
98
以為席,,車覆グ。○,亡歷反,車覆グ也;一音呼闃反。覆グ,力丁反。
99
[疏]注「車覆グ」。○解云:グ即式也,但車式以グ為之,有豎者,有橫者,故《考工記》注云「對,式之植者橫者也」。禮,君羔虎直,大夫、士鹿豹直者是也。
100
以鞍為幾,以遇禮相見。以諸侯出相遇之禮相見。○鞍,音安。孔子曰:「其禮與其辭足觀矣。」言昭公素能若此,禍不至是。主書者,喜為大國所唁。地者,痛錄公,明臣子當憂納公也。
101
[疏]注「地者痛錄」至「公也」。○解云:書其唁公於野井者,正欲痛公而詳錄之。下二十九年春,「齊侯使高張來唁公」,不復書其地,正以公居于運,與在國同,故與此異;下三十一年「晉侯使荀櫟唁公于乾侯」,地者,與此同。
102
冬,十月,戊辰,叔孫舍卒。
103
十有一月,已亥,宋公佐卒于曲棘。曲棘者何?宋之邑也。諸侯卒其封內不地,此何以地?憂內也。時宋公聞昭公見逐,欲憂納之,至曲棘而卒,故恩錄之。
104
[疏]「曲棘者何」。○解云:欲言宋邑,例所不書;欲言他邑,文無所系,故執不知問。○「諸侯卒其封內不地,此何以地」者。正以桓五年「陳侯鮑卒」不地,是以弟子據而難之。但宣公九年「晉侯黑臀卒于扈」之下已有成注,故于此省文。
105
十有二月,齊侯取運。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為公取之也。為公取運以居公,善其憂內,故書。不舉伐者,以言語從季氏取之。月者,善錄齊侯。○為公,於偽反,注同。
106
[疏]「外取邑不」至「以書」。○解云:正据襄元年傳云「魚石走之楚,楚為之伐宋,取彭城以封魚石」,而經不書楚取彭城是也。但隱四年春,「莒人伐杞,取牟婁」之下有注,故此省文。○注「不舉伐者」。○解云:正以隱四年春,「莒人伐杞,取牟婁」,舉伐言取,故決之。云月者,善錄齊侯者,正以哀八年「夏,齊人取ん及人單」,外取邑而書時,今此書月,正以善憂內,詳錄齊侯矣。
107
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葬宋元公。
108
三月,公至自齊,居于運。月者,閔公失國居運。致者,明臣子當憂納公,不當使居運。後不復月者,始錄可知。○不復,扶又反,下同。
109
[疏]「三月公」至「於運」。○解云:案上「公遜于齊,次於楊州。齊侯唁公于野井」,似不入齊國都。而得言至自齊者,《穀梁傳》云「公次于楊州,其曰至自齊,何也」。注云「据公但至楊州,未至齊」;「以齊侯之見公,可以言至自齊也」,注云「齊侯唁公于野井,以親見齊侯為重,故可言至自齊」;「居于鄆者,公在外也」,注云「若但言公至自齊,而不言居于鄆,則嫌公得歸國,欲明公實在外,故言居於鄆」。○注「月者閔」至「居運」者。正以凡致例時故也。○注「致者」至「可知」。○解云:桓元年「三月,公會鄭伯于垂」之下,注云「不致者,為下去王,適足起無王,未足以見無王罪深淺,故復奪臣子辭,成誅文也」。然則昭公失所,為臣所逐,而致之者,正以罪輕於桓公,明其臣子當憂納公故也。云後不復月者,始錄可知,即此秋「公至自會」;二十七年冬,「公至自齊,居于鄆」之屬是也。
110
夏,公圍成。書者,惡公失國,幸而得運,不文德以來之,復擾其民圍成。不從叛書者,本與國俱叛,故不得復以叛為重。不從定公,又以親圍下邑為譏者,昭無臣子,又即如定公當致也。。○惡,烏路反。
111
[疏]注「不從」至「為重」。○解云:成三年「秋,叔孫僑如率師圍棘。棘者何?汶陽之不服邑也。其言圍之何?不聽也」,注云「不聽者,叛也。不言叛者,為內諱,故書圍以起之」。然則今此圍成是圍叛之文,而知為惡公書之者,正以本與國俱叛,理宜不復以叛為重故也。○注「不從」至「臣子」。○解云:定十二年「十有二月,公圍成」,注云「天子不親征下土,諸侯不親征叛邑,不能圍成,不能服,不能以一國為家,甚危,若從他國來,故危錄之」是也。然則此經不書月,亦與彼異,而注不決之者,省文從可知。
112
秋,公會齊侯、莒子、邾婁子、杞伯盟于陵。不月者,時諸侯相與約,欲納公,故內喜為大信辭。○專阜,音專,本亦作「專」。
113
[疏]注「不月」至「信辭」。○解云:《春秋》之義,大信者時,小信者月,不信者日。陵之會,無相犯,復無大信,止合書月,而書時者,正以約欲納公,故為大信辭矣。
114
公至自會,居于運。致會者,責臣子,明公已得意于諸侯,不憂助納之,而使居于運。
115
[疏]注「致會者」至「於運」。○解云:莊六年注云「公與二國以上出會盟,得意致會,不得意不致」,即哀十三年夏,「公會晉侯及吳子於黃池」,「秋,公至自會」;宣七年「冬,公會晉侯」以下于黑壤之屬是也。然則公與二國以上出會盟,得意致會,明公已得意於諸侯。
116
九月,庚申,楚子居卒。
117
冬,十月,天王入于成周。成周者何?東周也。是時王猛自號為西周,天下因謂成周為東周。
118
[疏]「成周者何」。○解云:欲言正居,經無京師之稱;欲言非正居,天王入之,故執不知問。○注「是時王」至「西周」。○解云:謂是上二十二年時。故彼經稱「秋,劉子、單子以王猛入於王城」,傳云「王城者何?西周也」,注云「時居王城邑,自號西周王」是也。
119
其言入何?據入者篡辭。
120
[疏]注「据入者篡辭」。○解云:即莊六年「衛侯朔入于衛」之下,傳文所云「其言入何?篡辭也」是也。
121
不嫌也。上言天王,著有天子已明,不嫌為篡,主言入者,起其難也。不言京師者,起正居在成周,實外之。月者,為天下喜錄王者反正位。○為天,于偽反。
122
[疏]注「上言」至「難也」。○解云:謂此經上有天王之文,下雖言入,非篡可知。上二十三年秋「天王居于狄泉」,傳云「此未三年,其稱天王者何?著有天子」。然則此注云「著有天子已明」者,取上傳之文。云主言入者,起其難也者,正以隱八年春「入邴」之下,傳云「其言入何?難也」。莊二十四年秋「夫人姜氏入」之下,傳云「其言入何?難也」。然則入者,重難之辭,故云主言入者,起其難也。○注「不言」至「外之」。○解云:桓九年「春,紀季姜歸于京師」之下,傳云「京師者何?天子之居也」,則天子之居,乃京師是也。今言天王入于成周,不言入京師者,正欲起其正居在成周故也。所以能起之者,既為天王所入,正居明矣。言實外之者,正以天子之重,海內瞻望,宜親九族,以自衛守,而辟庶孽,蒙塵于外,經歷數年,方歸舊守,是以不言京師,欲以外之。然則不言京師,兼二義矣。初起成周為王居,終實外天子,故云不言京師,起正居在成周,實外之也。注云「月者,為天下喜錄王者反正位」者,正以此上二十二年,「秋,劉子、單子以王猛入于成周」,不書月。今此月者,為天下喜錄王者反正位故也。
123
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立王子朝獨舉尹氏,出奔并舉召伯、毛伯者,明本在尹氏,當先誅渠帥,後治其黨,猶楚嬰齊。○渠率,所類反,或作「帥」。
124
[疏]「尹氏召伯」至「奔楚者」。○解云:《穀梁》與此同,《左氏》「召伯」作「召氏」。○注「云「立王子朝獨舉尹氏」者。○解云:即上二十三年秋,「尹氏立王子朝」是也。云當先誅渠帥,後治其黨者,漢之賊首,皆謂之渠帥,故何氏云焉。云猶楚嬰齊者,成二年冬,「十有一月,公會楚公子嬰齊于蜀。丙申,公及楚人」以下盟于蜀,彼注云「上會不序諸侯大夫者,嬰齊,楚專政驕蹇臣也,數道其君率諸侯侵中國,故獨先舉于上,乃貶之。明本在嬰齊,當先誅其本,乃及其末」是也。
125
二十有七年,春,公如齊。公至自齊,居于運。
126
夏,四月,吳弒其君僚。不書闔盧弒其君者,為季子諱,明季子不忍父子兄弟自相殺,讓國闔廬,欲其享之,故為沒其罪也。不舉專諸弒者,起闔廬當國,賤者不得貶,無所明文,方見為季子諱,本不出賊,以除闔廬罪,雖可貶,猶不舉。月者,非失眾見弒,故不略之。○為季,于偽反,下同。見,賢遍反。
127
[疏]注「不書闔廬弒其君者」。○解云:襄二十九年,「吳子使札來聘」,下傳云「闔廬曰:『先君之所以不與子國,而與弟者,凡為季子故也。將從先君之命與,則國宜之季子者也;如不從先君之命與,則我宜立者也。僚惡得為君乎?』於是使專諸剌僚」者,闔廬弒僚之文也。今不書闔廬弒,為季子諱不討賊故也。云明季子不忍父兄弟自相殺者,即彼傳云「而致國乎季子,季子不受,曰:『爾弒吾君,吾受爾國,是吾與爾為篡也;爾殺吾兄,吾又殺爾,是父子兄弟相殺,終身無已也。』去之延陵,終身不入吳國」者,是其文也。云不舉專諸弒者,桓二年「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弒其君與夷」之下,何氏注云「督不氏者,起馮當國」。然則彼經貶去督之氏者,起其弒君,取國與馮。所以不舉專諸弒僚,見取國與闔廬者,正以其賤不得貶之;假令書見,正得稱人,文無所明故也。注月者,明失眾見弒,故不略之者,文十八年冬,「莒弒其君庶其」,傳云「稱國以弒何?稱國以弒者,眾弒君之辭」,何氏云「一人弒君,國中人人盡喜,故舉國以明失眾,當坐絕也。例皆時者,略之也」。然則稱國以弒者,例皆不月以略之。今此月者,直是本不出賊,以除闔廬罪,是以稱國,非失眾見弒之例,故不略之。
128
楚殺其大夫宛。○宛,去逆反;下紆宛反。
129
秋,晉士鞅、宋樂祁犁、衛北宮喜曹人、邾婁人、媵人會于扈。○犁,力兮反,又力私反。
130
冬,十月,曹伯午卒。
131
邾婁快來奔。邾婁快者何?邾婁之大夫也。邾婁無大夫,此何以書?以近書也。說與鼻我同義。○邾婁快,本又作「噲」,苦反。
132
[疏]注「說與鼻我同義」。○解云:即襄二十三年「夏,邾婁鼻我來奔」,傳云「邾婁鼻我者何?邾婁大夫也。邾婁無大夫,此何以書?以近書也」,大國有大夫,小國略稱人;所聞之世,內諸夏,治小如大,廩廩近升平,故小國有大夫,治之漸也。見於邾婁者,以近始也。獨舉一國者,時亂實未有大夫,治亂不失其實,故取足張法而已」。然則邾婁快,亦以奔,無它義,知以治近太平書也。見於邾婁者,以其近魯故也。太平世獨舉一國者,時亂實未有大夫,治亂不失其實,但取足張法而已,故云說與鼻我同義也。云云之說,在襄二十三年。
133
公如齊。公至自齊,居于運。
134
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葬曹悼公。月者,為下出也。○為,于偽反。
135
[疏]注「月者,為下出也」。○解云:正以上十八年三月,「曹伯須卒」,「秋,葬曹平公」;二十七年「冬,十月,曹伯午卒」。然則曹於所見之世,止自卒月葬時,故知此月宜為其下事出矣。
136
公如晉,次于乾侯。乾侯,晉地名。月者,閔公內為強臣所逐,外如晉不見答,次于乾侯。不諱者,憂危不暇殺恥。後不月者,錄始可知。
137
[疏]注「後不月」至「可知」。○解云:即下二十九年春,「公如晉,次于乾侯」是也。
138
夏,四月,丙戌,鄭伯甯卒。○伯甯,乃定反,下同,《左氏》並下滕子名並作「寧」
139
六月,葬鄭定公。
140
秋,七月,癸巳,滕子甯卒。
141
冬,葬滕悼公。
142
二十有九年,春,公至自乾侯,居于運。不致以晉者,不見容于晉,未至晉。
143
齊侯使高張來唁公。言來者,居運,從國內辭。書者,如晉不見答,喜見唁也。不月者,例時也。
144
[疏]注「言來」至「內辭者」。○解云:正以下三十一年,「晉侯使荀櫟唁公于乾侯」,不言來故也。云不月者,例時也者,正以經不月,故知例然,則知下文荀櫟唁公之徒,雖在日月之下,不蒙日月可知。
145
公如晉,次于乾侯。
146
夏,四月,庚子,叔倪卒。
147
秋,七月。冬,十月,運潰。邑不言潰,此其言潰何?据國曰潰,邑曰叛。
148
[疏]注「據國曰潰,邑曰叛」。○解云:即僖四年蔡潰,文三年沈潰者,是國曰潰之文。襄二十六年春,「衛孫林父入于戚,以叛」;定十三年「春,宋公之弟辰及仲佗、石區、公子池,自陳入於蕭,以叛」,是邑曰叛之文。
149
郛之也。郛,郭。
150
[疏]注「郛,郭」者。郭之猶云國,之但古今異語也。
151
曷為郛之?据成三年棘叛不言潰也。
152
[疏]注「據成」至「潰也」。○解云:即彼經云「叔孫僑如帥師圍棘。棘者何?汶陽之不服邑也。其言圍之何?不聽也」。彼注云「不聽者,叛也」是也。
153
君存焉爾。昭公居之,故從國言潰,明罪在公也。不言國之,言郛之者,公失國也。不諱者,責臣子當憂而納之,殺恥不如救危也。孔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其本乃由于圍成,失大得小而不能節用。
154
[疏]注「不言國之,言郛之者」。○解云:正以桓七年春,「焚咸丘」之下,傳云「咸丘者何?邾婁之邑也。曷為不系乎邾婁?國之也」;莊二年「夏,公子慶父帥師伐於餘丘」之下,傳云「於餘丘者何?邾婁之邑也。曷為不繫乎邾婁?國之也」。然則彼二文皆言國之,今言郛之者,正以昭公居國,裁得國外土地而已,其國內宗廟,非公之有,故傳言郛之,不言國之耳。云孔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者,《論語》文。言為國家者,不患土地人民之寡少,而患政令之不均平;不患國無儲積,而患君臣上下之不能相安。而引之者,欲道昭公政令失所,是以出奔。今居小地而復圍成,擾亂其民,令之不安,由茲潰散,無寸土可居,久不得國而卒於外者,身自取之者也。云其本乃由于圍成者,圍成即二十六年「夏,公圍成」是也。失魯之大而得運邑,故曰失大得小,不能自節約而用之,乃復擾亂其民圍成也。
155
三十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月者,閔公運潰,無尺土之居,遠在乾侯,故以存君書,明臣子當憂納之。
156
[疏]注「故以存君書」者。○解云:即襄二十九年,「春,王正月,公在楚。何言乎公在楚。正月以存君也」,彼注云「正月,歲終而復始,臣子喜其君父與歲終而復始,執贄存之,故言在」。今昭公運潰,無尺十之土可居,遠在他邦,故以存君書之,故云公在乾侯。
157
夏,六月,庚辰,晉侯去疾卒。○去,起呂反。
158
秋,八月,葬晉頃公。○頃,音傾。
159
冬,十有二月,吳滅徐。徐子章禹奔楚。至此乃月者,所見世始錄夷狄滅小國也。不從上州來、巢見義者,固有出奔可責。○見,賢遍反。
160
[疏]注「至此」至「國也」。○解云:正以僖二十六年「秋,楚人滅隗,以隗子歸」,何氏云「不月者,略夷狄滅微國也」。然則此亦夷狄滅微國,而書月者,所見之世故也。○注「不從」至「可責」。○解云:吳滅州來,在上十三年冬;吳滅巢,在上二十四年冬。然則州來與巢,皆當所見世,而不書月以見之,至此乃月者,正以既滅其國,復奔其君,因責章禹不能死位,是以於二國皆不書月也。於上經既不書月,明其還同所聞之例,故何氏於州來之下注云「不月者,略兩夷」是也。
161
三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162
季孫隱如會晉荀櫟于適歷。時晉侯使荀櫟責季氏不納昭公,為此會也。季氏負捶謝過,欲納昭公,昭公創惡季氏不敢入。公出奔在外。無君命,所以書會,以殊外言來者,從王魯錄。諱亟取邑,卒大夫者,盈孫文。○荀櫟,本又作「躒」,又作「濼」,示滴濼也。適,丁歷反,一音狄。負,章蕊反,本又作「捶」。惡,烏路反。亟,去冀反。孫,音遜。
163
[疏]注「季氏負」至「不敢入者」。○解云:《春秋說》文。彼注云「負捶者,聽刑之禮也」。昭公創惡季氏不敢入者,《左傳》亦有其文也。○注「公出」至「魯錄」。○解云:《春秋》之義,待君命然後卒大夫,明其非君命者,不錄之也。今昭公不在,所以書「季孫隱如會晉荀櫟于適歷」,又書「黑弓以濫來奔」之文,又以殊外者,從王魯錄文,故得然,不為爾時有君命也。云諱亟取邑者,即下三十二年「取闞」,傳云「闞者何?邾婁之邑也。曷為不系乎邾婁?諱亟也」,注云「與取濫為亟」是也。云卒大夫者,盈孫文者,即上二十五年「公遜于齊」,後「叔孫舍卒」;二十九年「叔倪卒」之徒是也。然則《春秋》之義,為君父諱惡,《春秋》之義,待君命然後卒大夫,然今君不在國,而書大夫之卒,故須解之。然則取闞不繫邾婁,乃書大夫之卒者,正欲盈足諱奔言遜之義,故云盈孫文。
164
夏,四月,丁巳,薛伯穀卒。始卒便名日書葬者,薛比滕最小,迫後定、寅皆當略。
165
[疏]注「始卒便名日書葬者」。○解云:《春秋》之義,小國始卒,名日及葬未能悉具,會二見之後,方始能備,即宣九年秋,「八月,滕子卒」;成十六年「夏,四月,辛未,滕子卒」;昭三年「春,王正月,丁未,滕子泉卒」,「五月,葬滕成公」之徒是也。言薛比滕最小者,正以滕子卒於宣公之篇,薛今始卒,故云比於滕為小國也。而今始卒日,即得名葬具書,正由於後定、寅皆當見略,迫此之故,是以二注備書矣。其定見略者,即定十二年「春,薛伯定卒」,彼注云「不日月者,子無道,當廢之,而以為後未至三年,失眾見弒,危社稷宗廟,禍端在定,故略之」是也。其寅見略者,即哀十年夏,「薛伯寅卒」,彼注云「卒葬略者,與杞伯益姑同」是也;昭六年「春,王正月,杞伯益姑卒」,彼注云「不日者,行微弱,故略之」,「入所見世,責小國詳,始錄內行也。諸侯內行也。諸侯內行小失不可勝書,故於略責之,見其義」是也。
166
晉侯使荀櫟唁公于乾侯。
167
秋,葬薛獻公。
168
冬,黑弓以濫來奔。文何以無邾婁?据讀言邾婁。○黑弓,二傳作「黑肱」。監,力甘反,又力暫反。
169
[疏]「冬,黑弓」者。謂當時公羊子口讀邾婁黑弓矣。
170
通濫也。通濫為國,故使無所繫。曷為通濫?據庶其不通也。
171
[疏]注「據庶其不通也」者,解云:即襄二十一年春,「邾婁庶其以漆閭丘來奔」是也。
172
賢者子孫,宜有地也。賢者孰謂,謂叔術也。叔術者,邾婁顏公之弟也,或曰群公子。
173
[疏]注「叔術者邾婁」至「弟也」。○解云:謂母弟也。或曰群公子,謂庶弟也。
174
何賢乎叔術?据叔術不書。讓國也。其讓國奈何?當邾婁顏之時,顏公時也。邾婁女有為魯夫人者,則未知其為武公與?懿公與?孝公幼,不知孝公者,邾婁外孫邪?將妾子邪?○武公與,音餘,下及注皆同。顏淫九公子于宮中,所與淫公子凡九人。
175
[疏]注「所與」至「九人」。○解云:謂顏公一人,不應並淫九人,故以所言之。
176
因以納賊,則未知其為魯公子與?邾婁公子與?臧氏之母,養公者也。君幼則宜有養者,大夫之妾,士之妻,禮也。則未知臧氏之母者,曷為者也?養公者必以其子入養。不離人母子,因以娛公也。
177
[疏]「則未知其為魯公子與」者。○解云:為內通于魯公子也。○「邾婁之公子與」者。不知為是邾婁公子者與?古者諸侯一娶九女,二國媵之。而邾婁一國,以并有九女於魯宮內者,蓋所取於邾婁相通為九人,不必盡是一人妻矣。大夫之妾,士之妻。○注「禮也」。○解云:大夫之妾,士之妻,《禮記。內則》文,故注云「禮也」。○「則未知臧氏之母者,曷為者也」。○解云:案《內則》,大夫之妾士之妻並陳之,謂士妻不吉,乃取大夫之妾,亦得事不具矣,何者?乳食一男,何假二人乎?則未知臧氏之母,為是大夫之妾,為是士之妻,故曰曷為者。
178
臧氏之母聞有賊,以其子易公,抱公以逃。以身死公,則可以其子易公,非事夫之義,然而於王法當賞,以活公為重也。賊至,湊公寢而弒之。弒臧氏子也。不知欲弒孝公者,納篡邪,將利其國也。○湊,七豆反。臣有鮑廣父與梁買子者,聞有賊,趨而至。臧氏之母曰:「公不死也,在是。吾以吾子易公矣。」於是負孝公之周愬天子,天子為之誅顏而立叔術,反孝公于魯。顏夫人者,嫗盈女也,國色也,其言曰:「有能為我殺殺顏者,吾為其妻。」殺顏者,鮑廣父、梁買子也。婦人以貞一為行,云爾非也。○,音素,本亦作「訴」。為之,于偽反,下「為我」、「為之」、「則為」並同。嫗,紆具反,一音紆羽反。為行,下孟反,下「殺顏者之行」亦同。
179
[疏]「嫗盈女也」者。○解云:謂此老嫗是盈姓之女。○「國色也」者。解云:謂顏色一國之選。
180
叔術為之殺殺顏者,而以為妻。利其色也。有子焉,謂之盱。夏父者,其所為有於顏者也。為顏公夫人時所生也。○盱,許于反,又許孤反;本或作「誇」,一音夸。夏父,戶雅反。盱及夏父,邾顏公之二子。
181
[疏]「謂之盱、夏父者」至「有于顏者也」。○解云:謂為顏公妻時所以有之者。
182
盱幼而皆愛之,叔術、嫗盈女皆愛盱。食必坐二子於其側而食之。有珍怪之食,珍怪,猶奇異也。○而食,音嗣。盱必先取足焉。夏父曰:「以來,猶曰以彼物來置我前。人未足,人夏父自謂也。而盱有餘。」言盱所得常多。叔術覺焉,覺,悟也。知小爭食,長必爭國。《易》曰「君子見幾而作」,「知幾其神乎」,「幾者,動之微,吉事之先見」。○長,丁丈反。先見,賢遍反,下「欲見」、「見王者」同。
183
[疏]注「易曰」至「先見」。○解云:皆出下《繫辭》。彼文云「知幾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諂,下交不瀆,其知幾乎?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是也。
184
曰:「嘻!此誠爾國也夫!起而致國于夏父,夏父受而中分之。叔術曰:「不可。」三分之,叔術曰:「不可。」四分之,叔術曰:「不可。」五分之,然後受之。五分受其一。○曰嘻,許其反。也夫,音扶。
185
[疏]注「五分受其一」。○解云:服虔成《長義》云「邾婁本附庸三十里耳,而言五分之,為六里國也」者,彼乃《左氏》之偏辭,未足以奪;《公羊》以為邾婁本大國,但《春秋》之前在名例,隱元年何氏有成解。
186
公扈子者,邾婁之父兄也。富夫子作《春秋》時,於邾婁君為父兄之行。公扈者,氏也。○之行,戶郎反。習乎邾婁之故,故,事也。道所以言也。
187
[疏]注「道所」至「言也」。○解云:謂道下傳所言矣。
188
其言曰:「惡有言人之國賢若此者乎?」惡有,猶何有、寧有此之類也。言賢者,寧有反妻嫂,殺殺顏者之行乎?○惡有,音烏,注同。誅顏之時天子死,叔術起而致國于夏父。言叔術本欲讓,迫有誅顏天子在爾,故天子死則讓,無妻嫂惑兒爭食之事。當此之時,邾婁人常被兵于周,曰:「何故死吾天子?」猶曰何故死畜吾天子,違生時命而立夏父乎?此天子死則讓之效也。夫子本所以知上傅,賢者惡少功大也。猶律一人有數罪,以重者論之,《春秋》滅不言入是也。案叔術妻嫂,雖有過惡,當絕身無死刑,當以殺殺顏者為重。宋繆公以反國與與夷,除馮弒君之罪,死乃反國,不如生讓之大也。馮殺與夷,亦不輕于殺殺顏者,比其罪不足而功有餘,故得為賢。傳復記公扈子言者,欲明夫子本以上傳通之,故公扈子有是言。○數,所主反。復,扶又反。
189
[疏]注「夫子本所以」至「惡少功大也」者。○解云:上傳謂「五分之,然後受之」以上矣。○云《春秋》滅不言入是也者,即莊十年傳云「戰不言伐,圍不言戰,入不言圍,滅不言入,書其重者也」是。云當絕身無死刑者,但當絕其身以為不,不合殺之,故曰無死刑。然則外內亂,鳥獸行,則滅之者,謂姑妹之徒,今一則非父子聚,二則嫂非姑姊妹故也。○注「當以殺」至「為重」。○解云:謂犯王命殺魯賢臣,故以為重。○注「宋繆公以反國與」至「馮弒君之罪」。○解云:宋繆公反國之事,在隱三年,彼傳文具矣。其除馮弒君之罪者,即桓二年「宋督弒其君」之下,注云「督不氏者,起馮當國。不舉馮弒為重者,繆公廢子而反國,得正,故為之諱」是也。云死乃反國,不如生讓之大也者,言繆公死乃反國,非其全讓之意,不如叔術生讓,其功大矣。云馮殺與夷,亦不輕于殺殺顏者,謂馮為弒君,叔術為犯王命,皆是惡逆,其罪勢等矣。云比其罪不足而功有餘,故得為賢者,上解云其罪勢等矣。而言罪不足者,謂犯王命,殺魯大夫,豈如宋馮弒君乎?故以為罪少于馮矣。其罪既少,其功有餘,故得賢之。
190
通濫,則文何以無邾婁?據國未有口系於人。
191
[疏]注「据國」至「於人」。○解云:言若通濫是國,宜應特達,何故文上無邾婁而已,其口仍系邾婁言之乎?故注云「据國未有口繫于人」。
192
天下未有濫也。欲見天下實未有濫國,《春秋》新通之爾,故口繫于邾婁。天下未有濫,則其言以濫來奔何?据上說天下實未有濫者,言《春秋》新通之也。《春秋》所通之,君文成矣,不言濫黑弓來奔,而反與大夫竊邑來奔同文。
193
[疏]注「而反與大夫竊邑來奔同文」者。○解云:即襄二十一年春,「邾婁庶其以漆閭丘來奔」之徒是。
194
叔術者,賢大夫也。絕之則為叔術不欲絕,不絕則世大夫也。此解不言濫黑弓意。叔術者,賢大夫也。如不口繫邾婁,文言濫黑弓來奔,則為叔術賢心,不欲自絕于國,又觸天下實有濫,無以起新通之,文不可設也;如口不絕邾婁,文言濫黑弓來奔,則嫌氏邑,起本邾婁世大夫,《春秋》口繫通之,文亦不可施。
195
[疏]注「起本邾婁」至「可施」。○解云:若口云邾婁,文言濫黑弓來奔,即嫌大夫氏邑,欲起黑弓本是邾婁世大夫,口系于邾婁,欲通之為世大夫故也。
196
大夫之義不得世,故於是推而通之也。推猶因也,因就大夫竊邑奔文通之,則大夫不世,叔術賢心不欲自絕,兩明矣。主書者,在《春秋》前,見王者起,當追有功,顯有德,興滅國,繼絕世。
197
[疏]注「主書者」至「繼絕世」。○解云:隱元年注云「諸大夫立隱不起者,在《春秋》前,明王者受命,不追治前事」。今此追之者,《春秋》之義,勸其後功,是以上二十年傳曰「君子之善善也長,惡惡也短;惡惡止其身,善善及子孫。賢者子孫,故君子為之諱」是也。
198
十有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是後昭公死外,晉大夫專執,楚犯中國圍蔡也。
199
[疏]注「是後昭公死外」者。○解云:即下三十二年冬,「公薨于乾侯」是。云晉大夫專執者,即定元年「三月,晉人執宋仲機于京師」,傳云「其稱人何?貶。曷為貶?不與大夫專執也」是。云楚犯中國圍蔡也者,即定四年秋,「楚人圍蔡」是也。直言圍蔡足矣,何須言楚犯中國?欲言日食為夷狄強,諸夏微之象故也。
200
三十有二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201
取闞。闞者何?邾婁之邑也。曷為不系乎邾婁?諱亟也。與取濫為亟。○闞,口暫反。亟,去冀反,注同。
202
[疏]「闞者何」。○解云:欲言是國,諸典未聞;欲言是邑,文無所繫,故執不知問。○注「與取濫為亟」。○解云:取亦作「受」字者。二年之間,比取兩邑,故以為亟而諱之矣。
203
夏,吳伐越。
204
秋,七月。
205
冬,仲孫何忌會晉韓不信、齊高張、宋仲幾、衛世叔申、鄭國參、曹人、莒人、邾婁人、薛人、杞人、小邾婁人城成周。書者,起時善,其廢職,有尊尊之意也。孔子曰:「謹權量,審法度,廢官,四方之政行焉。」言成周者,欲起正居,實外之。○量,音亮。
206
[疏]注「書者」至「意也」。○解云:隱七年「夏,城中丘」,傳云「何以書?以重書也」。注云「以功重故書也,當稍稍補完之,至令大崩弛壞敗,然後發眾城之,猥苦百姓,虛空國家,故言城,明其功重,與始作城無異」。然則天子之城,不時理,至令大壞,方始城之。而書者,正欲起其當時之善故也,何者?當是之時,天子陵遲,諸侯奢縱,忽能其廢職,有尊尊之心,是以書見,故曰起時善。云「孔子曰謹權量」至「行焉」者,《論語》文。云言成周者,欲起正居,實外之,正以不言京師,而言成周者,欲起正居在成周故也。言實外之者,正以王微弱,不能守成周,不是小事,猥苦天下,是以不言京師,實外天子。云云之說,在上二十六年。
207
十有二月,已未,公薨于乾侯。
URN: ctp:ws53596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