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四回三夫人前厅论婿 二小姐密室谈情

《第四回三夫人前厅论婿 二小姐密室谈情》[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人情相比易相仇,况复阴柔妇女俦。
2
说到万般都是命,始知萱草可忘忧。
3
却说林、宣、花三夫人送客出门,午饭之后,众亲亦散。只有三夫人对坐,见云屏、爱娘不在旁边,花夫人道:「今日看耿家妯娌四个,绝好一般举止。」宣安人道:「这是侄女有福,得这样好人家。」林夫人道:「也未见得。小夫妻若不知尊长,虽好也是无用。」宣安人道:「似这般人家子弟,还有甚不济之处?」林夫人道:「正是这般人家子弟,最是难信他。
4
自幼受现成富贵,养成骄矜习气;再接交些小人,渐渐的就不济起来。」花夫人道:「这又在乎父母教训。古人说:『世禄之家,鲜克有礼.』然亦不可一概而言也。」宣安人道:「前日在城外看侄婿光景,纯露著一团诚实。」林夫人道:「这亦信不得。他家侍女成群,人大心大,恐他母亲嗣后亦未必管得来。」宣安人道:「这亦不妨。只要咱家女儿拿得起来放得下,那怕他三妻四妾,敢小视不成?」三人说著,冷风吹处早下了一天好雪。侍女瑞儿取了一盆炭火放在牀前,安下桌儿,铺设八碟酒馔,三位夫人要用烧酒冲寒。小侍女早春便斟了三杯霹雳白奉上,却将酒壶煨在火炭旁边,只顾听著三位夫人说话。
5
壶倾酒泻,一霎时烈焰腾腾有七八尺高,慌得早春用火箸乱打。林夫人骂道:「小无用的,总不小心。幸是屋子高,不然岂不烧著顶隔?」瑞儿从新收拾过炭火,另取了一壶热酒来,三位夫人各饮了两杯,便教撤去。宣安人道:「今日听康夫人口话,似乎今年年内就要迎亲。」林夫人道:「我这里亦还齐备,早完甚好,省得耽搁。」宣安人道:「他家先聘的燕小姐,岂非耽搁了?」花夫人道:「燕小姐一个柔女,作出天样大事,想来必多才智。」林夫人道:「依我看,作妇女的有了才智却不甚好。大则克夫,小则刑己,再不然必要受些困苦。」宣安人道:「我看作妇女者,大概有五等:有一等说两头话,行半截事,作善作不到家,为恶亦为不到家,器小易盈,徒资轻贱,是为下等。又有一等东说东去,西说西去。人说好他亦说好,人说歹他亦说歹,一味悠忽,毫无主见,亦属平常。象那谨谨慎慎,寡言寡笑,治家有法,事夫无缺者,又不能多得。倒不如说说笑笑,爽爽利利,你有天大事亦能消解,不屑人说好,亦不令人说不好者为妙。至于大大方方,行事妥协,在言语上不甚留心,诸凡领首不辞勤苦,却是当家人本色。」林夫人道:「你侄女却是那一等?」宣安人道:「恰似我方才临末说的这一样人。」花夫人道:「姑母真好眼力,只是甥女亦爽利亦好说笑。」林夫人道:「自家侄女自不说好,却教谁说?此所谓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也。」三位夫人笑在一处不提。
6
单说林云屏、宣爱娘见天又落雪,令侍女罩上布伞,两个人携手并肩,在各处亭台上走了一回。那莲花瓣儿纵纵横横不知印了多少,仍旧回到后边卧楼,令枝儿卷起帘幕,又令随爱娘的侍女喜儿关上楼梯门,清清静静坐在上面看雪。是时炉添兽炭,杯酌龙团,一缕缕轻烟断续,一片片细叶浮沉,两人一面品茶,一面清谈。爱娘道:「妹妹,你看那树上挂了雪,一技枝粉色低昂,真可称为玉树。」云屏道:「姐姐,你看这西山白森森,一层层,合天一般颜色,真可称为玉山。」爱娘笑道:「妹妹你凴栏而立,风儿吹著,被人家远远望去,岂不是个玉树?」云屏笑道:「姐姐你或午倦方来,颓然侧卧,若被人家赞扬,岂不亦是个玉山?」旁边枝儿接著说道:「小姐,古诗上说,『宛如玉树临风前』想来就是这个树。又说,『玉山自倒非人推』,想来就是这个山了。如今二位小姐以玉树、玉山自比,固是取其清洁;但以无情比有情,我恐玉树玉山还比不上二位小姐。」爱娘道:「妹妹,我想男子便称赞得玉山玉树,难道女子就不能称赞不成?」云屏道:「我便称姐姐作玉山玉树何如?」爱娘又笑道:「妹妹既称我作玉山玉树矣,妹妹岂不是我的玉人儿了!」云屏道:「姐姐若果是个男子,亦还当得,姐姐偏又是女人。倘然我若变了男子,姐姐亦必定以玉山玉树称我。」两人说著都掩口胡卢而笑。旁边喜儿亦接著说道:「我看两位小姐人品又相当,心意又相投,无论谁作男女,都是绝妙。若小姐是个男子,便将我作陪嫁配给枝儿。若我家小姐是个男子,便将枝儿作陪嫁配给与我,上上下下,作成两对儿,却不更好?再不然,小姐爱我,就收我作个小妻。若我家小姐爱枝儿,就收枝儿作个侧室。岂不益发热闹?」两人听毕,又都笑起来。正说间,忽楼梯声响,喜儿开了门,却是瑞儿、早春,托著四碟细酒菜,两碟细蒸食,一壶黄酒上来,说:「夫人教送来与二位小姐赏雪的。」都交给枝儿,下楼去了。喜儿又关上门,枝儿铺设下肴馔,斟上酒,笑著说道:「这酒正可作个交杯。」说著,往一边与喜儿织条子坐著去。云屏教将酒壶煨在火盆内。
7
两个自斟自饮。云屏道:「姐姐,你脸儿白白的,饮了酒渐渐红上来,恰是好看,不信拿镜子你照?」爱娘道:「好看煞不如耿家妹丈,妹妹明日过门之后,好歹休将妹丈藏过,不许我们一见。」云屏道:「姐姐的人物,姐姐的才学,到后来顺心顺意得了好处,再休忘姊妹相好一场。」爱娘道:「妹妹业已顺心顺意矣,又来管甚别人?假如妹妹若不顺心顺意,亦未必这样说话。我还不会忘妹妹,只怕妹妹倒要忘我。妹妹若不忘时,日后见了妹丈就说我的话:妹妹既是顺心顺意,得个外甥,便叫作顺哥儿。或者思命名之源,还不忘我宣家姨母。」
8
说著目视云屏而笑,云屏亦笑而不语。两人又吃了一回酒,又看了一会雪,那雪止了,同下楼来走进上房。花夫人看看笑道:「他姊妹影不离形,形不离影,好似一对小夫妻,偏都是女子,若不然两位姑母正好再结婚姻,省得又商议选择女婿。」
9
两人听了彼此暗笑。须臾用毕晚饭,宣安人坐轿回家,已是掌灯时候。爱娘、云屏复上卧楼,新雪之后,又增暮寒,飒飒凄凄,夜风初起。枝儿剪亮灯烛,才要放下窗前帷幕,忽见窗纸一亮,惊讶道:「天虽晴了,却无月色,这是何处光影?」正说著,却又大亮,窗上一片通红。爱娘、云屏推窗看时,见正东上红堂堂行高行下,火气冲天。密浓浓或黑或白,烟焰入云。
10
云屏道:「这火烧得势猛,不刮风方好。」爱娘道:「看这方位,似乎在朝阳门内外。那边居人稠密、室宇连绵,如何救法?且今朝又是吉日,咱家既可会亲,人家岂无嫁娶?今夜新人太觉不堪了。」枝儿道:「正是。早间夫人们在前厅吃酒,酒壶倒在炭火上,起有七八尺高,几乎无有烧著顶隔。他这火不知是如何起法,明日打听出来,亦教那些屁孔宽大掉落了心的,从此亦好留神。」喜儿道:「火烧旺地,似这冷清宽大处所,烧既难烧,救又好救。况且夫人慈善,断无成灾之理。你又不作新人,何故发急?」枝儿听得便要与喜儿分辨,爱娘、云屏由不得亦要发笑。看了一回,关上窗子,那火直到三更天气,方渐渐消灭。二小姐就寝,枝儿、喜儿撤出熏笼,送进汤壶,细看过各处锁钥,嘱咐过上夜妇女,关上楼梯门,展开衾与褥,背了小姐同赴高唐去矣。正是:闺帏斗语,毕露出女子真情。市井遭殃,难掩那小人丑态。
URN: ctp:ws5470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