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孫子集注卷之一

《孫子集注卷之一》[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計篇
2
孫子集註卷之一
3
計篇曹操曰:計者,選將、量敵、度地、料卒、逺近、 險易,計於廟堂也。
4
○李筌曰:計者兵之上也。《太一遁甲》先以計神加德宮,以斷主客成敗,故《孫子》論兵,亦以計為篇首。
5
○杜牧曰:計,算也。曰計算何事,曰,下之五事,所謂道、天、地、將、法也,於廟堂之上,先以彼我之五事計算優劣,然後定勝負。勝負旣定,然後興師動眾。用兵之道,莫先此五事,故著為篇首耳。
6
○王晳曰:計者,謂計主將、天地、法令、兵眾士卒、賞罰也。
7
○張預曰:管子曰:計先定於內而後兵出境。故用兵之道,以計為首也。或曰,兵貴臨敵制宜。曹公謂計於廟堂者何也。曰,將之賢愚,敵之強弱,地之逺近,兵之眾寡,安得不先計之,及乎兩軍相臨,變動相應,則在於將之所裁,非可以隃度也。)
8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
9
杜牧曰:傳曰:「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10
○張預曰:國之安危在兵,故講武練兵,實先務也。
11
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12
李筌曰:兵者凶器,死生存亡,系於此矣。是以重之。恐人輕行者也。
13
○杜牧曰:國之存亡,人之死生,皆由於兵,故須審察也。
14
○賈林曰:地猶所也。亦謂陳師振旅戰,陳之地,得其利則生,失其便則死。故曰死生之地。道者,權機,立勝之道,得之則存,失之則亡,故曰不可不察也。書曰:「有存道者,輔而固之。有亡道者,推而亡之。」
15
○梅堯臣曰:地有死生之勢,戰有存亡之道。
16
○王晳曰:兵舉則死生存亡繫之。
17
○張預曰:民之死生兆於此,則國之存亡見於彼,然死生曰地存亡。曰道者,以死生在勝負之地,而存亡繫得失之道也,得不重慎審察乎。
18
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
19
【曹操曰:謂下五事七計,求彼我之情也。
20
○李筌曰:謂下五事也。校,量也,量計逺近而求物情,以應敵。
21
○杜牧曰:經者,經度也。五者卽下所謂五事也。校者,校量也。計者,卽篇首計算也。索者,搜索也。情者,彼我之情也。此言先須經度五事之優劣,次復校量計算之得失,然後始可搜索彼我勝負之情狀。
22
○賈林曰:校量彼我之計謀,搜索兩軍之情實,則長短可知,勝負易見。
23
○梅堯臣曰:經紀五事,校定計利。
24
○王晳曰:經,常也,又經,緯也。計者,謂下七計。索,盡也。兵之大經不出道、天、地、將、法耳。就而校之以七計,然後能盡彼已勝負之情狀也。
25
○張預曰:經,經緯也。上先經緯五事之次序,下乃用五事以校計彼我之優劣,探索勝負之情狀。
26
一曰道,
27
張預曰:恩信使民。
28
二曰天,
29
張預曰:上順天時。
30
三曰地,
31
張預曰:下知地利。
32
四曰將,
33
張預曰:委任賢能。
34
五曰法。
35
杜牧曰:此之謂五事也。
36
○王晳曰:此經之五事也。夫用兵之道,人和為本,天時與地利則其助也。三者具,然後議舉兵。兵舉必須將,能將能然後法修。孫子所次此之謂矣。
37
○張預曰:節制嚴明。夫將與法,在五事之末者,凡舉兵伐罪,廟堂之上,先察恩信之厚薄,後度天時之逆順,次審地形之險易。三者巳熟,然後命將征之兵,旣出境則法令一從於將,此其次序也。
38
道者,令民與上同意也。
39
張預曰:以恩信道義撫眾,則三軍一心,樂為其用。易曰:「恱以犯難,民忘其死。」
40
可以與之死,可以與之生,而不畏危。
41
曹操曰:謂道之以敎令。危者,危疑也。
42
○李筌曰:危,亡也。以道理眾,人自化之,得其同用,何亡之有。
43
○杜牧曰:道者仁義也。李斯問兵於荀卿,答曰:彼仁義者,所以修政者也。政修則民親其上,樂其君,輕為之死。復對趙孝成王論兵曰:百將一心,三軍同力,臣之於君也,下之於上也,若子之事父,弟之事兄,若手臂之捍頭目而覆胷臆也,如此,始可令與上下同意,死生同致,不畏懼於危疑也。
44
○陳皥註同杜牧
45
○孟氏曰:一作人不疑。謂始終無二志也。一作人不危道,謂道之以政令,齊之以禮敎,故能化服士民,與上下同一也。故用兵之妙,以權術為道。大道廢而有法,法廢而有權,權廢而有勢,勢廢而有術,術廢而有數。大道淪替,人情訛偽,非以權數而取之,則不得其欲也。故其權術之道,使民上下同進趨,共愛憎,一利害。故人心歸於德,得人之力,無私之至也。故百萬之眾,其心如一,可與俱同死力,動而不至危亡也。臣之於君,下之於上,若子之事父,弟之事兄,若手臂之捍頭目而覆胷臆也。如此始可與上同意,死生同致,不畏懼於危疑。
46
○賈林曰:將能以道為心,與人同利共患,則士卒服。自然心與上者同也。使士卒懐我如父母,視敵如仇讎者,非道不能也。黃石公云:得道者昌,失道者亡。
47
○杜佑曰:謂導之以政令,齊之以禮敎也。危者疑也。上有仁施,下能致命也。故與處存亡之難,不畏傾危之敗,若晉陽之圍,沈灶產,蛙人無叛疑心矣。
48
○梅堯臣曰:危,戾也。主有道則政敎行,人心同則危戾去,故主安與安,主危與危。
49
○王晳曰:道謂主有道,能得民心也。夫得民之心者,所以得死力也。得死力者,所以濟患難也。易曰:「恱以犯難,民忘其死。」如是則安畏危難之事乎。
50
○張預曰:危,疑也。士卒感恩,死生存亡與上同之,決然無所疑懼。
51
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
52
曹操曰:順天行誅,因陰陽四時之制,故司馬法曰:冬夏不興師,所以兼愛民也。
53
○李筌曰:應天順人,因時制敵。
54
○杜牧曰:陰陽者,五行刑德,向背之類是也。今《五緯行止》最可據驗。巫咸、甘氏、石氏、唐蒙、史墨、梓慎、禆灶之徒,皆有著述。咸稱秘奧,察其指歸,皆本人事。《準星經》曰:歲星所在之分,不可攻。攻之反受其殃也。《左傳?昭三十二年》,夏,吳伐越,始用師於越。史墨曰:「不及四十年,越其有吳乎。」越得歲而吳伐之,必受其殃。註曰,存亡之數,不過三紀。歲月三周,三十六歲。故曰不及四十年也。此年歲在星紀,星紀,吳分也。歲星所在,其國有福。吳先用兵,故反受其殃。哀二十二年,越滅吳,至此三十八歲也。李淳風曰:天下誅秦,歲星聚於東井,秦政暴虐,失歲星仁和之理,違歲星恭肅之道,拒諌信讒,是故胡亥終於滅亡。復曰,歲星清明,潤澤所在之國,分大吉,君令合於時,則歲星光喜,年豐人安君,尚暴虐,令人不便,則歲星色芒角而怒,則兵起。由此言之,歲星所在,或有福德,或有災祥,豈不皆本於人事乎。夫吳越之君,德均勢敵,闔閭興師,志於吞滅,非為拯民,故歲星福越而禍吳。秦之殘酷天下,誅之上合天意,故歲星禍秦而祚漢。熒惑,罰星也。宋景公出一善言,熒惑退移三舎,而延二十七年。以此推之,歲為善星,不福無道,火為罰星,不罰有德。舉此二者,其它可知。況所臨之分,隨其政化之善惡,各變其本色,芒角大小,隨為禍福,各隨時而占之。淳風曰:夫形器著於下,精象係於上,近取之身,耳目為肝腎之用,鼻口實心腹所資,彼此影響,豈不然歟。易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蓋本於人事而已矣。刑德向背之說,尤不足信。夫刑德天官之陳,背水陳者為絕紀,向山阪陳者為廢軍。武王伐紂,背清水,向山阪而陳,以二萬二千五百人,擊紂之億萬而滅之。今可目睹者,國家自元和已至今三十年間,凡四伐趙寇,昭義軍加以數道之眾,常號十萬,圍之臨城縣,攻其南不拔,攻其北不拔,攻其東不拔,攻其西不拔。其四度圍之,通有十歲。十歲之內,東西南北豈有刑德向背、王相吉辰哉?其不拔者,豈不曰城堅池深,糧多人一哉。復以往事驗之,秦累世戰勝,竟滅六國,豈天道二百年間常在乾方,福德常居鶉首?豈不曰穆公已還,卑身趨士,務耕戰,明法令,而致之乎。故梁惠王問尉繚子曰:黃帝有刑德,可以百戰百勝,其有之乎:尉繚子曰:不然。黃帝所謂刑德者,刑以伐之,德以守之,非世之所謂刑德也。夫舉賢用能者,不時日而利,明法審令者,不卜筮而吉。貴功養勞者,不禱祠而福。周武王伐紂,師次於汜水,共頭山風雨疾雷,鼓旗毀折,王之驂乘,惶懼欲死。太公曰:夫用兵者,順天道未必吉,逆之未必凶。若失人事,則三軍敗亡。且天道鬼神,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故智者不法,愚者拘之。若乃好賢而任能,舉事而得時,此則不看時日而事利,不假卜筮而事吉,不待禱祠而福從。遂命驅之前進。周公曰:今時逆太歲,龜灼言凶,卜筮不吉,星凶為災,請還。師太公怒曰:今紂剖比干,囚箕子,以飛廉為政,伐之有何不可。枯草朽骨,安可知乎。乃焚龜折蓍,率眾先渉,武王從之,遂滅紂。宋高祖圍慕容超於廣固,將攻城,諸將咸諫曰:今往亡之日,兵家所忌。高祖曰:我往,彼亡,吉孰大焉。乃命悉登,遂克廣固。後魏太祖武帝討後燕慕容麟,甲子晦日進軍,太史令鼌崇奏曰:昔紂以甲子日亡,帝曰,周武豈不以甲子日勝乎。崇無以對,遂戰,破之。後魏太武帝征夏赫連昌於統萬城,師次城下。昌鼓噪而前,會有風雨從賊後來,太史進曰:天不助人,將士飢渴,願且避之。崔浩曰:千里制勝一日,豈得變易,風道在人,豈有常也。帝從之。昌軍大敗。或曰,如此者,陰陽向背,定不足信。孫子敘之何也?答曰:夫暴君昬主,或為一珤一馬,則必殘人逞志,非以天道鬼神,誰能制止。故孫子敘之,蓋有深旨。寒暑時氣,節制其行止也。周瑜為孫權數曹公四敗,一曰今盛寒,馬無槁草,驅中國士眾,逺渉江湖,不習水土,必生疾病。此用兵之忌也。寒暑同歸於天時,故聮以敘之也。
55
○孟氏曰:兵者法天運也。陰陽者,剛柔盈縮也。用陰則沉虛固靜,用陽則輕捷猛厲,後則用陰,先則用陽。陰無蔽也。陽無察也。陰陽之象,無定形。故兵法天,天有寒暑,兵有生殺。天則應殺而制物,兵則應機而制形,故曰天也。
56
○賈林曰:讀時制為時氣,謂從其善時,占其氣候之利也。
57
○杜佑曰:謂順天行誅,因陰陽四時剛柔之制。
58
○梅堯臣曰:兵必參天道,順氣候,以時制之,所謂制也。《司馬法》曰:「冬夏不興師,所以兼愛民也。」
59
○王晳曰:謂陰陽總天道、五行、四時、風雲氣象也,善消息之,以助軍勝。然非異人特授其訣,則末由也。若黃石授書張良,乃太公兵法是也。意者,豈天機神宻,非常人所得知耶。其諸十數家紛紜,抑未足以取審矣。寒暑若吳起云疾風、大寒、盛夏、炎熱之類。時制,因時利害而制宜也。范蠡云「天時不作,弗為人客」是也。
60
○張預曰:夫陰陽者,非孤虛向背之謂也。蓋兵自有陰陽耳。范蠡曰,後則用陰,先則用陽,盡敵陽節,盈吾陰節而奪之。又云設右為牝,益左為牝,早晏以順天道。李衛公解曰:左右者,人之陰陽。早晏者,天之陰陽。竒正者,天人相變之陰陽,此皆言兵自有陰陽剛柔之用,非天官日時之陰陽也。今觀《尉繚子?天官》之篇,則義最明矣。《太白陰經》亦有天無陰陽之篇,皆著為卷首,欲以決世人之惑也。太公曰:聖人欲止後世之亂,故作為譎書,以寄勝於天道,無益於兵也。是亦然矣。唐太宗亦曰:凶器無甚於兵。行兵苟便,於人事豈以避忌為疑也。寒暑者,謂冬夏興師也。漢征匈奴,士多墮指,馬援征蠻,卒多疫死,皆冬夏興師故也。時制者,謂順天時而制征討也。《太白陰經》言天時者,乃水旱蝗雹荒亂之天時,非孤虛向背之天時也。
61
地者,逺近、險易、廣狹、死生也。
62
曹操曰:言以九地,形勢不同,因時制利也。論在九地篇中。
63
○李筌曰得形勢之地,有死生之勢。
64
○梅堯臣曰:知形勢之利害。
65
○張預曰:凡用兵,貴先知地形。知逺近則能為迃直之計,知險易則能審歩騎之利,知廣狹則能度眾寡之用,知死生則能識戰散之勢也。
66
將者,智、信、仁、勇、嚴也。
67
曹操曰:將宜五德備也。
68
○李筌曰:此五者為將之德。故師有丈人之稱也。
69
○杜牧曰:先王之道,以仁為首,兵家者流,用智為先。蓋智者能機權,識變通也。信者,使人不惑於刑賞也。仁者,愛人憫物,知勤勞也。勇者,決勝乘勢,不逡巡也。嚴者,以威刑肅三軍也。椘申包胥使於越,越王勾踐將伐吳,問戰焉。夫戰智為始,仁次之,勇次之。不智則不能知民之極,無以詮度天下之眾寡。不仁則不能與三軍共飢勞之殃。不勇則不能斷疑,以發大計也。
70
○賈林曰:專任智則賊,偏施仁則懦,固守信則愚,恃勇力則暴,令過嚴則殘。五者兼備,各適其用,則可為將
71
○梅堯臣曰:智能發謀,信能賞罰,仁能附眾,勇能果斷,嚴能立威。
72
○王晳曰:智者,先見而不惑,能謀慮,通權變也。信者,號令一也。仁者,惠撫惻隱,得人心也。勇者,徇義不懼,能果毅也。嚴者,以威嚴肅眾心也。五者相須,闕一不可。故曹公曰將宜五德備也。
73
○何氏曰:非智不可以料敵應機,非信不可以訓人率下,非仁不可以附眾撫士,非勇不可以決謀合戰,非嚴不可以服強齊眾,全此五才,將之體也。
74
○張預曰:智不可亂,信不可欺,仁不可暴,勇不可懼,嚴不可犯,五德皆備,然後可以為大將。
75
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
76
曹操曰:部曲旛幟金鼓之制也。官者。百官之分也,道者,糧路也。主者,主軍費用也。
77
○李筌曰:曲,部曲也。制,節度也。官,爵賞也。道,路也,主掌也。用者,軍資用也。皆師之常法而將所治也。
78
○杜牧曰:曲者,部曲,隊伍有分畫也。制者,金鼓旌旗有節制也。官者,偏禆校列,各有官司也。道者,營陳開闔,各有道徑也。主者,管庫廝養,職守主張其事也。用者,車馬器械,三軍須用之物也。荀卿曰:械用有數。夫兵者以食為本,須先計糧道,然後興師。
79
○梅堯臣曰:曲制,部曲隊伍,分畫必有制也。官道,禆校首長,統率必有道也。主用,主軍之資糧,百物必有用度也。
80
○王晳曰:曲者,卒伍之屬。制者,節制其行列進退也。官者,群吏偏禆也。道者,軍行及所舎也。主者,主守其事。用者,凡軍之用,謂輜重糧積之屬。
81
○張預曰:曲,部曲也。制,節制也。官謂分偏禆之任,道謂利糧餉之路。主者,職掌軍資之人,用者計度費用之物。六者用兵之要,宜處置有其法。凡此五者,將莫不聞,知之者勝,不知者不勝。張預曰,巳上五事,人人同聞,但深暁變極之理,則勝,不然則敗。
82
故校之以計,而索其情。
83
曹操曰:同聞五者,將知其變極卽勝也。索其情者,勝負之情。
84
○杜牧曰:謂上五事,將欲聞知,校量計算彼我之優劣,然後搜索其情狀,乃能必勝,不爾則敗。
85
○賈林曰:書云:「非知之艱,行之惟難。」
86
○王晳曰:當盡知也。言雖周知五事,待七計以盡其情也。
87
○張預曰:上巳陳五事,自此而下方考校彼我之得失,探索勝負之情狀也。
88
曰主孰有道,
89
曹操曰:道德智能。
90
○李筌曰:孰,實也。有道之主,必有智能之將。范增辭楚,陳平歸漢,卽其義也。
91
○杜牧曰:孰,誰也,言我與敵人之主,誰能逺倿親賢,任人不疑也。杜佑曰:主,君也。道,道德也。必先考校兩國之君,誰知誰否也,若荀息料虞公貪而好寳,宮之竒懦而不能強諌是也。
92
○梅堯臣曰:誰能得人心也。
93
○王晳曰:若韓信言項王匹夫之勇、婦人之仁,名雖為霸,實失天下心,謂漢王入武關秋毫無所害,除秦苛法,秦民亡不欲大王王秦者是也。
94
○何氏曰:書曰:「撫我則后,虐我則讎。」撫虐之政孰有之也。
95
○張預曰:先校二國之君,誰有恩信之道,卽上所謂令民與上同意者之道也。若淮陰料項王仁勇過高祖,而不賞有功,為婦人之仁,亦是也。
96
將孰有能,
97
杜牧曰:將孰有能者,上所謂智信仁勇嚴。若漢高祖料魏將柏直不能當韓信之類也。
98
天地孰得,
99
曹操李筌並曰:天時地利。
100
○杜牧曰:天者,上所謂陰陽寒暑時制也。地者,上所謂逺近險易廣狹死生也。
101
○杜佑曰:視兩軍所據,知誰得天時地利。
102
梅堯臣曰:稽合天時,審察地利。
103
○王晳同杜牧註
104
○張預曰:觀兩軍所舉,誰得天時地利。若魏武帝盛冬伐吳,慕容超不據大峴,則失天時地利者也。
105
法令孰行,
106
曹操曰:設而不犯,犯而必誅。
107
○杜牧曰:縣法設禁,貴賤如一。魏絳戮僕,曹公斷髮是也。
108
○杜佑曰:發號出令,校孰,下不敢犯。
109
○梅堯臣曰:齊眾以法,一眾以令。
110
○王晳曰:孰能法明令,便人聽而從。
111
○張預曰:魏絳戮揚千,穰苴斬荘賈,呂蒙誅鄉人,臥龍刑馬謖,茲所謂設而不犯,犯而必誅。誰為如此。
112
兵眾孰強,
113
杜牧曰:上下和同,勇於戰為強,卒眾車多為強。
114
○梅堯臣曰:內和外附。
115
○王晳曰:強弱足以相刑而知。
116
○張預曰:車堅馬良,士勇兵利,聞鼓而喜,聞金而怒,誰者為然。
117
士卒孰練,
118
杜牧曰:辨旌旗,審金鼓,明開合,知進退,閑馳逐,便弓矢,習擊刺也。
119
○杜佑曰:知誰兵器強利,士卒簡練者,故王子曰:「士不素習,當陳惶惑;將不素習,臨陳暗變。」
120
○梅堯臣曰:車騎閑習,孰國精粗。
121
○王晳曰:孰訓之精。
122
○何氏曰:勇怯強,弱豈能一槩。
123
○張預曰:離合聚散之法,坐作進退之令,誰素閒習。
124
賞罰孰明,
125
杜牧曰:賞不僭。刑不濫。
126
○杜佑曰:賞善罰惡,知誰分明者。故王子曰:「賞無度則費而無恩,罰無度則戮而無威。」
127
○梅尭臣曰:賞有功,罰有罪。
128
○王晳曰:孰能賞必當功,罰必稱情。
129
○張預曰:當賞者,雖仇怨必録,當罰者,雖父子不舍。又《司馬法》曰:「賞不逾時。罰不遷列。」於誰為眀。
130
吾以此知勝負矣。
131
曹操曰:以七事計之,知勝負矣。
132
○賈林曰:以上七事,量校彼我之政,則勝敗可見。
133
○梅堯臣曰:能索其情則知勝負。
134
○張預曰:七事俱優,則未戰而先勝。七事俱劣,則未戰而先敗。故勝負可預知也。
135
將聽吾計,用之必勝,留之;將不聽吾計,用之必敗,去之。
136
曹操曰:不能定計則退而去也。
137
○杜牧曰:若彼自備護,不從我計,形勢均等,無以相加,用戰必敗,引而去之。故《春秋傳》曰:「允當則歸」也。
138
○陳皥曰:孫武以書干闔閭曰,聽用吾計策,必能勝敵,我當留之不去。不聽吾計策,必當負敗,我去之不留,以此感動闔閭,庻必見用。故闔閭曰:「子之十三篇,寡人盡觀之矣。」其時闔閭行軍用師,多自為將,故不言主而言將也。
139
○孟氏曰:將,禆將也,聽吾計劃而勝則留之,違吾計劃而敗則除去之。
140
○梅堯臣曰:武以十三篇干吳王闔閭,故首篇以此辭動之,謂王將聽吾計而用戰必勝,我當留此也。王將不聽我計而用戰必敗,我當去此也。
141
○王晳曰:將,行也。用謂用兵耳。言行聽吾此計,用兵則必勝,我當留行。不聽吾此計,用兵則必敗,我當去也。
142
○張預曰:將,辭也。孫子謂今將聽吾所陳之計而用兵,則必勝,我乃留此矣。將不聽吾所陳之計而用兵則必敗,我乃去之他國矣。以此辭激吳王而求用。
143
計利以聽,乃為之勢,以佐其外。
144
曹操曰:常法之外也。
145
○李筌曰:計利旣定。乃乘形勢之勢也。佐其外者,常法之外也。
146
○杜牧曰:計算利害,是軍事根本。利害巳見,聽用,然後於常法之外,更求兵勢以助佐其事也。賈林曰:計其利聽,其謀得敵之情,我乃設竒譎之勢以動之。外者,或傍攻,或後躡,以佐正陳。
147
○梅堯臣曰:定計於內,為勢於外以助成勝。
148
○王晳曰:吾計之利,巳聽,復當知應變,以佐其外。
149
○張預曰:孫子又謂吾所計之利,若巳聽從,則我當復為兵勢以佐助其事於外。蓋兵之常法,卽可明言於人,兵之利勢,須因敵而為。
150
勢者,因利而制權也。
151
曹操曰:制由權也,權因事制也。
152
○李筌曰:謀因事勢。
153
○杜牧曰:自此便言常法之外,勢。夫勢者,不可先見,或因敵之害,見我之利,或因敵之利,見我之害。然後始可制機權而取勝也。
154
○梅堯臣曰:因利行權以制之。
155
○王晳曰:勢者乘其變者也。
156
○張預曰:所謂勢者,須因事之利,制為權謀,以勝敵耳。故不能先言也。自此而後,略言權變。
157
兵者,詭道也。
158
曹操曰:兵無常形,以詭詐為道。
159
○李筌曰:軍不厭詐。
160
○梅尭臣曰:非譎不可以行權,非權不可以制敵。
161
○王晳曰:詭者,所以求勝敵,御眾必以信也。
162
○張預曰:用兵雖本於仁義,然其取勝,必在詭詐。故曵柴揚塵,欒枝之譎也。萬弩齊發,孫臏之竒也。千牛俱奔,田單之權也。囊沙壅水,淮陰之詐也。此皆用詭道而制勝也。
163
故能而示之不能,
164
張預曰:實強而示之弱。實勇而示之怯。李牧敗匈奴,孫臏斬龎涓之類也。
165
用而示之不用,
166
李筌曰:言已實用,師外示之怯也。漢將陳豨反,連兵匈奴,高祖遣使十輩視之,皆言可擊,復遣婁敬,報曰:「匈奴不可擊。」上問其故,對曰:「夫兩國相制,宜矜誇其長,今臣往徒見羸老,此必能而示之不能,臣以為不可擊也。」高祖怒曰:「齊虜以口舌得官,今妄沮吾眾。」械婁敬於廣武,以三十萬眾至白登,高祖為匈奴所圍,七日乏食。此師外示之以怯之義也。
167
○杜牧曰:此乃詭詐蔵形。夫形也者,不可使見於敵。敵人見形,必有應。傳曰:「鷙鳥將擊,必蔵其形。」如匈奴示羸老於漢使之義也。
168
○杜佑曰:言巳實能用,外示之以不能、不用,使敵不我備也。若孫臏減灶而制龎涓。
169
○王晳曰:強示弱,勇示怯,治示亂,實示虛,智示愚,眾示寡,進示退,速示遲,取示舍,彼示此。
170
○何氏曰:能而示之不能者,如單于羸師,誘高祖,圍于平城是也。用而示之不用者,如李牧按兵於雲中,大敗匈奴是也。
171
○張預曰:欲戰而示之退,欲速而示之緩。班超擊莎車,趙奢破秦軍之類也。
172
近而示之逺,逺而示之近。
173
李筌曰:令敵失備也。漢將韓信虜魏王豹,初,陳舟欲渡臨晉,乃濳師,浮木罌,從夏陽襲安邑,而魏失備也。耿弇之征張歩,亦先攻臨淄,皆示逺勢也。
174
○杜牧曰:欲近襲敵,必示以逺去之形,欲逺襲敵,必示以近進之形。韓信盛兵臨晉,而渡於夏陽,此乃示以近形而逺襲敵也。後漢末曹公袁紹相持官渡,紹遣將郭圖、淳于瓊、顏良等攻東郡太守劉延於白馬,紹引兵至黎陽,將渡河,曹公北救延津。荀攸曰:「今兵少不敵,分兵勢乃可。公致兵延津,將欲渡,兵向其後。紹必西應之,然後輕兵襲白馬,掩其不備,顏良可擒也。」公從之。紹聞兵渡,卽留,分兵西應之,公乃引軍行,趨白馬,未至十餘里,良大驚來戰,使張遼、關羽前進,擊破,斬顏良,解白馬圍。此乃示以逺形而近襲敵也。
175
○賈林曰:去就在我,敵何由知。
176
○杜佑曰:欲近而設其逺也,欲逺而設其近也。誑耀敵軍,示之以逺,本從其近,若韓信之襲安邑。
177
○梅堯臣曰:使其不能賾。
178
○王晳同上註。
179
○何氏曰:逺而示之近者,韓信陳舟臨晉而渡夏陽是也。近而示之逺者,晉侯伐虢,假道於虞是也。
180
○張預曰:欲近襲之,反示以逺,吳與越夾水相矩,越為左右句卒,相去各五里,夜爭鳴鼓而進,吳人分以禦之,越乃濳渉,當吳中軍而襲之,吳大敗是也。欲逺攻之,反示以近,韓信陳兵臨晉而渡於夏陽是也。
181
利而誘之,
182
杜牧曰:趙將李牧,大縱畜牧人眾滿野,匈奴小人,徉北不勝,以數千人委之。單于聞之大喜,率眾大至。牧多為竒陳,左右夾擊,大破,殺匈奴十餘萬騎也。
183
○賈林曰:以利動之,動而有形,我所以因形制勝也。
184
○梅堯臣曰:彼貪利則以貨誘之。
185
○何氏曰:利而誘之者,如赤眉委輜重而餌鄧禹是也。
186
○張預曰:示以小利,誘而克之。若楚人伐絞,莫敖曰:「絞小而輕,請無扞採樵者以誘之。」於是絞人獲楚三十人,明日絞人爭出,驅楚役徒於山中,楚人設伏兵於山下而大敗之,是也。
187
亂而取之,
188
李筌曰:敵貪利,必亂也。秦王姚興徵禿髮,傉檀悉驅部內牛羊,散放於野,縱秦人虜掠。秦人得利,旣無行列,傉檀陰分十將,掩而擊之,大敗秦人,斬首七千餘級,亂而取之之義也。
189
○杜牧曰:敵有昬亂,可以乘而取之。傳曰:「兼弱攻昧」,取亂侮亡,武之善經也。
190
○賈林曰:我令姦智亂之候,亂而取之也。
191
○梅堯臣曰:彼亂則乘而取之。
192
○王晳曰:亂謂無節制,取言易也。
193
○張預曰:詐為紛亂,誘而取之。若吳越相攻,吳以罪人三千,示不整,以誘越。罪人或奔或止,越人爭之,為吳所敗是也。言敵亂而後取者,非也。春秋之法,凡書取者,言易也。魯師取邿是也。
194
實而備之,
195
曹操曰:敵治,實須備之也。
196
○李筌曰:備敵之實。蜀將關羽欲圍魏之樊城,懼吳將呂蒙襲其後,乃多留備兵守荊州。蒙陰知其旨,遂詐之以疾,羽乃撤去備兵,遂為蒙所取而荊州沒吳,則其義也。
197
○杜牧曰:對壘相持,不論虛實,常須為備。此言居常無事,鄰封接境,敵若脩政治實,上下相愛,賞罰明信,士卒精練,卽須備之。不待交兵然後為備也。
198
○陳皥曰:敵若不動,完實,我當謹備,亦自實,以備敵也。
199
○梅堯臣曰:彼實則不可不備。
200
○王晳曰:彼將有以擊吾之不備也。
201
○何氏曰:彼敵但見其實,而未見其虛之形,則當蓄力而備之也。
202
○張預曰:經曰:「角之而知有餘不足之處」,有餘則實也,不足則虛也。言敵人兵勢旣實,則我當為不可勝之計以待之,勿輕舉也。李靖《軍鏡》曰:「觀其虛則進,見其實則止。」
203
強而避之,
204
曹操曰:避其所長也。
205
○李筌曰:量力也。楚子伐隨,隨之臣季梁曰:「楚人上左,君必左,無與王遇,且攻其右。右無良焉,必敗。偏敗,眾乃攜矣。」少師曰:「不當,王非敵也。」不從。隨師敗績。隨侯逸,攻強之敗也。
206
○杜牧曰:逃避所長,言敵人乘兵強氣銳,則當須且回避之,待其衰懈,候其間隙而擊之。晉末,嶺南賊盧循、徐道覆乘虛襲建鄴,劉裕禦之,曰:「賊若新亭直上,且當避之,回泊蔡洲,乃成擒耳。」徐道覆欲焚舟直上,循以為不可,乃泊於蔡洲,竟以敗滅。
207
○賈林曰:以弱制強,理須待變。
208
○杜佑曰:彼府庫充實,士卒銳盛,則當退避,以伺其虛懈,觀變而應之。
209
○梅堯臣曰:彼強則我當避其銳。
210
○王晳曰:敵兵精銳,我勢寡弱,則須退避。
211
○張預曰:經曰「無邀正正之旗,無擊堂堂之陳」,言敵人行陳修整,節制嚴明,則我當避之,不可輕肆也。若秦晉相攻,交綏而退,蓋各防其失敗也。
212
怒而撓之,
213
曹操曰:待其衰懈也。
214
○李筌曰:將之多怒者,權必易亂,性不堅也。漢相陳平謀撓楚權,以太牢具進楚,使驚曰:「是亞父使邪,乃項王使邪。」此怒撓之者也。
215
○杜牧曰:大將剛戾者,可激之令怒,則逞志快意,志氣撓亂,不顧本謀也。
216
○孟氏曰:敵人盛怒,當屈擾之。
217
○梅堯臣曰:彼偏急易怒,則撓之,使憤激輕戰。
218
○王晳曰:敵持重,則激怒以撓之。
219
○何氏曰:怒而撓之者,漢兵擊曹咎於汜水是也。
220
○張預曰:彼性剛忿,則辱之,令怒志氣撓惑,則不謀而輕進,若晉人執宛春以怒楚是也。《尉繚子》曰:「寛不可激而怒」,言性寛者,則不可激怒而致之也。
221
卑而驕之,
222
李筌曰:幣重而言甘,其志不小。後趙石勒稱臣於王浚,左右欲擊之,浚曰:「石公來,欲奉我耳。敢言擊者斬。」設饗禮以待之,勒乃驅牛羊數萬頭,聲言上禮,實以填諸街巷,使浚兵不得發,乃入薊城擒浚,於廳斬之,而并燕。卑而驕之則其義也。
223
○杜牧曰:秦末,匈奴冐頓初立,東胡強,使使謂冐頓曰:「欲得頭曼時千里馬。」冐頓以問群臣,群臣皆曰:「千里馬,國之寳,勿與。」冐頓曰:「奈何與人鄰國,愛一馬乎?」遂與之。居頃之,東胡使使來,曰:「願得單于一閼氏。」冐頓問群臣,皆怒曰:「東胡無道,乃求閼氏,請擊之。」冐頓曰:「與人鄰國,愛一女子乎?」與之。居頃之,東胡復曰:「匈奴有棄地千里,吾欲有之。」冐頓問群臣,群臣皆曰:「與之亦可,不與亦可。」冐頓大怒曰:「地者,國之本也。本何可與。諸言與者皆斬之。」冐頓上馬,令國中有後者斬。東襲東胡。東胡輕冐頓,不為之備,冐頓擊滅之。冐頓遂西擊月氏,南并樓煩、白羊河,南北侵燕代,悉復收秦所使蒙恬所奪匈奴地也。
224
○陳皥曰:所欲必無所顧恡,子女以惑其心,玉帛以驕其志。范蠡、鄭武之謀也。
225
○杜佑曰:彼其舉國興師,怒而欲進,則當外示屈撓,以高其志,俟惰歸,要而擊之。故王子曰:「善用法者,如狸之與鼠,力之與智,示之猶卑,靜而下之。
226
○梅堯臣曰:示以卑弱,以驕其心。
227
○王晳曰:示卑弱以驕之,彼不虞我而擊其間。
228
○張預曰:或卑辭厚賂,或羸師佯北,皆所以令其驕怠。吳子伐齊,越子率眾而朝,王及列士皆有賂,吳人皆喜。惟子胥懼曰:「是豢吳也。」後果為越所滅。楚伐庸,七遇皆北。庸人曰:「椘不足與戰矣。」遂不設備。椘子乃為二隊以伐之,遂滅庸。皆其義也。
229
佚而勞之(一本作引而勞之),
230
○曹操曰:以利勞之。
231
○李筌曰:敵佚而我勞之者,善功也。吳伐椘,公子光問計於伍子胥,子胥曰:「可為三師以肄焉。我一師至,彼必盡眾而出,彼出我歸,亟肄以疲之,多方以誤之,然後三師以繼之,必大克。」從之,椘於是乎始病吳矣。
232
杜牧曰:吳公子光問伐椘於伍員,員曰:「可為三軍以肄焉。我一師至,彼必盡出,彼出則歸,亟肄以疲之,多方以誤之,然後三師以繼之,必大克。」從之,於是子重一歲七奔命。於是乎始病吳,終入郢。後漢末,曹公旣破劉備,備奔,袁紹引兵欲與曹公戰,別駕田豐曰:「操善用兵,未可輕舉。不如以乆持之。將軍據山河之固,有四州之地,外結英豪,內修農戰,然後揀其精銳,分為竒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於奔命,人不安業,我未勞而彼巳困矣。不及三年,可坐克也。今釋廟勝之榮,而決成敗於一戰,悔無及也。」紹不從,故敗。
233
○梅堯臣曰:以我之佚,待彼之勞。
234
○王晳曰:多竒兵也。彼出則歸,彼歸則出,救左則右,救右則左,所以罷勞之也。
235
○何氏曰:孫子有治力之法,以佚而待勞,故論敵佚,我宜多方以勞弊之,然後可以制勝。
236
○張預曰:我則力全,彼則道敝,若晉椘爭鄭,乆而不決。晉知武子乃分四軍為三部,晉各一動而椘三來,於是三駕而椘不能與之爭。又申公巫臣教吳伐椘,於是子重一歲七奔命是也。
237
親而離之。
238
曹操曰:以間離之。
239
○李筌曰:破其行約,間其君臣,而後攻也。昔秦伐趙,秦相應侯間於趙王曰:「我惟懼趙用括耳,廉頗易與也。」趙王然之,乃用括代頗,為秦所坑卒四十萬於長平,則其義也。
240
○杜牧曰:言敵若上下相親,則當以厚利啖而離間之。陳平言於漢王曰:「今項王骨鯁之臣,不過亞父、鍾離昧、龍且、周殷之屬,不過數人。大王誠能捐數萬斤金,間其君臣,彼必內相誅,漢因舉兵而攻之,滅椘必矣。」漢王然之,出黃金四萬斤與平,使之反間。項王果疑亞父,不急擊下滎陽,漢王遁去。
241
○陳皥曰:彼恡爵祿,此必捐之。彼嗇財貨,此必輕之。彼好殺罰,此必緩之。因其上下相猜,得行離間之說,由余所以歸秦,英布所以佐漢也。
242
○杜佑曰:以利誘之,使五間並入,辯士馳說,親彼君臣,分離其形勢,若秦遣反間欺誑趙君,使廢廉頗而任趙奢之子,卒有長平之敗。
243
○梅堯臣同杜牧註
244
○王晳曰:敵相親,當以計謀離間之。
245
○張預曰:或間其君臣,或間其交援,使相離貳,然後圖之。應侯間趙而退廉頗,陳平間椘而逐范增,是君臣相離也。秦晉相合以伐鄭,燭之武夜出說秦伯曰:「今得鄭則歸於晉,無益於秦也。不如舍鄭以為東道主。」秦伯悟而退師。是交援相離也。
246
攻其無備,出其不意。
247
曹操曰:擊其懈怠,出其空虛。
248
○李筌曰:擊懈怠襲空虛。
249
○杜牧曰:擊其空虛,襲其懈怠。
250
○孟氏曰:擊其空虛,襲其懈怠,使敵不知所以備也。故曰,兵者無形為妙。太公曰:「動莫神於不意,謀莫善於不識。」
251
○梅堯臣王晳二註同上
252
○何氏曰:攻其無備者,魏太祖征烏栢,郭嘉曰:「胡恃其逺,必不設備,因其無備,卒然擊之,可破滅也。」太祖行至易水,嘉曰:「兵貴神速。今千里襲人,輜重多,難以趨利,不如輕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乃宻出盧龍塞,直指單于庭,合戰,大破之。唐李靖、陳十榮以圖,蕭銑總管三軍之任,一以委靖。八月,集兵夔州,銑以時屬秋潦,江水泛,漲三峽,路危,必謂靖不能進,遂不設備。九月,靖率兵而進,曰:「兵貴神速,機不可失。今兵始集,銑尚未知,乘水漲之勢,倐忽至城下,所謂疾雷不及掩耳。縱使知我,倉卒無以應敵,此必成擒也。」進兵至夷陵,銑始懼,召兵江南,果不能至。勒兵圍城,銑遂降。出其不意者,魏末遣將鍾會、鄧艾伐蜀。蜀將姜維守劍閣。鍾會攻維未克,艾上言:「請從陰平由邪徑出劍閣,西入成都,竒兵衝其腹心,劍閣之軍必還,赴涪則會方軌而進,劍閣之軍不還,則應涪之兵寡矣。軍志云:攻其無備,出其不意。今掩其空虛,破之必矣。」冬十月,艾自陰平,行無人之地七百餘里,鑿山通道,造作橋閣,山高谷深,至為艱險。又糧運將匱,瀕於危殆。艾以氈自裏,推轉而下,將士皆攀木緣崖,魚貫而進,先登至江油。蜀守將馬邈降。諸葛瞻自涪還,線行列陳相拒,大敗之,斬瞻及尚書張遵等。進軍至成都,蜀主劉禪降。又齊神武為東魏將,率兵伐西魏,屯軍蒲阪,造三道浮橋渡河。又遣其將竇泰趣潼關,高敖曹圍洛州。西魏將周文帝出軍廣陽,召諸將謂曰:「賊今掎吾三面,又造橋於河,示欲必渡,欲綴吾軍,使竇泰得西入耳。乆與相持,其計得行,非良策也。且高歡用兵,常以泰為先驅,其下多銳卒,屢勝而驕。今出其不意,襲之,必克。克泰則歡不戰而自走矣。」諸將咸曰:「賊在近,舍而逺襲,事若蹉跌,悔無可及。」周文曰:「歡前再襲潼關,吾軍不過霸上。今者大來,兵未出郊,賊顧謂吾但自守耳,無逺闘意,又狃於得志,有輕我心,乗此擊之,何往不克。賊雖造橋,未能征渡。比五日中,吾取竇泰必矣。公等勿疑。」周文遂率騎六千還長安,聲言欲往隴右。辛亥濳出軍,癸丑晨至潼關。竇泰卒聞軍至,惶懼,依山為陳,未及成列,周文擊破之,斬泰,傳首長安。高敖曹適陷洛州,聞泰沒,燒輜重,棄城而走。
253
○張預曰:攻無備者,謂懈怠之處,敵之所不虞者,則擊之。若燕人畏鄭三軍而不虞制人,為制人所敗是也。出不意者,謂虛空之地,敵不以為慮者,則襲之。若鄧艾伐蜀,行無人之地七百餘里是也。
254
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
255
曹操曰:傳猶洩也。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臨敵變化,不可先傳也。故料敵在心,察機在目也。
256
○李筌曰:無備不意,攻之必勝。此兵之要秘而不傳也。
257
○杜牧曰:傳,言也。此言上之所陳,悉用兵取勝之策,固非一定之制。見敵之形,始可施為,不可先事而言也。
258
○梅堯臣曰:臨敵應變制宜,豈可預前言之。
259
○王晳曰:夫校計行兵,是謂常法。若乘機決勝,則不可預傳述也。
260
○張預曰:言上所陳之事,乃兵家之勝策,須臨敵制宜,不可以預先傳言也。
261
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262
{{曹操曰:以吾道觀之矣。
263
○李筌曰:夫戰者,決勝廟堂,然後與人爭利。凡伐叛懷逺,推亡固存,兼弱攻昧,皆物情之所出,中外離心,如啇周之師者,是為未戰而廟算勝。《太一遁甲》置算之法,因六十算已上為多算,六十算已下為少算。客多算,臨少算,主人敗。客少算,臨多算,主人勝。此皆勝敗易見矣。
264
○杜牧曰:廟算者,計算於廟堂之上也。
265
○梅堯臣曰:多算,故未戰而廟謀先勝,少算,故未戰而廟謀不勝,是不可無算矣。
266
○王晳曰:此懼學者惑不可先傳之說,故復言計篇義也。
267
○何氏曰:計有巧拙,成敗擊焉。
268
○張預曰:古者興師命將,必致齋於廟,授以成算,然後遣之。故謂之廟算。籌策深逺,則其計所得者多,故未戰而先勝。謀慮淺近,則其計所得者少,故未戰而先負。多計勝,少計其無計者,安得無敗。故曰:「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有計無計,勝負易見。
URN: ctp:ws553556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