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十一回金銮直庐学士吹箫 蓬莱别殿宫娥请诗

《第十一回金銮直庐学士吹箫 蓬莱别殿宫娥请诗》[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且说烛影之下,御史看了美人好是面善,一时只想不起来,看他秀丽之色,与狄生一而二也,问道:「娘子与狄生伯鸾,为甚么亲戚么?」美人笑而不答。蟾月掌不住大笑道:「此是狄惊鸿。妾前已曾许月下之姥于大老爷,老爷倘或忘之。」御史道:「然则娘子与伯鸾为兄妹么?」惊鸿敛衽笑道:「妾是狄伯鸾。妾本河北人,与桂娘为中表姊妹。自幼同室,情同一身。常以同事一人,祝天共誓。桂娘得侍相公之后,千里寄信。妾窃想:单身女儿,莫能致身于千里之外。自为男装,蹑大人车尘之后,唐突候谒于旅馆。蒙相公之错爱,中心感激,天高地厚。初见欺瞒之罪,自所甘受。」御史大笑道:「我尚大梦中呢。」乃与促膝相语。
2 惊鸿复站起身,坐下,复道:「妾之衷曲,不敢不达。妾本良家女,僻居天涯,无以睹大人君子,以托终身之事。自属于青楼,公子王孙日与相接,锦衣玉食,口饫身厌,终非遂愿。桂娘亲爱之心,千里相照。今遂生平之愿,倘蒙大德君子,不以鄙卑而弃之,许以一枝之栖,使妾身居于箕帚末,得与桂娘同居不离,至愿毕矣。大爷深察。」御史大喜道:「我与伯鸾,许以知己。况娘子便是伯鸾者乎!」于是三人环坐进酒谈情,宛如芝兰交秀。
3 乃至更深,御史凭著酒兴,心怡神荡,欲与狄娘亲爱昵狎。
4 惊鸿整襟却坐,肃然告道:「妾身既自追蹑于馆舍,今又自荐于中夜,抱绸荐枕,即是分内。妾年今十五,娼楼托身已三年,尚又一点猩红为贱躯自守之证。今虽托身于君子,不能相随而侍中栉。只与桂娘退居岩穴观院之间,以侍君子之不弃。迟速又难预料,嫌疑之际,圣人尚所慎之,况如贱妾者乎?伏愿大人谅恕至情,怜恤衷曲,以开后日再侍别嫌之路罢。」说毕,复有卓然不可犯之像。
5 御史听了,一如桂娘之明决,尤为叹服,只为熟视蟾月。
6 蟾月微笑不言,御史无奈,笑道:「真与桂娘不谋同心。但狄娘与我,食则同桌,寝则同榻,凡几日了,尚独今夜欲舍我何之?」惊鸿道:「岂取他之,只与桂娘同侍榻下。」御史不胜亲爱,重新对酌,各自安寝。
7 次日,天未明亮,桂、狄两娘,先自起身,整了衣襟。惊鸿告道:「妾之情曲,大爷业已察谅。天若大亮,府尹、县官,自当候谒。车骑将启,耳目烦闹,恐多妨碍。妾与桂娘先自告退,后日自有进身之日。惟愿大大,霜天雾地,千万自重,是妾等之望。」御史道:「两娘亦各自爱,吾亦有相邀之日矣。」于是两娘各变衣巾,飘然出门。
8 御史不胜怊怅,依依望远,只自起身盥洗毕,满城文武齐来参候,御史一一接应,自不必细述。过了朝膳,三声炮响,幔帷启程。说不尽旌旗飘扬,蓕戟森罗,一种闹闹咽咽。行至几日,还到京城。
9 御史使廖将军扎驻军马于城外,即诣金阙,后命谢恩,山呼万岁。龙颜大喜,即命上殿进前,亲赐御酒三杯。慰过毕,下旨道:「卿以青年翰院之臣,千里奉旨,不有兵刃,得使乱民底定,凶丑退伏。实国家之幸,万世之功。朕甚嘉乃。」御史伏地道:「臣蒙皇上满福,幸不偾事,臣何功有之?」皇爷慰谕,升拜御史为文华殿大学士,仍带翰林之职,赐黄金三千两,彩缎五十区,拜瘳钢为兵部兵马使,赐白金千两,彩缎三十匹。又命禁衣卫杀牛宰羊,犒赏三千军马。
10 分赐毕,学士复下阶谢恩。退朝,直到郑府,先拜司徒及崔夫人,请了别后之安。司徒大悦,握手相慰道:「贤婿真文武全才,国家柱石,岂徒老夫私心之喜。」学士答道:「总是皇命攸暨,学士何有?今蒙皇爷误恩,加秩宠赐,不胜渐悚。」崔夫人喜极含泪,眼圈飞红,道:「贤婿渺然一身,远赴虎狼之穴,老心如碎。曾未三朝,奏岂而还。宠遇加倍,赏贲隆重。一门荣耀,老怀益复欣悦,不知为喻。」学士躬身对道:「自别膝下之后,玉体天和,福星所照,遐祝无比了。」崔夫人已预备下丰膳美斋,一时摆上,酌酒接风。
11 此时郑云镐已来,一同欢喜。酒过三巡,食供两套。当直的报道:「谢少傅、叶学士、王学士、狄尚书暖轿俱已到门外了。」学士忙起身出外,下阶迎上堂来。各各慰安,莫不赞叹隆功大业,学士只为辞谢。继又文武诸员次第来访,自然是热热闹闹,忙乱几天,不必细述。
12 自后皇爷宠遇日隆,召接频繁。一日,学士就直金銮殿,皇父引接赐座,讨论古今帝王治乱,君臣际遇。
13 皇爷问道:「帝王治规,当以何时为盛?可法者在何时?」学士对道:「三代吁腐之治,尚矣难效。成康之治,又不敢论。汉之文、宣,虽云少康,政尚文法,用律太过,非可效则。唐之贞观,实多可法。太宗尝谓群臣曰:『朕见人之善,若己有之。人难兼备,朕尝取其所长,去其所短。贤者敬之,不肖者怜之。』此固盛德之可法。以房、杜为相,直臣如魏徵,而外虽苦之,内实优容,从谏如流。重以文学之士虞世南、褚遂良等佐之。文明之治,最称贞观。俱是后世帝王之可法也。」龙颜大悦道:「卿言良是。」又问道:「文章诗词之最优,帝王何如,其他熟最么?」学士对道:「汉、魏帝王之诗,如汉高祖《大风歌》,魏太祖『月明星稀』之句,范围弘大。晋朝之谢灵运、陶渊明,最其表著。唐之李太白、杜子美,得诗家之正宗。至于国朝,如李攀龙、李梦阳诸人,能得盛唐口气者也。」天子称善,又问道:「君臣际遇,当以何时为称?」学士复对道:「治世贤臣,无不得君。如昭烈帝时,诸葛亮鱼水之契;宋太祖时,赵普雪夜之访。君臣知心,莫如此二代也」皇爷喜道:「朕于此有得兼二者。卿之文章,可以上下于李、杜。寡人际遇,又不让鱼水。岂非可喜乎?」学士俯伏谦让不敢。皇爷命赐酒膳。
14 及至夜深,退出直庐。时铜漏催滴,月色明亮。学士著酒醺,凴栏遐想,豪兴自适。忽闻一声洞箫,引风入耳,音韵清绝,回超尘俗。
15 学士不胜诧异,又复欢喜,更令进酒,连到数觥。遂将匣中玉箫吹来,其声直干云霄,星汉倾泻,彩云四起。忽见青鹤一只,飞来庭中,舞翮翩跹。院吏皂隶,莫不神异叫奇,以为王子晋现生,齐声喝采。
16 你道先时箫声自何而来?原来世宗皇帝张皇后诞下一位公主,下适驸马都尉李世迪。公主素有夙德,一日梦见神女,曾一颗明珠。公主受而吞下,乃生一女,真是生得胭脂染成,玉粉炷来。三岁,公主弃世。穆宗李皇后极为悲怜,取以入宫,养育为女,赐爵号兰阳公主,实为御妹。公主及长,德仪夙就,又言谈爽明,心机深细。又是文墨音乐,针黹刺绣,无有不精通。太后钟爱,如同掌上明珠。
17 时上林苑太液也中得一古玉箫,外雕龙纹,极其精妙。天子出给乐府,令乐工吹来,绝不出声,属他无用。一日,兰阳梦一神女,自天上翩翩下来,命指玉箫,自吹一曲,教兰阳九成之曲,节奏神妙。公主觉来,大为他异,取玉箫吹一吹,其声清绝,直干云霄,太后、皇爷大为奇异,乃改名公主为箫和。
18 公主每月明之夜,凴栏吹箫起来,睡鹊、乳燕一时飞下庭前,群鹤起舞翩翩,宫商自叶。太后喜的不胜,尝对皇爷道:「古之秦穆公女弄玉,善吹玉箫。今兰阳妙调,禽鸟飞舞,多胜弄玉几倍。必有如箫史,然后方可下嫁」是夜公主见月色如昼,便上蓬莱殿东楼上,吹来韶箫一曲,庭鹤又来对舞,到极调叫。俄而一曲箫声,又自金銮殿和风飞来,暗合于公主之箫,庭中一双青鹤忽然飞向翰林院而去。宫娥无不异之。
19 后日太后异而广询,知前夜吹箫,便是大学士杨少游,夜深醉醺,乘兴吹来,苑鹤一双,飞去舞下,大为奇异。一日,言于皇爷道:「兰阳年方及笄,驸马之拣尚迟者,盖缘人物风彩,文章才艺,必与兰阳上下,然后可配兰阳。」遂将昨夜杨学士吹箫翰苑,蓬莱殿青鹤飞去的事,一一说道:「杨学士年纪才貌,能与兰阳彷佛,则拣定驸马,实合予意。但予不亲眼看见,以是踌躇了。」皇爷告道:「这甚不难。他日召见杨少游于别殿,娘娘备一画帘见之,可察其虚实呢。」太后大喜。
20 一日,天子设宴于蓬莱殿,使小黄门召杨少游。少游适与翰林僚员韩浩吉、赵应度诸翰林,饮酒赋诗,大醉,偃卧不省,召命有旨,韩、赵诸人大惊,即地便归直所。学士特地偃卧,大嚷道:「昔李太白在翰林之职,醉卧酒家,诗有曰『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殿』独我不如李青莲乎!」坚卧不起。
21 黄门官无奈,以此告于天子。天子大笑道:「杨少游文章风彩,真不让李青莲。」乃命宫娥数人,往翰林院扶起学士入朝。
22 于是黄门官同那宫娥三数人,再到翰林院,扶起学士,道:「万岁爷依唐朝李学士古例,诏使太监同宫娥扶将学士爷,至御座前赋诗。望学士人朝承命罢。」学士呵呵大笑道:「最好,正合我意。」使宫娥扶起来,就著朝衣,左捋右护,蹒跚至殿前。
23 此时,学士引著些风吹拂面,酒已半醒来,便扬起精神,整整衣襟,伏龙案前。天子笑下旨道:「卿饮几斗酒?」学士俯伏仰对道:「臣量狭饮过,以致召命之久迟。臣罪万死。」天子笑道:「不妨。闻卿自拟于天宝时李太白『天子呼来不上殿』,何罪之有?」学士惶恐,奏道:「臣虽不饮不诗,李太白清平词,臣实不让也。」天子大喜。即命小黄门,仿高力士脱靴、杨太真奉砚古事,召女中书十人来。不消半刻,女中书十人,打粉施指,分花拂柳的来侍龙榻前。
24 原来女中书,天子遵唐朝古事,选了宫女之中有文墨、娴诗词、容貌美丽者十人,号「女中书」。一来掌御用宫中翰墨之任,二则为兰阳伴侍,轮次吟咏诗章等事。被选的莫不以为荣。
25 天子命女中书道:「今你们也依杨太真古事,奉砚请诗于学士,以为一时之胜事。」于是女中书各以手里所持的罗巾,或团扇、摺諲一时并进,堆在学士面前。
26 学士醉眼迷离,鬓发参撒,诗兴勃勃,遂抽彤管,不究思索,次第挥洒。刻下,但见云雾争起,龙蛇互腾,花影未移,笺帛已罄。龙颜大悦,命女中书次第取览,一一称赏,即赐御酒丰肴,使十中书轮流酬酢。学士不觉大醉,玉山自颓。
27 天子大笑道:「诗云,『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据。』诗不可无报,况学士之诗可敝千金者乎?你们各以琼琚酬酢。」于是十中书各将随身的玉佩金钿、荷包珠环之类,争置学士之前,顷刻堆积。
28 天子大喜,又命小黄门,俱将学士所用文房四友,十中书所酬玉佩,润笔之资,一同随学士,传给家人。小太监领命。
29 学士叩头谢恩,不胜酒力,欲起还仆。天子复命女中书扶下金阶,小太监扶将出门。学士仆隶先候,拥挤上马,归至花园。
30 此时,春娘迎上了堂,解下朝衣。俄而小黄门奉了赏赐笔砚、环佩、钏表珥之属堆积堂上。春娘莫知所由。学士乍抬醉眸,顾眄春娘道:「这俱是万岁皇爷赏赐春娘者。我之所得,得不逾于古之曼倩乎?」乃大笑昏睡。春娘只为收藏,伏侍学士,一宿无话。
31 次日,学士晏起,盥洗毕,昨天宿醉才醒,好不舒服,呈告不朝,只对春娘说道:「皇上恩数,宫娥请诗,环佩酬报的事,不胜感激。」不题。
32 且说天子当日命女中书、小太监扶送了杨小游,随入内殿侍太后。太后娘娘开旨道:「杨少游天资诗才,真是兰阳之匹。须命朝廷大臣中德厚福隆一员,同驸马都尉,遣杨少游通好。不用迟缓些儿。」天子沉思,告道:「太傅虞喜南,多福重厚,可合此任。」太后再四嘱付。
33 次日,天子出御蓬莱殿,召太傅虞喜南、驸马都尉李世迪,谕以太后之意,下旨杨少游禁脔之选。太后又别谕申勤于都尉。
34 两个承命退朝,直往杨学士花园门前。
35 门子报道:「学士,虞太傅、李都尉两大爷暖轿临门。」学士惊起,下堂迎接。宾东主西,相让上阶,中堂坐定。学士对席相陪。献茶寒暄毕,学士躬身道:「两老先生特地光降,有何见教?」虞太傅欠身道:「今日与驸马世兄同来叨扰,非为别事。特奉圣旨,来宣学士之好事。」学士站身拱手道:「有何圣旨,愿赐明示。」太傅道:「都尉李大爷有一女。三岁,公主捐世。太后娘娘怜其呱呱,取以养育,在太后跟前长大。爱之如金宝,以甥为女,封爵公主,赐号兰阳,实为万岁之御妹。芳龄今十六岁,才德超越。驸马拣定,尚未有十分合意。皇爷爱敬尊兄才貌兼备,下旨老身,使执柯斧。太后娘娘又下旨都尉世兄。圣意申申恳恳,老身不敢辞劳,今与都尉老先生同来宣旨。学士分当受命,宁不贺喜了么?」学士一闻此言,不胜大惊,起身膝席道:「圣恩至此,微臣肝脑涂地,莫报万一。但下生已与司徒郑公,许以丝萝,纳聘已为岁馀。下生来居东席之席,已在半子之列。伏乞老先生,以是禀达。无使一妇一夫,不获其的,便是圣世之事。」太傅道:「当以学士之言奏达罢。」学士又向驸马都尉道:「下生衷情,大人伏惟俯察。伏愿申告娘娘,不有方命之责。」驸马道:「学生不敢自由,只为承旨同来。岂不以学士之言,确禀太后娘娘呢。」学士道:「人伦之事,不敢疏忽。万望大人十分导达罢。」太傅道:「这个自然。」两公乃为别去。学士下阶,到门相送。乃诣司徒请安。
36 司徒道:「刚才闻的虞太傅、李都尉踵门,有何事体?」学士遂将太傅宣旨圣教,一一备述。司徒不闻,万事都休,及闻是言,这一惊不小,目睁口呆,一句话儿说不出来,气色惨淡。学士道:「圣上必不当坏了臣子之伦常,小婿决不为宋弘之罪人。愿大人勿虑。」司徒只嘘唏不答。此时司徒府中,举皆遑遑,不知所措。春娘便若青天中打下一个霹雳,没头没脸的在小姐傍边,不敢答声。姑且不表。
37 又不说虞太傅、李都尉之复命,杨学士之已聘。且说万岁爷至夜,却又欲再览女中书请诗诸篇,命太监郭琳往取诸中书所请诗来。郭琳承命,次第十中书索觅。诸娥各自笥箧中深藏出来给他,郭琳一一收取。
38 及到一娥,那宫娥抱扇坐在灯下,呜呜咽咽的哭个不止,不知太监之来到。郭琳凄一见诧异,摸不著头脑,便伫立良久。
39 看来那女中书将题诗书扇看了又看,啼了又啼,到甚凄恻。
40 郭琳道:「娘子有何说不出的心曲,如是悲怜?万岁爷有命,收取十中书请诗,一同来览。娘子应旨罢。」那娥瞥然惊觉,收泪道:「公公说什么?我刚才的打睡起来,不省公公之言了。」郭琳猜疑不定,复道:「皇爷有旨,昨天杨学士大爷醉题诸篇,一同龙颜再阅。娘子速把给罢,苟迟了刻,恐怕有罪呢。
41 」那女中书登时大惊,号泣道:「我命休矣!」更欲寻死觅活,吞声顿足不已。
42 未知哪宫娥缘何光景?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5649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